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飄邈之旅 第六章 師友重逢  
   
第六章 師友重逢

五仙雷的每一種威力都很了不起,五種合用的後果就更加恐怖了,李強要是事先知道的話,他就不會使出十分的勁力來。

刺目的白光一閃即滅,人們只覺得眼前一黑,那一聲炸響就像自己的心髒爆裂開來一樣,功力稍低的修真者都難以忍受如此嚇人的聲音,紛紛抱頭亂竄,空中的修真者不約而同地向遠處退去,豈止是聲音讓人受不了,連空中盤旋的無形氣勁也讓他們無法忍受。

李強全身的神奕力在瞬息間似乎被抽干了,要不是有軒龍的保護,他也差點被五仙雷波及。他目瞪口呆,半晌才說:“媽的!我干了什麼,我干了什麼啊?”軒龍也後悔不迭,他不知道五仙雷在這一界會這麼厲害,幸好這還是最基本的手法,要是再高級一些的仙訣,如果自己無意中使出來,恐怕連邊上的雪龍城都要倒黴了。

流觴胄被五仙雷一擊粉碎的同時,狂暴的勁力將護罩里的修真者狠狠砸進湖里,整個天封湖上的積冰被炸得碎裂開來。五仙雷的威力讓所有的修真者心生畏懼,這完全不是修真界的手段,實在太可怕了。

仙界手段是這一界的人難以想象的,李強的五仙雷破掉了流觴胄,水下的散仙老閑也顧不得破陣了,他憤怒地從水下竄回水面,其他被五仙雷砸進水里的修真者也緊跟著他飛出來,已經有不少人受了傷,好在流觴胄抵擋住了大部分勁力,即使受傷也不算太重。

老閑是小霖天附近烏牙境的主人,是一個渡過七次天劫的散仙,在這一界的散仙中,他是數一數二的老資格了。他從天封湖里竄出來,一眼就看見軒龍,心里不由得一涼,這一界的仙人他雖然沒有什麼交往,但他大部分都知道,眼前的仙人分明是仙界的羅天上仙。

老閑心里直嘀咕,羅天上仙跑到天封湖來管自己的閑事,難道下面的聚水仙陣里有什麼玩意兒是不能碰的?遇到一般的仙人老閑還不怕,憑他渡過七次天劫所修煉的仙器,即使打不過仙人,逃跑是絕對沒有問題的,更何況一般的仙人還不一定能斗得過他,但是羅天上仙就不同了,那是專門管仙人的,每個羅天上仙都有一件非常厲害的仙器,一般的仙人很難與之對抗。他稍稍猶豫了一下,還是飛到軒龍和李強的面前。

老閑的樣子很奇怪,他的仙甲就像是用破舊的麻袋片縫制的,但仔細看就會發現,每一片連綴的甲葉都有淡淡的光暈,看不出是什麼材質煉制的,感覺很柔軟的樣子。他的甲領是豎起來的,將腦袋後半部遮得嚴嚴實實,頭發上插著七根黃色的玩意兒,像是七根稻草。李強知道,那一定是一種法寶,搞不好還是某種仙器。

和琦君煞不同,老閑一臉的老相,像個七十歲的老漢,皺巴巴的臉上翹著一撮山羊胡須,干癟的嘴巴里咬著一根樹枝。他氣哼哼地說道:“羅天大人,我只是一個小小的散仙,什麼時候把你老人家驚動啦,我在小霖天這麼多年,應該沒有違反你們仙界的那些狗屁規矩吧,值得你羅天大人出手?”

李強倒是很驚訝,老閑似乎並不怕軒龍。其實,老閑心里還是很害怕的,跟羅天上仙打架,結果一定會很慘,即使自己能逃掉,可還有上百個請來的修真高手,他們可沒有辦法逃,他這是硬著頭皮說話。

軒龍根本就不想和老閑打架,他剛要說話,李強搶先道:“老閑,剛才是我出手的,抱歉,毀掉了你的流觴胄,請你放過雪龍城的修真者,好嗎?”他生怕軒龍亂說話,如果老閑知道軒龍是不會出手的,那自己可就慘了。

老閑猛地睜大眼睛,仔細打量了李強一番,突然他笑了起來,說道:“你這個混帳小子,行!看你的面子,媽的!聚水仙陣里的寶貝我不要了!小子,你來雪龍城多久啦?”

