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飄邈之旅 第五章 五仙雷  
   
第五章 五仙雷

軒龍稍微想了一下,說道:“制一個威力大一點的靈符吧。”只見玉符從他的掌心里緩緩升起,他右手食指凌空刻畫,從指尖上射出的仙靈之氣快速形成一個陣法。李強因為學過仙靈訣,雖然只有片斷,但是他看懂了軒龍刻畫的陣法,那是牽引自然之力的一種陣法。而鞏一符就看不明白了,像軒龍這樣煉制符咒的,他還是第一次見識。

由仙靈之氣形成的陣法在空中聚而不散,軒龍輕點手指,只見懸在空中的陣法急劇縮小,漸漸地形成一小團,像一顆明珠般閃著耀眼的光。他屈指一彈,只聽輕輕一聲脆響,仿佛打碎了一只玻璃杯,閃著光的陣法就被壓進了玉符里。

李強不由得鼓掌叫好:“太棒了!原來可以這樣制作符咒啊,師哥太了不起啦,哈哈。”以前師尊琦君煞也玩過這一手,那是大型的傳送陣法,和軒龍這種微型陣法相比較,難易程度顯而易見,軒龍的功力比琦君煞高太多了。

軒龍被李強誇得喜滋滋的,千萬年了,還從來沒有人這樣誇贊過他,他雖然不在乎別人是否欣賞,但是有人誇獎他還是很高興的。他揚手招回玉符,遞給鞏一符,說道:“你看吧。”

那張玉符的顏色已經變成殷紅色,猶如秋天的紅葉,西山的晚霞,看上去是那麼的完美。刹那間鞏一符和李強都陶醉了,一張簡單的玉符靈咒竟然可以制作成這樣,真令人歎為觀止,軒龍不愧是羅天上仙。

鞏一符失魂落魄地看著手中的靈符,喃喃地說道:“不可能……這麼完美的靈符……不可能是人煉制出來的……”他簡直癡迷了。

李強問道:“師哥,小弟服了,這是一張什麼符?”

軒龍笑道:“我也不知道叫什麼,只是臨時想起來隨手制作的,你應該能看懂這個陣法吧。”李強點頭道:“認識,這和修真界的聚雷陣相似,細微之處有所不同,應該是你們那里特有的。”他知道這個陣法就是仙陣,由此他悟出一個道理,仙界的陣法和修真界的陣法是一脈相承的,只是仙界的陣法更精致,威力更大。

鞏一符一手抱頭,一手拿著靈符,坐在地上,癡癡地看著,他的心神完全沉醉其中,至于軒龍和李強在干什麼說什麼,他是全然不知。

李強又問了軒龍幾個煉制方面的問題,然後立即著手煉制,他先煉制了許多空白的玉符,這些玉符有著各種各樣的形狀和屬性。軒龍閑著沒事也幫著修煉了不少,然後,兩人各顯神通,將各種陣法靈咒加入進去。

鞏一符無意間一抬頭,立即就被鎮住了,只見那兩個家伙像是在比速度,一個接一個的煉制符咒,速度奇快無比,兩人都是凌空刻畫陣法靈咒,縮小後隱進玉符里,只聽噼啪亂響之間,一個個符咒就煉制成了。他使勁揉揉眼,心里疑惑自己是不是在做夢。

兩人很快就將空白玉符修煉完畢,似乎還意猶未盡,幾乎同時伸手,將鞏一符取出的玉符也拿來煉制起來。不過,兩人都很小心,因為鞏一符制作的玉符品質較差,不能存載威力巨大的陣法,只能設一些威力一般的小型陣。這時就看出兩人的差距了,軒龍畢竟是仙人,功力高絕,制作出來符咒依舊很厲害,而李強卻是奇思妙想不斷,比如,他將雷和火結合,制作出火雷符。

鞏一符在一邊看得頭暈目眩,他所學過的符咒煉制方法和這兩個家伙的差別實在太大了,他們煉制符咒簡直就是隨心所欲,兩種不同屬性的陣法居然也能合進一塊玉符里。他覺得自己真的是在做夢。

