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飄邈之旅 第二章 神魔窿寒陰  
   
第二章 神魔窿寒陰

赤明魔尊不時地偷看李強,他趁著波若業回去的短短一會兒,悄悄吞噬了兩個功力很高的修真者,他估計若是將在場的所有魔化修真者吞噬掉,自己至少可以達到延康魔尊的水平。一想到這兒他就開心不已,要不是懼怕李強的魔禁仙訣,他早就不耐煩在天上轉圈子了。

波若業回到他身邊的時候,赤明魔尊正准備吞噬另外一個修真者,看著突然冒出來的波若業,他只好暫時停止,沖著波若業呲牙咧嘴地一笑,一邊心里暗罵,一邊百無聊賴地問道:“小子,那家伙在干什麼?”

波若業愣了一下才反應過來他是在問李強,不過,他可不願意搭理魔尊,只是一聲不響地跟著,就當沒有聽見。赤明魔尊氣得嚷道:“問你話啊,你是啞巴嗎?”波若業瞪了他一眼,冷冷地說道:“你還是按照大長老的吩咐去做,別的不用你管。”

赤明魔尊揚起血魔戟就要抽過去,波若業急忙向旁邊一閃,說道:“你要是亂來,我就叫大長老來。”赤明魔尊頓時泄了氣,他狠狠地呸了一口,無奈地繼續兜圈子。

李強對顏皂說道:“你帶大家在一邊看著,注意那些被魔化的人,不要讓他們闖進我圈定的地方。”他心里有些忐忑不安,因為用仙術進行布陣自己還是第一次。他收回太皓梭,飛到空地上空,深深地吸了一口氣,開始連續掐動仙訣。

人們聽見一陣沉悶的隆隆聲隱隱傳來,眼看著李強的身影波動起來,他就像站在清澈見底的水中,隨著水波的蕩漾而扭曲,連他身周的空氣似乎也在跟著波動,那景象非常奇異。隨著李強的仙訣完成,沉悶的隆隆聲開始變得清晰,只聽李強大喝道:“起!”地面急速波動起來。

顏皂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發自內心地歎服道:“天哪,太神奇了!這就是所謂的仙術嗎?了不起啊!”眾人個個目瞪口呆,眼看著地面快速隆起,涉及的范圍是如此之大。

顏皂首先醒悟過來,他大叫道:“大家把周圍的人移走!”

一座孤峭的山峰緩緩升起,仿佛是一把大刀從地下穿出,孤零零的矗立在空曠的田野中。李強飛到山峰上空,再次掐動仙訣,山峰開始向四周延伸。

李強漸漸感到有些吃力,金尊神心急劇地跳動著,大量的神奕力湧入仙訣,隨著第二個仙訣的完成,整個大地都顫抖起來,高大的山峰一座連著一座快速隆起,山峰間急遽下陷,形成彎曲的河谷。

李強開始第三次掐動仙訣,但是他已經力不從心了,他心里清楚,若是無法設置陣法的節點,一旦停止仙術的運用,這些山峰河谷就會通通崩塌。他咬著牙硬撐著,一道道金芒隨著第三次仙訣的完成散射出去,每一道金光落處,就是一個陣法的節點。

這種憑空造山的神通讓眾人驚歎連連,連在遠處繞著圈子的赤明魔尊都嚇了一跳,他知道這是仙術。忽然間,他明白了李強的打算,不禁扭頭看了看跟著的人群,很想不顧一切地吞噬掉他們,正在猶豫間,波若業突然咳嗽了一聲,入耳驚心,他最終還是放棄了。他害怕的不止是七字仙訣,最主要的是他的誓言心魔珠捏在李強手中,一旦違背誓言,那種可怕的反噬力他是承受不了的。

波若業不愧是佛宗一代宗師,他早就注意到赤明魔尊神色古怪,眼看這家伙眼冒紅光,忍不住發出聲音,提醒他這里還有人看著。赤明魔尊狠狠地瞪了他一眼,繼續無聊地轉著大圈,突然,一陣奇異的波動使他猛然立住,事出意外,後面緊跟著的魔化修真者接連不斷地撞在一起,頓時天上地下都亂成一團。

赤明魔尊手中的血魔戟一揮,人群立即閃開一條通道,只見遠處天邊出現一條黑線,隱隱有怪聲傳來。波若業奇道:“你干什麼?”赤明魔尊難得露出慎重的神色,罵道:“怪不得,原來這家伙也到了這一界。”

波若業聞言一顫,急忙問道:“是誰?”

