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飄邈之旅 第五章 雪龍城外  
   
第五章 雪龍城外

那個佛宗弟子大叫道:“他威脅要魔化我們!”刹那間,整個內堂都安靜下來。波若業知道這個弟子闖禍了,果然,乾善庸散去護身金光,身上已經穿好了仙甲,臉上的紅色面具怪異地扭動著,仿佛有火焰在燃燒,他冷冷地問道:“魔化?他是誰?

李強恨不得掐死這個多嘴的佛宗弟子,他低聲喝道:“滾回去!你告訴他,若是再敢胡鬧,我就不客氣了!”那個佛宗弟子偷眼看向波若業,讓他更加害怕的是,佛主也滿臉怒容地瞪視著他,他嚇得結結巴巴說道:“沒……沒人……弟子……不敢……”

黛南楓禦好奇地問道:“這里也有魔頭?”內堂里的氣氛緊張極了,李強急忙道:“我去看看……”話還沒有說完,門外一陣大亂,赤明魔尊怒氣沖天地闖了進來,他一眼就看到乾善庸和黛南楓禦,頓時傻了眼。他是在靜室里悶得發慌,借故惹事,准備沖出來發泄一番的,誰知道內堂里竟然有兩個仙人,更讓他想不到的是其中一個還是羅天上仙。

乾善庸眸子里閃動著驚訝的光芒,黛南楓禦也嚇了一跳,她稍稍向後退了一步,疑惑道:“大神魔?”

乾善庸渾身散發出一種令人恐懼的攻擊氣勢,內堂里的人被這股無匹的氣勢逼迫得連連後退,連波若業和枯兆罕這樣的高手也受不了,都退到一邊,只有黛南楓禦、李強、赤明魔尊和那條小狗小白神態自若,不受乾善庸氣勢的影響。

赤明魔尊氣哼哼地罵道:“什麼混蛋東西!這一界哪來這麼多羅天上仙,仙界的人都沒事干啦,跑到這一界來稱王稱霸,哼!”李強又是好氣又是好笑,大聲喝斥道:“小明,你亂跑什麼?給我滾回去!”赤明魔尊嘟囔道:“唉,煩死了,我走!我走!”他當然聽出李強的意思,一看見兩個仙人他就後悔了。他轉身欲走,就聽乾善庸喝道:“站住!”

赤明魔尊也知道是走不了的,他轉身看著乾善庸,滿不在乎地說道:“你叫我?”

乾善庸上下打量著他,問道:“你是大神魔?是哪個魔尊?”赤明魔尊說道:“我是大神魔又怎麼樣?”要不是因為被魔禁了,他根本就不怕任何人,而且不管乾善庸的實力有多高,自己是不是他的對手,因為有孤星下了保證,對任何仙人他都不在乎。

李強無奈地說道:“他是黑魔界的赤明魔尊,現在由我看守。”

黛南楓禦咯咯笑道:“由你看守?嘻嘻,他可是大神魔,怎麼可能聽你的話?開玩笑吧。”他們兩人都不相信李強的話。乾善庸喝道:“你也是這次從通道溜到這一界的?”赤明魔尊大聲叫道:“又不是我打通通道的,還不是你們羅天上仙干的好事!哼哼,仙魔兩界向來互不干涉,你憑什麼管我?”

乾善庸勃然大怒,一道金芒閃過,赤明魔尊倒著撞穿內堂的牆壁飛了出去。李強大喝道:“住手!”黛南楓禦奇道:“小家伙,你為什麼要維護大魔頭?”其實,李強也不願意維護赤明魔尊,但是他和孤星有交換條件,如果孤星回來,他交不出赤明魔尊,那可就麻煩了,這關系到莫大哥和師尊轉世的大事。

赤明魔尊憤怒地從牆外沖進來,他手里冒出血魔戟,這家伙也要發飆了。李強冷冷地喝道:“老赤,你他媽的給老子安靜點!老乾,你要怎麼樣?你知道的,大神魔在這一界是滅不掉的,而且,他是孤星要留的人,你不能動他。”赤明魔尊不怕乾善庸,卻怕李強,他恨恨地站住了,大聲叫道:“他要是再出手,可別怪我亂來!”

