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飄邈之旅 第七章 天獅神獸  
   
第七章 天獅神獸

李強還有一件寶貝鎮泰意元,他原本不想使用,知道自己還無法控制,但是看乾善庸的架勢絕不肯善罷甘休,他也就豁出去了。李強拋出鎮泰意元,刹那間,鎮泰意元化作一團青色的霧氣浮現在他的腳下,他掐動仙訣大喝道:“老子陪你玩!拙!拙!拙!”一口氣打出三個釋放的仙訣。

一聲奇異的吼叫隱隱響起,乾善庸和黛南楓禦都傻眼了,只見從青色霧氣里冒出一條尺許長的金色怪獸,那怪獸一出來後立即漲大,足有五六米長。乾善庸失聲叫道:“鎮泰意元?”他慌忙拋出一件護身仙器,急速向後退去。

黛南楓禦也帶著眾人向後急退。羅度契奇怪地問道:“仙子,鎮泰意元是什麼東西?”黛南楓禦臉上露出驚容,說道:“天哪,他怎麼會有這件寶貝?這是厲禁天君的仙器,這下慘了。”眾人聽得頭皮都發麻了。

緊接著,一個閃著紅芒身體扁圓形的怪獸飛了出來,它後面還跟著一只長著三角翼的怪獸。原本在空中游蕩的小白,突然從李強身邊冒了出來,它汪汪叫了數聲,那三只怪獸一齊轉身攻向乾善庸。赤明魔尊目瞪口呆之余,不禁哈哈大笑:“咬!咬死他!”

金色的怪獸是牽脊神獸,樣子有點像龍,身體扁圓形的是番碧淵靈獸,最後出來的是在幻神殿守護塔里見過的那種神獸,名叫千奐神獸,兩只神獸和一只靈獸同時撲了過去。乾善庸咒罵不迭,他怎麼也沒有想到李強會有厲禁天君的寶物,想想七大天君的神通,他心里後悔不已,明知道李強是青帝的弟子還去惹他,這下可怎麼收場。

一只神獸的威力大約和一個普通的仙人差不多,乾善庸雖然是羅天上仙,比一般的仙人要厲害得多,但是對付兩只神獸和一只靈獸也是受不了的,何況李強還沒有放出更多的怪獸,這場爭斗已經沒法進行下去了。

其實李強放出神獸後,心里就已經後悔了,他硬著頭皮喝道:“打他!”奇妙的是他身邊的小白也跟著汪汪叫了兩聲,三只怪獸立即攻了上去。

黛南楓禦晃身飛出彩圈,嬌聲喝道:“大家都住手!”

可是李強根本就指揮不了神獸和靈獸,他只能懸在空中眼睜睜地看著。黛南楓禦苦笑了一聲,手中的彩環飛出無數星芒,她終于出手幫著乾善庸抵擋神獸的沖擊了。赤明魔尊得意地鼓掌大笑,他簡直要爽翻了。

千奐神獸首先幻出六個身影,惡狠狠地沖擊過去。乾善庸大喝道:“百澤鉞!”頓時風雷之聲大作,一片片半月狀的精芒泛著森森銀光四散射去,刹那間將千奐神獸的幻影破去。一道金光閃過,乾善庸挪移出去,千奐神獸撲了個空。乾善庸悄然在番碧淵靈獸身邊冒了出來,他的策略是先打擊最弱的。

其實從鎮泰意元里放出的怪獸有很大的限制,攻擊時必須由主人連續不斷地指揮,否則它們只是憑著本能去攻擊,威力會大大減小。李強還沒有掌握指揮怪獸的仙訣,他根本不知該如何指揮。

番碧淵靈獸相對較弱,它並不是真正的實體靈獸而是元神幻化,加上又沒有人指揮,立即就被乾善庸的百澤鉞籠罩住,精芒閃動間,番碧淵靈獸猶如爆開的火堆,一下就消散得無影無蹤。乾善庸不由得精神大振,他大笑道:“原來也不過如此!楓禦,你纏住那只千奐神獸,我來對付牽脊神獸!”

