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飄邈之旅 第一章 重逢  
   
第一章 重逢

封緣星的天緣城也叫不夜城,是云霄聖城在封緣星上修建的一座巨大的修真城市,這里聚集的大都是家傳修真者和修真小門派,真正有實力的大門派都在封緣星上的其它地方,占據著各處的風水寶地,當然,他們在天緣城也設有聯絡點。

整個不夜城修建在一個巨大的平台上,據說這是由云霄聖城組織了一批高手,強行在這里開山填谷建造出來的,分為地上和空中兩部分。不夜城的由來是因為天緣城沒有黑夜,這里有七顆巨大的天珠照明,這七顆天珠是仙器,不但可以照明,還構成了不夜城的防護力量,也就是因為有這七顆天珠,封緣星的修真者才懷疑云霄聖城有仙人的存在。

天緣城的城市規劃做得極好,可以說是一個花園城市,各種奇花異草遍植城市的各個角落,在城市的任何一處都能聞到淡淡的花香。

李強是第一次來到天緣城,他跑的地方也不少了,但是像這樣美麗的修真城市他還從來沒有見過,他不禁感歎萬分,怪不得傅山曾經說過,這里是一個另類發達的城市,科技的因素極少,完全是用修真者的手段建造的城市,比霖明星的那些所謂修真大城要好上數百倍,這才是真正的修真城市。

進城後,幾乎所有修真者都落在大街上,只有極少數人還在天上飛行。巴卡朗解釋道:“李兄,只要進入不夜城,除了分神期以上的高手還能飛行外,其他的修真者是飛不起來的,不夜城的天珠禁制了低等級修真者的力量,呵呵,所以,能夠在不夜城飛行的人,都是修真大高手。”

街上的人很多,基本上都是修真者,整個城市的氣氛極為平和。這里凡人極少,不像霖明星的修真城市,是凡人和修真者混合居住,這里的修真者絕大部分是遷移來的,封緣星附近的星球有的是凡人,一般只有修真有成的人才會進到封緣星來。

戚泓琊問道:“我們去總堡的駐地嗎?”

李強搖頭道:“我先去古劍院的駐地,哦,老瘋子,你去過那里嗎?”他一邊說一邊戴上古劍院的監院頭飾。耿風笑道:“我來過幾次,不過都很匆忙,我認識那地方,重玄派的駐地我也知道,我們曾經去過,是傅老前輩邀請的。”

魅兒一直挽著靈百慧的胳膊,小姑娘心情緊張極了。靈百慧也感到忐忑不安,不過,見魅兒這麼緊張她反而鎮定下來,她不斷地小聲和魅兒說著話,試圖分散她的注意力。

李強說道:“好,老瘋子帶路,卡朗也和我們一起去嗎?”巴卡朗和戚泓琊小聲商量了幾句,巴卡朗說道:“我們先回總堡駐地,呵呵,我也很久沒有回去了,門下弟子要參加大比,我這個長老好歹也要分擔一點門派的事務,等空閑下來,再來拜訪李兄。”

巴卡朗和戚泓琊告辭離去。

李強心里突然有點緊張也有點期待,自己也說不清是什麼樣的心情,雖然自己沒有在封緣星居住過,但是早已把封緣星當作自己的第二故鄉了。他忍不住說道:“老瘋子,不知道趙豪、帕本、納善、坦歌還有趙治他們怎麼樣了?唉,我這群兄弟……真想他們啊。”

耿風晃著滿頭的亂發,咧著大嘴笑道:“那群臭小子,好得很啦,打架都是一擁而上,奶奶的,沒見過有修真者像他們那群家伙一樣,個個不講規矩,哈哈。”其實,他在古劍院和這群人相處得感情極深,沒事就打架玩,要不是為了提高自己的修為而出去曆練,他還舍不得離開他們呢。

李強道:“老瘋子,告訴我方向。”耿風指著城西方向道:“看見那根柱子了嗎?銀色的那根……那就是古劍院在不夜城的駐地。”李強這才注意到有很多巨大的柱子,各種顏色的都有。他好奇地問道:“重玄派也有柱子作為標識?”

