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飄邈之旅 第七章 小白威風  
   
第七章 小白威風

防禦陣里一片混亂,有人叫道:“大炎靈獸還有多遠?”那個報信的修真者叫道:“它從火湖飛過來,很快就到了!”又有人喊道:“快去人引開它!不然這里就保不住了!”

蒙涯嬰連連搖頭,說道:“不自量力!顧霖,你趕快帶著朋友離開吧,那畜生來了再跑就來不及了。”

李強問道:“這里的修真者沒有組織起來?沒人指揮嗎?”他實在是驚訝極了,大炎靈獸在天庭星出世的時候,封緣星和潛傑星的修真者組織得那麼嚴密,還有三個散仙助陣,都拿它無可奈何,最後只能將其驅逐出去,而這里的修真者猶如一盤散沙,居然也敢去惹大炎靈獸,實在令人難以置信。

耿風晃動著滿頭亂發,說道:“我們也是剛到不久,好像這里沒人指揮。”

小白突然興奮起來,繞著李強的腿不停地轉圈子。魅兒蹲在地上和小白說話:“小白,干嘛這麼高興?大炎靈獸可厲害啦,等一會兒你乖乖的讓魅兒抱著哦,別亂跑,小心大怪獸一口吃掉你!”她伸手要抱小白,可小白的腦袋搖得像撥浪鼓一般,就是不讓她抱,魅兒不禁大發嬌嗔。

李強笑道:“小白,你保護魅兒,明白嗎?”小白一副無可奈何的樣子,汪汪叫了兩聲,心不甘情不願地飛到魅兒的懷里。魅兒立即高興起來:“小白,你從來都不吃東西嗎?要是知道你喜歡吃什麼,魅兒就去幫你找。”她是真喜歡這條天獅神獸。

天宏看著周圍的慘狀,說道:“老弟,我們去引開大炎靈獸,不然這里擋不住它的一擊。”李強點頭道:“呵呵,我第一次見到大炎靈獸的時候,差點沒被它嚇死,確實厲害啊,好,我們去引開它。”

蒙涯嬰叫道:“這里還有誰是分神期或者合體期的高手?請出來說話!”

人群中應聲飛出一個人來,蒙涯嬰驚訝道:“怎麼是你?你不是走了嗎?”那是一個高個子青年,身上穿著黑底銀白色斑點的戰甲,黑黝黝的膚色,樣子顯得十分威猛,他說道:“蒙大姐,我的一個弟子死在這里了,你說我能走嗎?我要看著那個畜生死!”

蒙涯嬰說道:“他是凌源星來的巴卡朗,是我游曆時結識的朋友,卡朗,這是李兄。”

李強行禮道:“我是李強,巴兄,我們一起去引開大炎靈獸……” 防禦陣外忽然傳來隆隆的震動聲,有人驚叫道:“天哪,快看!”

透過防禦陣的青光,只見大炎靈獸那細長美麗的身軀裹雜著地火岩漿海嘯一般沖擊過來,赤紅色的岩漿猶如一堵巨大的紅色山峰,遠遠地壓了過來,防禦陣里的修真者一個個目瞪口呆,岩漿這樣壓上來,這里沒有幾個人能夠抵擋的。

李強現在的見識和以前已經大不同了,畢竟曆練了這麼久,大風大浪見得多了,連神獸他都打過,對于大炎靈獸已經不那麼畏懼了。他笑道:“我們去和它玩玩。”輕松的語調里透露出強大的自信。

耿風大笑道:“好啊,我要看看小瘋子現在有多厲害。”他搶先瞬移出去。李強隨手一揮,燦爛的彩光忽現又隱,他將天宏、魅兒、蒙涯嬰和巴卡朗一起挪移了出去。幾人懸停在空中,這下可以清楚地看見大炎靈獸。

蒙涯嬰苦笑道:“它又開始發狂了……”

李強眯著眼仔細看著大炎靈獸,他發現大炎靈獸比剛從天庭星出世的時候有很大的不同,它現在縮小了很多,只有七八米長,身上的彩光晶瑩閃動。李強歎道:“它竟然也會修煉,若是能再縮小一圈,它就成了神獸了。”

大炎靈獸飛得很緩慢,周圍的岩漿隨著它的前行都聚攏到它的身下,隨著它一起向前,那聲勢實在是驚人。只見滿天的火星飛舞,下面的岩漿被一股無形的巨力湧起,掀起的岩漿猶如滔天的巨浪,足有三十多米高,看上去它似乎要將整個青石岩湮滅。

天宏知道李強現在了不得,他問道:“老弟,我們怎麼抵擋?”