小白似乎很生氣,它不停地用頭拱著李強,李強俯身抱起它,無奈地說道:“可惜,我不會指揮啊。”小白扭頭朝外大聲咆哮,可是它太小了,那副樣子讓人覺得非常的滑稽。兩只神獸聽見小白的叫聲,發威似的大聲嘶吼起來。

李強若有所悟地看看懷里的小白,好奇地問道:“你能指揮他們?”小白揚起小腦袋很驕傲地哼了一聲。李強喜出望外道:“讓它們集中起來攻擊乾善庸!你能指揮嗎?交給你啦!”話音未落,一道銀光閃過,懷里的小白已經出現在上空,它大聲地叫了起來,像一只牧羊犬般驅使著神獸對敵。

李強喝道:“老赤,別傻站著,我們引開黛南楓禦!”他抬手劈出一道金芒。赤明魔尊從天封湖里濕漉漉的飛起後就一直懸在邊上,他嘿嘿笑道:“你小子有夠壞,我來了!”他興奮得只想大聲狂吼,太過癮了,用這種辦法對付仙人,他是怎麼也想不到的。

赤明魔尊瘋了似的飆向黛南楓禦,手中舞動著血魔戟,嘴里大叫道:“仙子妹妹看我老赤的長家伙!”李強差點從空中栽落,心想:“這家伙不愧是赤明魔尊,見到仙子也敢色迷迷地胡說八道。”

黛南楓禦發出的星芒被李強擋住了,千奐神獸掉頭攻向乾善庸,在小白的指揮下,兩只神獸攻擊的威力頓時厲害起來。

黛南楓禦咯咯笑著,嬌聲道:“喲,魔尊對本仙子感興趣啊,好啊,快過來!”李強稍微擋了一下,立即瞬移到一邊,看著赤明魔尊沖了上去。

這四人各懷想法,爭斗起來也是混亂無比。赤明魔尊突然發覺李強不見了,他知道上當了,忍不住破口大罵,只好硬著頭皮和黛南楓禦干上了。李強心里暗笑,這個擋箭牌太好用了,他長嘯一聲向乾善庸撲去。

乾善庸沒有想到李強會如此難纏,這小家伙不但寶貝層出不窮,而且比鬼還要機靈,他集合兩只神獸合力攻打過來,又讓赤明魔尊纏住黛南楓禦,只要自己一敗,他再領著兩只神獸去攻黛南楓禦,如意算盤確實打得不錯。他陡然瞬移到黛南楓禦身邊,大笑道:“楓禦,我們先干掉魔尊!”

赤明魔尊猛然看見乾善庸冒出來,嚇得掉頭就跑,傻子才和兩個仙人斗。李強呵呵笑道:“老乾,若是我把鎮泰意元里的怪獸都放出來,你還怎麼打?我們還是結束爭斗吧,小子的實力差了你們很大一截,所以輸了也沒有什麼了不起的,罷手吧。”

乾善庸歎了口氣,對黛南楓禦說道:“我改主意了,還是回聖城潛修去,我們一起回去吧。”黛南楓禦明白他的意思,李強展現的實力深深刺激了他,她也有同感,自己修煉了成千上萬年,竟然比不過一個後生小輩,可見修神天薦章絕對是至尊的功法,若能好好參悟,自己的實力一定會增長很快。

黛南楓禦說道:“好,乾大哥,我們一起參悟。”

李強卻在發愁,兩只神獸應該如何收回,他抱著小白輕聲苦笑道:“唉,小白,麻煩大了,神獸怎麼才能收回啊。”小白伸出舌頭舔舔他的臉頰,嗚嗚兩聲後,沖著還在空中盤旋的神獸汪汪叫了幾聲,陡然間,兩只神獸化作兩道青煙,消散在空中。李強吃驚之余不禁大喜過望,他忽然明白了,小白才是鎮泰意元真正的關鍵所在,鎮泰意元的仙訣只有一個,那就是釋放出小白。

李強毫不猶豫地將收回的鎮泰意元放在小白面前,笑道:“原來是這樣,你要嗎?”

小白眼中射出絲絲雷光,開心地嗚嗚低鳴,一口就將鎮泰意元吞入口中。乾善庸和黛南楓禦互相看了一眼,臉上露出驚異的神色。乾善庸苦笑道:“楓禦,你認出來了嗎?這是天獅神獸,神獸之王。”

李強聽得清楚,他奇道:“天獅神獸?小白是天獅神獸?天獅神獸是什麼玩意兒?”

