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飄邈之旅 第四章 神之禮物  
   
第四章 神之禮物

“咔叭!”“轟!”

禁制神碑突然爆裂開來,李強怎麼也沒有想到,赤明魔尊竟然在修神時無意中化解了神碑的禁制。不知道神碑里禁制的是什麼玩意兒,整個空間都劇烈震蕩起來,無數的光點激射亂舞,尖利的破空聲震得人頭皮發麻。

李強心驚之余猛地瞬移到赤明魔尊身邊,周圍的壓力急遽升高,一個紫色的人形緩緩出現在兩人面前。就在這緊要關頭,赤明魔尊終于完成凝形,他渾身散發出逼人的紅芒。李強不顧一切拼死擋住如潮水般湧來的巨大高壓,陡然間,所有的壓力驀地消失了,這種突如其來的壓力變換差點使李強吐血。

那個紫色的人形似乎有些茫然,天地間的紫色波濤在他身周形成了一個巨大的漩渦,他緩緩地向上升起。以李強的神眼也看不清紫色人形的真實面目,只見一點青光在人形的心髒部位閃爍,很快他也開始凝結出真實的身體。

李強看看赤明魔尊,又看看正在凝結的紫色人形,心想:剛才自己強迫赤明魔尊修神,莫名其妙破除了禁制神碑,也不知道放出了神碑中的什麼玩意兒,該不會是什麼邪惡的玩意兒吧?

赤明魔尊赤裸著身體懸在空中,成了一個十五六歲的少年模樣,他閉著雙眼,仍然流露出一股邪邪的味道。李強忍不住想,要是孤星回來看見赤明魔尊成了這個模樣會不會抓狂?不知道赤明魔尊修神後還能不能回黑魔界了。

那尊紫色的人形逐漸形成了實體,李強感覺到他看向自己,一種令人膽寒的戰意隨即壓了過來,李強在他的逼迫下不由自主地瘋狂催動神奕力。忽然,一陣波動散開,李強突然明白這是那人在說話,不過他完全不懂他說的什麼。

李強問道:“你說什麼?我聽不懂?”

赤明魔尊突然睜開眼睛,說道:“我能明白他的意思,他是由戰神遺留在這一界的戰魂,被我們無意中破解了禁制,他就要升到神界去和戰神合體了。”他的聲音完全變了一個人,李強被他嚇了一跳,說道:“老赤,你醒了?”

又是一陣波動傳來,赤明魔尊仔細感受了一番,說道:“他為了感謝我們,給我們兩個留下一點禮物,快給我一個玉瞳簡……”李強急忙拋給他一個玉瞳簡,赤明魔尊飛快地記錄下內容,然後說道:“他走了。”

那尊紫色人形陡然消散成無數的紫色星芒,就像流星劃過天際,瞬間即逝。

就在李強接過玉瞳簡的刹那間,他和赤明魔尊同時被一團紫光包裹起來,那是戰魂送給他們禮物——神之戰魂。

玉瞳簡里記錄的是如何才能接受神之戰魂的方法,李強按照戰魂教授的方法開始吸收。他無意中舔舔嘴,突然發覺嘴里什麼也沒有,不由得微微一驚:扔進嘴里的聖實欖到哪里去了?其實他剛才扔進去的是甘神露,到嘴就化了,而甘神露的功效是什麼他也不知道,自己也沒有任何感覺。

神之戰魂究竟是什麼李強也不清楚,只是覺得這玩意兒一定有用,戰魂留下的東西應該不會太差勁。他按照記載在玉瞳簡里的方法,緩緩地將那團紫光收入體內,很快就完成了,他的額頭上露出一顆紫色的星芒,可是如何運用神之戰魂他卻不知,因為玉瞳簡里沒有記載。

赤明魔尊指著李強的額頭嘿嘿笑道:“老兄,你腦門上的紫星很像孤星,奇怪,這是不是一種特別的修煉成果?”李強心里湧起一種很怪異的感覺,覺得赤明魔尊似乎和自己很親近,有一種非常默契的感覺,完全沒有了剛認識他的時候那種發自內心的厭惡感。

李強笑嘻嘻地說道:“你還不是一樣有紫星,好嘛,別人一定以為我們是兄弟了。”

赤明魔尊說道:“本來就是兄弟……哎呀,我的東西!完了,完了,我所有的東西都消失了,我的血魔戟……我的魔囊……嗚嗚,怎麼都沒有了……咦,魔禁也沒有了,哈哈!”刹那間他幻化出四五個赤明魔尊來,他得意地哈哈大笑:“我又能身外化身了!”

