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飄邈之旅 第六章 靈獸肆虐  
   
第六章 靈獸肆虐

李強和魅兒在空中顯出身形,下面的人群就像捅破了馬蜂窩一般,頓時一陣大亂。一群高手飛上天空,將兩人團團圍住,為首的兩個修真者緩緩升起,一左一右懸停在李強和魅兒身前,這兩人都有合體期的修為,在修真界有合體期修為的修真者都可算是宗師級的高手。

李強還不能像軒龍那樣,可以隨意幻化掩飾自己的修為,他雖然將滅天神甲幻化成一般的戰甲,但是他本身的修為實在是太高了,因此給人的感覺他至少也有合體期以上的修為。

那兩人的神色很嚴峻,因為李強流露出來的氣勢一點都不比他們差,而那個小姑娘似乎也是高手,不過,以他們的眼光還看不出魅兒的深淺,兩人心里著實感到震驚。

這兩人一個身穿鉛灰色的戰甲,四方臉顯得很威嚴,臉上的胡須給人印象深刻,濃密得將嘴巴都遮住了,兩只眼睛深陷在眼窩里,閃著懾人的寒光,看上去約二十七八歲的模樣。另一個高手是女修真者,有合體期修為的女修真者李強還很少見到過,她穿著一身玫瑰色的戰甲,披著黑色大氅,顯得美麗大方,一對烏黑的眸子緊緊盯著魅兒,眼光里並無敵意。

那個女修真者問道:“你們是誰?”同時擺手對圍攏過來的修真者說道:“你們退下!”

李強笑道:“你們又是誰啊?干嘛要毀去傳送陣?”魅兒靠近李強,摟住李強的胳膊,好奇地打量著那些人,小白從遠處搖搖擺擺地飛過來,身上的銀色毛發閃閃發光。有人驚奇地大叫:“這是什麼怪獸?好漂亮啊,快抓住它。”

立即有七八個修真者圍攏上去。魅兒不高興了,她嬌聲喝道:“小白,快過來!”小白對那些人呲牙咧嘴地發威,可它的樣子實在沒有威脅性,即使在發怒的時候,它也是一副可愛的模樣,只有李強心里清楚天獅神獸是什麼樣的怪獸,它要是真正發起怒來,豈是這些修真者能夠抵擋的。

李強淡淡地說道:“小白回來。”

銀光閃動間,小白已經挪移到李強的懷里,它示威般地朝那些修真者汪汪叫了兩聲。眾人心里大奇,會挪移的怪獸誰也沒有見識過,見李強抱著它,他們才相信這只怪獸確實是別人豢養的。

李強滿不在乎的態度使那些修真者更加吃不透他的深淺,為首的女修真者客氣地說道:“我們是乾岩星遷來的修真者,我叫蒙涯嬰,這是我師兄蒙永,請問你們是本地的修真者?” 見對方如此客氣,李強不好意思了,他撓撓頭,笑道:“呵呵,我們也是路過的,只是比你們先到一步,我叫李強,這是我的小妹妹古魅兒,因為我們要靠這個傳送陣離開,所以才阻止你們毀陣。”

那些人顯然不知道李強和古魅兒是誰,他們的神情明顯放松下來。蒙涯嬰笑道:“這樣說來我們是誤會了……請稍等片刻。”她回頭吩咐門下弟子幾句,又和蒙永商量了一下,然後對李強說道:“我們能談談嗎?”

魅兒知道,一般修真者在途中遇見別派的修真者時,大家都要相互交流一番,這樣可以大大增加修真閱曆,比較正規的大門派甚至還有專門的人負責記錄下這些交流,並收集在門派的典籍里,高手之間的交流尤其重要。

李強有點猶豫,他不想耽擱得太久。魅兒知道李強對修真界的很多規矩都不清楚,她趕緊傳音道:“哥哥,這是修真界不成文的規矩,別派高手邀請交流,不答應是很不禮貌的,不會耽誤多長時間的。”

周圍的修真者已經散開,由門派高手帶領著向森林遠處走去,只有蒙涯嬰、蒙永和另外三個門人弟子留在這里。蒙涯嬰靜靜地看著李強兩人,等待他的回答。李強笑道:“好,我們到一邊聊聊。”

蒙涯嬰臉上露出笑容,顯得很高興:“李兄,古姑娘,請!”她身邊的三個弟子搶先飛過去,將一塊空地清理乾淨,然後鋪上厚厚的毛氈,在一邊垂手侍立。

蒙永請李強和魅兒先坐,然後才和蒙涯嬰盤腿坐下,他吩咐弟子取出一些珍奇果實,擺在托盤里,放在毛氈上,這才問道:“李兄准備到哪里去?”李強笑道:“我要去封緣星。”蒙涯嬰驚訝地說道:“封緣星?那是很遠的地方了,我聽說過,那是一個修真者聚集的地方。”

李強點點頭,問道:“能問一下嗎?你們為什麼要毀陣?是不是有人追趕?”

