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飄邈之旅 第三章 神器威力  
   
第三章 神器威力

李強和痕布夷同時飛退。

痕布夷迅速穿上仙甲噴出飛劍,他知道李強的厲害,不過,他覺得自己有信心擊敗他。

他滿不在乎地笑道:“很久沒有見到混世魔王了,沒想到在這里見面,呵呵,我們就玩玩吧。”

場內頓時一片喧嘩。

生死斗場一開,就有很多封緣星的修真者進入觀看,李強在封緣星的名聲極響,各派的修真者立即將消息傳了回去,尤其是云霄聖城的修真者,馬上就有人回去報告了。

李強知道沒辦法隱瞞了,他心里想想都好笑,剛回封緣星就鬧得驚天動地的。

周圍的人迅速退出禁制圈。

李強淡淡地說道:“赤鷗,你帶大家退到禁制外面去看,在場內太危險了。”又對痕布夷道:“痕布夷,我看你的手下也退出去吧,如果被我們波及到,死傷幾個可就劃不來了。”

痕布夷揮揮手,讓身後的那些修真者退出去。他用一副前輩高人的口氣說道:“嗯,看樣子這些年你沒有白過,實力比在天庭星的時候強多了,來吧,看看你有什麼高明的手段能讓我驚奇一下,呵呵,千萬別讓我失望啊,難得有一個像點樣子的對手,我很期待啊。”

李強笑道:“難得,難得有高手如此看得起我,好吧,我就勉為其難和你玩玩。”他也毫不示弱。

其實李強也很期待與高手比試的,自從得到戰魂刀後,他的信心越來越足,尤其是憑著戰魂刀收取了天神之怒後,這種信心就更加膨脹了,和散仙對打他也不再忌憚。

耿風雖然知道李強厲害,可還是有些擔心:“小瘋子對散仙……唉,不知道成不成。”

魅兒白了他一眼,嬌聲道:“哥哥才不怕什麼散仙啦,連羅天上仙哥哥都敢打,瘋子大哥,你就別擔心了。”小姑娘對哥哥從來都是信心十足的,她才不信李強會輸掉。

靈百慧輕輕攬著魅兒的細腰,笑道:“對手可是散仙,你哥哥就是實力再強,也要小心點了,散仙和修真者是完全不同的。”

魅兒搖頭道:“你們不知道的,哼,哥哥才不會怕他。”

千赤鷗和趙豪他們都很擔心地看著,納善苦笑道:“媽的,竟然藏著一個散仙在里面,這些家伙是故意的。”正說著,爭斗場中的兩人開始動手了。

痕布夷身上穿的是很少見的桔黃色仙甲,一層淡淡的煙霧輕攏在他身周,李強知道那是土性的仙甲,非常罕見。痕布夷的仙劍也很奇怪,一抹土黃色的光華在腰間急速轉動,他說道:“你先請。”作為散仙,他自認為是前輩高手,所以不好意思搶先出手。

李強喚出滅天神甲,忍不住嘻嘻一笑,心想:要是不能嚇你一跳,我就白得了戰魂刀。他說道:“好,你小心了。”兩手微微向懷里一縮,右手手臂陡然一揮,大喝道:“接我一刀!斬!”他全力以赴沒有任何技巧地一刀劈了過去。

李強想要試試神器的威力,所以毫不猶豫地揮出了戰魂刀,他覺得痕布夷畢竟是散仙,應該可以接住這一刀的。可他全力揮出戰魂刀後,立即就覺得不好,那一抹波動的金光,讓他有種膽寒的感覺。他心里十分疑惑:這是怎麼回事?

隨著李強的大喝聲,戰魂刀突然顯形,一條巨大的刀影伴隨著隆隆的震顫聲,仿佛是天際的驚雷轟然炸響。戰魂刀急速地擴張開來,巨大的壓力將痕布夷震懾得無法動彈。

痕布夷嚇得魂魄皆冒,沒想到李強的一刀竟然會如此恐怖變態。他勉強用出一件保命的仙器——淺黃丁寶,將身形罩住,同時竭盡全力將自己的仙劍迎了上去。

李強自己也感到很意外,戰魂刀幾乎將他的神奕力完全吸了過去。刀影還在急速擴大,首先碰到的不是痕布夷,而是比斗場的禁制。

一聲劇烈的爆響,內層的牽掣禁制竟被戰魂刀輕易地破開了,整個比斗場都顫動起來。

由于戰魂刀鎖住了痕布夷,使他根本無法行動,比斗場上空一道道金色的鋒芒緩緩地向下逼去,場面顯得非常怪異。所有圍觀的修真者都看得目瞪口呆,他們實在弄不明白,這究竟是什麼法術。

