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飄邈之旅 第十章 被困  
   
第十章 被困

李強向大家解釋了赤明魔尊被魔禁的經過,然後說道:“老赤是必須跟著我的,你們若是覺得不安全可以留下來,我會留下修煉的玉瞳簡,其實,這一路上我也搞不清會遇到什麼危險。”他是想提醒澹博禹一家和百盛真,這一路是非常危險的。

英豔拉著英慧小聲商量著什麼,澹博禹擔心地看著老婆和小姨子,只見兩人臉上都流露出擔憂的神色。英慧又將澹博禹拉了過去,不一會兒,澹博禹滿臉遺憾地說道:“師尊……我們……”他吞吞吐吐地說不下去了。李強擺手阻止道:“博禹,我明白的,這樣吧,你們一家就和百蒼佬住在一起,這樣也可以互相照應。”

李強明白,他們夫婦並不是怕前途艱險,只是怕兩個孩子受到傷害。他又問道:“纏佬,你放心盛真嗎?”出乎意料的是,百蒼佬的態度很堅決:“盛真在霖明星很難有出息,前輩,你就帶他走吧。”堰千回心里暗贊,別看百蒼佬只是普通的凡人,他比一般的修真者還看得開。

李強向堰千回要了一個空白的玉瞳簡,稍稍思索後,在里面記錄了一種修煉的法門,那是從大幻佛境里得到的兩種修煉方式,李強稍稍作了一些修改,同時還記錄了一些簡單的煉器法門,那是重玄派的心煉之法。他將玉瞳簡遞給澹博禹道:“博禹,我知道霖明星的修真門派都很保守,這只玉瞳簡記錄了兩種修煉法門,還有煉器的方法,你們全家都可以修煉參悟,百蒼佬要是願意也可以修煉。”

堰千回嚇了一跳,修煉法門他竟然傳了兩種,這是什麼做法?而且他好像根本就不在乎給誰學。他笑道:“木子兄,能給我看看嗎?”李強說道:“可以啊,你看好了,不過,你是合體期的大宗師,看了也沒什麼用。”

接過玉瞳簡,堰千回用心念查看了一下內容,驚訝道:“這和霖明星的修煉方式有很大的不同,確實是兩種高等級的修煉法門。小禹,你們有福了,好好修煉吧。”他在霖明星是一代宗師級人物,說話的分量又是不同,澹博禹一家個個喜笑顏開,一一上前拜謝李強。

百蒼佬將信將疑地問道:“我……我也能……也能修煉?”

李強笑道:“若是你也認真修煉,我保證你還能見到盛真。”他這麼淡淡一句話,就使百蒼佬下定決心要去修煉了,為了以後能再見到兒子,他是不顧一切的,何況這是他從小就夢寐以求的修真。

軒轅易青和百盛真老老實實地坐在李強的身後,在霖明星,修真者高下尊卑的區別是很大的,師尊的地位極高,弟子是絕不敢在師尊面前放肆的。

李強招手叫過澹環和小勇,取出兩把飛劍,隨手修改了一下,說道:“圈兒,小勇,這兩把飛劍我改過了,給你們一人一把。”圈兒和小勇又驚又喜,急忙上前道謝。李強將手鐲里的團龍幣全部取出,堆在地上,又取出一條儲物腰帶,說道:“纏佬,修真是很花錢的,這些團龍幣我帶著也沒有用,都留給你,盛真跟著我,你們放心好了,我會照顧好他的。儲物腰帶里還有一些靈丹,用法我都記錄在玉瞳簡里了。”

赤明魔尊蹲在牆角邊一陣怪笑,他實在想不明白李強這是在干什麼,像李強這樣的高手,根本就不需要收徒,也沒必要和這些凡人周旋,他看不出李強能得到什麼好處。他小聲嘀咕道:“腦袋有毛病,修煉修呆掉的家伙!”

