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飄邈之旅 第一章 雪龍城  
   
第一章 雪龍城

軒龍根本不信,他歪著頭道:“胡說!你又沒有去過仙界,誰都不認識,怎麼可能知道是誰來。”他和李強聊得越久就越覺得親切,就像遇到老朋友一樣,說話也越來越隨意了。李強現在修煉到二欲天的平凡之心境界,那是一種非常平和的心態,這個境界也潛移默化地影響著他周圍的人,即使仙人也不例外。

李強嬉皮笑臉地看著軒龍:“要不要我們賭一把,如果我猜對了……”軒龍大笑起來,連連點頭:“行!和你賭一把!賭注你說,我奉陪就是。”他自己都感到奇怪,和李強在一起,怎麼忍不住就會大笑起來?要知道他經年累月地苦修,別說是笑了,就連臉上的表情都是凝固的。

李強說道:“如果我贏了,哎!你別激動啊,我說的是如果。如果我贏了,嘿嘿,你只要答應我一個要求就行了,同樣的,你要是贏了,我也答應你一個要求。”

軒龍心想,開玩笑,輸了就等于在脖子上套了根繩子。仙人是不能隨便承諾的,一旦答應下來,那是無論如何也要做到的。他沉吟不語。

李強突然笑道:“算了,還是別賭了,我也沒什麼把握,再說了,你老人家和晚輩打賭,贏了不光彩,輸了更難看,哈哈。”

軒龍被李強說得一歪頭,他哼了一聲,不以為然道:“連我都猜不出仙界來的是誰,你小子更沒戲!好,賭了!”李強伸手道:“我們擊掌為定。”軒龍伸出手,兩人輕輕三擊掌。

李強這才說道:“仙界來的人,呵呵,我猜是孤星大人。”

軒龍雖然是仙人,但是要論推理的能力比李強就差得太遠了,而且他獲悉的消息也少,難以進行推測,因此怎麼也想不明白。他連聲道:“不可能的,絕對不可能的!孤星大人根本就沒有回仙界,怎麼可能再從仙界過來?這不是胡說八道嘛。”他轉念一想,忽然大笑道:“哈哈,這次我贏定了!”

李強笑道:“等他來了不就知道啦,現在下結論為時過早。”他也是剛才突然想明白的,星星宮已經存在了很久很久,僅莫懷遠就在里面住了幾千年,卻從來沒有見過什麼孤星大人,也就是說,在這段時間里,孤星是不在星星宮里的。那麼孤星到哪里去了呢?如果他還在這一界的話,無可置疑,逆天寶鏡、天鑒寶相輪和修神天薦章這三件寶貝他是無論如何也不會舍棄的,因此,只有一個可能:他轉世重修後飛升了。只有在飛升的情況下,這些東西才帶不走。

由于軒龍說過,修真者修到大乘期後,飛升仙界是不用走逆行通道的。因為逆行通道是封閉的,所以孤星只有轉世重修,才有機會回到仙界。孤星這麼長時間不出現,很可能是他已經回到仙界了。

還有一個線索就是大幻星劍派的突然失蹤。吸星劍是在星星宮里發現的,李強懷疑大幻星劍派就是孤星轉世後創建的,所以這一派在封緣星曾經相當著名,在各大修真門派的典籍里都有記載,後來因孤星飛升而解散消失了。

雖然還有幾個疑問李強無法找到答案,但是大致的思路他已經清晰。修煉了修神天薦章以後,李強的直覺變得非常厲害。

見李強一副穩操勝券的樣子,軒龍也疑惑起來,但他覺得難以理解,想想也不得要領,只好說道:“好,我就跟著你,等仙界的人來。”

李強自從知道自己修煉天薦章會走火入魔後,他反而放開了,對于仙人也不再刻意躲避,既然要死,早死晚死都一樣。他故意和軒龍打賭的目的,就是為了莫懷遠和琦君煞,如果自己遇到不測,他想請軒龍幫他倆轉世,也算了卻自己的一樁心事。他笑道:“老龍,我要去雪龍城玩玩,你也一起去吧。”

軒龍伸了一個大大的懶腰,說道:“好吧,我悶在這里也幾千年了,就到修真界去玩玩。”

