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飄邈之旅 第八章 火元晶  
   
第八章 火元晶

李強終于收取了天神之怒,他輸了一點神奕力進去,天神之怒立即顯出了原形。這東西是李強從來沒見過的,猛一眼看上去像一只正面展翅的雄鷹,中間厚邊緣薄,顏色是淡淡的金色,表面很粗糙,像鯊魚皮似的,像是某個東西的配件,根本看不出來是怎麼使用的。

天宏、耿風和魅兒都拿過來傳看,無人認識這是什麼東西。耿風抓抓滿頭的亂發:“奇怪,這就是天神之怒,干什麼用的?瘋子看不出來。”天宏也搖搖頭:“看不出來,像是什麼東西上的碎片,老弟,你先收起來吧,以後遇見懂的人問問。”

魅兒看著被冰封的大炎靈獸,說道:“靈獸好可憐啊,哥哥,放了它吧。”小白不滿地吼叫了一聲。李強笑道:“小白,魅兒都求情了,再說鎮泰意元里的靈獸神獸夠多的了,也不在乎有沒有這只大炎靈獸,它已經失去了神器,不可能再掀起多大的風浪。”

小白抖抖身子,陡然縮回原來的小狗模樣,銀光一閃飛進李強懷里,嗚嚕了一聲,算是同意了。李強將小白遞給魅兒抱著,然後走到冰封的大炎靈獸身邊,只見靈獸身上有一層淡淡的銀光,它憤怒的樣子很嚇人,可美麗的大眼睛里卻流露出極度的恐懼。李強笑道:“不錯,居然用天金砂來防護,不過也耐不了多久的,這好像是玄冰。”

李強喝道:“開!”一道彩光劈在凝結的湖面上,轟然一聲爆響,凝結的火湖面碎裂開來,地火岩漿重新湧出,包裹著大炎靈獸的玄冰緩緩沉入湖中。李強看著看著,突然說道:“大炎靈獸失去天神之怒未必是件壞事,如果是仙人來收取,它不但保不住這件神器,甚至可能連命都保不住。”

耿風不以為然地說道:“這很正常,它又不是修真者,即使是修真者,擁有了神器也未必是好事……”天宏笑道:“哦,你這家伙開竅啦,要是你拿到神器會放棄嗎?”耿風嘿嘿兩聲,一言不發,他可不敢對天宏隨便亂說話。

玄冰已經完全沒入岩漿里,李強說道:“我們回青石岩去。”

青石岩的外圍已經被岩漿湮滅,大炎靈獸掀起的岩漿雖然被李強打散了,但仍有一部分湧上來,好在有蒙涯嬰和巴卡朗合力阻擋,才沒有波及到防禦陣里的修真者。李強幾人落在防禦陣里,蒙涯嬰和巴卡朗迎了上來。

李強對他們說道:“大炎靈獸至少幾十年內都不會再出來,它已經元氣大傷了。我們走後,最好在傳送陣那里豎一個警示牌,以後再有修真者來就會小心了,這里的修真者早點遣散了吧。”蒙涯嬰點頭道:“好!可惜,以後還是會有修真者到這里來的,唉,生死有命吧。對了,李兄,火湖邊有很多上品的火晶,是這里的特產,以後不知道有沒有機會再來采拾,趁著這個機會,大家搜尋一些再走吧。”

魅兒最喜歡這些亮晶晶的寶石了,她笑嘻嘻地說道:“好啊,哥哥,我們去撿。”

李強取出一些治傷的靈丹,招手叫來一個修真者,吩咐他給傷者送去,然後說道:“哪里有最好的火晶涯嬰應該很清楚,我們跟著她走就行了。”耿風嘀咕道:“怪不得小瘋子有這麼多寶貝,原來他走的地方多啊,哎,我也去!”