李強笑道:“小明啊,你也不用分出四五個裸體給別人看吧,呵呵,你已經不是原來的赤明魔尊了,給你衣服。”他扔給他一套衣褲。

赤明魔尊滿不在乎地穿上衣褲,他的神色有些古怪,似乎內心很矛盾的樣子,他試著放出魔頭,結果連個魔頭的影子也沒有看見,他不禁苦下臉來:“老兄,以後我連打架也不會了,這可如何是好?慘了……咦,小白,你不討厭我啦,哈哈。”天獅神獸小白很親熱地跳到他懷里,用粉紅色的小舌頭不停地舔著他的臉,赤明魔尊被逗得樂不可支。

李強好奇地問道:“老赤,你修到什麼境界,我怎麼看不出來啊?”

赤明魔尊搖頭道:“才到第四重神天,四焚天的第一個境界天邪之境,我只來得及體悟到這個境界,時間太短了,可惜。”

李強嘴都合不攏了,他驚歎道:“四梵天的天邪之境!你修煉得也太容易點了吧?我才到第三重神天的金尊神心……所謂的不死之心境界,你,你是怎麼修煉的?”誰知赤明魔尊臉上並沒有喜色:“修煉初期進境太容易了並不好,前面基礎不穩後面就難了,你連這個都不明白,笨死了!”他總算逮著機會了,毫不客氣地挖苦起李強來。李強無奈地苦笑笑,也不去跟他計較。

赤明魔尊晃著腦袋四處張望,說道:“戰魂說在這個宮殿里有幾樣東西送給我們,去找找看。唉,我現在一無所有了,連一件好的家伙都沒有,煩啊。”他已經和李強一樣,都是修神的高手了,境界甚至比李強還要高一重神天,可還是一副古怪的模樣。

兩人緩緩落在宮殿里,赤明魔尊突然對李強說道:“哎,我現在和你一樣,都是修煉天薦章的人了,哈哈,境界比你還高,以後你就叫我大哥吧,我叫你老弟如何?我們算是兄弟了吧。”李強本來對稱呼是無所謂的,可這次不干了,他抬腳踹了過去,說道:“管你到什麼境界,你是我教出來的,當然得叫我大哥!”

赤明魔尊邪邪地一笑:“好啊,就叫你大哥。”李強得意地說道:“這還差不多……”赤明魔尊緊接著說道:“不過,既然叫你大哥,嘿嘿,大哥!以後要照顧小弟我,有什麼好東西就先給小弟我嘍。”

李強一愣,這才明白原來這家伙早就算計好了,他也懶得跟他計較,說道:“我看你就要修成邪神了,連這也算計,快去找戰魂留下的東西吧。”他一向是很大氣的,對這些根本就無所謂。

兩人都察覺到正殿大廳被封禁了,而且是對內的小禁制,李強和赤明魔尊都是經驗豐富的人,立即猜到東西就在里面。兩人對視一眼,心有默契地一同瞬移進去。

大廳里飛舞著四團耀眼的金光,竟然是四件神器,李強知道這就是戰魂留下的東西,雖然還不知道是什麼樣的神器,但是肯定不同凡響。李強沒有急著出手,他說道:“老弟,你先來吧。”他懸在空中一動不動地等著。

赤明魔尊咧嘴笑道:“嘿嘿,大哥,那我就不客氣了。”他現在窮得精光,連一樣法寶都沒有,眼前閃動的金光里就是傳說中的神器,他如何肯放棄。他瞄准一件就撲了過去,蓄滿神奕力的手快速插進金光里,就聽一聲震響,他抓住了第一件神器,簡單得讓人難以置信。

那是一件暗金色的戰衣,著名的戰神之衣。赤明魔尊開心地大笑道:“哈哈,我正好缺衣服穿啊,這件戰衣真漂亮啊,大哥,下一件由你出手收取了。”

