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飄邈之旅 第十章 往事如煙  
   
第十章 往事如煙

隨著軒龍的喝聲,急速旋轉的李強驀然停滯在空中,卻是大頭朝下。軒龍拍手道:“怎麼樣?滋味如何啊?”

李強被轉暈頭了,這種旋轉速度實在是太可怕了,他倒掛著身子,樣子很狼狽,半晌,才說出話來:“咦?奇怪啊,你怎麼長著三個腦袋……啊?六只手……妖怪啊!”軒龍被他氣樂了,這小子竟然還敢油嘴滑舌!同時心里卻也佩服這小子的硬氣,他知道剛才的旋轉絕不是一般人能夠忍受的,何況他身上還纏著七根金線。

軒龍手一揚,“咕咚”一聲,李強頭朝下砸在地上。對仙人擁有的實力,李強的確是沒話可說,那絕對不是這一界的人能夠抗衡的,即使自己修煉了天薦章,現在也是遠遠不如,他感覺自己就像一個小孩,對手是一個壯漢,自己無論怎麼折騰都不可能打得過他。

李強漸漸冷靜下來,知道硬拼是沒有出路的。他慢慢翻身坐起,收起身上的火精仙甲,招回飛出去的吸星劍,慢條斯理地整理一下衣褲,就像什麼事情也沒有發生一樣,漫不經心地說道:“軒龍,玩夠了嗎?哎,你箍在我身上的是什麼玩意兒,麻煩你收回去吧,怪難受的。”

軒龍也是個很奇怪的仙人,他歪著頭想了想,手一招,七根金線飛回手心,然後說道:“有幾個問題你要老實告訴我,不然的話,你就別想離開了。”

李強知道逞強是沒有用的,他也豁出去了,嬉皮笑臉道:“行啊,我敢不說實話嗎?不過,我也有問題要問,你能解答嗎?”軒龍倒也爽氣:“能回答的一定告訴你。小子,先去看看你的朋友吧,我一會兒再來。”他突然消失無蹤。

四周仍然被禁制著。李強快步走到小屋,只見軒轅易青三人趴在門口,三人六只眼瞪得溜圓,愣愣地看著李強走過來。還是軒轅易青機靈,從地上猛地蹦起,大聲嚷道:“快起來,前輩過來了。”

李強苦笑道:“真是抱歉,把你們三個也卷進來了。”

軒轅易青忙道:“我們是一起來的,就該同甘共苦嘛,前輩沒事吧?”他心里其實是七上八下的,只是表面上還要裝裝樣子。百盛真根本就不知說什麼,站在一邊一言不發。澹博禹笑著說道:“我看沒什麼大事,那位仙人前輩不像是壞蛋,呵呵。”話雖如此,他的臉色卻慘不忍睹,白里透出青色,笑容生硬得就像用刀刻出來一般。

“誰說我是壞蛋的?”

軒龍的身影隨著話音顯現,澹博禹差點被嚇死,他結結巴巴地說道:“我……我沒有……我……”李強說道:“你們到外面去打坐吧,我和他談談。”軒龍說道:“不用,你們三個就坐在邊上好了。”他根本就不把他們當回事。

軒龍換了一身寬袍,式樣很怪,也非常漂亮,是純黑色的長袍,腰間系著一條三指寬的金色暗紋腰帶,左邊肩頭繡了一只淡青色靈獸,額頭上貼著三角形文飾,像一只展翅高飛的雄鷹,他臉上的神情似笑非笑的,讓人猜不透他在想什麼。

軒龍淡淡地說道:“小子,坐下來說話。”他先盤腿坐下。軒轅易青三人早就癱坐在地,好在軒龍已收攝自己的威煞,使三人能夠忍受了。

李強毫不示弱,也盤腿坐在軒龍的面前,搶先問道:“老龍,這一界到底有多少仙人?”軒龍隨口答道:“應該有六七個吧,具體有多少我也不清楚,哎!小子,你先回答我的問題。”李強雙手一攤,滿臉無辜狀,笑嘻嘻地說道:“你不說話嘛,只好我先開口了,呵呵。”

軒龍沉思了片刻,問道:“你見過孤星大人?”

