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飄邈之旅 第六章 大戰乾善庸  
   
第六章 大戰乾善庸

乾善庸雖然被李強的仙甲所震驚,但他還是沒有把李強放在眼里。其實那已經不算是仙甲了,而是誰也沒有見識過的滅天神甲。不過,對于李強的勇氣,乾善庸十分贊賞,明知不敵依舊泰然自若,這份豪氣讓他很是佩服。他神色稍稍緩和,說道:“讓你先出手。”

李強微微一笑,他心里明白乾善庸是看不起自己,不屑于搶先動手。忽然間,他發現自己沒有合適的手段和乾善庸斗,李強心里一急,猛然想起了五仙雷,他一言不發,開始連續掐動仙訣。乾善庸確實是大意了,他不知道李強會這種霸道的仙雷,等他發現李強掐動的是五仙雷的仙訣時,對方已經釋放出第一訣的水仙雷。

不僅是乾善庸看出來,連黛南楓禦也察覺到了,她迅捷挪移到羅度契那群修真者身邊,揚手拋出一環彩圈將眾人護住,只有赤明魔尊還懸在原處呆望著。

李強對著乾善庸釋放出手中的仙訣,乾善庸礙于剛才的話說得太滿,無法逃避,只能硬生生地接著。

五仙雷的威力非同小可,一般仙人在這一界是不大會用上的,也只有李強這種愣頭青敢用,而且他還是全力以赴地用。和上次用五仙雷的感覺不同,李強覺得自己猶有余力,金尊神心快速地將神奕力補充上來,因此他可以很好地控制五仙雷的轉換和爆發。

乾善庸心里大罵,他知道麻煩了,五仙雷若是沒有仙人傳授是很難自行悟出的,他認為這一定是孤星教給李強的。眨眼間,乾善庸的身形隱進金光里,他爭斗的經驗極其豐富,李強是無論如何也比不上的,由于李強占了先手的便宜,乾善庸即使是羅天上仙也不得不避避鋒芒。

一層層豔紅色的光華從乾善庸隱身的金光團中波動出來,在幾秒鍾的時間里就擴散開來,這是他最拿手的乾天博泓圈,只可惜遲了一點,沒等將威力發揮到最大,水仙雷就發作了。

最先倒黴的不是乾善庸,而是站在不遠處被波及到的赤明魔尊。五仙雷的厲害之處在于可以牽動天地靈氣,黑色的小珠子突然間充斥在天地之間,周圍一片靜寂,所有的人心里都湧起一種怪異絕倫的感覺,仿佛整個世界都停止了似的。忽聽“滴答”“滴答”數聲輕響,赤明魔尊沒有見識過五仙雷,他傻乎乎地問道:“什麼玩意兒,怎麼不打啦……哇……”陡然一聲霹靂炸響,水仙雷爆發了。

黑色的小珠子開始串連起來,整個天空都黯淡下來,霹靂一聲炸響後,震耳的水聲嘩嘩響起,水聲中還夾雜著赤明魔尊瘋狂的怪叫,這家伙在第一時間就被裹進水仙雷中。突如其來的大水盤旋在空中,可怕的是天封湖也轟然炸開,厚厚的湖面積冰紛紛碎裂,天封湖的湖水被水仙雷吸住後噴湧而起,狂暴地沖向乾善庸。

黛南楓禦發出的彩圈耀出絢爛的光華,擋住了水仙雷的威力,她嘖嘖稱奇道:“小家伙真是不簡單啊,連仙界的五仙雷也用得如此霸道。”她毫不擔心乾善庸,知道他不怕這種程度的攻擊。

羅度契那群修真者個個緊張萬分,他們已經是第二次見識五仙雷了,這次李強給他們的感覺似乎又不一樣,這次出手,他的控制力要比上次穩健得多,大家都明白這是因為李強的修為更加精深了。

乾善庸冷哼了一聲,五仙雷雖然厲害,但他並不怕,只是覺得麻煩而已。乾天博泓圈蕩出的紅芒立即漲了開來,觸到水仙雷後發出了驚天動地的爆炸聲。乾善庸和李強都沒有覺得吃力,倒是赤明魔尊比較狼狽,這家伙舞動著血魔戟,在里面瘋狂掙紮,他放出無數赤色的魔頭,沖天而起的魔焰將逼近身邊的大水蒸騰開去。