痕布夷心里後悔莫及,他眼睜睜地看著刀影緩緩逼近,卻無法挪移,無法還手,整個人就像被一座無形的大山死死的壓住了。他絕對沒有想到,對手用的所謂的刀竟然是神器,他絕望地大吼起來。

李強也是叫苦不迭,他已經拼命放緩刀勢了。現在他才知道,痕布夷根本就無法和神器抗衡。他並不想殺掉痕布夷,可是目前的形勢已經由不得他了。

戰魂刀落下的速度雖然緩慢,但是已經破掉了內層禁制,緊接著外層禁制也轟然散去,在外面圍觀的修真者慌忙四散奔逃,巨大的壓力就像將整個比斗場放在磨盤里攪動一樣,一道道金色的霞光將天空都照亮了。

李強不由自主地將戰魂刀催動到了極致,他大吼道:“你他媽的快讓啊!”

痕布夷竭盡全力抵禦著,他被戰魂刀的壓力震懾得難受之極,他甚至想出聲求饒,可是根本就無法開口說話,也無法移動。就在他徹底絕望的時候,三道金光閃過,乾善庸、黛南楓禦和天蝕老仙到了。

黛南楓禦搶先動手,她拋出手腕上的彩環,彩環立即化作無數道細長的彩條,急速頂上戰魂刀的巨影。只是稍稍一接觸,黛南楓禦就驚訝地大叫起來:“乾大哥快出手!這是神器!”

乾善庸也傻了,開玩笑,神器的威力可不是鬧著玩的,尤其是神器在有人操控的情況下更是可怕。他大喝道:“百澤鉞!”一道半人高的精芒急速迎向戰魂刀。

李強被嚇得夠嗆,兩個仙人和一個散仙同時出手,他就是有戰魂刀也受不了的。他趁機向後飛退,戰魂刀無匹的勁力被黛南楓禦和乾善庸引發出來。

所有逃開的修真者都嚇壞了,身後爆起的七彩光環夾雜著驚天動地的沖擊力橫掃過來,眾人紛紛放出自己的法寶飛劍,抵禦著沖來的勁氣。連續三聲震耳欲聾的爆炸聲響起,仿佛整個天地都扭曲了,所有的修真者都覺得渾身乏力,功力低微的甚至受了不輕的內傷。

幸好生死斗場建在不夜城邊上的峽谷里,如此巨大的沖擊力才沒有波及到不夜城,即使這樣,整個比斗場也被戰魂刀的威力砸出一個巨大無比的大坑。

李強傻愣愣地懸在空中,他怎麼也沒有想到戰魂刀的威力竟然這樣變態,這玩意兒絕對不適合在星球表面使用,他感覺若是自己的功力再高一點的話,周圍的一切都不可能留下。要不是黛南楓禦和乾善庸同時出手,他根本就無法收回戰魂刀。

乾善庸和黛南楓禦更是驚訝,想不到才和李強分別了沒多久,這小家伙就搞到了一件神器。

痕布夷垂頭喪氣地呆立著,整個人都傻了,半晌,他才飛到乾善庸和黛南楓禦面前,說道:“痕布夷謝過黛南仙子出手相救,這位是?”

天蝕老仙雖然沒有出手,但是他心里更加感到絕望,就憑著李強剛才的那一擊,他完全沒有自信能夠擋得住,這還怎麼向他討要鎮泰意元?

黛南楓禦還是在天庭星的時候和痕布夷見過一面,她笑道:“咦,你怎麼會和他打起來的?膽子蠻大的啊,你不知道這個小家伙很古怪嗎?嘻嘻,這位是羅天上仙乾善庸,這位是仙人天蝕。本仙子很好奇,你們為什麼打起來的?”

李強心里一動:天蝕?不會是勾藍星的寂寞老仙天蝕吧?他決定裝糊塗,于是笑道:“老乾,仙子,我們又見面啦,哎,我和老痕比試,你們插什麼手啊,是不是看我好欺負……”乾善庸笑罵道:“就沒有見你正經過!哎,你回來為什麼不來找我,怎麼?看不起我啊。”

痕布夷的人飛了回來,千赤鷗帶著趙豪和魅兒等人也飛了回來,正好聽到李強在大大咧咧地和仙人說話。

魅兒緊張地飛到李強身邊:“哥哥,你沒事吧?”李強笑嘻嘻地說道:“沒事啊,有羅天上仙在此,會有什麼事?”

