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飄邈之旅 第四章 仙符  
   
第四章 仙符

內廳里的人都被軒龍和李強的話嚇住了。極塹崖是雪龍城最大的門派,一共有五個宗主,大宗主和三宗主是兄弟倆,其余三個宗主都是雪龍城最有名的修真者,在雪龍城的修真門派中,極塹崖排名第一,像英家這樣的修真家族,根本就排不上名次。

英照言心里叫苦不迭,不管怎麼說,軒龍和李強是英家的客人,而且救治了英布利,他不能沒有表示。他連忙說道:“羅宗主,有話好說,這兩位是英家的客人……”羅度雨豹眼一翻,打斷他的話頭:“怎樣?”

英豔站不住了,她上前一步道:“羅吉枰!你……你……”小姑娘氣壞了,她沒想到羅吉枰會找長輩來出頭,原本心里對他的好感立時化為烏有。

羅吉枰俊臉微紅,他不敢看英豔,低下頭來。

英照言還是沒搞清狀況,又問道:“羅宗主,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李強嬉皮笑臉地說道:“問我啊,我知道。”內廳里的人都看向他。羅吉枰曉得不好,如果李強說出前因後果,叔爺肯定生氣。他搶先叫道:“是他毀了我的飛劍!”一手指向軒龍。

其實,羅度雨心里也在犯嘀咕,他看不出軒龍和李強的修為,這兩人很有點莫測高深的味道,不過,既然已經走到這一步,他也不能退縮,這關系到極塹崖的名聲問題。他說道:“吉枰,不用多說,站到一邊去,都有我來做主。你們兩個是哪個修真門派的人?”以他現在的身份問出這樣的話,也算是正常的,只是他問錯了對象。

軒龍扭頭笑道:“呵呵,這小子問我是哪個門派的,老弟,你知道嗎?”

李強忍不住噗哧一笑,他發現軒龍也會裝傻。他笑道:“我哪里知道?你老人家好像是老天派的吧。”他說得也對,軒龍是仙人,可不就是老天派的。

內廳里只有澹博禹害怕到了極點,他非常清楚,軒龍和李強都是了不得的人物,一旦惹火了他們……他簡直不敢想下去。澹博禹畢竟修為淺薄,他不曉得到了軒龍和李強這種境界,是絕不會為這種雞毛蒜皮的事情發火的。

整個大廳里安靜之極,所有人都看著羅度雨。

羅度雨倒是慢慢冷靜下來,因為軒龍和李強的反應太奇怪了,很明顯這兩人根本就不在乎自己。他畢竟是合體期的超級高手,極塹崖的一派宗師,他再次仔細觀察軒龍和李強,心里越來越沒有把握了,他能體察出這兩人若隱若現的古怪勁力,那是一種他從來也沒有見識過的勁力,似乎蘊涵著天地自然的力量。他勉強壓住內心的震撼,問道:“老天派?是什麼修真門派?”

李強一聽就明白,這家伙也在裝傻,心里不由得暗贊,這家伙並不是草包。別看羅度雨一副粗豪的模樣,其實他精明得很,要不然也不可能修煉到合體初期境界。李強誇張地說道:“老天派都不知道?呵呵,你們真是孤陋寡聞了,告訴你,我師哥是老天派第一代掌門人,是打遍天下無敵手的超級……超級……最!最!最厲害的高手……這下你們知道了吧。”

軒龍非常配合地挺挺腰,下巴都要翹到天上去了。他的意思大家都能看得懂,那是洋洋得意的表情。這哥倆一唱一和的,把澹博禹看得徹底呆住了,他實在不明白這兩個高手前輩這是在干什麼,心里不住地祈求,千萬別打起來。

英家的人個個愁眉苦臉,得罪了極塹崖,英家以後就很難在雪龍城立足了。他們也不敢出聲勸解,一個個沉默不語,英慧忍不住想說些什麼,被英照言悄然阻止。英照言老奸巨猾,他也發覺了軒龍和李強的古怪,所以,他決定靜觀其變。

羅度雨感覺有點騎虎難下了,他眯起豹眼,說道:“打遍天下無敵手?好狂妄的說法,現在城外就有一個散仙,你們能打得過嗎?哼哼,大話誰都會說,但也要有實力才行。”

