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飄邈之旅 第九章 魔劫  
   
第九章 魔劫

對于一般的修真者,如果沒有傳送陣,是無法到達另外一個星球的。李強說道:“罄靜,你有沒有辦法和津陽城的佛宗聯系一下,讓他們開啟內部的傳送陣。”罄靜長老說道:“好,我這就去聯絡。大長老,我離開一下,馬上回來。”

錢豐和曜學翁只能把希望寄托在李強身上,錢豐喃喃自語道:“唉,我的弟子和家人都在霖明星上,這可怎麼是好?奇怪啊,怎麼會有魔血煞霧飄來,那是黑魔界才有的東西。”

赤明魔尊得意地笑道:“哈哈,這有什麼好奇怪的?能夠打開黑魔界通道的,除了仙人誰有這個本事?哇哈哈,好爽啊,給我魔禁?哼哼,現在這個後果……你就是羅天上仙也吃不了兜著走!哇哈哈……呃,你踢我干嘛!”

李強氣狠狠地罵道:“你還來勁了是吧,看我怎麼治你!”其實他也很無奈,無論怎麼整治赤明魔尊都是沒用的,這家伙是不死之身,自己最多讓他受些痛苦,並不能消滅他。赤明魔尊也明白這個道理,他嬉皮笑臉地和李強七岔八岔,只要不讓李強發飆就達到目的了,李強也拿他沒辦法。

錢豐和曜學翁腿都軟了,他們聽明白了赤明魔尊的話:黑魔界有通道進入這一界,通道還是羅天上仙打開的。曜學翁似乎猜到了什麼,他膽戰心驚地問道:“前輩,你是什麼人?”

赤明魔尊扭頭看著曜學翁,邪邪地笑道:“我?哈哈,我叫赤明,你仔細想想我是誰,哇哈哈,哈哈哈!”他真是得意萬分。

錢豐首先醒悟過來,他幾乎是下意識地放出飛劍,不假思索地射向赤明魔尊,大聲叫道:“他是黑魔界的赤明魔尊!”李強歎息一聲,伸手抓下錢豐的飛劍,喝道:“你冷靜點!笨蛋,他要搞死你還會等到現在?”他對霖明星的修真者真是感到很失望。

赤明魔尊樂得在地上直跳,他鼓掌大笑:“哈哈,笨蛋!不錯啊,可不是笨蛋嗎?老兄,你就別管這些笨蛋了,給我老赤補補身子如何?”

李強真是火透了,他也不用仙訣,晃身靠近赤明魔尊,叉開五指劈頭蓋臉地揍了過去。赤明魔尊沒想到李強竟然會用拳腳打人,措手不及之下,被揍得連滾帶爬向後退去。若論手腳利索,赤明魔尊是打不過李強的,李強曾經專門學習過搏斗技巧,那還是在天庭星的聖王府學的。

赤明魔尊擋了下面,躲不過上面,讓了左邊,右邊又留下空檔,氣得他嗚里哇啦亂叫,雖然這些拳腳傷不到他一根毫毛,但是使他非常難堪。

李強突然停住手,指著赤明魔尊喝道:“你再敢亂說亂動,別怪我讓你天天受罪!小明啊,除了七字仙訣外,你的心魔可捏在我的手中。” 赤明魔尊一聽,頓時垂頭喪氣一聲不吭了。

李強將飛劍還給錢豐,沒好氣地說道:“還給你!抱歉得很,我脾氣不好,以後要動手,先想想清楚。”錢豐哆嗦著手收回飛劍,他知道要不是李強護著,自己就被這個變態的家伙搞死了。他臉色慘白地說道:“謝謝前輩,是晚輩魯莽了。”

所有人都下意識地躲開赤明魔尊一段距離,盡管大家都知道有李強在不會有什麼危險,但還是不由自主地躲開一點,誰知道他什麼時候會突然使壞。

赤明魔尊眼睛一眨不眨地盯著霜晚愉,就像一個超級色鬼,嚇得霜晚愉連連後退。自從知道他是赤明魔尊後霜晚愉真的感到很害怕,尤其是他那邪邪的目光,仿佛能穿透人心。她說了一句:“我去那邊等著。”便慌慌張張地飛走了。赤明魔尊連聲叫道:“哎呀,小霜霜別急著走啊……”他竟追了過去。

