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飄邈之旅 第六章 大鬧奇龍城  
   
第六章 大鬧奇龍城

修真者是很難修煉使用仙器的,沒有大宗師的修為,就是有了仙器也很難保住,更別說使用了,李強竟然一下露出兩件仙器,頓時讓灃牽寶和夏云濤兩人泛起無力的感覺,這還怎麼比試?仙器的威力絕不是修真界的法寶所能應付的,即使是很一般的仙器,也要比修真界的寶器強很多,那完全是兩個不同層次的概念。

李強笑道:“你說的不錯,我使用的法寶就是仙器,你們請!”

灃牽寶搖搖頭道:“沒法比了,修真法寶和仙器不是一個境界的東西,比不了的。”夏云濤也說道:“木子前輩,能請你在奇龍城逗留幾天嗎?呵呵,各派的掌門宗主都想見見前輩的豐采。”

昂寅也知道,靠武力是留不住李強的,只有用軟磨的方法,才有可能讓他留在奇龍城。

李強收起火精仙甲和太皓梭,走到灃牽寶身邊道:“嗯,我也該拜會一下這里的主人,請!”他轉身向外走去。昂寅心里猶豫,是不是該解開禁制場的禁制讓李強出去?這個禁制場是特別設置的,專門用來圍困高手。李強已經走到場邊,眼光掃了過來,他並不催促,只是靜靜地等候著。

夏云濤也在猶豫,若是李強走出禁制場,這里就無人能夠留住他了。其實,李強已經察覺到這個禁制場的古怪,整個禁制場由十六個陣法組成,提供禁制能量的是城外的尖塔,他很清晰地感覺到一股股巨大的能量波動,他一直不肯翻臉的原因,就是不願意被困在禁制場里和人爭斗。

突然,六道白光閃過,場外出現六個高手,那是奇龍城另外六個門派的宗主,其中一人喝道:“不能讓他出來!”

李強心里一聲歎息,知道自己不可能蒙混過關了,他當機立斷,召喚出火精仙甲,抬手射出太皓梭,直接打在禁制場的禁制上。一抹耀眼的金光陡然閃亮,刹那間,整個城市的防禦尖塔都亮了起來。

灃牽寶一直留意著李強的舉動,看到李強喚出仙甲他就知道不可能和平解決了,他噴出飛劍射了過去,夏云濤幾乎同時出手,只有昂寅忍住了沒動,他有點為難,猶豫了一下,他選擇了加強禁制場的力量。

太皓梭的金光觸到禁制防護,陡然爆發開來,巨響聲從南傳到北,整個奇龍城都震動了。禁制場外面的修真者個個駭然色變,有些功力低弱的修真者甚至站立不住,被震翻在地。禁制圈大范圍地波動起來。

李強這一擊沒有發揮出太皓梭的威力,因為有兩把飛劍逼近身邊,太皓梭急速退回,護住全身。

灃牽寶的飛劍首先觸到太皓梭,夏云濤的飛劍猶如盤旋的青龍,張牙舞爪地當頭罩下,連串的爆裂聲響起,三人同時被無匹的勁力炸飛。李強僅僅飛退了十米就懸停在空中,他怒道:“你們要怎麼樣?”臉上的面具也顯出憤怒的表情。

夏云濤的飛劍差點失去控制,他驚得頭皮都麻了,急速向後飛退,同時手中掐動靈訣,喝道:“我們退出去!”昂寅聞聲急閃,兩人一起退出了禁制場。

灃牽寶動作就沒這麼快了。李強揚手拋出金蓮玉座,在禁制場里又設了一個禁制,用佛宗的至寶金蓮玉座將里面的空間禁制住。灃牽寶有點慌亂,他剛才那一劍已經試出李強的厲害,知道自己在法寶上要弱得多,不過,他畢竟是合體期的修真高手,很快就鎮定下來,他說道:“木子前輩,不用生氣,我們只是要你留下三天時間,到時候一定不會再為難前輩,我們也是沒有辦法。”

李強說道:“為什麼要留三天,我要知道原因!”

