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飄邈之旅 第七章 大羅上仙令  
   
第七章 大羅上仙令

回到千寶閣,灃牽寶請李強進入貴賓房,昂寅也陪著一起過來,軒轅易青奉命回去,隨時准備為李強作向導。自從李強顯露出驚人的實力,加上他又是仙界指名索要的人,奇龍城所有的修真高手都稱李強為前輩,他的修為讓這些修真高手心服口服,面對上萬名修真者的圍攻,他居然能夠毫發無損,這些修真者自問是辦不到的。

李強走進房間後,盤腿坐下,笑嘻嘻地說道:“我說老灃啊,你這個千寶閣一年要賺不少錢吧。”他一邊說一邊躺下身來,伸了一個大大的懶腰,又道:“累死我了,這還是第一次和這麼多人打架,哈!真痛快。”

灃牽寶稍稍有些尷尬,他也盤腿坐下,苦笑道:“要不是仙界想留住木子前輩,奇龍城的修真者是不會干這樣的事情的,確實是沒有辦法啊,前輩原諒,呵呵。”接著又言不由衷地道:“前輩大發神威,讓我們奇龍城的修真者大開眼界啊。”

李強翻身坐起,似笑非笑地說道:“你也別吹捧了,放心吧,我就在奇龍城等那個仙人來。”他不再說話,開始閉目潛修。

昂寅和灃牽寶都放松下來,一左一右坐在李強邊上,也閉目打坐,其他人悄然退出房間。

時間過得很快,轉眼就到了三天期限,李強很准時地睜開眼,笑道:“老灃,老昂,好像仙人沒有來嘛,我可是過時不候的。”他站起身來。灃牽寶滿不在乎地說道:“嗯,沒有關系,仙人在上仙令里交待過,如果他沒有到,就讓你等著他。”

李強搖頭道:“我可沒有時間等他,抱歉,這次希望你們別再阻攔了。”

昂寅笑道:“木子前輩不用生氣,現在奇龍城不會有任何人阻止你離開,可是你也不可能離開霖明星了,所有的大型傳送陣都已經不能傳送了,換句話說,前輩……你只能在霖明星住一段時間了,呵呵。”他一面得意地笑著,一面看李強是什麼表情,覺得這實在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

李強大叫道:“啊!原來是這樣,媽的!老子上當了,三天時間的限制原來是為了封閉大型傳送陣的,哎,老子上當了!”他懊惱地抱著頭,心想:“如果俞鴻大哥在也許還有辦法,可惜他已經離開霖明星了,這次真不知道要耽誤多長時間,這個仙人真是太混蛋了。”

灃牽寶和昂寅都忍不住笑,他們好歹算是出了口氣,奇龍城被他鬧得天翻地覆,各派宗主人人臉上無光,不管怎麼樣讓他難受一下也好。灃牽寶假惺惺地勸道:“木子前輩,我覺得那個仙人沒有惡意的,他大概是想找你了解情況吧,不用擔心。”

李強算計了一下,即使現在傳送陣可以傳送,自己的晶石也不夠到達封緣星的,恐怕連十分之一的路途都走不到,不管仙人來了會怎麼樣,眼下先多收集些晶石再說。他盯著灃牽寶,嘴角露出一絲笑意,這是千寶閣的閣主,晶石應該很多的。

昂寅說道:“木子前輩,既然一時半會兒走不了,不如就住在我們天修戈,怎麼樣?”

李強搖搖頭道:“不去!我准備在霖明星玩玩,順便見識一下各派的法術。”他像是突然想起來的樣子:“啊,對了,老灃,我要買晶石,中品的,有多少要多少。”

灃牽寶嚇了一跳:“你不是已經換了四百個仙石了嗎?怎麼還要?”

李強沒好氣地說道:“我是買你的,不是要你的,不行啊?”

