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飄邈之旅 第三章 妙藥靈丹  
   
第三章 妙藥靈丹

澹環一把抱住那個姑娘,緊張地問道:“小姨,大舅怎麼啦?你快說啊。”

那姑娘焦急地說道:“你大舅被城外的老怪物打傷了,飛劍被毀,一條胳膊被砍斷……唉,圈兒你乖乖在家,別淘氣,小姨是過來通知一聲,我還要趕去尋找靈丹……”美婦喝道:“圈兒和勇兒回屋去,小妹,我陪你去找救治靈丹!”

軒龍無動于衷地看著天空,李強也不動聲色地站著。澹博禹心里明白,隨便是軒龍或者李強都有能力救人,他說道:“圈兒娘,你別急,我有辦法的。”沒等美婦說話,他轉身對軒龍和李強說道:“師伯師叔……”他的意思兩人都懂,李強笑道:“我來吧,博禹,別著急,我負責治好他,易青,你帶著盛真先進屋休息。”

澹博禹喜出望外,連聲道謝,又拉著美婦和那個姑娘說道:“這是我拜的師伯和師叔,這是我老妻英慧,圈兒的小姨英豔。”

英慧早就注意到軒龍和李強了,她一點都看不出這兩人的深淺,見澹博禹如此鄭重其事地介紹,她便很客氣地答禮:“英慧見過兩位前輩,謝謝前輩照應拙夫。”英豔急道:“我們快去,先去找靈丹,然後就到大哥家去。”

李強說道:“英豔,還是先到你大哥家去吧,你帶路。”英慧看向澹博禹的目光里透出詢問的意思,澹博禹連連點頭讓她放心。英慧說道:“前輩,那就麻煩你了。小妹,我們一起過去。”

澹博禹說道:“我帶師伯師叔去,救人要緊。”他一馬當先飛起,英慧姐妹倆緊跟著飛到空中。李強兩手一攤道:“龍師哥一起去玩玩。”其實軒龍根本就不想去,不過,在這里等著也沒什麼意思,便說道:“好吧,去玩玩。”

英慧的娘家在內城里,是一個大家族,也是家傳修真者,她的大哥是英家的族長,他的修為很高,達到了出竅中期,是英家最才華橫溢的高手,在英家有極高的威信。

英豔和英慧首先落下,急匆匆向內廳沖去,澹博禹招呼著軒龍和李強。

英家是一個大家族,有一座很大的院子,院子里有四座白色大屋,都是用法術建成的,周圍很有零散的小屋,院子的空地上遍植花草,正中間的大屋前擠滿了英家的族人,人人臉上布滿愁云。

澹博禹大聲道:“請讓讓啦,我請了高手來救治族長。”擁擠的人群中有人說道:“咦,這不是那個沒用的爛魚嘛,他來干什麼。”澹博禹頓時滿臉通紅,不高興地說道:“誰?誰這樣說我?我現在可是元嬰期的修真者了……”

人群里傳出一片不屑的噓聲,沒人把澹博禹放在眼里。

英慧已經進去了,聞聲又轉身出來,她杏眼圓睜嬌喝道:“你們要死啊,連我老公都敢罵,是誰?站出來讓我看看,看我不扒了你的皮!”她一步一步向人群走來。那些人似乎很怕她,紛紛向後退去,有人怪聲怪氣地叫道:“不得了啦!慧大姐發怒了。”

英豔也跑出來說道:“姐,別管他們,無聊!”

李強忍住笑,拍拍澹博禹的肩膀,說道:“博禹,別生氣,我們進去吧。”他猜想,澹博禹一定是靠著老婆娘家的力量才有現在的地位的,不然不會被人看不起。

軒龍一直默默無語,他不喜歡與人交往,因此只是靜靜地觀望,李強走他就跟著,李強停他就站著,像是李強的跟班一樣,不過這個跟班的身份實在是有點嚇人。

幾人急忙跟著英慧走進內廳,內廳臨時搭著一張軟榻,上面躺著一個面色慘白的漢子,他的手臂只有一點皮連著,血已經止住,可人還昏迷不醒。廳里還站著幾個人,其中一個看見英慧進來,立即招手示意她過去。

英慧快走幾步上前,施禮道:“大伯,布利大哥怎麼樣了?”

