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飄邈之旅 第一章 津陽城  
   
第一章 津陽城

飄浮在津陽城上空的魔血煞霧雖然稀薄,但是里面藏著各種魔頭,人一旦被魔頭侵入體內,很快就會失去理智,進而去侵襲別人的生命。

波若業迅速退到佛宗的大門口,大聲喝道:“所有佛宗弟子都聽著,快准備自己的法寶和雷火,飛劍是很難擋住魔頭的。”顏皂和枯兆罕也退回自家的劍陣里。

李強一步步走向赤明魔尊,赤明魔尊停住狂笑,驚懼地叫道:“你,你想干什麼?”李強臉上露出古怪的笑容:“老赤,我記得在逆行通道的時候,你是可以聚攏所有魔血煞霧的,麻煩你再做一次如何?”

赤明魔尊兩手一攤,很無辜地說道:“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被魔禁了,再說了,魔血煞霧飄到這里來,關我屁事,又不是我搞出來的。”李強臉上的笑意更濃了,他和顏悅色地反問道:“真的嗎?哦,原來我們的小明被魔禁啦,我想問問你……魔禁的滋味如何啊?”

赤明魔尊頓時覺得渾身發冷,連脊梁骨都寒嗖嗖的,李強的威脅他如何不懂,他恨恨地跺腳道:“除了用魔禁整我,你還會什麼?”李強大笑著伸出手來,手上托著一顆跳動的紅色珠子:“還有你的心魔,哈哈,哈哈哈!”

一陣陣劇烈的爆炸聲連珠般響起。津陽城有十來萬修真者,他們幾乎同時向天空中射出各種各樣的雷火符咒,試圖驅散消滅魔血煞霧,震耳欲聾的爆炸聲此起彼伏。刹那間,李強仿佛回到了家鄉,連續不斷地爆響使他想起家鄉大年三十的鞭炮聲,滿天的閃電霹靂就像是怒放的煙火禮花,一時間他竟看癡了。

李強突然間發愣讓赤明魔尊摸不著頭腦,不過,他反應很快,覺得機會終于來了,他驀地撲向埠門的修真者。

赤明魔尊一動李強就清醒過來,他一緊手中的誓言心魔珠,赤明魔尊頓時感覺自己的心仿佛被巨杵狠狠地撞擊了一下,他慘嚎著栽進埠門的劍陣里,即刻,埠門劍陣啟動了。

顏皂憤怒之極,他早就察覺到赤明魔尊不是好東西,這家伙竟敢明目張膽地突然襲擊。他大喝道:“百轉千回!”手中的飛劍猶如一支快速織布的飛梭,引領著全陣的飛劍急速鋪展開來。可憐赤明魔尊根本就無法抵抗,他剛剛被誓言心魔珠撞擊,什麼手段也來不及使出,渾身軟如一灘稀泥,被劍陣飛射出來的劍氣狠狠擊倒在地。

赤明魔尊趴在地上號啕大哭,心里既窩囊又傷心,他還從來沒有受過這麼大的挫折。

李強走到他身邊笑眯眯地勸道:“我說小明啊,別這麼倔強,乖乖地去收了魔血煞霧。對了,這些魔血煞霧不也算是補品嗎?你去收了豈不正好。”

顏皂指揮著劍陣快速移動,劍芒直逼李強。赤明魔尊止住悲聲,翻過身臉朝上躺著,舉起一只手指指劍陣,有氣無力地說道:“還是我老赤好,你看他們打過來啦,唉,我幫你忙,你怎麼不領情啊,我……倒黴,太倒黴啦。”

李強忍不住好笑,都到這時候了這家伙竟然還要表功,誰不知道大神魔是不會放過任何生命體的。他隨手一揮,一道金色的光芒掃向劍陣。顏皂倚仗著劍陣的威力,毫不畏懼地碰了上去,他以為不管李強有多麼厲害,憑著劍陣擋一下應該沒有問題。

耀眼的光芒刺得連赤明魔尊都眯起了眼睛。顏皂只覺得雙目如盲,耳邊猶如響起晴天霹靂,直震得心搖神動,猛然間,他覺得自己的飛劍沉重無比,不由得大驚失色,竭盡全身之力收回了飛劍,但是劍陣的其他人沒有他那麼大的功力,飛劍猶如飛蛾撲火般翩然掉落。

顏皂終于明白了,自己根本就不是李強的對手。就在這刹那間,劍陣的所有飛劍被通通擊落,整個劍陣頓時散亂開來。天上的魔頭好像受到什麼東西指引,無數黑紅色的魔頭向劍陣的修真者飛撲而下,李強一看不好,急忙喝道:“陽光普照!”