李強心里疑惑,孤星是誰?他仔細回想一下,搖頭道:“孤星是誰?我不記得認識這個人,他是干什麼的?噢,對了,他是仙人!可我不認識。”他猛然想起灃牽寶說過的話。

軒龍察言觀色知道李強是真不認識,他奇道:“你是不是得到了逆天寶鏡和修神天薦章?”

李強心里一跳,說道:“天薦章我修煉了,逆天寶鏡可不在我這里,這和孤星大人有什麼關系?”話剛說完,他猛然明白了,星星宮的主人恐怕就是孤星,自己和莫懷遠可能都猜錯了,星星宮根本就不是散仙建造的。他自言自語道:“原來是孤星!”

軒龍一把抓住李強的肩頭,語氣急切地說道:“孤星大人當然是仙人,你見過他?你見過他!”李強自從修煉了修神天薦章後,身體極其強健,但是被軒龍的五指抓在肩頭,還是覺得受不了,肩膀竟然發出嘎嘎的怪聲。

李強怪叫道:“哇呀呀,你想抓死人啊,使這麼大勁!”

軒龍急忙松手,苦笑道:“是我太性急了,你見過孤星大人?他在哪里?”

李強搞不清軒龍這幫仙人之間的關系,不敢亂說話,他眼珠一轉,問道:“老龍,你先說說孤星大人是誰?還有你們這些仙人為什麼滯留在這一界,這樣我才能推斷出孤星大人的狀況,先申明一點,我沒有見過孤星大人。”

軒龍長歎一聲,古拙的臉上露出一絲無奈,他沉吟了片刻,說道:“好吧,我先說。孤星大人是仙界的羅天上仙,專門懲罰那些擾亂仙界的仙人,就像凡人界的執法官,權力是很大的,不過,在仙界這也是一個得罪仙人的職位。”

李強笑道:“咦,和我想的不一樣嘛,仙界和我們世俗界也沒什麼區別啊。”

軒轅易青、澹博禹和百盛真都瞪大眼睛,聽得目瞪口呆,他們也是第一次聽到仙界的事情,好奇心戰勝了恐懼,不知不覺地靠攏過來。

軒龍低著頭,思緒早已飛回到在仙界的日子,他說道:“你知道小霖天的逆行通道吧?”李強點頭說道:“知道,聽說現在又通了。”軒龍大吃一驚:“通了?不可能……你怎麼知道?”李強淡然道:“因為這里的修真界接到了仙界的上仙令。”

軒龍的手微微一顫,喃喃地說道:“上仙令,上仙令!是大羅上仙令啊,唉!我這次閉關的時間太久了。”他猛地抬頭,問道:“小子,上仙令說的是什麼?”李強知道瞞不過他,說道:“上仙令里留下我的影像,要找我。”

別說是軒轅易青三人傻了眼,就連軒龍也愣住了,他不解地問道:“仙界怎麼會找你?你不是仙界的仙人……不對,你一定和孤星大人有關!”

李強問道:“為什麼?”

軒龍說道:“仙界一共有十八位羅天上仙,最厲害的是前三位上仙,孤星大人排第三位, 他執掌著逆天寶鏡,我也是羅天上仙,但是排在第十五位,這一界還有一位羅天上仙,他就是乾善庸,他排在十七位。”

李強心里隱隱覺得,他們三人之間一定有什麼事情發生。軒龍接著說道:“仙界曾經發生過一件大事,有一個仙人偷盜了仙界至尊青帝的寶物……就是修神天薦章,仙界最著名的修煉功法,是仙界至尊修煉的功法。”李強嚇得一哆嗦,知道麻煩大了,自己竟然修煉了仙界至尊的功法,看樣子仙界絕不會饒了自己。

軒龍深深看了他一眼,說道:“那個仙人修煉了天薦章,也知道無法在仙界久留,便准備悄悄從小霖天的逆行通道逃到這一界來,孤星大人和我還有乾善庸奉青帝詔令,要抓住那個仙人,收回天薦章。孤星大人在通道口堵住了那個仙人……唉!”他長長歎息一聲,大有不堪回首的味道。

李強已是滿腹心思,他尋思著該如何面對這個糟糕的局面。軒龍並不理會李強在想什麼,他繼續說道:“在通道那里,孤星大人和我與那人大戰一場,沒想到他修煉了天薦章後,實力變得非常恐怖,連孤星大人的逆天寶鏡和我的搜仙絲都很難制服他,要不是他突然發瘋,恐怕我們都完蛋了。”

李強又是一驚,苦笑著問道:“老龍啊,你說的發瘋……是不是走火入魔?”