李強苦笑著罵道:“媽的,這家伙就像一頭發情的豬。”他晃身擋在赤明魔尊面前,惱火地說道:“你煩不煩啊!能不能安靜地給老子待在一邊,惹急了老子對你有什麼好處?坐下來!”最後三個字他是用神奕力噴出來的。

赤明魔尊捂著耳朵,乖乖地坐下身來,嬉皮笑臉地說道:“嗨嗨,明白啦,不要這麼大聲好不好,耳朵都要被你震聾啦。”李強唉聲歎氣地埋怨孤星:“唉!早知道你這麼煩人,當初讓孤星老大帶你走就好了,唉!”

錢豐和曜學翁都不敢插話,只默默地站在一邊,事情已經超出兩人所能控制的范圍,除了等待,兩人都做不了任何事情。

等了好一會兒,罄靜長老回來了,他臉上露出一絲愁容:“大長老,重新啟動佛宗的內部傳送陣要花費一些時間,我們還得再等等。”李強奇道:“怎麼?重新啟動傳送陣有問題嗎?”

罄靜長老不得不佩服李強,他一下就察覺出有問題了。罄靜點頭道:“佛宗在津陽城雖然是大門派,但是實力不是最強的,現在各派都不能隨意啟動傳送陣,佛宗要是強行啟動,會有別的大門派來置疑的,若是無法解釋的話,後果會很嚴重。”

赤明魔尊簡直一刻都不肯安甯,他搶先跳了起來,大聲叫道:“啊,還有這種事情?小朋友,你放心,我幫你!怎麼樣?誰敢到你們佛宗來找麻煩,我負責干掉他們,哈哈!”他很得意地看看李強,心想:“這次你該不會阻止我了吧?”

李強不勝其煩地說道:“你老實到一邊待著去,還嫌麻煩不夠多嗎?你這叫幫忙啊,你是想乘機占便宜!你記住,到了霖明星,沒有我的同意,你絕對不許動手!”赤明魔尊極為掃興,想了一想,他又開心起來,小聲問道:“老兄,如果你同意我動手,那我是不是就可以隨心所欲啊?”

赤明魔尊就像一個餓得渾身發抖的人,面前擺滿了食物卻不讓他吃,他拼命嘗試著各種可能吃到食物的方式。這家伙鍥而不舍的勁頭讓李強非常煩惱,他知道用這種強制壓迫的手段,最終是很難控制赤明魔尊的。現在他只盼孤星早點回來,趕緊帶走這個禍胎。

一縷縷青白色的煙霧從地下冒出,很快凝結成體,咸木靈帥和蟠仕靈將率領靈體大軍回來了。咸木施禮道:“大尊,這塊谷地有兩條平行的礦脈,還有一些單獨的小礦窩,他們現在挖掘的是一條靠近地面的礦脈,其它的礦脈要深得多,不過,這些晶石很純,我讓大家盡可能多采集了一些。”

蟠仕靈將大聲喝令了幾句,靈體大軍快速地掠過李強身前,一大堆一人多高的晶石出現在李強面前,其中絕大部分都是上品仙石,中品的很少。要知道每個靈體采礦的時候,注意力都放在高等級的晶石上,同樣采集一塊晶石,沒有誰會放棄上品仙石的,因此這些靈劍體將這條礦脈中的上品仙石幾乎采集一空,中品的反而沒人去理會。

錢豐和曜學翁的眼睛都要瞪爆了,小山一樣的上品仙石,他們這輩子也沒有見過。李強問道:“兄弟們自己有沒有留?”咸木靈帥答道:“沒有大尊下令,他們是不敢私留的。”

李強點點頭,隨手一揮,將晶石分出一半,說道:“咸木,這些晶石給你們,你安排分配,記住給靈王和鬼王一份。”咸木和蟠仕早已了解李強的為人,兩人也不推辭,立即將分出來的晶石收起。李強掐動靈訣將他們收入幻魔珠。

赤明魔尊笑嘻嘻地湊了上來,拿起一顆上品仙石:“給我幾顆行不行啊?難得能看見這麼多亮晶晶的寶石,我喜歡。”李強懶得跟他羅嗦,揮手示意他拿。他再次劃出一半的晶石,說道:“罄靜,這些晶石給你們三派分配,平均一點分吧。”他抬手將地上其余的仙石吸入手中。