堰千回說道:“要不要和奇龍城的各派宗師告別?”李強笑道:“算了吧,老堰,他們都是高高在上的大人物,不過,你要是想去的話,我就在這里等你回來。”堰千回也笑了:“其實我也沒有什麼事情,我也不去了。”

霖明星各大城修真門派的高手,在踏上遠行路前的習慣做法就是拜別,到各個門派去辭行,是一種變相的炫耀行為,也是為自己的修真門派做宣傳,一般都是搞得轟轟烈烈的,堰千回原本就不喜歡這樣的做法,所以行事很低調,加之李強似乎很不以為然,他也就不再堅持辭行了。

李強站起身說道:“既然堰兄不去辭行,我們就走吧。”他在旅途中已經養成來去如風的習慣,如果沒有什麼事情,他就會立即離開。現在他只要在一個地方待久了,渾身都會覺得不自在,他不知道自己的這種習慣,讓正在追蹤他的寂寞老仙天蝕吃足了苦頭。

李強對于聚散早已習以為常,他叮囑了澹博禹和百蒼佬幾句話,也不等他們說什麼,隨手一揮,一道耀眼的金光閃過,李強、堰千回、赤明魔尊、軒轅易青和百盛真已經消失無蹤。

百蒼佬呆呆地站立著,半晌,他說道:“澹大哥,澹大嫂,纏佬以後就跟你們修真了,為了等到我兒子回來,你們要幫我啊。”

澹博禹歎道:“可惜我不能去,百兄放心吧,我們兩家在一起修真。”英慧說道:“我們也成立一個小門派,招收一些弟子修真,有了這兩種修真法門,我們在奇龍城也能獨樹一幟。”英豔拍手叫好:“好啊,我們也起個響亮的門派名字。”

英慧說道:“小禹你來取名。”澹博禹沉吟片刻道:“我曾經聽說師尊的家鄉在封緣星一帶,我們就叫封緣派吧。”眾人一致同意。誰也沒有想到,幾百年後,封緣派在霖明星發展成為一個著名的大派,百蒼佬也成了封緣派的一代高手。

李強五人落在初入霖明星的那個傳送陣邊,堰千回疑惑地說道:“要離開霖明星的話,必須從奇龍城的大型傳送陣走,這里好像是荒石坡地帶,難道木子兄另有辦法?”軒轅易青四處張望,他也感到很奇怪:“師尊,這里以前是大型的晶石礦區,後來被一個厲害的散仙用大法力將剩余的晶石搜羅一空,為此還和霖明星的修真者拼斗了一場,後來這里就徹底荒廢了。”

李強笑道:“不奇怪,因為這里有一個古傳送陣遺留下來,我初入霖明星的時候就是傳送到這里的。”赤明魔尊睜大眼睛,紅芒陡然射出,目光掃過的地方竟然冒出絲絲水氣,他用手一指道:“你把傳送陣隱藏起來了,不注意還真找不到。”

軒轅易青驚歎道:“不愧是高手啊,我一點都沒有察覺到。”他這一記馬屁拍過去,赤明魔尊頓時覺得渾身舒坦,他得意地笑道:“要不是我老赤被魔禁了,在這一界誰是我的敵手?哈哈哈。”李強笑嘻嘻地誇道:“那是當然了,你是一界的至尊,如果沒有一點本事還行……”他話鋒一轉,又道:“但是你被魔禁了,就沒有資格狂了,還是老實點做我的囚犯吧。”

赤明魔尊無奈地搖搖頭,他已經不敢再和李強爭什麼了。李強掐動靈訣,收回天絲紫金巽,峽谷立即顯露出來。李強說道:“我們下去。”他一馬當先飛了進去。

李強首先解開傳送陣的禁制,笑道:“這是我准備逃命的傳送陣,哈哈,還好沒有用上,沒想到在霖明星會耽擱這麼久。”一邊說著一邊將晶石嵌入陣法。他讓堰千回來校准下一個星球的位置,自己將定星盤扣在手背上,開始啟動陣法。

五人當中要數軒轅易青和百盛真最弱,他們都是第一次見識遠距離傳送,站在陣中兩人內心都有些忐忑不安,有點激動,還有些擔心。百盛真抓著軒轅易青的胳膊小聲道:“師哥,你試過這樣的傳送嗎?我的功力夠不夠啊?”