李強撲向一支長形的金光團,霹靂一聲響,他手上多出一把形狀古怪的戰刀,不及細看,他說道:“老弟再來!”赤明魔尊已經穿上那件華麗的戰衣,他一言不發地瞬移到最小的那團金光邊,伸手抓了過去。

轟然一聲巨響,赤明魔尊怪叫道:“這是一把刀鞘!怎麼這麼小?”李強笑道:“是我這把戰刀的刀鞘,那你就收另外一件吧,刀鞘給我。”赤明魔尊揚手扔出刀鞘,轉身飛向最後一團金光。

最後一團金光里藏著一根黑色的拐杖似的玩意兒,一頭粗一頭細,赤明魔尊看得莫名其妙:“奇怪,這是什麼神器,棍子不像棍子,刀子不像刀子。”他仔細把玩著,其實他心里還是很滿意的,只要仔細觀察就知道這是件好東西,純黑色的質地,一抹淡淡的紫霞在棍體表面游移不定,粗的一端上有一截是透明體,里面煙霞閃動,忽明忽暗。他舉在眼前看了好一會兒,說道:“唉,不知道怎麼用啊。”

李強忙著看他得到的第一件神器,他對刀一向都沒有什麼感覺,可是這把刀有些不同,僅僅從形態上看,這已經不完全像是一把刀了,刀的形狀古怪之極,那是一條光芒四射的流淌不定的玩意兒,李強自己也無法形容,他只要抓住它,抓住的地方自然就成為刀把,刀的形狀在不停地變幻。

刀鞘也很古怪,只有巴掌大小,李強甚至都不敢確定這到底是不是刀鞘,它看上去像一塊溫潤的玉石,本身沒有任何顏色,完全是周圍的顏色映襯在上面。李強心念一動,刀鞘猶如融化般消失在掌心中,被收進了手掌里,緊接著左手握著的刀化作一條金芒,“唰”地一聲,也被吸進右手里。李強不由得大喜,原來只要有刀鞘,這把神器不用修煉就可以用了。

赤明魔尊舞動著那支像拐杖一樣的神器,他還沒有找到使用神器的方法,修神的方法他也還摸不著頭腦。

李強突然感覺到幻魔珠的跳動,他急忙掐動靈訣,魅兒從幻魔珠里沖了出來,她開心地笑道:“哥哥,你找我呀?”李強覺得眼前一亮,不由得贊道:“天哪,魅兒現在這麼漂亮啦。”

古魅兒憑著一顆聖實欖,在靈鬼雙尊的幫助下已經修進了靈帥境界,她的身體已經完全凝練,從外表上看完全和真人一樣,唯一特殊的地方就是她實在太過美豔了,那種自然而然散發出來的魅惑已經不能用語言來形容,即使是李強這樣的修神高手,猛然看見了也有些心搖神動。

赤明魔尊更不用說了,他還是大神魔的時候就被魅兒狠狠魅惑了一次,這次猛然看見魅兒,他猶如被雷劈中,愣怔怔地看著她,半晌才緩過氣來。他看著魅兒撲進李強的懷里,忍不住嫉妒地大叫道:“魅兒……”

魅兒扭過頭來看向赤明魔尊,她很敏感地發覺這人和李強一樣,也是一個修神高手,只是她從來沒有見過,赤明魔尊修神後的相貌已經完全改變了。她扮了一個鬼臉,湊到李強的耳邊小聲問道:“哥哥,他是誰啊?怎麼會認識魅兒?”

赤明魔尊被魅兒這個鬼臉攪得心神大亂,他急切地說道:“我是你赤明哥哥!你不認識我啦?”

李強被赤明魔尊這句話逗得哈哈大笑。魅兒驚訝地從李強懷里飛起,繞著赤明魔尊飛了一圈,奇怪道:“赤明魔尊?不可能吧,你真的是赤明魔尊?”李強笑道:“就是那個倒黴的大神魔,魅兒別奇怪,這家伙現在和哥哥一樣,也修神了。”

赤明魔尊原本對修神有些不甘心,因為他現在的實力和大神魔相比還有很大的距離,不過,能讓魅兒感到驚奇他覺得很是自豪。他忍不住挺挺胸道:“我老赤也是修神高手,境界比你哥哥還高,怎麼樣?我現在能作你的哥哥了吧。”

