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飄邈之旅 第三章 鎮泰意元  
   
第三章 鎮泰意元

魅兒翻譯的仙靈訣深奧無比,李強曾經參悟過,但是因為不會最基本的仙訣,所以無法看懂,這次經過孤星和軒龍的指點,他學會了不少基本仙訣,終于看懂了寂寞老仙天蝕留下的那卷銀色軟皮上記載的內容,那是老仙參悟鎮泰意元的心法,不過,上面記錄的仙靈訣十分散亂,李強看了一會兒,發現大致上可以分為三部分。

其一是開啟仙訣,這個似乎並不太難;其二是用于指揮的仙訣,李強因為掌握了魔禁的七字仙訣,所以他才能夠看懂,這是與之類似的仙訣,只是不太完整;其三像是關閉的仙訣,手法晦澀難懂。李強琢磨了片刻,忍不住想試一試,他在煉器和試招上向來都是天不怕地不怕的。

經過無數次磨練,李強已經比以前慎重得多了,他首先將禁制場內再次禁制,同時用上了大面積的隱形仙術。他知道厲禁天君的仙器一定很厲害,他可不願意搞得驚天動地的。

一切准備完畢後,李強盤腿坐下,先鼓動金尊神心,然後沉入三滅天的不死之心境界。

李強不敢修煉太長時間,他很快就清醒過來,將神識探進鎮泰意元,刹那間,他仿佛又回到幻神殿進入守護塔時的感覺。鎮泰意元里很奇怪,那是一條很長的長廊,周圍煙云繚繞,看不見天,也看不見地,白霧茫茫中每隔一小段距離就有一根凹凸不平的黑色柱子。李強心中疑惑,鎮泰意元里面似乎沒有東西。

神識在鎮泰意元里順著長廊向前延伸,慢慢地,李強發現黑色的柱子似乎不同尋常,他立即將注意力轉到黑色柱子上,仔細觀察之下,李強大吃一驚,柱子上竟然是一只怪獸。神識快速轉到另外一根柱子邊,只見柱子上同樣也有一只怪異的生物。連續查看了七八根柱子後,李強驚訝地發現了一只熟悉的怪獸,那是一只大炎靈獸,緊接著,他又發現一只怪獸,竟然是在幻神殿的守護塔里見過的神獸。李強驚恐之下,神識立即退了出來。

尋思半晌,李強才算明白過來,這是一根震懾怪獸的尺子,里面禁錮的全是極厲害的各種怪獸的元神。聯想到銀色軟皮上記載的仙靈訣,李強終于明白了,鎮泰意元確實是一件厲害的仙器,想想大炎靈獸和幻神殿的神獸,若是能調動這些怪獸出來戰斗,恐怕連仙人也要退避三舍了。

李強心想,如果能在最短的時間里掌握這件仙器,那就意味著他和乾善庸之流的仙人爭斗時能夠占據有利地位,但是他知道鎮泰意元里的怪獸元神個個都很厲害,不是自己能應付的。他反複把玩著魅兒已經翻譯完畢的仙靈訣。

三種仙靈訣都不完整,李強大致將其歸納為開啟、指揮和關閉三類,第一類開啟的仙訣似乎比較完整,一共有一百零八種仙訣,其中有七十多個仙訣記述完整;第二類指揮的仙訣更多,按次序排有上千種仙訣,目前記錄的只有百十來個仙訣,缺少了很多;最後一類是關閉的仙訣,更是少得可憐,只有七個仙訣,還不容易搞懂。

李強將開啟和關閉的仙訣做了比較,立即察覺出其中的問題,關閉的仙訣應該也有一百零八個,也就是說,如果他貿然使用了一個開啟的仙訣,放出來一只神獸或者靈獸,卻沒有相應的關閉仙訣,那恐怕就要吃不了兜著走了。

思索了半天,李強終于想出一個笨辦法,只要找到開啟和關閉相對應的仙訣,他就可以指揮幾只怪獸對陣了,假如其中恰好有一只神獸,自己的實力就可以增加一倍,和仙人爭斗時把握就要大很多了。