魅兒就站在李強身後不遠處,她說道:“哥哥,重玄派是黑色的柱子,在城南,你看。”她指著另一個方向。

李強扭頭看去,果然有一根黑色的柱子,看上去距離好像很遠。他猶豫了一下,說道:“我們還是先去古劍院吧。”

李強手一招,一圈金芒罩住幾人,瞬移過去。周圍走動的修真者都嚇了一跳,要知道在不夜城是沒法瞬移的,除非是大乘和散仙級的超級大高手才行,眾人不由得議論紛紛起來。

就在這時,一道金芒閃過,寂寞老仙天蝕帶著傀儡到了。他毫不掩飾自己的仙人身份,那股無匹的威勢使周圍的修真者躺倒一大半。

天蝕老仙一到不夜城,立即驚動了云霄聖城的修真高手,街上頓時亂成一團。雖然這里是乾善庸的勢力范圍,但是乾善庸向來行事低調,很少在修真者面前露面。天蝕的脾氣本來就怪,行事更是隨心所欲,他才不管修真者是什麼感受,就這麼氣勢洶洶的到了。他追蹤李強已經很久了,每到一個地方,總是撲空,所以他的火氣也越來越大。

很快就有聖城的修真者趕來,恭謹地將天蝕老仙請到聖城的駐地。

天蝕老仙來到封緣星的消息,迅速傳回了聖城。天蝕老仙剛剛坐穩,乾善庸就趕到了。要知道天蝕老仙在仙界也是一個大名鼎鼎的家伙。

天蝕一看見乾善庸就呆住了,他沒想到這里是乾善庸的地盤,不管怎麼說,乾善庸是羅天上仙,他天蝕就是再狂也不會和羅天上仙較勁。

乾善庸看見天蝕,不禁露出微笑,他知道天蝕是為誰而來的。他故意裝糊塗地問道:“天蝕,你跑到這里來干什麼?”天蝕還沒有來得及說話,金光一閃,黛南楓禦出現在他面前。

黛南楓禦咯咯笑道:“喲,老仙怎麼這麼清閑啊,跑到乾大哥的地盤來啦,是不是打算到這里來搶幾個修真者啊?”

天蝕心里暗暗叫苦,他沒想到這里竟然有兩個仙人。他的倒八字眉微微動了動,一臉苦相地說道:“你們兩個冤家對頭竟然走到了一起,哎,我是不是看錯啦。”黛南楓禦和乾善庸都大笑起來。

天蝕老仙心里暗自惱火,他不露聲色地說道:“沒想到乾大人也會有這個閑功夫,在這一界作修真者的後台,是不是打算培養一批弟子在仙界稱雄啊?”

乾善庸臉色微微一變,天蝕老仙的話里有話。除非經過青帝的同意,否則仙人是不能回到這一界的,其中一個重要的原因就是,仙人在這一界培養的修真者升入仙界後會自然形成勢力,對其他仙人會造成極大的威脅,所以,即使是天蝕老仙也不敢明目張膽地培養修真者。

乾善庸冷冷地說道:“我干什麼還輪不到你天蝕來指手畫腳,說吧,跑到我這里來有什麼事情?”

天蝕老仙歎了口氣,心里那個窩囊簡直沒法提了。他無奈地說道:“我來找人行不行啊?嗯,也許你們知道,有一個叫李強的修真者,你們見過嗎?也許他不是修真者,我到現在都想不通,這人到底是干什麼的,竟然能破掉我的炫疾仙陣,哼,要是讓我看見他,我會讓他後悔到這個世界來。”他恨得咬牙切齒。

乾善庸不屑地看了他一眼:“心眼還是這麼小,李強是誰我知道,楓禦也知道,孤星和軒龍大人也知道,另外,青帝……他老人家也知道,你想把他怎麼樣?” 天蝕的表情有趣極了,八字眉都快豎成十一字眉了,黛南楓禦看得忍不住大笑起來。

天蝕老仙內心極度震驚,乾善庸提到的人,即使在仙界也是了不起的人物,尤其是聽到仙界的至尊青帝也知道這個李強,他不禁有些膽寒了。

天蝕老仙苦惱萬分,他不解地問道:“他到底是什麼人啊?”

