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飄邈之旅 第六章 金尊神心  
   
第六章 金尊神心

赤明魔尊眼巴巴地看著魅兒消失了,他沒精打采地走到傳送陣里去整理布陣的能量石,一邊整理還一邊嘀咕:“唉,早知道這樣,還不如待在黑魔界好,混蛋孤星!羅天上仙就了不起啦?魔禁……嗚……魔禁太可怕了……嗯,讓我想想,傳送陣是怎麼弄的……”他在傳送陣里轉著圈子,一時間竟無從下手,畢竟已經很長時間沒有接觸這玩意兒了。

李強也不去管赤明魔尊在干什麼,他飛到空中查看,見不遠處有條大裂隙,他傳音給赤明魔尊道:“小明,就在這等我回來,別亂跑,如果我回來看不見你,別怪我七字仙訣輪流送給你。”不等赤明魔尊回答,他掉轉身形向裂隙里飛去。

赤明魔尊低聲罵道:“呸!呸!我為什麼要等你……你又不是開皇魔尊!哎,奇怪了,這個鳥傳送陣怎麼讓人看不明白啊。”自從進入這一界後,赤明魔尊就一直不順,先是被幾個家伙打得狼狽不堪,後來又被魅兒迷惑,搞得他暈頭轉向,行事也顛三倒四起來。

李強順著大裂隙向下飛行,四周越來越幽暗,但他能夠清晰地看見周圍的景象。犬牙交錯的岩石,一根根的刺向空中,岩壁上竟然有水的痕跡,漸漸地,周圍浮起赤黃色的煙霧,一股很濃烈的硫磺味道撲面而來。李強微微抖動身體,一團明亮的銀光從欲天甲里向外漲開,將他包裹得嚴嚴實實。

黝黑的岩壁上,斑斑點點地凝結著黃白色的結晶,越向下面岩壁上的結晶越多,很快李強就沉到裂隙的底部。地面上厚厚的沉澱著一層紅黃色的礦物,李強不知道這是什麼,他原來是要找一個修煉的地方,沒想到下面竟是這種狀況。

聯想到上面的傳送陣,李強突然明白了,這里一定蘊藏著某些修真用的材料,這個傳送陣如果不是中轉站的話,就很可能是為此專門修建的,那麼這里的材料一定很有價值。李強此時除了需要中品仙石外,對收集各種材料已經興趣不大了,他覺得這里不是修煉的好地方,可又不願回頭重新尋找,就順著裂隙向深處走去。

裂隙底部的溫度很高,從岩縫里噴出的煙霧在李強欲天甲的銀光照射下顯得光怪陸離,這些煙霧似乎飄不出去,只是在裂隙里流動。李強突然停住腳步側耳傾聽,遠處隱隱傳來“咔吧”“咔吧”的碎裂聲,還有“沙沙”的移動聲,要不是李強修為高深,還真不容易聽見。李強心里奇怪,這里會有生命體?

李強是浮在地面約一尺的位置悄無聲息地向前飄移的,這條大裂隙上面狹小,底部寬大,地面上凹凸不平,一縷縷的煙霧從岩縫里噴出,發出咝咝的聲響,像毒蛇吐信一般,很是嚇人。李強的好奇心很重,他左瞧瞧右看看,由于修煉了天薦章,他有一雙與眾不同的神眼,可以輕易地看穿任何迷霧和黑暗。

裂隙底部的地勢崎嶇,有許多大塊的岩石塊散落在地上,好在李強不是一般的修真者,他完全無視這些阻礙,不緊不慢地向前飄去。

轉了幾個彎,前面出現一堵巨大的黑色岩壁,和周圍的結晶岩壁不同,這堵岩壁黑沉沉的,上面鼓起麻麻點點的斑點,閃著幽暗的藍光。李強突然覺得岩壁似乎動了一下,他揉揉眼睛,心想,莫非是自己眼花了。

緊接著岩壁又動了一下,整個岩壁似乎向外鼓了出來,看上去就像岩壁要塌下來一樣。李強微微一驚,急忙飛出太皓梭護住身體,太皓梭的紫金芒將周圍照得一片通明。只見岩壁驀地散開,李強嚇了一跳,原來那是吸附在岩壁上的三角形飛蟲,每只都有成人手臂長,令人恐怖的是這些巨型飛蟲在飛行時竟然無聲無息,其頭部的尖刺閃著藍色的光華,在黑暗的裂隙里,鋪天蓋地的藍光猶如鬼火一般嚇人。