乾善庸對李強也很無奈,這個小家伙稀奇古怪的,簡直拿他毫無辦法。他問道:“赤明魔尊到哪里去了?你不是一直看守他的嗎?”黛南楓禦也很奇怪:“咦,小家伙,你不會把赤明魔尊放掉吧,這家伙要是亂來,你可就慘了。”

李強有心開玩笑,他滿不在乎地說道:“要慘也是孤星老大慘了,誰讓他把赤明強行塞給我看管的,我管不住他只好就放棄了。別問我,我什麼也不知道,要問罪也是青帝他老人家找他問,總不會找我這個下界的小輩吧。”他這一通胡說八道,乾善庸聽得臉都白了。

天蝕老仙已經完全懵了,他驚訝地發現,李強一點都不是憑運氣才破解了他的炫疾仙陣,他有這樣的實力,而且看他剛才的表現,他的水平似乎不比自己差,可他既不是仙人,更不是修真者。

想了又想,天蝕心里不禁疑惑:難道這小子是在修神?他又想問,又不知該怎麼問,不問吧又不甘心。

李強說道:“老乾,不好意思啦,把你的這個比斗場毀掉了,嗨嗨,還好沒有波及到你的不夜城,不然罪過就大了。”乾善庸哼了一聲,沒有說話,低著頭不知道在琢磨什麼。

天蝕老仙終于忍耐不住,問道:“你就是在勾藍星的那個人?”

李強眼睛一翻:“哪個人?”黛南楓禦忍不住咯咯笑了起來,李強接話接得很快,讓人感覺天蝕的問題很沒有道理。

天蝕愣了一下,又問道:“是你破掉我的炫疾仙陣?”李強反問道:“你的?你的炫疾仙陣怎麼會被別人操控?”

天蝕老仙心里十分惱火,可是又發作不得,如果他的實力絕對超過李強,他是懶得和李強講理的,可現在就不一樣了,李強剛才憑著一把戰魂刀展現出的實力和他天蝕相當,所以他就不能肆無忌憚地逼問了。

天蝕覺得很窩囊,他耐著性子說道:“那是我的一個手下亂來的,我已經懲罰他了,所以……”

李強也明白天蝕老仙的意思,他說道:“哦,懲罰了?怎麼懲罰的?”其實天蝕是被李強唬住了,他要是豁出去和李強拼斗,李強不一定能打得過他,即使是痕布夷也不會一招就輸的,他剛才是太大意了,被戰魂刀鎖住後只能硬碰硬,不輸才怪。

天蝕拋起一只瓶子,碧梧子的元嬰慌慌張張地冒了出來,他一出現就慘嚎道:“老仙饒命,老仙饒命啊。”天蝕說道:“我已經懲罰他了,若是你還覺得不夠,我就把他交給你處置,如何?”碧梧子這才發現李強,他嚇得瑟瑟發抖,一迭聲地告饒。

李強說道:“我並不想懲罰他,他是你的手下不是我的。”天蝕老仙差點要氣死,他突然伸手抓住碧梧子,就聽“波”的一聲響,碧梧子的元嬰竟然被他捏得粉碎,一縷殘魂鑽進了地下。他恨恨地說道:“這樣行了吧。”

這下就連乾善庸也覺得奇怪了,天蝕的做法完全就像變了一個人,他還是第一次看見這家伙這麼低聲下氣地求人。

李強不動聲色地說道:“老仙,你有話就說吧。”天蝕老仙一言不發地看著李強,他覺得很難措辭。

周圍的人都感受到一種無言的壓力。

天蝕老仙沉默了片刻,終于說道:“鎮泰意元和那卷靈訣……還給我,其他的就算了。”李強忍不住笑道:“哦,你是來尋找失物的,嗯,靈訣可以給你,不過,鎮泰意元我已經送掉了。”看到仙人也不敢對自己張牙舞爪了,李強覺得實在是太爽了,他忍不住就想要大笑。

天蝕老仙臉色大變,他急忙問道:“你……你送給誰了……你……”他已經要忍耐不住了。

李強笑嘻嘻地說道:“我給它了。”他一指小白。小白在空中兜著圈子,身上長長的銀色軟毛隨風飄蕩,一副悠閑自在的樣子。

天蝕老仙難以置信地看著,他結結巴巴地說道:“這,這不是鎮泰意元里那只最沒用的怪獸?你,你給它……”