堰千回校正好下一顆星球的方位,走到百盛真身旁,隨手取出一只法寶,笑道:“盛真,這是一只翱淨圈,是防禦的法寶,你把它戴在脖子上,我來啟動它。”李強伸手接了過去,仔細一看,不由得贊道:“這個法寶不錯,啟動後可以隨時護住主人,這也是一種幻化獸的形態。”

百盛真又驚又喜,沒想到堰千回會送給他寶物,急忙連聲道謝。他將翱淨圈戴在脖子上,堰千回掐動靈訣,一道青光射在翱淨圈上,百盛真渾身一震,只見翱淨圈化作一圈圈青芒隱進他的體內,他的脖子上已經空無一物了。

天獅神獸小白一直跟在李強的身邊,不住地繞著他跑動,似乎希望李強抱它。李強啟動陣法後,立即抱起小白,說道:“我們走!”一道晶亮的白光閃過,峽谷里又恢複了平靜。

由于有了俞鴻給的星路,回封緣星有了明確的方向,李強帶著幾人連續不斷地傳送下去,他有點歸心似箭的感覺,沿途也遇到一些有生命的星球,甚至是有修真者的星球,他都沒有停留,就這麼一直按著星標指引的方位傳送下去。終于有一天,堰千回忍不住了,他的遠行路幾乎要被趕路取代了,他建議到下一個有生命的星球休息一下,這個提議得到大家一致贊同。

又傳送到一個無名星球,荒涼的程度和火星差不多,李強查看了一下定星盤,說道:“有兩條路,一條是正常回去的星路,連續幾個星球都沒有任何生命的跡象,另一條路的第二個星球有紅色的標識,可能有生命體,咦?奇怪了,大家等一下。”

李強察覺到定星盤里的這顆星球竟然有感覺,這是原來定星盤的主人留下的感覺。他用心念掃過,心里微微一驚,那是一種很奇怪的感覺,似乎有點興奮,又有點猶豫,甚至還有點心驚的感覺。李強不由得大奇,他知道這只定星盤是寂寞老仙留下的東西,這應該是寂寞老仙天蝕的感覺,以他的實力留下如此感受,李強忍不住好奇起來。

赤明魔尊說道:“老兄發現什麼了?呵呵,有什麼古怪嗎?哎,這一路悶煞人了,過去看看吧。”一路上,大家對赤明魔尊的神秘感恐懼感已經消失,加上他也不敢向李強的朋友弟子下手,幾個人倒是相處得很融洽。

堰千回笑道:“木子兄,既然有古怪我們就去見識一下吧。”他因為這一路無所事事,心里有些郁悶,巴不得找點事情做。每一個走遠行路的修真者,開始的時候都很迷茫,堰千回也不例外,遠行路上究竟該怎麼修行才好,他也是糊里糊塗不明所以。

百盛真一路上話很少,他的功力最低,連元嬰期都還沒到,要不是有李強和堰千回護著,恐怕沒等到達目的地就要崩潰了。軒轅易青就要好多了,畢竟他有了自己的元嬰,真元力源源不斷地產生,由此修煉的功力比潛修要強得多,他也顯得比以前活潑了。

李強再一次查看那個星球,突然發現標識的紅點和以前見過的有些不同,這個紅點是暗紅色的,他按捺不住好奇心,說道:“好,我們去看看!堰兄,你來啟動陣法,我來校對方位。”不知為什麼,大家心里都有點緊張起來。其實以他們幾個的實力,在這一界已經是很強的了,根本就不用擔心什麼。

來到下一個無名星球後,李強再次查看定星盤,他驚訝地發現,那顆有生命標記的星球竟然變成了妖豔的鮮紅色,仿佛是一滴剛剛濺出的鮮血一般,紅得十分詭異。

赤明魔尊顯得有些煩躁不安,他不停地喃喃自語著什麼,可是誰也聽不懂他的話。天獅神獸小白拱在李強的懷里,閉著眼睛,時而呼嚕一聲,看不出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李強隱隱有種很古怪的感覺,說不上是好還是不好,他不由得慎重起來。

李強叫道:“大家小心點!盛真,易青,你們靠近點。”他連續掐動靈訣,將十八滅魔手中的六層防禦疊加打在百盛真身上,霎時間,百盛真身上大放光明。由于李強用的是神奕力,和以前用真元力的效果已然完全不同,那是一套樣式古怪的金色甲,看上去猶如實質一般。李強同樣將六層防禦疊加打在軒轅易青身上,更奇怪的是他身上的金色甲和百盛真的不一樣。