奇龍城的修真聯合會一共來了九位當家宗主,如果他們一起出手,李強是無論如何也打不過的,這九人中,有合體期以上修為的就有八個,恐怕連散仙也要避其鋒芒。其實他們也很無奈,霖明星的五大城都接到了小霖天傳來的上仙令,那是仙界之令,里面留有李強的影像,要求他們必須將他留在霖明星。

灃牽寶是首先知道的,李強離開千寶閣後,他就在聯合會看見了上仙令,他立即知道所謂異域來的木子就是上仙令里要留下的人。因為俞鴻的出現,十二宗主才決定將李強誘入禁制場,憑借強大的防禦禁制困住他,當然,他們也不敢傷害李強,因為那是上仙令的要求。

灃牽寶苦笑道:“木子前輩不用動手,我陪你在禁制場等三天,如何?”

李強有點有勁使不上的感覺,他說道:“你說原因吧,不然別怪我亂來!”場外的修真者在昂寅等人的指揮下漸漸散去,只留下十幾個高手守候在外,防備著李強的沖擊。

灃牽寶盤腿坐下,笑道:“木子前輩請坐。”

李強不禁佩服他的涵養,也盤腿坐下,說道:“我等著你解釋。”

灃牽寶問道:“木子前輩知道小霖天嗎?”

李強想了想道:“好像是在哪里聽說過,記不清了,小霖天是什麼地方?”

昂寅等人也在禁制場外盤腿坐下,隨時准備出手。

灃牽寶說道:“小霖天是仙界的通道,是仙界逆行到修真界的唯一通道,傳說在很久很久以前,這條通道被幾個從仙界逃過來的仙人破壞了,後來,仙界和修真界就徹底失去了聯系。霖明星的各大門派都知道,在通道沒有隔斷的時候,經常會有仙人到這一界來,霖明星所有的大門派都有記錄,其中有一條就是必須服從仙界傳來的上仙令,那是仙界的命令,沒有哪個門派敢違抗的。”

李強奇道:“上仙令跟我有什麼關系?”他一直以為是乾善庸或者黛南楓禦發現了自己,現在才知道不是他們,看來是另有情況。

灃牽寶說道:“呵呵,木子前輩,我們也是莫名其妙啊,可是上仙令里有你的留影,說實話,不是我們要留你,是仙界的仙人要留你!至于他們為什麼要留下你,真的很抱歉,我們也不知道,我想前輩一定是明白的。”

李強低頭沉思了片刻,他心里很明白,除了修神天薦章和逆天寶鏡外,不會有其它原因。他又問道:“那幾個逃到修真界的仙人,你知道是誰嗎?”

灃牽寶說道:“這里的大門派都知道,典籍也有記載,但是語焉不詳。典籍里記錄了一些莫名其妙的事情,那幾個仙人好像是為了一件什麼東西,也許是仙界的寶貝吧,在逆行通道里爆發了一場驚天動地的大戰,從此,逆行通道就被封閉了。”

李強問道:“典籍里有沒有記錄是哪些仙人?其中有沒有乾善庸,黛南楓禦,寂寞老仙天蝕?”

灃牽寶點頭道:“我只知道典籍里有名字的是乾善庸、軒龍和孤星三個仙人,黛南楓禦和寂寞老仙天蝕就沒聽說過了,他們三個仙人都來過這里,但那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他只想盡可能的拖延時間,所以他什麼都不隱瞞,見識過李強的實力後,他可不想給奇龍城樹下一個難惹的敵人。

李強疑惑道:“難道小霖天的通道已經修複了?”

灃牽寶點頭道:“不錯,如果沒有恢複,就不可能有上仙令。”

李強可不想見仙界的仙人,他滿腹心思,揚手收回金蓮玉座,笑道:“謝謝灃兄的解釋。”他一聲不響地掐動了靈訣,同時火精仙甲覆蓋全身,刹那間,他已經完成六層疊加,百劫神雷陡然射出。這次他控制得很好,所有冒出的半月狀金光都射向一個方向。

灃牽寶怎麼也沒想到李強會悄無聲息地動手,他氣得大叫起來,禁制場外的修真高手也都措手不及。

百劫神雷威力的確不凡,由于是用神奕力發出的就更加厲害,一團極其耀眼的金光連連閃動,刺目的白光從禁制場亮起,整個天修戈的建築都被白光刺得看不清了。只聽一陣“嘎拉拉”清脆的碎裂聲,緊接著轟然一聲驚天動地的大爆炸,禁制場的防禦根本就來不及反應,被李強這招百劫神雷炸得粉碎。