罄靜長老、錢豐和曜學翁三人都喜出望外,因為李強給他們的大部分都是上品仙石,他自己留下的很多只是中品仙石,他們以為李強有意謙讓,其實,李強不缺上品仙石,他缺乏的是中品仙石,所以,他只取自己需要的。

赤明魔尊從李強那堆晶石里拿了十幾顆上品仙石,又到旁邊那堆里揀了十幾顆。這家伙的眼力極好,取的都是好仙石,錢豐等人心疼得要命,又不敢和他爭,急忙將地上的仙石收起,三人在邊上一遞一顆地分配起來。

赤明魔尊在地上繞來繞去,他抓著腦袋,瞄了一眼李強,笑眯眯地走過去,搓著手嘿嘿笑道:“老兄,你有沒有天金砂、黑冰石和墨火紫云晶?”李強早就發現這家伙有所圖謀,他淡淡地問道:“你要這些東西干什麼?”心里卻好奇起來。

別說是李強好奇,就連罄靜等人也都覺得奇怪,他要的東西都是這一界的珍奇。赤明魔尊說道:“我想煉幾個小玩意兒,不是閑著沒事嘛,你又不讓我走,找點事情干干。”

大神魔想要煉器,李強心里興奮起來,他只見識過赤明魔尊煉怪獸,沒見過他煉器,好奇心瞬間急劇上升。他一本正經地說道:“這些材料我都有,你想要的話可以,只有一個條件……”赤明魔尊無所謂地說道:“行啊,隨便什麼條件,反正都是你說了算。”

李強笑道:“好,我要看你如何煉器。”

赤明魔尊微微一愣,點頭道:“沒問題,你只管看好了,黑魔界的煉器方法你是學不會的,你沒有魔焰和魔頭。”

李強並不在乎他用什麼修煉,他只想看看大神魔的手法運用,而且大神魔煉器一定是用黑魔界的頂級手法,不管是什麼對自己開拓眼界肯定會有幫助。李強笑道:“我好奇嘛,沒見識過大神魔的手段,這些材料夠用嗎?”他遞給赤明魔尊三樣煉器的珍奇材料。

赤明魔尊當然明白李強的意思,但是他很放心,黑魔界的煉器方法即使仙人也學不了。

李強問道:“老赤,先別急著煉器,我問你,你修煉的時候會不會有魔頭出來害人?”他必須要小心謹慎才行。赤明魔尊急忙否認:“不會,絕對不會,任何類型的魔頭都在本魔尊的掌握中,沒有我的指揮,他們是不敢亂來的,這和野魔頭不一樣,是我馴服的。”

大家聽著都覺得稀奇,魔頭居然還有家養野生的。李強笑道:“魔頭有很多種嗎?”

赤明魔尊很認真地說道:“魔頭的種類可多了,一切生命均可入魔,你說有多少種吧。”李強沉吟片刻,又問道:“嗯,比如說你是大神魔,在黑魔界也算是頂級的魔頭了,是不是越厲害的魔頭越有克制力和理智力?”

李強的說法很新奇,赤明魔尊想了想道:“還別說,老兄說得真對,能在黑魔界稱霸一時的都是些有想法的家伙,一般能達到神魔境界的魔頭就可以控制很大一部分魔頭了,大神魔在整個黑魔界也只有三個而已。”他的話中透出一股得意的味道。

罄靜長老暗自尋思,李強的舉動並不像佛宗的大長老,可他為什麼會有佛宗大長老的佛指呢。其實,他現在最關心的是李強能為霖明星的佛宗帶來些什麼,其它的都不是重點,霖明星的佛宗早已失去真正的佛宗精髓,很多佛宗的修煉方法都已經失傳,現在的佛宗幾乎淪落為一個二流的修真門派了。

赤明魔尊開始修煉起來,他首先用魔焰將天金砂熔化。李強微微一驚,魔焰竟然有如此厲害的熔化能力,這是他沒有想到的。

赤明魔尊的神態很輕松,他一邊煉器一邊說道:“我這只是修煉一些小玩意兒,你們沒必要這麼緊張吧。”

李強回頭一看,只見錢豐、曜學翁和罄靜三人都放出飛劍護身,一副如臨大敵的樣子,他也不由得笑道:“你們這是干什麼?沒事的。”

