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飄邈之旅 第九章 結伴遠行  
   
第九章 結伴遠行

那人緩步走了進來。李強應聲答道:“這枚仙符已經是羅兄的了,你等下一枚……哎呀,原來是柏承令的堰兄!好久不見。”羅度雨站起身來笑道:“老堰,你一來就和我搶仙符,呵呵,你和木子前輩也熟悉啊,今天怎麼有空到雪龍城來,也不通知一聲,過來坐。”

堰千回還是老樣子,渾身打扮得亂七八糟,背上綴著的尖刺總讓李強想起古代漁民披的蓑衣。

堰千回搶上一步道:“拜見木子前輩。”李強擺擺手笑道:“堰兄不必客氣,請坐。”眾人讓出一小塊空地,堰千回也不客氣,盤腿坐了下來。

李強問道:“堰兄到雪龍城來有事?你的弟子治好了嗎?”

堰千回臉上洋溢著欣然的神色,和初次見面時的那種冷漠有著絕大的不同。他笑道:“還要多謝木子前輩,呵呵,我的弟子已經完全恢複了。這次我到雪龍城來是和幾個老朋友告別的,我准備遠行了。”店鋪里的修真者頓時議論紛紛。羅度雨也是合體期的高手,聞言立即明白了,他說道:“老堰,門派的事情都交待給弟子了?恭喜你,終于可以走上最後的修行之路。”

李強好奇地問道:“什麼是最後的修行之路?”

羅度雨臉上顯出羨慕的神情,解說道:“如果我沒有說錯的話,老堰已經將柏承令的令主之位傳給了弟子,他將要遠離霖明星,直到修煉完成合體期後期再回來渡劫。我們這里的傳統是,初級修真者在苦修路上完成元嬰的凝結,宗師級的修真者在遠行路上完成合體期的修煉,呵呵,等老堰再回來的時候,就是要准備渡劫了。”

這個修煉習俗李強是不知道的,在封緣星也沒有聽說過。他忍不住問道:“遠行路一般是去哪里?”堰千回說道:“我准備再去奇龍城與幾個老朋友告別,然後就離開霖明星,具體到哪里還沒有想好,外面的星路我不是很清楚。”

李強想了想說道:“堰兄,我也准備去奇龍城,然後就要離開這里了,你若是願意的話,可以和我們一起走一段路。”堰千回大喜道:“好啊,若是能和前輩同行,千回不勝榮幸。”

赤明魔尊歪著嘴,挖苦道:“和他走有什麼好?自己走多自由,沒主見的家伙!”堰千回臉色微寒,冷冷地問道:“你是誰?”李強笑道:“堰兄別理他,他是個瘋子。小明,沒事別亂插話。”

羅度雨悄悄傳音給堰千回,告訴他赤明魔尊的身份和由來,堰千回吃了一驚。赤明魔尊不敢和李強犯犟,他不耐煩地甩甩手,抱著腦袋繼續琢磨如何才能化解魔禁。

門外銀光一閃,李強懷里鑽進一條銀色的小狗,它親熱地在李強懷里拱來拱去,嘴里嗚嗚地撒著嬌。李強笑道:“小家伙,又跑到哪里去啦?”

堰千回緊盯著小白,看了半晌,搖搖頭小聲自語道:“這是不可能的……沒人能收服它,奇怪……太像了……”鞏一符就坐在他身邊,他好奇地問道:“前輩,太像什麼?”堰千回歎道:“沒什麼,大概是我搞錯了。”

李強也聽到了他的話,心中不禁暗暗佩服,堰千回不愧是專門幻化怪獸的宗師,看來他對天獅神獸也有印象。李強也不說破,他將手中的仙符遞給羅度雨,說道:“你就別和他們爭仙符了,這里誰能爭得過你。”羅度雨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接過仙符仔細一看,不由得感歎道:“太完美了,了不起啊。木子前輩,我出去一下,馬上回來。”

赤明魔尊看著羅度雨往外走,小聲嘀咕道:“鬼鬼祟祟不像個好東西……”李強差點被他逗笑,這家伙居然說得一本正經,好像他自己是個好人似的。很快,羅度雨又回來坐下,笑著說道:“我就不爭了,老堰你也別爭了,讓他們得些便宜吧。”店里那些修真者都喜不自禁,不約而同地想,到底是極塹崖的一代宗師,境界就是與眾不同。