堰千回還是第一次見識這種驚人的手法,他摸摸百盛真身上的金甲,歎道:“凝力成形,太巧妙了,這實際就是將陣法凝結到身上,能夠讓陣法凝而不散,作到實質程度的防禦甲,實在讓人歎為觀止。”李強的手法給他很大啟發,他恨不得馬上找個地方靜坐片刻,讓自己有領悟消化吸收的時間,可惜,李強已經開始啟動傳送陣法了。

一道白光耀過,李強發現他們並沒有被傳送到那顆詭異的星球上,而像是到了那顆星球的衛星上,只見地平線上露出一個巨大的半圓形,那是一顆紫色的星球,從傳送陣的位置看去,星球的表面流淌著三種顏色,紫色、白色和淡青色,三種顏色不斷移動變幻著,顯得異常的美麗怪異。

百盛真突然叫道:“師尊,你看!”他指著傳送陣的西北面:“那是什麼?好像是一座宮殿。”

李強轉身向後望去,也驚訝道:“老赤,堰兄,你們看!確實是一座宮殿建築,奇怪,凡人在這里根本是無法存活的,是誰在這里修建了這樣一座宮殿?”

這顆衛星有稀薄的大氣層,但是普通凡人不足以存活,可以肯定這座宮殿不是凡人修建的,至少也應該是修真者修建的。李強說道:“我們過去看看吧,也許能夠發現些什麼。”

他們距離宮殿不算遠,李強托住百盛真,堰千回托住軒轅易青,五人向著宮殿方向飛去。

地面上散落著大大小小的碎石塊,還有很多坑坑窪窪的隕石坑,由于有那顆巨大的紫色星球的反光,所以周圍的環境看上去很明亮。眾人飛近後發現,這座宮殿實在是龐大無比,李強第一眼看見時心里的震動比任何人都大,那是一座與雅典神廟非常相似的宮殿,由無數巨大石柱構架的宮殿雄偉壯觀,一種古色古香的感覺撲面而來。

李強站在宮殿前感慨道:“奇怪,我像是在哪里看見過,嗯,整個建築都被禁制了,堰兄,你能看出是什麼樣的禁制嗎?”宮殿發著淡淡的紫色光,不注意看是發現不了的。赤明魔尊似乎很興奮,他猛然向宮殿里飛去。

堰千回搖頭道:“這種禁制我沒有見過,好像不是修真界的手段,你看宮殿台階的角落……”李強仔細觀察,果然發現在台階的下方有一條游動的紫芒。只聽霹靂一聲巨響,無數的紫色火花噴發出來,赤明魔尊猶如離弦之箭被射了出來,這家伙哇啦哇啦怪叫著,一頭砸在不遠處的巨型石柱上,“轟”地一聲,竟然將那根合抱粗的石柱攔腰撞斷。

李強驚訝道:“好厲害的防護手段。”突然間他明白了,這個防禦禁制不是為防人的,恐怕是為了防禦隕石沖擊的。他向大家招呼道:“我們走,慢一點就行了。”堰千回聞言也醒悟過來,他笑道:“老赤這個苦頭吃得冤枉。”

赤明魔尊狼狽地爬起身來,眼睜睜地看著李強幾人緩緩走進宮殿,他不由得大急,叫道:“等等我啊,混蛋!咦,他們怎麼不怕禁制?”他還是沒有想通其中的道理,照舊貼地狂飚過去。這次的反擊更加厲害,真是去得有多快,回來得就有多快,又是一聲霹靂巨響,他再次被炸了出來。

李強傳音道:“笨蛋!慢慢走進去,這麼快的速度會引起禁制反擊的!”