蒙涯嬰笑道:“乾岩星的修真者都知道那個地方,那是一個出產最好火晶的地方,卡朗也知道的。”巴卡朗笑道:“也好,以後不知道還有沒有機會再來這里,去采集一些也不錯。”蒙涯嬰說道:“我帶大家去。”她掐動靈訣,帶著眾人瞬移過去。

這是火湖邊的一片石林,是由岩漿凝結而成的,一根根的挺立著,猶如豎起的尖刺,大部分都有五六米高,粗細不等,范圍非常大,黑黝黝的石體表面閃動著晶亮亮的赤色光華。魅兒驚訝道:“哇,好多火晶啊,還有其他顏色的寶石啊。”

李強發現不但有極品的火晶,還有很多大塊的鑽石,甚至還有其他品種的晶石,數量之多讓人驚歎。耿風和天宏都大開眼界,耿風歎道:“乖乖,瘋子還是第一次見到這麼多的晶石,這里實在是個好地方啊。”

蒙涯嬰說道:“以前這里是有規矩的,一次只能開采一小塊地方,不能大范圍地搜尋,而且也不能用法術,現在就無所謂了,大家各取所需吧。”

李強飛到一處石林上空,他沒有用戰魂刀和太皓梭,神器和仙器的威力太大,他覺得沒有必要。吸星劍的星芒化作一片銀霧沉入石林中,一根根石柱猶如細紗堆砌般坍塌下來,石柱里的晶石鑽石像彩蝶一樣飛起,被李強吸入掌心後收進手鐲里。

幾乎所有人都用上了法術,不過,像李強這樣用吸星劍來收取的卻沒有,沒人能有李強這樣精密准確的控劍手法,而且真幻劍訣是一種了不起的劍法,是孤星轉世後自創的劍訣,李強用來采集晶石,本來就已經很過分了。

魅兒的方法也非常特別,她用的是靈體采拾法,只要她憑空穿過一根石柱,石柱上所有她想要的晶石就消失一空,而石柱本身卻不受任何影響,神奇得讓人不可思議。

最差勁的就是耿風了,這家伙只是蠻干,他用飛劍將石柱打得稀巴爛,然後再用法術將晶石吸起,一旦沒有控制好劍訣,石柱碎裂的同時,晶石也被碎裂了,因此他的收獲是最少的。

眾人正在忙得不亦樂乎,忽聽蒙涯嬰叫道:“大家快過來,這里有古怪!”

蒙涯嬰眼前是一塊臥牛狀的黑石,她用飛劍竟然斬不動這塊石頭。耿風莽撞地沖過來,一劍就劈了上去,轟然一聲巨響,黑色石頭上多了數條白色的印痕,可石頭卻紋絲不動。耿風驚訝道:“這石頭好硬啊,會不會是礦窩?”

天宏也試了試,搖頭道:“確實太硬了,飛劍根本就傷不了它,奇怪,里面會是什麼?”

魅兒是靈體,她試圖穿過臥石,可是剛探進表面,她就退了回來:“好燙啊,魅兒進不去。”李強也試著用吸星劍去破開,一陣密如雨點的爆裂聲響過之後,那塊臥石掉了一層皮,露出晶亮的赤紅色來。所有人都倒吸一口涼氣,開玩笑,一塊火晶要是有這麼大,即使有儲物手鐲也放不進去啊,必須要分割開來,可怎麼分割呢?

李強知道憑吸星劍是分割不了這塊巨大火晶的,他飛出了太皓梭,一抹金光悄無聲息地隱入那塊巨大的火晶。李強輕輕喝道:“分!”“咔叭”聲中,那塊巨大的火晶四分五裂,石中央是一條細長的晶石,只有拇指粗,手掌長,被太皓梭的金光裹著,飛入李強掌心。耿風看出這塊火晶不是凡品,他伸手說道:“給我看看。”

這塊火晶仿佛活物一般閃爍不定,耿風一把抓住,可立即就扔了出去,他哇哇怪叫道:“哇呀,燙啊!”李強一把接住,笑道:“這可是最難找到的火元晶,非常罕見的……”他突然想到自己應該要制作一件類似紫炎心的法寶了,無論如何,自己都必須作一次領路人,吳嗔這一系可不能斷在自己的手中,現在的當務之急就是要搜集材料。

其他人可不管李強拿著火元晶在想什麼,他們立即一擁而上,火元晶旁邊伴生的都是極品火晶,不拿才可惜。眨眼間,火晶就被搶拾一空,連魅兒也抱著一顆西瓜大小的火晶,開心得嘻嘻直笑。她的手腳最快,憑著靈體的敏捷,她先將碎裂的小塊一掃而光,這才搶拾大塊的,別人可不好意思和她搶,只要看見她觸摸到火晶,就立即放棄了,就這樣,每人也都收集了很多。

李強意外得到這塊火元晶就很滿意了,他笑道:“我也是聽說過有這樣的晶石,火元晶很少見的,是煉器的好東西啊。”天宏知道李強是煉器大宗師,他笑道:“老弟又琢磨出什麼煉器的好點子了?”