赤明魔尊的手法很奇特,李強漸漸看出興趣來。這大約就是所謂的魔煉了,隨著天金砂的熔化,赤明魔尊放出一個魔頭,強行將他逼進天金砂里,接著又放出一個,一共放出七個紅色的魔頭,然後他飛出黑冰石,銀白色的天金砂立即被黑冰石染得墨黑。赤明魔尊大方地解釋道:“銀色的天金砂不適合魔頭潛伏,必須由黑冰石來改變,墨火紫云晶的作用就是轉換上品仙石的能量,這幾個魔頭都是火魔。”

李強明白了,黑魔界的一切都和魔頭有關,魔頭的力量就是赤明魔尊這樣的大神魔的根本,如同修真者的真元力,仙人的神奕力一樣,大神魔擁有無數魔頭的力量,怪不得赤明魔尊對這一界的生命如此垂涎。

赤明魔尊修煉了一串珠鏈,一個頭飾,還有一些小的飾品,每一件都是黑色的,制作得美輪美奐,有一種很別致的風格。李強不解地問道:“老赤,你修煉的玩意兒怎麼都是小姑娘用的東西?”赤明魔尊得意地笑道:“送人啊,我只要看見喜歡的人就送一個,嘿嘿。”

李強搖頭道:“送人?你是准備害人吧?”他順手拿過一串珠鏈,仔細查看。珠鏈用圍棋子一樣的飾片由小到大綴連起來,每個飾片上都有一個清晰的浮雕,或人臉或獸頭,惟妙惟肖,猶如活物一般。李強不由得贊歎:“好漂亮的珠鏈,可惜,一般人根本不能佩戴,你還是自己留著吧。”

赤明魔尊急忙辯解:“老兄,你懂不懂啊,這是對外的,有了這個魔飾,任何魔頭都不敢靠近飾品的主人,這上面有我赤明魔尊的標識!哎,我好歹也是黑魔界的三魔尊,你當我是白混的?”

其實,李強也知道他說的是實話,不過隨時打擊他是必須的。他笑道:“哦,是嗎?那好,這串珠鏈就沒收了,讓我研究一下。”赤明魔尊忙了半天,做的最好的就是這串珠鏈,沒想到被李強沒收掉,氣得他嗷嗷叫:“不行,不行,還給我,這是我准備送給美人的!”

李強似笑非笑地看著他,一副很無所謂的樣子:“真的?”

赤明魔尊忽然反應過來,他使勁地撓撓頭:“好好好!給你就給你!唉,你比開皇魔尊還要霸道,唉,倒黴啊。”他並不是在乎這件小魔飾,而是李強的舉動讓他很不爽,他很清楚李強也不在乎這件魔飾,這個混蛋顯然就是為了打擊自己。赤明魔尊氣哼哼地咬牙切齒,周圍幾個人看得心驚膽戰,誰見過有人這樣整治黑魔界的魔尊的,李強不愧號稱混世魔王了。

罄靜小心翼翼地說道:“大長老,傳送陣已經准備好了,但是……”

李強問道:“什麼?”

罄靜為難地說道:“第一次只允許傳送四人,大約有其他門派的高手在監督。”李強點頭道:“行!罄靜、老赤和曜學翁我們四個先過去,錢豐你將所有的人都帶到傳送陣,等我們的信號,下一批再走。”

錢豐立即向各派弟子休息的地方飛去。罄靜長老帶著李強幾人飛到佛宗修建的傳送陣邊,這個傳送陣位于另一條裂隙的谷地,是一座不大的傳送陣,建造得很精致,幾個佛宗的弟子守護著這座傳送陣。

罄靜長老吩咐了幾句話,那幾個弟子立即開始調整陣法。李強說道:“老赤,進去,別磨磨蹭蹭的,記住了,沒我的吩咐不許說話!好了,我們走。”赤明魔尊無可奈何地說道:“聽你的!唉,不聽你的我自己倒黴。走啊,去花花世界看看。”

津陽城地處霖明星的平原中心,盛產各種糧食和水果,霖明星的普通凡人大部分都在這里生活,由于這里靈脈極少,因此修真者也相對少了很多。津陽城的修真門派很多,但大部分都是小門小派,只有三個門派很有潛力,門人弟子較多。佛宗在津陽城的修真門派里排第二位,第一位是埠門,第三是百眾聯。

