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飄邈之旅 第九章 古道原  
   
第九章 古道原

凌源星在十萬年前是顆水星,星球表面百分之九十九被海洋覆蓋,隨著氣候的變化,時間的推移,星球上的海洋逐漸消失,環境也越來越干燥,慢慢形成了現在的沙漠氣候,沙漠和戈壁占了整個星球百分之八十的面積,還有百分之十幾的面積是高山或者大峽谷,一般的凡人很難在此生存。

凌源星沙漠上最大的特色是自湧泉水,每一處自湧泉水周圍都會形成一個小小的綠洲,這里的土著叫砂人,一般都是依附綠洲生存的。綠洲上也有從別的星球遷移來的凡人,因為環境嚴酷,能夠生存繁衍下來的人數不算多,只有幾十萬人,分布在各大綠洲上。凌源星也在封緣星修真界的范圍內,它的位置處在封緣星修真界的最邊緣。

巴卡朗所在的修真門派是凌源星唯一的修真門派,是封緣星七大門派中排第七的瀚漠金杉堡的分支門派——流沙堡,巴卡朗是長老級的高手。在封緣星的瀚漠金杉堡,他也同樣是長老級的高手,不過他喜歡到處游曆,所以很少回封緣星和凌源星。

巴卡朗帶著李強、天宏、耿風和魅兒來到凌源星。從傳送陣出來,巴卡朗就發出了信號,他在流沙堡的威望極高,很快就有五個修真者趕到,其中就有流沙堡的掌門人戚泓琊,他一看見李強,就驚訝地叫了起來,巴卡朗都被他嚇了一跳。

戚泓琊是出竅後期的高手,他曾經見過李強,只是李強不記得了。戚泓琊驚叫一聲之後,猶豫了一下,小心地問道:“前輩是重玄派的李強?”巴卡朗笑道:“重玄派的高手我都知道……呃……”他突然想起李強高超的煉器手法,這下他就不敢確定了。

巴卡朗在分神期就外出游曆了,很久沒有回過凌源星和封緣星,對很多情況都不了解。李強笑道:“我是重玄派的李強。”

戚泓琊大叫起來:“不得了啦,混世魔王回來了……”氣得巴卡朗罵道:“戚泓琊!你是流沙堡的掌門人,怎麼如此大驚小怪,像什麼樣子!”李強不由得笑了:“混世魔王?呵呵,難道我這麼有名嗎?”

李強還不知道,在封緣星的修真界,他現在的名氣絕不比傅山差,在失蹤百年後又重新回來,這無論如何都是封緣星修真界的大事了。幾乎所有的門派都曾接獲重玄派和古劍院的聯合通知:一旦有李強的消息,請立即告知這兩派。

當時最讓所有門派吃驚的是,聖城也發出了同樣的告示:只要見到李強就立即通知聖城。直到前年聖城才取消了這個猶如通緝令一般的告示,至于是什麼原因,這些門派也不敢多問。聖城是封緣星一帶修真界的老大,不但高手如云而且神秘莫測,沒有哪個門派敢小覷,因此,李強以前的形貌各派的人都很清楚。

天神之怒出世時,戚泓琊跟著他師尊去過天庭星,親眼目睹了那場驚心動魄的大戰,那時候他還是元嬰後期的高手,所以他一看見李強就認出他來。李強的混世魔王名號,就是由百黃老人之口,傳遍了整個封緣星修真界。

戚泓琊恭恭敬敬地上前行禮:“瀚漠金杉堡門下弟子戚泓琊見過前輩。”

李強歎了口氣,心里不由得感慨萬分,終于回到封緣星修真界了。他笑道:“掌門人不用客氣,你還是稱呼我一聲師兄吧,叫前輩聽著別扭。”李強又將天宏等人介紹了一遍,這才隨著戚泓琊去流沙堡的駐地。

流沙堡坐落在凌源星最大的綠洲——霖湖綠洲上,霖湖是整個凌源星最大的湖,水源完全是地下湧泉提供,這里的泉水是一道靈泉,對于修真者來說,這是一個風水寶地,流沙堡就建築在霖湖邊。

