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飄邈之旅 第二章 天封湖  
   
第二章 天封湖

李強現在的膽子極大,他靜靜地等待著青芒的靠近。眨眼間,那團青芒停在他前面不遠處,那是一個不規則的東西,緩緩地在水中波動,然後又繞著李強兜圈子。李強心里嘀咕:“這是什麼玩意兒,法寶不像法寶,魂魄不像魂魄,好奇怪的東西。”

那團青芒繞著李強轉了幾圈後,化作一道青芒向回飛去。李強此時無暇理會這里的古怪,而且他想軒龍應該了解下面的聚水仙陣,他望了一眼青芒消失的地方,轉身向冰口浮去。

他拎著大魚從冰口竄到冰面,將大魚扔下後,笑道:“這是鋒口戎魚嗎?好大的家伙啊。”

那個老人驚喜交集,沒想到李強真的搞上來一條鋒口戎魚,他激動得連聲道謝。那群捕魚者也都面露喜色,這條鋒口戎魚足以補償他們了,一般情況下,能捕獲一條鋒口戎魚就可以賺錢了,若是能捕到兩條的話,就算是收獲豐碩了。

李強走到軒龍身前,小聲問道:“老龍……呃,龍師兄,你知道下面的聚水仙陣里有人嗎?我看見一團古怪的青芒,是什麼玩意兒?”

軒龍微微沉吟道:“青芒?什麼青芒?聚水仙陣應該沒有修真者能進入的,強行進入的唯一結果就是完蛋大吉,這個陣法是殺陣,很厲害的。”他歪著頭想了想,又道:“除非是仙人或者散仙,才有可能入陣無損,我們下去看看?”

李強暫時不想再探什麼仙陣了,雖然軒龍是仙人,跟他下去探察是沒有什麼問題的。他說道:“算了,師哥,我們還是先去雪龍城吧,這里等以後我們有機會再去看。”軒龍無所謂地說道:“隨便你,我只是說說而已。”

那些捕魚者將魚線連接好,興高采烈地重新放線。這條鋒口戎魚是意外得到的,他們並不關心李強這些人在說什麼,凡人的生活是非常辛苦的。

李強說道:“我們走。”

穿過忙碌的捕魚者,來到冰湖邊,澹博禹說道:“翻過前面的冰坡就到雪龍城了,呵呵,師伯師叔,弟子誠請你們到家里做客。”他滿懷期待地看著他們,要知道像他這樣的家傳修真者能和仙人攀上關系,實在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情。

李強笑道:“好啊,我們就去你家!博禹,你家里有哪些人?”以前魅兒也是家傳的修真者,不過,她好像從來不提自己的家人,顯得有些神秘,因此李強對家傳修真者有著一份好奇。

澹博禹笑道:“師叔,我家是雪龍城的澹姓大家族的一個旁支,依著家族的力量,我才開始修真的,未修真時,我就娶妻了,呵呵,現在有一兒一女,老妻是和我一起修真的,修真水平卻比我要高,呵呵,慚愧啊。”

軒轅易青羨慕道:“澹師弟真是幸福啊,哪像我孤家寡人一個,是個沒人管的孤魂野鬼,唉!”他似乎很有感觸,神情也落寞下來。百盛真小聲道:“軒轅師哥,以後你到我家來,我作你兄弟好嗎?”軒轅易青意外之極,他拍拍百盛真的肩膀,感慨地說道:“你已經是我的兄弟了,呵呵,你是我師弟嘛。”

軒龍走到冰坡頂上,放眼望去,雪龍城巨大的城牆出現在山巒間,整個牆體都散發著淡淡的白光,城牆上有一個個圓形的防禦堡壘,他知道那是防禦陣的節點。

李強看著遠處依山而建的城牆,心里不由得感歎,真有點像家鄉的長城,也是依山勢而建,只不過這里的城牆是白色的。他正在感歎,忽見七八百道劍光從城牆內掠出,飛快地向自己這里撲來,劍光破空聲陡然大作。

澹博禹驚訝極了,說道:“咦,這是在干什麼?他們……”他還沒有來得及說完,劍光已經飛掠而過,直撲天封湖而去。軒轅易青說道:“奇怪,天封湖發生了什麼事情?”