乾善庸似乎很高興,能讓這個古怪的天蝕難受一下,他感到很滿意。他淡淡地說道:“他是什麼人?呵呵,他是你惹不起的人。”

天蝕老仙眼睛一瞪:“我惹不起的人?呸!我偏要惹惹他,你知道他在哪里?”

黛南楓禦忍不住挖苦道:“惹惹他?咯咯,他跟乾大哥都敢動手,應該不會怕你吧?還有一個消息免費告訴你,聽說這個李強是青帝定下的徒弟,嗯,你看見他只管往死里整,反正本仙子也看這小子不順眼,哦,對了,聽說你抓了一批修真者在勾藍星?”其實這件事情黛南楓禦並不太清楚,但她還是故意挑了他一句。

天蝕老仙現在最煩的就是這個,他雖然不在乎抓些修真者來玩玩,但是很忌諱殺修真者,沒想到那個碧梧子從中使壞,將自己抓來的修真者殺得干乾淨淨不算,還把他們煉成傀儡,這件事幾乎成了他的心病。

他恨恨地說道:“你們不也在干同樣的勾當嘛,笑話我?算了吧。”

說完這句話,天蝕老仙才突然反應過來,他驚訝地叫道:“什麼?青帝收他為徒?笑話了,我還是第一次聽說仙人收徒……呃,這是為什麼?”他心里忽然湧起一種無力的感覺,自己怎麼會碰上這麼個惹不起的人,現在真是有點騎虎難下了。

乾善庸說道:“天蝕,我知道你為什麼要找他,嘿嘿。”他笑得很古怪。

天蝕警覺地問道:“怎麼?”

黛南楓禦若有所思地說道:“他破掉你的炫疾仙陣?難道你有什麼見不得人的東西被他拿走了……哦,我知道了……難怪。”

乾善庸笑道:“我一見天蝕氣急敗壞的樣子就猜到了,哈哈。”

乾善庸和黛南楓禦幾乎異口同聲說道:“鎮泰意元!”

天蝕老仙簡直要被這兩個家伙氣瘋了,他氣急敗壞地站起來,怪叫道:“那又怎麼樣!鎮泰意元是厲禁天君借給我玩的,卻被這小子偷走了,我當然要追他啦。”

黛南楓禦笑嘻嘻地說道:“厲禁天君借給你的?不可能吧,不過,我告訴你一個不幸的消息,逆行通道已經開了,嘻嘻,天蝕啊,你有什麼想法?”

黛南楓禦其實是故意這樣說的,果然,天蝕老仙臉色大變,他無力地坐了回去,難以置信地說道:“開通了?這是誰的大手筆?”

乾善庸淡淡地說道:“除了青帝他老人家,還有誰有這樣的氣魄。”

天蝕老仙顯得有些緊張,可是他也不傻,看著黛南楓禦一臉的壞笑,他突然說道:“我記得仙子好像得罪過百耋天君……沒錯,是百耋天君!這個……仙子對逆行通道打開有何想法?”

黛南楓禦就像一只被踩了尾巴的貓,一下子蹦了起來,氣哼哼地罵道:“天蝕!你混蛋……你……”

乾善庸伸手阻止黛南楓禦,勸道:“算啦,你們兩個都別鬧了,李強肯定會回來的,到時候我負責找到他,你去要鎮泰意元,我估計他會還給你的,不過……”他留了半截話不說,眼睛直盯著天蝕老仙。

天蝕老仙知道自己的把柄捏在了乾善庸手里,他無奈地說道:“你有什麼建議?”

黛南楓禦立即反應過來,乾善庸是在幫她找幫手。

乾善庸笑嘻嘻地說道:“天蝕,請你到云霄聖城去玩玩,如何?”天蝕老仙瞧了一眼黛南楓禦,說道:“行啊,反正我也是到處亂跑,就到你的地盤去坐坐。”

乾善庸說道:“放心吧,天蝕,我絕對不會讓你吃虧的。”說完他將手一招,三人便失去了蹤影。

李強帶著耿風、魅兒和靈百慧奇准無比地落在那根柱子下面,他發現原來柱子周圍是一片很大的空場地,場地上空無一人。

李強笑道:“呵呵,他們都在睡覺嗎?怎麼一個人也沒有?”