灃牽寶苦笑道:“行!你老人家有什麼要求盡管開口,千寶閣一定想辦法滿足,你跟我來,我帶你到庫房去。”他還真不敢得罪李強。

走出貴賓房,來到進入劍廳的門口,只見劍廳里人滿為患,灃牽寶招手叫來一個店員,問道:“怎麼這麼多人?”那個店員畏懼地看看李強,說道:“是修真聯合會讓他們來選劍的,他們的飛劍被……被……”

李強笑眯眯地說道:“被我毀了是不是啊?”那個店員嚇得語不成聲,結結巴巴說不上話來。灃牽寶歎道:“這是第幾批來選劍的?”店員好不容易鎮定下來:“是第六批了,千寶閣的飛劍快沒有了。”

灃牽寶狠狠瞪了李強一眼,仿佛在說,都是你的錯。李強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他的笑聲驚動了劍廳里的那些修真者,有人驚叫道:“是他!是他!是他來了!”李強還不知道自己現在在奇龍城是多麼的有名,所有人的眼光都看了過來。李強很友好地招招手:“嗨!”

雖然大家都不懂李強是什麼意思,但是沒人敢無視他的舉動,有一大半的人下意識地舉起手來,一起“嗨”了一聲,有的人竟舉起了兩只手,李強忍不住好笑。他走進劍廳,說道:“讓大家的飛劍受損,各位,抱歉了。”他的話很誠懇,眾人都感覺到了。他有這麼強的實力,在那種劇烈爭斗的場合中,也沒有殺傷一個修真者,對這一點奇龍城的修真者都看得很清楚。

一個女修真者走到李強面前,神情很是古怪,她說道:“前輩,我的飛劍毀壞了,那是我……我師尊……賜給的飛劍……你……”她又像是生氣,又像是難過。李強頓時覺得不安了,對方是個女修真者,他和傅山一樣,從來不願欺負女子。

灃牽寶喝道:“你是哪個門派的修真者?怎麼可以這樣和前輩說話?唵!”

李強將他撥到一邊:“老灃,你別嚇人家小姑娘。嗯,你的飛劍還在嗎?飛劍殘體收回沒有?”他從來都不會仗勢欺人,知道這些修真者都是聽從聯合會的指揮才來圍攻自己的,並不是和自己有仇。

那個女修真者遞過一把殘破的飛劍,說道:“我花了很長時間才找回來,已經不能用了。”李強不禁苦笑,心想:“是你們圍著我追打,飛劍打壞了竟然還來找我,奶奶的,天底下竟有這種奇怪的事情。”他搖搖頭,接過飛劍掃了一眼,說道:“這是金性飛劍,你現在是元嬰期,這把飛劍已經不適合你了,應該重新修煉一下。算了,見面就是有緣,還給你吧。”

那個女修真者沒有反應過來,不肯接劍,嘴里嘀嘀咕咕的還在說著什麼。李強笑道:“真的不要嗎?”他將飛劍拋出手心。就在剛才說話的片刻時間里,他已經重新修煉了這把飛劍。只見一抹耀眼的銀光亮起,那把飛劍猶如閃電般在劍廳里掠過,重又回到李強手中。

有人叫道:“天哪!簡直不敢相信這是真的。”明眼人都能看出,這把飛劍已經脫胎換骨了。灃牽寶也用難以置信的眼光看著李強,他不知道李強是怎麼做到的。那個女修真者尖叫起來:“呀,謝謝前輩!謝謝前輩!”她接過飛劍,扭頭就跑,大約是趕回去修煉了。

這下整個劍廳里都沸騰了,在奇龍城最缺的就是制器宗師,像李強這樣不動聲色就將破損的飛劍煉好,他們連聽都沒有聽說過。眾人蜂擁而上,團團將李強圍住,七嘴八舌地要求李強幫助修複飛劍。

灃牽寶和昂寅都傻了,他們也是第一次見到這樣快速煉劍的高手,對李強的實力更加感到深不可測。

李強這人是最不記仇的,他想想都好笑,自己打壞了飛劍自己還得替他們修。他招呼大家坐在劍廳里,慢條斯理地給他們修複破損的飛劍,也就半天時間,劍廳里七十多人的飛劍全部都煉好了,最奇特的是,所有修複的飛劍都比原來的好得多。