反複比較挑選後,李強開始學習這些仙靈訣,由于有心念記憶,他很快就掌握了所有的仙訣。仙訣中開啟和關閉相匹配的只有三對,他挑出一個最簡單的開啟仙訣,嘗試著放了出來。一道淡淡的青光閃過,鎮泰意元發出輕微的震顫聲,霞光一閃,李強面前出現了一只銀白色的像小狗一樣的怪獸。

那只怪獸搖著尾巴跑到李強身邊,沖著他“汪汪” 叫了兩聲,李強頓時傻了眼,這確實是一條銀白色的小狗。李強蹲下身來摸摸小狗的腦袋,歎氣道:“我還以為是只神獸,沒想到是一條小狗,唉,奇怪了,怎麼會是一條狗啊?仙人一根手指頭就能滅掉你,你跑出來干什麼?”那條小白狗發出討好的嗚嗚聲,伸出粉紅色的小舌頭不停地舔著李強的手。

李強不由得笑了:“哎,看不出來啊,你這個小家伙竟然還會拍馬屁?算啦,再試試別的仙訣吧。”他苦笑著站起身來,那條小狗似乎知道他要將自己收回鎮泰意元里,只見它不停地用身子摩擦著李強的小腿,嘴里發出撒嬌的嗚嚕聲。李強原本就喜愛小動物,被它的樣子逗笑了:“好啦,你就跟著我吧,別搗亂就行了,你先坐到邊上去。”

銀色的小狗似乎能聽懂他的話,很乖巧地跑到一邊,四肢一曲趴在地上,兩只黑溜溜的眼珠緊緊盯著李強,樣子十分可愛。

李強再次掐動開啟仙訣,又是一道彩光閃動,一條兩米多長的黑色怪獸冒了出來,這家伙也許被禁錮得太久了,剛冒出來就一頭砸在地上,震得禁制場都顫動了。這只怪獸長得很有些特點,皮膚黑黝黝的閃著暗藍色的光,仿佛是流動的金屬一般,修長的身體上長著一對三角翼,細長的尖喙,一對藍色的眼睛,正在疑惑地四下張望,李強覺得這條怪獸和大炎靈獸有點像。

這條靈獸就是很著名的水魂鰭,是由水靈蛻化而成的靈獸,喜歡生活在任何液體里,若是在海里,它可以發揮出巨大的作用,但在陸地上的能力就差了很多。

水魂鰭的藍眼珠轉動著,李強也沒有在意,剛才先出來的小狗讓使他放松了警惕,突然間,他聽到一陣奇異的水響,沒等他醒過味來,禁制場里已經漫起了大水,要不是有雙層禁制,大水沖出去的話,恐怕整個津陽城都要泡在水里了。李強大驚之下,手忙腳亂地掐動仙訣,那是指揮用的仙訣。

仙訣剛打出去,李強就後悔了,這是指揮攻擊的仙訣。水魂鰭陡然展開三角翼,只輕輕鼓動了一下尖翼,無數的水珠就如箭雨一般飛出。李強心里大驚,水魂鰭攻擊的是禁制場的禁制。他抬手揮出太皓梭,擋在箭雨的前方,只聽“噼噼啪啪”一陣亂響,李強被震得渾身一顫,大叫道:“好家伙,這麼厲害的沖擊力。”

那只銀色的小狗“汪汪”叫了兩聲,竟然在水里玩耍起來。李強不敢再試,立即掐動關閉的仙訣,刹那間,水魂鰭尖叫著,身體急速扭曲,似乎很不樂意就這樣回去,鎮泰意元發出的霞光立即將它吸回尺里。

禁制場里的大水也跟著消失一空,銀色的小狗躲在角落里,一個勁地發抖,它似乎很害怕再回到鎮泰意元里。李強向它招招手,小狗立即興沖沖地跑了過來。

李強抱起這只奇怪的銀色小狗,它只有一只京吧狗大小,身上的銀毛又細又長,尾巴小巧地向上卷曲著,兩只耳朵耷拉著,無論怎麼看,都是一條普通的小狗,就連跑動的姿勢,叫的聲音,都是小狗特有的。李強摸著小狗的頭,心里百思不得其解,鎮泰意元里怎麼會有一只小狗?

