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飄邈之旅 第七章 小霖天  
   
第七章 小霖天

軒龍反複把玩著手中的大羅上仙令,陷入了沉思中。所有人都看著他,試圖從他的臉色上窺探到些什麼。

李強心里嘀咕:“難道青帝知道我修煉了天薦章?軒龍曾經說過,修真者修煉天薦章幾乎必死無疑,既然必死,青帝為什麼還要找我……不會是……”他突然想到一種可能,頓時心動不已,當即決定無論如何也要見見從仙界來的仙人。

莫懷遠自從李強失蹤後就下定了決心,只要還有一口氣在,無論怎樣都要維護李強的安全。他並不急躁,只是靜觀事態的發展。琦君煞滿不在乎地坐著,他是有名的老怪道,雖然忌憚仙人的實力,但是並不十分在意,有莫懷遠和李強在,他覺得合三人之力足以抗禦一個仙人了。

軒龍突然歎了口氣,對李強說道:“也許真讓你說對了……”除了李強之外誰也不明白他的意思。李強知道是指和他打賭的事情,他大約從大羅上仙令里看出些許端倪,畢竟他是羅天上仙,對于仙界的信物比灃牽寶他們要了解得多。

李強說道:“老哥能和他聯系上嗎?”

軒龍微微一呆,他還從沒想到過要去主動聯系,他點頭道:“可以,我們羅天上仙之間有相互聯系的辦法,嗯,給我准備一間靜室。”他站起身來。羅度契急忙說道:“前輩請隨我來。”他親自去安排靜室。

軒龍一走開,大廳里的氣氛頓時輕松下來。軒龍身上流露出來的威勢,讓所有人都感到無比拘束,盡管軒龍已經刻意壓制了,但還是讓人受不了。

老閑首先跳起來,氣哼哼地說道:“莫老弟!你……你竟然拿一個沒用的逆天寶鏡嚇唬我,你……你……你說該怎麼辦?哼哼。”他實在是有些不甘心。要知道給一個人希望是很容易的,可一旦希望破滅,即使是散仙他也會受不了。

琦君煞呵呵大笑:“老閑啊,不騙你我們騙誰去?別不服氣了,你信不信,我和莫老哥再加上他——我的開山關門大弟子,保准打得你屁滾尿流找不到家,嘿嘿。”他一副無所顧忌的樣子,老閑頓時傻了眼。

李強被琦君煞逗笑了:“師尊,你老人家真是厲害,連前輩都敢欺負,徒兒一定要好好學學,哈哈。”莫懷遠笑罵道:“你好的不學,倒要學他這副無賴相。”

老閑氣得直哼哼:“哎!竟被小輩欺負,小心我豁出去,跟你沒完!”

李強瞪了他一眼,說道:“老閑前輩,你笨死了,虧你還是前輩高人,我大哥修煉不了逆天寶鏡,不代表就沒有人能修煉,你把我師尊和大哥惹翻了,小心我不幫你……”他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樣。

琦君煞開心得哈哈大笑,連聲道:“聽聽,你聽聽,你要是得罪了我老人家的乖徒兒,哈哈,有你苦頭吃的!”

老閑苦著臉坐到李強身邊,說道:“老弟,不是我生氣啊,唉!你知道嗎?我已經渡過七次天劫了,再來一次我可實在扛不住了,散仙的天劫一次比一次厲害,好不容易有這樣一個機會,你說,我能不著急嗎?”可憐他一個前輩散仙,為了避免再次渡劫竟向晚輩低聲下氣地解釋。

李強向來是吃軟不吃硬的,一聽這話頓時心軟了,他安慰道:“前輩,我不敢保證一定能讓你轉世,但是機會絕對是有的,如果你相信我,就和我們一起,有我大哥和師尊在,就是再渡天劫也不可怕。”琦君煞也笑道:“老閑,我這個徒兒說話向來算數,你放心吧,要是不能轉世,我和莫老哥幫你護法抵禦天劫,怎麼樣?”