李強笑道:“你們只要護住青石岩這塊地方,不讓地火岩漿沖上來就行了,我去對付大炎靈獸。呵呵,這家伙傲氣得很,上次被羅天上仙乾善庸搞了一下,吃了點苦頭,不過,被它逃掉了,這次看我和它玩玩。”

耿風用古怪的眼神看著他,每次見到李強,他都覺得受到刺激,原以為自己已經是分神期的高手,應該比李強厲害了,誰知道李強更加變態,竟然一個人就要和大炎靈獸玩玩。耿風心想:“還是看看這家伙的表現,也許他又學到什麼了不起的手段。”這次他沒有說什麼,只是看著李強如何動手。

李強微微一笑,天鑒寶相輪已經浮現出來,無數星芒從他身上散開,龐大的壓力將周圍所有的人都推開。李強扭頭說道:“天宏大哥,請幫我照看著魅兒。”話音未落,戰魂刀帶起七彩光華向前湧出。

耿風目瞪口呆地看著,忍不住怪叫道:“這是什麼寶貝?哇……呀!”

天宏冷靜地看了一眼:“如果我猜得不錯的話,這是仙器。”魅兒咯咯笑道:“瘋子大哥,我哥哥用的是神器。”在場的人全都傻了眼,耿風結結巴巴地說道:“他……他……小瘋子怎麼可能……修真者是無法使用神器的……”

魅兒天真無邪地說道:“哥哥已經不算是修真者了,他連仙人都打過,黑魔界的赤明魔尊也不是他的對手……”小姑娘最崇拜哥哥了,她隨口誇贊李強,在場的高手們都聽得冷汗直流,開玩笑,和仙人打,和赤明魔尊斗,哪個修真者能做到?

耿風這下徹底死心了,看來自己這輩子都別想比李強更瘋狂。

李強長嘯一聲沖向大炎靈獸,戰魂刀化作一道七彩虹光,向大炎靈獸撞去,那道虹光晶瑩通亮猶如實質一般,筆直地破開湧起的岩漿巨浪。大炎靈獸似乎察覺到不好,它噴出了一團耀眼的金光,天神之怒再次出現在李強眼前。

天宏知道厲害,他大聲提醒道:“老弟!小心!”

魅兒摟著小白,緊張得身子都有點瑟瑟發抖,她喃喃自語道:“哥哥沒事的,哥哥沒事的。”小白伸出粉紅的小舌頭舔舔魅兒的臉蛋,汪汪叫了兩聲,魅兒難以置信地看著小白,說道:“真的?沒有騙魅兒吧?”小白的小腦袋直點,甚至還咧咧小嘴,似乎要笑的樣子。魅兒被逗得“噗哧”一聲笑了,她松開手,小白銀光一閃便消失無蹤。

李強眼看著天神之怒沖出來,他也知道那玩意兒厲害,可是心里不服氣,因為自己的戰魂刀也是神器,他忍不住就硬生生地碰了上去。

兩件神器碰撞在一起,兩圈沖擊波蕩漾開來,整個火岩區都顫動了。天宏、蒙涯嬰、巴卡朗、耿風和魅兒幾乎同時出手,阻擋著巨大的沖擊力。耿風激動得渾身顫抖,李強可以和天神之怒硬碰硬,這實在讓他感到興奮,他知道魅兒剛才說的不錯,李強一定有神器,只有神器才能和神器硬碰硬。

像山一樣湧起的岩漿被一擊粉碎,飛濺起滿天的星火,躲在防禦陣里的修真者被巨大的轟鳴聲震得七葷八素,不少原本已經受傷的修真者甚至抵受不住這種巨響,被震得昏死過去。青石岩在劇烈地顫動,仿佛就要碎裂的樣子,陣里的人驚駭莫名,還有點能力的都飛出陣來觀望。

李強和大炎靈獸同時向後飛退,戰魂刀和天神之怒竟然拼了個不分上下的結果。李強心里明白,其實天神之怒比戰魂刀要厲害,因為自己是以神奕力為基礎操控戰魂刀的,所以在實質上比大炎靈獸操控天神之怒要更有力一些。