李強開心地鼓掌笑道:“好啊,我最喜歡人多……不過,老龍,麻煩你能不能裝成平凡一點的修真者,就這樣走出去,呵呵,會嚇死人的。”

軒龍心里震撼不已,他已經察覺出李強的狀況,那是一種超脫了生死的境界,是所謂超凡入聖的心態。他感到疑惑:他怎麼可能修煉到如此豁達的境界?不禁對李強生出一份敬意。他說道:“你的三個朋友應該醒了,我們回去吧。”

李強卻不肯馬上就走,他說道:“老龍,你這里的珍奇藥材還有不少,別人也進不來,浪費了實在可惜,不如讓我采集一些,用來濟世救人也好。”其實,李強的很多觀念是和仙人不同的,仙人並沒有所謂濟世救人的理念,因為他們根本就不是這一界的人。

軒龍聽著覺得新鮮,他笑道:“你想要就去采吧,這里我已經准備放棄了。”

李強沿著靈山主脈一路采集過去,這里有不少靈果都是很少見的,他學過靈蟠門的玉瞳簡,對大部分天材地寶都有一定的認識。軒龍耐心足夠,靜靜地等在一邊。

李強采集的時候很小心,只收集成熟的靈果異草,他可不願竭澤而漁,心里還想著要留下靈根給後人。

軒龍很欣賞李強的做法,從他采集藥材的行為看,這個小家伙不貪。他忍不住指點李強,有幾種植物看上去雖不起眼,卻是他從仙界的天府帶來的靈種培植而成,稍不注意就會忽略過去了。

李強笑道:“這些藥材夠我煉制幾爐靈丹了,可惜一直沒有空閑啊。”

軒龍說道:“煉丹也是我們仙人的功課,沒想到你也喜歡,有機會我們交流一下。”修真界的煉丹往往以木石入藥,而仙界的煉丹除了木石外,還講究以天地靈氣入藥,層次上要高出許多,那是所謂的仙丹。不過,這種靈丹妙藥不是普通人可以服用的,如果沒有高深的修為,吃下去的後果就像吃毒藥一樣——死定了。

李強聽了心中喜極,他故意裝模作樣笑道:“哎,我這人老實,別人說什麼我都信,老龍,你可別蒙我,呵呵。”軒龍被他逗笑了,歪歪頭說道:“這有什麼好蒙你的?在仙界,精通煉制仙丹的高手不多,但是普通的煉制方法卻是每個仙人都會,這沒什麼了不起的,呵呵,以後有空再說吧。”

兩人回到小屋時,軒轅易青三人都已經醒轉。這次收獲之大讓三人喜出望外,軒轅易青和澹博禹憑著軒龍給的靈丹功力大進,兩人同時踏入元嬰初期。在修真界一旦初結元嬰,就算真正登上了修真殿堂,兩人喜形于色,互相道賀。

收獲最大的是百盛真,他從融合後期跨越到了心動後期,小伙子自己都覺得進境快得難以想象。三人見軒龍和李強有說有笑的進來,連忙躬身行禮,叩謝軒龍的成全。

李強笑道:“軒龍前輩和我們一起走,也去雪龍城游玩。”他說的很隨意,軒轅易青三人卻都呆住了,尤其是澹博禹,激動得心都要跳出來了,仙人前輩要到雪龍城,這件事情實在是太驚人了。他結結巴巴地說道:“前……前……前輩要……到……那個到……到……”他臉掙得通紅,可就是說不出到什麼來。

李強在旁邊看著都替他累,忍不住插話道:“是到雪龍城!哎,兄弟,不至于這樣緊張吧,不就是一個仙人嘛,有什麼大驚小怪的……呃,是,是仙人前輩……”他一想不對,不能為了安慰他們三個而貶低軒龍,急忙住口不說了。

軒龍笑罵道:“你小子也太不拿仙人當回事了吧,好歹我也是羅天上仙,在仙界也是響當當的人物,怎麼,聽你話里的意思……”李強兩手一攤,說道:“沒什麼意思啊,我是讓他們別緊張,嗨嗨,他們膽子小嘛。”

