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飄邈之旅 第七章 赤紅星  
   
第七章 赤紅星

赤明魔尊咧著嘴,開心地笑道:“看見沒有,這條鞭蠣最少也蛻過三百次皮,哈哈,它已經有靈膽了,實在是難得的寶貝啊。”李強這才看清纏繞在他身上的鞭蠣,那是一條像蛇一樣的生物,三角形的頭上生有兩只紅色的角,粗壯的身體上紅黃兩色交叉排列,比較奇特的是它的腹部有一圈圈吸盤一樣的玩意兒。李強現在見多識廣,對鞭蠣的奇怪樣子,已經不覺得什麼了。

李強似笑非笑地問道:“小明啊,這里怎麼亂七八糟的,你在和誰打斗?”赤明魔尊哪敢說是自己試圖解開魔禁,他忙打岔道:“等我一下行不行啊,我需要時間修煉一下鞭蠣,嗨嗨,這玩意兒的勁很大,纏著我怪難受的。”其實,他根本不在乎鞭蠣的纏繞,這樣說只是為了轉移李強的注意力。

李強左右看看,找了一塊凸起的岩石坐下,伸手示意讓赤明魔尊修煉,他心里感到十分好奇,大神魔是如何修煉鞭蠣的,在這一界可是非常稀罕的事情。赤明魔尊沒想到李強這樣好說話,他隨手從身上抓起鞭蠣,得意地大笑道:“我的寶貝,你的運氣來啦。”鞭蠣像是察覺出什麼似的,發出了尖利的咕呱聲。

赤明魔尊的雙手上浮起一層青色的魔焰,他張口噴出一道赤紅色的血焰,鞭蠣被兩種不同的力量籠罩著,開始慢慢地縮小。李強似乎能感覺到鞭蠣的痛苦,不禁連連搖頭,他知道被赤明魔尊修煉過的鞭蠣就變成了他的武器,而且是活著的武器,他想阻止赤明魔尊的修煉,但是轉念一想,又忍住了,其實自己對待這類生物的態度和赤明魔尊差不多,也是一樣的殘忍。想到這里,他忍不住歎息,對赤明魔尊不覺地少了一份敵意,因為魔頭的生存之道就是這樣的。

五六米長的鞭蠣逐漸縮小。赤明魔尊飛出一只環形的紅色圈,出手後化成直徑三米左右的巨環,發出道道粉色的光華,將鞭蠣吸了上去。眼看著鞭蠣一圈圈地纏繞在上面,赤明魔尊得意地撚動手指,隨著手指的敲擊聲,巨環逐漸縮小,鞭蠣也隨著巨環的縮小而被壓縮變小,很快,巨環縮回原來的尺寸,赤明魔尊伸手接住。

赤明魔尊很輕易地就煉化了鞭蠣,這條鞭蠣被煉制成一個不大的手環。李強伸手要過來查看,只見這只鞭蠣環精致到了極點,由于保留了鞭蠣的原形,每一處細節都是那樣的完美,李強覺得這件由大神魔修煉的鞭蠣環應該可以算是魔寶了,他忍不住贊道:“想不到小明也是煉器的宗師啊。”

赤明魔尊差點被李強氣得吐血,堂堂一個黑魔界大神魔,被他左一句小明右一句小明的叫著,不但很沒有面子,而且被他叫得多了,連自己都快要忘記自己是黑魔界的至尊了。他萬般無奈地說道:“哎,老兄幫個忙啊,別再叫小明了好不好?我求你啦,這只鞭蠣環送給你,換個叫法行嗎?”他真不習慣求人,如果這時候旁邊有人的話,打死他也不會這樣說的。

李強嬉皮笑臉地說道:“不得了啦,送我魔寶?我可不敢要啊,萬一被人誤會我是魔頭可就慘啦,你是賄賂我還是害我啊,不叫你小明,難道叫你老明嗎?那也不好聽是不是?算啦,還是叫你小明的好,你變成小男孩不就行啦。”他有意要打擊赤明魔尊的氣焰,所以才故意這樣說。

赤明魔尊簡直不知道說什麼好,半晌,他有氣無力地說道:“你才是大神魔!你……你比開皇魔尊還要可惡……你……”

李強突然發覺赤明魔尊並不是想象中的那麼可怕,他有點不明白其中的道理,也許是因為有魔禁加身的緣故吧。他不理會赤明魔尊的話,走進傳送陣說道:“走啦,我還要趕回霖明星。”赤明魔尊恨恨地跟了進去,嘴里還嘀嘀咕咕的咒罵著。

李強對于傳送已經非常熟練了,他帶著赤明魔尊剛剛傳送到一個新的星球,立即就被七八個修真者圍住。李強很意外地看著這些修真者,他上前友好地招呼道:“你好,請問這是什麼地方?”