蒙涯嬰將黑色的大氅解開收了起來,笑道:“沒有人要追趕我們,嘻嘻,不好意思,我們只是想阻止後面的修真者進來。之前我們探察過這里,這里是一半沙漠一半森林的星球,有一定的晶石蘊藏,不過不算太多,僅有我們寂陽派的修真者挖掘使用,是綽綽有余的,若再來幾個修真門派就很難安穩了,所以,我們打算毀去傳送陣,以後就在這個星球修煉下去。”

李強明白晶石的重要性,他笑道:“原來是這樣,呵呵,你們為什麼要遷移?是乾岩星的晶石枯竭了嗎?”

蒙永苦笑道:“誰願意背井離鄉?乾岩星一共有十幾個修真門派,這次恐怕都要搬遷了,唉……”李強感到好奇,蒙永的話說得不清不楚,他正想詢問,蒙涯嬰說道:“我師哥最舍不得離開了,他的心情有些低落,我來說吧。”李強點點頭。

魅兒乖巧地靠在李強的肩頭,一只小手摸著小白的腦袋,聚精會神地聽著。她是最喜歡聽故事的,雖然蒙涯嬰說的不是故事,但是她也當成故事來聽。

蒙涯嬰說道:“乾岩星是最著名的火晶產地,出產極其珍貴的頂級火晶和天金砂,其他的晶石蘊含量也很大,要說有不足的地方,就是乾岩星只有很少的地方適合居住,只有幾條峽谷可以居住凡人,其他地方都酷熱難耐,絕大部分的地方常年噴湧著地火岩漿,本來,我們這些門派早已經習慣了,可是十幾年前突然飛來一條怪獸……唉……”她語氣里有些恨意,緩緩地低下頭來。

“怪獸?”李強幾乎立即就反應過來,他疑惑道:“不會是大炎靈獸吧?”

蒙永和蒙涯嬰吃驚地抬起頭來,兩人異口同聲問道:“你怎麼知道?”魅兒忍不住咯咯直笑,他們兩人的神態實在太有意思了。李強歎了口氣,大炎靈獸的出世他曾經親眼目睹,由此還引發了仙人對自己的追捕,用幾句話如何能解釋得清。他稍一思索,便猜出寂陽派為什麼要遷移了。

李強說道:“我是猜的,這條大炎靈獸是不是會噴出金色的光球?”

他們兩人簡直懵了,蒙涯嬰驚訝地叫道:“李兄是怎麼知道的?唉,我們整個乾岩星的修真者聯合起來也斗不過那條畜生,死傷者無數,它只要噴出那團金光,幾乎是無堅不摧,再厲害的陣法都被它一掃而光,我們根本就不是對手。”

蒙永補充道:“更奇怪的是我用盡了所有的攻擊都傷不到它,甚至我們聯合起來,引發了大量的地火岩漿想燒死它……”李強也很驚訝,用地火岩漿去燒大炎靈獸?這主意實在太糟糕了,他忍不住說道:“恐怕越燒它越厲害吧。”

魅兒笑道:“大炎靈獸是火性靈獸,它才不怕火啦。”

蒙涯嬰苦笑道:“我們直到最後才明白它是火性的畜生……”

李強問道:“你們就為了這個才遷移的?”他隱隱覺得事情應該不會這麼簡單。

蒙涯嬰說道:“大炎靈獸只要不去惹它,還能平安無事,誰知道,自從大炎靈獸出現在乾岩星後,乾岩星就來了無數的修真高手,幾乎每年都有一批高手去獵捕它,每次都惹得它大發雷霆,害得我們這些本地修真者根本無法活動,這畜生一見到修真者就攻擊,我們實在無法再居住下去了,也沒有辦法獲取火岩區的晶石,所以,乾岩星的修真門派都開始向外遷徙了。”