澹博禹在他們兩人的打趣聲中鎮定下來,他恭敬地說道:“感謝前輩願去雪龍城,作為雪龍城的修真者,博禹感到無上的光榮,謝謝軒龍前輩的厚愛。”他說得非常誠懇,要知道仙人光臨霖明星的修真大城,只在典籍里有過記載,現在的修真者根本沒見識過。

軒龍淡淡地說道:“我去雪龍城是木子小朋友相邀去玩的,你們聽清楚,我誰也不想驚動,悄悄去悄悄走,所以你們不用如此興奮。”其實他根本就不在乎修真界的這些修真者,由于李強修煉了天薦章後,氣質變化很大,軒龍對他的感覺不錯,才願意和他一起去走走,若李強還是修真者,軒龍恐怕是不會搭理他的,即使李強交友的手段再高也沒用。

李強說道:“是啊,我也是這樣想的,別驚動人,我們自己玩玩就行了。”

軒龍說道:“我改扮一下,這就出去。”他兩手向外伸展,金光微閃,已然形態大變,從外表上看,他和普通的修真者沒什麼兩樣,而且是那種層次不高的修真者。李強知道這是他幻化的外表,心里不禁暗暗佩服,不愧是仙人,手段確實高明。

李強雖然也會幻化,但是很難長時間的堅持。他說道:“好啦,我們走。老龍,還是你送我們出去,能者多勞嘛。”他招手讓軒轅易青三人靠攏自己,好方便軒龍挪移。

軒龍隨手一招,金芒閃動,滿室生風,小屋已是空無一人。

百盛真睜開眼睛,驚訝地發現周圍白茫茫一片,只聽澹博禹吃驚地說道:“這里……這里好像到雪龍城的地域了。”

李強忍不住哈哈大笑,他突然想起琦君煞,他老人家也是喜歡想當然地亂跑,沒想到軒龍也是這樣。他原本的意思只是讓軒龍帶大家到碚靈山外,誰知一下就到了雪龍城的附近,苦修路才走了個開頭就結束了,想想真有意思。

軒龍困惑地問道:“笑什麼?有什麼不對嗎?”

李強笑著解釋了一番,軒龍大手一揮,不以為然地說道:“不用了,苦修路有什麼好走的,我不是讓他們服用靈丹了嘛,走苦修路沒這麼快的進境,他們要想走的話……下次自己再走吧。”他對修真界的這種方法真還看不上眼。

軒轅易青頭腦機靈,他用崇拜的語氣說道:“前輩是上仙,是晚輩的榜樣,是……”軒龍打斷他的話頭,說道:“什麼上仙上仙的,讓別人聽見我還怎麼和木子一起進城里玩?嗯,你們三個就叫我……叫我師伯,叫木子師叔,我們就扮成一個小門派,哈哈,帶著師侄們進雪龍城長見識的,就這樣!”他竟然也起了玩心。

李強笑道:“你為什麼不扮成他們的師尊?呵呵,是不是怕弄假成真啊。”他悄悄向軒轅易青三人眨眨眼。

軒龍才不上當哩,他歪著腦袋笑罵道:“亂說話!師尊是不能隨便拜的,讓你扮我師弟,你小子已經占大便宜了,還敢胡說八道。”李強嬉皮笑臉地說道:“好啦!好啦!你說了算還不行嗎?見過師哥,哈哈。”說完肆無忌憚地哈哈大笑起來。

軒轅易青、澹博禹和百盛真喜出望外,李強眨眼他們都看見了,三人急忙上前,異口同聲道:“拜見師伯!拜見師叔!”臉上都洋溢出喜悅的笑容,不管是真是假,這聲師伯師叔他們都叫得心甘情願。

軒龍心中不免暗暗感慨,已經很久沒有人這樣稱呼自己了,這勾起了他一絲很遙遠的回憶,有些溫馨,有些苦澀。他轉過身去,淡淡地說道:“起來吧,別高興得太早了,這只是一個稱呼而已。”

李強說道:“那是當然啦,仙人可不願和我們這些凡夫俗子拉上關系,哈哈,別打我,我是實話實說……啊咦喂!”軒龍飛起一腳,李強哇哇怪叫道:“你們看啊!他對師弟就是這樣的態度!”軒龍無可奈何地搖搖頭,他發現自己竟拿李強沒辦法。他沒好氣地說道:“小子!走啦,別再嘀嘀咕咕的,小心我揍你!”