這是一群身穿深褐色袍服的修真者,為首的修真者身穿黑色的袍服,他疑惑地問道:“你們是從哪里傳送過來的?這里是野霜樓的晶石礦區,其他門派的修真者是不能到這里的,奇怪了,你們怎麼過來的?”

李強現在對晶石很敏感,他最想要的就是晶石了。還沒有等他回答,赤明魔尊先發作了,他兩眼放光,口水都忍不住流了出來,幾乎是下意識地說道:“哦喲,我喜歡啊,過來!”他手臂突然暴長,一把掐住為首的黑衣修真者的脖頸,將他拖到自己身邊。

邊上的修真者同時驚叫,紛紛穿上戰甲射出飛劍。李強事出意外,沒來得及阻止,三道劍光已電閃雷鳴般地射上身來。李強大喝道:“小明你敢!”他赤手抓向射來的飛劍。

赤明魔尊聽出李強非常生氣,他猶豫了。他現在確實有些怕李強,自從嘗過魔禁的厲害後,他實在不願意再來一次,但是他又舍不得美味大補的修真者,看看手中的那個修真者,又看看李強,赤明魔尊一時竟不知如何是好。

除了射向李強的三道劍光,其余的飛劍都射向了赤明魔尊,那些修真者的修為基本上都是元嬰期,對李強和赤明魔尊幾乎沒有任何威脅。李強雙手連抓,三道劍光落入他的手中,赤明魔尊更加厲害,他根本就不理會射來的飛劍,任由飛劍穿身而過,他咧著嘴嘿嘿直笑,叫道:“掉啦,飛劍掉啦,嘿嘿!”

飛劍穿過赤明魔尊的身體,就像是被汙染了一樣,劍光發出黯淡的赤紅色光,立即就失去了控制,叮叮聲中紛紛掉落在地上。那些修真者頓時慌作一團,其中一個修真者發出一聲報警長嘯,另一個修真者大聲喝道:“我們快退。”

李強心里苦笑,這場爭斗實在是意外。他對赤明魔尊喝道:“放開他!”

赤明魔尊惱怒道:“你認識他嗎?他和你有什麼關系?不放!”他實在有點舍不得到手的美味。那個修真者被赤明魔尊捏得渾身癱軟,根本就無力反抗,他眼睜睜地盯著赤明魔尊,眼里滿是絕望。

李強逼近一步道:“你奶奶的,再不放手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赤明魔尊氣壞了,他吼道:“我餓了!”聽得人毛骨悚然。李強罵道:“混蛋!你餓了我管不著,但是,你絕對不能傷害他!”李強不想立即使用七字仙訣,他心里清楚,魔禁用得太頻繁,總有一天會讓他找到化解的途徑,最好的辦法莫過于威脅加利誘,只要能控制他的行動,就算達到目的了。

那些修真者都聽糊塗了,這兩個人實在是很奇怪,自己先斗了起來,那個邪氣十足的小伙子說的話更是讓人聽了從心底里冒寒氣,“我餓了”,這是什麼話,難道他要吃人?

赤明魔尊想到魔禁的威力就不由得膽寒,而且他知道,只要李強說出一個軟字,自己別說是吃人,就連站起來的勁都會沒有。他猶豫了一下,見李強似乎就要動手的樣子,他氣急敗壞地說道:“你狠!你狠……”一抬手將那個修真者扔了出去。

那個修真者在空中翻了幾個跟頭,“啪嗒”一聲摔落在地,其他修真者急忙上前扶起。李強說道:“抱歉,我的同伴腦子不好,各位別見怪,這是誰的飛劍?還給你們。”他將飛劍拋還過去。赤明魔尊嘟嘟囔囔道:“你才腦子壞掉,唉,可惜!可惜!”