李強才不會上他的當,依舊笑眯眯地說道:“城外的散仙和我們沒有沖突,所以打不起來,既然打不起來,嘿嘿,那就由著我說啦。當然是我師哥厲害,散仙也打不過他。”

羅度雨居然不再提要和軒龍比試,他說道:“我是極塹崖的修真者,我叫羅度雨,請問兩位打遍天下無敵手的尊姓大名?”羅吉枰怎麼也想不通叔爺為什麼要對他們這麼客氣,他還是第一次見到叔爺如此鄭重其事的樣子,他忍不住叫道:“叔爺,你!你……”

羅度雨豹眼一瞪,傳音道:“你給我閉嘴,你叔爺自有分寸!”羅吉枰氣得干瞪眼說不出話來。

澹博禹終于松了口氣,知道暫時打不起來了。他靈機一動,鼓足勇氣道:“這是軒龍師伯,這位是從異域到奇龍城的木子師叔,專門來雪龍城游玩的。”

羅度雨沉吟不語,心里卻是驚駭莫名,從異域來的木子,普通修真者也許不知道他是誰,但是霖明星所有大門派的宗主都知道,他是大羅上仙令上索要的人。他立即明白自己惹上真正厲害的家伙了。李強大鬧奇龍城的事情,在霖明星的各大門派早已傳遍,他也接到奇龍城傳來的消息,知道木子前輩要來雪龍城,沒想到會在英家遇上,他暗自慶幸自己慎重,沒有一來就動手。

李強似乎也覺察到羅度雨的變化,他還不曉得自己在霖明星是這麼有名。他問道:“羅宗主還有什麼事嗎?”

羅度雨一旦知道了李強的身份,哪里還敢再挑釁,不過他還在猜測軒龍的身份。從上仙令來看,李強和仙界有關,一想到仙界,他突然反應過來軒龍是什麼人了——軒龍應該是仙人。在極塹崖的典籍里提到過三個仙人,那是有名的羅天上仙,其中一個就是軒龍。

羅度雨這才知道李強剛才說的一點都不錯,軒龍若是在修真界動手的話,可不就是打遍天下無敵手。他冷汗都嚇出來了,態度恭敬地深深施禮道:“度雨拜見軒龍前輩,拜見木子前輩,請前輩原諒晚輩的無禮。”

廳里的人全都目瞪口呆,誰也想不到,鼎鼎大名的極塹崖三宗主竟然向人低聲下氣地賠禮道歉,還口口聲聲自稱晚輩。其實,羅度雨也是很無奈,城外的散仙為了天封湖已經把雪龍城鬧得雞犬不甯,如果城里再和仙人打起來,雪龍城可真的就要大亂了,他是無論如何也不敢惹下這種大亂子的。

英照言吃驚之余對軒龍和李強身份生出極大的興趣,能讓極塹崖的宗主都恭敬行禮的人,對于英家來說意味著什麼那是顯而易見的,他決定要和澹博禹好好談談了。

李強淡淡地說道:“羅兄不用客氣,也不用道歉,我們只是想在雪龍城玩玩,不想搞得驚天動地的,羅兄明白?”

羅度雨說道:“晚輩明白,晚輩請兩位前輩有空能光臨極塹崖。”

李強心里感慨萬分,在修真界一切以實力說話,再一次得到證明。他說道:“好,我們有時間一定會去拜訪。”

羅吉枰雖然極不服氣,但他也不是呆子,他也看出來這兩個人絕不好惹,從叔爺態度的急遽轉變,就知道自己根本沒辦法和軒龍爭,他的心就像在油鍋里煎熬著,難受到了極處。

軒龍有些莫名其妙,他還不曉得自己已經被人識破身份,依舊抬著頭,傲氣得不理任何人,半晌,他問道:“結束啦?”李強心里好笑:“老哥,什麼結束啦?啊,對了!羅兄,這里什麼地方有買仙石?”