澹博禹急忙上前說道:“這里離雪龍城還有一段路要走,我們是飛過去?還是走過去?”李強搶先說道:“還是走走吧,看看風景也好,從空中飛過去什麼也看不清,沒意思。”軒龍點點頭,他是隨便怎麼走都無所謂的。

一行人踏著厚厚的積雪,向雪龍城走去。

周圍白茫茫的覆蓋著厚厚的白雪,看不見任何行人,也沒有高大的樹木,雪地上只有大塊大塊的積冰,附近還有不少本地特產的白蟄松,樹干樹枝都是乳白色的,上面凝結著一根根冰凌,在雪地的反光中顯得晶瑩剔透,幾只形狀古怪的小動物在雪地里游蕩。

澹博禹帶著幾人翻過一道山坡,嘈雜的人聲遠遠傳來。李強眯起眼向前看去,山坡下是一片巨大的冰面,平整光滑,像一面巨大的鏡子,遠處的冰面上有許多小黑點在移動,李強知道那是活動的人群,黑點聚集處是一個個三角形架子,因為距離太遠看不清楚是在干什麼。

李強問道:“這是什麼地方?怎麼這麼多人在冰面上活動,他們在干什麼?”

澹博禹笑道:“師叔,這是雪龍城下著名的冰湖,那些人是雪龍城的凡人,在鑿冰捕魚。”軒轅易青驚訝道:“原來這就是雪龍城下的天封湖,我知道這里出產一種有名的美味——細鱗闊鰭的鋒口戎魚,在我們奇龍城這種魚價格高得嚇人,我只聽說過,卻從來沒有吃過。”

軒龍歪著頭,臉上露出一種古怪的神情,他沒有說話,緩步向山坡下走去,沒人注意到他的表情。李強好奇地說道:“我們去看看。”他對這些異地風俗很感興趣。

澹博禹點頭道:“沒錯,軒轅師兄見識果然不凡,這就是天封湖,據說這個大湖極深,沒人知道冰層下能通到什麼地方,有人猜測說天封湖下面直通千里之外的碧海,不過,沒人能夠證實,以前曾有修真高手下去察看過……”他停頓了一下又道:“可是能回來的人很少,即使回來了也都閉口不談。”

軒龍突然插言道:“下面只是一個聚水仙陣,是很久以前我一個朋友設的,不過他早在逆行通道封閉之前就回仙界去了,碚靈山的靈山主脈也是他隱居的地方,你們這些修真者當然下不去了。”

澹博禹恍然大悟,他這才知道天封湖原來是仙人的手筆,怪不得探湖的高手都如此狼狽。

幾個人說笑著走了過去。

李強走近一個三角形的大架子,只見十幾個身穿厚厚的皮袍的人正在放線設餌,架子中部有一個很大的轱轆,上面纏繞著手指粗的白色魚線,線上連著一個個紅色的小球和黑色的墜子,有人正忙著將小球塞進一種雞蛋大小的蟲子口中。澹博禹解釋道:“這是勃鉤,只要鋒口戎魚咬住,紅球就會炸開,里面的尖針會卡在魚的頭里。”

這是一個很大的冰口,直徑足有七八米長,深約五六米的樣子,冰口下的湖水混雜著碎冰塊,三個漢子正在不停地用一只很大的抄網在冰口撈著碎冰塊,同時攪動著冰口的湖水,不讓水面結冰。轱轆上的魚線緩緩地降下,很快就放完了。

李強問旁邊一個老者:“老大爺,你們放一次線能釣到幾條鋒口戎魚?”