門外又陸續進來不少修真者,一個個輕手輕腳地盤腿坐下,很快,不大的店鋪里就坐滿了人,門口還有不少站著的。李強一看心里有些叫苦,本來是為了玩玩的,現在人實在是太多了,這要修煉多少枚玉符才行?他想起手中還有不少現成的玉符,干脆就拿出來買吧。

李強拿出一塊青色的玉符,笑道:“這是一塊護身符,誰出價?”現在所有人都知道李強手中的符咒是寶貝,喊價聲此起彼伏響成一片。赤明魔尊漫不經心地指指點點,找出出仙石最多的人,在十幾輪叫賣後,他終于不耐煩了,叫道:“老兄,你有完沒完,這些爛符送給我都不要,媽的,我也煉一塊護身符給你看看!”

李強已經換到了一堆仙石,他聽到赤明魔尊的抱怨也不生氣,笑道:“老赤,你也會煉符?好啊,煉一塊給我看看,要是煉得不好,嘿嘿,小心我給你好看!先告訴你,別煉亂七八糟害人的玩意兒,不然你會後悔的。”

赤明魔尊也不答話,手中冒出青色的魔焰,頓時整個店鋪里都黑了,只能看見赤明魔尊手中青磷磷的光,除了李強等少數幾個高手外,其他人都覺得寒嗖嗖的,渾身不自在,有人已經禁不住穿上戰甲護身。李強全身陡然大放光彩,將整個店鋪照得一片通明。

只是短短的一瞬間,赤明魔尊已然修煉完畢,速度之快讓李強都覺得吃驚。只見他手中出現一顆錐形的符咒,黑黝黝的看不出有什麼特別。李強伸手接過來,立即察覺到它的不凡之處,這顆符咒上密密麻麻布滿了黑色的鱗片狀的凸起,錐形的頂端有一粒不大的紅色珠子,他用神識探進去查看,發現里面有無數的生靈在哭嚎。李強收回神識罵道:“誰敢戴你的護身符!嚇也被嚇死了,還怎麼護身?”

赤明魔尊嘿嘿笑道:“怕什麼,我這個神魔符,就是一般的神魔也不敢侵害符主人,說句實在話,仙人制作的護身符也比不過這個,哪個神魔敢碰我制作的護身符!”李強知道他說的是實話,憑著大神魔的身份,確實沒有哪個魔頭敢侵害符主人。他不由得好笑,最好的驅魔符咒竟然是黑魔界的大神魔制作的。

這麼一來,幾乎所有的人都看出赤明魔尊的詭異處,誰還敢要他制作的符咒?看著眾人沉默不語,赤明魔尊氣得嗷嗷直叫,李強笑道:“算了吧,叫什麼叫!這個神魔符我要了行不行?”赤明魔尊氣哼哼地說道:“一群膽小鬼!你要就拿去吧,還是老兄識貨啊。”

李強站起身來,笑道:“謝謝大家捧場,今天就不玩了,散場!呵呵,散場啦!”

羅度雨心滿意足地說道:“都散了吧,前輩,請到極塹崖休息。”他很是得意,剛才李強拍賣的玉符,有一多半落入極塹崖的手中。看著幾個悄悄退走的弟子,他又道:“老堰,一起去。”堰千回微微一笑道:“我從現在起就跟著木子前輩了。”

鞏一符心里也是喜滋滋的,雖然他沒有換到玉符,但是他知道,從此以後鞏一符的玉符在雪龍城的名氣一定會很響亮。他萬分感激地與李強道別。

眾人剛回到廣場上,一個極塹崖的弟子從空中落下,急匆匆地過來躬身行禮道:“羅宗主,有消息傳來……”羅度雨說道:“說話干脆點,什麼消息?”那個弟子急忙說道:“是!是從津陽城傳來的消息,羅天上仙乾大人他們已經將神魔趕出霖明星了,不過……”

李強問道:“是不是沒有禁錮他?”那個弟子說道:“乾大人和黛南仙子在降木城堵住了那個神魔,但是那個神魔逃得很快,立即就逃離了霖明星,乾大人他們已經追蹤去了。”

羅度雨松了口氣,笑道:“逃了也好,但願他以後再也不要回來。”