大炎靈獸一對漂亮的紅眼睛閃著憤怒的光芒,它沒想到有人能硬抗天神之怒,當它試圖再次掀起岩漿來攻擊時,在它頭頂不遠處,小白顯出嬌小的身形。小白沖著大炎靈獸汪汪叫了兩聲,只見大炎靈獸猶如兔子見到獅子一般,陡然向後一退,紅眼睛里閃爍出極度恐懼的光芒,它稍一停頓,掉頭向火湖飛去。

耿風看得莫名其妙:“怪事,大炎靈獸怕這個小東西?我是不是真的瘋掉啦?”在場的人除了李強知道小白是天獅神獸外,無人知道這個小家伙是獸中之王。

李強覺得戰魂刀非常順手,只要神到意到戰魂刀就一定到,感覺非常好使,尤其是它不用經過專門的修煉,對于他這樣東奔西跑的人非常合適。和天神之怒硬碰了一記後,李強對戰魂刀的信心大增,他琢磨憑著這把戰魂刀,應該能和仙人比劃兩下了。興奮之余,他長嘯一聲,急速向大炎靈獸逃跑的方向追去。

耿風大叫一聲:“我們也追!”巴卡朗和蒙涯嬰飛在一起,他小聲問道:“蒙大姐,李兄到底是什麼人?我看他用的好像不是修真手段,太厲害了,他是不是仙人啊?”蒙涯嬰說道:“他應該是前輩了,我問過他是不是仙人,可他否認了。”

天宏心里感慨不已,傅山已經渡劫了,自己還在外面曆練,而李強不知道修煉了什麼,當初在天籟城見面時他還只是出竅期的修真者,短短百十年後,他已經完全變了一個人,實力之強,大約只有仙人能比,簡直想不通他是怎麼修煉的。

大炎靈獸逃到了火湖上空,小白在空中不緊不慢地追著,它似乎覺得這樣很好玩,並不急于顯露實力,只是前前後後地繞著大炎靈獸轉,把大炎靈獸嚇得亂竄。李強心中感歎,真是一物降一物,大炎靈獸如此強悍的實力,竟然會怕一只小狗模樣的神獸,真是不可思議。

大炎靈獸逃到火湖,一頭紮進岩漿里,李強毫不猶豫地跟了下去,戰魂刀不愧是神器,身周十米左右的岩漿都被逼開了。其實即使岩漿湧上身李強也不怕,他現在已經是水火不侵了,連天火他都不在乎,何況是地火岩漿。

天獅神獸小白雖然厲害,但它還不敢進入火湖里,只是在火湖的上空來回飛竄著,等待大炎靈獸被李強逼出來。蒙涯嬰回去指揮在青石岩的那些修真者,讓他們轉移地方,巴卡朗在一旁協助,只有天宏、耿風和魅兒來到了火湖上空。

魅兒雖然知道李強神通廣大,可她還是很擔心,她不停地說著:“小白,小白,你為什麼不追上去?小白,到魅兒這里來……”小白忽地懸停在空中,身形陡然開始變幻。魅兒驚訝地大叫起來:“哇,小白……小白變大了!”

天獅神獸露出了它的本相,那是一個銀光燦爛的大家伙,毛茸茸的大腦袋上有一對海藍色的大眼睛,耳朵後方生著兩只不大的金色彎角,身上銀色的皮毛凝成一片片的甲狀片,尾巴向上翻起猶如一朵盛開的銀色菊花,粗短的四肢也裹在銀色的甲片里,和原先小白的模樣相差很遠,它足有三米多長,晃著大腦袋,竟然有三分憨氣。

魅兒喜歡得嬌聲大叫:“小白好可愛啊,我喜歡。”

天宏和耿風心里直冒寒氣,他們都感受到了天獅神獸散發的威勢。只見小白懶洋洋地打了呵欠,突然朝天一聲吼叫,這聲吼顯露出神獸之王的氣勢來,整個火湖的岩漿都震蕩跳躍起來,那聲音實在是恐怖,連天宏這種宗師級高手都渾身一顫,耿風更是不堪忍受,他被吼聲震得向後直退。魅兒氣乎乎地嬌嗔道:“小白,你要死啊,叫這麼大聲干嘛!”