赤明魔尊並不是笨蛋,他只是對宮殿里的某些波動感到很興奮,忍不住就想往里沖。聽到李強的傳音,他狠狠拍了一記腦門,罵道:“哎,昏頭了。”這才老老實實地一步步向宮殿走去,果然,在踏上台階的時候,一股粘稠的感覺擁著身體,走得越慢這種感覺就越輕。赤明魔尊很輕松地走了進去,邊走邊罵自己糊塗。

這是一座很宏偉的建築,每一根柱子每一個塑像都制作得很完美。李強清楚地知道,這些建築不是人工雕琢的,而是用法力形成的,只是如此龐大的工程,需要多少法力才能完成,實在是讓他難以想象。讓李強用法術制造一根柱子也許並不難,但是要造這麼多柱子和古怪的雕像,他自認為是無法做到的。

宮殿里最大的特色就是那些各種各樣的雕像,摸上去冷冰冰的石像,看上去栩栩如生,仿佛是在活著的一瞬間被凝固的。每根石柱的前面都有一尊雕像,石柱是晶瑩的白色,而雕像卻是濃如墨汁般的黑色,地面是泛著紫色光華的灰色,黑、白、灰三種中性色相互映襯,給人的感覺仿佛進入了一個沒有色彩的世界,顯得十分怪異。

李強眼里金光閃爍,他運起一雙神眼四處查看,半晌,他奇道:“除了剛進來時有一道禁制外,里面似乎沒有什麼古怪的玩意兒嘛。”堰千回說道:“確實沒有什麼,不過,大家有沒有感覺到這里的靈氣……非常的濃厚。”

軒轅易青說道:“是啊,我也有這種感覺,好強的靈氣啊,碚靈山主脈的靈氣都沒有這里強。”百盛真一言不發,快步向宮殿深處走去,李強覺得奇怪,疾步上前一把拉住百盛真,問道:“盛真,怎麼回事?走這麼快干嘛?”

百盛真神智迷糊地喃喃道:“里面好舒服啊,師尊,我們走快點……”

李強心里警覺起來,他覺得有些不對勁,但是究竟哪里不對勁,他還搞不清。

李強扭頭看看赤明魔尊,只見這家伙一副悠閑自在的樣子,不緊不慢地跟在後面,似乎沒有什麼異常。他又看看堰千回和軒轅易青,也沒有察覺到不妥之處,天獅神獸小白依舊在腳邊撒歡。李強猶豫了一下,提醒道:“大家小心點。”

柱子越來越少了,地面也逐漸向下傾斜,宮殿最深處是一個巨大的鍋底狀場地,就像是在平整的沙地上用一口圓形的鐵鍋按了一下留下的形狀。李強抬頭看去,只見那顆紫色的星球正對著這塊窪地,他心里越發覺得不對勁,可是又不明白為什麼。

他們五人一犬順著坡向下走去,地面非常的平整光滑,一直走到最低處李強也沒有想出哪里不妥。剛剛走到底部,陡然間,整個宮殿耀起白色的光華,軒轅易青驚叫道:“這是怎麼回事?亮起來啦。”

沒等大家有所動作,五人一犬就被一股無匹的巨力舉了起來。李強眼見不好,揚手撒出天絲紫金巽將眾人和小白一起罩住,刹那間,仿佛整個世界都旋轉起來,眼前一片模糊。李強大喝道:“都不要亂動!我們被傳到那顆紫色星球去了。”

眾人哪敢不聽李強的話,就連赤明魔尊也很老實地懸在天絲紫金巽里一動不動。李強憑著一雙神眼,清楚地看見大家被一團紫色的光華包裹著,急速飛向那顆巨大的星球。

李強估計只過了十分鍾的時間,他們就進入了紫色星球的大氣層,突然,他大叫道:“站穩了。”同時將天絲紫金巽的威力催動到最大。眾人覺得渾身一震,李強松了口氣道:“好了,已經到了。”他揚手收回天絲紫金巽。

軒轅易青和百盛真的功力最弱,兩人被這突如其來的變故驚得瞠目結舌說不出話來。赤明魔尊卻對此滿不在乎,他見識過更危險玩意兒,這點變故對他來說實在是小意思了。他不屑一顧地笑道:“這種傳送方法倒也有趣,就是突然了點,哈哈,老兄,你的兩個小徒弟小臉都嚇白啦,哈哈。”

李強的目光緊盯著一塊巨大的禁制神碑,他指著禁制神碑上閃著七彩光華的文字問道:“那是什麼意思?有誰能翻譯?”

赤明魔尊突然怪叫道:“咦,我們被困住了!”

');

上篇:第九章 結伴遠行     下篇:第一章 戰魂禁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