軒龍眉頭微微一皺,轉身向回望去。李強飛起身來,也向湖面看去,只見那些飛掠的劍光落在湖面上,時間不長,就見那些捕魚者快速向岸邊跑去,連架在冰湖上的三角轱轆架都不管了,似乎很慌張的樣子,有些修真者還在幫助那些跑不快的人。李強自言自語道:“奇怪,疏散人群?難道有什麼大事發生……”

一聲尖利的長嘯從遠處傳來,冰湖上的修真者猶如受驚的鳥群般陡然飛起。一道青色的長虹從天邊飛落,懸停在冰湖上方,與此同時,又有一批修真者從雪龍城飛出,快速飛到天封湖上空,氣氛頓時變得非常緊張。

澹博禹緊張地觀望著,喃喃自語道:“天哪,我們澹家的族長也在里面,這是干什麼啊?”

軒龍歪歪腦袋,說道:“干什麼?這還看不出來,要打架了,嗯,來的人是散仙……好家伙,這個散仙蠻厲害的,雪龍城的麻煩大了。”

李強一聽是散仙,心里一驚。他對散仙很敏感,急忙道:“龍師哥,我們去看看……”他心里著急,陡然瞬移過去。軒龍說道:“你們在這里等著,別過去,我馬上回來。”他也瞬移過去了。

軒龍挪移到對陣雙方的上空,見李強已經懸停在那里,臉上透著失望的神情。他好奇地問道:“小子,怎麼啦?滿臉不高興。”李強苦笑道:“我還以為是熟人,可惜不是的,唉!”他意興闌珊地看著下方兩撥人。

雪龍城的修真者團團圍住那個散仙,漫空飛舞的劍光將冰湖映照得光怪陸離。軒龍笑道:“有意思,那個散仙居然還有幫手,又有一批修真者過來了,呵呵,真熱鬧啊。”他歪著頭饒有興致地看著。

李強現在可不想看什麼熱鬧,他轉身欲走,從下面飛起兩道劍光,擋住了他的去路。李強沒等對方說話,搶先說道:“兩位老兄,抱歉啦,我們是去雪龍城的修真者,請問你們在干什麼?”那兩個修真者相互對視一眼,其中一個說道:“你們是哪里來的?如果只是路過,請立即離開,免得被誤傷。”

軒龍不屑地哼了一聲。李強可不想引起沖突,急忙說道:“我們是從奇龍城來的修真者,既然是這樣,我們馬上就走。對了,能問一下,那人是誰嗎?”

那個修真者瞪了軒龍一眼,說道:“這就不用你們操心了,快離開吧,不然……”話還沒有說完,他身邊的那個修真者叫道:“師哥,你看!那個老怪物竟然有這麼多幫手,我們快下去!”說完就向下飛去。那個修真者抬頭望去,臉上露出驚駭的神情,他匆忙向李強他們揮揮手道:“你們快走,這里馬上就打起來了,你們進到雪龍城就安全了。”他不再多說,飛快地沖了下去。

冰湖的另一端飛來上百道劍光,看樣子是散仙的幫手,似乎功力很高的樣子。

軒龍說道:“走吧,這場架打不長的,雪龍城的修真者輸定了,沒勁!”

兩人回到坡頂,澹博禹三人還眼巴巴地看著冰湖上空。李強說道:“我們趕快進城,這里很快就會被波及的。”他對這場打斗一點興趣也沒有,散仙的實力他見識過,豈是一般修真者可以抗衡的,何況他還有一群修真者幫忙。

在冰湖上的捕魚者成群結隊湧上冰坡,咒罵聲響成一片。

李強和軒龍五人混在人群里向雪龍城走去。冰湖上空雷聲陡然炸響,大地都抖動起來,走在路上的人也被震倒一大片。李強回頭望去,只見天空上的劍光五彩繽紛,無數雷火閃著各色彩光,猶如節日里燃放的焰火爆竹,整個天封湖都被照亮了,連冰湖上的積冰也被炸得四散飛起。李強搖頭道:“真熱鬧,也不知道是為了什麼打架。”

路上的人群頓時慌亂起來,有人大叫道:“媽呀,快跑回城……回城就安全啦……”人群騷動著向城里狂奔而去。雪龍城的城牆發出耀眼的白光,大型的防禦陣法已經啟動了。軒龍眯著眼睛看了看,贊道:“還不錯,這個防禦陣法應該可以抵禦散仙的沖擊。”