李強好在有太皓梭護體,他鎮定下來,小心地向後退去。他並不想惹這些古怪的飛蟲,誰知這些飛蟲卻不放過他。飛蟲猶如被驚擾的蜂群,在空中盤旋了幾圈後,突然向李強撲了過來。

密集的爆裂聲連續不斷地響起,飛蟲只要撞進太皓梭的光圈里,立即就被絞得粉碎。李強察覺到這些蟲子似乎是被人馴養的,短短的十分鍾不到,他的腳下就堆起了小山一樣的飛蟲碎片。終于,這些飛蟲也感到恐懼了,陡然飛散開來。

李強收起太皓梭蹲下身來,用腳尖撥開碎裂的飛蟲尸體,見下面沉積了厚厚一層藍色的砂礫一樣的東西,他頓時明白了,這就是在此修建傳送陣的目的。這是修真界很有名的一種材料,叫藍角璃,是用來煉制戰甲的,雖然李強現在已經用不上了,但他還是將這些藍角璃收集起來。

又向前不遠,李強終于看見一個不大的洞穴,洞穴口有禁制,但是禁制已經很弱了,這種普通陣法形成的禁制,根本就阻擋不了李強。踏進洞穴一看,這是一個不大的地方,地上鋪著一層打磨得很平整的岩石,有四個晶石發光物,洞壁上竟然還掛著一把三尺長的古怪兵刃,整個洞穴里顯得很清爽。李強覺得比較滿意,他將洞口重新禁制起來,准備在里面修煉一下太皓梭,他根本不管赤明魔尊在上面會不會等得發狂。

取出孤星給的玉瞳簡,李強先用心念將內容記下,然後准備動手修煉。以前他就收集了不少材料,他將需要的材料都找齊了。李強現在知道為什麼太皓梭會蘊含巨大的能量,被炫疾天火煅燒了幾千年後,太皓梭具備了極陽極剛的屬性,它最大的問題是已經定型了,很難繼續修煉,不過,孤星留給李強一個解決方法,那就是用神奕力去修煉,如何修煉他沒有詳細說明,只是告訴李強按照自己的思路去修煉,對于這一點李強非常贊同。

將材料收進手鐲里排好順序,李強飛出太皓梭。他思考了一下,將神奕力輸入太皓梭里,刹那間太皓梭大放光明。李強第一步的意圖就是煉化太皓梭,他知道用天火去煉化是毫無意義的,這東西被天火煅燒了足足幾千年,再用天火煅燒也不會有什麼效果的,他只能寄希望于神奕力無堅不摧的特性。

隨著神奕力的湧入,太皓梭越來越亮,一陣清脆的猶如銀鈴般的震顫聲急促響起,李強心里暗暗吃驚,他幾乎將全身的神奕力都灌注進去了,太皓梭依舊不見有熔化的跡象。漸漸地,李強覺得自己有心而無力了,他慢慢收回神奕力,看著光暈流轉的太皓梭,他陷入了沉思。

赤明魔尊折騰了半天,好不容易才將傳送陣重新布置好,但是他沒有仙石,無法啟動傳送陣。看看李強蹤影皆無,他忍不住試圖破解魔禁,他先從體內鼓蕩出一股精純的魔焰煞,從里向外燒灼起來。赤紅色的魔焰煞剛剛冒出,立即就觸動了魔禁,一聲尖利慘嚎響徹天際,這家伙終于明白了魔禁的恐怖。

首先讓赤明魔尊嘗到的是劇烈的疼痛感,從身體內開始痛起,一直延伸到四肢,緊接著就是痛到頭上,他抱著腦袋不停地翻滾。由于魔焰煞不斷湧出,赤明魔尊身下的岩石裂開無數條細縫,發出噼啪的碎裂聲,他在崖頂上橫沖直撞,一不小心一頭栽進大裂隙里,他的神智也變得模糊起來。