澹博禹小聲告訴李強:“他是圈兒娘的大伯,英照言老族長,一直在潛修,看來大哥受傷把他老人家也驚動了。”邊上站著的都是英家的頭面人物,英布利是現任英家族長,他受傷是英家的大事了。

軒龍看了一眼英布利,淡淡地說道:“嗯,胸口被聚仙雷波及,胸骨碎裂,紫府全亂了,元嬰重創,就剩下一口氣了,他要不是有出竅期的修為,挺不到現在,快不成了,嗯,如果沒有靈丹妙藥,我看還是兵解比較爽快些。”他根本不管周圍人是什麼感覺,一口就說出了英布利的狀況,神情也是不冷不熱的,一副局外人的樣子。

李強暗道不好,軒龍這家伙人情世故完全不懂,一開口就是得罪人的話,雖然他說的都是實話,但是也不能這樣無所顧忌。英家人都知道英布利的傷勢嚴重,但被軒龍這麼一說後,個個心里難受之極。英照言拉下臉來,不悅地問道:“慧兒,他們是誰?”

澹博禹也嚇住了,他不是害怕英照言發怒,而是怕軒龍和李強生氣。軒龍可是仙人老大,一旦他要發怒,別說是一個英家,就是整個雪龍城的修真者也不是他的對手,何況還有一個李強,李強是什麼實力他也很清楚,那是可以硬抗奇龍城上萬修真者的超級高手。一時之間他也呆住了。

李強不等英慧回答,搶先道:“我們是誰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們能救慧兒的大哥。”他語氣里透露出強大的信心。憑著回春谷梅游冰老爺子給的離殞丹,他絕對有把握能救治英布利。

這下連軒龍都好奇起來:“師弟,他傷得太重,你能救?沒瞎說吧。”其實軒龍也有辦法救,只是他不想出手而已。

軒龍說的話別人並不在意,澹博禹卻嚇壞了,連仙人都這麼說,李強能行嗎?他結結巴巴地問道:“師……師叔,能救嗎?”他頓時沒信心了。

英照言疑惑道:“師叔?小禹,你什麼時候拜師的?先不說這個,老兄,你憑什麼說能救布利,怎麼救?”他們這群人早已束手無策了,能找到的靈丹都給他服用了,可是一點效果也沒有,軒龍剛才的話雖然直率,卻說到了點子上,其實他們剛才也在商量是不是就此兵解。

李強微微一笑,取出一粒離殞丹,托在掌心里,說道:“憑這粒離殞丹。”

離殞丹在修真界的名氣極其響亮,但是沒有多少人真正見識過,那是修真界第一救命寶丹。英照言瞪大眼睛,看看李強又瞧瞧澹博禹,半晌,他歎道:“是我失禮了,老兄請原諒,可是……”他猶豫了一下,又道:“我要用什麼東西來交換?”英家的人都看著李強,心里暗暗嘀咕,希望李強不要獅子大開口才好。

李強依舊是笑嘻嘻的,他出人意料地將離殞丹遞給澹博禹,說道:“你叫我師叔,也不能讓你白叫了,這粒離殞丹就送給你,怎麼用你自己決定,你有什麼要求只管向你大伯說。”他的意思只有澹博禹明白,師叔看自己被英家的人瞧不起,故意給他一個機會,讓他也能站直腰杆說話。

澹博禹感激地謝過李強,手捧著寶丹,屁顛顛地跑到英慧面前,說道:“圈兒娘,給!”李強差點被他逗樂了,這小子真會巴結老婆。

英慧的俏臉樂得開了花,她快步走到軟榻前,抬手就要喂給英布利吃。李強喝道:“別動!你要是這樣給你大哥吃下去,靈丹的效果會減少一半。”

英慧聞聽此言嚇了一跳,小聲問道:“靈丹不是吃的嗎?”李強將離殞丹的用法詳細解說了一遍,因為他已經沒有了真元力,又沒有試過用神奕力融化靈丹,所以無法親自動手,只好讓別人來做。

英照言是分神初期高手,他親自動手,按照李強說的方法救治英布利。

李強看出軒龍有些不耐煩,便說道:“博禹,帶我們出去走走。”澹博禹還沒來得及答應,英豔搶著說道:“我來陪前輩去,姐夫你就在這里陪姐姐吧,嘻嘻。”