就像是天上的星辰落入凡間,無數晶亮的星星浮現出來。赤明魔尊就像要被砍頭一般,聲嘶力竭地慘嚎道:“不要啊!不要!”李強根本不理睬他的哭嚎,暴喝道:“通通去死!”

仿佛千萬盞耀眼的強光燈同時閃亮,飛撲下來的魔頭頓時化成碎片迅速消散,赤明魔尊恨極狂吼。李強嘻嘻一笑道:“讓你收魔頭你拒絕,嘿嘿,那就別怪我出手啦。再問你一次,你收不收?”

赤明魔尊被李強逼得走投無路,憤怒地大叫道:“我收!我收!混蛋!”他氣呼呼地飛上天空。

顏皂這才知道李強的實力有多強,眼看著他只一擊就將撲來的魔頭消滅一空,心中不禁又驚又喜,但他還是搞不明白赤明魔尊到底是什麼人,看樣子他似乎很怕李強。

顏皂苦著臉吩咐弟子收起地上的飛劍,自己走到李強面前問道:“前輩,他是誰?”

李強知道瞞不住他,顏皂可是合體期的高手。他如實說道:“他是赤明魔尊,已經被羅天上仙孤星大人禁錮了,有我在他是沒辦法害人的,你不用擔心。”顏皂一聽臉都青了,黑魔界的大神魔赤明魔尊那可是傳說中的大魔頭,自己剛才竟然下令攻擊他,要不是有李強在,自己和門人弟子肯定都活不成了。他暗自捏了一把汗,連聲向李強道謝。

赤明魔尊懸在半空中,取出血魔戟隨意晃動,眼睛東張西望,就是不動手。李強悄然瞬移到他身邊,笑嘻嘻地看著他,那意思很清楚,就是——你該動手了。

赤明魔尊恨恨地扭過頭故意不看李強,甚至還拉開和他的距離。李強忍不住好笑,這家伙竟然會像小孩子一樣賭氣。

赤明魔尊知道拖不過去了,他仰首發出一聲非常怪異的吼叫,那聲音就像蛤蟆發出的咕呱聲,只是刻意被拉長了調。李強忍不住皺眉,心想:“這也太難聽了點,也許這就是所謂的聚魔音吧。”

聚魔音一出風云色變,赤明魔尊不愧是黑魔界的大神魔,魔血煞霧頓時如狂潮般湧向他,下面的人看得驚心動魄。赤明魔尊舞動著血魔戟,很輕松地將湧來的魔血煞霧收入戟里,漸漸地,血魔戟越來越紅,越來越亮。赤明魔尊升到高空,發出的咕呱聲已經轉變為尖利短促的嘯叫。

李強突然感覺不好,因為被魔化的人仿佛接到命令一般,瘋狂地向城里沖來。被魔化的普通人來得還比較慢,但是被魔化的修真者卻是從四面八方急速飛來。城里的修真者紛紛飛上天去阻擋,頓時,滿天劍氣縱橫,雷火符咒法寶盡出,一時間天下大亂。

赤明魔尊喜出望外,他更加起勁地嘯叫著。天上的魔血煞霧已經被他收拾掉了,不過被魔化的人卻是無法收取的,所有聽到他嘯叫的魔人都瘋狂了,因為那是魔尊的召喚。

被魔化的人有成千上萬,其中修真者也人數眾多,他們原本只是一盤散沙,被赤明魔尊召喚後,這些人立即變成了一支目標明確的攻城大軍,瘋狂地沖向津陽城,試圖來到赤明魔尊身邊。

李強一言不發,快速瞬移到赤明魔尊身邊,照准他的腮幫子就是一拳,打得赤明魔尊在空中連續翻滾,嘯叫聲立即止住了。

城中被雷火殃及的房屋燃起熊熊大火,煙塵沖天而起,爆起的雷火閃著耀眼的光,法寶幻化出各種古怪的景象,人們猶如進入了一個失真的世界,嘈雜的吼叫聲,瀕死的慘嚎聲不斷傳來,李強不由得倒吸一口涼氣,他知道憑自己和赤明魔尊的實力已經無法制止這場劫難了。