赤明魔尊眼看著急速掠過的岩壁,他提不起一點魔煞力,只能眼睜睜地看著地面越來越近,他只咒罵出一句,而且還是罵自己的:“我是笨蛋啊!”轟然一聲巨響,他深深地紮進地下,碎石四散飛濺。從這麼高的崖頂跌落,強如大神魔的體魄也有點受不了,劇烈的疼痛加上震蕩,赤明魔尊已經七葷八素了。

赤明魔尊在地上砸出一個很大的坑,半晌,他才好不容易止住疼痛,慢慢地翻轉身體,看著裂隙上方翻滾著的赤黃色迷霧,突然他笑了起來,他察覺到了生命的跡象。

一縷暗紅色的魔血煞霧飄了出來,順著岩壁悄然擴展。赤明魔尊爬起身來,突然間,一陣奇特的酸澀感覺沿著腳心向上傳來。

這次赤明魔尊連慘叫聲都發不出來了,他猶如離弦之箭,狠狠地撞向岩壁,轟!啪啦啦!岩壁竟被他撞塌了一大塊。赤明魔尊這才知道魔禁對他的懲罰才剛開始,種種稀奇古怪的感覺一遍一遍在他的魔體內肆虐,他無法移動,也不敢亂用魔寶化解,只能苦苦地支撐著,絕望地等待著魔禁自己緩解下來。

赤明魔尊不停地用頭去頂地上的碎石塊,試圖轉移自己的注意力,突然他停了下來,慢慢地抬起頭,兩眼冒出的紅光足有幾尺長,俊美的臉蛋上滿是邪氣。他穩住身體,小聲地念著咒語。聽到遠處沙沙作響的聲音,他臉上露出極其興奮的神色。

無數藍色小點蜂擁而來,赤明魔尊兩手交叉擺動,從指尖射出無數道細長的柔絲,柔絲飛出後立即消失在空中,黑壓壓的飛蟲陡然撲向赤明魔尊,頃刻間就密密實實地包裹住他,很快,空中所有的飛蟲都擁擠上來,蠕動的飛蟲就像一座小山般,越堆越高,慢慢地,這些怪異的飛蟲靜止下來,周圍死一般靜寂,偶爾可以聽見岩壁里噴出的咝咝氣流聲。

赤明魔尊哈哈大笑著站起身來,堆成小山一樣的飛蟲隨著他的站起嘩啦啦地滑落到一邊,沒有一只飛蟲能夠逃脫,其生命完全被赤明魔尊吞噬了。依賴這些飛蟲的生命,赤明魔尊總算抵禦住了魔禁的威力。

赤明魔尊抬手向下一壓,一股無形的魔煞力向下沉去,只聽噼啪亂響,飛蟲紛紛碎裂。他揚手輕揮,一道疾風吹過,地上露出厚厚的一層藍角璃。赤明魔尊一見咧開嘴哈哈大笑,這一界的天材地寶他怎能放過,在黑魔界要想得到好東西,沒有實力那是妄想,最好的魔器魔寶幾乎都是被幾個大神魔占有。

將地上的藍角璃收掉後,赤明魔尊心里疑惑:“那個混蛋小子跑到哪里去了?”他又想了想,臉上露出邪邪的笑:“哈,不在才好!讓我看看還有沒有生命體。可惜,這些小蟲子太弱了,要是有修真者就好了,吞噬一個初級的修真者也比這些小蟲子要補得多,唉,這個破地方要到哪里才能找到修真者。”他一邊胡思亂想,一邊向裂隙深處走去。

李強思索了很久也不得要領,最後他想到了在幻神殿收到的兩種神品。取出一顆聖實欖,他稍稍有些猶豫,因為隨著見識的增加,他知道很多珍品異果的吃法是不同的,服用的方法不同效果也是不一樣的,他現在也沒有人可以去問,只好用最常用的辦法——吃下去。

聖實欖外層包裹著一層薄薄的青蛛絲形成的禁制,李強現在的牙齒恐怕連合金鋼鐵都能嚼碎,這層薄薄的禁制對他是沒有用的。“咔”地一聲輕響,聖實欖碎裂開來,李強感覺嘴里就像含了無數只會動的小螞蟻,在里面爬來爬去,他明白這是聖實欖所含有的靈氣擴散開來,但是這種感覺很怪異,他使勁緊閉住雙唇,生怕忍不住一口吐掉,那就太可惜了。