英豔看上去還像個小姑娘,卻已達到了元嬰初期的水平,她的脾氣像她姐姐,也是敢想敢干的人。她從一開始就被軒龍酷酷的樣子所吸引,她一把牽住軒龍的手,笑嘻嘻地說:“大哥,豔兒帶你去走走好嗎?”李強鼓掌笑道:“好啊,有豔兒姑娘帶著,我師哥一定很開心。”

澹博禹心里暗暗叫苦,他想不到英豔會纏上軒龍,剛想悄悄傳音提醒她,就聽英慧說道:“老公快來,幫我去端盆水來。”他無奈地搖搖頭,忙去房間里端水。

李強、軒龍和英豔三人走出內廳,門口的人群已經散去,三人順著路向院外走去。軒龍被英豔牽著手,心里卻波瀾不驚,似乎英豔是男是女對他都毫無影響。英豔卻興高采烈地說著笑著,軒龍只是偶爾哼哈兩聲。

英豔由于大哥脫離了危險,心情十分愉快,也不在意軒龍回答什麼。李強問道:“豔兒,城外那個散仙為什麼和雪龍城起沖突?”

英豔說道:“還不是為了天封湖,他要雪龍城讓出天封湖。雪龍城里有十幾萬捕魚者,全靠天封湖生活,雪龍城的修真者當然不會答應,上次他來爭斗,被雪龍城的修真者趕走了,這次他又來了,還帶著上百個修真高手。哼,我們雪龍城也不是好惹的,雪龍城最大的門派極塹崖的高手正在四處邀請高手,很快就會再次和他拼斗的。”

軒龍搖頭道:“他已經手下留情了,真正要爭斗的話,你們雪龍城要吃大虧的。”

李強問道:“那個散仙叫什麼名字,從哪里來的?”

軒龍輕輕掙脫英豔的手,說道:“那個散仙只是為了天封湖下面的東西,可他不一定能得手。”英豔舉手攏攏垂下的長發,有些羞澀地說道:“那個散仙是從小霖天來的,他自稱是老閑、老怪物、無聊人,沒人知道他真正的姓名,是個又狂傲又不講理的家伙。咦,哥哥是怎麼知道天封湖下面有東西的?”她順勢又摟住軒龍的胳膊。

李強發現這姑娘膽子夠大,英豔幾乎不加掩飾地表現出對軒龍的好感,這使李強覺得很有意思,他笑道:“豔兒姑娘,我這老哥可厲害啦,他什麼都知道,呵呵。”說罷悄悄瞄了一眼軒龍,只見這家伙依舊是一臉酷酷的神情,仿佛英豔摟著的是別人的胳膊,他根本就沒有感覺。

一路上遇見的英家人看見英豔摟著軒龍的胳膊,臉上都露出驚異的神色。三人沒走多遠,就見一個高大的年輕小伙子,領著三五個修真者沖了過來,他滿臉憤怒地走到軒龍面前。李強一見就忍不住想笑,這小伙子一副嫉妒的神情,看樣子他是在吃醋。

小伙子大聲說道:“小豔!他是誰?”他有著一張英俊的面容,劍眉星目,鼻直口闊,不過,他現在的樣子可不好看,臉孔被怒火燒得通紅,臉形都有些扭曲了。他嘴唇哆嗦著,手指著軒龍,眼睛卻看著英豔。

英豔眼里微微閃過一絲慌亂,隨即就鎮定下來,她放開軒龍的胳膊,不高興地說道:“你發什麼瘋啊,羅吉枰,本姑娘和你沒關系!”