佛宗占據了津陽城的東北部,自從魔血煞霧飄到霖明星後,受災最嚴重的就是津陽城地域了,這里是平原,小村莊和小城鎮最密集,魔血煞霧落在平原後,隨著魔頭的散開,被魔化的人越來越多,有很多人被煞魔奪去了性命,整個津陽平原陷入極度恐慌之中,沒被魔化的人紛紛向津陽城逃去。

最可怕的是一些修真者被魔化後,也開始劫殺生命,由此引起了一連串的反應,人與人之間的猜忌懷疑不信任達到了頂峰,稍微有點懷疑,殺戮立即展開,整個津陽平原血光沖天,煞氣彌漫。大批逃難人群蜂擁逃向津陽城,而津陽城的修真者為了不讓魔頭混入城里,不僅立即封城,而且大開殺戒。

津陽城內也是淒慘之極,人人自危,個個驚慌,稍有風吹草動,立即就失去理智地大打出手,最後不得已由津陽城的三大門派組成護城隊,上萬名修真者開始在津陽城巡邏,一旦發現有魔頭或者被魔化的人,通通格殺勿論,一時之間,津陽城腥風血雨,籠罩在極度恐懼之中。

佛宗的內部傳送陣閃過一道白光,李強四人悄然出現在陣里。赤明魔尊一眼掃去,喜得嘖嘖連聲:“哎喲喲!不得了啦,這麼多肥……呃……人啊……”李強一巴掌刷了過去,罵道:“你不說話沒人當你啞巴,給我閉嘴!”

罄靜長老心知不好,周圍大群的修真者中,只有少數的佛宗弟子,其他都是別的門派的高手。他問道:“這是怎麼回事?你們怎麼進到我們佛宗的內堂來?”

從人群里走出四個高手,其中一個說道:“罄靜長老,很抱歉,現在是非常時期,任何進入津陽城的人都必須接受檢查,如果是被魔化的人,必須消滅掉!”他語氣冷漠,神情嚴肅得可怕。

赤明魔尊嘎嘎大笑起來,他剛想說話,李強已經擋在他的身前,說道:“現在是什麼情況?我們剛從采礦區回來。”

罄靜長老非常生氣,厲聲喝道:“過厲隍!什麼時候埠門的人可以到佛宗內堂來撒野?”

過厲隍冷冷地道:“不是我們要撒野,這是各派宗主的決定,不相信你去問佛主好了。”佛主就是現在佛宗的當家人,罄靜長老當然不會違抗他的命令,他悻悻地說道:“你查吧。”心里卻忐忑不安起來,這里沒有被魔化的人,卻有一個真正厲害的家伙——黑魔界的赤明魔尊。

李強如何能讓他來查,若是被他們發現赤明魔尊的身份,豈不是天下大亂。他踏前一步說道:“這幾位高手如何稱呼,罄靜你來介紹一下。”他刻意放出自身的威勢,刹那間,一股無與倫比的氣勢流露出來。在場的除了赤明魔尊外,所有人都被這股驚人的氣勢逼退,每個修真者都在想:“這人是誰?”

罄靜長老知道李強在示威,他急忙說道:“這是津陽城埠門的高手過厲隍,他的師弟過厲龐,左邊這位是百眾聯的高手韶岳和聞塵紋。”他又指著李強道:“這位是木子前輩,就是在雪龍城和羅天上仙軒龍一起離開的那個木子前輩。”他特意指出這一點,因為不這樣說不足以鎮住這些人。

果然,過厲隍等人臉上都露出震驚的神情。赤明魔尊忍不住又一次嘎嘎大笑:“老兄,想不到你的名氣這麼大啊,哈哈,好玩,好玩!”這家伙成心引人注意,李強恨不得掐死這個不知好歹的家伙。

過厲隍幾人上前施禮拜見李強,然後問道:“這位高人尊姓大名?”他指的是赤明魔尊。氣氛頓時緊張起來。

赤明魔尊根本就不想隱瞞身份,他希望亂子越大越好,這樣就可以在亂中爭取好處了。

');

上篇:第八章 誓言心魔     下篇:第十章 佛堂傳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