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飄邈之旅 第五章 法術比試  
   
第五章 法術比試

門外三個修真者中李強認識兩位,為首的是天修戈的女修真者菲雪,她身邊是米東庫和另外一個修真者。軒轅易青急忙上前見禮,菲雪笑道:“木子前輩,天修戈的修真者請你去切磋法術。”

軒轅易青笑道:“去天修戈切磋法術,是對外來修真者的最大尊敬了,木子前輩不會拒絕的,呵呵。”他想當然的說。其實李強並不想去,不過,他也不便一口回絕,只好去隨便看看了。

告別百蒼佬一家,五人飛到奇龍城的天修戈。軒轅易青也厚著臉皮跟著,這種機會是很難得的,可以借此增長自己的見識,他如何肯放過。

天修戈相當于奇龍城的執法隊伍,由各門派的高手組成,受修真聯合會指揮,職責是保護奇龍城,管理修真者,權力相當大。天修戈里高手云集,至少要有元嬰期的修為才能加入,天修戈的高手經常要參加一些爭斗,因此對法術要求很高。

天修戈獨占城南一角,地盤非常大,建築卻不多,有大塊用法術形成的空地,平整得就像一面鏡子。李強一看就知道,天修戈里許多地方都被禁制了,他現在的見識非比尋常,和初入修真界時已完全不同。

菲雪笑道:“請跟我來,這里禁制很多,要小心一點。”她在前面彎彎曲曲地飛行著。軒轅易青似乎也很少來這里,他面色凝重,緊緊跟隨在後。李強對這些禁制其實看得很清楚,他有一雙與眾不同的神眼,不論是什麼樣的禁制,他一眼就能看穿,這是他修入平凡之心後才具有的功法。

幾人飛到最南端的禁制場上空,場地里已經有五六個修真者在等候,看見李強他們飛來,立即有修真者打開禁制,五人飄然落在禁制場里。

在禁制場里等候的竟然是千寶閣的灃牽寶宗主,還有幾人也是一代宗師的模樣。軒轅易青臉色都變了,他嘀咕道:“天哪,聯合會來了三個當家宗主,這是怎麼回事?”李強心里陡然掠過一絲不安,他有一種落入陷阱的感覺。

灃牽寶看見李強落下,心里暗舒一口氣,他搶上前去,滿臉笑容地問道:“木子老兄,俞前輩沒有來?”李強心里一動,也笑道:“嗯,他到別的城市去等我了,灃兄怎麼親自來天修戈啦?你不會也想和我切磋一番吧。”自從俞鴻表示他無法和自己比試後,李強的信心就大大增加了,至少他已不怕合體期的高手了。

灃牽寶大笑:“哈哈,木子兄說笑了,我這把老骨頭可經不起折騰。”他又介紹身邊的幾位高手,其中有蒼極宗的宗主夏云濤,天修戈的戈首昂寅,還有天修戈的兩個長老——琲囍悕M憲長老。

李強一一見禮。

天修戈的戈首昂寅眼光緊緊盯著李強,心里有些疑惑,他感受不到一個高手應有的氣息。他的修為已經達到分神後期,尤其精擅法術,有些合體初期的修真者在法術的修為上還不一定能勝過他,他在斗法寶上有獨到之處,在霖明星斗法寶的高手中,他排名在第七位。昂寅揮手射出一道紅光,面無表情地說道:“天修戈的法修士馬上過來,請木子前輩指教。”

忽然間,從四面八方飛來成群的修真者,將禁制場團團圍住。李強知道不好了,這哪里是比試法術,整個就是一副圍困的架勢。李強不動聲色地說道:“乖乖,怎麼這麼多修真者?哎,可憐我這把老骨頭哦。”

軒轅易青是八面玲瓏的人,他也發覺不好,急忙施禮道:“木子前輩在場上比試,晚輩還是到外面去看吧。”他慌慌張張地向外面飛去。灃牽寶心里大罵,這小子成事不足,敗事有余,他這樣的舉動很容易使李強產生懷疑。

誰知李強依舊笑嘻嘻的站在場上,一副無所謂的樣子。李強也想好了,如果對方要對付自己,現在發作也晚了,而且身在禁制場里,已經處于不利的地位,只要看對方出動三個宗主兩個長老就知道,他們絕對不會讓自己逃脫的。他索性神定氣閑地等著對手,看他們用什麼方法來對付自己。