灃牽寶和昂寅坐在一邊看著,昂寅小聲歎道:“他的境界我們是比不了,灃兄你見過這樣的修真者嗎?我就做不到啊,唉,不知道仙界找他有什麼事情,希望不要對他不利。可惜啊,我們這次得罪了這樣一位前輩高手,不然真的很想和他作朋友。”

灃牽寶閱人無數,他比昂寅更能看清李強的為人,他小聲笑道:“呵呵,你要是想和他成為朋友,絕對沒有問題,你看,他肯給這些人修理飛劍,這就說明他不是心胸狹隘的人。別說是你,我灃牽寶在霖明星修真了這麼久,還是第一次真心佩服一個人。”

送走最後一個修真者,李強誇張地咧嘴道:“乖乖,差點就出丑了。”

灃牽寶奇道:“前輩怎麼會出丑?”李強撓撓頭,解釋道:“老灃啊,這些飛劍什麼流派的都有,品質雜亂,有幾把飛劍更是少見,差點就修複不了,還不如送幾把新飛劍省事。”其實通過這次修複飛劍,李強的見識又增長了不少,他心里還是很開心的。

昂寅說道:“木子前輩,我心里一直有個疑問,前輩能給個解釋嗎?”

李強說道:“我們邊走邊說吧,老昂,有什麼疑問你就說,能解釋的我一定說。”他隨著灃牽寶向庫房走去。

昂寅說道:“請問前輩到合體期了嗎?我怎麼也看不透前輩的修為,實力可以和散仙媲美了。”

李強搖頭道:“散仙的實力,你們見識過嗎?”

昂寅搓搓手,眨巴著眼睛,半晌才道:“沒有見識過,不瞞你說,我連散仙是什麼樣子的都沒有見過,只是聽說散仙很厲害。”

李強淡淡地說道:“我不但見過散仙,還見過仙人,我現在的水平大約可以和散仙比劃兩下,然後就得有多遠跑多遠,如果遇見仙人,那根本就不用打了,看見就得逃……老昂啊,那不是我們可以對付的。”他是實話實說,如果能夠接住師尊琦君煞三招,他就要偷笑了,在這一界如果沒有仙人出現,散仙就是最厲害的高手了。

千寶閣的庫房在地下,進入庫房要通過一個很小的傳送陣,灃牽寶、昂寅和顏總管帶著李強下到庫房。灃牽寶笑道:“前輩請走這里,這里就是專門儲藏中品仙石的房間,千寶閣目前只有這麼多仙石了,咦,老顏啊,仙石怎麼這麼少?”

房間的三面牆上排列著整齊的方孔,但大部分都是空的。顏總管苦笑道:“閣主,聯合會調走了一大半仙石,參加……參加……圍困的……嗯,那些修真者都有獎勵,所以,仙石就這麼多了。”

李強明白了,這里的仙石有一大半都耗在自己的身上,參加圍困自己的修真者,還有防禦尖塔都要耗去大量的仙石。他獅子大開口道:“老灃,算啦,有多少晶石算多少吧,剩下的都賣給我。”

灃牽寶瞥了一眼顏總管示意他說話,顏總管心領神會地說道:“木子前輩,千寶閣里不能一點存貨都沒有,這里大約還有一千多個仙石,給一半好不好?”李強也是作過商人的,明白顏總管的意思,他笑道:“一半太少了,八百個如何?”他開始討價還價了。

顏總管耳邊響起灃牽寶的傳音:“最多六百個,你和前輩說,我不方便說話。” 顏總管笑道:“前輩,千寶閣的仙石要供應給奇龍城所有的修真門派,沒有一點存貨……呵呵……就不好辦了,給五百個仙石如何?”