軒龍說道:“修神天薦章是青帝修煉的功法,不是什麼人都可以煉的,當然,仙人修煉成功的機會還是有的。”他盯著李強看了一會兒,突然笑道:“小子,你知道嗎?雖然你修煉了天薦章,但是成功的機會幾乎沒有,天薦章的特點是開始修煉時比較容易,越到後面就越難,而且極易走火入魔,那個仙人就是修煉到七星天的境界時發瘋的,他不但重創了孤星大人和我,而且連隨後趕來的乾善庸也受了不輕的傷,最後他爆體而亡,同時也將逆行通道徹底封閉了。”

李強自言自語道:“他自爆了?那修神天薦章不是也完蛋了嗎?不對啊,乾善庸似乎很仇視孤星大人……奇怪。”他明白自己這次是走到絕路上了,莫大哥和師尊肯定不清楚修煉天薦章的後果,他們一心想讓自己變得更強更厲害,絕對沒有害自己的意思。慢慢地,他想通了,反正活在這個世上,能夠過好每一天,就是老天爺給自己最大的獎賞,以後的事以後再說。想到這里,他重新又振作起精神。

軒龍一直注意著李強的神態,一開始還能看出他有些發愁的樣子,很快他又是一副無所謂的神情,似乎並不在意自己修煉了天薦章,也不在乎自己會走火入魔,心里不由得暗自稱贊。他說道:“修神天薦章在追上那個仙人的時候,他就交還給孤星大人了,只是他堅決不肯和我們回仙界,這才打了起來。當時我差點功消神散,勉強瞬移到一個無人星球,足足修煉了上千年才得以恢複,後來的事情我就不清楚了。”

李強幾乎可以肯定,孤星和乾善庸之間一定發生了什麼事情。他問道:“你為什麼不追問我要天薦章和逆天寶鏡?”他心里還有一個疑問,當時收取逆天寶鏡時,寶鏡發出的靈光曾經驚動了乾善庸,如果他不是寶鏡的主人,他怎麼會察覺的?但是這個問題他只能放在心里,無法詢問軒龍。

軒龍道:“你修煉了不該修煉的功法,雖然你可以變得很強,但是,呵呵,你遲早一天會走火入魔,甚至爆體而亡的。我才不要修神天薦章,天薦章的功法雖然了不起,不到萬不得已的時候,我是不會去修煉它的,即使是仙人修煉,風險也是很大的,而且,修神天薦章是青帝的寶物,我可不想惹青帝生氣。”他頓了頓,又道:“真正的天薦章早就傳送回青帝手中,你拿到的那個可能是孤星大人留下的複制品,也許他打算自己參悟,也許他另有用心,只是很不巧,被你修煉了……奇怪的是,修真者是沒有辦法修煉天薦章的,難道是孤星大人用你做試驗?”

李強說道:“老龍啊,不用說的這麼直接吧,好歹我現在還活著,怎麼感覺你在和死人說話似的?你不願修煉天薦章,為什麼其他仙人都來抓我,索要修神天薦章,尤其是乾善庸,難道他們不知道修煉天薦章的危險嗎?”他有意回避關于孤星的話題。

軒龍說道:“修神天薦章非常有名,不但是在仙界,就是在修真界也有不少人知道,只是很少有人知道,修神天薦章是一個大凶大吉的功法,一旦開始修煉它,所冒的風險非常之大。至于乾善庸為什麼要得到它,也許那真和孤星大人有關了,嗯,自從我離開逆行通道後,就再也沒有見到過他和孤星大人,難道他……”

軒轅易青三人聽得稀里糊塗,又不敢發問,只是呆呆的發傻,但是他們有一點是聽清楚的,那就是李強修煉了一種可怕的功法,而且還是活不了的那種。可是讓三人驚訝的是,李強就像是在談論別人的事情似的,一副滿不在乎的模樣,他的豁達灑脫讓三人佩服得五體投地。

軒龍站起身,來回地走動,他走到門口,一手扶著門楣,仰首看天,半晌,才說道:“仙界找你應該是沒有惡意的,可能是詢問孤星大人的事情,你不用四處躲避,仙界雖然沒有你想象的那麼美好,但也不是蠻不講理的地方。”

李強撇撇嘴道:“是嗎?我怎麼覺得見過的幾個仙人都很差勁。”他的話很有點指著禿子說燈亮的味道,讓人聽了哭笑不得。

軒龍扭頭盯著李強,似笑非笑地說道:“也包括我嗎?”