誰也想不到老閑會說出這樣的話來,連李強都愣住了,心想:“奇怪啊,我應該沒有這麼大的魅力吧,看老閑的樣子也不是那種好說話的散仙,我還沒說什麼,他竟一口答應了,活見鬼了。”

軒龍也很奇怪老閑為什麼答應得如此爽快,他很了解,看老閑的樣子就知道,他是渡過了很多次天劫的散仙,他的實力是散仙中最厲害的那種,對一般的仙人都能夠抵禦了,不過,老閑在這一界的日子也越來越難過了,因為,每千年一次的天劫是一次比一次厲害,直到他無法抵禦為止。像他這樣渡過很多次天劫的散仙絕對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人,竟然因李強輕輕一句話就和解了,軒龍對李強不由得再次刮目相看,實在有點想不通這究竟是為什麼。

李強撓撓頭,不好意思地說道:“老閑前輩,小子剛到雪龍城,還要在霖明星住上一段時間,前輩有事嗎?”

老閑說道:“你等我一會兒。”他掉頭向下飛去,招集和他一起來的修真者,說了幾句話後,那些修真者行禮散去。雪龍城的修真者不敢阻擋,眼睜睜地看著這些修真者離開,老閑散仙這才掉頭回來。

羅度契和羅度雨帶著雪龍城的高手飛來,他們都沒有想到事情會如此解決,一個個喜出望外,紛紛上來向李強和軒龍道謝。

老閑回到李強身前,他的老臉笑得像一朵盛開的紫皮老菊花,臉上的皺紋全都散開了,好像開心得不知道如何是好。大家都看得莫名其妙,心想這家伙真是個怪物,也不曉得他高興什麼。

軒龍眉頭微皺,他歪著腦袋,淡淡地說道:“又來了兩個……散仙。”緊接著,李強也察覺到了,他驚訝道:“沒錯!好快啊,修真者可沒有這個速度……”雪龍城的高手個個神情緊張起來,又來了兩個散仙,這意味著有三個散仙,萬一要和雪龍城再起沖突……他們簡直不敢想下去。

說話間,兩個人影陡然冒了出來。

刹那間,李強的手腳都軟了,聲音也都變了:“莫大哥!師尊!怎麼會是你們……”他激動得心都要炸開了。看著莫懷遠和琦君煞,李強這才明白自己是多麼的掛念他們,他猛地躍到兩人身前,拉著兩人的手,開心地大喊大叫,他覺得自己要是不發泄一下的話,一定會受不了的。

莫懷遠穩穩地站著,臉上露出欣慰的笑容。琦君煞則板著臉,罵道:“乖徒兒,別亂蹦,哎!”眼里卻流露出絲絲笑意。他使勁拍了李強一巴掌,猛地大笑起來:“我老人家的乖徒兒……哈哈,就是仙人也拿你沒辦法啊,哇哈哈,哈哈,咦……這是……”他笑到一半,突然發覺不遠處就有一個仙人正看著他,不由得嚇了一跳。

李強畢竟是修神的人了,很快就控制了自己的情緒,他笑道:“這是我結識的羅天上仙軒龍,我叫他師哥,哈哈。”他毫無顧忌地大笑起來。

莫懷遠和琦君煞都被李強的話鎮住了,這小家伙事事出人意料,連仙界的羅天上仙他也能交上朋友。莫懷遠和琦君煞兩人互相看了一眼,飛上前去施禮道:“拜見羅天上仙軒龍前輩。”

軒龍神情漠然地點點頭道:“不用多禮,這一界的散仙我管不著,所以,你們不必稱我前輩。”李強笑嘻嘻地纏將上去:“龍老哥,你看,這一個是我大哥,一個是我師尊,你別拉長著臉好不好,啊,對了,莫大哥,你們是怎麼知道我在這里的。”軒龍歪著頭沒有理會李強的話。

老閑在一邊哼哼唧唧地說道:“莫老弟,你這個兄弟很凶啊,把我的至寶流觴胄打得稀巴爛,哼哼,欺負我老頭子,哼哼!”莫懷遠笑道:“他不認識你嘛,流觴胄打壞了你再重新修煉一下,又不是什麼了不起的事情,值得這樣大驚小怪?”