魅兒聽了眼睛頓時亮晶晶,她笑嘻嘻地說道:“哥哥,我們去收了它!嘻嘻,給我們的小白找個伴,好不好嘛?”她可是有名的小財迷,最喜歡尋找寶貝了。李強明白魅兒的意思,她是想讓自己收取天神之怒。

蒙涯嬰和蒙永看李強和魅兒的眼光都變了,那是看死人的眼光,看白癡的眼光。他倆都是合體初期的宗師級人物,很清楚大炎靈獸的厲害,不管李強有多少厲害的法寶,怎麼可能和大炎靈獸爭斗?蒙涯嬰好心地勸說道:“李兄,你們還是小心點,別去惹那畜生,我們一開始就是因為大意了,所以才吃了大虧。”

李強笑道:“請問乾岩星是哪顆星?能幫我標識一下嗎?”他將定星盤遞了過去,蒙永一呆,驚訝道:“這……這是……仙器?定星盤?”蒙涯嬰拿了過去,稍稍觀察了一下,點頭道:“確實是仙器定星盤,這可是一件奇寶。”她擺弄一會兒,苦笑道:“我們不會使用,這是仙器啊。”

蒙永忍不住問道:“你們是什麼人啊?為什麼會有仙器?”其實更讓他感到不解的是李強隨手就將定星盤遞過來,好像根本就不在乎被人搶奪,那只有一個可能,就是說他擁有的實力完全可以控制局面,所以才會如此大膽。

李強很隨意地將定星盤的使用方法告訴給他們,然後將現在所在的星球定位好。蒙永和蒙涯嬰輪流查看定星盤,兩人驚詫莫名,定星盤里面包容的世界是他們難以想象的。蒙涯嬰找到乾岩星後,在上面設好標記,將定星盤還給李強,然後說道:“李兄還是小心一點,這種奇珍異寶很容易引起別人的覬覦。”

李強對這兩個修真高手頓生好感,因為他們沒有生出搶奪的念頭。他笑道:“你們有沒有興趣陪我回去一趟?”

蒙涯嬰覺得李強的提議有些不可思議,她苦笑道:“我們不想再去惹那條大炎靈獸了,而且最近去乾岩星的修真者太多了,魚龍混雜什麼人都有,萬一惹上什麼麻煩,我和師兄倒沒什麼,可是門下弟子以後還要出去曆練,那會對他們不利的。”她是寂陽派的掌門人,必須要對門派弟子的安危負責任。

李強笑道:“若是大炎靈獸被人收服了,你們還會回去嗎?”

蒙永搖搖頭,說道:“我們不會回去了,寂陽派的駐地都被地火岩漿燒光了。”

魅兒已經坐不住了,她撒嬌道:“哥哥,我帶小白去玩一會兒,走的時候叫我一聲哦。”李強笑著點點頭,囑咐了她幾句,魅兒便帶著小白跑進森林里去玩了。

李強又和他們交流了一些修真心得。蒙涯嬰和蒙永真是驚訝極了,李強的見識和修真方法高明得出乎他們的意料,尤其說到煉器方面,兩人只有聽的份,根本就提不出自己的看法,差距之大讓這兩個寂陽派的宗師無話可說。

蒙涯嬰不禁再次對李強的身份產生疑問,因為他說的有些方法不是修真者的手段。她用神識去體察李強,畢竟是合體期的高手,她終于發覺李強不像是修真者,猶豫了一下,她問道:“請問李兄是哪個修真門派的?”

李強在她用神識觀察自己的時候就發覺了,他知道蒙涯嬰對自己產生了懷疑,對她的精明李強十分賞識,他笑道:“是不是覺得我不像修真者?呵呵,我確實已經不算修真者了。”他站起身來,雙臂向外微微伸展,滅天神甲顯露出來,然後他又重新坐下。

一旦消除幻化狀態,李強身上流露出來的威勢就很驚人了,尤其是滅天神甲,那種精致的程度絕不是戰甲可以比的。蒙涯嬰和蒙永都知道自己走眼了,雖然他們不知道李強修行的是什麼功法,但是有一點很清楚,李強的修為比他們倆都要高很多。