魔血煞霧被赤明魔尊收掉後,唯一的好處就是沒有人再被繼續魔化,這就像急性的傳染病,把傳染的源頭堵死了,剩下要做的就是治療了。不過,被魔化的人是很難治療的,剩下的只有兩種選擇,要麼殺死他,要麼被殺死。恐怖的殺戮由此而展開了。

李強一把揪住赤明魔尊,急速向城外狂飆。他想清楚了,只有將赤明魔尊帶到城外,才能讓那些瘋狂的魔人跟著過去。

佛主波若業驚訝地大叫道:“大長老!你去哪里?”又轉身喝道:“罄靜,你負責守護佛宗,我去去就來。”一道白光閃過,他瞬移到李強身邊。

顏皂立即就明白了李強的舉動,他也大叫道:“兆罕!你帶領三派的高手驅逐侵入的魔人,恢複津陽城的防禦,我跟前輩去了,拜托!”他也瞬移過去。

李強看著眼前冒出來的波若業和顏皂,喝道:“你們兩個來干什麼?還不快去守城。”赤明魔尊氣哼哼地叫道:“我會飛……他媽的!不要這樣拽著我,難受死啦!松手啊。”波若業抬手劈出一道紅光,霹靂一聲炸開一個襲來的魔化修真者,說道:“大長老,這不是你一個人能制止的。”

顏皂也說道:“不管怎麼說,你也是為了津陽城,我們埠門的修真者不能袖手旁觀,來!我們給前輩開路!”他不顧一切躍到李強前面,一連串的雷火劈了出去。波若業喝道:“好,一起來!”他也射出幾道雷火。

被魔化的修真者瘋狂地追蹤而來,李強心里泛起無比的酸澀,這種同類相殘的悲哀讓他非常難受,他知道這些修真者已經完全迷失了自己。李強不由得怨恨起孤星,他闖下如此大禍一走了之,這些修真者卻因此而遭殃,經過這次魔劫,霖明星的修真者肯定是元氣大傷。

赤明魔尊叫道:“我能滅掉這些人,你放開我!”他眸子里閃動著極度興奮的光芒,這些被魔化的修真者全都是極品,只要吸取他們的生命和元嬰,也許就能解開魔禁,到時候就是李強也拿他沒有辦法。

李強松開手,淡淡地說道:“現在不許出手,跟著我到城外再說。”他看著飛撲而來的那些魔化修真者,實在不忍心出手。

赤明魔尊倒是很聽話,他不想在這種時候惹李強發作。魔頭是非常敏感的,尤其像他這樣的大神魔,他很奇怪地發現李強似乎有一種深深的哀傷和無奈。尋思了片刻,赤明魔尊便醒悟過來,李強是因為這些被魔化的修真者。他心里忍不住暗暗竊喜,終于可以有機會打擊這個混蛋了。

赤明魔尊假惺惺地說道:“我來開路!”他揮動血魔戟向前一指,飛出一道紅色光華,同時又發出一聲短促尖利的嘯叫聲,擋在前面的魔化修真者立即閃開一條通道,他們尾隨著赤明魔尊,一個個發出極度興奮的嚎叫聲。

波若業和顏皂都是臉色煞白,他們在這些被魔化的修真者中,認出了許多以前熟識的朋友。波若業渾身顫栗,喃喃地說道:“天哪,是南堡村的修真者……惜河的奉梯平一家……”顏皂咬牙道:“別管他們啦,我們快點跟上,唉!”其實他比波若業還要難過,他剛才看見自己的一個老朋友也在魔化修真者之列。

飛過津陽城的防護圈,就看到地面上密密麻麻的像螞蟻似的人流,津陽城的防護圈雖然被破掉了,但是還保留了基本的圍牆,這阻止了大部分魔化的人群進入城里。隨著赤明魔尊飛出城外,地上被魔化的人群也突然掉轉頭,朝著赤明魔尊的嘯叫聲飛快地奔來。李強從空中看去,不禁感到驚心動魄,沒想到竟然有這麼多人被魔化。

仿佛是無數條溪流彙入河川,地面上,由人群組成的巨大的黑色箭頭,朝著赤明魔尊飛行的方向湧去,揚起的煙塵沖天而起;天空中,以赤明魔尊為箭頭,後面緊隨著密集的魔化修真者,兩支箭頭相互映襯,整個場景讓人極度震撼,沒被魔化的人們見了個個膽戰心驚。