耿風念念不忘要李強幫他煉制一把好劍,他笑嘻嘻地說道:“小瘋子,什麼時候給我煉一把好劍,仙劍就算了,那個材料要的太變態,一般的飛劍就成,呵呵。”他心里很清楚,只要李強出手,就絕對不會是一般的飛劍。

李強笑道:“老瘋子,我們一起回去,路上還是有時間的,不過,你知道,我煉制的飛劍以火性飛劍最好,你的體質並不合適,如果是傅大哥煉制的,你一定喜歡。”耿風賴皮地說道:“傅前輩?我可不敢打擾他,嘿嘿,誰讓你小瘋子是我老瘋子的朋友,就找你煉了!”

蒙涯嬰驚訝道:“原來李兄是煉器大家,真是沒有想到,呃,能不能幫我煉制一把飛劍,我們這里的飛劍都是火屬性的,呵呵,乾岩星沒有制器高手,都是用火晶去和別的門派換來的……”

巴卡朗也忍不住了,他說道:“如果能請李兄到凌源星去作客,卡朗不勝榮幸。”

“凌源星?好熟悉的名字……啊,我想起來了……行,離開這里我們就先去凌源星。”李強猛然想起佛宗的智長老說的話,凌源星還禁錮著一個修真高手,正好借此機會去看看,如果那人還在,自己就可以解開禁制把他放出來。

李強很感激蒙涯嬰的幫助,不但找到了一塊罕見的火元晶,還收取了天神之怒,所以他准備煉制一把飛劍送給她。李強笑道:“涯嬰,我們到青石岩去,我現在就煉制一把飛劍送你,呵呵,我很難在一個地方久留的,這次分手,以後還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再見了。”

耿風一聽就急了:“小瘋子,我也要!”

李強也不理會他,隨著蒙涯嬰幾人回到傳送陣,這時絕大部分的修真者都已經離開,還有小部分傷勢比較重的修真者圍坐在傳送陣邊盤腿作息,打算恢複後再離開。

李強飛到一邊四處張望,他看中了不遠處一塊臥著的青黑色的岩石,戰魂刀化作一抹彩光,悄然侵入岩石,不到十秒鍾,一塊高十米,寬四米,厚度達半米的巨石緩緩地立起來,在“咔吧”“咔吧”的亂響聲中,朝天一柱香般矗立在傳送陣不遠處。李強笑道:“涯嬰,你來!”

蒙涯嬰點點頭,在石碑上用飛劍刻出警告的文字。

李強笑道:“我們也只能警告一下,不過作用可能不大,是阻止不了修真高手的,呵呵,只好聽天由命了。”巴卡朗也笑道:“假如我第一次看到這塊碑,一定會去探查一番的……”蒙涯嬰說道:“你是合體期的大高手,當然不怕了,別人就難說了。”

魅兒跟小白在空中追逐打鬧,小白現在已經和魅兒很要好了,因為小姑娘一直堅持不懈地陪它玩。原本它不大看得上魅兒,在李強的強迫下,它開始是很不情願的,可是這小姑娘真的很喜歡它,天獅神獸是靈性生物,漸漸地它和魅兒投緣了,把魅兒認作半個主人。

李強盤腿坐下,說道:“涯嬰你的飛劍給我看看。”眾人立即圍攏上來,連那些盤腿打坐療傷的修真者也有幾個湊了過來。蒙涯嬰將自己的飛劍遞給李強,滿懷期待地說道:“這把虹映劍還是師尊傳給我的,在我們寂陽派算是最好的飛劍之一了。”

李強接過飛劍掃視了一眼,笑道:“不錯,的確是一把好劍,呵呵,不是用制器法修煉的,而是用古法制煉的,大約和這里的環境有關,這把劍一定吸收過火湖里的能量,而且,這把劍每隔一段時間就必須沉入火湖里淬養,我說得有錯嗎?”