赤明魔尊不理會他的問話,喃喃自語道:“混蛋,敢討我的便宜,哼哼,看我怎麼收拾你。”

那條黑線越來越清楚,漸漸變成鋪天蓋地的陰黑色,狂風掠過大地,陰冷的寒氣瞬間就使大地結滿冰霜,不到十分鍾時間,天色完全陰暗下來。

一條黑色的虛影從空中急速撲向下面被魔化的人群,赤明魔尊一聲不響地拋出手中的血魔戟,無數道暗紅色的戟影散開,只聽一聲淒厲的慘嚎撕心裂膽地響起,那條黑色虛影從地上沖天而起,快速在空中凝聚。

赤明魔尊猶如一頭暴怒的獅子,咆哮著撲了過去,嘴里臭罵道:“窿寒陰!混蛋東西!看見我竟敢如此放肆,敢搶我的東西?我撕了你!”

窿寒陰是大神魔開皇魔尊的手下,也是神魔級的魔頭,由于赤明魔尊被魔禁了,他沒有察覺到這里有一個比自己更厲害的家伙,興沖沖地趕來吞噬被魔化的人群,不料被赤明魔尊的血魔戟打得暈頭轉向顯出了原形。

波若業一見之下驚得毛發豎立,這個窿寒陰實在是太難看了,赤明魔尊不管如何,看上去還是一個俊美少年的模樣,窿寒陰的長相就無法恭維了。這家伙竟然長著四只手,赤裸的胸口上竟然還有一張臉,身體猶如剛從墨水里爬出來一般,黑里透著暗青,只有兩張臉是白的,而且是可怕的慘白,灰白色的長發結成無數細小的發辮披在肩頭,上下兩張臉長得一模一樣,只是胸口的那張臉上一雙眼睛里沒有眼珠,發出白森森的光。

窿寒陰驚懼地看著赤明魔尊,他從血魔戟上認出了出手的人,嚇得匍匐在空中連聲道:“陰兒拜見魔尊!”他沒想到赤明魔尊也在這一界。窿寒陰一進入這一界,立即就隱蹤逃竄了,他親眼看見羅天上仙孤星用絕大的仙術封堵了通道,他知道一旦被仙人堵住自己是逃不掉的,所以一直躲在一條迅沸流的下方,等到孤星和軒龍離開後才尋找出路。他很幸運地遇到了一個修真者,將那人魔化後,讓那人帶路來到了霖明星,沿途他收集了很多飛散的魔血煞霧。到了霖明星後,他原形畢露,開始大肆吞噬修真者和凡人,魔頭的力量越來越強大了。

赤明魔尊收回血魔戟,凌空一步一步走向窿寒陰,獰笑道:“敢到我這里搶人,你是不是昏頭了?我叫你搶!我叫你搶!”他用血魔戟一下一下地戳著窿寒陰,戳得他滿身窟窿。雖然身上的洞很快就閉合了,但是窿寒陰仍發出痛苦的慘嚎,他不敢有絲毫反抗,在黑魔界實力就是一切,他心里很明白,要不是因為自己是開皇魔尊的手下,赤明魔尊就會毫不猶豫地把自己吞噬掉。

波若業看得驚心動魄,一時不知道該怎麼做才好,他搞不懂怎麼會有這麼多神魔級的大魔頭出現。就在這時,失去控制的魔化修真者突然向他出手了,波若業連續劈出幾道雷火,急速向後退去,邊退邊大叫道:“赤明魔尊!”