李強已經學會仙訣轉換的手法,他大喝道:“轉!”黑色的大水在空中繞著乾善庸急速盤旋。李強雙手擺動起來,無數道金芒射向旋轉的激流,他再次大喝:“木仙雷!”大水中突然浮現出無數巨大的木柱,轟轟隆隆地沖擊過去。

乾善庸奮起一擊,盤旋著的大水轟然散開,可是水中的巨木繼續凌空撞擊過去。沒等他緩手回擊,李強又一次變幻仙訣,巨木在摩擦擁擠中發出一連串的火星,火仙雷來了。

這次不但是黛南楓禦贊不絕口,就連乾善庸也驚心不已,因為李強控雷的手法太精致准確了,他們都還不知道,李強到了修神的境界,一旦有能力掌握和控制仙界的攻擊方式,就如虎添翼般的厲害了。

乾善庸喝彩道:“好!看我的激譴!”

黛南楓禦嚇了一跳,她的彩圈裹著眾人急速後退,同時嬌喝道:“小家伙,小心!”

李強入耳驚心,連黛南楓禦都喊小心,可見此招非同尋常。他快速將手中的仙訣完全放出,同時飛出一根老閑給的天簽,一道金黃色的影子劃出一溜星光,悄然射向乾善庸。

激譴是乾善庸修煉的寶貝,威力比五仙雷大多了,激譴不用時只是一只四菱形的黑色塊,乾善庸脫手拋出激譴,黑色的激譴霹靂一聲震響,陡然膨脹,仿佛炸彈爆開後的沖擊波,連續不斷的黑色波浪排山倒海般向四周沖擊而去,沖向李強的黑色波紋尤其厲害。激譴一出,五仙雷的威力被一掃而空,只是誰也沒有注意到,黑色的波浪里面還有一根天簽。

赤明魔尊好不容易從五仙雷里面掙紮出來,足足耗去了他五分之一的魔頭力量,他還沒來得及心疼,又被激譴的波浪擊中了,他只咒罵了一句:“混蛋啊!”便猶如離弦之箭,射向上空。好在他是不死之身,除了吃點苦頭和耗去一些魔頭力量外,本身不會受到什麼傷害,只是覺得太窩囊罷了。

李強同樣也受到波及,他在黑色波紋里翻滾扭曲,巨大的撕扯力量使他全身乏力,仿佛整個人掉進了絞肉機里,金尊神心似乎都要停止跳動了。心驚之余,李強咬碎了一顆聖實欖,刹那間,金尊神心劇烈地跳動起來。聖實欖不愧是幻神殿的神品,李強身上的滅天甲得到神奕力的補充,發出了耀眼的藍光。

李強艱難地定住身形,黑色的波紋一層一層地沖擊過來,遠處雪龍城的防禦陣大放光明,天封湖也被激譴波及,湖面上泛起無數氣泡,表面的湖水竟然沸騰了,大量的水氣急遽升起,又被後面的壓力蕩開,湖邊的山麓露出堅硬的岩石,表面的植物、積雪和泥土被一掃而空,彩圈里的人看得驚心動魄。

乾善庸也是吃驚不已,李強竟然在激譴的沖擊下還能穩住身形,他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這小家伙的實力比初見時高明太多了。他毫不猶豫地將激譴的威力加大,不過這時李強已經緩過勁來,由于有聖實欖這樣的神品提供神奕力,他頂住了黑色波紋的撕扯,艱難地掐動靈訣,天簽立即發作了。

天簽是老閑費盡心力修煉的寶貝,是他准備渡劫救命用的法寶,威力非同小可,但是天簽有一個很大的缺陷,就是不能追蹤目標。本來渡劫時天煞出現後是不會四處移動的,所以不需要天簽有這個功能,而爭斗時用到天簽,對手若是很靈活的話,天簽的威脅力就小多了。這次李強的運氣非常好,因為乾善庸懸在空中沒有動。

乾善庸的樣子很可怕,激譴巨大的黑影沉在他的腳下,從激譴爆發出來的黑色波紋急速向外排蕩,狂暴的勁力使乾善庸的護身金光都沉在腳下,他的上半身全都顯露出來,一頭長長的黑發猶如風中的旌旗,飛舞飄蕩。

淡黃色的天簽很不起眼,奇妙的是它不受黑色波紋的沖擊,穩穩地懸在乾善庸下方不遠處,隨著李強的靈訣放開,天簽陡然發出清脆的碎裂聲,仿佛是一只玻璃杯摔在了地上,連激譴發出的震耳欲聾的聲音也遮不住這一聲響,只見一溜橘紅色的火花亮起,淡黃色的天簽變幻成銀色的急流向上空沖去。