那個老人急忙站起身來,他早看出李強幾人是修真者,忙陪笑道:“不敢當,呵呵,如果運氣好的話可以釣到一條鋒口戎魚和一些別的魚。你們是外地來的吧,鋒口戎魚可不好釣啊。”

李強察覺到這群人中有修真者,不過修為都很低,也許是這些捕魚者的家人。只聽一個大漢喝道:“起繩啦!”立即有兩個人伸出長長的鉤子,將魚線勾到身邊,十幾個人圍攏上去,排成一行“嘿喲”“嘿喲”地向上拉起。

不知道那根魚線是用什麼東西制成的,十幾個人一起拖拽竟也能吃得住勁。李強忍不住上前幫忙,他也抓住魚線,向後拽去。澹博禹心里一驚,急忙叫道:“師叔別插手!”沒等他說完,就聽“嘣”“啪”兩聲響,魚線被李強硬生生拽斷了,他頓時傻了眼。

拖魚線是有訣竅的,用力不能太猛,要慢慢拖拽,李強不懂,他的手勁之大連鋼絲鐵索也擋不住,何況是一根細細的魚線。

軒龍忍不住哈哈大笑:“老弟,你的力氣不小啊,哈哈,這下看你怎麼辦!”他饒有興致地看起熱鬧來。

因為李強這幾人都是修真者的裝束,那群捕魚者不敢太放肆,但是已經有人低聲咒罵起來。李強苦笑道:“呃,抱歉……啊,對不起……這個,那個……我賠!我賠!”他可不是恃強凌弱的人。

那個老者似乎是這群人的首領,他有些不知所措,半晌才滿臉愁容地說道:“唉,我們才剛開始捕魚啊,你就是賠我們一條鋒口戎魚也……唉!過了這幾天,鋒口戎魚就潛到深水的地方了,要到明年才能重來,我們錯過了這次機會,你看……”

李強很少臉紅的,聽了老者的話竟滿臉通紅,他也不多說,“撲通”一聲就跳進冰口里,驚得這群人目瞪口呆,開玩笑,如果不是修真高手,這一下去就得去掉半條命。那個老者結結巴巴地說道:“他……他……唉,他這是干什麼……”

軒龍呵呵笑道:“他覺得很熱,呵呵,下去洗洗澡,你們別管他,他一會兒就上來了。”他感到很好奇,照理修真者是可以不必理會這些凡人的,像李強這樣伸手就去幫人的家伙確實少見,而且還好心干壞事,把人家的魚線拽斷了,他倒要看看李強會怎麼解決。

澹博禹歎道:“師叔真是了不起啊,天封湖的水寒冷刺骨,即使修真者下去,也必須穿上戰甲,用飛劍法寶護身,師叔什麼都不准備就跳進湖里,實在是厲害。”

軒龍心里好笑,李強現在的修為,在修真界絕對可以排在前列了,屬于超級高手,他根本就不需要准備什麼,只要他不去碰下面的聚水仙陣,就不會出什麼問題。

李強一入水就看見漂浮在水中的魚線,他一把抓住後將魚線向回收攏。冰層下的湖水黑乎乎碧沉沉的,像張著大口的魔鬼,等著獵物的靠近。李強慢慢將魚線繞成一個大球,他發現魚線上一條魚都沒有,四周也是空蕩蕩的,看不見魚的蹤影,心里不由得感到奇怪:“水里沒有魚啊。” 突然,下方閃過幾道虛影,李強發現魚來了。

冰面上的捕魚者個個神色陰沉,生怕李強有什麼問題,萬一出了事,和他同來的四個修真者一定不會答應;又怕李強找不到魚線,這一次的捕魚計劃就徹底完了。就在這時候,只聽見冰口嘩啦啦一陣水響,李強帶著魚線飛了出來,他將魚線扔到冰面上,說道:“你們別急,我去抓幾條鋒口戎魚來,等著我。”他重新躍入水中。

李強急速向水底潛去,周圍越來越黑,不過他有一雙神眼,可以看清一切。漸漸地,水的壓力開始增大,李強知道下面有個仙陣,他也不敢大意,一面飛出太皓梭護住身體,一面繼續向下深潛。

不一會兒,他就看見一條大魚,也不曉得這是不是鋒口戎魚,他抬手射出一道金線,打在魚頭上,快速移到那條魚的身邊,伸手扣住魚口。這條魚竟然有一人大小,魚口里長滿了尖利的牙齒,脊背上的魚鰭也有半人高,渾身都是細密的銀色鱗片。李強轉身准備回去時,突然發現一團青色的玩意兒,它發出淡青色的光芒,從水底急速向自己沖來。

');

上篇:第十章 往事如煙     下篇:第二章 天封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