赤明魔尊假裝沒有聽見,繼續虐待窿寒陰。波若業看著蜂擁而來的魔化修真者,無奈之下大叫道:“顏兄快來!”顏皂立即帶領眾人趕來阻擋那些發狂的魔化修真者,一時間閃電霹靂響成一片。

李強突然發現這座迷蹤大陣還缺乏一件最重要的東西,那就是靈氣,必須要有地下的靈脈之類的東西給大陣提供運轉的能量才行。他不由得一陣沮喪,想了想,他又在陣眼處設立了一個小型火靈陣法,然後將護臂里的天火逼出一半,為大陣提供能量。可他心里明白,這不是長久之計。

隨著天火進入火靈陣,李強終于完成了自己設置的第一個大型陣法。他快速掐動仙訣,大陣開始緩緩地運轉,刹那間,薄薄的霧氣從群山中升起,霧氣中閃爍著無數紫色的火星,很快整座大陣里都彌漫著濃濃的迷霧。

李強這才抬頭看天,心里覺得奇怪:天怎麼黑了?猛然間,聽見一陣劇烈的爆炸聲,他急忙從迷蹤大陣里瞬移出來,只見波若業和顏皂等人圍成一個球狀陣型,正拼命抵禦著魔化修真者的沖擊。李強見狀不由得大怒,高聲喝道:“小明!”

赤明魔尊正在快活地折磨著窿寒陰,他被李強整得憋了一肚子邪火,一直找不到發泄的地方,這下順勢全都發在窿寒陰身上了。聽見李強的怒喝,他不禁打了一個寒顫,連忙應道:“我在這里!”窿寒陰也嚇得一哆嗦,能讓赤明魔尊害怕的人會是誰?難道延康魔尊也來了?

一道金光閃過,李強出現在赤明魔尊身邊,赤明魔尊嚇得舉手欲擋,大叫道:“別打!別打!”李強心里忍不住好笑,他厲聲喝道:“還不把那些人召喚過來!咦,他是誰?”

赤明魔尊雖然很怕李強,但是他還是想跟他搗亂。他裝出一副老實樣,很聽話地答道:“我去召喚那些人。”紅光一閃他便逃開了。李強仔細打量了一下窿寒陰,心里暗驚,問道:“你是神魔?”

窿寒陰也在觀察李強,他實在想不通赤明魔尊為什麼會怕李強,他並沒有察覺出李強有多厲害,按照黑魔界的規矩,誰厲害誰才有說話的資格。他猛地站起來,胸口上的怪臉發出難聽的笑聲,不甘示弱地反問道:“不錯,我是開皇魔尊手下的神魔,哈哈,我是窿寒陰,你是誰?”

李強神色不動,冷冰冰地說道:“我是誰不重要,既然你到了這一界,就不許你隨便傷人,不然的話,赤明魔尊就是你的榜樣!”其實,李強心里一點把握都沒有,神魔的實力應該和散仙比較接近,神魔是很難消滅的,自己又沒有孤星的手段,對付神魔可不那麼好玩。

窿寒陰發出怪異的笑聲,胸口上的怪臉閃過一絲黑氣,兩只泛白的眸子陡然射出兩道白光。李強也將神奕力運到雙眼,同樣射出兩道金光。窿寒陰這下吃足了苦頭,他沒想到李強是修神的人,和修真者有著絕大的差別,他發出的魔眼噬魂術立即被李強的神眼擊散,胸口上的眼睛猶如被針刺中,疼得他忍不住尖聲狂叫。

李強現在的拼斗經驗極其豐富,趁著窿寒陰失聲大叫之際,十八滅魔手的六層疊加已在瞬間完成。他心中突然似有所悟,不及細想,抖手就打出六層疊加的半月狀金芒。金芒出手後,李強已經恍然大悟,由于他的功力進境到三滅天的不死之心境界,對于六層疊加的控制也進入了新的境界,他發現自己可以控制發出去的金芒了。

窿寒陰有四只手,其中兩只生在胸口的怪臉下,比正常的手要小很多,正在使勁地揉著怪眼,另外兩只手上卻拿著一條細長的鏈子,黑黝黝的不時有青芒閃動,這條鏈子在黑魔界也很有名,是專門用來拘魂的黑索。窿寒陰暴怒起來,他舉起手中的黑索,卻發現對手已經不給自己機會了。周圍飛滿了半月形的金芒,緩緩地繞著自己盤旋,金芒似乎含有一種古怪的勁力,他不由得一陣心慌。

李強開始操控飛旋的金芒,他不急不忙地用半月狀金芒封住周圍的空間,又嘗試著分離出一道金芒逼近窿寒陰。他終于體會到佛宗十八滅魔手的精髓,百劫神雷的確是不同凡響,竟然可以完美地和神奕力相結合,如果說修真者的法術可以和仙術相通的話,那麼佛宗的法術則和神術更接近。