赤明魔尊的尖嘯聲漸漸化作發狂的笑聲,他激動得渾身都顫抖了。李強的心情正好相反,他越來越擔心,無力的感覺越來越強烈,他一遍一遍地問自己應該怎麼辦?難道看著赤明魔尊去殺戮這些被魔化的人?不殺的話又怎麼辦?自己根本就無法救治這些人。

波若業和顏皂默默地跟著李強,他倆的心情更加煩悶,兩人都是一派宗主,對津陽城的感情極深,這次魔劫牽涉的范圍太大,有不少朋友被魔化,眼看著他們遭遇如此大變,自己卻無法相救,兩人的心情之壞無以複加。

赤明魔尊突然停下,得意地笑道:“老兄,你放心,這些人不會再有折騰的機會了,哎,這次可是你要我出手的,哈哈,你看著就行啦。”他覺得自己終于可以揚眉吐氣了,興奮地怪叫了一聲,一頭就撞向後面湧來的人群。

從第一聲淒厲的嚎叫開始,天空上彌散開濃濃的血腥氣。血魔戟閃爍出駭人的豔紅色光芒,先飛過來的魔化修真者立即化作血霧升騰而起,元嬰裹在血霧中無力地尖叫著,赤明魔尊獰笑著開始一一吞噬。最恐怖的是後繼的魔化修真者,他們似乎根本就不知道危險,依舊興奮地沖向赤明魔尊。

李強覺得自己的心仿佛被巨石壓住,他茫然地看著波若業和顏皂,只見他倆竟淚流滿面,神情極度悲傷。赤明魔尊的狂笑就像巨錐一樣,一下一下地敲擊著李強的心,天空中慘嚎聲響成一片。

血霧越來越濃,李強終于再也無法忍受,他狂喝道:“你他媽的給我住手!”

赤明魔尊尖嘯一聲,圍在他身邊的魔化修真者立即散到一邊。他一副很無辜的樣子飛到李強身邊,甩著手中的血魔戟,說道:“老兄,這些魔化修真者如果不除去,會害別人的,你看,我這是在幫你啊,嗨嗨。”他心里快活得恨不得用手伸進去撓撓癢,終于有機會能讓李強難過,他實在是太開心了。

李強茫然地問道:“應該怎麼辦?”波若業和顏皂也沒有更好的辦法,兩人愁容滿面地看著李強。赤明魔尊催促道:“快點啊,不然這些人要散開啦,快!快!哈哈。”李強眼中的金芒越來越盛,赤明魔尊立即住嘴縮到一邊,他知道李強要發飆了。

李強冷冷地問道:“老赤,你能讓魔化的人集中在一個地方不動嗎?”

赤明魔尊嬉皮笑臉地搖著頭:“那是不可能的,如果把他們聚集在一起,嘿嘿,他們要不了多久就會自相殘殺,一直殺到最後一個人,你要是願意,我幫你聚攏他們。”他渾身舒坦得不知道如何是好,李強越感到難辦他就越開心。

李強看看空中四處亂飛的魔化修真者,像一群沒頭蒼蠅似的,地上的人群更是一片混亂。他咬牙道:“他們會怎樣不要你管,你只要將他們聚攏就行了。”

赤明魔尊好奇地問道:“真的假的?後果我都說了,他們一旦開始自相殘殺,就連我也阻止不了,到時候你可別怪我老赤。”李強不耐煩地說道:“讓你做你就去做!別羅里羅嗦說個沒完,快去!”赤明魔尊暗暗咒罵,連聲道:“好!好!好!你厲害,聽你的!”

李強說道:“佛主,你幫我看著這家伙,若是他再敢殺人,你就叫我,我會讓他後悔來到這一界!哼哼。”赤明魔尊氣得大叫:“你……你……”李強瞪視著他,喝道:“你什麼你!快去給我聚攏人群!”他作勢欲掐仙訣,赤明魔尊頓時泄了氣,連聲道:“我去!我去!媽的混蛋!”他轉身飛向人群。

顏皂小心地問道:“前輩,你有什麼辦法嗎?”李強微微點點頭,小聲道:“我有一個辦法,不過要你幫忙才行。”顏皂感到不可思議:“有辦法?天哪,你說!只要我能做到的,不惜一切代價。”

李強指著下面的田野:“我需要一大塊空地,你能把地上的人挪開嗎?”