乾善庸微微一怔,孤星要留住赤明魔尊,他實在是沒有想到。突然間,他笑了起來,紅色的面具映襯著他的笑容,顯得十分怪異。李強心里暗叫不好,果然,乾善庸說道:“我正在發愁如何回仙界,呵呵,有了赤明魔尊……”他似乎有所醒悟,立即住口不說了。

李強在刹那間也明白了乾善庸的想法,他雖然不知道孤星和乾善庸之間有什麼恩怨,但是孤星打開了黑魔界的通道,讓赤明魔尊溜到這一界,絕對是違反仙界某些規矩的,乾善庸是想抓住孤星的錯誤,回仙界告狀。李強頓時緊張起來,赤明魔尊的死活他無所謂,但是如果沒有了赤明魔尊,他如何向孤星交待,莫大哥和師尊的事又怎麼辦。

黛南楓禦心里並不願意乾善庸再回仙界,好不容易和乾善庸得到了修神天薦章,只要參悟得當,自己的功力就可以增長很多,若是乾善庸回到仙界,自己一個人勢單力孤,萬一百耋天君過來,自己肯定是死路一條,而有乾善庸在,情形就不同了。她忍不住出言勸道:“乾大哥,既然是孤星大人要留他,我們就別管了。”

乾善庸如何能放過赤明魔尊,他冷冷地說道:“赤明魔尊,我不管什麼孤星不孤星的,從現在起,你必須跟我走,到適當的時候我會放你回黑魔界,你不要試圖抵抗,否則我會讓你後悔來到這個世上。哼,也許你能斗得過普通的仙人,但是你絕對斗不過羅天上仙!”

李強的頭都大了,他知道乾善庸是不會善罷甘休的,聽他用如此威脅的口氣說話,就知道他已經下定決心要帶走赤明魔尊。想想也對,乾善庸有了這個證據,回仙界的理由就很充分了,而且他也得到了修神天薦章,但是李強絕不會眼看著他帶走赤明魔尊。

赤明魔尊怪叫道:“哼!羅天上仙就了不起啦,我呸!就不跟你走!你信不信,把我惹急了,我讓這個什麼鳥霖明星的人通通完蛋!”他也是不見棺材不落淚的脾氣,除非將他制服,不然也是個嘴不饒人的家伙。

李強不等乾善庸發怒,淡淡地說道:“沒有我的同意,他不能跟你走。”赤明魔尊一聽更來勁了,他得意地呵呵大笑:“聽見沒?你就是羅天上仙也不一定能打贏我們倆。”他雖然也恨李強,不過,李強肯出面阻攔,他是非常高興的,他現在就是希望越亂越好,最好乾善庸能把李強打死,那樣他就可以無所顧忌了。

乾善庸也很頭痛,李強是不能傷害的,如果傷害了李強,他回到青帝那里將無法交待,那樣的話,即使控制了赤明魔尊也沒有用。他稍稍有點猶豫,扭頭對眾人說道:“你們通通出去,這附近的人都走開點。”李強心里一涼,他知道乾善庸還是不肯罷休。

波若業看著李強,知道自己無法插手,他們這些人都是有巨大神通的人,憑佛宗現在的水平,隨便是誰都可以輕易地把佛宗滅派。李強冷靜地說道:“你們出去吧,走開一點。若業,這個給你,里面的滅魔手段很高明,你要負責將這些功法傳給所有的修真大派,明白嗎?”波若業接過玉瞳簡,躬身行禮,一言不發地退出內堂。

乾善庸已經想清楚了,他說道:“楓禦,你來纏住這小子,別讓他出手,我來禁錮魔尊。”

李強心里大急,黛南楓禦是什麼樣的實力他很清楚,要是被她纏上了,自己是沒有辦法幫赤明魔尊的。他一把拉住赤明魔尊,喝道:“我們走!”金光閃動間,兩人已是蹤影皆無。奇妙的是,原本在地上亂跑的小白,也銀光一閃,瞬移而去。

乾善庸冷笑道:“看你能跑到哪里去?楓禦,我們跟上去。”

李強帶著赤明魔尊瞬移到一座山峰上,他隨手掐動靈訣,一道白光打在赤明魔尊身上,赤明魔尊嚇得叫道:“你干什麼?”李強說道:“你慌什麼,我只是要知道你的位置罷了,這是一個跟蹤的法術。”赤明魔尊搖頭道:“就你的花花點子多!”