十來道劍光從遠處亮起,李強知道麻煩來了。那些修真者後退了一段距離,也不說話,靜靜地等候著,很快,天上的劍光落了下來。李強稍微感應了一下,來的這群修真者中,沒有發現很厲害的高手,只有一個人有出竅期的修為,其余都是元嬰期的修真者。

赤明魔尊眼巴巴地看著這些大補品,知道自己不能出手,他一屁股坐在地上,有氣無力地歎道:“煩啊!看到吃不到……唉!”兩人就這樣一站一坐默默地等著。

不一會兒,那群修真者圍攏過來,為首的就是那個有出竅期修為的高手,他仔細打量著眼前兩人,越看心里越吃驚,這兩人給他的感覺深不可測。他猶豫了一下,走到李強面前,撩開黑色袍服上的頭罩,露出一張嬌美的臉蛋,李強微微一愣,原來是一個女修真者。赤明魔尊原本垂頭喪氣地坐在地上,一看到女修真者,他“嗖”地一下竄起身來,滿臉堆笑地說道:“漂亮妹妹……哇呀!你干嘛踢我……”沒等他說完,李強一腳就把他踢了個跟頭。

李強已經對赤明魔尊感到非常頭疼了,這家伙實在是肆無忌憚,只要開口說話,幾乎肯定會闖禍,那些修真者一個個傲氣十足,又不知道他是黑魔界鼎鼎大名的大神魔,誰會怕他,一旦動起手來,再後悔可就來不及了。李強又不能坐視不管,赤明魔尊即使有魔禁在身,修真者也很難和他爭斗,他真正的實力就是李強也比不過。

李強施禮道:“我們是經過這個傳送陣,准備去霖明星的,很抱歉,不知道這里有修真者,我們馬上就離開。”他放低姿態准備離開,可是有兩個人不干,一個是那個女修真者,還有一個就是赤明魔尊。

女修真者說道:“你們不能走!既然是路過,為什麼要毀掉我們的飛劍?”

赤明魔尊忍不住叫道:“妹妹說不走,我就不走!”他又向前湊了幾步。

李強差點被這家伙氣死,他實在是不想惹事,如果事情鬧大,驚動了仙人,自己的日子一定很難過。他惡狠狠地盯著赤明魔尊,忍不住就要發飆。

赤明魔尊訕笑著向後退去,他看得出李強是真生氣了,但他還是有點不服氣,為什麼要怕這個臭小子。

女修真者微紅著臉,堅持說道:“你們不能這樣就走……”李強知道這樣會越說越僵,他打斷她的話頭道:“姑娘,這幾把飛劍我負責修複,你不用生氣。”他轉身揮手,將地上的飛劍吸到手中。女修真者沒想到李強會這樣說,她往旁邊一站,一言不發地看著。

李強仔細查看被汙的飛劍,試著用天火淬煉。赤明魔尊心里偷笑,被魔焰灼燒過的飛劍是沒法恢複的,除非是自己出手。他得意地仰首看天,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

李強畢竟是煉器的宗師級高手,他立即察覺到其中的問題,劍體里游離著一股很古怪的力量,靠天火是無法去除的。他試著感覺了一下,聯想到剛才飛劍墜落時的情景,心里一下就明白了。他淡淡地說道:“小明,過來!”

赤明魔尊裝出一副莫名其妙的樣子,往地上一躺,大大的伸了一個懶腰,打著哈欠道:“小李子,別叫我,我要睡覺。”把李強氣得哭笑不得,在家鄉,好像有個有名的太監就叫什麼小李子。李強聽得覺得實在刺耳,而且這家伙是大神魔,他竟然說要睡覺,簡直是豈有此理。李強這次沒放過他,他快速掐動仙訣,喝道:“癢!老子癢死你!”

那群修真者目瞪口呆地看著赤明魔尊發出震天的狂笑,他像瘋了似的在地上翻滾掙紮,不斷地發出令人恐怖的笑聲,笑聲中還夾雜著求饒聲:“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停……哈,快停下……哇哈哈哈……嗚嗚,哈哈!”真正是語不成聲。

李強笑嘻嘻地蹲下身來,很和氣地說道:“小明,我這里有幾把飛劍好像很難纏……”他掐定仙訣不放手。赤明魔尊一邊狂笑一邊說道:“我……哈哈,我來修……哈哈……吱兒!”最後一聲怪響將所有在場的人都逗笑了。

李強依舊不放手,繼續說道:“小明,你以後該叫我什麼?”