李強哪肯松口,連連搖頭:“不!不!要八百個!”他實在太需要了,要想回到封緣星,沒有足夠的晶石,一切都是空的。

灃牽寶微微皺眉,他再次傳音指示顏總管,然後開口說道:“顏總管,對前輩怎麼能這樣討價還價,他要多少你就賣給他多少嘛。”

顏總管嘿嘿笑道:“好,既然閣主都這樣說,八百就八百!嗯,一顆中品的仙石價值兩百團龍幣,前輩有晶龍牌,可以按一百五十團龍幣優惠……”灃牽寶打斷他的話道:“木子前輩要特別的優惠,一百團龍幣一個仙石,千寶閣就是虧本也要巴結前輩啊。”他根本就不提贈送的話。

李強卻傻眼了,他算了一下,自己身上只有一萬團龍幣,只夠買一百個晶石,還是所謂的特別優惠。他半晌沒有說話。顏總管說道:“嗯,八百個中品仙石,需要八萬團龍幣,前輩……”昂寅在一邊看得覺得有趣極了,忍不住大笑起來。

灃牽寶也笑了。李強無奈地說道:“一錢逼死英雄漢,奶奶的。”他歪著腦袋琢磨片刻,突然笑道:“呵呵,既然這樣,我先問一聲,如果我有團龍幣的話,你們就肯賣給我?”顏總管很清楚,李強只有一萬團龍幣,他剛到霖明星,不可能有多余的錢,于是笑道:“當然啦,有錢就賣給你。”

李強扭頭問道:“老灃,你見過這種靈丹嗎?”他隨手取出一顆寂滅丹,托在手中。

灃牽寶是千寶閣的主人,如何不認識這種渡劫寶物,他一見之下魂差點都要飛掉了,大叫道:“寂滅丹?哇呀呀,是寂滅丹!”李強不等他的手抓過來,旋即又把寂滅丹收回手鐲里,笑道:“你開價。”心里想:“敢搞我?哼,讓你也嘗嘗滋味!”

不單是灃牽寶紅眼,連昂寅也急了,這是傳說中的渡劫寶丹,誰不想要?尤其他們這種頂級高手,都是快要渡劫的人,這種寶丹絕對是可遇而不可求的東西。昂寅先叫道:“賣給我!五十萬團龍幣,噢,不!不!不!八十萬團龍幣!”

灃牽寶倒是很清醒,他說道:“別爭了,木子前輩是逗我們玩的,這種寶丹是無法用錢來收購的,是無價之寶啊。”他也知道自己有些過分了。

昂寅眼巴巴地看著李強,歎道:“這寶貝玩意兒真是勾人啊,唉!”

灃牽寶吩咐道:“顏總管,取八百個中品仙石給木子前輩。”他走到牆壁邊,從壁孔里取出一塊晶石看了看,又道:“木子前輩勿怪,剛才是和你開玩笑的。”

李強笑道:“當然啦,我也是開玩笑的。”他取出兩把品質很好的飛劍作為交換。

回到貴賓房,李強說道:“老灃,有沒有霖明星的地形圖?”灃牽寶搖頭道:“什麼地形圖?要它干嘛?這里到各大城市只要通過小型傳送陣就可以了,到附近的小城鎮也有傳送陣,很方便的,不需要去尋找道路。”

其實,到了分神期的修真高手根本就不用小傳送陣,只要在傳送陣邊校准一下方位,自己就可以瞬移過去,非常方便,只有凡人才需要長途跋涉,因為傳送一次的費用是非常昂貴的,很多普通修真者也花費不起這麼多錢,但是李強就不用操心了。

李強不禁很感慨,霖明星真是很發達,至少交通很方便。但是他不想通過傳送陣走,難得來到一個修真者的星球,應該見識一下本地的奇特景物,而且要想逃出這個星球,只在大城市里轉悠是沒有辦法的。也許荒野里有廢棄的傳送陣,那時就是神仙也拿自己沒辦法,只要出了霖明星,宇宙之大,誰能有如此大的神通抓到自己。現在的關鍵還是晶石,自己的晶石依然不夠。

昂寅還是不死心,他非常希望李強能在天修戈住上一段時間,自己可以趁機討教一番。他笑道:“木子前輩還是在奇龍城休息一段時間吧,最好就住在天修戈,怎麼樣?”