碎石煙塵沖天而起,竟騰起一朵美麗的蘑菇云,狂暴的沖擊波將天修戈的建築一掃而光,大地在劇烈地顫動。奇龍城全城的人都震驚了,搞不清天修戈發生了什麼大事。

禁制被破掉的瞬間,李強也挪移到了城里,他原來准備挪移到城外的,可是整個城市都被城外的尖塔防禦所阻隔,他根本就出不了城。

灃牽寶被爆炸的勁力撞開,飛出足有幾百米。禁制場外的修真高手更加狼狽,被劈頭蓋臉的碎石泥土埋在地下,一個個灰頭土臉的從泥巴里飛出,氣得破口大罵,誰也想不到李強會突然襲擊,這家伙實在是太可惡了。

夏云濤喝道:“加強全城防禦,奇龍城對內禁制三天,將防禦尖塔的力量完全發揮出來,這三天里只許人進城,不許任何人出城,所有的傳送陣立即停止傳送,所有的修真者統統出來戒備,給我找到木子前輩!記住,不許動手,只許跟著他,哼!看他能跑到哪里去?”

李強心里極度不爽,連續幾次瞬移都不成功,只要他將目的地定在城外,就無法使出瞬移。城外的尖塔射出各色光華,聚合在城市中心的上空,有如節日的彩燈,絢爛奪目,李強看得直搖頭,他知道整個城市都被禁制了。

奇龍城有二十萬修真者,元嬰期以上的高手就有幾千人,能飛起來的達到上萬,這些人全部出動來尋找李強,整個城市都沸騰了,天上無數的劍光閃爍,所有街道上都有修真者在搜尋。修真聯合會開出的懸賞極高,不論何人只要發現李強的蹤跡,賞金團龍幣二萬,法寶一件。

李強心里很苦惱,他不想大開殺戒,無奈之中,他只好在城里不斷地瞬移,但是街上的人越來越多,不管他挪移到什麼地方都有人在轉悠,連續不斷地挪移了一整天他也有些吃力了,而且,有一種奇怪的壓力在不斷增加,使他不能隨心所欲的挪移。他悄然移到一個偏僻的小巷子里,還沒來得及喘口氣,就聽一個修真者大叫道:“在這里!”

李強不假思索地射出一團金光將那人罩住,聲音立即被隔斷了,但是已經遲了,無數的劍光飛到小巷上空,有人大叫:“發現他啦!發現他啦!”隨著叫喊聲,天空陡然一暗,緊接著又是一亮,李強發現自己完全無法挪移了。

奇龍城的防禦大陣終于催動到了極致,這是一種限制超級高手活動的陣法。李強拋出金蓮玉座,喚出火精仙甲,噴出太皓梭,躍到空中大喝道:“奇龍城的修真者聽著,你們欺人太甚!老子不是怕你們,而是不願大開殺戒,從現在開始,誰他媽的再阻擋,別怪老子不客氣!”他用神奕力將聲音炸出,刹那間,整個奇龍城都被震動了。

逼近李強周圍的修真者被他的聲音炸出老遠。整個奇龍城的上空密密麻麻的全都是修真者,像蜂群一般湧來,各種各樣的飛劍在空中劃出五顏六色的彩光。李強真的火了,他已經手下留情了,奇龍城的修真者依舊緊追不舍,看來想要離開奇龍城,不打是不行了。

沒有人敢向他出手,這些修真者都知道李強的厲害,只是在他四周盤旋,他們在等各派宗主趕來。李強急速向西北角飛起,整個身影都掩在金光里,金蓮玉座射出無數金芒,將試圖阻止他的修真者彈開。

李強在空中橫沖直撞,一路狂奔,眼看著就要到達城邊。奇龍城的防禦尖塔的弱點就是防禦尖塔本身,防禦尖塔的功能是防護整個奇龍城,尖塔本身的防禦能力有限,一般情況下是對外防禦,在城外是攻擊不到防禦尖塔的,但是現在陣法被逆轉了,轉向對城內封鎖,尖塔本身的防禦方面就出現了漏洞,從城里邊向防禦尖塔攻擊,尖塔本身是沒有辦法防護的。

擋路的修真者亂作一團,李強大喝道:“統統讓開!想死的就擋!”他隨手空抓,一支閃著紫焰的天標出現在手中,揚手一振:“叱!”他脫手飛出天標,刹那間,天標閃著紫芒一化十、十化百呼嘯著砸向城邊的防禦尖塔。

有人大喝道:“都散開了,碰不得!用雷炸!”