窿寒陰茫然四顧,他沒想到李強會這麼厲害,心里不由得後悔,剛才如果不顧一切地逃走,李強未必能夠追上,現在的情況可就不妙了,所有的退路都被這該死的金芒堵住了。他當機立斷,身上湧出濃濃的黑霧,試圖擋住金芒的攻擊。

李強很清楚百劫神雷以前的威力,要完全控制六層疊加這還是第一次,他忍不住想用窿寒陰來試驗一下。李強笑道:“窿寒陰,赤明魔尊見到我也不敢放肆,你還沒有修到大神魔的境界,也敢沖我鬼喊鬼叫?很好,讓你吃點苦頭,下次再見到我,你一定會很有禮貌的,嘿嘿。”他知道自己還沒有滅掉神魔的實力。

窿寒陰氣急敗壞地試圖抵擋,一道半月狀的金光開始圍繞著他急速旋轉,窿寒陰身周的黑霧被金芒快速消融掉,當他露出身形時,百劫神雷的金芒突地射進他的體內,打得他向後連退。窿寒陰的兩張臉上都露出難以置信的表情,緊接著,四周飛旋的金芒猶如機槍的子彈,連續不斷地射入他的身體里。

李強向後飛退,同時大喝道:“百劫神雷!爆!爆!爆!哈哈!”窿寒陰怎麼也沒有想到百劫神雷竟會如此恐怖,一般的雷火霹靂是很難傷到他的,除非是專門克制神魔的法寶,或者對手是比自己更厲害的大神魔。窿寒陰不會大神魔的身外化身法術,連慘叫都沒來得及發出,整個身體就被百劫神雷炸得千瘡百孔。

終于,他熬過最後一道百劫神雷,整個魔體就像一團爛肉,在空中上下浮動。陡然間,滿天的黑云向他聚攏過來,很快他就被包裹在濃濃的黑霧中,過了好半晌,他總算又重新凝體,但已是元氣大傷。天空上的陰云漸漸消散,窿寒陰發出一聲淒厲的吼叫,他恨極了也嚇壞了,百劫神雷的一擊,使他魔頭的力量消散了一半,要是再來一擊,他就受不了了。他再也不敢停留,慘嚎著向遠處逃去。

李強發完百劫神雷,注意力就被赤明魔尊吸引過去了,只見他帶著那些魔化修真者在空中轉圈子,但是有些魔化修真者已經不聽指揮了,不時地會相互攻擊,惹得赤明魔尊凶性大發,連續吞噬了幾個不聽話的修真者。波若業和顏皂領著眾人無可奈何地看著,他們也無法可想。

李強瞬移到赤明魔尊身邊,說道:“帶著他們,跟我來!”

赤明魔尊問道:“窿寒陰呢?”李強淡淡地說道:“被我打跑了,你還是給我老實點,帶著人跟我來。”赤明魔尊有點不敢相信,他知道神魔的厲害,按他的推測,以窿寒陰的實力,應該可以和李強糾纏半天,這樣自己也有時間多吞噬幾個修真者,沒想到窿寒陰居然如此無能,根本就擋不住李強。赤明魔尊心里又是生氣又是可惜,他就像一個饞嘴的猴子,無時無刻不在惦記著樹上的鮮果。

由李強領著,赤明魔尊帶著魔化修真者飛進了迷蹤大陣里,地面上被魔化的人群也通過一條細長的罅縫湧進大陣里。李強現在布陣的水平極高,連赤明魔尊進去也有些迷糊了,只覺得上下左右全是白茫茫的霧氣,四周一片寂靜,他忍不住怪叫道:“咦,人都跑到哪里去啦?”

李強突然從旁邊冒了出來,他一把抓住赤明魔尊,金光一閃,已經挪移到陣外。陣外空曠的田野已經恢複了甯靜,只有波若業等一群修真高手懸在空中,看見李強出來,他們立即迎了上去。

李強說道:“只要發現被魔化的人和修真者,就想辦法把他們送進大陣,我們必須找到解救他們的辦法。”

顏皂說道:“也許有救治他們的辦法……只是……”他猶豫了一下,又道:“只是不知道羅天上仙乾善庸前輩肯不肯來,若業老弟,我們津陽城的三派掌門人必須去一趟雪龍城,看看能不能請動他老人家。”