赤明魔尊實在是受不了了,他的聲音已如鬼哭狼嚎一般:“我叫你爹!我……哈哈……叫你……哈哈爺爺。”李強滿意地點頭道:“我也不要你叫爹,你就叫我一聲老兄就行了,明白嗎?”赤明魔尊的腦袋急速上下擺動,算是點頭答應。李強笑道:“這還差不多。”他終于放開仙訣。

赤明魔尊趴在地上急促地喘息,過了好一會兒,他才爬起身來,接過飛劍,隨手在劍體上一抹,將飛劍扔在地上,氣哼哼地說道:“好了。”

李強也不計較赤明魔尊的無禮,他吸起地上的飛劍看了看,知道的確已經修好,這才將飛劍遞了過去,說道:“好了,飛劍還給你們。姑娘,請問你們這里出售晶石嗎?”

赤明魔尊小聲道:“出售個屁啊,搶過來不就行啦。”他在黑魔界從來都是用搶的,他覺得以李強的實力根本就不用在乎這些低水平的修真者。

赤明魔尊的話音雖然很低,但是在場的都是修真者,人人聽得臉上色變。那個女修真者很機靈,她說道:“前輩,你能等一會兒嗎?這事我現在不好做主。”她吩咐身邊修真者幾句話,那幾人快速飛起離開。

赤明魔尊陰陽怪氣地說道:“嘿,搬救兵去啦,老兄,你可要小心,哈,要是你被圍攻,別怪我不管啊。”

李強微微一笑,他發現赤明魔尊已經不敢再叫自己小李子了。他說道:“老赤啊,不用你操心,只要你不給我惹禍就行了。”赤明魔尊喜出望外,李強終于叫自己一聲老赤,感覺頓時好了很多,他開心地說道:“嘿嘿,只要他們不來惹我,看在你的面子上,我就算了。”其實,他是害怕李強再用魔禁整治他。

赤明魔尊走到那個女修真者面前,邪邪地看著她笑,問道:“小姑娘,叫什麼名字啊?認識一下,我叫赤明……嗯,那個尊啦……”還算他反應快,他差點就說自己是赤明魔尊了,“你們是什麼野霜樓的修真者?門派在哪個地方啊?”自從受了魅兒的迷惑,他一直都化形為英俊小伙子的形象,雖然有些邪邪的氣質,但不容易讓人反感了。

李強淡淡地說道:“別玩過頭了,不然我可不饒你。”他不再理會這些人,獨自盤腿坐下,閉目養神。赤明魔尊明白李強的意思,心里雖然不服氣,卻也不敢亂來。

那個女修真者說道:“我是野霜樓的霜晚愉,前輩是哪個門派的高人?”她似乎並不討厭赤明魔尊。

赤明魔尊挺挺胸,得意地說道:“我是……這個……”他一下沒有想出一個響亮的門派名,舌頭在嘴里打了一個彎,沒說下去。李強突然睜眼道:“他是無聊厚皮派的掌門人。”

霜晚愉疑惑道:“無聊厚皮派?這是什麼門派?”

赤明魔尊連連搖手:“別聽他胡說八道。哎,小霜霜,你們的人怎麼還沒有來?”他隨口給霜晚愉取了一個很親熱的小名,聽得那群修真者一個個直發愣。霜晚愉臉都紅了,她輕輕一跺腳,沒好氣地轉身走到一邊,不再搭理赤明魔尊。

李強倒是覺得稍稍放松了些,他心里很煩赤明魔尊,因為他知道赤明魔尊的目的,這家伙實在是太危險了,所有修真者在他的眼里都是大補品,說不定自己什麼時候稍不注意,這家伙就會吞噬幾個修真者,如果讓他得逞,後果可就嚴重了。

赤明魔尊咧咧嘴,無趣地走到李強身邊坐下。他心里更加憋悶,在這一界有李強看管,他覺得束手束腳的,他的眼睛不停地掃視著那些修真者,饞得心里直發慌。

霜晚愉其實心里很緊張,這兩個人朋友不像朋友,敵手不像敵手,修為又都是高得可怕,她在野霜樓也算是高手了,但是這兩人的修真水平她根本就看不透。為了這里的晶石礦,野霜樓和另外兩個修真大派明爭暗斗了很久,最近還比斗了幾次,各派互有傷亡,所以他們也不願意輕易樹敵。

等了好一會兒,飛來一個修真者,他落在霜晚愉的身邊,小聲地說了幾句話,霜晚愉頓時顯出緊張的神色,著急地說道:“我們快去!”她立即招集同伴,起身飛到空中。

赤明魔尊惱火地叫道:“喂,小霜霜,怎麼丟下我們不管啦?”