李強還是第一次看見修真者之間爭風吃醋,興趣立即就上來了,他上前起哄道:“來!來!來!這位兄弟,好好表現一下,說不定豔兒姑娘從此對你另眼相看,哈哈。”軒龍如何聽不出李強的意思來,他翻翻眼,轉身就走。

英豔氣得一跺腳,緊緊跟上軒龍,說道:“別理他!大哥,我帶你上街去玩。”

羅吉枰愣怔怔地呆立著,被身後的朋友推了一把,他才醒悟過來,紅著眼吼叫道:“氣死我了,你!你給我站住,我要跟你比試法寶!”他是文的不行就來武的。

李強一看不好,急忙勸道:“哎呀,有話好好說,有話好好說,打架是不行的。”他真怕軒龍忍不住拍死這個不長眼的小家伙。

軒龍懶得理他,依然向外走去。

英豔對軒龍是有一份好感,外加一份神秘,但也只是想和他說說話,並沒有別的意思,羅吉枰這麼一吵鬧,讓她很是尷尬。她對羅吉枰也僅僅是好感而已,想不到他竟不依不饒地追上來,還要和軒龍比試法寶。

羅吉枰見軒龍對自己不理不睬,連看都不看一眼,那冷漠的樣子實在是讓人抓狂。他憤怒地噴出飛劍,躍到軒龍前面,恨恨地吼道:“你有種就別走!我倒要看看你有什麼本事!”他幾乎要失去理智了。

軒龍突然笑了,露出雪白的牙齒:“小子,你大概沒出過門吧,不知道天多高地多厚,現在趕快滾回家去,別在這里丟人現眼……”他還沒有說完,羅吉枰就氣瘋了,他手掐靈訣,大喝道:“接飛劍!”

李強急忙傳音給軒龍:“別殺人!”他的擔心是多余的,軒龍根本就沒有想要殺人,對于羅吉枰的吵鬧,他只是覺得不耐煩而已。

軒龍笑道:“他這種人不值得我殺……”他揚手抓下羅吉枰的飛劍,看了看說道:“這把飛劍實在不怎麼樣,回去再煉一把好劍來,這個就算了。”他兩手一合,羅吉枰的飛劍就被他揉成碎末,飄撒著落在地上。

羅吉枰嚇得魂飛魄散,他還是第一次見識這種恐怖的功力,不但可以憑空抓下高速舞動的飛劍,還能赤手將飛劍揉搓得粉碎。他語不成聲地邊退邊說:“你……你……你等著,我不會放過你……”他又氣又恨,縱身飛到空中,口中還在叫道:“我會來找你的!”他那幾個朋友根本就不敢動手,緊隨著他飛走了。

李強兩手一攤,笑嘻嘻地說道:“哥哥,你闖禍啦。”

英豔被軒龍的實力震撼得說不出話來,好半晌,她才叫道:“天哪!大哥太厲害了,大哥是哪個修真門派的?”她滿臉都是驚訝之色,眸子里射出極其崇拜的光芒。在霖明星的修真者心目中,真正厲害的修真高手都是很讓人敬佩的。

軒龍歪著頭,說道:“小丫頭,別大驚小怪的,我不屬于任何修真門派,和修真界也沒有關系。”

李強心里好笑,軒龍是仙人,當然和修真界沒有關系。他笑著問道:“這個羅吉枰是雪龍城哪個門派的?”英豔的心情似乎還沒有平靜下來,她有點茫然地說道:“他……他是極塹崖的弟子……”猛然間,她的臉色有些發白,剛才她只顧發脾氣了,這時她才想起來,羅吉枰是不能得罪的,他是極塹崖大宗主羅度契的小孫子。

這里的吵鬧驚動了英家的人,很多人圍攏過來。軒龍歪著腦袋問道:“他們想干什麼?”李強有點頭疼了,軒龍好像對人情世故一點都不懂,遇到事情直筒筒的不曉得轉彎。他急忙說道:“呵呵,他們是看熱鬧的,師哥,我們走。”

三人剛走到門外,就見遠遠跑來一個小姑娘,她沖到李強身前大口大口地喘著粗氣,說道:“哎呀,累死我了,我大舅舅怎麼樣啦?小姨也在啊。”李強笑道:“圈兒,你舅舅沒事了,你跑來干什麼?”