一道銀光閃過,小白搖著尾巴跑了過來,李強這才想起剛才把它給忘了,他俯身抱起小白,說道:“小東西,你也會瞬移?真是了不起啊,跟著我,別跑丟了。”小白連連叫了幾聲,伸出粉紅色的小舌頭,舔著李強的手,一副討好的樣子,李強頓時覺得心情好多了。

赤明魔尊突然罵道:“混蛋,追得好快!你看。”極遠處兩道金光閃過,乾善庸和黛南楓禦已經出現了。李強無奈地抓起赤明魔尊,再次瞬移而去。這次瞬移的距離很遠,兩人懸停在空中,下面是波濤洶湧一望無邊的大海。

李強說道:“我們是逃不過去的,奇怪,他們怎麼這麼快就追蹤到我們的。”赤明魔尊也奇道:“你連這個也不懂嗎?你真是個怪人,修為高到可以和仙人爭斗,可是連這種小小的追蹤法術都不知道,羅天上仙是最擅長追蹤的仙人了,被他們追上有什麼好奇怪的,笨死了!”他好不容易找到一個挖苦李強的機會,忍不住喋喋不休地說開了。

還沒等李強發飆,遠處又顯出乾善庸的身形來,李強急忙抓住赤明魔尊,再次瞬移。

李強不敢用大挪移,赤明魔尊由于被魔禁了,也不知道能不能用大挪移,兩人只好在霖明星上與乾善庸玩起追逐的游戲。

乾善庸越追心里越吃驚,因為李強展現的實力出乎他的預料,他原以為只要幾次瞬移後,李強就應該精疲力竭了,沒想到李強已經擁有了金尊神心,可以長時間的提供神奕力。十幾次瞬移後,乾善庸也火冒三丈了。

黛南楓禦忍不住勸道:“乾大哥,現在就回仙界並不好,我看還是回聖城潛修比較妥當,如果你的實力超過羅天上仙,那麼青帝也會對你客氣些。”

乾善庸不是不明白這個道理,只是他現在很惱火,李強的態度實在是可惡,一點都不把自己放在眼里。追著追著,他的念頭已經改變,現在他只想抓住李強,好好教訓一番。

李強越逃越驚心,乾善庸陰魂不散地緊緊追蹤,他感覺簡直無處可逃了,要不是有金尊神心不斷提供神奕力,自己早就撐不住了,瞬移是很耗功力的。最開心的是赤明魔尊,他一直咧著嘴嬉皮笑臉的,有李強作擋箭牌實在是太爽了。

又一次瞬移,李強和赤明魔尊出現在空中。看著腳下的冰湖,李強歎氣道:“是天封湖,我們跑到雪龍城來了。”赤明魔尊咧嘴笑道:“你認識這地方?”李強眯著眼四處張望,只見天封湖上還是老樣子,依舊有不少人在湖面上鑿洞捕魚,遠處的雪龍城清晰可見,看樣子這里的魔血煞霧已經清理乾淨了。

突然間李強不想再逃了,他心里清楚,自己如果是一個人,逃跑還問題不大,但是帶著心懷叵測的赤明魔尊可就很難說了。赤明魔尊也是個聰明的家伙,他立即就察覺到李強的想法,嘻笑道:“老兄,不跑啦?”

雪龍城和天封湖的上空有不少修真者在巡視,看見李強和赤明魔尊出現,立即就發出警訊。現在是非常時期,各大城都加強了巡查,生怕神魔來襲。

赤明魔尊怪笑道:“呵呵,這個什麼雪龍城的警惕性還蠻高嘛,我們一來他們就緊張了,唉……”他突然歎起氣來。李強知道他在想什麼,忍不住笑道:“嘿……我警告你,別想吞噬修真者,不然我也豁出去了,干脆把你禁錮了拉倒,省得你到處惹禍。”

赤明魔尊叫道:“你……老兄啊,我們現在是自己人!自己人不打自己人,應該一致對外,嗨嗨。”李強聽得哭笑不得,這家伙竟然和自己套近乎。沒等他說話,雪龍城的修真者已經圍攏過來,有人喝道:“你們是誰?是哪個城市的修真者?報名上來,免得自誤!”他們還是一副盛氣凌人的態度。

李強微微搖頭,還沒等他開口,空中的修真者已經認出了他,有人驚叫道:“他……他是木子前輩……”立即有人向雪龍城飛去,李強知道是去報信了。赤明魔尊突然罵道:“又追上來了,這兩個混蛋真是快啊!”