自從修煉了修神天薦章後,李強對自己體內產生的變化變得一無所知,不像是修真者的時候,有元嬰幫助自己體察,而現在完全是一片混沌。他在修煉的過程中,也就是從暗黑之心跨入到平凡之心的境界時,體內曾經隱約顯出一尊金色的人形,但是很快就消失了,當時他並沒有在意,進入平凡之心的喜悅沖淡了一切。

沉浸在二欲天的平凡之心境界里,李強明顯察覺出和以前的不同,他又一次發現了體內那尊金色的人形,聖實欖里蘊含的天地靈氣像潮水般向金色人形湧去。李強猛然醒悟過來,這就是在青帝的天薦章里提到過的金尊神心!這是新的天薦章里記錄的內容,是他以前不知道的。一旦凝結出金尊神心,他就踏入了三滅天的初步境界,即所謂的不死之心也就是神之心境界。

隨著時間的推移,金尊神心從淡淡的虛影開始緩慢地凝結。聖實欖不愧是神品,若不是有這種奇寶,李強也不可能如此快速地踏入三滅天的初步境界。憑著他現有的神奕力,還不足以凝結金尊神心,而這正是修神天薦章的一道巨大的關口,一旦突破,憑借著金尊神心,修神之路就會穩當許多。

金尊神心是很難凝結的,李強在功力不夠的情況下從平凡之心的境界里強行進入不死之心境界,其中的風險之大他並不清楚。他在練功上一直都是很糊塗的,和一步步修行上來的修真者不同,他幾乎沒有遇見過太大的難題,所以他也沒有太多的心理障礙,這可以說是他最大的財富了。他憑著麻木無知和聖實欖的神效,在強行踏入不死之心境界時,僥幸躲過了走火之危。

金色的人形虛影逐漸收縮,李強在修煉了天薦章後,終于第一次可以內視體內的變化。隨著大量的神奕力聚攏,金色虛影越縮越小,李強發現金尊神心收攏的地方竟然是心髒部位,這真是名副其實的神心了。

金色虛影結成一個雞蛋大小的人形,不斷地收縮漲大,猶如一顆跳動的心髒。李強知道金尊神心就要成型了,這只是短暫的間隙,他趁著這個時候,又飛快地扔進嘴里兩顆聖實欖。金尊神心一旦開始真正凝結,他是無法行動的,這個舉動使他再次逃過一劫。

陡然間,李強全身猶如虛脫,跳動的金尊神心幾乎吸干了他所有的神奕力,他只覺得眼前發黑,渾身都僵硬起來,驚恐之下,他猛地咬碎含在嘴里的一顆聖實欖。這次的感受又不一樣,他仿佛是一個剛從沙漠里逃生的人,在干渴欲死之際一頭紮進了清澈的泉水里,全部的身心似乎都舒展開來,那種快樂和喜悅足以讓人發狂。

金尊神心劇烈地震蕩起來,李強從內視看見無數的金色急速聚攏,金尊神心再一次縮小,縮到只有原來的一半大,顯得更加凝練了。突然之間,金尊神心膨脹開來,李強心驚之余咬碎了口中的第二顆聖實欖,他本能地覺得一定要壓制住金尊神心的膨脹,不然自己的肉身就保不住了。

第一顆聖實欖的威力還沒有完全發揮,第二顆又補充進來。即使是仙人也不敢一次吃上三顆聖實欖,李強不但吃了三顆,而且是連續不斷地吃了三顆,如果孤星和軒龍在的話是絕對不會讓他這樣亂來的,不過,也正因為李強如此亂來,硬是憑著三顆聖實欖的神效將金尊神心壓回原來的地方,他終于成功地踏進了三滅天的不死之心境界,這樣的結果可能連青帝也想不到。

李強有了金尊神心,就像是修真者有了元嬰,他這才算真正踏入了修神的門檻。隨著金尊神心的跳動,大量精純的神奕力散發出來,李強舒服地伸了一個大大的懶腰,他興奮地發現自己就像初次修真時那樣,渾身充滿了無窮無盡的力量。他明白自己已有了質的飛躍,心里不禁充滿了斗志和自信。