李強覺得一只小狗應該沒什麼危險,決定把它留在身邊。他說道:“你就跟著我吧,以後就叫你……叫你小白,明白嗎?”他毫不懷疑這條小狗能聽懂自己的話,果然,小白發出撒嬌的嗚嗚聲,討好地舔著李強的手,似乎非常開心。

放下小白,李強有些苦惱,三個仙訣用掉了兩個,一個出來一條小狗,一個出來的是水怪,沒有真正厲害的玩意兒,而且指揮的仙訣似乎有問題,好像是強制命令一樣,看得出來剛才的水怪很惱火。李強想了想都不得要領,他考慮是不是用最後這個仙訣,看能不能放出一只神獸來。

猶豫了一會兒他就下定了決心,不管怎麼樣,仙人的威脅實在是太大,沒有好的手段自保,是沒辦法和他們討價還價的。他一咬牙掐動仙訣,小白就像意識到什麼似的,“汪汪”叫了兩聲,快速跑到場地邊趴在地上,兩只小白爪捂住了腦袋,黑溜溜的眼珠在爪縫里轉動。

鎮泰意元霞光流轉,轟然一聲巨響,無數的光點浮現出來,李強定睛一看,不禁嚇了一跳,禁制場里全都是一尺長的扁錐形怪蟲,尾巴後面還拖著長長的青色焰光,正漫無目的地在禁制場里游蕩。李強簡直欲哭無淚了,心想:這種小蟲子別說是仙人了,恐怕連修真者也打不過,真搞不明白厲禁天君怎麼會收藏這種玩意兒。

李強的身體動了一下,只聽一聲尖利的呼嘯聲響起,所有的怪蟲都向李強撲來。李強不由得破口大罵,急忙用太皓梭回護,第一只怪蟲已經撞在太皓梭的防護上,在怪蟲碎裂的瞬間,它身上爆發出一股巨大的沖力,將李強狠狠地推開,緊接著第二只怪蟲撞來,李強頓時被撞得跌跌爬爬。

事出意外,李強不由得氣急敗壞,他沒想到這些怪蟲如此厲害,急忙掐動仙訣試圖收回,可是現在已經由不得他了,怪蟲的撞擊力實在是厲害,他根本就無法掐動仙訣。惱火中,李強幻化太皓梭,無數只火鳥迸發出來,趁著幻化的火鳥吸引住怪蟲,他才得以溜到禁制場邊。

李強一見小白趴在地上的樣子,不禁笑了,這個小家伙倒是聰明得很,竟然知道先躲在一邊。李強站穩後立即掐動仙訣收回怪蟲,但他感到無比的失落,能收放的仙靈訣就三種,其它的都不完全,如何才能更好地發揮鎮泰意元的作用,他再次陷入沉思。

小白看見怪蟲被收進鎮泰意元里,這才搖著尾巴跑到李強身邊,撒嬌地鑽進他的懷里。李強若有所思地看著小狗,突然想到了一個大膽的辦法:要是將七十幾個完整的開啟仙訣全部啟動,里面會有幾只神獸出來?先把它們放出來自己再逃,這些神獸應該能牽制住仙人了吧。

想了想,他又否定了這個辦法。李強明白,一旦神獸反撲回來,自己是擋不住的,不到生死關頭,這一招還是不用為好。

沒辦法修煉鎮泰意元,李強的念頭又轉到天鑒寶相輪上,這個仙器畢竟是孤星以前用過的,雖然不是一件極品的仙器,卻也不是普通的仙器可以比的,而且孤星給了他完整的修煉的仙靈訣,修煉起來要相對容易一些。收起鎮泰意元,取出天鑒寶相輪和有關的玉瞳簡,李強重新開始修煉。

天鑒寶相輪非常漂亮,只有巴掌大小,中心處的那塊紅寶石一樣的玩意兒耀動著豔紅色的光華,輪面上的弧線精致入微,一指厚的輪邊閃爍出動人的五彩星光。李強在星星宮時曾經看過它,今天拿在手中准備修煉時,才發現這只天鑒寶相輪竟是如此的美麗,仙器確實是不同凡響。

仔細學習了一遍相關的仙訣,李強不由得苦笑,修煉天鑒寶相輪並不難,困難在于修煉的時間,按地球的時間算,至少要修煉一百多天才能熟練運用。李強有些不甘心,鎮泰意元的修煉失敗,天鑒寶相輪又沒有時間修煉,除了搞出一條小白狗外,他一無所獲,自己想想都有點惱火。