李強的收獲很大,他學到了不少仙界的制符手法,還參悟了仙靈訣,明白了不少道理。他開心地笑道:“行啦,玉符都用完了。”他挑出幾十塊符咒,遞給鞏一符道:“這些送給你,呵呵,我們把你的玉符都用完了。”

鞏一符茫然地接過,他還沒有清醒過來。突然,大地劇烈顫動了一下,鞏一符手上的符咒全都散落在地,他猛地一拍腦門,叫道:“咦,怎麼回事?”他終于清醒過來,忙不迭地去撿拾那些符咒。陡然間大地又震動了起來。

李強搶先飛出門外,只見鋪天蓋地的劍光向廣場聚攏,廣場中心站著幾十個修真者。軒龍緊跟著李強出來,他看見廣場上的修真者,忍不住說道:“好家伙,都是修真高手,最少也是分神期……”話還沒有說完,整個雪龍城都顫動起來。

廣場地面隱現的煥岩心陣也閃爍著青白的光芒,軒龍奇道:“像是什麼東西牽連到煥岩心陣,奇怪……沒有誰在攻擊啊?”他探出神識大范圍搜尋了一下,說道:“原來如此。”李強好奇地問道:“什麼?”

軒龍說道:“城外天封湖下的聚水仙陣和這里的靈脈有關,有人在破陣,牽連到這里了。”

廣場上的修真者越聚越多,只見一個高大的漢子在廣場上空喝道:“所有人都安靜啦,有請極塹崖羅度契大宗主!”整個廣場立即靜了下來。

一個身穿雪白長衫的修真者緩緩飛起,他就是雪龍城的一代宗師羅度契,只聽他吼道:“雪龍城的修真者都聽著,我們的雪龍城面臨滅頂之災,如果我們不團結起來,我們的家園,我們的雪龍城就將不複存在!天封湖下是我們雪龍城的靈脈,這道靈脈是我們雪龍城的根本,可是,有一個散仙卻要獨占天封湖!天封湖下有什麼,我並不知道,但是大家都明白,只要他破去天封湖下面的禁制,我們雪龍城也就徹底完蛋了,我們應該怎麼辦?”

有人大叫道:“我們跟他拼了!”頓時整個廣場上的修真者都吼叫起來,上萬名修真者一起吼叫,那種氣勢實在是嚇人。

李強嘿嘿笑道:“老哥你等著我,看我的。”他已經准備加入進去了,因為有軒龍在,只要他一出頭就什麼問題都解決了,所以李強決定幫雪龍城一次。他躍起身形,飛到空中,在廣場上空急速轉起大圈,很快就有修真者跟了上來,漸漸地,有越來越多的修真者加入,廣場上空形成了一個巨大的劍光圈,顯得無比壯觀。就聽李強大喝道:“沖啊!”

天空上頓時響起爆雷般的巨響:“沖啊!”所有的修真者都熱血沸騰,鼓起飛劍向城外沖去。李強悄然瞬移回到軒龍身邊,說道:“那個散仙惹起眾怒了,不過要是真的拼命,雪龍城的傷亡可就重了,老哥你還是讓他離開吧。”

軒龍還沒有說話,兩人眼前冒出一個人來,只聽他說道:“羅度雨拜見兩位前輩。”李強心知極塹崖一定會來求軒龍和自己,他笑道:“羅兄,不用客氣。”

羅度契也瞬移過來,他已經知道軒龍是仙人,恭敬地施禮道:“極塹崖羅度契拜見羅天上仙,拜見木子前輩。”軒龍驚訝道:“你怎麼知道我是羅天上仙?”

羅度契取出一面黑色金邊的小牌子,說道:“這是極塹崖的前輩傳下來的令牌,前輩應該知道吧。”他將牌子遞了過去。軒龍歪著頭,接過令牌,仔細看了看,半晌不說話,羅度契和羅度雨都忐忑不安地等著。

軒龍終于想起來,他說道:“沒想到你們是羅仙的後人,他那個家伙回來過?”