流沙堡的弟子有三百多人,其中百分之九十都是達不到元嬰期的,只有二十幾個元嬰期以上的高手,因此在封緣星修真界,流沙堡只是一個不出名的門派,一般只有在各大派的初級弟子到凌源星曆練時才會要求流沙堡協助,平時是沒有什麼修真者來訪的。

李強等人的到達,引起整個門派的轟動,尤其是巴卡朗回來了,更是讓這些門下弟子興奮莫名,他在瀚漠金杉堡的名氣極大,也是門派中的傳奇人物。

流沙堡是一個巨大的圓形建築,完全是由巨石壘起的,所有的房間都構築在圓形建築的內圈,中間有一個巨大的天井,有一個足球場那麼大,這是所有弟子居住的地方。整個霖湖綠洲都被法術防護住了,不止是要防止土著砂人的襲擾,更主要的是防止風沙以及沙暴的侵襲。法術防護分為內外兩層,外層罩住整個綠洲,內層只是保護水源和流沙堡的駐地,綠洲上還居住著很多凡人。

戚泓琊的住所不在流沙堡的圓形巨堡里,他在霖湖邊有一處雅致的小院子,院子里沒有房間,只有一個青石平台,打磨得油光水滑,幾棵大樹生長在平台邊,樹蔭完全遮蓋了平台,連一絲陽光也透不進來。由于此地終年無雨,氣候又酷熱干燥,所以屋頂的作用基本上就是遮陽,有了這幾棵大樹,連屋頂都可以不要了。

李強盤腿坐在平台上,說道:“戚老弟,我回來的消息暫時不要通知重玄派和古劍院,呵呵,我想悄悄地回去,不喜歡鬧得驚天動地的。”

除了魅兒帶著天獅神獸去玩水,其他所有人都坐在平台上,平台前,湖水碧波蕩漾,微風拂面,令人心曠神怡。戚泓琊點頭道:“好的,泓琊遵命。”

耿風性子急,他晃著滿頭的亂發,嘿嘿笑道:“卡朗老大哥,這個……那個……”他的手伸出去,又縮回來,大家看得都笑了。巴卡朗吩咐一個弟子取來寒玉冰辰粒,耿風喜得連連道謝。戚泓琊這才知道李強要煉器,他也是喜出望外,重玄派的高手煉器可不是什麼人都能見識到的。

這次煉器,李強整整花費了三天時間才搞定,他用的是自己不太熟悉的凝煉法,雖然還有種種的不滿意,但是李強已經掌握了這種煉器的方法。用神奕力來煉器,幾乎可以涵蓋修真界任何的煉器方式,神奕力是最好的一種“火”,無論是三昧真火、天火還是仙靈之氣都無法和神奕力相比較,由此李強才算真正踏入了煉器大宗師的行列。

耿風的這把飛劍,形狀非常古怪,是由無數層晶體狀物質排列而成,顏色近乎透明,猶如一片凝結在玻璃上的冰晶花。耿風心里非常滿意,他特意讓天宏給命名。天宏拿著這把古怪的飛劍,終于忍不住了,他老著臉皮吞吞吐吐地說道:“呃,老弟,這個……我和耿風的體質一樣……呵呵,這個……”

李強恍然大悟道:“老哥不會是也要我給煉劍吧?”天宏的臉都紅了。李強知道他是很驕傲的人,急忙說道:“老哥要小弟煉劍只要吩咐一聲就行了,呵呵,是我大意了。”天宏頓時松了口氣,不好意思地笑道:“誰讓老弟的煉器水平如此高明,對了,瘋子,這把劍就叫霜晶劍吧。哎,老弟煉出來的飛劍確實奇妙無比,這種形狀的飛劍,我還是第一次見識。”

最後,不但天宏得到了一把新的飛劍,就連巴卡朗和戚泓琊也得到了一把李強煉制的飛劍,眾人皆大歡喜。天宏得到的飛劍猶如一片放大了的六角形雪花,他試著操控了一下,竟然出現漫天雪影,嚇得他趕緊收劍,心里高興得不知如何是好。這種由飛劍本身擬物化的形態,實在是太少見了,天宏心里清楚,憑著這把飛劍,就可以輕松發揮出自己的全部實力。

有弟子送來一份紅簡疏,巴卡朗問道:“是總堡的通知?”