蒙涯嬰驚歎道:“是啊,是啊,我還在擔心,離開這里後就找不到這樣的火湖了,今後真不知道該如何養劍。”

李強問道:“你是要一把新劍,還是讓我改動這把虹映劍?”

蒙涯嬰猶豫了一下,說道:“還是煉制一把新劍吧,呵呵,這把虹映劍是師尊傳下來的,睹物思人,有點舍不得改動。”她的心情李強很理解,于是笑道:“好,那就重新煉一把新劍。”

李強稍稍思考了片刻,取出一團天金砂用神奕力融化,只見一團耀眼的金光閃動,銀色的天金砂猶如水銀般在他兩手間快速旋轉。又加了兩樣材料後,李強眼睛盯著兩手間的天金砂,說道:“涯嬰,取一塊剛才收到的極品火晶。”

蒙涯嬰還是第一次見識這樣的煉器方式,她又驚又喜,聞言立即取出一堆火晶道:“哪塊比較合適?”李強看了一眼道:“就是那塊!丟到我手中間來。”那是一塊半月狀的極品火晶,只有嬰兒小手那麼大。蒙涯嬰抬手將火晶扔到李強雙手之間。

流動的天金砂立即將火晶包裹住,李強的手指猶如彈琴般跳動,每動一次就射出一抹金光,銀光中紅芒不斷閃爍。周圍的人目不轉睛地盯著,這樣的煉器手法實在是讓人大開眼界。

漸漸地,紅芒越來越盛,將李強的臉都映得火紅。神奕力完美地將天金砂和火晶結合在一起,這是三昧真火不可能做到的,即使是天火也很難做到。

其實,這把飛劍已經不是傳統意義上的飛劍了,它已經擁有了某些仙器和神器的特點。隨著凝結時的“噼叭”聲,一把古怪之極的飛劍出現在李強手中。

這是一把半月狀的飛劍,天金砂形成的劍體光暈流轉,隱隱可以看見劍體里透露出來的火晶,飛劍很小,只有兩指寬,一指長,劍體中央厚實,邊緣鋒利之極,彎彎的形狀就像一只兩頭翹起的小船,非常美麗。

李強用手在劍體上輕輕一抹,笑道:“可惜沒有時間仔細琢磨,呵呵,涯嬰,這把劍雖然簡陋了一些,性能還是不錯的,嗯,你大概要用幾十年的時間養劍才能夠得心應手,我沒有辦法煉制得更簡單一些了。”

耿風饞得眼珠子都要突出來了,他不停地嘀咕著:“老朋友都不幫忙,小瘋子不夠朋友,只給大美女煉劍,不給老瘋子煉,唉,誰讓我不會拍馬屁……”別說是耿風眼饞,就連天宏都有些心動,他雖然不好意思開口求李強幫他煉劍,但是內心也非常渴望有一把這樣的飛劍。

那些圍觀的修真者臉上流露出極為羨慕的神情。魅兒不知什麼時候已經回來,她笑嘻嘻地說道:“蒙姐姐,我哥哥現在很少幫別人煉劍的,嘻嘻,姐姐的面子好大哦。”蒙涯嬰開心地摟著魅兒,笑道:“小丫頭,你哥哥沒給你煉過劍?”

魅兒嬌笑道:“我的東西都是哥哥給的,嘻嘻,不過,魅兒現在的法寶夠用了,不用哥哥幫我煉啦。”耿風苦笑道:“你哥哥怎麼都幫女孩子煉劍啊,大老爺們他就不理會,我……”他心癢之極,忍不住胡說八道起來。李強聽得哭笑不得:“老瘋子,你再亂說,以後就別想讓我幫你煉制好劍。”

耿風一把捂住嘴,訕笑道:“哎,我剛才好像沒說什麼吧,嗨嗨。”他還真怕李強說到做到,不給他煉劍。

蒙涯嬰接過新煉制的飛劍,仔細查看了一下,不禁大喜過望。她是合體期的高手,對飛劍的優劣是非常敏感的,這把飛劍給她的感覺實在是太美妙了,和自己仿佛有水乳交融的感覺,飛劍在她手中一跳一跳的,就像是有生命的物體。半晌,她才鎮定下來,說道:“李兄,涯嬰真是感激不盡,這把飛劍可以作為我們寂陽派的鎮派至寶了,請問李兄,這把飛劍的名字……”