無奈之中,李強只好取出破損的金蓮玉座,修複這件佛寶應該問題不大,時間應該是足夠的。對于佛宗的煉器方式李強曾經研究過,和他學過的心煉之法有很大的區別,不過,李強現在是煉器宗師級高手,他不會拘泥于某種特定的修煉方式。

金蓮玉座是防護性法寶,其中還包含了一些攻擊的性能,李強學習過佛宗的典籍,知道金蓮玉座是佛宗長老擁有的寶貝,每一個佛宗長老都有一件,不過,每一件都有不同的特性,他得到的金蓮玉座就有滅魔的特性。

仔細檢查金蓮玉座後,李強驚訝地發現,這件佛寶並沒有損壞,只是耗盡了啟動它的靈力。他回想在奇龍城爭斗的情景,心里恍然大悟,是自己當時勁力不足,來不及抵擋無數飛劍的襲擊,金蓮玉座才會保護性的廢掉。如此高超的修煉手段讓李強歎服,佛宗的煉器手段不比重玄派的差,在某些方面似乎更加高明。

李強反複體會金蓮玉座煉制的高明之處,他很想重新按著自己的思路修煉一次,由于時間的關系只能暫時放棄。他將金蓮玉座稍稍整理了一下,隨手將金蓮玉座拋出,金光一閃,金蓮又一次開放。李強躍到寶座上,試了試性能,感覺還是像以前一樣好用。收起金蓮玉座,他招呼一聲小白,走出了禁制場。

一跨出禁制圈,李強頓覺毛骨悚然,他不假思索地喚出滅天甲,太皓梭的一抹金光悄然將他的身形罩住。

禁制圈外站著很多人,其中最為突出的是兩團耀眼的金光,李強心里明白:乾善庸和黛南楓禦找來了。

事到臨頭,李強索性也看開了,他收回太皓梭,淡淡地說道:“羅天上仙還用裝神弄鬼的嗎?”

一陣哈哈大笑,金光散去,露出乾善庸的面貌。李強又道:“黛南楓禦,我就奇怪了,你和老乾斗來斗去,怎麼最後還是和他走到一起了?”黛南楓禦嬌笑連連,她也散去金光,說道:“臭小子,你跑得還真快,我就晚回去一步,你就逃之夭夭了,這次看你還往哪里逃!”

李強滿不在乎地說道:“我現在根本就沒想逃,就等著二位找上門來,我又沒做虧心事,才不跑呢。”

在場的有佛主波若業,埠門的宗主顏皂,百眾聯的枯兆罕等一大批津陽城的修真高手,都很老實地站在一邊,神態恭謹的樣子就像兩個仙人是他們的老祖宗。李強伸了個懶腰,裝模作樣地說道:“好累啊,我說老乾,黛仙子,還是到佛宗的內堂去坐坐吧,你們這樣歡迎我,嗨嗨,我會不好意思的。”

乾善庸一直在仔細打量他,他心里感到很震驚,李強的進境之快,實在出乎他的意料。他看看黛南楓禦,發現她臉上也有一絲詫異。他淡然地笑道:“小子,聽你的!喂,那個什麼業的,帶我們去內堂。”

波若業心里歎氣,自己成了什麼業的了。李強插話道:“老乾,他可是佛宗的佛主波若業,哎,連名字都記不住,還是什麼羅天上仙。”乾善庸揮手凌空一巴掌抽了過去,李強知道逃不得,他豎起手臂,用自己煉制的護臂擋了上去。

護臂發出一圈紫色光華,轟然一聲震響,李強竟然憑著護臂擋住了抽來的勁氣。乾善庸更是驚訝,他雖然只是隨意打出一掌,但是其中蘊含的仙靈勁氣絕對是不同一般的,李強居然能夠擋住,他不禁對李強高看一眼。

李強搖頭道:“真沒有風度,你是仙人還這麼喜怒無常,怪不得孤星老大都要躲著你走。”

乾善庸神色一變,冷冷地說道:“小子,大羅上仙令我也看到了,哼哼,我真是不明白,青帝為什麼要找你,我們進內堂好好談談。”李強心里頓時輕松下來,他聽出乾善庸話里的意思,他不敢對青帝亂講話,也就是說他並沒有反叛大羅上仙這個職位。