戚泓琊稍微瀏覽了一下,笑道:“由云霄聖城舉辦的四十年一次的道術法術大比就要開始了,這次總堡給了流沙堡一個名額,呵呵,天緣城又要熱鬧了。”

李強早就聽說過這個道術法術大比的活動,他好奇地問道:“什麼時候開始?”魅兒忍不住拉著李強的手,嬌聲道:“哥哥,魅兒要去看看!”李強開玩笑地說道:“去,一起去玩,魅兒要是覺得好玩,你也上去比試比試,呵呵。”

誰知魅兒卻真動心了,她曾經是封緣星的修真者,很熟悉封緣星的情況,道術法術大比是封緣星最大的活動,每個門派都會全力以赴地參加,家傳的修真者也同樣非常重視,因為一旦獲勝,不僅有豐厚的獎品,還有機會到云霄聖城去潛修,獲得更高級的修真密寶。她立即應道:“好,魅兒去參加!”

李強是只要魅兒開心,天塌下來也不在乎,何況她只是要參加一個比試。他也笑道:“好,魅兒要參加,咱們無論如何也要得個第一,哥哥幫你准備。”魅兒鼓掌笑道:“好啊,我喜歡,哥哥,我怎麼報名啊?”

戚泓琊說道:“用家傳修真者的名義參加就行了,我可以幫忙的。”他得到一把李強煉制的極品飛劍,正覺得無以回報,聞言立即自告奮勇地表示可以幫忙。魅兒笑嘻嘻地謝道:“謝謝戚大哥。”她即使幻化成修真小姑娘的樣子,嬌媚的神態依然讓戚泓琊感到吃不消,他急忙低頭道:“魅兒姑娘不用客氣,這只是小事一樁。”

巴卡朗問道:“什麼時候開始?”

戚泓琊笑道:“很快就開始,具體要看報名的門派,這次似乎和以前的大比有些不同,云霄聖城傳出重要消息,在大比的時候有重要人物參加,而且這次的獎勵也和以前不同,聽說可能是仙器,所以,每個門派都在積極准備。”

李強微微一呆,心里暗暗嘀咕:“乾善庸究竟想干什麼?”

天宏問耿風道:“我們天籟城有沒有參加這個比試?”耿風說道:“呃,師叔祖,您老人家又不是不知道,我們天籟城出來曆練的修真者很少,要不是小瘋子偶然到我們那里去,恐怕現在我們還都憋在冤魂海里呢。”

李強笑道:“多參加這類活動沒有壞處,對弟子開闊眼界有很大好處,名次和獎品都無所謂,重要的是有所領悟就值得了。”天宏也明白這個道理,他猶豫了一下,說道:“也罷,我馬上回坦邦星一趟,戚老弟,麻煩你也幫我們天籟城的修真者報個名,我們也參加。”

戚泓琊說道:“沒問題,門派報名是優先照顧的,我們瀚漠金杉堡在天緣城有住處,天宏前輩可以來……”李強笑道:“別搶,別搶,天宏大哥帶人來,無論如何都要到重玄派或者古劍院來,呵呵,好久沒見到城主姐姐了。”

天宏摸摸整齊的胡須,說道:“好,我先回去一趟,老弟,我們在天緣城見。”他說走就走,白光一閃就失去了蹤影。耿風頓時像松了綁的猴子,從平台上一竄而起,天宏一走,他覺得渾身都松快了,有他老人家在,把他拘束得夠嗆。

“我也要參加比試,哇哈哈!”他手舞足蹈地竄到空中轉起圈來。戚泓琊目瞪口呆地說道:“這個比試必須是分神期以下的修真者才能參加,他……呃,好像是沒有資格了吧。”

耿風仿佛被什麼東西定在了空中,他聽得一清二楚,半晌,他喊道:“這是什麼狗屁規矩!難道我只能看?氣死我了!”他垂頭喪氣地落在地上,以前封緣星也舉辦過大比,只是耿風每次都有事外出,根本就沒有參加過,所以他也不太清楚比試的規矩。

戚泓琊解釋道:“大比的規矩是很多的,不同修為的人是不可以在一起比試的,比如,元嬰期的修真者不能和出竅期的修真者比試,那是兩個層次的修為……嗯,倒是有一個比試你可以參加……”