黛南楓禦笑道:“天蝕,你恐怕是走眼了,那是天獅神獸。”

天蝕猛然醒悟過來,他大叫道:“氣死我了!”他曾經無數次試驗和修煉鎮泰意元,但是沒有一次成功的。他現在才知道,第一次試驗的時候,他就已經找到門徑了,可是被他完全忽視了,當時天獅神獸出來的時候,他認為它是一個無用的東西,便毫不猶豫地收回了鎮泰意元,誰知道這個小白才是整個鎮泰意元的關鍵。

李強笑道:“鎮泰意元現在被小白收去了,你若是想要回那玩意兒,我不反對,不過,小白恐怕不會答應的,憑著鎮泰意元里無數的神獸靈獸,呵呵,你是打不過它的。”

乾善庸也說道:“我也吃過它的苦頭,雖然都是神獸靈獸的元神,實力卻非同小可……”

黛南楓禦還想拉住天蝕老仙,她笑道:“天獅神獸是神獸之王,它是有靈性的,恐怕它不會認你,除非是……嘻嘻,你自己想吧。”李強心里不由得暗罵,他知道黛南楓禦在點醒天蝕老仙。

果然,天蝕老仙明白過來,關鍵還是在李強的身上,只要他同意讓小白認自己,自己就等于變相的得回了鎮泰意元。

這時候,大批的聖城高手趕了過來,他們將周圍的修真者勸回城去,其中一個修真者飛到乾善庸身前,恭恭敬敬行禮道:“聖主,弟子來遲了,請聖主責罰。”乾善庸擺擺手道:“這不是你能控制的,你帶著弟子回天緣城,通知各個門派,在生死斗場發生的事情,誰也不許亂傳。”那人恭敬地回答:“弟子遵命。”

李強歎道:“乖乖,聖主,老乾,你真是厲害啊。”

黛南楓禦咯咯笑道:“小家伙,你別奇怪了,乾大哥在這里可是一言九鼎,不過,他懶得出面罷了。”

天蝕老仙本來就是一個古怪的人,他還是第一次這樣尷尬,他不知道如何求人,也不會求人,但是他有自己的做法,他不再說話,只是靜靜地站立著。李強心里納悶,老仙的態度很奇怪,竟然不再提鎮泰意元的事情,他也就樂得裝糊塗了。

李強問道:“老痕,百黃老人渡劫了嗎?”痕布夷被李強的戰魂刀徹底打服了,他知道自己不是對手,看到李強和羅天上仙還有其他兩個仙人有說有笑的樣子,他知道自己惹不起李強。他苦笑道:“百黃老弟早就失蹤了,現在潛傑星是紫仙王和司徒雍在做主。”

乾善庸像是想起了什麼,他插話道:“你是霄覺天的痕布夷?”

痕布夷可不敢藐視羅天上仙,他忙說道:“是,我是霄覺天的痕布夷。”乾善庸說道:“你到封緣星來我不會阻止你,但是,不許你向修真者出手,你手下的修真者可以,你不可以,明白嗎?”他的語氣很平淡,就像是在吩咐自己的兒子似的,就是說你聽也得聽,不聽也得聽,完全不許有任何異議。

在這一界,散仙幾乎是無敵的,修真者若是和散仙斗,絕對是一件很不公平的事情,既然痕布夷來到封緣星,作為聖城的真正幕後人,乾善庸是不能不管的。痕布夷還沒有傻到去和乾善庸爭辯的程度,他很聽話地答應道:“是,痕布夷明白了。”

乾善庸搓搓手,笑道:“好了,也沒有什麼事了,我們回去吧。”

天蝕老仙本來就是一張苦臉,現在就更苦了,他說道:“你們走吧,我還有點事,就不去聖城了。”黛南楓禦笑嘻嘻地說道:“老仙,你還想和小家伙打?”