雪龍城也有城門,那是由兩道峭壁形成的天然門戶,城門口有幾十個修真者把守。那些捕魚者手上都舉著一塊白色的玉牌,跌跌爬爬地沖進大門里,那些守門的修真者並不阻擋,有時還幫助跌到的人。

澹博禹在大門口停住,張望了一下,向一個修真者招手道:“博賢大哥,我是博禹啊。”那人看見澹博禹急忙跑過來,說道:“小禹,你怎麼這麼快就回來啦?快點進城,馬上就要封關了……”澹博禹說道:“我知道,我還有幾個朋友要進關,他們是奇龍城的修真者,我怕你們誤會,所以找你來說一下。”

澹博賢問道:“你能擔保他們?”

澹博禹連連點頭:“我擔保,我擔保,他們沒問題的。”另一個修真者也走了過來,說道:“博賢,什麼事?現在是非常時期,小心點。”

軒龍和李強都不說話,軒轅易青走上前,掏出一塊信物說道:“我是奇龍城的軒轅易青,和我師伯師叔從苦修路過來,見過老哥。”

澹博賢看了一眼,點頭道:“你們快進去吧。博禹,你先回家去,這幾天族長可能要招集大家開會,到時候別忘了去。”

冰湖上空的爆炸轟鳴聲越來越響,城門口的修真者流露出緊張的神情,有人叫道:“看!有兄弟受傷了,快去接應啊。”

只見雪龍城又飛出去上百名修真者,片刻功夫,幾十個受傷的修真者就退到城門口,這些修真者大部分都是元嬰期。李強冷眼旁觀,知道這些修真者都沒有生命危險,不過要想再動手是不可能了。李強心想,看來那個散仙是手下留情了,不然這些人就不是受傷這麼簡單了。

軒龍說道:“雪龍城的修真者要撤了,他們不會有事的,我們進城。”澹博禹張張嘴卻沒有說話,他很想請軒龍和李強幫忙,可是他說不出口。其實,只要他說了,軒龍和李強未必會拒絕,只是他們兩個都覺得沒有理由插手雪龍城的事務。

李強的心態轉變了很多,他目前只想找到足夠的晶石,見過仙界的人,然後趕回封緣星,不想再惹出別的事端,他不曉得自己什麼時候就會走火入魔,李強雖然豁達,但是心里還是有一種緊迫感。

雪龍城的修真者一批批向回飛來。那個散仙並沒有追趕,只是一個勁地狂笑,顯得很狂妄得意。這下連軒龍都有些不悅了,但他隱忍不發,只掃了一眼天空,便不再理會,跟著李強等人隨人流進了城門。

進城之後是一個巨大的峽谷,四周雪山環抱,峽谷里溫暖如春,路邊整齊地栽種著各種花樹,各式各樣的小屋隱現在樹叢中。這條峽谷最寬處有十公里,縱深有幾十公里,如果從空中觀看,峽谷的形狀就像一枚橄欖,兩頭尖中間寬。這里的每一寸土地都被人工修整過,城市規劃得比奇龍城要好得多,給人的感覺清爽整潔。

其實,雪龍城的另一側還有一條更大的峽谷,那里是初級修真者和凡人居住的地方,那條峽谷更加巨大,但是環境要差了很多,有上千萬人口,是雪龍城的外城。

澹博禹帶著大家從大路轉向左側的一條小徑,他邊走邊說:“師伯師叔,我家在內城的邊上,呵呵,要不是我老婆先修煉到元嬰期,我們家還得住在外城呢,那里要艱苦得多了。”他簡單介紹了一下內城和外城的區別。

軒轅易青笑道:“能住進內城的都是高手啊,呵呵,師弟現在也是高手了,到了元嬰期,弟妹應該高興了吧。”澹博禹美滋滋地說道:“雖然還是比不上你弟妹,不過,修到元嬰初期就可以進家族的名榜,以後就可以搬進內城居住了,這還要感謝師伯師叔的幫助哩。”他話語中充滿了興奮。

李強好奇地問道:“修到元嬰期就可以住進內城,雪龍城修到元嬰期的修真者有多少?”澹博禹心不在焉地說道:“嗯……哦……是,有,有上萬人了吧……”他的神情漸漸變得很緊張,也很興奮。李強略一思索,恍然大悟地小聲道:“龍師兄,你的師侄可能怕老婆哦。”

軒轅易青聽到了,他看看澹博禹又看看李強,笑了起來:“澹師弟,師叔說的對嗎?”