金光落處恰好就是雪龍城的上方,李強如果這時候逃還來得及,但是他不想逃了,就那麼靜靜地懸在空中等候著,赤明魔尊也滿不在乎地看著,周圍那些修真者驚疑不定。李強說道:“你們最好讓天封湖上的人回去,另外將雪龍城的防護開到最大,這里馬上就要打架了。”

乾善庸和黛南楓禦悄然從旁邊冒了出來,周圍的修真者頓時嚇傻了,有人喃喃道:“天哪,仙人前輩又回來了……”乾善庸冷冷地說道:“按他的吩咐去做。哼,小家伙,我倒要看看你有多少實力敢如此賣狂。”

李強點頭道:“好,那就試試吧。”他的語氣里充滿自信。連黛南楓禦都覺得奇怪,憑實力,李強絕對不是乾善庸的對手,差距之大根本不可同日而語。黛南楓禦嘻嘻笑道:“小家伙豪氣沖天,只是你有實力跟羅天上仙斗嗎?”

周圍的修真者一陣大亂,開玩笑,木子前輩和羅天上仙打架,雪龍城豈不是要倒黴了,怪不得木子前輩叫他們開啟雪龍城的防禦,原來這都是真的。那群修真者仿佛受驚的小鳥,轟然散去,向著雪龍城方向急速飛去。

李強滿不在乎地說道:“有什麼不敢,羅天上仙就了不起啦。”他在連續不斷的瞬移中已經想清楚,這樣沒完沒了的追逐是不行的,必須要賭一把,他賭乾善庸不敢真正傷及自己,如果他有所顧慮縮手縮腳,那自己還怕什麼,正好和他拼命一搏,打不過是正常的,如果能占點便宜的話那就更好了。想到這里,他忍不住露出一絲微笑。乾善庸心里反而疑惑起來,這個小家伙實在是古怪,到了這種時候他竟然還敢笑,真是想不通。

乾善庸一時間想不明白,索性說道:“小家伙,等一會兒再打,讓他們將防禦大陣開啟。你可要想清楚,動了手再後悔就來不及了。”他試圖打壓李強的囂張氣焰,無奈李強根本就不在乎,他現在反而躍躍欲試了。連赤明魔尊都有些糊塗了,這家伙一會兒膽子奇大,一會兒膽子奇小,真是搞不懂,不過,能有熱鬧看他還是很高興的,可氣人的是,這件事好像和他沒有關系似的。

很快,天封湖冰面上捕魚的人群慌慌張張地向雪龍城跑去,就像李強初來雪龍城的時候看到的那樣,那次是因為散仙老閑,這次卻是因為羅天上仙和自己,李強不由得感慨萬分。

乾善庸背對著大家,不動聲色地看著下面慌亂的人群,黛南楓禦一直笑嘻嘻地在四處游蕩,赤明魔尊眼巴巴地看著退走的修真者,心里真是饞極了。

白光閃過,空中出現幾十個修真者,其中有幾個熟人,有極塹崖的當家宗主羅度契、羅度雨兄弟倆,還有一個竟是奇龍城的夏云濤,這三人都帶著不少門人弟子。羅度契一眼看見李強和兩個仙人,心里驚訝萬分,他在空中行禮道:“拜見乾大人、黛南仙子,拜見木子前輩。”羅度雨和夏云濤也上前見禮。

赤明魔尊怪聲怪氣地插話道:“喲,老兄啊,你的名氣不小嘛,能讓合體期的大高手向你行禮,嘿嘿,告訴我,你是不是讓他們吃過苦頭啊?”他眼里貪婪的紅光不停地閃爍著,這些修真者仿佛是一只只香噴噴的烤豬,散發出誘人的味道,使他垂涎三尺,可惜看到吃不到,他感到痛苦萬分。

李強一一還禮,笑著和眾人打招呼。乾善庸只是扭頭看了一眼,依舊一言不發,流露出來高傲氣勢讓人很不舒服。黛南楓禦還好些,向眾人招呼了一聲,笑道:“你們還是離開的好,乾大哥和小家伙要比試了,你們盡量守住雪龍城,本仙子會幫你們擋擋厲害的玩意兒,其他的就要你們自己想辦法啦。”