灃牽寶忽然有種奇怪的感覺,他發現李強高深莫測,好像根本就不在乎這麼多修真者,他覺得自己失策了,想了想,他傳音給昂寅:“老弟,先試探一下他的實力,我們不急著動手,反正只要拖上三天就沒事了,記住,千萬別傷著他。”

昂寅戈首微微點頭,他覺得李強沒什麼了不起的,根本沒必要如此大動干戈。在十二宗主會議上,其他宗主都主張要小心從事,只有他一人不以為然。他說道:“木子前輩,第一場就由天修戈的一級法修士東鮮葉出場,他有出竅期的修為,是這里的法術高手,木子前輩請指教。”李強心里冷笑:“玩就玩吧,老子陪你們玩!不露點實力出來,你們還不知道老子是誰。”

菲雪站在場邊,嬌聲喝道:“異域封緣星的木子前輩,天修戈法修士——第一場法術切磋現在開始,請兩位上場。”李強心里微微疑惑了一下,竟然真要開始法術比試?灃牽寶笑道:“木子前輩,請!”

李強慢慢走到禁制場中央,笑道:“能見識到奇龍城修真高手的法術,木子不勝榮幸,希望各位高手不吝賜教,不用手下留情。”他臉上笑著,心里卻在發狠。他最討厭別人和自己玩陰險的手段,心想反正也豁出去了,不如坦然面對,這也是對自己實力的一次檢驗。

場下頓時一片鼓噪。李強的話狂了點,但更主要是他沒有顯露出高手應有的氣質,很容易讓人小看。

東鮮葉飛身上場,他穿著暗紅色戰甲,沒有用飛劍,手上拿著一只紅色的圓環,大聲說道:“木子前輩,請指教!”

李強招手道:“你有什麼法術盡管使出來,我接著就是了,不用客氣。”他已經准備給他們一個下馬威了,他既不穿戰甲,也不用飛劍護身,站在那里靜靜地等著東鮮葉出手。周圍頓時一片寂靜,人人都覺得李強是不知死活,哪有斗法寶的時候什麼都不准備的?只有灃牽寶知道,李強有這個實力。

東鮮葉非常生氣,他覺得李強看不起自己,大聲問道:“前輩難道不准備比試嗎?”李強說話更加氣人:“我已經准備好了,請!”東鮮葉心想:“你要找死可怨不得我了。”他大喝道:“好!看法寶!疾!”

一陣輕輕的“嗡嗡”聲響起,東鮮葉手上的圓環頓時化作滿天的火焰圈,旋轉著撲向李強。昂寅戈首暗自點頭,小聲說道:“小葉的炎圈運用得更加熟練了。”夏云濤說道:“木子前輩深不可測啊,你讓小葉小心點。”

李強不由得好笑,要講到玩火,誰能和自己比?他大聲喝采道:“好火啊!好火!”隨著他的話音,炎圈突然閃爍出晶亮的紅光,漸漸地,炎圈的火勢越發大了起來。東鮮葉驚得瞠目結舌,空中的炎圈竟然不聽自己的指揮,同時,手中炎圈的本體也越來越熱,竟燙得他拿不住了。他一咬牙扔出炎圈,大喝道:“結!”誰知炎圈發出輕微的啪啪聲,瞬間碎成滿天火花。

李強連動都沒動,就破去了東鮮葉的法寶,在場的人沒有一個看出他用的什麼手法,只聽他叫了兩聲好火。東鮮葉心痛至極,不過他也很聰明,知道與對方差距太遠了,他躬身施禮道:“謝謝前輩指教,鮮葉敗了。”

全場大嘩。幾個當家宗主都皺起眉頭,他們也沒有想到李強這麼高明。昂寅明白,除非自己上場,天修戈應該沒有人是李強的對手。他悶聲不響地穿上黑色戰甲,噴出自己的飛劍,他的飛劍很有名,名叫飄沙劍,是一件寶器。他緩緩上場道:“木子前輩還是什麼都不准備嗎?”