乾善庸說道:“它要是不吞下鎮泰意元,我也不會想到它就是天獅神獸,小子,除非是厲禁天君親自來,否則這支鎮泰意元里的怪獸就都歸你指揮了,只要天獅神獸認你為主。以前我曾經見識過厲禁天君使用鎮泰意元,卻沒有想到是用天獅神獸來鎮壓群獸的,它應該能明白你的話。”

李強開心地摟著小白,誇道:“原來你是神獸不是小狗啊,呵呵,小白真了不起!你以後肯跟著我嗎?”他輕輕撫摸著小白頭上的銀色軟毛,小白很親昵地嗚嗚叫著,李強立即感覺到它也很高興。

黛南楓禦收回彩圈,羅度契等人這才飛了過來,他恭敬行禮道:“晚輩恭請各位前輩到極塹崖休息。”剛才的爭斗讓他們驚心動魄,也大開眼界,整個天封湖一帶已經千瘡百孔面目全非了。

黛南楓禦說道:“好,我們去休息一下馬上就離開,至于他們兩個就隨便吧。小家伙,有機會到聖城來,以你的實力,我們可以作朋友了。”

乾善庸也點頭道:“嗯,雖然你的功力還差一點,不過,你是青帝的徒弟,你有資格讓我承認,回到封緣星後,你若是想到聖城來,我歡迎。”他倆的話說得都很直截了當,那意思很明白:若是沒有一定的實力,他們是不屑于理睬的。

李強哭笑不得地看著兩位仙人,這兩個朋友結識得有意思,完全是打出來的朋友。他向來是朋友多多益善的人,雖然他對乾善庸高高在上的態度看不慣,但是他深知多一個朋友的益處,多一個敵人的害處。他笑道:“好,既然這樣,我就卻之不恭了,小子一定會去聖城拜訪。”

乾善庸閃到赤明魔尊身前,陡然一腳,將他踹了一溜跟頭,大聲喝道:“赤明魔尊,我警告你,若是敢在這一界放肆,我發誓一定會找梵啟天君來滅掉你,你即使逃到黑魔界也沒有用!”李強笑嘻嘻地附和道:“老赤,你還是聽話一點比較好,只要你不傷人,我們一切都好說。”

赤明魔尊簡直要被氣死了,他哼哼唧唧地躲到一邊,很難得的沒有發飆。李強心里不由得暗贊,魔尊竟然也能忍。

雪龍城的防禦徹底解除了,那些凡人捕魚者浩浩蕩蕩地從城里湧出來,出城後這些人才發現,城外已經是面目全非,天封湖上的冰層不翼而飛,湖水都是溫熱的,湖面上漂浮著大量的死魚,原本有皚皚白雪覆蓋的山峰,裸露出丑陋的山體岩石,天空中烏云密布,寒風吹過,淅淅瀝瀝的冰珠沙拉拉地落了下來。

極塹崖的岩石大廳里,李強懶散地盤腿坐著,身子靠在大廳中央的水池邊,他把小白扔在水池里,一邊用靈泉水給它洗澡,一邊逗它玩耍,他還不知道,這靈泉池是極塹崖專用的飲水池,但是無人告訴他也無人阻止他。赤明魔尊百無聊賴地躺在李強身邊,兩手托著頭,腦袋不時地偏過來又偏過去,瞄著那些走動的極塹崖弟子。

乾善庸和黛南楓禦坐在大廳上方的石凳上,羅度契等一幫人垂手侍立在一旁,他們都是雪龍城各修真門派的掌門人,按李強的說法,“全都是有權有勢有錢的家伙”。大廳里極塹崖的弟子忙碌著端上各種珍肴異果,李強身邊也放了一大盤各種異果,他和小白玩得很開心,也不理會眾人在干什麼。

赤明魔尊放出一個尺高的紅色小人,他躺著不動,由著那個紅色小人將異果放進他的嘴里。他一邊吃一邊哼哼唧唧地說道:“沒勁,這種果子有什麼好吃的,搞點血食吃吃多好,唉。”那個小紅人不厭其煩地來回在赤明魔尊和果盤間跑動,樣子十分滑稽。

乾善庸問道:“哪個修真城市有消息傳來?”羅度契躬身回答:“現在都沒有消息,不知道那個神魔在哪里?不過,剛才有津陽城傳來的消息,前輩需要的殼脊土他們已經精煉好了,請問前輩要不要他們送過來。”