羅度契松了口氣,他最怕軒龍不理會,只要他認識極塹崖的祖先,雪龍城就算保住了。他連連施禮道:“請上仙幫幫我們,雪龍城的修真者感恩戴德。”

其實,憑著雪龍城的這些修真者,是能夠趕走那個散仙的,但是傷亡的修真者一定很多,羅度契實在不願意雪龍城大傷元氣,有軒龍在,只要他肯出手,那個散仙一定會被嚇走的。

軒龍為難道:“老弟,我不能隨便出手啊,他是散仙,沒有青帝的詔令,我是不能動他的,除非他先來惹我……”李強還是第一次聽到這種說法,他笑道:“老哥,你不是胡說八道吧?你不能動他,你怎麼敢動我,還打得驚天動地的,哦,我不是散仙,你就可以動手啦?真是氣死人!”

軒龍忍不住抬腳就踢:“其一,你不是仙人,其二,當時你確實惹到我了。”李強跳到一邊。他想想也對,自己當時是要破靈山主脈的陣法,這才惹出軒龍。他眼珠一轉道:“也行,既然你不出手,我有一個辦法,不過,你要聽我的安排,不用你出手就能趕走那個散仙。”

軒龍確實沒有辦法出手,他是羅天上仙,不像一般的仙人可以隨心所欲,他說道:“行,只要不出手,隨便你安排。”

羅度契和羅度雨感激地看著李強,他倆怎麼也想不到,這個異域來的木子前輩會這樣幫助雪龍城。羅度契說道:“木子前輩,雪龍城上下都聽前輩的指揮。”

李強笑道:“不用,你們先去把那個散仙引出來,其它的就交給我了。”

廣場上的修真者大部分都出城了,只有少數一些極塹崖的高手還在,羅度契兩人帶著剩余的高手,瞬移出城。

軒龍笑道:“我現在聽你的,說吧,我該干什麼?”

李強心里忍不住小小的得意了一下,羅天上仙竟然肯聽自己的指揮。他笑道:“我只要你恢複本來面目,不加任何掩飾,然後跟著我就行了。”軒龍奇道:“就這麼簡單?”李強點頭笑道:“就這麼簡單。”

軒龍雙臂伸出,大大地伸了一個懶腰,刹那間,他形態大變,恢複了初見李強時的樣子,仙甲護身,金色的仙劍環繞身周。他一恢複原樣,隨之而來的無匹的威勢使李強都覺得壓力大增,就聽不遠處“咕咚”一聲響,李強扭頭看去,只見鞏一符躺在店門口,他竟被嚇昏了。

雪龍城外,羅度契帶領著上萬名修真者,將天封湖團團圍住。

天封湖已經被一層淡青色的光罩住,就像是一只反扣的碗,光罩里有上百個修真高手在巡視,那個散仙已經攻入聚水仙陣了。羅度契因為有了李強的承諾,心里把握大多了,他最不想看到的就是雪龍城的修真者元氣大傷。他高聲喝道:“請老閑前輩出來說話!”

光罩里的修真者並不搭理羅度契的話,依舊在光罩里盤旋。

羅度契揚手大喝道:“破掉它!”他手中射出一串罡雷,打向下方的光罩,緊接著,雪龍城的上萬名修真者一齊出手,高手用自己煉制的罡雷神雷,修為一般的修真者用符咒或者煉制好的霹靂雷火,頓時,整個天封湖上空電閃雷鳴,彩光四射,轟轟的炸裂聲響徹云霄。

湖面上的光罩不知是用什麼煉制成的,雷火打上去後,光罩立即閃動青白的光,里面仿佛有水流般急速扭曲旋轉,將爆炸的勁力化解了。光罩里的修真者向外指指點點的,似乎很開心的樣子。

李強和軒龍停在高空,李強笑道:“下面的那個玩意兒是仙器吧,不然,早就被炸開了。”軒龍點頭道:“沒錯,是一件仙器,名字叫流觴胄,應該不是散仙煉制的,這件仙器還不錯,那些修真者是不可能破掉的。”

李強說道:“老哥去收掉它,嘿嘿,這不算是你直接出手吧。”

軒龍搖頭道:“仙界的規矩,在沒有理由的情況下,是不能強行收取其他仙人的法寶的,他是散仙,也算是仙人了,所以,我不能收取他的流觴胄。”

李強都聽傻了,仙界竟有這種莫名其妙的規矩?他說道:“不對吧,乾善庸和黛南楓禦為什麼要搶我的東西?他們可是仙人。”軒龍微微一笑:“他們有理由動手,你得到的東西,任何仙人都會出手搶奪的,至于為什麼……你自己去想吧。”