黛南楓禦一直緊盯著乾善庸和李強兩人,她最先發現爆開的天簽,立即發聲提醒:“乾大哥小心!”她倒也公平,一人提醒一次。

羅度契和羅度雨兄弟倆已經被這場大戰鎮住了,這種手段實在有些嚇人,根本就不是修真者可以抗禦的。夏云濤更是驚心,回想在奇龍城圍困李強的情形,他這才知道木子前輩當時的確是手下留情了。

乾善庸事出意外,他怎麼也沒想到李強能把法寶打到自己的腳下。天簽是用星砂和佛塵修煉的,其性最重,因此能抗禦激譴的黑波沖擊,乾善庸想要變幻手法抵擋,已經來不及了,他氣得大叫起來。

天簽化作的銀色急流陡然飛散開來,空中仿佛流淌著無數的水銀,激譴發出的波紋立即被擾亂了,李強興奮地狂喝:“給老子爆啊,哈哈!”隨著他的叫聲,銀流炸開了。

誰也沒有想到天簽的威力竟是如此恐怖,連李強也沒有想到。銀色的急流蕩起一圈圈白光,不但將激譴的黑色波紋沖散,還波及到方圓十里內的所有地方,每個人的耳朵里都嗡嗡亂響,即使是仙人也有點受不了,乾善庸大意之下吃足了苦頭。

赤明魔尊剛剛從上空飛回來,又受到天簽爆發的波及,他哇哇亂叫著又被射向高空。李強自己也沒有躲開,他猶如一片落葉被狂風卷起,飄蕩著向後急退。乾善庸急切之下瞬移了出去,也就是他這樣的羅天上仙才有這種實力,一般的仙人恐怕都跑不掉。

隆隆的爆炸聲在群山中回蕩,良久才逐漸消失,隨著天簽的威力耗盡,空中又恢複了平靜。

地面上一片狼藉,天封湖上三分之二的冰面不翼而飛,露出黑沉沉的湖水,湖水少了三尺,湖面上冒著騰騰的熱氣,雪龍城的防禦白光也暗了下來,剛才巨大的沖擊力使防禦大陣耗去了許多能量,蒸騰的水氣在高空形成了大片的烏云,天色就像暴雨即將來臨,給人一種怪異的感覺。

金光一閃,乾善庸回到剛才懸停的地方,他覺得有點難堪,一個羅天上仙被一個後生晚輩逼得躲開,這是無論如何都說不過去的。他發出很怪的笑聲:“小家伙,在這一界你是第一個能讓我躲避的,好了不起,居然能破掉我的激譴,哈,我們再來!”

李強由于剛剛補充了一顆聖實欖,渾身的勁力充沛之極,他感覺金尊神心都要跳了出來。聖實欖蘊含的靈氣太多,他無法立即吸收,幸虧有金尊神心的幫助,不然不死也要去掉半條命了。他也不答話,抬手就將太皓梭射了出去,一聲輕鳴,幻化的火鳳再次顯形。

黛南楓禦遠遠看見,不由得大聲喝彩道:“好漂亮的怪獸啊。”她看熱鬧看得興高采烈,李強層出不窮的寶貝,讓她覺得很意外。赤明魔尊悄悄溜到彩圈外,嬉皮笑臉地說道:“咳咳,呃……嗨嗨,仙子,能不能讓我進來躲一躲!”他也是實在沒有辦法了,被魔禁後實力大打折扣,受兩人爭斗波及又損失了不少力量,無奈之下只好往黛南楓禦的彩圈里躲。

黛南楓禦也無所謂,揮手將他罩進彩圈里,問道:“你怎麼不逃?”赤明魔尊尷尬地說道:“要是能逃還用仙子說,唉,能逃的話我還回來干嗎,我有病啊?”黛南楓禦咯咯大笑。

羅度契那群修真者看見赤明魔尊進來,都沒有動,他們不知道這家伙是大名鼎鼎的黑魔界至尊,對他剛才的表現都很佩服,在仙人和木子前輩爭斗的波及下竟然能夠安然無恙,這份功力他們是比不了的。