李強還是第一次見莫懷遠這麼不講理,他覺得很新奇,笑道:“老閑前輩,算我欠你一個人情,以後補你。”他心里確實有些歉疚,說話就客氣了許多。

老閑兩眼放光,哼哼了兩聲,說道:“這可是你說的,到時候可別反悔。”

天封湖上空的修真者悄然散去,只留下十幾個雪龍城的領袖人物,他們在邊上耐心地等著。羅度契幾次都想插話,最後都忍住了沒說,他心里確實很震驚,一個羅天上仙,三個散仙,還有一個神秘莫測的木子前輩,這五個人的實力太恐怖了,雪龍城絕對得罪不起其中的任何一位。

李強心里已經明白,老閑一定也是想轉世的人。他笑道:“我們還是到雪龍城去,我還有幾個朋友在那里,去他們家里休息一下,再商量下一步行程。”

羅度契終于找到說話的機會,他急忙說道:“晚輩恭請各位前輩到極塹崖休息。”他大概這輩子都沒有如此鄭重其事了。羅度雨也說道:“極塹崖代表雪龍城恭迎各位前輩。”

軒龍心里有些不安,要知道,仙人在這一界是有很多顧慮的,並不是可以隨心所欲的想干什麼就干什麼,尤其是像軒龍這樣的羅天上仙,他還不如黛南楓禦和天蝕那樣的仙人自由,因為羅天上仙是代表仙界的青帝,一旦有出格的舉動,是會遭到天遣的。

李強在待人接物方面精明無比,他立即察覺出軒龍的為難,于是笑道:“好,我們就到極塹崖去做客,不過,羅兄能否安排一個僻靜的地方,另外,請羅兄將我幾位朋友請來,就是英家的英慧夫婦,還有一起從奇龍城過來的軒轅易青和百盛真,我有事找他們。”

羅度契連連答應,他殷勤地在前面引路,一邊吩咐羅度雨去請李強的朋友。

李強一直好奇老閑在天封湖尋找什麼,居然因此和整個雪龍城的修真者對抗。他忍不住問道:“老閑前輩,聚水仙陣里有什麼玩意兒?”

老閑眨巴著小眼睛,說道:“還不是為了你,哼!好心沒好報啊。”

李強撓撓頭,心里似乎有些明白,他尷尬地笑道:“誰知道你和莫大哥認識,嗨嗨。”老閑笑道:“算啦,能找到你就行了,莫老弟和琦老弟為了你,差點被我騙進幻星神陣,要不是莫老弟聰明,哼哼,你恐怕就再也見不到他啦,我們是打出來的交情。告訴你吧,聚水仙陣里有一只水靈,原想收了送給你的,嘿嘿,既然你不願意破掉雪龍城的靈脈,那就放過它算啦。”

李強笑道:“謝謝前輩,還是不用了。”他倒沒想到老閑是為了送自己禮物,心里不由得有些歉疚。

琦君煞小嘴撇撇,說道:“老哥,你又閑得發慌了是不是……”老閑似乎很怕琦君煞,他急忙說道:“琦老弟,哎,琦老弟,嘿嘿,哥哥不是和你乖徒兒交流交流套個交情嘛,干什麼這麼認真。”

莫懷遠微微一笑,他曉得琦君煞曾經半開玩笑半認真地威脅過老閑,說是如果老閑敢得罪他,他一定會在老閑轉世的時候很認真地幫助一把。老閑聽了嚇得夠嗆,一見到他就畏懼三分。

原來,莫懷遠和琦君煞在天庭星和李強失散後,先回封緣星等了幾年,結果李強音訊皆無,琦君煞等得實在受不了,就和莫懷遠商量,打算自己出去尋找。莫懷遠也不耐煩在家等候,哥倆商量後,辭別了傅山等人,沿著星路向小霖天搜尋過去。

小霖天的幻星神陣,莫懷遠曾經聽說過,哥倆摸索了近百年才找到小霖天附近,在烏牙境遇見了散仙老閑,老閑誤以為他們倆是來搶烏牙境的,結果三人大打出手,莫懷遠用天鑒寶相輪壓制住老閑,琦君煞更是法寶盡出,打得老閑叫苦不迭。