霜晚愉在空中說道:“抱歉啦,我們必須馬上離開,前輩,你們走吧。”不等回答,她便帶著一幫修真者快速向遠方飛去。

李強也覺得莫名其妙,剛才沒有留意那個修真者說什麼,愣了半晌,他說道:“算啦,我們走!”赤明魔尊卻知道是什麼事情,他眼珠子亂轉,說道:“老兄,我去看看!”他也不等李強回答,就急速追了過去。李強也只好飛起身緊跟上去,叫道:“老赤,你去干什麼?湊什麼熱鬧啊。”

赤明魔尊根本不理睬李強的發問,他飛得極快。由于這里已經遠離了幻星神陣,李強陡然使出瞬移,剛到赤明魔尊身邊,只見這家伙咧嘴一笑,也瞬移了出去。李強氣得罵道:“你這個混蛋,跑這麼快干什麼!”

突然間,李強發現赤明魔尊隱形了,他感到非常好奇,這家伙想干什麼?他運起神眼,發現赤明魔尊正鬼鬼祟祟地向高空飛去。李強微微一笑,射出太皓梭將身形隱去,緊緊跟了上去。

這個星球是一個盛產晶石的小行星,空氣極其稀薄,一般的凡人很難在這里生存。這是一個很荒涼的地方,沒有什麼大的植物,紅褐色的泥土上生長著斑斑點點的苔蘚,地面上有許多大大小小的隕石坑,疾風過處掀起大片紅色的塵土,染得天空赤紅一片。

傳送陣就坐落在這個紅色的平原上,向前百公里後,地面上縱橫交錯的巨大裂口就顯露出來,大地仿佛被拉扯撕裂開來一般,每一條裂縫最少也有上百米寬,從上空看下去,裂縫里黑沉沉的。這里就是這個星球最著名的裂口晶礦區,是很多修真門派爭奪的寶地。

赤明魔尊隱在高空,李強順著他飛的方向看去,只見在前方一條大裂口處隱隱有劍光閃動,沉悶的雷聲不絕于耳。李強頓時明白了赤明魔尊的意圖,他是想乘亂獵取修真者。李強有點哭笑不得,這家伙竟不放過任何一絲可乘之機。

很快兩人就飛臨裂口上方。李強驚訝極了,這是修真者之間的大規模爭斗。

這條裂口寬足有兩公里,里面劍氣交錯,尖利的呼嘯聲響成一片,各種雷符炸得裂口里煙塵滾滾,幾百個修真者正在里面拼死搏斗。

李強猛地回頭看去,只見赤明魔尊兩眼發出赤色的紅光,饞涎欲滴地盯著下方的修真者,他似乎快要忍不住了。李強陡然瞬移到他身邊,小聲警告道:“你要是敢出手,我讓你死活兩難!”赤明魔尊大驚,沒想到李強可以看穿他的隱身,他死皮賴臉地討價還價道:“只要不是我主動傷人,你就不能怪我,我收拾飛出來的元嬰不行嗎?”

李強不理他,低頭向下看去,突然心里一動,他發現參加爭斗的一方竟然全是光頭。在修真界,剃光頭的門派恐怕只有佛宗了。原本李強還准備觀望,但是看見有光頭,他就無法不去理會了,畢竟自己和佛宗有很深的淵源。

赤明魔尊看准一個飛上來的元嬰,抬手射出一道紅光。李強根本就不給他機會,太皓梭化作一幕光牆擋在前面,他對那個元嬰喝道:“你過來!”那個元嬰慌慌張張地亂竄,只想逃離這個地方,也沒有聽清楚李強的話。赤明魔尊張開嘴,噴出三道虛影,那是他的魔魂。李強知道不好,立即作勢掐動仙訣,嚇得赤明魔尊又張嘴吸回魔魂,大叫道:“我放棄!我放棄!”

兩人在上空一鬧,下面爭斗的修真者的注意力被吸引過來,有人叫道:“你們是誰?”

');

上篇:第六章 金尊神心     下篇:第八章 誓言心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