天獅神獸朝天一吼之後,陡然間,火湖上空顯露出三只虛影,很快就凝結成形。耿風怪叫道:“我的天哪,三只大炎靈獸!”天宏也緊張了,他說道:“魅兒、瘋子過來!”他抬手撒出自己的防護,將兩人罩了進去,同時向後面退去。

耿風不解道:“怎麼會冒出這麼多大炎靈獸?從哪里跑出來的……”魅兒心里明白,這一定是鎮泰意元里的怪獸,這還是李強告訴她的,就是在天蝕老仙的密室里得來的寶貝。天宏看出一點端倪,他說道:“好像是那個小白召喚出來的。”

三只大炎靈獸看見下方的火湖似乎很興奮的樣子,都繞著火湖轉圈子。小白再次大吼了一聲,只見三只大炎靈獸一頭沖進了火湖,連續的“撲通”聲響起,被濺起的岩漿滿天花雨一般四處飛射。

李強一直向下潛去,岩漿帶來的巨大壓力已經將逼開的空間壓縮到只有七八米的樣子,天鑒寶相輪的星芒在身周形成薄薄一圈銀色的膜,他已經失去了大炎靈獸的蹤跡。在這種地方大炎靈獸可是如魚得水般靈活,李強的神通畢竟不如它的天賦本能。猶豫了一下,李強瞬移了出去。

李強突然在火湖上空顯露出來,魅兒不由得歡呼了一聲。李強一眼看見天獅神獸,驚訝地說道:“小白?”天獅神獸搖搖擺擺地飛到李強身邊,討好地將一顆毛茸茸的大腦袋拱進李強的懷里。魅兒閃身飛到李強身邊,告狀道:“哥哥,小白不理魅兒。”

李強笑道:“魅兒,想不想騎在小白身上?”

魅兒拍手嬌笑:“想!魅兒要騎神獸!”小白輕聲叫喚,一副不情願的樣子。李強抱起魅兒將她放在小白的背上,笑道:“不許欺負魅兒,明白嗎?”小白眨巴眨巴眼睛,無奈地低吼了一聲,表示同意了。

天宏和耿風飛了過來,李強說道:“老瘋子,呵呵,大炎靈獸挺難纏的,又被它逃掉了。”耿風苦笑道:“你才是真正的瘋子,天神之怒你也敢硬碰硬,唉,太厲害了。對了,這個小白是什麼玩意兒,它竟然召喚出三只大炎靈獸……”

李強驚訝道:“什麼?小白召喚了三只大炎靈獸?哈哈,它終于耐不住性子了,好啊。”他開心得咧嘴直笑,要知道,只有小白召喚的各種怪獸才能發揮出最大的威力,靠仙訣什麼的都是強迫的,效果要差很多,他從來沒有要求過小白出手,一切都隨它自願。

天宏問道:“小白是什麼怪獸,竟然可以變身?”

李強笑道:“是天獅神獸,神獸之王,我也是第一次看見它變身,沒想到還不錯,挺漂亮的神獸,呵呵,我見過另外一些神獸,那才叫難看。”

耿風難以置信地說道:“你別逗我了,這一界怎麼可能有神獸存在……”李強笑眯眯地嗆了他一句:“那小白是什麼?不是神獸,你告訴我它是什麼?老瘋子,沒見識過的東西不代表就沒有,孤陋寡聞沒有關系,肯學習就好,孤陋寡聞還不懂裝懂……你這個老瘋子就不讓人佩服了。”

天宏哈哈大笑:“老弟的嘴巴越來越厲害了,耿風聽見了嗎?別自以為是啦。”

耿風被李強噎得說不出話來,半晌,他才哇哇叫道:“小瘋子,你是想氣死我啊?哎,算了,你這家伙實在是變態,什麼稀奇古怪的玩意兒都能搞到,老瘋子服了,服你了。”李強笑道:“其實,你猜的也有三分道理,不過小白確實是天獅神獸,它是神獸的元神煉化的,並不是真正意義上的神獸。”

天宏恍然大悟,他的見識也很廣博:“怪不得它剛才能召喚出三只大炎靈獸,原來它是元神煉化的,奇怪,我沒有見到它附身的法寶啊?”李強不禁暗暗佩服,天宏才真正說到了點子上,他笑道:“那件仙器我送給小白了。”

耿風實在是受不了了,他叫道:“小瘋子,有仙器……你送我一件啊!你哪來這麼多仙器啊?”李強開玩笑地說道:“坑蒙拐騙不就有了?實在不行自己修煉吧,只是沒有好材料,老瘋子,假如你能找到這幾種材料,我就幫你煉制一把仙劍。”他隨口報出一串材料的名稱。

耿風差點喜瘋了,可聽完李強報出的材料名稱他就泄了氣,苦笑著直搖頭,李強報出的材料他有一大半都沒有聽說過,他在煉器方面是很差的,別說是自己煉器了,就是煉器需要的材料他也懂得不多。

天宏搖搖頭,說道:“有仙劍又怎麼樣?你怎麼永遠也不開竅?法寶再好也不是根本,老弟,別給他修煉仙劍。”耿風最怕的人就是天宏,他一句話也不敢回,只是一個勁地傻笑。李強忍不住笑道:“老瘋子,這次跟我回封緣星吧,天宏大哥也回去嗎?”