耿風向前走了一步,大喝道:“出來幾個會動的家伙,老瘋子回來了!”

不到半分鍾,從空場邊的房子里沖出五六個修真者,其中一個怪叫道:“是誰這麼大膽放肆,敢到我們古劍院撒野……呃,瘋師伯!媽呀,是瘋師伯來了啊!”

李強忍不住大笑道:“沒想到老瘋子這麼有名啊,哈哈。”

耿風一臉得意,他嘿嘿笑道:“你還別說,這群弟子瘋子都親手調教過,他們和我熟悉得很。”

那幾個修真者果然都不敢再亂說話,恭恭敬敬地走了過來,行禮道:“見過瘋師伯。”其中一個一眼看見李強頭上的頭飾,嚇得腿一軟,差點坐在地上,他失聲叫道:“監院!弟……弟子……見過監院……”

李強卻一個人都不認識,他笑道:“這里是誰主事?請他出來說話。”

那個弟子雖然認出李強頭上的監院頭飾,卻一時想不起來這個監院是誰,還是旁邊的一個弟子機靈,他急忙道:“請稍等。”回頭撒腿就跑,速度極快地竄進了後面的房間,不一會兒,從房間里湧出一群人來。

李強一眼就看見一個熟人,他大叫起來:“帕本!是我!”

出來這群人中為首的就是李強的徒弟帕本,他現在是古劍院在不夜城的主事人。

帕本現在的樣子很瀟灑,一身黑色暗花的袍服,頭發盤在腦後,一根藍色的發簪插在頭頂,面貌已有很大的改變,只是眉眼還留有原來的一些影子。李強是下意識地叫出來的,叫完之後他又不敢確定了。

帕本聽到叫聲微微一呆,他猛地顫抖了一下,就像被雷劈了似的,愣怔怔地看著李強。突然,他狂嘯了一聲,飛一般地沖了過來,遠遠還有一段距離他就跪下,憑著那股沖勁,硬生生地滑到李強身前。他幾乎是吼叫道:“師尊!師尊!我師尊回來啦……”

李強也傻了,他沒想到膽小怯懦的帕本會如此奔放地表露自己的感情,簡直就像換了個人一樣。他一把扶住帕本的肩頭,連聲說道:“好,好,好啊,終于又見到了。”

帕本抬起頭來,眼里滿是強忍的淚水:“是啊,終于又見到師尊了。”在幾個弟子當中,他對李強的感情極深,突然見到久別的李強後,他實在無法控制自己,不免有些失態了。

靈百慧看得莫名其妙,她小聲問魅兒:“妹子,你大哥的徒弟怎麼一見面就亂喊亂叫的,不像個修真者嘛,咦,小妹你怎麼啦?”

魅兒自從修入靈帥境界後,感情也變得豐富起來,她紅著眼圈,摟著靈百慧的腰,悄聲說道:“靈姐姐,他們已經分別很久了。”

靈百慧猛然醒悟過來,她不由得想:要是自己還能見到師尊,那會怎麼樣?

李強仔細打量帕本,點頭道:“好,非常好,已經是出竅初期了。帕本起來,你師兄他們在哪里?”

帕本不好意思地站起身來,他身後的那些修真者也趕了過來,其中一個中年模樣的修真者問道:“師伯,他是你的師尊?”

帕本呵斥道:“是師伯祖!也是古劍院的監院!一點禮貌都沒有,都過來拜見!”李強不禁對帕本刮目相看,不但修為高得不可思議,人也變得極有魄力,他真是感到開心。

那些修真者立即圍攏上來拜見,李強急忙回禮,他取出很多上品晶石,當作禮物送給大家。在修真界,一般長輩見到晚輩,可以給禮物也可以不給,李強為人豪爽,所以只要身上有合適的東西,他就會毫不吝嗇地送人。

帕本說道:“師尊,趙豪師兄和納善師弟帶著兄弟們去看比試場地了,很快就會回來的,還是進屋去坐吧。小七,你帶幾個師弟去找找大師伯他們,看見他們就說師尊回來了,快去,快去!”幾個修真者立即向外面跑去。