羅度契小聲問李強:“前輩,你不是和孤星大人在一起嗎?怎麼又回來啦?”羅度雨也靠近李強問道:“前輩,為什麼要和乾大人爭斗?”李強笑道:“身不由己啊,仙人老大看我不順眼,要教訓一番,我也就只能領教了。”

眾人不由得暗暗咋舌,木子前輩實在是太狂妄了,竟敢和羅天上仙爭斗,還一副滿不在乎的樣子,看不出絲毫的緊張。羅度契苦著臉,小聲商量道:“木子前輩,能不能離雪龍城遠一點再打,唉,城里有很多凡人,一旦被波及到,他們就完啦。”

李強點頭道:“我盡量吧,不過要老乾同意才行。”

乾善庸冷聲道:“不用,你們以為他能抵擋多久?你們都不用回去,就在遠處看看吧。”他是成心要讓李強難堪出丑。沒人認為乾善庸在說大話,他的確有這個資格。

羅度契等人心里也是很好奇的,仙人出手實在是罕見,他們也想開開眼界,也許還能從中悟出點什麼來。他們不再說話,快速向遠處退去。

李強的一個倚仗是乾善庸不敢把自己怎麼樣,還有一個倚仗是他修煉到三滅天的不死之心境界後,還從來沒有和真正的高手爭斗過,他也想試一試到了這個境界會有什麼樣的力量。

赤明魔尊激動得連連搓手,按他的想法,最好是李強和乾善庸同歸于盡,那自己就徹底解放了。他興奮地鼓噪道:“老兄,干死他!哈哈!哈……呃。”他的聲音極響,連已經飛遠的羅度契他們都聽得清清楚楚。乾善庸猛地回頭瞪了赤明魔尊一眼,眸子里閃動的金芒把赤明魔尊嚇了一跳,他立即住嘴不笑了。

黛南楓禦見狀忍不住哈哈大笑,她嬌聲道:“原來魔尊也是吃軟怕硬的東西,真是想不到,小家伙,你根本就不需要庇護他。”李強心里暗罵:“混蛋才想庇護他!老子恨不得整死他,媽的,居然要為這種東西出頭拼命,真是窩囊啊。”

遠處,雪龍城的防禦城牆閃出白光,城牆上的防禦節點一個接一個亮了起來,刺眼的白光連續不斷地閃爍,很快整座雪龍城都籠罩在白色的光華中,大型防禦陣展開了。城外,天封湖的冰面上空蕩蕩的,只看見一個個遺留下來的三角支架和黑乎乎的冰洞,寒風吹來,大地上一片空寂。

乾善庸的仙甲似乎也是火性的,甲面仿佛燃燒著豔紅色的火焰,臉上的面具也跳躍著流動的火焰。他赤手空拳也不用仙劍,冷冰冰地看著李強,淡淡地說道:“小家伙,准備好了嗎?”沒等李強說話,赤明魔尊搶先叫道:“沒好呢,讓我躲到一邊去看。”然後小聲嘀咕道:“要是被誤傷了可劃不來。”一道紅芒閃過,他瞬移到遠處。黛南楓禦悄然在他身邊冒出,警告道:“魔尊,別玩花樣,否則別怪本仙子出手。”

赤明魔尊一臉無辜狀,連聲道:“我只是看看熱鬧,不關我的事。”黛南楓禦心里暗為李強感到不值,為了這個混蛋東西去和羅天上仙拼命,實在是莫名其妙。

李強喚出蔚藍色的滅天甲,神奕力急速湧動著,刹那間無數道藍色光華環身起伏。他的仙甲就像大海一般深邃,星空一般寬廣,太皓梭的一抹金光猶如初升的陽光,緩緩地浮出海面,金色的光華映照在蔚藍色的甲面上,發出美麗迷人的霞光。

別說是乾善庸大吃一驚,就連遠處的赤明魔尊和黛南楓禦也都嚇了一跳,這是什麼仙甲?太奇怪了,就像是有生命似的。乾善庸心里對修神天薦章更加充滿了渴望,李強僅僅修煉了百年,其進境之快,功力修為之高,實在是出乎意料之外。

李強悄然放進嘴里兩顆聖實欖,萬一神奕力不足的時候,這玩意兒應該可以救命的。他伸手做出一個請的動作,兩人幾乎同時向後瞬移。

雙人大戰一觸即發。

');

上篇:第四章 談判     下篇:第六章 大戰乾善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