魅兒嬌笑道:“好啊,赤明哥哥好。” 魅兒此時覺得自己一點都不討厭他,和初次見到他時相比,這家伙完全就像變了一個人。

赤明魔尊撲通一下坐倒在地,暈頭轉向地說道:“爽啊,我也有一個妹妹了。”他現在的想法和大神魔時有很大不同,那時候他只想占有,而現在卻是一種發自內心的喜悅。畢竟修神的境界和修大神魔是完全不同的,不但李強能理解他的想法,就連魅兒心里也很清楚,所以這一聲哥哥她叫得心甘情願。

轉眼間,魅兒發現了蹲在一邊的天獅神獸小白,她驚喜地叫道:“這是什麼?哇,它好可愛啊,哥哥,我要!”她小白飛撲過去。只見銀光一閃,小白已經躲到李強的懷里,它兩只小爪子抱著腦袋,一副不願意的模樣。

魅兒不由得嬌嗔道:“好啊,竟敢不理魅兒!看你躲到哪里去?”

李強笑嘻嘻地說道:“魅兒,這是天獅神獸小白。小白,她是我的小妹妹,看你一副沒出息的樣子,抱著腦袋干什麼?她又不會欺負你,去,和魅兒打個招呼。”小白心不甘情不願地沖著魅兒汪汪叫了兩聲。

魅兒一把從李強懷里抱過小白,親熱地說道:“小白,魅兒陪你玩好不好?哥哥很忙的,沒空陪你,魅兒現在有時間啦,以後你就跟魅兒玩吧。”天獅神獸委屈地嗚嚕了兩聲,它對修神的人感興趣,對靈體既不在意也沒興趣,要不是李強的吩咐,它是不肯搭理魅兒的。

魅兒才不管小白開心不開心,她高興地摟著小白不放,小白掙紮了一會兒才安靜下來。李強說道:“魅兒,這塊玉瞳簡里的內容你看看,能認識嗎?”魅兒接過玉瞳簡,稍微看了一下,說道:“哥哥,魅兒不認識,從來沒見過這樣的文字。”

赤明魔尊說道:“神是沒有文字的,大哥,剛才的波動若是你用心去體悟,你也會明白的。靈鬼雙尊認識的也是經過轉化的文字,而且這種文字很古老了,如果能夠搞清楚如何將這些文字轉換成神識的波動,我們就會明白記載的內容,可惜,我們沒有轉換的方法。”

李強心里不禁感歎,赤明魔尊的確是個聰明絕頂的家伙,他一下就想通了其中的奧秘。李強說道:“我們怎麼才可以出去?原路返回是不可能的了,這里的天地很奇怪,不像是陣法形成的。”

赤明魔尊說道:“我們在這個宮殿里找找吧,也許可以發現某些端倪。”

宮殿區雖然很大,也只是正殿有大廳一樣的空間,其他地方都是高大的柱子和一些古怪的祭壇,三人轉了半天也沒有找到出去的路。李強沉吟了片刻,說道:“小明,你還記得傳送我們過來的那個宮殿嗎?那個傳送陣在宮殿的什麼地方,我們剛才沒有看見。”

赤明魔尊這次沒有抗議李強叫他小明,他覺得很親切,沒有感覺到一絲挖苦的意味。他搖頭道:“沒有,那個地方我剛才就注意到了,什麼也沒有。”

魅兒一直跟著他倆,她忙著逗小白玩,根本就沒有注意看這個地方,聽到他倆的對話,她才四下打量,奇道:“哥哥,這是什麼地方?這里好奇怪啊。”赤明魔尊立即瞬移到她身邊,將前因後果敘說了一遍。魅兒難以置信地說道:“天哪,四件神器……你身上的衣服也是神器?”