李強問道:“羅兄,請問傳送陣在哪里?我們先到奇龍城,就不到極塹崖去打擾了。”他覺得收購的仙石應該夠了,是離開霖明星的時候了。

羅度雨覺得有些遺憾,他說道:“奇龍城的夏云濤夏兄就在這里,要不要通知他一聲,讓奇龍城做好准備。”李強笑道:“不必了,我不想驚動大家,羅兄、英兄再會了。”他向眾人告辭後,隨即來到雪龍城的傳送陣。

在霖明星所有的修真大城都有各種各樣的傳送陣,一般都是各派自行設立的,普通的修真者傳送有兩個途經,一是用自己門派的傳送陣,如果是沒有門派的修真者,就得花費一定的團龍幣使用別派的傳送陣,所以各派的傳送陣也是一個生財的手段。李強他們三人都沒有用傳送陣,只是在傳送陣校對了一下方位,便一起瞬移了過去。只要不是星際間的大挪移,這點距離還難不住這三人。

三人在奇龍城同時現身,李強笑道:“不錯,拿捏的方位還真准確。”赤明魔尊嘿嘿一笑道:“我用的是魔蹤一現的方法,不論你到哪里,我老赤都能跟上。”他憑著高超的魔功,完全借助李強的瞬移而瞬移,這是一種偷懶的方法,也是一種高超的本領。

堰千回卻是憑本事跟著的,像他這樣的修真者,是踏踏實實一層層修煉上來的,修為和見識都非常紮實,李強在這一點上比不過堰千回,和赤明魔尊也沒法比。

李強還隱約記得百蒼佬的家,他說道:“跟我來,先到一個朋友家去看看。”

堰千回跟著李強走了一段路後,也記起來了,他笑道:“咦,前輩,是不是到百蒼佬家?”李強笑道:“我在奇龍城沒什麼朋友,就他還算一個吧。”堰千回咋舌道:“前輩,他……他……他會是你的朋友?”

李強說道:“沒錯,他是我朋友。堰兄,你不用叫我前輩,咱們平輩交往。”赤明魔尊嘎嘎笑道:“就是,你看他那副鳥樣……哪里像前輩……呃!”李強一把掐住他的脖子,罵道:“再敢胡說八道,我擰斷你的脖子。”赤明魔尊的腦袋應聲掉落在地,滾到路邊還雙目圓瞪。堰千回嚇了一跳:“木子兄,你真的擰斷他的脖子?”

赤明魔尊的腦袋發出瘆人的笑聲。李強微微一驚,松開手道:“老赤,佩服,你竟然將魔禁壓到肩膀了?好啦,別裝死啦。”那顆人頭忽地飛起,化作一道紅霧,眼看著赤明魔尊的腦袋又長了出來。他用手扶扶頭,朝著路邊嚇傻的人群喝道:“沒看過頭掉啊……”

堰千回還是第一次看見赤明魔尊這樣,他苦笑道:“怪不得……

唉……”赤明魔尊沖著他呲牙咧嘴道:“是不是覺得很失望?一代魔尊淪為如此下場,你是不是覺得很痛心……難過……”李強忍不住大笑道:“老赤,你真有本事!哈哈,你要是能將魔禁驅除出去,你就解放了,不必如此惺惺作態吧。”

三人說笑著很快就來到百蒼佬的家。迎面跑來一個小姑娘,李強不由得笑道:“圈兒!你怎麼在這里?”那個小姑娘正是澹博禹的女兒澹環,她驚訝地大叫起來:“你怎麼會認識這里?我去叫爹娘來。”她推開百蒼佬家的院門,笑著叫著沖了進去。

很快從屋里跑出幾個人來,叫著師叔的是百盛真、澹博禹和軒轅易青,後面是百蒼佬夫婦和英豔姐妹,還有一個小伙子是澹博禹的兒子澹勇。李強心里忽然湧起一種溫馨的感覺,仿佛像回到家里一樣,他笑著與眾人一一打著招呼。

百蒼佬依舊有些拘謹,他非常開心地笑著,可以看得出那是發自內心的喜悅。

赤明魔尊看看眾人,又看看李強,說道:“老兄,難得看到你笑得如此開心,他們是你的師侄?修為好像不怎麼樣嘛,你這個長輩是怎麼教的,差勁啊。”堰千回笑道:“你有本事?你來教教看。”