莫懷遠也爽快地說道:“沒問題!有我們兩個出手,保證你能渡過第八次天劫。”

老閑大出意外,他知道修煉到莫懷遠這種程度的人,是不會言而無信的,他們答應幫忙就一定會幫忙的,他心里頓時安定下來。修煉了無數歲月,他一直都是孤寂一人,雖然也教了一幫徒弟,卻很少有自己的朋友,一向是獨來獨往,而且大部分的歲月都花在閉關修煉仙器上,僅僅是每千年一次的天劫,就使他疲于應付,根本就沒有時間結識朋友,稍微有點空閑時間,還必須四處搜尋各種煉器的材料,實在是苦不堪言。

老閑感激地歎道:“唉,散仙的日子難過啊,老弟,謝謝你。”

李強微微一笑,說道:“不用謝,我們是朋友嘛。”老閑看看莫懷遠和琦君煞,他突然明白了,這兩個散仙為什麼會對李強如此信任,因為他們是朋友。他點點頭,說道:“好,我交你這個朋友。”

羅度雨和灃牽寶幾個修真高手在一邊聊著,他們相互間都很熟悉,灃牽寶將李強在奇龍城的經曆告訴他們,讓羅度雨感興趣的不是李強和奇龍城修真者的爭斗,而是他精通煉器。雪龍城馬上就要舉辦煉器比試活動,有李強這樣一個煉器宗師級行家參加,雪龍城的煉器水平一定會有所提高。

不一會兒,羅度契回到大廳中,他特意又准備了四間靜室,請老閑、莫懷遠、琦君煞和李強靜修。李強笑道:“我暫時就不用了,還是讓我大哥和師尊去吧。”他還在等著澹博禹夫妻和軒轅易青幾人,他現在也不敢太用功,曉得功力越深走火自爆的危險越大,正好樂得輕松了。

琦君煞也不想去靜修,他說道:“莫老哥你們兩個去吧,我和乖徒兒一起。”莫懷遠點點頭,說道:“有事就叫我。老閑大哥,我們走。”羅度契吩咐弟子領著兩人去靜室。

灃牽寶走到李強身前,笑問道:“前輩找到足夠的仙石了嗎?”昂寅也跟著走了過來。琦君煞問道:“乖徒兒,你找晶石干什麼?”李強沒好氣地說道:“跑路啊,沒有晶石啟動傳送陣,我能跑多遠?你老人家可以大挪移,我就沒有辦法了,只好到處收購晶石,你徒弟窮啊!”他乘機大發牢騷。

琦君煞大笑:“哈哈!臭小子,跟我哭窮?你應該學會瞬移了吧,要傳送陣有什麼用,自己挪移不就行了,笨!”李強一咧嘴:“你老人家還是這麼沒有同情心,我要是能夠長距離挪移,還會去找晶石嗎?到底是誰笨啊。”

琦君煞抬腳便踢:“臭小子又不乖,敢和我老人家頂嘴,欠揍!”

李強心里好開心,好久沒有和師尊在一起胡鬧了。他笑道:“算啦,不和你爭了。師尊,我找到一件靈物,你老人家見多識廣,幫我看看。”他取出在碚靈山得到的赤石靈物。琦君煞知道他又在轉移自己的注意力,也不說破,笑著接過來查看。他還沒認出這是什麼玩意兒,邊上的灃牽寶就驚訝地叫了起來。

“這是地靈蜇!前輩是怎麼得來的?”

琦君煞也不認識,他笑道:“這玩意兒是活的,怎麼叫地靈蜇啊?有什麼用?”聽灃牽寶一叫,大家都好奇地圍攏上來。灃牽寶是千寶閣的閣主,對于天材地寶他見識得太多了,他伸手拿過地靈蜇,在眼前反複細看,半晌,慨歎道:“竟然是雙蜇,太罕見了。”

琦君煞不樂意了,說道:“小子,話說清楚點,這玩意兒到底是什麼東西?”