李強調侃道:“算了吧,天修戈都被我毀去了一大半,再回去,你們天修戈的修真者還不得揍我,哎,我可害怕呀。”

灃牽寶知道留不住李強,他說道:“在霖明星上,只有在城鎮里比較安全,這里的荒山野地有很多亂七八糟的東西,路上要小心,不過,以前輩的修為應該是沒有問題的,另外,雪龍城有一個很大的活動,是比試煉器的本領,那里應該可以搞到很多的仙石,前輩可以去試試,呵呵,我看前輩的制器本領高強,在霖明星只要是煉器制器的高手都會受到大家的尊敬。”

李強有些動心了,他的確可以算得上制器煉器的宗師了,但卻很少見識別派的制器手法,既然是比試煉器,應該可以見識一下其他門派的手法和精髓,對自己制器煉器的思路也可以有所啟發。于是他問道:“大約什麼時候開始?”

昂寅插話道:“還有一段時間,這是雪龍城的節日,持續時間長達三嘉龍年,霖明星的修真高手大部分都會去的,這是霖明星最熱鬧的日子。”

灃牽寶點頭道:“對,我們千寶閣也會帶大量的寶物去交易,運氣好的話,確實可以搞到很不錯的法寶靈丹。”

李強說道:“好,我會去看看的,也許我們在雪龍城還能再見,告辭了。”他說走就走,一道金光閃動,已是蹤影俱無。灃牽寶叫道:“前輩別急……哎,我的話還沒有說完,糟糕,我去找他。”他沒想到李強會走這麼快,白光微閃,他追蹤而去。

李強站在初來霖明星的那個傳送陣里,他剛才突然想到,大城市的大型傳送陣被封閉了,自己來時的傳送陣應該不一樣,那是在野外的峽谷里,地勢極其隱秘,所以他立即告辭,瞬移過來。果然不出他所料,這座古傳送陣完全可以啟動,他心里不禁狂喜。他揚手撒出天絲紫金巽護住傳送陣,同時用禁制靈訣讓傳送陣徹底停止傳送,他怕萬一有人傳送進來暴露了這個逃命的地方,所以又以最快的速度在天絲紫金巽外圍布上了一個小型的隱形陣法。

李強飛到空中,見峽谷已經變成了大片的亂石崗,根本就看不出里面藏著一個古傳送陣,他得意地一笑,這才瞬移回城。

他來到寬樞院,軒轅易青早就等候在院子里,看見李強進來,急忙迎上前去,神情拘謹地說道:“前輩,請到靜室休息吧。”

軒轅易青真是被李強嚇到了,他怎麼也想不到李強竟這麼厲害。霖明星的修真者都是按實力說話的,李強的實力比這里的宗師還要厲害些,他再也不敢和李強稱兄道弟了,不但稱呼一聲前輩,連神態也是恭恭敬敬的。

李強笑嘻嘻地說道:“軒轅兄,我馬上就要走了,特地過來和你告別,呵呵,順便問一問,到雪龍城怎麼走?”

軒轅易青發現有不少修真者圍攏過來,他急忙拉著李強進屋,說道:“木子前輩,到雪龍城可以從廣場上的傳送陣走,很方便的,只要一千團龍幣就可以了。”

李強說道:“我知道,但是我要走過去。”

屋外有人問:“軒轅老兄,我們能進來嗎?”軒轅易青一口回絕道:“不能……”李強卻說:“進來吧,別站在外面。”他從來都不擺架子。軒轅易青歎了口氣道:“大家進來吧。”門外湧進來七八個人,都是其他城市過來的修真者,是所謂的遠途苦修者。

軒轅易青說道:“他們是遠途苦修者,這位是木子前輩,你們都知道的,你們自己介紹一下吧。”他的語氣有些不耐煩。李強好奇地問道:“什麼是遠途苦修者?”

這群修真者中一個瘦弱的漢子說道:“遠途苦修者是這里修真者的一種修行方式,憑著自己的能力從一個城市到另一個城市,途中不能用飛行趕路,必須克服路途上的困難,步行走到目的地。木子前輩好,很榮幸見到前輩,我是雪龍城的澹博禹。”

李強喜道:“哎呀,我正好也要到雪龍城去,澹兄,能不能雇你作我的向導。”

澹博禹跳起來大叫道:“好啊!哈哈,我能,我能,哈哈,前輩放心,我認識路,哇哈哈,哈哈!”滿屋的人都傻了眼:這家伙有病啊?

');

上篇:第六章 大鬧奇龍城     下篇:第八章 碚靈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