波若業苦笑道:“恐怕很難,修真五大城中津陽城最弱,也沒有好東西去供奉,憑什麼請羅天上仙來?”赤明魔尊嘎嘎一陣怪笑,毫不客氣地挖苦道:“這話聽著新鮮,修真界能拿出什麼東西供奉羅天上仙?我還是第一次聽說可以收買羅天上仙為你辦事的,真是奇談怪論!”他還記恨著波若業剛才的監視,使他不能痛快地吞噬修真者。

李強心里也有同感,他說道:“不知道乾善庸會如何救治這些被魔化的人?我們先回去再說吧。顏皂,你派人時刻守護著這座迷蹤大陣,如果有人逃出來,立即阻擋驅趕回去。”顏皂對李強已經心服口服,他恭敬地答道:“顏皂遵命。”

津陽城內大片的房屋倒塌,嫋嫋的青煙從廢墟上升起,有許多修真者傷殘,更多的是被雷火飛劍傷及的普通人,幾乎家家都有傷亡,哭泣聲隨風飄蕩。城里的修真者已經被組織起來,分成很多小隊在救助傷者。

李強回到佛宗的內堂後,第一件事情就是取出收藏的各種靈丹,他將靈丹遞給波若業道:“用這些丹藥去救治受傷的人,給老赤安排一間靜室,派幾個弟子看住他,不許外出。”赤明魔尊氣得大叫:“我不要靜室!我想看熱鬧……你不能把我關起來。”

波若業說道:“我馬上安排,罄靜長老,你去准備靜室。”

罄靜長老說道:“請跟我來。”

李強冷冷地說道:“老赤,你要考慮清楚,別胡亂出手,否則你會後悔的。”他不得已必須要讓赤明魔尊離開自己身邊,有些話是不能讓這家伙聽見的。赤明魔尊氣呼呼地叫道:“我忙了半天,沒有功勞還有苦勞吧……媽的,我走!我走!”他見李強的臉色陰沉下來,急忙改口,他現在確實有點怕他了。

赤明魔尊離開後,波若業說道:“困在迷蹤大陣里的魔化修真者暫時還不要緊,可那些魔人只是普通人,時間長了恐怕都活不成,我們應該怎麼辦?”

李強感到非常苦惱,他並不想與乾善庸和黛南楓禦見面,雖然孤星說了,可以給他們修神天薦章,但是這兩個家伙的實力非同尋常,萬一他們要找麻煩,自己的實力還是不夠,這次他們一定不會讓自己輕易逃脫的。

李強心不在焉地問道:“其他修真大城有什麼消息?”

波若業說道:“顏兄,你派一個弟子去查一下各城傳來的消息,唉,我覺得情況不樂觀,我們津陽平原的情況還沒有搞清楚,其他大城很難這麼快就有消息。”

顏皂說道:“我還是親自去查問一下,城里的一些事情也要處理,前輩,我先告辭,等一會兒再來。”他領著大群修真高手轉身離去。顏皂心里已經很著急了,津陽城里很多事情都要他來做主,城里現在亂成一團,他要急著趕回去處理。

李強說道:“若業,給我安排一處空曠的場地,我要修煉一下。”

波若業心里奇怪,在這種緊張的時候李強竟然還有心思修煉,這實在是一件很奇怪的事。他不敢怠慢,忙說道:“大長老,就到後面的禁制場吧,那里有佛宗最強的禁制空地,是比試法寶的地方。”他領著李強向佛堂後面走去。

佛宗的禁制場很大,波若業開啟禁制後請李強入內,然後告辭去處理門派的事務了。

李強打量了一下禁制場,這座禁制場大約有足球場那麼大,地面全都是堅硬的岩石,打磨得十分平整,場地周圍有九根乳白色的柱子,發出柔和的白光,整個場地都籠罩在一層淡青色的光罩里,顯得十分清爽怡人,李強覺得很滿意。

盤腿坐下後,李強取出魅兒翻譯的玉瞳簡,快速用心念記憶下來,然後又取出從炫疾仙陣里得來的鎮泰意元,那把像尺子一樣的仙器。他聽孤星說過,這玩意兒是厲禁天君的寶物,他准備嘗試著修煉它,自己手上好歹要有一件大威力的仙器,才能抵擋乾善庸之流的仙人。

');

上篇:第一章 津陽城     下篇:第三章 鎮泰意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