灃牽寶知道這個俊美的少年是木子前輩的師尊,他可不敢怠慢,急忙說道:“地靈蜇是碚靈山的特產,只生長在勻淨赤石里,是非常罕見的靈物,它和岩瑕精、嗜石蟲並稱靈山三寶,它的功能是安神定魂,修煉後還可以抗衡無形煞魔的侵害,這種雙蜇一穴的地靈蜇我也是第一次見到,無價之寶啊。”

無形煞魔大家都知道,那是很難抗禦的東西,地靈蜇竟然有這種功效,確實是非同一般了。灃牽寶笑嘻嘻地說道:“木子前輩,這個地靈蜇賣給我?”他試探道。李強還沒有說話,琦君煞一把奪過地靈蜇,說道:“不賣!我要了。”

灃牽寶頓時語塞,他本來就是開玩笑的,可沒想到琦君煞會要自己徒弟的東西,更讓他驚奇的是李強竟毫不在意,還嬉笑道:“難得能孝敬你老人家,弟子真是榮幸萬分。灃兄,我師尊要了,就沒你的份啦。”

琦君煞翻翻眼睛,隨手收起地靈蜇,他似乎很在意這件寶物,李強覺得有些奇怪,不過,只要是琦君煞開口,他任何東西都不會吝嗇的。

灃牽寶遺憾地搖搖頭。昂寅說道:“羅兄,最近有不少門派的宗主要過來吧,制器比試就要開始了,我看你們好像還沒有准備嘛。”

羅度契歎道:“要不是有軒龍前輩和木子前輩在,這里現在還要亂。”羅度雨趕緊將雪龍城的情況告訴他倆,灃牽寶笑道:“說起來還是雪龍城的運氣好啊。”

李強問道:“制器比試……所有的大門派都有人來嗎?”

羅度契點頭道:“差不多的大門派都會派人來,這是霖明星最大的聚會了。”

琦君煞不以為然地說道:“比個什麼勁!不是我老人家吹牛,他的煉器水平這里沒人能比得了,乖徒兒,你參加嗎?”李強搖頭道:“我參觀,但是不參加。”他知道就憑自己擁有神奕力,修真界的煉器高手就沒法比,上下差別實在太大了,不過,可以吸取一些他們煉器的思路和手法。

灃牽寶笑道:“我見識過木子前輩煉器,確實不同凡響……”他還想誇贊幾句,大廳里突然安靜下來。灃牽寶一驚,回頭看去,只見軒龍出現在大廳里,對李強說道:“老弟,你跟我到小霖天走一趟。”

李強驚訝地問道:“發生什麼事情了?”

軒龍說道:“你猜對了,從仙界來的羅天上仙就是孤星大人,不過,他現在在小霖天過不來,讓我們過去見他。”大廳里的修真者都不敢插話,只有琦君煞說道:“乖徒兒,師尊陪你去。”他招手叫來羅度契,讓他趕快叫莫懷遠和老閑來。

李強緊張地思索了片刻,問道:“是不是孤星大人有麻煩?”

軒龍覺得有些不可思議:“你怎麼知道孤星大人有麻煩?他沒有說啊,只是讓我們快些去。”李強笑道:“小霖天應該離這里不遠,以孤星大人的能力,很快就可以過來的,沒必要讓我們過去,軒龍老哥,你說是不是啊?”

琦君煞也點頭道:“不錯,他肯定是被什麼牽制住了,軒龍前輩,我這個乖徒兒滿肚子的花花腸子,他應該說得對。”

李強忍不住抗議道:“哎呀,你老人家嘴下留情,什麼叫滿肚子花花腸子,我這是提醒軒龍老哥。”大廳里的修真者給他們三個搞得頭暈腦漲,僅僅是稱呼和輩分就已經亂七八糟了,他們說些什麼更是搞不明白。

軒龍點點頭,他也挺佩服李強的,這個小家伙思路很縝密。他歪著頭想了想,說道:“如果有什麼能牽制住孤星大人的話,那一定是很厲害的東西,我們過去的時候要小心點了。”說話間,莫懷遠和老閑也回到大廳里。

琦君煞小聲地和莫懷遠商量著。李強走到羅度契面前說道:“羅兄,等一會兒我幾個朋友來,麻煩你招待一下,我和軒龍前輩到小霖天去,應該很快就會回來的,你告訴他們不用在這里等我,我回來後會去找他們。”

羅度契說道:“沒有關系,木子前輩放心吧,一切都有我安排。”