乾善庸看著逼近的火鳳,微微一笑:“雕蟲小技也來現眼!”他伸手去抓,五指指尖射出五條金光硬生生地纏繞上去。李強被聖實欖的靈力燒得不知道如何是好,他拼命將神奕力湧進太皓梭里,刹那間,殷紅色的火鳳耀出刺目的金光。

李強也不想避讓,催動著火鳳壓了過去。“波波”連續五聲輕響,李強被反擊過來的勁力逼得向後急退,他這才知道自己和乾善庸的差距有多大,對手只是憑借精純的仙靈之氣,就讓自己抵受不住。幻化的火鳳被五根金線一絞,發出一聲悲鳴,化作滿天大火,飛散開來。李強噴出一口神奕力,試圖重新凝結。乾善庸如何肯給李強這個機會,他冷笑一聲,抬手拋出一件鼎狀的仙器。

這件仙器名叫疊焰鼎,不用的時候只有拳頭大小,一出手就化作一只直徑五米,半透明的鼎狀物,鼎口盤旋出青白兩道勁氣,在乾善庸的指揮下撲向李強。黛南楓禦暗暗搖頭,憑著乾善庸羅天上仙的地位,竟然使出仙器與人爭斗,實在是有些丟臉了。

李強當然看出這件仙器的威力,他曾經被軒龍的飛來峰壓過,知道這類仙器的厲害。他陡然瞬移到黛南楓禦的彩圈後面,手忙腳亂地尋找合適的法寶,還沒等他找到,疊焰鼎飛出的青白二氣已經悄然纏住了他。

赤明魔尊張著大嘴目瞪口呆地看著,突然他叫了起來:“不公平啊!羅天上仙也是這麼無賴、不要臉、混蛋加三級的玩意兒,差勁透頂,你不配當羅天上仙!”黛南楓禦微微一怔,大笑道:“咯咯,赤明魔尊,你們黑魔界也講公平?”赤明魔尊振振有辭地說道:“不講!怎麼啦?我現在說的是羅天上仙,又不是黑魔界。”

可憐羅度契那群修真者都被嚇壞了,黑魔界的赤明魔尊誰不知道?那是傳說中的大神魔,他竟然站在自己身邊,還和仙人講公平。他們簡直要瘋掉了,覺得這個世界全亂了,這里又是仙又是神魔的,他們都懷疑這里到底還是不是修真界了。

李強再次瞬移,青白二氣已經將他的出路封死,他一頭撞在青氣上,只覺得身上一緊,四周頓時青朦朦的一片,他知道自己被纏住了。眨眼間,李強就被吸進疊焰鼎中。

乾善庸得意地大笑:“憑你這點手段,怎麼和我斗?如果你有本事從疊焰鼎里出來,我就放過你,哈哈。”其實他心里也是很不爽的,剛才被李強搞了兩下子,雖然沒有傷到自己,但是讓他很難堪,赤明魔尊罵他的話他聽得清清楚楚,不過他裝傻當作沒有聽見,他才不會去和赤明魔尊爭論什麼。

半透明的疊焰鼎懸在空中,里面青白兩道勁氣翻騰盤旋,鼎體發出淡淡的紅光,鼎內的變化從外面看得一清二楚。李強的身影忽隱忽現,他看上去只有半尺高,渾身耀出晶亮的藍光,在疊焰鼎里橫沖直撞,隱隱還能聽到他的怒罵聲。

那條銀色的小狗在上空的云層里冷漠地看著下面,狗眼里閃動著絲絲雷光。它抖了抖身上的銀色長毛,悠然地在云層里來回飄蕩,身周盤旋著一團銀色的霧氣。這時沒有人注意到它,不然就能看出它的不同尋常了。

乾善庸招呼道:“楓禦,你讓他們出來吧,這小子掀不起多大的風浪。”黛南楓禦收回彩圈,笑嘻嘻地飛了過來,眾人緊跟著飛到近前,都想看看李強如何擺脫這只奇怪的鼎。赤明魔尊皺著眉頭也跟了過來,誰也不知道他在想什麼,羅度契等人有意識地與他拉開一段距離,他們對大神魔十分警惕,生怕他突然暴起傷人。

李強只覺得身周壓力奇大,盤旋的青白二氣在轉動之際掀起的勁力猶如萬噸水壓機般恐怖,自己就像是躺在砧板上被鐵錘連續地敲打。他試著將心神沉入三滅天的境界里,但是沒有用,疊焰鼎里的仙陣實在是太高明了。他又掐動神靜訣,那股巨大的壓力還是沒有改變,疊焰鼎就像是一個巨大的磨盤,緩慢而又持續地消耗著他的功力。