黛南楓禦笑道:“不錯嘛,津陽城的修真者速度蠻快的,乾大哥,我們還是一起去吧,看看神魔在什麼地方出現,趁早禁錮他,我們也好早點回去。”她急著要回去參悟天薦章,逆行通道已經開通了,百耋天君不同于一般的仙人,他到這一界來是不用青帝同意的,他要是過來了,自己就無處可逃了。

李強懶洋洋地說道:“那個神魔叫窿寒陰,是開皇魔尊的手下,在津陽城外被我重傷了,暫時不會到修真大城來的,還是多派些修真者搜尋吧,只要發現了……哎……”他突然跳起身來,笑嘻嘻地說道:“我倒是忘記了,這里還有一個厲害的家伙,老赤,你說……窿寒陰在哪里?”

赤明魔尊閉著眼睛,舒服地伸了伸懶腰,說道:“他在哪里我怎麼知道,他又不是我的手下,別問我,我什麼也不知道。”李強踢了他一腳,笑罵道:“你吞噬他不好嗎?喔,我忘了,他是開皇魔尊的人,小明害怕了。”他有意挖苦刺激他。赤明魔尊滿不在乎地哼哼道:“為了窿寒陰……哼哼,我犯不著去惹開皇魔尊,他可厲害啦。”

乾善庸站起身來,說道:“你們大家都放心,神魔的事情包在我身上,另外,這是我的令牌,以後我會派一些弟子來這里,希望能得到你們的幫助。”羅度契等人連聲答應。李強嘖嘖稱奇道:“老乾,你難道要在霖明星成立門派?哇!這下還有哪個門派能比,你不會是想在修真界稱霸吧?”

乾善庸輕蔑地一笑:“你懂個屁!我想干什麼難道還要告訴你?你操心的未免太多了吧。”李強轉念間似有所悟,他嬉皮笑臉地說道:“仙界難道也講究人多勢眾?真是難以想象啊。”乾善庸神色微變,冷冷地說道:“哼,別聰明過頭了!小家伙,我勸你一句,仙界的事情別亂猜,否則你會後悔的。”

李強隱隱覺得仙界也是一個憑本事實力生存的地方,並不一定比世俗界好多少。他對乾善庸的警告置若罔聞,取出一把梳子慢條斯理地給小白梳理毛發。

大廳里人來人往卻很安靜,只有赤明魔尊吃果子的咀嚼聲和小白舒服的嗚嗚聲,李強笑罵道:“老赤,你吃東西能不能小點聲,嘩哩嘩啦的吵死人了。”赤明魔尊嗯了一聲,一枚異果剛進嘴就鯁在喉嚨口,噎得他連連咳嗽道:“你……咳咳……你……”

乾善庸無可奈何地搖搖頭,他沒法和李強正經起來,這小子完全不按理出牌。還是黛南楓禦聰明,她知道乾善庸和李強斗嘴不會有什麼好結果,忙打岔道:“乾大哥,我們先走吧,到了津陽城在作打算。”

李強心情十分舒暢,自從被乾善庸和黛南楓禦追捕,曆經了百年之久,現在終于可以平心靜氣地站在他們的面前,這種感覺實在是太爽啦,尤其是自己還可以時不時地諷刺挖苦他們幾句,他們也不敢把自己怎麼樣,這真是讓他開心不已。他現在唯一擔心的就是莫懷遠和琦君煞,只要他倆平安無事,那就云開日出前途光明了。李強還不知道,此時寂寞老仙天蝕正在四處搜尋,咬牙切齒地發誓一定要找到那個破了他炫疾仙陣的李強。

乾善庸悻悻地說道:“好吧,楓禦,除了殼脊土外,還差一種材料,你陪我去一趟幻樹星,神木之液只有那里出產。我們只要參悟了神功,憑著我多年收集的各種材料,一定可以修煉出那件寶貝。”

李強心里一動:“幻樹星……好熟悉的名字。”他思索了片刻,卻記不起來。他放下手中的小白,走到羅度契身前,笑道:“羅兄,我要去找幾個朋友,對了,你這里不是要搞煉器比試嗎?什麼時候開始?”