李強才懶得去理解什麼仙界的規矩,他嬉皮笑臉道:“那你就告訴我如何破解這個流觴胄,我去收掉它,你老人家有這個規矩那個規矩的,我可沒有……奇怪,為什麼仙人就不跟我講規矩呢?他祖爺爺的煩惱!”他真的很不服氣,從乾善庸、黛南楓禦到軒龍,這些仙人沒一個對自己客氣的,包括那個沒見過面的寂寞老仙,估計他也不會跟自己講規矩。

軒龍忍不住好笑,這小子干的每一件事情都是犯忌的,還埋怨別人不講規矩。他說道:“好吧,好吧,別怨天怨地的,我告訴你破除流觴胄的辦法。”李強心里狂喜,他現在最想學的就是對付仙器的方法,至于能不能收取流觴胄他倒是無所謂的。

流觴胄是水屬仙器,用土性的仙雷去破解最好,用火性的也行,但是效果沒有土性的好。軒龍將五種印訣教給李強,說道:“這是仙界常用的五種仙訣,神奕力比仙靈之氣還要厲害,所以用神奕力完全可以操控這五種靈訣,五仙雷就是將這五種靈訣齊用,這是仙界最基本的手法,便宜你小子了。”

李強忙用心念記下。他發現在炫疾仙陣里收取的仙靈訣是一種很古怪的手法,難怪很不容易學,原來自己缺的是基礎手法。他心里反複學習新到手的靈訣,很快就搞懂了其中的訣竅。他忍不住笑道:“我曾經看見過散仙使用聚仙雷,確實是驚人啊,不知道五仙雷是什麼威力,我去試試。”

軒龍歪著頭,說道:“聚仙雷是憑著散仙的本能修煉而成的,怎麼能和仙界的五仙雷相比,兩者差別是很大的,以後你就明白了。”

李強修煉了天薦章後,缺的就是運用的法門,有了仙界的靈訣,他就可以發揮出自身的力量。他兩手快速掐動靈訣,軒龍見狀嚇得叫道:“老弟,別亂用,下面有很多人啊。”李強做了一個鬼臉,笑道:“我沒有用神奕力,嘿嘿,只是熟悉一下靈訣,要是搞錯了,不是很丟人嘛。”

羅度雨從下面挪移上來,焦急地說道:“前輩,我們破不了下面的禁制,唉,不知道那是什麼東西,我還是第一次見識這種防護罩,能請前輩出手嗎?那個散仙就要破去雪龍城的靈脈了。”他心里震驚無比,仙人的真實面目比自己想象中的還要威武強大,他只能勉強在軒龍面前站立。

李強笑道:“羅兄,你請所有的人都退開,我來試試,看能不能破掉它。”

羅度雨大喜,道謝後急忙下去找羅度契報信,不一會兒,所有的爆炸聲都停止下來。李強撓撓頭說道:“好像該下去了,老哥陪我一起去吧,我一個人膽小。”軒龍聽得又好氣又好笑,這小家伙真是胡說八道,憑他的實力還害怕,別人豈不要被嚇死。

軒龍懶得跟他廢話,緩緩向下飛去。

流觴胄的禁制十分厲害,能將所有的攻擊轉化,冰湖上散仙一方的修真者神色輕松地游蕩在湖面上,雪龍城的修真者退開後,他們都仰頭向上看,知道雪龍城一定又有什麼新的手段,但是他們都沒把雪龍城的修真者放在眼里,有散仙的仙器防護,修真者是沒有辦法攻破的。

李強和軒龍都是仙甲護身,金光掩體,二人緩緩地停在光罩的上方。李強散去太皓梭發出的護身金芒,大喝道:“請老閑出來說話!”他用的是天籟城的音法,蘊含著神奕力喝叫,聲音似乎並不高,但是流觴胄的光罩陡然劇烈波動起來,那聲音悄然穿進光罩里,轟然炸開。

沒人能想到僅僅是聲音就如此恐怖,湖面的厚冰竟然在喝叫聲中震裂開來。光罩里的修真者頓時大亂,他們再也沒想到雪龍城能請到仙人來,知道這下大禍臨頭了,其中一個修真者揚手飛出一根青色法寶,直射天封湖,那是緊急求救的信號。