莫懷遠說道:“軒龍前輩,我們三個也一起去,若是有什麼事情,我們也能幫上忙。”其實,他們三人是不放心李強,生怕他有什麼危險,他們三人的實力相加足以抵擋一個仙人了。

軒龍稍稍有些猶豫,他還沒有說話,李強就叫道:“好啊,人越多越好,哈哈,熱鬧。”說得大家都笑了起來。

軒龍無奈地點頭道:“我們穿上仙甲。”他雙臂微微一振,頓時整個人的形態大變,一股無與倫比的威煞散發開來。大廳里的修真者全都向後退去,只有羅度契、羅度雨和灃牽寶略好些,連昂寅都受不了,他向後連退三步,心里震驚莫名,這才是真正的仙人實力。

莫懷遠、琦君煞和老閑同時穿上仙甲,李強也喚出火精仙甲。這五人仙甲一上身,大廳里的修真者可真吃不消了,連羅度契這樣的宗師級高手都要向邊上讓讓,那種無形的壓力猶如巨大的沖擊波,讓人無法喘息無法站立。

軒龍撚動手指,左手背上顯出定星盤。李強也急忙戴上定星盤,笑嘻嘻地湊上去問道:“老哥,你是怎麼定位置的?”軒龍驚訝地看著李強手背上的定星盤,問道:“咦,你怎麼會有仙界的定星盤……”他抓起李強的手,仔細看了一下,又道:“沒錯,真是仙界的定星盤,這里面有兩界的星路,老弟,你從哪里找到的?”

李強嬉皮笑臉地說道:“上次不是和你說了嘛,就是破了天蝕老仙的炫疾仙陣,偶然得到的,呵呵。”軒龍搖搖頭,說道:“你的膽子不是一般的大,仙人的東西你也敢拿。”他將左手舉到李強眼前,教他如何確定星際間的標識,如何尋找目標,告訴他這次要去的小霖天的位置。李強喜出望外,有軒龍教授,他很快就學會了如何使用這件仙器。

李強發現定星盤里的小霖天是由數不清的星球組成的,和自己想象的完全不一樣,他原來以為小霖天是一個星球,沒想到小霖天是一個小小的星系。在星系的右上方有一圈青白色的光圈,范圍極大,他知道那就是幻星神陣,心里不禁驚歎不已,那是一個以星球為棋子,宇宙為棋盤的巨大無比的神陣,如果陷進這個陣法里,那將是非常恐怖的。李強想不通誰能有如此大的神通,這樣大的手筆就是仙人也難以做到。

幻星神陣的右邊有一團紅色霧狀的東西,順著向下是稀稀落落的星球。李強將神識探到幻星神陣的後面,只見一個漩渦狀的東西在緩緩轉動,看不清是什麼東西,感覺像是粘稠的液體,顏色也很古怪,暗黑色中閃著幽幽的藍光,仿佛是惡魔的眼珠,正在瞪視著自己。

李強不但學會了定星盤如何使用,還成功地激發出原主人留下的記號。他發現寂寞老仙對小霖天十分了解,他似乎去過小霖天絕大部分的星球,定星盤里的小霖天星系,里面縱橫交錯的全是各種各樣的記號,李強暫時沒有搞明白其中的含義。

軒龍揚手拋出幾件閃著金光的物品。李強一看就知道是星耀,他提醒道:“大家小心了,這是星耀。”話音剛落,一個金色的圓球出現在眾人眼前,軒龍說道:“進去吧,我們走!”

李強笑道:“羅兄,我可是要回來參加煉器比試的,給我留一個名額。”羅度契也笑道:“木子前輩要參加,對其他修真者可不公平,回來請你作貴賓,比試可就沒有你的份啦。”李強微微一笑,轉身飛進星耀里。

軒龍等莫懷遠、琦君煞和老閑進到星耀中,這才手掐靈訣,喝道:“叱!”一道金光閃過,已是蹤影皆無。

星耀是仙人最常用的長途挪移仙器,其厲害處在于可以直線大挪移。霖明星雖然靠近小霖天,但是其間的距離還是很遠的,而用星耀就快多了,按李強家鄉的時間算,也就十來天的工夫,這算是短途的挪移。軒龍的星耀和一般仙人的不同,他是仙界專管追蹤的羅天上仙,最講究速度,所以他的星耀是最好的一種,是所謂的光輝星耀,只有三四位羅天上仙有這種寶物。

小霖天幻星神陣後方不遠處的太空中閃現出一道金光,耀眼的光球陡然散開,太空中現出五個身影,軒龍帶著李強等人順利到達目的地,他收回星耀說道:“下面的路途就不能用星耀了,也不能用挪移,只能靠飛行,老閑你們都知道的,大家小心點。”

只有李強搞不明白,他問道:“為什麼不能瞬移?”