李強心里高興,也懶得和赤明魔尊計較,他笑道:“纏佬,客人來了還不請進屋,別站著說話。”圈兒親熱地拉著李強的胳膊,修真的小姑娘一般都很大方,她現在對李強可崇拜啦。她笑嘻嘻地說:“前輩,上次見到的軒龍前輩,他真的是羅天上仙嗎?好可惜啊,圈兒錯過機會啦。”

英慧攜著澹博禹上前行禮,英慧笑道:“師叔,我們遷到奇龍城和百蒼兄弟一起住,以後,我們就在這里定居了,後面的房子還在修,修好後我們就搬進去了。師叔,還是進屋談吧。”澹博禹只要是老婆說話,他就不敢插嘴,只是一個勁地笑著。

眾人進屋坐下,李強說道:“易青,以前你是最能說會道的,今天怎麼像個悶頭葫蘆,一言不發?對了,你現在還在寬樞院做事嗎?”軒轅易青苦笑道:“師叔,我現在沒地方可去……”百蒼佬笑道:“軒轅大哥,你就在小弟家里修真,你有這麼大的本事,還怕沒事可做。”

軒轅易青心里苦笑,他聽從千寶閣的閣主灃牽寶的吩咐,負責跟蹤李強,誰知灃牽寶突然在雪龍城走上遠行路,他原先答應的事情也就泡了湯,更糟糕的是寬樞院有了新的接待人,結果他是兩頭落空,幸好百蒼佬熱情相邀,走投無路的他只好住進百蒼佬的家,順便教授百盛真和附近的一些初級修真者。

李強說道:“我是特意來向朋友們告別的,呵呵,我要回去了。”

百蒼佬驚訝道:“前輩,這麼快就走啦,能不能在奇龍城多住些日子。”澹博禹也說道:“師叔……這個……那個……”他期期艾艾地似乎想說些什麼,英慧掐了他一把,替他說道:“師叔,小禹想跟著你修真。”她這話一出口,屋里頓時就熱鬧起來。

軒轅易青猛地抬起頭,說道:“是啊,我也想跟著師叔修真,唉,在這里修真真難啊。”百蒼佬猶豫了一下,說道:“前輩,能不能讓盛真跟著你走,前輩不知道,盛真自從回來後,一直念念不忘前輩,他也想跟著前輩修真。”

百盛真滿眼期待地看著李強,赤明魔尊嘿嘿笑道:“老兄,你不會帶著這群差勁的弟子上路吧?”李強一腳踹了過去,赤明魔尊向邊上一跳,舉起雙手道:“好人是不動手的……媽的!還踢……”堰千回笑道:“你自己找打怨不得別人。”

赤明魔尊也是百無聊賴,如果不找點事情發泄一下,他簡直要憋死了。他自以為是地說道:“他才不會帶這些人走呢,哈,他自己還有一大堆麻煩事……”他掃了一眼眾人,又道:“我老赤看不出來這些人能給他帶來什麼好處,資質又差勁,老堰,我看他是不會收徒的。”

大家都知道能和李強稱兄道弟的一定是厲害的高手,一時間無人敢插話。李強笑道:“老赤,一定要有什麼好處我才會收徒嗎?你未免小看人了!好,今天我就收給你看……”在場最機靈的人就數軒轅易青了,他毫不遲疑地拜了下去,虔誠地說道:“弟子軒轅易青拜見師尊。”

緊接著,英慧拉著澹博禹也拜了下去。百蒼佬急了,他一把拽過百盛真跪了下來,說道:“前輩,請收小兒為徒。”李強只是順嘴說說而已,沒想到大家都拜了下來,他感到有點為難:“我馬上就要離開這里了,你們若是要拜師……”他狠狠瞪了赤明魔尊一眼,說道:“你們若要拜師,就必須跟我離開,以後也很難再回來了,那是很遠很遠的地方。”

赤明魔尊得意地咧嘴偷笑,李強越難辦他就越感到開心,要是能讓他吃點苦頭,那就更好啦。

軒轅易青很堅決地說道:“師尊,弟子決定跟隨你,不論你老人家到哪里?”李強聽得渾身直起雞皮疙瘩,他想了想,反正到了封緣星就可以讓他們進入古劍院,自己只要稍微指點一下就行了,關鍵是回去的路途上充滿了未知因素,萬一遇到什麼強敵帶著他們就比較麻煩了。