澹博禹根本沒注意他們在說些什麼,隨口答道:“是啊,嗯?你們說什麼?”

連百盛真這麼老實的人都笑了,軒轅易青更是呵呵大笑,他拍了澹博禹一巴掌,笑道:“看樣子弟妹很厲害啊,師弟有福了。”澹博禹眨巴著眼睛,腦袋里暈暈乎乎的,搞不明白他們在說些什麼,他的心早已飛到了家里,離家快一年了,越走近家門口,他心里就越緊張。

軒龍對這些並不在意,他是仙人,對情感方面相當淡漠,他不大理解這些人為什麼要笑。他獨自修行了成千上萬年,對所有的事情都是憑理智去解決,只有對李強是一個例外,剛才他還閃過一個念頭,覺得自己很奇怪,為什麼要跟李強到雪龍城來?對澹博禹怕不怕老婆,他既不在意,也不覺得好笑。

小徑兩邊種滿了樹木,李強感覺就像是走在家鄉的一個公園里,周圍綠樹成蔭,枝頭垂著累累果實,不時地可以看見樹後露出的小屋。和家鄉不同的是,這里沒有鳥蟲鳴叫的聲音,安靜得讓人感到有些異樣。

忽然,一陣快速跑動的腳步聲響起,嘻嘻哈哈的笑嚷聲從林間傳來,七八個少年男女追逐打鬧著沖到小徑上。澹博禹一眼看去,不由得大聲叫道:“圈兒,你又跑出來瘋!你媽在不在家?快過來!”

一個身穿大紅色短襖黑色長褲的少女,從那群人中躍到澹博禹身前,她驚喜地叫道:“爹!你怎麼回來啦,嘻嘻,是媽媽讓我出來玩的,今天功課做完了。他們是誰啊?”澹博禹苦笑道:“這是小女澹環,呵呵,被她媽媽慣壞了,師伯師叔別見怪啊。圈兒,來見過師伯祖和師叔祖。”

那少女看看軒龍,又看看李強,疑惑道:“爹,你拜的哪門子師?圈兒怎麼不知道!嘻嘻,小心媽媽揍你。”李強噗哧一聲笑了:“博禹,你女兒很潑辣嘛。小丫頭,你爹是我師侄,你要是不乖,我連你媽你爸都一起揍。”

除了軒龍,所有人都被李強肆無忌憚的話嚇到。澹環大叫起來,她還是第一次見到像李強這樣的修真者:“咦?小哥哥,你膽子不小嗎,敢揍我媽我爸?你看法寶吧!”她掏出一張玉牌,念著咒語,揚手劈向李強。澹博禹嚇得魂飛魄散,大喝道:“圈兒,不得無禮!”

李強站著一動不動,任由閃著紅光的霹靂打在身上,他哈哈笑道:“小丫頭,敢用霹靂閃電打我,我就代你老子教訓你一下,哈哈。”他將手一招,澹環怎麼也站不住腳,尖叫著就被李強抓了過來。李強揚手作勢欲打,澹博禹慌忙叫道:“師叔!求你饒了小女,她不懂事,你老大人大量,不要和小孩子計較。”

周圍那些少男少女看見澹環被李強抓住,一個個都不服氣,只聽一個少年喊道:“他敢打圈兒姐姐,大家揍他!”軒龍不耐煩了,輕輕喝道:“都給我站在那里,不許動!”隨著他的話音,那幾個少男少女都呆住了,一個個面紅耳赤眼睜睜地看著軒龍,根本就無法動彈。

李強笑道:“喝,這些小家伙很厲害嘛。算啦,放你們一次。”他揚手解開軒龍的禁制,軒龍歎了口氣道:“哎,兄弟,我是在幫你的忙啊。”李強瞥了他一眼,說道:“大哥,我需要幫忙嗎?”軒龍被他噎得無話可說。

澹環被李強抓住雙手,恨恨地叫道:“你敢打我,我媽不會饒了你的!”