耿風笑著拍了一下帕本的肩膀,說道:“小瘋子,你知道嗎,帕本是上一界法術比試的第三名,在封緣星修真界,這小子有個綽號——妖槍帕本,他把所有的功夫都下在那把古怪的長槍上啦,那把槍可是傅老爺子幫他修煉的。”

李強笑道:“妖槍帕本?好家伙,這名字夠厲害的。”

耿風偷笑道:“那也沒有你這個師尊厲害,混世魔王的名號,在封緣星可是大名鼎鼎啊。”周圍那些古劍院的弟子這才知道李強是誰,紛紛投來驚訝和崇拜的目光。

帕本看著魅兒和靈百慧,問道:“師尊,她們是?”

魅兒跳到帕本身前,笑嘻嘻地說道:“我是魅兒啊,帕本哥哥不認識我啦?”帕本驚訝道:“天哪,是魅兒,我……魅兒你好嗎?”

魅兒感歎道:“帕本哥哥,你的變化好大啊,魅兒都不敢認了。”她曾經陪帕本回過家,那時他是個懦弱的小商人,她一直很同情他。

古劍院在不夜城的駐地很大,一共有七座連續架構在一起的平台,平台下面是房間,由低到高按順序排列,外形非常古怪,像是用晶體構築的,發出淡淡的嫩綠色,給人一種清新的感覺。由于古劍院是封緣星的七大門派之一,所以整個駐地修建得氣派華美。

走進房間後,李強發現這里的房屋實在是有特色,外面的光線可以透進房間來,所以,整個房間里非常明亮。房間的地面上鋪著一層淡紅色的石塊,打磨得極其光滑,有點像水磨大理石,房間里很乾淨,沒有任何擺設。李強知道,修真者在靜修的時候,是不需要別的東西的。

帕本實在是太開心了,他請李強幾人盤腿坐下,又招呼人拿來各種靈果,自己坐在李強身邊,將分別後的情況簡單地述說了一遍。

趙豪這群人都是在天庭星爭奪天神之怒前被送到古劍院的,那時候帕本和鴻僉已經被李強先留在古劍院修行了。由于他們都是李強的人,所以得到了凌鈞岩院主的照應,尤其是現在的院主千赤鷗,他對趙豪這群人都非常好,再加上傅山和侯霹淨也時常來看望他們,因此這些人在古劍院的地位相當高。

由于有很多高人前輩的幫助,回春谷的梅游冰甚至還專門開爐煉丹,給他們每人煉制了一粒元陽丹和培元丹,因此趙豪他們這些人的修真進度極快,趙豪已經踏入了出竅中期,鴻僉達到了出竅後期。帕本更是一個異數,他的進度連院主千赤鷗都贊不絕口,憑著過人的刻苦和努力,他成了這群兄弟中排行第三的高手。即使像納善和坦歌這樣的懶蟲,也早已踏入了元嬰期。這群家伙在古劍院已經成了中堅力量。

李強聽得一個勁地笑,他那是發自內心的高興。

靈百慧十分好奇地看著,她覺得李強很奇怪,簡直不像是修真者。

李強問道:“花大姐來過嗎?還有妞妞和鴻妹怎麼樣了?”他心里一直惦記著她們。

帕本說道:“花前輩來過幾次,自從傅前輩渡劫後,她就帶著梅姑娘和喬姑娘離開了……”

李強很驚訝:“花大姐為什麼要離開?”

帕本苦笑道:“花前輩說,看到傅前輩順利渡劫她就放心了,所以,她決定帶著弟子也去潛修,說是總有一天還會和傅前輩見面的。”

李強心里對花媚娘佩服到了極點,不愧是小妖女,拿得起放得下。他忍不住贊道:“好!花大姐厲害。”

只聽門外有人嚷嚷道:“誰找我老納……哎,跑得累死了,這個倒黴地方不讓人飛,他奶奶的,真是沒勁……老帕!老帕!誰找我啊?”

納善到了。

');

上篇:第十章 妖仙靈兒     下篇:第二章 生死斗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