羅度雨喜出望外:“有!有!我們極塹崖就存有仙石,前輩需要的話,我們極塹崖可以提供給前輩。”羅吉枰真的要氣瘋了,叔爺竟然如此巴結這兩個陌生人,他實在是忍無可忍,叫道:“叔爺,你……”

李強心里也奇怪,羅度雨怎麼會如此開心?心念一轉他便明白了,羅度雨必定有求于自己,而且多半是和城外的散仙有關。他笑道:“我只是收購啊,呵呵,花錢買的。”他可不想和散仙打架,畢竟敵人太多了不好玩。

羅度雨稍稍有點失望,不過,還算沉得住氣,他剛要說話,羅吉枰又叫道:“叔爺!”羅度雨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說道:“你們帶小少爺回家去,記住!這段時間不許他出來,讓他在家好好修煉,別出來丟極塹崖的臉!”四個穿白色戰甲的修真者立即奉命帶走羅吉枰。這四人都是羅度雨的親衛,在極塹崖有很高的地位,羅吉枰不敢抗命,只好乖乖地跟著離去,心里恨死軒龍了。

英慧和英豔姐妹倆用難以置信的眼光看著軒龍和李強,心里都在猜測他倆是什麼人。英慧更是悄悄抓住澹博禹,小聲詢問。澹博禹一個勁地苦笑,他不能說也不敢說出兩人的身份,氣得英慧使勁掐他的胳膊,澹博禹疼得齜牙咧嘴不住地告饒。

羅吉枰幾人剛走,就從門外進來一個修真者,他報告道:“羅宗主,那個散仙已經開始破冰了,他可能馬上就要進入天封湖,大宗主讓你回去商量對策。”

羅度雨聞言眉頭微皺,他心里琢磨著如何才能將軒龍和李強拉進來,最好是讓軒龍出手,這樣就不怕那個散仙了。急切間他想不出什麼好辦法,無奈之下,只好問道:“前輩能住到極塹崖嗎?呵呵。”

李強笑道:“我們還是住到博禹家去,這樣自由一點。”他可不想多事。

羅度雨臉上流露出失望的表情,他歎了口氣,起身告辭而去。

英家的人送走羅度雨後,英照言帶著家族里的修真者回來拜見軒龍和李強,這次他的態度很恭謹。看到羅度雨都執晚輩禮,英照言等人這才明白適才自己失禮了。英照言極力挽留李強和軒龍住在英家。

李強暗自搖頭,看到英家態度的轉變,他對霖明星修真者的境界感到很不以為然,以前結識的修真朋友好像還沒有這樣勢利的。他心里有些失望,便不再開玩笑,客氣而堅決地告辭,他不想住在英家。

澹博禹被英慧掐得咧著嘴直抽冷氣,他小聲告饒道:“老婆啊,別掐了,回家再說還不行嗎?”李強扭頭看見澹博禹的慘樣,噗哧笑道:“回家慢慢整,走啦。”英慧被李強一句話說得滿臉通紅,澹環咯咯笑道:“娘也會臉紅?哈哈。”

軒龍早就不耐煩了,他說道:“老弟,我們走。”他抬手射出一圈金光,帶著李強瞬移出去。

站在大街上,李強苦笑道:“老哥你也太心急了吧。”軒龍只帶著李強一人瞬移出來,對其他人根本連理都不理。他翻了李強一眼,順著大街就走下去。

李強嘀咕道:“這家伙真是與眾不同。哎!等等我。”

雪龍城的內城是由修真家族和修真門派組成的,很少有小戶人家,這里絕大部分修真者都有元嬰期以上的修為,可謂高手云集。內城里還有很多修真物品出售,這些店鋪都集中在內城的廣場邊,由各大家族或門派設立,也有一些商鋪是其它城市的門派設立的,比如就有奇龍城的千寶閣。

因為雪龍城正在和散仙爭斗,大部分修真者都去守城了,還有一部分人在家里等候,隨時准備出去應戰,所以,大街上幾乎看不到什麼行人,顯得冷冷清清,偶爾有人也是行色匆匆。李強問道:“我們到哪里去?”軒龍歪著腦袋說道:“你說啊,我不是跟你去玩嗎?”