羅度契搓搓雙手,用難以置信的眼光看著李強,苦笑道:“前輩走了有六個嘉龍年,煉器大會早就結束了,為了等前輩,我們還特意拖了一年才結束,這個……”李強懵了,他撓撓頭,半晌,才歎息了一聲,喃喃自語道:“嘿,修真無時間……修真無時間……怪不得有人修煉了幾千年都沒覺得時間的流逝。”

黛南楓禦說道:“小家伙,有機會在聖城見。”她和乾善庸也不理會站在廳里的那些修真者,金光閃動間,兩人蹤影俱無。

赤明魔尊“噌”地從地上蹦起來,哈哈大笑道:“這兩個混蛋東西,終于走啦,哈哈,討厭的家伙。”李強雖然也贊同赤明魔尊的話,不過,他可不打算讓赤明魔尊如此囂張,隨時打擊他是必須的。李強罵道:“你才是混蛋東西!老乾在的時候你乖得像孫子,現在叫個屁!吃你的果子吧。”隨手把赤明魔尊摔了一個跟頭。赤明魔尊現在已經被李強整得疲塌了,他就勢躺在地上,一動不動地裝死。

李強說道:“羅兄,給我准備一間靜室,派幾個弟子看住這家伙。”羅度契心里大驚,開玩笑,讓極塹崖的弟子看住赤明魔尊,那還不是肉包子打狗——有去無回。他期期艾艾地說道:“這……我們……”

赤明魔尊一下跳了起來,叫道:“別,別,老兄,別這樣……別這樣,我跟著你,待在靜室里煩死了。”他實在不願意在靜室里等,上次就是因為等得無聊而發飆,結果撞上了乾善庸,這次他無論如何也要跟著李強。他見求不動李強,便威脅道:“你一定要我在靜室等也行,可別怪我忍不住……嘴饞!”

廳里的修真者一個個聽得脊背發寒,李強也覺得不放心了,只好說道:“好啦,你就跟著我,記住了,別找麻煩。”羅度雨說道:“晚輩對雪龍城比較熟悉,我來給前輩帶路好嗎?”李強稍稍猶豫了一下,點頭道:“那就麻煩羅兄了。”

赤明魔尊感到有些奇怪,他忍不住說道:“老兄,你很奇怪,越厲害的人你越不客氣,對這些沒本事的家伙反倒客客氣氣的,真搞不懂你是怎麼想的。”廳里的各派宗主聞言只能苦笑,在赤明魔尊的眼里,他們全都是沒有用的廢物。李強懶得和他生氣,對羅度雨說道:“我們去澹博禹的家。”

羅度雨招手叫來幾個弟子問道:“誰認識澹博禹?”走上來的幾個弟子連連搖頭,他們連聽都沒有聽說過這個人,其中一個矮個弟子說道:“內城有澹姓修真家族,也許是他們家族的弟子,只要問問就清楚了。”

從大廳里走過來一個小伙子,他一見李強,臉上便露出驚駭的神情。李強不由得笑道:“這不是羅吉枰嘛,過來!過來!”羅度雨臉上的橫肉微微一顫,他想起來了,澹博禹應該和英家有關系。他叫道:“吉兒,過來拜見木子前輩。”

羅吉枰猶猶豫豫地站在一邊不肯上前,羅度契不知原委,見羅吉枰這樣不禁有點生氣,他喝斥道:“吉兒,怎麼這麼沒有禮貌,快上前拜見前輩。”李強笑嘻嘻地說道:“不用客氣,什麼前背後背的……聽著別扭,羅老弟,你知道英豔的姐姐英慧家住在哪里嗎?”

羅度契恨不得揍羅吉枰一巴掌,平時挺機靈的孩子,現在怎麼像個傻子似的。他又喝道:“吉兒!”羅吉枰嚇了一跳,慌慌張張地說道:“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很久都沒有去過英家了,我和英豔沒有關系。”他像受了什麼刺激似的大叫起來。

李強心里感到奇怪,問個消息至于這麼緊張嗎?他對羅度雨說道:“羅兄,我們先到英家去,他們應該知道澹博禹住在哪里?”羅吉枰臉色煞白,轉身跑了出去。羅度契氣得直搖頭,說道:“小孩子不懂禮貌,請木子前輩原諒。”

赤明魔尊歪著腦袋,不咸不淡地說道:“這小子古怪得很,大概是做了什麼虧心事吧……”李強聞言微微一愣,他想想羅吉枰剛才的樣子,心里也有些疑惑:過去這麼多年了,照理他不應該這麼怕見到自己的。一時間他也不及細想,便對眾人說道:“還是先到英家再說吧。”

');

上篇:第六章 大戰乾善庸     下篇:第八章 販賣仙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