天蝕搖頭道:“打什麼打啊,還有什麼好打的?他都說了,鎮泰意元給了天獅神獸,和他打有什麼用。”乾善庸忍不住說道:“那你留在這里干什麼?看風景啊。”

李強突然明白過來,他撓撓頭,笑道:“老仙,你跟著我也沒有用,小白要是肯認你,我是沒什麼意見的……”小白“嗖”地竄進他的懷里,不滿地沖他汪汪叫了兩聲。

李強忍不住笑道:“呵呵,小東西,我沒有讓你認他啊,我是說你要是想認的話……”小白扭過小腦袋沖著天蝕老仙也汪汪叫了兩聲,這下所有在場的人都忍不住笑了。

天蝕老仙說道:“咦,神獸也會欺負人啊。”

乾善庸說道:“老仙,你換換裝束吧,這樣子太嚇人了。”天蝕老仙簡直要瘋掉了,是窩囊得要發瘋了。他垂頭喪氣地說道:“行,是你的地盤嘛。”說完晃動身形,幻化成一個修真者的模樣:“這樣行了吧,有事你就叫弟子來通知我。”

李強拍拍手招呼自己的兄弟集合,他笑道:“老乾,不夜城以後就不能再生死斗了,你應該感謝我吧,哈哈,兄弟們,回家啦。”他抱著小白,左邊飛的是靈百慧和魅兒,右邊飛的是趙豪幾個弟子,千赤鷗和老瘋子在前,一群人浩浩蕩蕩地向不夜城飛去。在他的身後,不緊不慢地跟著天蝕老仙,這家伙想出唯一的怪招就是跟著李強,他想,一直等到厲禁天君找來,自己至少也可以交差了。

痕布夷本來只是想探探魅兒的底細,卻沒有想到惹出這麼大麻煩,他心里也是很別扭的,可是自己的實力沒法和別人爭,這口氣也就只好忍了。他帶著弟子灰溜溜地想走開,乾善庸突然再次出現在他的面前。

痕布夷心里一涼,他戒備道:“前輩……”

乾善庸笑道:“痕布夷,有沒有興趣到聖城去做客?”他的語氣溫和之極,讓痕布夷有點受寵若驚的感覺。他說道:“我,這個……”乾善庸說道:“聖城對高手一向都是很歡迎的,你能來嗎?”

痕布夷再笨也不會笨到拒絕乾善庸,他連聲道:“能去聖城是我的榮幸。”心里卻哀歎自己倒黴透了,他知道,被乾善庸抓差,自己以後就別想逍遙自在了。

回到古劍院的駐地,李強他們全愣住了,廣場上全是修真者,都是封緣星各派的修真高手。李強忍不住問道:“赤鷗,他們是你招集來的嗎?”

千赤鷗也覺得莫名其妙,他說道:“沒有啊,我……”耿風笑道:“恐怕和小瘋子那場生死斗有關吧,也許是各派來拜會的。”

李強這群人走進廣場後,立即就被圍住了,千赤鷗和趙豪忙著招呼起來,來的都是封緣星各派的修真者。

李強從來不懼這種場合,他和眾人一一見禮,隨意說笑著。老瘋子心里羨慕不已,他有點嫉妒地說道:“這家伙到哪里都是這副嘴臉,媽的,我老瘋子看見這麼多人頭都暈了,他怎麼這麼有興趣,真是奇怪。”

納善笑呵呵地說道:“老大的脾氣你還不知道,天生就愛交朋友,瘋子,你是比不過的。”耿風笑道:“誰跟他比啊,老瘋子只是羨慕罷了,在修真界會交朋友的人確實是沾光啊。”

納善也和邊上的人打著招呼,在封緣星這麼久了,他也有了很多朋友。

天蝕老仙郁悶壞了,他跟在李強身後,就像保鏢一樣,可是他又不耐煩聽那些人說的客套話,對他來說,那些人說的全都是廢話,沒有一句是有用的,可他又不能發作,忍得實在是太辛苦了,以至于魅兒都很同情他。

魅兒安慰他道:“老爺子,要不要魅兒給你找個靜室休息一下?”天蝕咬牙搖頭,他已經下定決心跟著李強了。

有弟子小聲報告千赤鷗,重玄派來了幾個高手,正在房間里等候。李強轉身問道:“是誰過來了?”那個弟子說道:“是吳嗔老爺子還有另外幾個人。”千赤鷗急忙說道:“小師叔,你快去,這里有我招呼。”

李強身形微動,一道金光閃過,他瞬移進屋,跟在他身後的天蝕也瞬移了過去。

周圍的修真者頓時議論紛紛,傳說中李強的功力超凡入聖,看樣子是真的了,他竟然能在不夜城里瞬移。

吳嗔看見李強的第一句話就是:“小子,你傅大哥出事了。”

');

上篇:第二章 生死斗場     下篇:第四章 老仙窩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