李強大感興趣,說道:“你媽不饒我?好,我就看你媽怎麼不饒我。”他抬手將澹環擔在腿上,舉手欲打,澹博禹嚇得連聲告饒:“師叔,饒了小女吧,她不懂事。”李強心里好笑,他將澹環放下,說道:“小丫頭,別說你媽了,就是你們澹姓族長來,我要是看不順眼,嘿嘿,一樣打屁股。”

澹環雖然不服氣,但是見了李強的實力,她也有點害怕了,可口中卻不服軟:“好,我帶你見我媽媽,哼,看我媽怎麼揍你!”她太崇拜媽媽了,其他什麼人都不放在眼里。澹博禹苦笑道:“小女被她媽媽慣壞了,請師叔原諒。”

那群少男少女解除禁制後,像一群受驚的小鳥轟然散去,跑到遠處他們才又喊道:“敢打圈兒姐姐,我們不會放過你的!”李強作勢欲追,嚇得那群少年飛快逃離。澹環無可奈何地說道:“好啦,好啦,算你厲害,你是誰啊?”她這才仔細打量李強。

李強的氣質自從修煉了天薦章後又有了很大的變化,澹環細看之下,立即就被他吸引住了。修真界外貌漂亮的修真者無數,但是既有氣質又瀟灑不羈的人並不算多,李強有種奇特的親和力,只要注意看他,就會被他吸引,因為他現在的境界是平凡之心,連軒龍都抵擋不住他的魅力,更何況澹環這個未入門的修真者。澹環覺得李強就像自己最親近的人一樣,給她的感覺非常強烈,她渾身都冒出汗來,一顆心忍不住砰砰亂跳。

澹環不敢再看李強,說了一句:“我去叫媽媽。”轉身向前方跑去,連腳步都顯得有些零亂。

澹博禹苦笑道:“圈兒就像她媽媽,性子潑辣得很,師叔千萬別生氣啊。”他有點忐忑不安。李強笑道:“誰會和她生氣,逗小孩子玩玩罷了,不過,博禹啊,你女兒似乎不聽你的話嘛,她是不是一直都這樣?”

軒龍瞥了李強一眼,說道:“老弟,別隨便逗人,修真界恐怕沒有人能抗得住你,明白嗎?”

李強微微一愣,說道:“哥哥,我不明白。”他要是明白就不會去逗澹環了。軒龍歪歪腦袋說道:“不明白就算了,等你自己醒悟吧。”他也懶得再說了。

轉過一片矮樹林,一座很小的木屋出現在眼前,木屋的四周種植著很多花草,木屋很簡陋,只是四間相連的小房間,門口站著三個人,兩女一男。李強猜想,這一定是澹博禹的老婆和兩個孩子。

李強拉住軒龍小聲說道:“我們等一會,讓他們先見面說話。”

澹博禹激動地奔了過去,叫道:“圈兒她娘,我修到元嬰期了!我修到元嬰期了!”他激動得滿臉通紅。中間站立的美婦人滿臉笑意,張開雙臂迎上前去,一把摟住澹博禹,嬌聲道:“老公,真的到了元嬰期嗎?咯咯,我沒有白疼你呀,不過,你要是騙我的話,我可不饒你。”她兩手扶住澹博禹的雙肩,上下打量著他,半晌,才說道:“咦,奇怪,是真的呀,小禹啊,你是怎麼修煉的?

邊上的少年怯生生地叫道:“爹!”澹博禹開心地笑道:“勇兒。”他似乎非常喜愛這個孩子,拉著他的手問道:“勇兒,修煉得怎麼樣啦,在家乖不乖?”

美婦抬手敲了一記澹博禹的腦袋,說道:“小禹,在跟你說話呢,又心不在焉的。小勇乖得很,不用你操心。”澹博禹尷尬地笑道:“圈兒娘,你看,有朋友在啊,等空閑的時候再說好嗎?”看上去他真的很怕老婆。

突然從空中落下一道劍光,一個身穿戰甲的姑娘叫道:“姐姐,大哥出事了!咦,姐夫也在……”美婦大驚失色道:“什麼?”

');

上篇:第一章 雪龍城     下篇:第三章 妙藥靈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