蒙涯嬰和蒙永都坐不住了,兩人同時站起來,蒙涯嬰說道:“前輩,請恕晚輩放肆。”蒙永有些疑惑道:“前輩是仙人嗎?”李強揮手道:“你們這是干什麼?坐下說話。嗯,孟兄,我不是仙人,是什麼我自己也說不清。”

李強確實無法說清自己算什麼,修真者肯定不是了,仙人也不能算,神人也不是,他自己想想都好笑,修到現在成了一個四不象。

蒙涯嬰和蒙永小聲商量了幾句,蒙涯嬰說道:“前輩,涯嬰陪你們去乾岩星。”

乾岩星的傳送陣很熱鬧,蒙涯嬰帶著李強、魅兒還有小白剛剛從傳送陣出來,就有幾個修真者迎了上來。這次李強沒有幻化外形,只有魅兒還是一副修真小姑娘的打扮,她實在是不能露出本來面目。

蒙涯嬰搶先一步攔住那幾個修真者,說道:“我們不參加你們的行動。”由于蒙涯嬰和李強顯露出來的都是一派宗主的氣勢,那幾個修真者也不敢放肆,其中一個修真者說道:“兩位前輩,我們不敢邀請的,呵呵,我們只是負責接待各門派趕來的修真者,大部分的修真者都聚集在火岩區。”

李強說道:“哦,涯嬰,魅兒,我們去看看也沒什麼大不了的。”

蒙涯嬰是本地的修真者,她點頭道:“前輩,火岩區我很熟悉,我來領路。”李強笑道:“別叫我前輩,呵呵,聽著覺得別扭。”魅兒咯咯笑道:“蒙姐姐,你和魅兒一樣,叫他哥哥就好。”蒙涯嬰和魅兒已經很親熱了,魅兒小嘴極甜,開口就叫姐姐,一副天真無邪的樣子,最主要的是她流露出來的一絲魅惑,連蒙涯嬰也抵擋不住,只覺得這個小姑娘可愛到了極點。她摟著魅兒笑道:“好了,我還是叫你哥哥為李兄吧,叫哥哥我可不習慣。”

那幾個負責迎接的修真者老老實實地站在一邊,他們只是元嬰期的修真高手,和李強、蒙涯嬰相比差得太遠了。李強笑著說道:“大約有多少修真者來?”其中一個修真者恭謹地答道:“各修真門派趕來的修真者大約有三百多,都是元嬰期以上的高手。”

李強搖搖頭,他很清楚,三百多修真高手根本無法與大炎靈獸抗衡,況且大炎靈獸還有神器天神之怒,這些人就更不行了。他又問道:“有沒有仙人或者散仙在?”那幾個修真者嚇了一跳,仙人和散仙在他們心目中是遙不可及的,他們幾乎異口同聲地說道:“沒有。”

魅兒咯咯嬌笑道:“哥哥,修真者很少能見到仙人和散仙的。”

李強說道:“三百多修真者就敢拼斗大炎靈獸,嘿,真是了不得!涯嬰,魅兒,我們走。”蒙涯嬰對這里早已熟透了,她說道:“李兄,我就放肆一次了。”一道白光閃過,她帶著李強和魅兒瞬移而去。

乾岩星的火岩區其實就是火山爆發區,從空中看去無比壯觀。放眼望去,那是一片火的世界,赤紅色的岩漿從地下噴湧而出,有的高達幾十米,地面上縱橫交錯著流動的岩漿,冷卻下來的岩漿形成了大塊大塊的黑色岩石。

火岩區是唯一一塊高地,四周都被岩漿流包圍著,這塊高地大約有一平方公里,完全由大塊的青色岩石構成,和周圍的環境格格不入,是一個很奇怪的所在。蒙涯嬰、李強和魅兒剛出現在火岩區的上空,就驚動了下方的修真者。

火岩區的中央閃著青朦朦的光華,李強知道那是有人設置了防禦陣,大約是為了抵禦這里的酷熱和危險的。李強三人緩緩落在地上,這種程度的溫度對李強毫無影響,魅兒稍稍覺得有些熱,她緊挨著李強。蒙涯嬰說道:“離這里不遠處有一個岩漿形成的火湖,里面全是地火岩漿,終年都不凝固,在岸邊就能找到最好的火晶,可惜現在被那條畜生占住了,誰也不能過去。”