李強笑嘻嘻地說道:“請!請!好歹我也是這里的半個主人,仙人老大來了,還是要好好招待的。”他判斷乾善庸暫時不會對自己出手。他的思路轉換得極快,前因後果在一閃念間已經有了大致的結論,自己若是應答得體的話,乾善庸應該是沒有出手的機會的。

黛南楓禦首先瞬移到內堂,李強和乾善庸幾乎同時趕到。黛南楓禦揚手拋出一團紅芒,內堂立即被禁制了。

李強無所謂地看看,他抱著小白盤腿坐下,摸著小白銀色的皮毛,等著兩位仙人開口。乾善庸並沒有坐下,他來回走動著,半晌,才問道:“青帝為什麼找你?”他心里明白,假如是因為李強修煉了天薦章而惹火了青帝,青帝是不屑于親自下令的,隨便派一位羅天上仙來,李強就完蛋了。既然青帝親自下詔令,其中就有原因了,若是自己沒搞明白前胡亂出手,後果可就嚴重了。

黛南楓禦也十分感興趣,在仙界,即使是仙人也不是隨便可以見到青帝的,而且青帝的權威是至高無上的,至今還沒有哪個仙人敢向他挑戰,她就是因為很煩仙界的規矩,而且得罪了一個厲害的家伙,才跑到這一界來的,她也好奇青帝為什麼會關注一個不起眼的修真者,難道就是因為他修煉了天薦章?

李強懶洋洋地說道:“青帝……呵呵,他找我是想收我作徒弟,我還在考慮是不是答應他,嗯,你們是從仙界來的高人,告訴我,作青帝的徒弟有什麼好處嗎?”他半真半假地說道。青帝要收他為徒是有先決條件的,從他說出的話來判斷,那已經完全變了味道,好像是青帝求他似的。

乾善庸感到難以置信:“什麼?這……這怎麼可能?青帝會收你為徒?你簡直是胡說八道。”他根本就不相信。李強逗弄著懷里的小白,笑道:“有兩個辦法可以證實,一是你回仙界親自去問青帝老大,反正逆行通道已經開通了,還有就是去找孤星老大或者軒龍老哥,他們可以證實我沒有瞎說。”

李強說話的神態很自然,黛南楓禦突然插話道:“乾善庸,小家伙的話我覺得是真的,咯咯,我早就說過,你從一開始就錯了,孤星那個混蛋是不會給你機會的。算啦,你對青帝忠心耿耿有什麼用,還不如就在這一界逍遙自在。”

乾善庸長歎一聲,他盯著李強,眸子里閃動著絲絲金芒,搖頭道:“我實在是很難相信,小家伙,不管青帝收不收你為徒,你都必須交出修神天薦章和逆天寶鏡。”李強極其爽快地答道:“修神天薦章我可以給你,但是逆天寶鏡已經還給孤星老大了,如果你實在想要,就去找他要吧。”

黛南楓禦驚訝地說道:“小家伙,逆天寶鏡原來在你身上?不可能啊,我用千清溯查看過了,你應該沒有這件刑天仙器。”她轉念一想,又忍不住笑了:“逆天寶鏡就算了,有修神天薦章就行了,拿來!”

乾善庸冷聲道:“修神天薦章是青帝的功法,你不能拿。”

黛南楓禦頓時火冒三丈,她嬌聲喝道:“喲,乾善庸!你不用說得這麼冠冕堂皇,什麼青帝的功法,你要不是想自己參悟,會這樣鍥而不舍地追蹤孤星大人?別以為我不知道你那點想法,憑你的天賦修為,頂多也就在羅天上仙的末尾排著,如果你得到參悟天薦章的機會,哼,我就不信你會忍住不看!”

乾善庸也怒道:“我不會去修煉的,最多是體悟一番,如果你得到了,一旦修煉起來,你以為青帝會不知道?你在這一界只要不干出格的事情,青帝是不會來管你的,隨你如何逍遙自在,但前提就是不能修煉天薦章!”

黛南楓禦咯咯笑道:“青帝才不會管這一界的事情,我修煉了,難道他會來找我嗎?”

乾善庸眼中的金芒似要噴射出來,他恨恨地說道:“你不懂!你不懂!反正就是不能讓你修煉!”

');

上篇:第二章 神魔窿寒陰     下篇:第四章 談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