李強心里微微一驚,從劍光上他看出這是一件寶器,他呵呵笑道:“好,昂兄不愧是高手。”他的身周突然有無數星芒在飛舞,就像是無數條小魚苗在游動,拖著淡淡的銀霧般的尾巴。他也飛出了吸星劍。

昂寅喝采道:“好劍,的確是不同凡響,叱!”飄沙劍頓時化作滿天黃沙,猶如疾風暴雨般向李強撲來,飛舞的沙塵緊緊裹住李強,在他身周盤旋尖嘯。李強好整以暇地欣賞著他的控劍手法,他只是讓吸星劍護身,並沒有反擊。

李強在沙塵里說道:“昂兄,這招叫什麼名稱?很不錯啊,劍訣很了不起啊,對了,下一招是什麼?”陡然間,飛舞的黃沙消散一空,昂寅滿臉通紅,他實在是難堪極了,沒想到對手竟如此厲害。他猛地一跺腳,雙手快速掐動靈訣,隨著靈訣的舞動雙手發出淡淡的黃光,突然,他身周出現巨大的沙丘,隨著靈訣向李強湧動。

灃牽寶說道:“我們退後,昂老弟要出萬重金沙了。”幾人急速退到禁圈外。

巨大的沙丘快速滾動著,吞噬著周圍的一切,狂風掀起沙礫,猶如利箭般四處亂射。李強放眼望去,只見一望無際的沙丘從四面八方向自己湧來,頓時覺得壓力沉重無比。他說道:“這個有意思,好!”

昂寅大笑道:“前輩請指教!”話音里透著得意。

李強怪叫道:“哇,昂兄了不得啊,沙子也能壓死人。”他故意大喊大叫,雙手悄然掐動靈訣。分神後期的高手在實力上絕對不可小看,李強看似悠閑,其實心里還是很緊張的。

萬重金沙劍訣也是擬物化高超手段,如此高明的控劍手法,李強見了也不禁要說一聲好。自從在火星看見傅山和花媚娘爭斗,李強對擬物的法術就非常感興趣,以至于他在出竅期的時候倚仗著吸星劍就學會了擬物化法術,現在就更加精通了。

快速滾動的沙丘漸漸都擠到李強的身周,強勁的沙流似乎就要將他掩埋,場外的修真者個個驚歎不已,這才是昂寅真正的實力。灃牽寶笑道:“昂老弟的萬重金沙的確不同一般啊,幻形的法術超凡入聖。”

蒼極宗的宗主夏云濤眯著眼睛,緊緊盯著禁制場內,沉聲道:“木子前輩還沒有還手,且看下去。”他有種感覺,好像李強根本就不怕萬重金沙,似乎是在等待著什麼。

李強所受到的壓力雖然很大,但是他一直在分析昂寅的控劍手法,他發現昂寅的幻化擬物法術有不少特點,首先是幻化的范圍很大,讓人摸不清周圍的狀況,其次他的劍訣不是擬成一種物品,而是飛舞的沙礫,一旦自己的護身劍圈出現漏洞,這些細微的沙礫就可以乘隙而入,讓自己窮于應付。他越是分析,心里越是興奮,昂寅的這種手法自己完全可以借鑒。

昂寅心里越來越不安,他完全找不到李強的漏洞,只是徒勞地催動著劍訣卻無法傷及對手分毫。他手上靈訣再變,一股股猶如龍卷風般的沙塵咆哮著飛舞起來,他大喝一聲:“去!”舞動的股股沙柱扭曲著擁擠過去,沙礫摩擦出陣陣轟轟聲。

干燥炙熱的氣息仿佛將整個禁制場的空氣抽去,一股濃濃的土腥味撲鼻而來,即使站在禁制場外,都能感受到里面嚴酷的環境。這是昂寅的三重劍訣幻化,是他的壓箱絕藝。

李強再次大聲喝采:“好啊,變化中的變化,太了不起啦,哈哈,看我的!”其實他也快頂不住了,沒有穿仙甲,不用太皓梭護體,僅憑吸星劍支撐到現在,已經是不可思議的事情了。他現在才明白,自從修煉了修神天薦章後,自己的實力絕對不亞于合體初期的修真者。

在場的修真者都感到疑惑,為什麼不見李強出手。隨著昂寅的劍訣展開,所有修真者都想看看李強是如何應付的,嘈雜的議論聲嗡嗡響起,突然有人叫道:“快看!”