耿風說道:“我本來就是出來找你的,找到了當然要回去啦,呵呵,古劍院的那群小兔崽子們也想跟我走,被我揍了一頓後,通通都老實了,他們都在等你回去呢。”天宏突然說道:“大家小心,火湖動了。”

岩漿形成的湖面上騰起巨大的氣泡,剛剛恢複平靜的表面又劇烈地翻滾起來,小白馱著魅兒在上空轉著圈子,它顯得非常興奮。不一會兒,連續幾聲沉悶的震動傳來,轟然爆響聲中,火湖的中心地帶掀開一個巨大的空洞,赤紅色的岩漿沖天而起,小白在刹那間帶著魅兒挪移到一邊。

大炎靈獸憤怒地從火湖里沖了出來,它身後緊跟著三條虛影,裹著濃濃的火焰。它被三只鎮泰意元里的大炎靈獸追得無路可逃,只好又沖出火湖。小白大聲狂吼,隨著它的嘶吼聲,一只藍色的怪鳥在空中凝形,無人認得這是什麼怪獸。

大炎靈獸恐懼到了極點,這是它天生的克星金甌,它不顧一切再次噴出天神之怒。這次李強已經准備得很充分了,他大喝一聲,身上的天鑒寶相輪飛出一個巨大的輪影,同時戰魂刀化作一圈七彩的巨環,急速套向天神之怒。

天神之怒首先撞到金甌,轟然一聲巨響,金甌由于剛剛凝形還沒有動,就被天神之怒的力量撕扯得粉碎。小白憤怒地吼叫起來,眨眼間,天空中出現兩條虛影,虛影凝形顯出兩只金甌,要知道從鎮泰意元里召喚出來的任何怪獸都是打不死的,除非毀去鎮泰意元。

李強趁著天神之怒爆發,沒等大炎靈獸收回天神之怒,天鑒寶相輪就切斷了兩者間的聯絡,神器戰魂刀化成的彩圈急速罩了上去。大炎靈獸頓時瘋狂了,要知道天神之怒是它修煉的基礎,一旦被人搶走,它就不可能再修煉下去了。

兩只金甌分為左右飛向大炎靈獸,另外三只召喚出來的大炎靈獸化作青煙消失無蹤。被奪去天神之怒的大炎靈獸瘋狂地撞向天鑒寶相輪,刹那間,天鑒寶相輪的虛影放出明亮的光華,無數星芒盤旋而出,轟鳴聲中,大炎靈獸被彈開了。天鑒寶相輪畢竟是孤星留下的仙器,大炎靈獸眼見無法得回天神之怒,悲鳴一聲,扭頭向火湖沖去,它要逃了。

金甌煽動著寶光四射的翎翅,無數的藍色光華射向火湖,只聽“嗤……叭!叭!叭!”的聲響,火湖騰起巨量的白霧,湖面的岩漿竟然凝結起來。大炎靈獸一頭撞在凝結的火湖表面,一聲慘叫,撞得頭破血流。沒等它重新飛起,兩只金甌各噴出一顆藍瑩瑩的光球,無聲無息間,大炎靈獸就被凝結在一塊巨大的冰塊里。

小白似乎很滿意的樣子,它吼叫了一聲,兩只金甌頓時化作青煙,消失不見了。

耿風和天宏看得驚心動魄,在天庭星出動了無數修真者都讓它逃掉的靈獸,被小白輕輕松松地就收拾了,他倆實在是覺得不可思議。

李強指揮著戰魂刀,頑強地封住天神之怒。天神之怒就像一匹暴跳的野馬,讓李強覺得很難馴服,他竭盡所有的神奕力,手中掐動仙訣,用封字訣的仙咒打了過去,配合著戰魂刀的威力,終于穩定住暴躁的天神之怒。他開心地笑道:“這下看你還怎麼逃!”

');

上篇:第六章 靈獸肆虐     下篇:第八章 火元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