顏皂點頭道:“這個不難,我有一件法寶可以用,很快的。”他立即向下飛去。好在那些魔化修真者被赤明魔尊吸引過去了,沒有人來阻擋他。

顏皂取出一只玉匣,沿著李強指定的空地外圍低空飛行,玉匣里飛出一顆顆米粒大小的珠子,這些細小的珠粒見風後便化作長長的絲帶,很快就將空地圈在絲帶圈里。顏皂掐動靈訣,細長的絲帶猶如靈蛇一般向空地卷曲過去,一旦有活物觸及立即就被拋了出來。

李強在上空看得很清楚,他不由得點頭暗贊,顏皂不愧是合體期的高手,使用的法寶非常神奇。

李強取出孤星給他的玉瞳簡,找到需要用的地方,用心念快速記憶下來。說來也無奈,他只能臨時抱佛腳,現學現賣了。他微微閉目沉思,這是基礎的仙法,由于他目前的境界比較高,對于這樣的仙術很容易就能理解了。

顏皂很快清空了那塊田地,他回到李強身邊說道:“前輩,已經清理乾淨了。”李強閉目不答,雖然新學的仙法不難,但也不是馬上就能夠用的,他必須完全領會掌握才行。

赤明魔尊在空中兜著大圈子,他的身後跟著大群魔化修真者,地面上的人群也緊緊跟隨著,遠遠望去,天上一個圈,地上一個圈,仿佛是兩只轉動著的巨大的輪子,顯得十分怪異。

赤明魔尊原來打算跟李強搗蛋的,可他又十分好奇,想看看李強究竟怎樣解決這個難題,便按照李強的吩咐聚攏人群,不過他做得更好,讓人群跟著他轉。他非常想看李強的笑話,想看到他難受和憤怒,說不定可以從中找到他的弱點,如果能讓他入魔,那就太好啦。

波若業不放心李強,他看赤明魔尊好像很聽話的樣子,就忍不住飛了回來,悄悄地問道:“顏兄,有解決的辦法了嗎?”顏皂苦笑道:“前輩似乎有辦法,不過,你看……”

李強身上微微閃爍著金光,滅天甲也波動不休。波若業驚訝道:“在修煉?我……簡直不可思議……”在這種緊要關頭李強竟然開始修煉,波若業覺得不是自己瘋了就是李強瘋了,他無可奈何道:“赤明魔尊要是這時候動手的話,我們就全完蛋了,不行,我得去看住他。”他趕緊瞬移過去。顏皂小心地為李強護法,他很清楚,現在也只有李強有可能找到解決的辦法。

魔化修真者離開後,津陽城終于恢複了防禦大陣,城里很快就恢複了秩序。枯兆罕布置好城中的守衛,帶領幾十個修真高手趕到李強身邊,他大聲問道:“顏兄,怎麼樣了?”顏皂大喜道:“城里情況怎麼樣?”

枯兆罕簡單介紹了一下津陽城里的情況,他特別提到了這次的傷亡人數。顏皂聽說津陽城的修真者死傷達到數百人時,臉色鐵青。在津陽城,埠門是第一大修真門派,他幾乎就是津陽城的主宰了,修真者傷亡如此慘重,對他實在是個沉重的打擊。

一道劍光飛快射來,埠門的高手過厲隍趕來報告道:“師祖,雪龍城傳來消息了。”

顏皂急忙問道:“什麼消息?”眾人的注意力一下都集中過來。過厲隍臉上顯出興奮的表情,大聲說道:“雪龍城通知所有的修真大城,羅天上仙乾善庸來了,還有一個女仙人黛南楓禦……”

李強對這兩個名字十分敏感,剛一入耳他就清醒過來。他忽地瞬移到過厲隍身邊,問道:“他們現在在哪里?”過厲隍嚇了一跳,忙答道:“在雪龍城啊,他們好像有辦法幫助魔化的人,要各城堅守住,他們很快就會趕來。”

李強簡直難以置信,孤星大人都沒有來幫助霖明星的修真者,乾善庸和黛南楓禦卻過來幫忙,他簡直都糊塗了。他對仙人好感不多,尤其是對乾善庸和黛南楓禦,但從這件事情來看,乾善庸似乎並不是自己想象的那麼壞。

一時間難以理解,李強說道:“正好你們過來了,我要在那塊空地上布置一個大型的迷蹤陣,需要大家幫忙。”眾人低頭望去,不由得傻了眼。顏皂說道:“空地上是無法布置迷蹤陣的,除非是……難道前輩會移山倒海的仙術?”

');

上篇:第十章 佛堂傳功     下篇:第二章 神魔窿寒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