一點藍光在沙塵里亮起,嘩嘩的水聲夾雜在轟隆隆的沙塵暴中,顯得是那麼清晰,漸漸地,水聲越發響亮,突然,“嘩啦啦”一聲巨響,瓢潑大雨傾盆而下。這是吸星劍水屬性的特色,被李強特別幻化成大水,用來抵擋昂寅的沙塵。

昂寅大出意料之外,沒想到李強的飛劍竟然是水性的,他頓時覺得劍訣沉重無比。他的飄沙劍也是寶器級飛劍,同樣也有兩種屬性,他大喝道:“好!好水!化木,叱!”

幾點綠色光華閃動,大雨中,無數的綠芽抽枝發葉,禁制場里竟然快速長出成片的參天大樹,仿佛雨勢越大,樹木生長越快。李強真是很驚訝,他開心地笑道:“昂兄的確不凡,收!”大雨陡然停止,他要看昂寅如何變化劍訣。

昂寅顯得有些興奮,他已經有十幾年沒有用兩種劍訣與人爭斗了,這是一次極其難得的機會,讓他能夠檢視自己的法術修為。他雙手十指猶如彈奏琵琶一般,連續不斷地撥動,手指每波動一輪就帶起漫天的綠葉,每片綠葉都旋轉著飄落而下,一棵棵合抱粗的巨樹向李強擠去,大樹的縫隙里飄滿了綠葉。場外的修真者鴉雀無聲,所有人都屏住呼吸,等待著看李強如何化解。

李強笑嘻嘻地看著森林的變化,他最不怕的就是木性飛劍的幻化,只是為了了解昂寅的劍訣才一直忍住不動。終于,昂寅開始發作了,無數巨樹滾滾而來,聲勢駭人,每一片綠葉都急速旋轉著切割過來,李強知道不能再等了,一旦巨樹逼近,那就不好玩了。

眾人睜大眼睛,只見一絲紅光亮起,“哧”一聲輕響,就像一根點燃的火柴扔進汽油里一樣,轟然一聲巨響,沖天大火騰空而起。李強在火中哇哇怪叫:“起火啦,大木頭著火啦!哈哈,昂兄小心你的木頭,哈哈!”那火的形狀很怪,一層層的向外翻去,像湧起的海浪,以李強為中心,潮水般向外撲去,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灃牽寶滿臉驚訝,忍不住叫道:“天哪!他竟然能轉成火性的飛劍!哎,夏兄,你見過這種劍訣嗎?”夏云濤臉色凝重,苦笑道:“這人不簡單,我看他還沒有全力發揮,昂老弟已經絕招盡出了,不樂觀,不樂觀啊。”

身在局中的昂寅更是叫苦不迭,他沒想到對手的飛劍也是雙屬性的,他想轉換靈訣重新掀起沙暴,可李強已經不容他再表現了。

無數只麻雀大小的火鳥從翻滾的火焰中飛起,緊接著一只巨大的火鳥從烈火中顯現,李強喝道:“火鳳凰!”一聲尖利的鳳鳴,李強擬形的火鳳凰再次出現。以前在天庭星他和潛傑星的人斗法寶時,曾經用過一次這種劍訣,這次擬物化形的手段比上一次有很大的改進,那只火鳳凰就像真實的靈禽,根本看不出是幻化的飛劍。

昂寅已經抵不住烈焰的炙烤,他強行轉換靈訣,燃燒的巨木陡然碎裂成塵霧,發出隆隆的巨響。李強知道昂寅失策了,劍訣的轉換留下很大的漏洞,他根本就來不及補上,火鳳凰悠然飛臨昂寅的上空,身上美麗的翎羽飛射出青紫色的火焰,將昂寅團團圍住。

刹那間,禁制場的幻象一掃而空,李強瀟灑地懸空站立,兩手掐著靈訣,身周的熊熊火焰將他映照得光彩奪目,禁制場里一只美麗的火鳳凰翩翩起舞,無數只麻雀大小的火鳥圍繞著火鳳凰聚散離合,遠遠看去猶如夢幻之境。

昂寅苦苦掙紮,他的飛劍已經無法擬物,只能盡力環繞身周,可是火鳳凰身上射出的火焰讓他難以忍受,簡直比三昧真火還要厲害,幸虧他的飛劍是寶器,勉強可以抵擋住火焰的灼燒,不然他早就不行了。他心里明白,自己已是大敗虧輸了。

身在禁制場是不能瞬移的,昂寅實在是難堪到了極點,他又不好意思叫停,場外全是各派的高手和天修戈的弟子,他怎麼也想不到李強的法術竟是如此的強勁。他手里還握著一只法寶,准備在萬不得已的情況下用,誰知李強突然將手一招,火鳳凰鳴叫一聲後化作滿天星芒,突地縮回到李強身邊。