李強笑道:“我以為你要去什麼好地方,急急忙忙的挪移出來,連向導也沒有帶。算啦,走一步算一步,我們就向前走吧。”軒龍點點頭,埋頭向前走去。李強心里直歎氣,他發現仙人也不好玩,像塊木頭一樣。他心想:“也許修煉成仙後都是這樣吧,仙人修煉的歲月太長了,已經沒有什麼東西能讓他們激動了。”

轉過一個街角,遠遠看見有不少人,前方就是內城的城中心,廣場是由大塊的暖玉鋪設而成的,人走上廣場就能感受到從腳下升騰起來的溫熱流,這里的暖玉就是整個雪龍城溫暖如春的原因,連軒龍也忍不住贊道:“很不錯,這是暖玉,下面一定有靈泉環繞,地上隱現的煥岩心陣,里面還套著三個小型的攻擊陣,呵呵,誰敢動這里的暖玉下場一定很慘。”

李強仔細看去,見腳下青灰色半透明的玉石上隱隱浮現出淡白色的符咒,而且一直變幻不定。李強笑道:“好精致的陣法,沒有十幾個高手是無法操控的,呵呵,原來陣法還可以這樣布置,我又學到一招。”

李強自從見識過碚靈山的靈山主脈形成的自然陣法後,對陣法的運用受到很大的啟發,尤其是軒龍的那座飛來峰,那是由靈物和陣法結合後修煉而成的,威力確實不同凡響,他一直在思索其中的奧秘。廣場上的陣法也屬于結合自然的寶物,由高手將陣法嵌入其中構成靈陣,他考慮以後有機會也要修煉一件這樣的法寶。

軒龍也不管李強站在廣場上發呆,他獨自一人走進一家商鋪,那是一家專門制作符咒的鋪子,在雪龍城也很有名,是一個姓鞏的修真家族開的,鋪子就叫鞏家靈符。

店里沒有客人,店面的牆壁上貼滿了各種各樣的符咒,地上堆放著各種材料,房間正中盤腿坐著一個修真者,他看了一眼走進來的軒龍,說道:“有看中的就告訴我。”然後繼續煉制手中的符咒。

軒龍只是隨意看看,他對這些符咒是看不上眼的。李強從門外進來,嬉笑著問道:“老兄,這里有五雷符嗎?”

坐在地上的那個修真者猛地一抬頭,問道:“五雷符?哪五雷?”

別說是那個修真者了,就連軒龍也感到好奇,五雷符?在仙界倒是有類似的東西,叫五仙雷,可那也不是符咒,是用仙人的仙靈之氣修煉出來的,他還是第一次聽說修真界也有什麼五雷符。其實,李強這是信口開河,他在家鄉的時候,經常在電視上看到什麼五雷轟頂之類的東西,修真後也見識過各種雷火霹靂,就是沒有見識過五雷符,所以他隨口問問。

見那人很驚訝的樣子,李強覺得很好玩,他一本正經地說道:“就是五種不同的性質的罡雷結合在一起,同時蘊含在一張符咒中。”那個修真者咧咧嘴,說道:“扯淡!那是不可能的,我煉了這麼久的符咒,還是第一次聽說有這樣的符咒。”

軒龍已經明白過來李強是在瞎胡扯,他笑道:“有啊,我們打賭,如果我會的話,你輸什麼?”

李強聽了一怔,沒想到上次打了一回賭,軒龍竟然就學會與人打賭了。他當然也不反對,立即接話道:“是啊,打賭!打賭!哈哈。”

那人站起身來,說道:“如果你真的會制作什麼五雷符,我鞏一符隨便輸給你什麼。”

軒龍不再多說,隨手從地上取了幾件材料,很隨意地合在掌中,他的掌心里閃過一道青光,一張青色的符咒便制好了。他又取來幾種材料,再次合掌,這次是一道黃光閃過。接著,他連續制作了五張不同顏色的符咒,最後將五張不同的符咒合在掌心,一道金光閃動,他笑道:“成了!五雷符,哈哈。”