沒有一個修真者敢上前阻擋,天上的修真者猶如遇見鯊魚的魚群,轟然散開,無數的罡雷、陰雷射向天標。李強冷笑一聲,喝道:“好!”他兩手一分,飛在外圍的天標陡然炸開,隆隆的爆炸聲驚天動地,中間的天標勢如破竹般打在防禦尖塔上。

一座座防禦尖塔轟然倒塌。李強知道只要將防禦尖塔炸開一個口子,自己就可以順利脫困了,脫離了禁制圈,就是有再多的修真者也沒有用,一旦可以瞬移,就沒人能追上自己。

奇龍城的修真高手也憤怒了,這家伙太過分了,簡直就沒有把他們放在眼里,天空中有上萬名修真者,他竟然敢出手驅趕,要不是修真聯合會下了死命令絕對不能傷了他,這麼多修真者每人砸他一下,他就是神仙也被砸扁了。

天標這一擊,毀去了十二座防禦尖塔。從倒塌的尖塔里灰頭土臉地沖出很多修真者,有人實在受不了了,怪叫道:“揍死這個家伙!我們奇龍城的修真者不是好惹的,打啊!”幾乎所有的修真者都鼓噪起來。

李強嚇了一跳,看來是引起公憤了,隨即他又笑了,想想也有意思,和這麼多修真者干架,在修真界恐怕也是絕無僅有的,反正自己有仙甲護身,保命應該沒有問題,打就打吧,誰怕誰啊,而且到了這一步想不打也不可能了。

上萬名修真者一起出手,場面之壯觀,讓人極度震撼,劍光猶如天降彩雨,狂暴地襲卷過來。劍光將李強包裹起來,就像是一個巨大的光球。李強心里暗暗叫娘,他可不想和這麼多修真者硬拼,但是此時已經由不得他了。他怪叫道:“靠!群毆啊!呃……”沒等他叫完,金蓮玉座已經抵擋不住如此重壓,發出了極其耀眼的金芒,就聽一聲劇烈的爆響,佛宗至寶金蓮玉座炸了開來。

金蓮玉座不愧是佛宗至寶,它的突然爆炸連李強也沒有想到。由無數飛劍形成的光球被炸出一個大缺口,李強呼嘯著從里面沖了出來,他收起破損的金蓮玉座,猶如猛虎縱入羊群,大打出手。他並沒有打算傷人,只用太皓梭和別人的飛劍硬碰,同時把護臂里的天火化成紫色霧氣,快速在奇龍城上空縱橫來去。

只見李強身周浮動著深深的紫氣,一抹金光隱在紫氣中,他忽東忽西四處亂闖,絕不讓奇龍城的修真者圍住。那些阻擋他的修真者可就吃足苦頭了,飛劍只要一接觸到紫霧,立即就化作一溜火花,被紫霧里的金光攪得粉碎。

飛劍對于修真者來說等于第二生命,連續幾百人失去飛劍後,所有的修真者都膽寒了,搞不明白李強身周的紫霧是什麼玩意兒,實在是太陰毒了。其實李強也很畏懼,他再厲害也不可能打贏這麼多修真者,幸好對方是一團散沙,沒有組織起來,任由他強行沖撞,暫時他還能占上風。

可好景不長,隨著各派的宗主趕到,李強的日子就不好過了。四面八方的修真者排成人牆,李強不論向什麼方向沖,都有無數的罡雷砸過來,李強成了皮球,被從東炸到西,從南甩到北,雖然毫發無損,卻也狼狽不堪,他氣得嗚哩哇啦破口大罵。