老閑解釋道:“老弟,這里靠近幻星神陣,如果不小心移進去,嘿嘿,你就永遠也別想跑出來啦,而且,小霖天這里說不清道不明的玩意兒很多,稍微不小心,連怎麼死的都不知道。在這里如果沒有散仙以上的實力,還是不要進入為好,很危險的。”

李強詫異道:“小霖天居然如此可怕,呵呵,反正有軒龍老哥打頭陣,不用我來操心。”莫懷遠忍不住拍了他一巴掌:“你怎麼還是這麼懶啊,靠別人是靠不住的,最後還是得靠自己。”有時候李強覺得莫懷遠更像自己的師尊,他老人家一找到機會就要教育自己一番。他知道莫懷遠是為自己好,很聽話地點點頭:“是,大哥,小弟遵命。”

琦君煞奇怪地扭頭看李強:“咦?難得見你這麼聽話,少見!”說得李強哭笑不得。

軒龍辨認了一下方位,說道:“後面是幻星神陣,前面有七條迅沸流,我們去左下方,看見那團黃白色的光嗎?那就是逆行通道的隱藏處,小心點,不要撞進迅沸流里,會很麻煩的。”

幾人中只有李強見識最少,他問道:“軒龍老哥,什麼是迅沸流?連你老哥都要避開?”

軒龍說道:“迅沸流是天熏風夾雜著炙熱的星漿砂組成的,時隱時現,一旦被卷進去,很難脫身,里面有極強的吸力,迅沸流的核心就炫疾天火。”對于軒龍來說,迅沸流只是麻煩而已,要是散仙和修真者陷進去,可就不是麻煩了,那是會致命的。

李強聽得似懂非懂,他唯一聽明白了一點,就是迅沸流的中心是炫疾天火,他立即知道這玩意兒厲害。軒龍又道:“大家跟緊我飛,千萬別離開太遠,明白嗎?”四人立即靠攏上去。

老閑在小霖天住了無數歲月,不過幻星神陣的背面他從來沒有來過,知道這里凶險萬分。他小聲說道:“在這里別逞能,可惜我的流觴胄破損了,不然可以護住大家。”

軒龍向左下方飛去,他飛得不快,邊飛邊說:“別用護罩,這里講究的是隨機應變,一人陷進去還有別人幫手,用護罩就慘了,一旦陷進去就沒人可以救你,大家都在護罩里,困也困死你。”本來琦君煞也想用他的梭形法寶,聽軒龍一說,馬上打消這個念頭,這里的東西已經超出他的想象。

漸漸地,軒龍開始加速,他喝道:“大家跟緊我!”刹那間,軒龍渾身金光大盛,速度奇快地向下飆去,他身後一左一右緊跟著莫懷遠和琦君煞,李強居中緊跟,最後面是老閑,五人排列成十字狀隊形,五點金光急速飛去,就像是五顆金色的流星。

李強這才知道自己的差距有多大,其他人飛行得很輕松,只有他鼓足全身的勁力,拼命追趕,依然有些吃力。幾人中李強的功力是最差的一個,不過,他也有絕招,他借助火精的威力,將火焰向後急噴,全身冒著豔紅色的火焰,猶如一個燃燒的大火球。

跟在他後面的老閑叫苦連天,李強身上噴出的火焰可是有天火特質的,老閑覺得這小家伙古怪之極,搞不明白他到底修煉了什麼,像這樣噴火的家伙,他還是第一次見識。他忍不住叫道:“小子,你再噴火,我老閑就要熟了!”

琦君煞哈哈大笑:“老哥,我這個徒弟是放火的行家,放屁都帶火星,你就忍忍吧,哈哈。”

軒龍在前面驚訝道:“咦,那是什麼玩意兒?”

');

上篇:第六章 師友重逢     下篇:第八章 魔血煞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