黛南楓禦看了一會兒,突然笑道:“乾大哥,這個小家伙很了不起啊,這麼長時間了他竟然還能撐下去。”乾善庸心里也是暗暗佩服,他的疊焰鼎即使是普通的仙人也支撐不了多久的,李強能撐到現在,不能不說是一個奇跡。他們都不知道李強有聖實欖提供靈力,足夠消耗一陣子的。

乾善庸冷笑道:“不錯,作為一個後輩小子,能有這樣的表現確實了不得,我倒要看看他有多大的抵抗力,叱!”青白二氣陡然急速旋轉,乾善庸掐動仙訣,一溜淡青色的火星飛入疊焰鼎中,轟然一聲悶響,疊焰鼎里頓時燃起大火,燒得一片通紅。

眾人不由得驚叫出聲,他們都知道這就是所謂的仙陣之火,非常的厲害。羅度契忍了又忍,終于忍不住說道:“前輩……前輩……這個……能不能放了……呃!”他看到乾善庸凌厲的目光掃過來,頓時說不下去了。夏云濤也行禮道:“木子前輩已經輸了,請前輩……”他也沒敢再往下說。

乾善庸掃了他們一眼,根本就不予理踩。

李強眼看著大火撲來,他並不怕火,只是這里的火很古怪,似乎和自己見識過的任何類型的火焰都不一樣。隨著火焰的逼近,壓力似乎更大了,而更讓他心驚的是聖實欖的靈力就要耗光了,他暫時還不敢用護臂去發力,上次用護臂的威力炸開魔血煞霧的經曆他仍然記憶猶新,那次差點耗盡了全身的功力,如果用護臂的力量也破不掉疊焰鼎,那就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火焰迅捷地撲上身來,李強只覺得渾身一暖,他驚喜地發現,即使是仙陣之火同樣也傷不了自己,只是巨大的壓力讓他非常的不舒服。李強只能在疊焰鼎里苦苦掙紮,太皓梭頂不住巨大的壓力被他收回了,只有滅天甲的藍光越來越盛。李強自己都不敢相信,僅憑著滅天甲的防護他居然能安然地停留在鼎里。

乾善庸感到不可思議,李強僅僅憑著初步的修神功力就可以長時間地抗拒疊焰鼎的壓力,要是他修到第五第六神天的境界,自己再和他打的話,那豈不是找死。他惱羞成怒,臉上的面具都扭曲了,手中的仙訣再次轉換,可還沒等他放出去,就有人動手了。

赤明魔尊心里巴不得李強早死早好,但是李強一旦被滅掉,下一個肯定就要輪到自己,他可不是笨蛋。趁著眾人不注意,他悄悄取出血魔戟,陡然靠過去,抬手一戟狠狠地抽向疊焰鼎。他倒也不敢向乾善庸出手,只想將疊焰鼎打碎。

這一戟,赤明魔尊幾乎用盡了所有魔力。事出意外,乾善庸手中的仙訣剛掐到一半,根本來不及防護,更妙的是黛南楓禦也不幫忙,只是重新放出彩圈,罩住羅度契等人,向後移去。她早就注意到赤明魔尊的舉動,可偏偏就是不提醒乾善庸。

“哐當!”“咔啦啦!”

血魔戟不愧是魔寶,從戟身到戟尖射出的一圈圈紅芒狠狠地撞擊在疊焰鼎側,整個疊焰鼎猶如掛在空中的大鍾,急劇地擺動起來。赤明魔尊一看不好,一擊之力竟然沒有將鼎打碎,他奮然大喝:“魔蕩!”手中的血魔戟化作一只血紅的巨錐,凌空撞去。乾善庸憤怒地大叫道:“你敢!”

“咔叭……轟!”

驚天動地的大爆炸,疊焰鼎蘊含著巨大的火能量,隨著鼎體的裂開,轟然飛散開來。赤明魔尊剛剛抓回血魔戟,火焰已經燒上身來,他怪叫一聲:“媽的,哪來的火?哎喲哇,燒著啦!”他扭頭向下飆去,一頭紮進了天封湖里,惹得黛南楓禦鼓掌大笑。

李強渾身裹著厚厚的火焰,長嘯一聲沖了出來。

');

上篇:第五章 雪龍城外     下篇:第七章 天獅神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