巴卡朗插話道:“嗯,沒錯,那是分神期以上修真高手參加的,專門比試切磋法術……不過那個好像是沒有名次的,只是給其他低等級的修真者觀摩的。”

耿風又興奮起來:“那也行,我就參加這個。”他是只要有架打,其他的都無所謂。

魅兒倚在李強身邊,笑嘻嘻地說道:“哥哥,我去參加比試……沒有問題吧。”李強說道:“沒問題,就是有問題哥哥也會讓他沒問題。”他這話很是霸道,反正只要是魅兒喜歡的,李強就會不顧一切去爭取,幸好魅兒不是那種無理取鬧的小姑娘,不然的話,憑著李強的寵愛,她真的可以在修真界為所欲為了。

魅兒說道:“哥哥,我回家的時候,你要陪我去哦,魅兒還是有點害怕。”李強輕輕拍了拍她的肩膀,說道:“有哥哥在,別怕。”魅兒將頭靠在李強的肩膀上,似乎這樣她就安心了。

李強問道:“凌源星是不是有一處地方叫瀚漠原?”

巴卡朗驚訝道:“李兄怎麼知道這個地方?這是個很古老的名字,現在應該叫……嗯,叫什麼的,戚泓琊你知道嗎?就是靠近聚柳綠洲邊上的那個地方。”他一下也記不清地名了。

戚泓琊說道:“瀚漠原現在叫古道原,那個地方很少有人跡的,很荒涼,師兄問這個地方干什麼?”李強說道:“我是受人之托,那里好像禁錮了一個修真界的高手,不過,不知道還在不在了,我打算去解開禁制。”

巴卡朗奇道:“這是什麼時候的事情,我們好像沒有聽說過啊?”他扭頭看著戚泓琊,眼里流露出詢問的意思。戚泓琊說道:“我也沒有聽說過,典籍上也沒有任何這方面的記載,奇怪,李師兄,禁錮的那個高手是誰?是哪個門派的?”

李強聳聳肩,說道:“他是誰我也不清楚,我只知道這個人是被佛宗高手禁錮的,已經很久了,也許他早就飛升了,也許已經死了,我只是想去解開禁制看看,其他的只能聽天由命了。”其實,李強現在的心態已經和從前不一樣了,對生死的態度漠然了許多,經曆和看到了無數次的生死,他早已沒有剛開始修真時追求無限生命的那種激情了。

戚泓琊說道:“我認識那里,呵呵,我來做一次向導吧,巴長老也去嗎?”

巴卡朗點頭道:“我是地主,當然要去。”李強點頭道謝,他站起身來,笑道:“我們飛著過去,難得來到凌源星,怎麼也要看看這里的風景吧。”

耿風說道:“風景?有什麼好看的,這個地方除了砂子石頭,大概沒有什麼好東西吧。”他對任何景色都無所謂,老瘋子只對打架和修真有興趣。李強早就知道這家伙的脾氣,他說道:“我們走!”他率先飛到空中,魅兒抱著小白緊緊跟上。

戚泓琊吩咐了弟子幾句,這才和巴卡朗飛了起來。五人飛出了霖湖綠洲,一直向南邊的古道原飛去。

古道原是一個風沙肆虐的地方,一年之中有大半年都是飛砂走石的日子,只有特定的一些時候是平靜的。古道原的綠洲極少,只有幾處水源,很少有植物能夠在這里生長,環境非常的嚴酷,只有少數土著砂人憑著特殊的本領,才能在這里生存。

李強他們到達古道原上空的時候,恰好是平靜的時候,無邊無際的沙丘在陽光的照射下閃著金黃色的光,天地間一片靜謐,蒸騰的熱流將遠處的景物都扭曲了。戚泓琊說道:“這里就是古道原,除了本地的砂人,也只有修真者才有可能過來,凡人根本就到不了這里,太熱了。

魅兒卻歡呼一聲,帶著小白俯沖下去,小丫頭竟然去玩砂子了。

李強說道:“你們等我一下。”他飛到一座沙丘上,盤腿坐下,神識立即順著沙丘向四面八方延伸而去。

戚泓琊在五人當中的修為最差,他問道:“李師兄這是在干什麼?”耿風撇撇嘴:“他?小瘋子肯定是在用神識大范圍探察,哎,這家伙到底修煉什麼了,老瘋子現在一點都摸不清他的修為,唉,不可思議啊。”