李強笑嘻嘻地點點頭,嘴里卻說道:“比那幾個要好一點,不過還要看你後面怎麼表現了。”他現在真是豁出去了,哪怕面前站著一尊神,他想說的話也絕不保留。軒龍不由得哈哈大笑,這是他第一次在李強他們面前大笑,確實有點嚇人。

軒轅易青心里害怕極了,木子前輩太狂了,和仙人前輩也敢肆無忌憚地胡說八道。他們三人在軒龍大笑聲中,一動都不敢動。李強依舊滿臉笑容:“老龍打算把我怎麼樣?”

其實,軒龍心底里是很忌憚李強的,他知道修煉過天薦章的人還是少惹為妙,上次在逆行通道的打斗至今記憶深刻,李強如果走火爆體的話,其本身的神奕力自己就吃不消,不到萬不得已,他才不願意拼命呢。

軒龍歪著頭,說道:“我不會對你怎麼樣,除非仙界的青帝下詔令,我才會動手,現在……你的命是由天定,不是由我們這些仙人定,所以,你只管放心好了,你最大的敵人就是你自己,那是會要你命的。”

李強明白他的意思,修煉了天薦章後,自己的命運就全變了,能帶給自己力量的是天薦章,能害死自己的也是天薦章,不過,修煉到今天,特別是在天庭星體悟過二十七個境界後,李強對生死看得並不太重,得失之心也很輕了。他依舊是笑眯眯的樣子,說道:“老龍,如此說來,你不會向我逼要天薦章?”

軒龍點頭道:“我絕不會去修煉天薦章,要它干嘛?小子,你運氣好,遇見的是我,換一個仙人你們幾個都慘了,這一界的仙人里有幾個可是仙界著名的混蛋,完全憑著自己喜好做事,你要是遇上,嘿嘿,恐怕連哭都來不及。你現在的實力還差得多,你是打不過他們的。”

李強豪氣萬丈地說道:“打不過,大不了同歸于盡!”

軒龍啪啪鼓掌,挖苦道:“好啊,真是了不起!可是誰會和你同歸于盡?憑仙人的手段,可以讓你生死兩難。算啦,說這些廢話沒用!小子,你就在碚靈山住下,等仙界的人來吧。”

李強笑道:“你怕我逃啊?放心吧,整個霖明星的大型傳送陣都被禁制了,我就是想逃也逃不掉的,我可以在這里陪你玩幾天,然後我還要去雪龍城。”

軒龍笑道:“難得有人能和我說說笑笑,好吧,你就在這里住幾天。你們三個過來,既然能和我見面,就算是有緣,這是三顆靈丹,吃了就在屋里打坐,然後就看你們自己的造化了。”他抬手射出三顆乳白色的靈丹,小屋里頓時飄滿清香。

軒轅易青三人喜出望外,他們終于放下心來,仙人前輩既然肯給靈丹那就意味著不會為難他們三個,三人連連叩首道謝。軒龍說道:“放心吧,仙人也不能為所欲為,你們是仙界的基礎和根本,就像你們對世俗界一樣。你們三人就在屋子里打坐,不要亂跑,這里的禁制是很厲害的。小子,我陪你參觀一下碚靈山的主脈靈山。”

李強這時才覺得軒龍頗有仙人的氣質,他笑道:“好啊,就是為了看主脈靈山才惹上你的,再不趁機看看豈不是虧死啦。”他站起身來,跟著軒龍走出小屋。

軒龍解開赤石場的禁制,緩步向外走去。他邊走邊說:“我在這里住了很長的歲月,這次小霖天的逆行通道打開了,我也該離開這里,回仙界了。”他有些失落,有些感慨。

李強奇道:“不對吧,沒有通道你就不能回去?難道不能直接飛升仙界嗎?修真者到了大乘期後不是可以直接飛升仙界嗎?奇怪了。”