赤明魔尊得意地點點頭,說道:“不過需要修煉之後才能使用,現在只能當衣服穿,修煉好了這就是神的戰衣了。”魅兒聞言不禁一呆,這小丫頭懂得很多,她說道:“小明哥哥,你穿著神之戰衣……可是又沒有修煉過,太招搖了吧,萬一遇見一個識貨的仙人,被人搶走可就糟啦。”

她這一聲小明哥哥把赤明魔尊喜歡得抓耳撓腮,都不知道說什麼好了。李強突然間明白了赤明魔尊為什麼要穿上戰衣,因為他根本就沒有地方收藏物品。李強隨手取出在大幻佛境找到的那只翠綠色的手鐲,笑道:“小明,這只儲物手鐲送給你,戰衣還是存放在手鐲里比較保險。”

赤明魔尊接過手鐲,開心地笑道:“還是作小弟劃算啊,缺什麼都有大哥給,哇哈哈,都不用搶就有啊,幸好我是一個窮光蛋,什麼也沒有。”這家伙不愧是大神魔出身,修神後還是這麼邪氣十足。李強一腳踢在他的屁股上,笑罵道:“搶你個頭啊!快點換下來,手鐲里還有一些東西,你就留著吧。”

魅兒嘻嘻直笑,她覺得赤明魔尊很好玩,忍不住說道:“小明哥哥,如果遇見你喜歡的法寶,你會搶嗎?”赤明魔尊說道:“那就要看是誰的了,比如是你哥哥的,我就是喜歡也不敢搶,其他人的,不搶才怪。”

李強不禁苦笑,這家伙和自己剛出來的時候想法差不多。魅兒摸著小白身上的軟毛:“要是打不過怎麼辦?”

赤明魔尊一臉壞笑:“打不過?不是還有大哥嗎?我們兩個要是還打不過,那家伙一定是了不起的家伙……我還沒有笨到這種程度吧,挑一個我們兄弟倆都打不過的人搶,他的東西再好我也不搶。”

魅兒鼓掌嬌笑道:“小明哥哥好聰明啊,連這個都能想到,嘻嘻,你有沒有想過,比你差的人會有好東西嗎?”小丫頭沒完沒了地問著,赤明魔尊被問得一怔,他撓撓頭道:“那也不一定吧。”

李強在尋思怎麼才能出去,被困在這里可不行,自己還有兩個弟子留在上面,絕對不能在這里久留的。他說道:“小明,魅兒,別鬧了,快幫我找出路。奇怪,戰魂連神器都給了,竟然不告訴我們出去的方法。”

赤明魔尊說道:“也許戰魂根本就沒有想到我們會出不去,哈哈,他想不到我們兩個是笨蛋啊。”正在說話間,整個空間突然震顫起來,赤明魔尊驚訝道:“天哪,我明白了,禁制神碑一旦被破,這里就會崩潰的,小心了。”

李強急忙喝道:“魅兒回來!”魅兒早就習慣了躲在李強的懷里,她聞言化作一道彩光,躲進了滅天神甲里,小白也一晃身竄到李強的腳下。赤明魔尊叫道:“媽的!我什麼防護也沒有……”李強一把將他拉到身邊:“小明,站在我身後。”他用滅天神甲的藍光罩住赤明魔尊,帶著他緩緩升起,同時將太皓梭的金芒散在外圈,靜靜地等待著整個空間的崩潰。

滿天的紫色波濤猶如爆發海嘯一般翻滾咆哮著,無數銀白色夾雜其間,大地仿佛被巨大的天錐擊打,上下震動著,巨大的宮殿耀起明亮的青色光華,那是宮殿本身的防禦禁制啟動了。可即使是這樣,宮殿也抵受不住這種劇烈的震顫,有些高大的柱子開始傾倒。李強覺得這個地方就像被人裝進了瓶子里,而那人還在使勁地搖動瓶體。

第一根巨大柱子的倒塌,立即引起整個建築的連鎖反應,轟隆隆的巨響聲回蕩震顫著。赤明魔尊突然叫道:“留在宮殿區,不能升上去,不然我們永遠也別想離開這里。”李強知道赤明魔尊說的肯定有道理,他不假思索地沉了下去,正在這時,一根巨大的柱子當頭打下。

李強心念微動,太皓梭霹靂一聲將柱子震得粉碎,白色的粉霧轟然散開,四周頓時一片迷茫,赤明魔尊怪笑道:“真熱鬧啊,可惜,可惜,我只能看看熱鬧了,省心啊。”李強罵道:“你這家伙修神修出毛病了吧,拜托,可別從大神魔修成邪神,那樣我的罪孽就大了。”

赤明魔尊忍不住哈哈大笑。

');

上篇:第三章 赤明修神     下篇:第五章 戰魂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