堰千回也勸道:“木子兄,星途難測,你還是小心為上。”

英豔拉著英慧說道:“姐,我們這種修為低下的修真者,木子前輩是看不上的……”澹博禹反駁道:“師尊不是這樣的人,豔妹快別這麼說。”屋里的人都靜了下來,眼巴巴地看著李強,赤明魔尊忍不住哈哈大笑。

李強不是婆婆媽媽的人,他爽快地說道:“好,軒轅易青、澹博禹、英慧還有百盛真,我收你們四個作記名弟子。百蒼佬,我帶走盛真,你們夫妻倆怎麼辦?”百蒼佬黝黑的面龐閃過激動的神情,他忙說道:“不妨事的,只要盛真有出息,能修真有成,我就是死了也心甘。”百盛真叫道:“爹……你……”

英豔當時就急了:“我也要拜師!”赤明魔尊嘎嘎怪笑:“這個小姑娘有意思,喂,小丫頭,你拜我為師吧,包你不吃虧。”李強這回可不饒他了,手掐仙訣喝道:“麻!”赤明魔尊知道李強真的火了,他一陣震顫後抖抖嗦嗦地喊道:“別……別別……哇,麻啊……麻!麻!麻!老……老兄,我……不敢啦……”

那種從骨頭里向外麻漲的感覺實在讓人受不了,他只好拼命求饒。屋里的人全都傻了,除了堰千回知道他是赤明魔尊外,其他人都糊塗了,因為李強是從來不欺負人的,他們還是第一次看見李強整人。

英豔膽戰心驚地問道:“前輩,他也沒有干什麼,你干嘛要欺負他?”她沒有見識過赤明魔尊的真實面目,只是覺得他有些邪氣,有點深不可測的樣子,忍不住出言打抱不平。其他不明原因的人也紛紛勸說,堰千回連連搖頭苦笑。

李強笑道:“既然大家都說情,那就饒他這次。老赤,你給我安分一點!不然我的手可癢得很。”赤明魔尊又氣又恨,李強對他軟硬不吃,動不動就整他,剛想表現一下立即就被拍死了。他欲哭無淚,看樣子要想在這一界大肆掠奪生命,然後超越開皇魔尊的地位,真是困難重重,他幾乎都要絕望了。

赤明魔尊對英豔說道:“小妹妹,你看他是多麼的凶狠、無賴、不講理、不要臉啊,你看我是多麼的可憐……嗚嗚,還是小妹妹好,有同情心。”他嘴上胡說八道,心里卻在暗笑。英豔被他說得滿臉通紅,結結巴巴地說道:“你……你也不是什麼好人!”

赤明魔尊忍不住狂笑起來,說道:“還是小妹妹機靈,我本來就不是什麼好人,哈哈。”

英豔被他嚇得大叫起來。李強喝道:“小明,滾到牆角待著去!不許再胡說八道!”赤明魔尊到底還是怕李強發飆,他真的灰溜溜地走到牆角邊蹲下去,可憐巴巴地說道:“我去,我去還不行嗎。”

英豔拍著胸口,半晌才說道:“前輩,他,他到底是什麼人啊?”她被李強和赤明魔尊攪糊塗了,想不通他們是什麼關系,朋友不像朋友,敵人不像敵人。

李強淡淡地說道:“他是我的囚犯。”

人人露出不解的神情,圈兒嘻嘻笑道:“前輩就愛說笑,這是不可能的。”堰千回說道:“木子兄說得不錯,他是囚犯,木子兄負責看守,所以……”赤明魔尊縮在牆角落里連連冷笑:“哼哼,惹急了我這個囚犯,我把你們通通吃掉,哇哈哈,哈哈!”

圈兒被他嚇得竄到英慧的懷里連聲道:“娘,他嚇我。”

李強說道:“他沒有嚇你,因為他是黑魔界的赤明魔尊,有名的大神魔。”他心里明白,以後如果要一起走,就必須告訴大家真相。

房間里的人頓時像被冷水澆頭,不約而同地打了一個寒顫。魔劫剛過,家里竟然來了一個超級大魔頭,不害怕才怪。

');

上篇:第八章 販賣仙符     下篇:第十章 被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