澹環不滿地說道:“我在家里等得不放心……哎唷,我累死了,讓我喘口氣再說。”她毫無顧忌地摟住李強的胳膊,靠在他身上,嬌息喘喘。軒龍忽然啞然失笑道:“老弟,真有意思,哈哈。”

澹博禹和英慧從里面匆匆追出來,英慧說道:“兩位前輩請止步,我大伯請兩位前輩回來。”澹博禹恭敬地行禮道:“實在對不起,請師伯師叔回去一下。”他不敢暴露兩人的身份,老族長沒有親自出來答謝,他知道這是英家的失禮。

英豔和澹環不約而同地松開手,澹環撲到英慧的懷里,撒嬌地叫了一聲娘。

李強是什麼都無所謂的,他笑道:“老哥,回去一下吧,等會兒再出去玩。”他覺得自己就像是在哄孩子,哄著軒龍跟著自己。

內廳里站滿了人,不但有英家的頭面人物,還有其他一些修真高手,都是來看望英布利的朋友。幾人回到內廳,老族長英照言迎上去:“老兄,我代表英家感謝你,布利靠著離殞丹已經完全恢複了,他要親自向兩位前輩道謝。”

英布利在兩個家人的攙扶下,緩緩走到軒龍和李強面前,誠懇地說道:“感謝兩位前輩的救命之恩,布利有禮了。”

李強微笑道:“不用謝我,要謝就謝你的妹夫吧,這顆離殞丹是我送給他的,是他主動拿出來救治你的,所以,你還是感謝他們夫妻倆吧。”他把功勞完全推給了澹博禹。

英照言微微皺眉,他對澹博禹一直看不起,當初英慧嫁給他時,幾乎全家反對,只有英布利疼愛這個倔強的妹子,多方勸解,家族才算勉強同意,所以,澹博禹在英家毫無地位可言,全靠老婆和大舅子的維護。

英布利感激地笑道:“還是要感謝前輩。”他又向澹博禹和英慧施禮,澹博禹還禮不迭,他從來沒有如此欣慰過。英慧心里萬分感慨,老公這次不但修到元嬰期,還結識了兩位厲害的高手,她覺得這麼多年的辛苦都值了。

老族長英照言覺得向澹博禹道謝是很沒有面子的事情,他只含糊其辭地說了幾句。澹博禹並不在意,能醫好英布利是他最開心的事情,在英家只有英布利是真正關心他們夫妻的人,至于其他人,大多都是冷嘲熱諷,根本就看不起他們夫妻倆,所以他也不大理會這些人。

從門外跑進來一個英家弟子,他大聲說道:“族長,極塹崖的三宗主羅度雨前輩來了。”

英豔臉色頓時煞白,她知道麻煩大了。

英照言疑惑不解,極塹崖三宗主竟然在雪龍城最緊張的時刻跑到一個小家族來,這實在是很奇怪。他不敢怠慢,急忙說道:“快隨我去迎接貴客。”沒等他們走出內廳,門外已經走進來六個人。

為首的是一個剽悍氣十足的年輕漢子,身材高大,臉上一塊塊的橫肉,極濃的粗眉下兩只圓睜的大眼就像是豹子的眼睛,他身穿著咖啡色的戰甲,戰甲上布滿黑色的圓點。他一進內廳就給人一種強烈的壓迫感。

軒龍歪著頭說道:“這個小家伙有合體初期的修為,在修真界應該算是高手了。”

羅度雨身後跟著羅吉枰,他惡狠狠地看著軒龍,另外四個身穿白色戰甲的漢子不聲不響地分頭占領了內廳的四個角落,看上去修為也不低。英照言心里暗驚,看這個架勢,羅度雨像是來興師問罪的,他怎麼也想不明白,英家怎麼會得罪極塹崖的。

英布利是英家現任族長,雖然他剛剛傷勢痊愈,見到極塹崖的三宗主還是要上前招呼的。他上前說道:“歡迎羅宗主光臨英家,不知羅宗主有什麼吩咐?”

羅度雨豹眼圓睜,喝道:“聽說英家來兩位高手,羅某人特來見識一番。”

這一說內廳里的人全都明白了,羅度雨說的是軒龍和李強。李強經過奇龍城的大戰,對合體期的高手已經不在乎了,他知道自己有這個實力和合體期的高手比拼,可是合體期的高手竟然也會欺負陌生人,這讓他感到很意外,照理修煉到合體期的修真者不會為了一點小事而大動干戈的。

軒龍歪著頭,臉上突然綻出一絲微笑:“小子,你是說我嗎?”

李強也忍不住湊熱鬧:“小子,你沒搞錯吧?”

');

上篇:第二章 天封湖     下篇:第四章 仙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