李強微微一笑,他看明白了,軒龍憑著仙人的修為,強行將五種性質的雷符合在一起,修真界是無人能夠做到的,不過,他覺得自己應該也能制作。

鞏一符拿著五雷符,心里已不僅是震撼,自己制作了無數的符咒,沒有一張可以和手中的五雷符相比較,差別實在是太大了。這張五雷符上的符咒,他竟然一點都看不懂,憑著常年煉制符咒的經驗,他察覺到這張符咒中蘊含著極大的威力。這張符咒讓他佩服得五體投地。

李強一聲不響地從地上撿起材料,也制作起來,他花費的時間略長一些,不過,憑著神奕力他也順利地制作出了五雷符。和軒龍制作的不一樣,他的五雷符要稍微大一些,威力卻不差,而且更加精致,由于他對煉制比較敏感,所以制出的東西都與眾不同。

鞏一符拿著兩塊五雷符,激動得兩眼放光:“我輸了!我能留下這兩塊符咒嗎?”

李強忍不住哈哈大笑道:“我怎麼覺得是你贏了?哈哈。”軒龍也忍不住笑了。鞏一符猛然醒悟,自己說的話實在是沒有道理,他也笑了起來。

軒龍雖然說了要打賭,但是賭贏了他卻不知道要干什麼。李強笑道:“算了,你老人家贏了也沒什麼了不起的,五雷符就送給他吧。鞏老兄,我想在你這里煉制一些符咒,用你一些材料可好?”

鞏一符喜出望外:“請兩位進里屋來,我有一些制作好的玉符,只要直接煉制就可以了。”他殷勤地將李強和軒龍讓進里屋。意外地得到兩塊五雷符,他心里非常高興,只要研究出是如何制作的,這種符咒就可以當作他的密寶了。

軒龍對輸贏並不在意,打賭之說,他只是好玩而已。他跟著李強進到里屋,鞏一符從儲物袋里取出幾百張各種屬性的玉符,上面都沒有符咒。

李強說道:“老哥也幫我煉制一些吧,你老人家閑著也是閑著,不如咱倆比試一下,看誰煉制得多,煉制得好,如何?”他曉得軒龍如果煉制的話,那就不是一般修真界的符咒了,那可是仙人煉制的仙靈咒,這種好機會他怎麼肯放過,于是極力鼓動軒龍。

軒龍似笑非笑地說道:“老弟,你是什麼意思啊?憑你的修為,並不需要這些符咒。”

李強笑嘻嘻地說道:“煉著玩玩嘛,不然我一個人煉制太枯燥無味了。”他的目的是想偷學一點仙人的手法。鞏一符即使看著軒龍煉制也是沒有辦法學的,那是仙界的手法,但是李強就不同了,他有神奕力,一旦搞清楚是怎麼煉制的,他立即就能上手,更何況他對煉制有著超強的領悟能力。

軒龍說道:“這些玉符不合我的要求。”

鞏一符頓時滿臉通紅地叫了起來:“我的玉符選料極其考究的,不是上好質料我絕對不用,老兄覺得不好,那你就給我看看好的玉符料。”他實在是不服氣,在雪龍城提起鞏家的符咒還沒有哪個說不的,連極塹崖的高手都曾經誇贊過鞏家的符咒。

軒龍也不爭辯,自己取出材料,隨手做了一塊麻將牌大小的玉符,遞給鞏一符道:“你自己看吧。”鞏一符接過玉符,只看了一眼就呆住了。這枚小小的玉符形狀猶如一片樹葉,小巧玲瓏,玉符內似乎有煙霞流動,淡淡的青白之氣隱現在表面。他一生煉符,還從來沒有見過如此美妙的玉符,半晌,他抬起頭來,眼里充盈著激動的淚水,輕聲說道:“能見識到如此玉符,死而無憾了。”他向軒龍深深一禮。

李強心里歡呼不已,他已經偷學到了軒龍的制符手法。他對鞏一符說道:“要是我師哥肯做一塊真正的符咒,那才了不得。老哥,讓他開開眼界嘛。”

軒龍歪著頭,一招手將玉符收回掌心,說道:“好吧,我隨便煉制一個試試。”

李強和鞏一符都睜大眼睛,這種機會太難得了。

');

上篇:第三章 妙藥靈丹     下篇:第五章 五仙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