老閑氣急之下,企圖將兩人引誘進幻星神陣,被莫懷遠識破後,他用出了自己最厲害的仙器,那是他准備用來渡第八次天劫的寶貝。莫懷遠和琦君煞抵禦不住,要不是有天鑒寶相輪護身,兩人就徹底敗了,莫懷遠無奈之下,取出逆天寶鏡嚇唬老閑。

老閑一見逆天寶鏡,差點沒被嚇死,這可是羅天上仙的仙器,竟然出現在一個散仙手里。他不知道,這逆天寶鏡根本就沒有修煉過。他無可奈何地住了手,問莫懷遠究竟想要干什麼,這才知道莫懷遠和琦君煞是來找人的,誤會消除後三人成了朋友。

莫懷遠給老閑看了留在玉瞳簡里的李強的影像,托他幫助尋找,老閑一口答應。他也有自己的苦衷,第八次天劫很快就要到了,上一次渡劫他差點就完蛋了,外貌變成了一個七旬老翁,他知道自己第八次渡劫會更艱難,就算僥幸渡過了,第九次天劫是無論如何也過不去的,所以見到逆天寶鏡後,他的想法幾乎和莫懷遠、琦君煞一樣,那就是:機會來了。老閑清楚這是自己唯一的機會了。

極塹崖坐落在雪龍城里端,獨占峽谷的一頭,一座很大的平台凌空橫架,平台由幾根巨大的石柱支撐,邊上的崖壁由無數洞穴組成,那是極塹崖弟子修煉的地方。這里沒有什麼奢華的裝飾,顯得很樸實素淨,和封緣星的修真門派有很大的不同。

一行人在羅度契的引領下緩緩地落在平台上,眾人沿著平台向崖邊走去。峽谷崖壁的頂端是一塊巨大凸起的岩石,形狀很像一條張開大嘴的魚頭,里面已經完全被掏空,是一個巨大的岩石廳堂。李強注意到這里的地面也是暖玉鋪就,走進大廳里,頓時覺得溫暖如春,大廳正中有一個圓形的水池,一泓泉水清澈明淨。

眾人分賓主在暖玉上盤腿而坐。羅度契很興奮,有羅天上仙軒龍和三位散仙光臨極塹崖,僅此一點,雪龍城極塹崖的名聲就能更加顯赫。他吩咐門下弟子,取來各色靈果珍肴,小心地周旋在幾人身前。

李強盤腿坐在莫懷遠和琦君煞身邊,小聲述說分別後的情況,但他隱瞞了修煉天薦章會出現的後果,他不想讓莫懷遠和琦君煞擔心。莫懷遠也將自己知道的情況簡單地說了。

老閑蹲在水池邊,伸手撩水,他的心思最重,自從見到逆天寶鏡後,他就心神不甯了,這是他唯一的機會,他已經找好自己的接引人,但他心里還有一個很大的疑問:散仙究竟怎麼用逆天寶鏡轉世呢?那可是羅天上仙的仙器啊,沒有特別的靈訣是不可能操縱的。他實在想不通其中的奧秘。

有弟子來報:“奇龍城的千寶閣閣主灃牽寶,天修戈戈首昂寅到。”

羅度雨立即站起身來,說道:“大哥,你招呼幾位客人,我去迎接兩位奇龍城的朋友。”李強插話道:“讓他們也過來吧,我和他們也是朋友。”羅度雨心中不安,他知道李強大鬧奇龍城,和這些高手爭斗過,生怕李強在極塹崖報複奇龍城的高手,作為此地的主人,自己的名聲可就難聽了。

李強看他站著不動,心念轉動間便猜中他的心事,忍不住笑道:“修真者應該不會執著于仇恨,更何況我們並沒有結仇,灃兄和昂寅兄都是高手,怎麼還會和我計較?呵呵,請羅兄讓他們進來吧。”

軒龍自從盤腿坐下後就一直閉目不語,莫懷遠只是微微一笑,只有琦君煞笑嘻嘻地說道:“乖徒兒,你還是到處結識朋友,嘿嘿,小心被別人騙了。”李強咧咧嘴,不以為然地說道:“我沒什麼東西值得別人騙,就是被騙我也損失不了什麼。”

羅度雨還沒有走出大廳,李強笑道:“我也去。”他和羅度雨說笑著向大廳外面走去。

李強剛剛走出大廳,軒龍突然睜開雙眼,淡淡地說道:“逆天寶鏡在你這里?”他的眼光直射琦君煞。莫懷遠心里微微一驚。琦君煞傲然道:“怎樣?”