巴卡朗曾經親眼目睹過李強在火湖上發威,所以他很清楚李強的實力,那確實是深不可測的修為。他笑道:“老弟,別猜什麼了,李兄的實力水平我知道,我們這些修真者是沒有辦法比的,他似乎已經脫離了修真這條路,至于是什麼,我也不知道。”

李強現在的修為極高,大范圍的神識搜索一點都不感到吃力,很快他就查找到了可疑的地方,那是西北方的某一處沙丘下,有他熟悉的波動,那是佛宗特有的法寶產生的。他躍起身來,笑道:“找到了,我們過去吧。魅兒別玩了,帶著小白一起走。”

李強向著西北方向一路飛去,很快他就懸停在一座大沙丘的上方。耿風好奇地問道:“就是這里?”李強點點頭道:“大家讓開點,我來分開沙丘。”眾人立即向邊上飛去,都看著李強要如何分開這座大沙丘。

這座沙丘極大,被風吹成一個巨大的半月狀,李強沒有用任何法寶仙器,只是簡單掐動仙訣,他用的是移山倒海的仙法,頓時,整個沙地都顫動起來,那座巨大的沙丘就像被火烤的雪堆,迅速塌陷下去,速度之快令人瞠目結舌。

隨著沙丘的消失,下面的地貌露了出來,那是一整塊像山一樣的巨大石頭,黑黝黝的岩石泛著暗青色的光。魅兒首先叫了起來:“天哪,哥哥,這是佛宗的凝石術結成的石頭,哥哥,這里面被禁制的人一定很了不起,這麼大塊的凝石肯定是很多人一起出手。”小丫頭懂得很多,對佛宗她尤其了解得多,她曾經看過李強得到的佛宗典籍,所以一眼就認出這塊巨大的石頭是如何形成的。

這下連耿風也服氣了,他搖頭道:“小瘋子的妹子都如此厲害,唉,我算是白活了。”

李強笑道:“不錯,確實是凝石術構成的禁制,好家伙,佛宗至少有六個長老級的高手同時出手,還必須有一個高手吸引他的注意力,嗯,看樣子是埋伏好的圈套。”

魅兒道:“哥哥,你會破解的方法嗎?”

李強是有備而來的,他有智長老給的化解靈訣。他說道:“大家靠後,我要解開禁制了,這玩意兒會炸開的,別誤傷了。”他連續掐動靈訣,這是佛宗的密法。那塊巨大的石山劇烈地顫動起來,“咔”“咔”的龜裂聲清晰地傳了出來。

整塊巨石上出現越來越多的裂痕,慢慢地,從石縫里透出一道道青色的光華。隨著李強最後一個靈訣的完成,只見他順勢推出後,兩手向下揮動,大喝一聲:“開!”刹那間,裂縫里的青光陡然轉盛,發出耀眼的白光,隆隆的震動聲也越來越響,仿佛一架戰機從遠處高速飛來,即將逼近身邊。

“轟!”“轟!”兩聲劇烈的炸響,黑色的石片迸射向四面八方,一股巨大的煙塵騰空而起。李強聞到一股極其腥臭的味道,他揮手一扇,一道狂風陡然吹過大地,將騰起的煙霧一掃而空。大家都看見,那塊像山一般巨大的黑石上露出了兩個大空洞,就像是兩只黑眼睛,無聲地瞪視著天空。

巴卡朗、戚泓琊和耿風都靠了過來。魅兒撲進李強的懷里,小聲道:“哥哥,奇怪了,破解靈訣應該把整個石頭碎裂掉啊,怎麼就開了兩個洞口?”小丫頭有點害怕了,她雖然功力極高,但是膽子還是很小的。李強笑道:“大約被困在里面的那個高手試圖煉化這塊巨石,所以,整個禁制都發生了某種變化吧。”

耿風摩拳擦掌地說道:“小瘋子,我先下去看看?嘿嘿,也不知道里面是什麼人,這麼大的動靜也不出來看一下,哎,他會不會已經完蛋啦?”他實在是好奇極了。

');

上篇:第八章 火元晶     下篇:第十章 妖仙靈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