李強問道:“你們的人被大炎靈獸傷害了嗎?”他聽蒙涯嬰一口一個畜生,就知道他們肯定有人受到了傷害。果然,蒙涯嬰苦澀地說道:“我的小師弟就是被它打死的,我們寂陽派死了六個高手,受傷的更多,唉。”

說話間,他們來到防禦陣外面,這個防禦陣布置得很簡單,是最普通的一種。李強說道:“我們進去看看。”蒙涯嬰搶先一步道:“我來。”她掐動靈訣,帶著他們走進防禦陣里。防禦陣里很涼爽,李強他們進去後就被里面的慘狀嚇了一跳,里面缺胳膊斷腿的修真者有一大群,正躺在地上呻吟不止,更多的是盤腿休憩的人,只有少部分人在忙著救治傷者。

一個修真者匆匆走了過來,蒙涯嬰上前招呼道:“顧霖,你怎麼還在這里?”

那是一個出竅期的修真者,身上的銀白色戰甲沾滿了血跡,一頭灰白的長發斜挽頭側,他的神色很難看。見到蒙涯嬰他驚訝地說道:“蒙前輩,你們不是離開了嗎?怎麼又回來了?”蒙涯嬰說道:“李兄,這是我們本地的修真者,他叫顧霖。顧霖,你師尊他們不是也走了嗎?你怎麼留下了?”

顧霖苦笑道:“有幾個師門的朋友,非要參加這次獵捕活動,唉,你看,剛才才退回來,傷亡慘重啊。”李強剛要說話,忽聽身後有人一聲怪叫:“小瘋子?小瘋子!是你嗎?”

李強聞言激靈靈打了一個寒顫,在修真界會叫自己小瘋子的只有一個人。他轉身看去,驚喜地大叫起來:“瘋子!哈哈,老耿!耿瘋子……哇,天宏大哥……你們怎麼在這里?”

魅兒也叫道:“瘋子大哥,我是魅兒啊。”

蒙涯嬰目瞪口呆地看著,不管她如何有想象力,也想不出李強怎麼會有這麼一個可怕的外號。

耿風旋風一般飛撲過來,當胸就是一拳,李強不避不閃硬接他的拳頭,“砰!”就聽耿風大叫道:“好硬的家伙,哈哈。”他簡直要樂瘋了。

天宏悄然飛了過來,靜靜地看著李強,越看越感到吃驚,要知道他現在已經修煉到合體初期了,可是竟然完全看不透李強的修為。李強也要樂瘋了,他從聽到耿風那句小瘋子開始,金尊神心就劇烈地跳動起來,他使勁地拍著耿風,樂得不知道如何才好,他實在是太高興了。

耿風看著魅兒,奇道:“咦,魅兒什麼時候有肉身了?”魅兒幻化得連耿風也看不出來,她開心地咯咯笑道:“瘋子大哥,魅兒是幻化的哦,哥哥怕魅兒闖禍,所以魅兒不敢露出本來面目,嘻嘻,瘋子大哥,你們是怎麼來的?”

耿風還是老樣子,一身黑衣,看上去很邋遢的樣子,不過他已經修到分神期了。他咧嘴笑道:“怎麼來的?出來找你們啊,呵呵,你大哥曾經傳回消息,說是你在什麼霖明星,我等不得就跑出來了,路上遇見師叔祖,就一起到了這里,又恰好發現了大炎靈獸,哈,我們就在這里湊熱鬧了。”

李強走到天宏身前,開心地叫道:“天宏大哥。”天宏拍拍他的肩頭,說道:“老弟,你實在是了不得,呵呵,終于找到你了。”李強心里感動,說道:“幸虧我好奇心重,不然就錯過了,對了,傅大哥和侯老哥,還有我那幫兄弟都好嗎?”

耿風說道:“好,非常好,傅前輩和侯前輩都已經安全渡劫了,呵呵,你不知道,傅前輩渡劫的時候可算是驚天動地了,來了無數的高手給他護法,老瘋子就是想幫忙都插不上手,真是大開眼界啊。”

李強清楚,憑著傅山的人緣,渡劫時根本就不用擔心,他的朋友實在是太多了。他問道:“花大姐好嗎?”耿風說道:“哎,好,她有什麼不好的……哎。”李強忍不住要笑,他知道耿風一定被花媚娘整治過了。

突然,有人驚叫起來:“大炎靈獸飛過來了!大家快准備!”

');

上篇:第五章 戰魂刀     下篇:第七章 小白威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