李強覺得自己吃虧了,殊不知奇龍城的修真者個個驚訝,人人震撼。這簡直太匪夷所思了,這麼多罡雷陰雷還有各派密制雷火,竟然傷不到他,只是炸得他渾身金光閃閃。有人喝道:“都住手!”從人群里飛出幾個人來。李強好不容易才穩住身形,他渾身都軟了,兩耳嗡嗡鳴叫,眼中金星銀星黑星亂冒,真可謂是星光燦爛。這麼多雷火集中起來炸,他也吃不消了。

出來的是天修戈的戈首昂寅,他身後跟著琲囍捄打X個修真高手。各派的宗主都沒有出現,這件事他們覺得很窩囊,合著全城的修真者之力欺負一個外鄉人,這個名聲實在很難聽,所以他們干脆都不露面,只要李強跑不出奇龍城,一切都可以忍受。他們也沒有別的辦法,只能是一個字——拖,盡可能的拖三天。他們也看出李強是手下留情了,不然的話,就不是毀去幾百把飛劍這麼簡單了,因此,他們也不想太逼迫李強,真逼急了對誰都沒有好處。

李強深深地吸了口氣,渾身金光微閃,他已經徹底恢複了。剛才的連續爆炸,使他連喘息的機會都沒有,如果他們不停下來,他還真沒辦法。他心想:“誰說人多沒有用,要是組織得好,有這麼多修真者一起動手,恐怕仙人也要頭疼了。”

昂寅說道:“木子前輩,你若是狠心開殺戒的話,也許會死很多人,不過,你應該很明白……有這麼多修真者一起出手,你是無論如何也跑不掉的,我們只要留你三天,三天以後,就隨便你了。”他不愧是修真界的高手,一眼就看穿了李強的為人。別看李強發狠要怎麼樣,其實他最不願意的就是殺戮,昂寅軟硬兼施的一句話,就讓李強無法可想。

李強氣哼哼地懸停在空中,腦袋里就像有一團漿糊,他明白昂寅說的是實話,但是心里卻很不甘心,他在尋思要不要調出靈體大軍,只要他們幫自己擋上一會兒,他就可以破開整個禁制圈。但很快他就否定了這個想法,因為靈體大軍一旦出現,自己就很難控制局面了,而且,萬一靈體大軍受到傷害,兩位大尊勢必不肯罷休,如果再引發兩界的爭斗,那後果就太嚴重了。

昂寅不再多說,靜靜地等著李強的答複,所有奇龍城的修真者也都等待著。一旦平靜下來,這些參加爭斗的修真者都很感歎,在這麼多修真者的圍困之下,李強竟然還是那麼鎮定自若,昂寅的話雖然使李強無法繼續再斗,但是也表明奇龍城已經輸了,人人都覺得臉上無光,個個心里窩囊。

李強收起太皓梭,說道:“奇龍城真是了不起,不愧為霖明星的修真大城,哈哈,好,老昂,你們厲害!我就等那個仙人來,看他能怎麼辦?”他沒有破口大罵,不過話里的諷刺意味很濃。他心里算計了一下,就是現在逃出去也很困難了,仙人的手段他知道,憑自己的本事還差一大截,而且又有這麼多修真者的幫助,自己在這里人生地不熟的,連一個朋友都沒有,很難逃得遠,還不如等仙人來了再說。

昂寅有點不放心:“木子前輩,說話算數?”他話一出口就知道不妥了。

李強不懷好意地笑道:“老昂啊,是不是還要我寫一張保證書……我呸!”昂寅頓時啞口無言。就在李強准備好好挖苦他一番時,從人群里又飛出一個人來,他笑著說道:“木子前輩,別生氣,還是到千寶閣去坐坐吧。”

“啪啪!”李強鼓掌道:“老灃,剛才看你老兄很是鎮定,指揮了一大幫人砸我陰雷,嘿嘿,是不是很過癮啊。”

灃牽寶是個八面玲瓏的人,他哈哈笑道:“哈哈,木子前輩,你老人家這麼厲害,砸你幾個陰雷……小意思了吧。” 聽得大家轟然而笑。

李強也沒了脾氣,笑罵道:“你狠!好,我老人家就到你千寶閣騷擾一番,奶奶的,到時候可別心疼啊。”

灃牽寶這時候顯得很爽氣:“行,你老人家看中什麼只管說,我送你!”

');

上篇:第五章 法術比試     下篇:第七章 大羅上仙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