軒龍也散去護身金光,笑道:“不錯嘛,能如此控制聲音的波動,你算是一個高手了。”能讓軒龍稱贊一聲,李強心里也蠻得意的,至少證明自己的修為還是不錯的。他想當然地笑道:“呵呵,他們這下應該重視了吧,好歹你老人家是羅天上仙,無論如何也要給一個面子。”

等了足足有十分鍾,下面還是沒有人說話,也不見那個散仙上來。軒龍歪著頭道:“他們不在乎你啊,不理你。”李強苦笑道:“你老大又不肯出手,還在邊上看笑話,他奶奶的,看我的!”

雪龍城的修真者都飛得很高,遠遠地看著李強和軒龍,對他倆寄予了很大的希望,尤其是極塹崖的羅度契,他是快要渡劫的高手了,一旦到了渡劫期,他就必須閉關潛修,根本無暇顧及雪龍城,他非常希望軒龍和李強能夠消除雪龍城的隱患。

李強揚手一串滅魔神雷打去,青光流動間流觴胄輕易就化解了滅魔神雷的勁力。軒龍笑道:“修真界的手段趁早不要拿出來,沒用的。”果然,光罩里面的修真者都松了口氣,這種程度的攻擊實在很一般,他們都放松下來。

羅度雨疑惑地說道:“大哥,木子前輩好像不行吧,還是得請軒龍前輩出手,再拖下去,靈脈被破,我們雪龍城就完了。”羅度契心里明白,軒龍是不會出手的,他低聲說道:“別急,看下去。”其實他比誰都著急。

李強兩手一攤,笑嘻嘻地說道:“還是試試仙人老大教的絕招。”軒龍一聽二話不說掉頭就向上方飛去,李強莫名其妙地說道:“跑什麼啊,真是的,不能站在兄弟身邊給打打氣嗎?”他沒有多想,抬手掐動靈訣。

軒龍心里暗笑,他知道李強是第一次學使五仙訣,看他的樣子,一定不會只出一訣,肯定是五訣齊放。五仙訣雖然是仙界入門的雷訣,但是五訣同時發出,那就要看個人的修為如何了,其威力可是非同小可,李強用的是神奕力,軒龍知道厲害,靠得太近危險,還是跑遠點免得被波及。

李強哪里知道這些,他起手就是五訣連動,五仙訣一旦開始就不能停止下來。這五種仙訣並不難,難就難在要用仙靈之氣為基礎,李強有比仙靈之氣更高的神奕力,用起來就顯得很容易,但他是第一次使用五仙雷,分寸把握不住,他用全身的勁力去掐動仙訣,而且速度奇快,這還是學習佛宗的符咒疊加的習慣,不快就來不及完成,他竟然把這用到五仙雷的仙訣上了。

掐完第一道仙訣李強還沒覺得什麼,緊跟著就連續下去,到最後一道土仙雷完成,李強只覺得渾身一沉,仿佛有一股絕大的勁力包裹在手上,渾身的勁力猶如脫缰的野馬奔騰而出。他畢竟沒有經驗,隨手就將靈訣放了出去。

隨著清脆的“噼叭”聲,周圍出現無數黑乎乎的小球,這是水仙雷發作的前兆。李強突然覺得不好,他忘了要將水仙雷向下壓去,他驚得雙手向下猛地一推,水仙雷已經開始爆炸起來。無數的黑色水球在空中旋轉起來,轟然巨響中,形成一個巨大的空中水漩渦,李強差點被卷了進去,他快速挪移到上空,一眼看見軒龍,只見他滿臉笑容,一副幸災樂禍的樣子。李強心里不由得苦笑,誰說仙人不會使壞?

水漩渦像龍卷風般向光罩撲去。流觴胄不愧是仙器,頓時青光大盛,兩股勁力狠狠地撞在一起,沒等流觴胄的青光發揮威力,轉動的水流陡然化作無數根巨木,連續不斷地砸了下來。五種仙雷連續變幻,最後合成一只極其耀眼的大光球,筆直地落在光罩上。

五仙雷終于爆發了。

');

上篇:第四章 仙符     下篇:第六章 師友重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