老閑驀地緊張起來。莫懷遠不動聲色地靠近琦君煞,一旦形勢不對,這哥倆就要拼命了。軒龍歪著頭,半晌,他笑了起來,說道:“別緊張,即使逆天寶鏡在你們手里,我也不會動手收回的,自然會有它的主人來要。其實,你們拿著寶鏡也沒有用,那是刑天仙器,不是你們能用得起來的。”

軒龍的話猶如一顆炸彈,轟得三人目瞪口呆。琦君煞在三人中見識稍差,他不服道:“不見得……”

軒龍說道:“逆天寶鏡在仙界,只有羅天上仙才能執有和使用,你們不過是一般的散仙,即使是仙人也只能動用其中一小部分功能,只有羅天上仙才能發揮逆天寶鏡的全部威力,這些仙界之秘你們是不可能知道的。”

莫懷遠依舊神色不動,老閑卻滿臉都是失望之情,心里感到無比失落。他和莫懷遠琦君煞不同,他們兩個即使現在不能轉世,以後還有足夠的時間可以等,他已經沒有時間了。一時之間,大廳里鴉雀無聲,這些人中,只有羅度契什麼也不懂,他聽得莫名其妙。

琦君煞俊美的臉上露出一絲失望。軒龍歪著頭,臉上露出淡淡的笑容,似乎覺得很有意思。作為羅天上仙,他在這一界受到很大的約束,除非他不打算再回仙界,如果還想回去的話,他就不能在這一界隨心所欲。

莫懷遠白眉微揚,神態自若地說道:“琦老弟如何看不開,轉世也罷,修仙也罷,都是逆天而行,盡自己的努力而不得,沒什麼好難過的。”

琦君煞突然笑了,他釋然道:“謝謝老哥提醒,呵呵,沒什麼大不了的。”他不再執著于轉世的念頭,笑嘻嘻道:“看來我們哥倆要找地方潛修了,千年很快就過去了,必須為渡劫做些准備了。”

老閑臉上的皺紋更深了,他苦笑道:“原來是沒有修煉過的逆天寶鏡啊,唉,老天啊,為什麼要給我這麼大的希望……”他不停地用手摸著那撮山羊胡須,嘴里長籲短歎,心情惡劣之極。

軒龍忍不住笑道:“轉世其實並不難,關鍵就是……”他沒有繼續說下去,眼睛卻看著大廳的門口,只見李強、羅度雨帶著兩個修真高手走了進來。老閑著急了,追問道:“前輩,關鍵是什麼?”

莫懷遠和琦君煞都明白了軒龍的意思,他話里的意思其實很清楚了,關鍵是在李強。兩人心里頓時一松,他們和李強的關系非同一般。兩人臉上都浮現出笑容,只有老閑還焦急不安。

灃牽寶和昂寅走進大廳,一眼就看見軒龍。兩人剛才已經聽羅度雨說過軒龍,心里早就有數,看見軒龍後,兩人搶步上前,躬身施禮道:“晚輩拜見羅天上仙。”然後一一拜見在座的三位散仙。灃牽寶笑著對羅度契說道:“羅兄,這次你們極塹崖風光了。”

羅度契客氣地說道:“這是軒龍前輩的抬愛。”

李強感覺自己仿佛回到了家鄉,他們說話的口氣就像是商人一樣,實在不像是修真者,他又一次覺得這里的修真者在境界上比傅山等人差了一大截。他正在胡思亂想,只見灃牽寶取出一張紅色的晶牌,說道:“前輩,這是上次接到的大羅上仙令,請過目。”

軒龍揚手從灃牽寶手中吸回大羅上仙令,稍稍察看後說道:“沒錯,這就是大羅上仙令,奇怪,竟然是仙界至尊青帝親自吩咐羅天上仙發布的。”

在座的都是高手,聞言無不吃驚,仙界至尊青帝下令留住李強,這太讓人匪夷所思了,仙界的至尊找李強要干什麼呢?

');

上篇:第五章 五仙雷     下篇:第七章 小霖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