他睜開眼,發覺身上的欲天甲已經再次變化,由原來的銀色變幻成淡淡的蔚藍色,這就是所謂的滅天甲了。他滿意地站起身來走了幾步,再次取出太皓梭,忽然想到在炫疾仙陣天蝕的藏寶室里他修煉的第一件物品,似乎有所感悟,神奕力和天火同時煉器應該是一個好辦法。

一團深紫色的天火懸在空中,李強用神奕力包裹著太皓梭探進天火里,太皓梭頓時發出耀眼的金光。李強急速將神奕力湧進梭體里,這次神奕力比原先有些不一樣,似乎變得更加厲害,很快就將太皓梭熔化了。李強心里狂喜,只要太皓梭熔化他就有辦法重新煉制了。

太皓梭就像液體一般在天火里流動,李強首先將藍雨砂一顆一顆地射進液體里,連續投入十來顆後,太皓梭的金光里開始夾雜著點點藍色星芒。李強最熟悉的是吸星劍,他不假思索地用吸星劍的修煉方式,開始煉制起太皓梭。

慢慢地,太皓梭在天火里形成一團很濃密的霧氣。李強悄然收回天火,閉目用神奕力操控太皓梭。修真界的寶器特點就是極其精致,極品的精致程度絕不下于仙器,只是沒有仙器的威力大罷了。仙人一般不會太執著于仙器的精美,大都看重的是實用,而李強則不同,他從一開始修真加入的就是由煉器入修真的重玄派,對于煉器有著發自內心的喜愛,所以,太皓梭不做到完美他是絕對不會罷手的。

隨著修煉的加深,太皓梭已經完全霧化,李強乘機幻化出各種形態的玩意兒,最後才將太皓梭重新凝結起來。在一連串噼啪聲中,太皓梭落在李強的手中。太皓梭的形態已經完全改變,這個形狀就連李強也沒有想到,那是兩片月牙狀金色彎刃,背對著背連接在一起,光滑的金色表面上,布著一絲絲極細的紫芒,幽藍的星點零散在其中,顯得非常的神秘。李強一見之下竟愣住了,怎麼會變成這樣?

最後李強決定,還是叫它太皓梭,不管它變成什麼形狀,它永遠都是自己得到的第一件仙器。太皓梭在李強心目中僅次于紫炎心,對這兩樣寶物,他都有很深的感情。

收回太皓梭,李強剛一轉身,就聽“噗”地一聲,塵霧彌漫開來,只見整個洞穴的牆壁和地面已化為齏粉,只有他站立處完好無損,方圓兩尺外的地面都深深地陷了下去,刹那間整個洞穴一片昏暗。李強這才知道,自己修煉太皓梭時,無意中毀掉了這個前人遺留下來的洞穴。

走出洞外,李強飛上崖頂,來到傳送陣邊,發現赤明魔尊不見了,只見崖頂上猶如經曆了一場大戰,地上是無數的裂痕碎石。李強心里奇怪,赤明魔尊和誰在爭斗?他察覺到赤明魔尊已經修複了傳送陣,心想:“難道有修真者傳送過來見到赤明魔尊……”他不由得緊張起來,這家伙可是大神魔,修真者根本就斗不過他,要是被他搞死幾個,自己的罪孽就大了。

李強仰首發出一聲長嘯,嘯聲一起,整個崖頂都顫動起來。李強嚇了一跳,立即停止嘯聲,他發覺自己的修為高了很多,心里不禁很得意。

等了很長時間也不見赤明魔尊回來,李強走到傳送陣中,將仙石嵌入陣法,啟動後立即查看定星盤,他發現霖明星不算遠,只要渡過另一個無人星球就到了。停下轉動的陣法,他再次發嘯,不過這一次他將聲音刻意壓低了些,免得將崖頂震塌。

依舊不見赤明魔尊回來,李強發出了警告意味很濃的尖嘯聲,不一會兒,從極遠處響起一聲沉悶的吼叫聲,只見赤明魔尊拖著長長的血霧,從遠處飛速而來。吼聲剛一入耳,赤明魔尊就已靠近了,這家伙的速度實在是快,連李強都看得心驚,要不是有魔禁控制他,自己還真沒把握對付他。

李強一眼看見赤明魔尊身上纏著一條巨大的像蛇一樣的怪物,他驚訝地問道:“小明,你在干什麼?”

');

上篇:第五章 魔尊的苦惱     下篇:第七章 赤紅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