李強笑道:“呵呵,我也沒有想好,名字你就自己想吧,好用就行了……”蒙涯嬰說道:“這把劍還是因為大炎靈獸結的緣,就叫大炎劍好了。”李強點頭道:“叫什麼名字是無所謂的,好用就行了。”

耿風一屁股坐在李強身邊,討好地說道:“大炎劍,嘖嘖,這名字好啊,兄弟,給老瘋子修煉一把如何?”他決心死纏爛打也要搞到一把李強煉制的飛劍。

李強忍不住笑了:“看樣子,不給你煉制一把飛劍,老瘋子是不肯罷休了,好吧,就給你修煉。”其實,李強是為了耿風好,怕他和自己以前一樣,只重視法術,不重視道術,因為自己已經修神,這個問題自然就不存在了,而老瘋子還是修真者,他是沒有辦法回避這個問題的。

天宏看見李強答應給耿風煉劍,心里有些後悔,他是很驕傲的人,絕不會像耿風一樣低聲下氣地求人,其實他也很想得到一把李強煉制的飛劍,但是沒法出言相求,其實他若是開口,李強肯定不會拒絕的。

耿風滿頭的亂發都要豎起來了,興奮得抓耳撓腮不知道如何是好,他滿臉堆笑道:“嗨嗨,我就知道我兄弟最好了,不過,我不能用火性飛劍,呃,兄弟能不能……”李強說道:“我知道,老瘋子,我只能試試看了,若是不好可別怪我。”

“不怪你,不怪你,只要是兄弟修煉的就行。”耿風連小瘋子都不敢說了,一口一個兄弟的套近乎。魅兒覺得耿風很好玩,她咯咯笑道:“瘋子大哥,你是不是想劍想瘋了……嘻嘻。”耿風毫不掩飾地點頭道:“那是當然,有一把好劍,你瘋子大哥打起架來……嘿嘿,豈不是很爽,嗨嗨,我早就想要一把好劍了,就是很難得到啊。”

其實,在場的人都想擁有一把好飛劍,在修真界一把極品的飛劍實在難求,一般都是靠師門代代相傳,通過其他途經得到的機會很少。比如蒙涯嬰得到了李強煉制的大炎劍,這把飛劍以後就是寂陽派的鎮派至寶了,只有後繼的掌門人才有可能得到這把劍,其他人是不可能得到的,憑著這把劍,寂陽派的實力都要提高一步,所以一把好飛劍是很難得的。

李強說道:“老瘋子,我這里天金砂和寒性晶石都有,就是沒有寒玉冰辰粒,只要小指頭大小的一點就可以了,實在沒有,我就用晶石替代,不過那樣的話,飛劍的性能就要差點了。”耿風一聽就急了,就差一樣東西,飛劍的性能就要降低不少,那怎麼行?他蹦起來問道:“哪位有這個……嗯,寒玉冰辰粒……我用法寶換……兄弟,這個寒玉冰辰粒是什麼樣的?”

巴卡朗突然說道:“寒玉冰辰粒凌源星就有,不過,我沒有帶在身上,放在家里了。”

耿風“嗖”地一下竄到巴卡朗身邊,連聲道:“大兄弟,能不能換給我,只要我有的東西,隨便你挑……”巴卡朗笑道:“不用換,我送給你。”耿風喜得連聲道謝。

李強兩手一攤,笑嘻嘻地說道:“既然卡朗有,那就到凌源星後再煉制吧。” 耿風知道,凌源星已經是封緣星一帶的星球了,他甯願等一等,讓飛劍煉制得盡可能完美。

李強因為給蒙涯嬰煉劍,悟通了一個道理,那就是用神奕力煉器有一個特點,就是不論材料的屬性如何,都能用神奕力結合起來,所以,他忍不住想嘗試摸索一下凝煉法的煉器手段。

天宏原本想獨自上路去游曆的,可是他也很想得到一把李強煉制的飛劍,又不好意思說,正在猶豫間,只聽李強問他:“天宏大哥,你和我們一起去凌源星嗎?”他立即不假思索地說道:“去!呵呵,好久沒有和老弟聚聚了,我陪老弟去凌源星後,再去游曆。”說完後,他自己都覺得有點臉紅了。

');

上篇:第七章 小白威風     下篇:第九章 古道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