軒龍笑道:“你不懂的,修真者飛升仙界的過程就是脫胎換骨,靠著這股無匹的自然之力,可以直接升入仙界,而我們這些仙人不可能再次脫胎換骨,因此也就不能憑空進入仙界,除非轉世重修,才可能再來一次。我們要回仙界,必須走小霖天的逆行通道,所以很少有仙人願意來這一界,只有在迫不得已的情況下才會過來。”

李強心里微微一動,他似乎想到了什麼,可是一時之間又抓不住。想想不得要領,他撓撓頭,暫時不去理會這個念頭,點頭道:“原來是這樣的……”

主脈靈山其實就是一條長約近千米的赤石山脊,山脊只有十幾米高,一圈圈的環繞著,自然地圈成螺絲狀,山脊的夾縫空地中長滿了奇草靈木,各種各樣的靈果奇花生長其間,陣陣的花香隨風飄來。

李強深深吸了一口氣,陶醉地說道:“真香啊!”

軒龍隨手一招,兩顆朱紅色的靈果飛到他手中,他遞給李強一顆,笑道:“這是我從仙界帶來的異種赤豔果,栽種在這里,碚靈山的主脈靈氣十足,成活了兩株,你嘗嘗看。”

赤豔果只有鴿卵大小,淡淡的清香讓人神清氣爽。李強笑道:“怎麼這麼小,還不夠塞牙縫的。”他放進嘴里,試著咬碎,赤豔果一下就化了。李強疑惑道:“沒感覺啊,什麼呀……嗚哇……呀!呀!呀!好辣啊!”眼看著他的臉就變成了紫紅色。

軒龍同樣也是滿臉通紅,他說道:“別運功啊,不然就可惜了。”

辣到極處,李強整個嘴巴都沒了感覺,突然間,一股濃郁的芬芳從心底里散發出來。軒龍微微閉目,一副很沉醉的模樣,李強也學他的樣閉目細細品味,似乎先是從嗅覺開始,一陣陣極好聞的香氣不斷地變幻,接著是淡淡的苦澀在嘴里彌漫,漸漸地化成甘甜,那種古怪的對比,讓人感覺非常舒適,最後,一道清流順喉而下,李強只覺得神清氣爽耳聰目明,不由得贊道:“太妙了,不愧是仙界的靈果,變幻莫測啊。”

軒龍搖頭道:“唉!比仙界產出的味道差遠了,真正的赤豔果又叫千幻果,那才叫夠勁,一般人可不能吃,第一關就過不了,呵呵,會被辣死的。”

李強問道:“老龍,你認識寂寞老仙天蝕嗎?”

軒龍點頭道:“認識,怎麼啦?難道他也找你?”

李強點頭道:“恐怕是吧,不過不是為了修神天薦章。我想知道他是什麼樣的人。”他心想:“天蝕要是回去的話,肯定要氣瘋了,哈!這個樂子就大了。”

軒龍道:“天蝕在仙界是有名的瘋子怪癖,後來在仙界住不下去了,他才到這一界來的,不過,他不算很壞,只是喜歡捉弄別人。你是怎麼惹上他的,這家伙報複心很重的。”

李強做了一個鬼臉,說道:“我破掉了他設的炫疾仙陣,拿了他幾件寶貝而已。”

軒龍嚇了一跳,說道:“小子,看不出啊,你是怎麼逃掉的?奇怪了……憑著天蝕的修為,你是不可能斗過他的。”他覺得實在是不可思議。

李強笑嘻嘻地說道:“剛好他不在家。”他把在勾藍星的經曆告訴了軒龍。

軒龍臉色陰沉下來,輕聲道:“這個混蛋,簡直給仙界丟臉!你別怕,這事我回仙界會報告給青帝的。”他似乎滿腹心事,望著天空發呆,嘴里喃喃說道:“這次從仙界過來的不知是誰?”

李強心里靈光一閃,剛才模糊的念頭突然清晰起來,他脫口而出:“我知道仙界來的是誰!”

');

上篇:第九章 被擒     下篇:第一章 雪龍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