李強笑道:“昂兄的控劍手法真讓人大開眼界,呵呵,我也偷學了一點精髓,了不起。”他是真心誇贊。昂寅心里慚愧,知道李強是給自己留面子,他苦笑著收起飛劍,說道:“木子前輩不愧是異域來的高手前輩,昂寅認輸。”雖然心里不是很服氣,但他畢竟是高手,能夠坦然承認自己失敗。

場外的修真者一片嘩然,誰都沒有想到昂寅會輸得這麼快。其實他輸在太大意了,一上來就用飛劍擬物,他以為自己的飄沙劍是寶器肯定厲害,沒想到李強的吸星劍更加厲害,最主要的是他在劍訣轉換時被李強抓住了漏洞,飄沙劍被火鳳凰逼到身邊,再也無法化形擬物,這才大敗。

李強行禮道:“還有哪位朋友想指教。”他比出興致來了。通過法術比試,確實是可以學到很多東西。

軒轅易青站在人群里,心里怦怦亂跳,他做夢也沒想到李強竟這麼厲害,想想自己實在是愚蠢,還准備占他點便宜,把他當成冤大頭,要是他發起狠來,自己可能連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昂寅的失敗,震懾了其他修真高手,蒼極宗的宗主夏云濤知道不好,恐怕這下誰都不敢和李強比試了,李強剛才比試的時候連戰甲都沒有穿,一看就知道他沒有盡全力。他勉強笑道:“木子前輩,能不能上來兩個修真者向你請教?”

此言一出口,場外的修真者更是議論紛紛,從來沒有聽說過比試法寶有二對一的,這不是擺明了欺負人嘛。雖然不公平,但是有不少修真高手已經躍躍欲試了,能夠和高手比試,對以後的修真有莫大的幫助。

李強說道:“我無所謂,隨便來幾個都行!”他並不傻,看出來這些人不會放過自己,他猜想,即使仙人還沒到霖明星,也一定有信息傳遞過來。他知道他們想拖住自己,因此他准備在霖明星上立點威,這樣至少可以震懾住大部分修真者,免得都來糾纏不清。

灃牽寶、夏云濤和昂寅對視一眼,眼里都閃過一絲喜色。灃牽寶說道:“老夏想不想活動一下筋骨啊,咱哥倆聯手如何?”昂寅咋舌道:“是不是太過了點,你們可是奇龍城的大宗師啊。”他心里也明白,李強剛才的話表明,他已經察覺出有問題了。

兩大宗師飛入禁制場中心,同時行禮道:“請木子前輩指教。”

外面的修真者轟然叫了起來,這已經不是公平不公平的問題了,絕對是欺負外鄉人,兩大宗師一起出手對付一個異域來的修真者,這在奇龍城是破天荒的第一次,有人叫道:“太過分了吧!”還有人怪聲怪氣地喊道:“奇龍城的宗主什麼時候變得如此不要臉啊。”

李強沒想到會有人打抱不平,不禁對奇龍城的修真者產生一些好感。就聽昂寅呵斥道:“這是木子前輩同意的,若是木子前輩不肯比試,我可以以天修戈戈首的名義下令立即終止,誰也不許鼓噪!”他在奇龍城的威望極高,外面的聲浪立即小了下來。

昂寅心里也很矛盾,他和李強比試過後,對他很是贊賞,可現在的情況不是他能夠控制的。

灃牽寶傳音給夏云濤:“我們只要困住他三天,就算完成任務了,千萬別傷他,不然就麻煩了。”夏云濤微微點頭,他很清楚李強的重要性。

灃牽寶揚手穿上戰甲,有點不好意思地說道:“木子前輩,你可以隨意出法寶,我和夏宗主只出飛劍,呵呵,我們只是為了看看異域的法寶,別人恐怕頂不住前輩的手段吧。”

兩大合體期的大宗師一起出手,李強知道自己得小心應付了,他微笑著一語雙關道:“好!如你所願。”同時喚出火精仙甲,噴出太皓梭。

夏云濤失聲道:“仙器?怎麼會是仙器!”全場頓時死一般寂靜。

');

上篇:第四章 重玄俞鴻     下篇:第六章 大鬧奇龍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