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飄邈之旅 第五章 心煉閣  
   
第五章 心煉閣

重玄派坐落在琴炎林山脈南側的群山中,這里地勢險峻,高山峻嶺,溝壑縱橫,少有人煙。這里也是一塊少有的風水寶地,地下有七道靈脈彙聚,彙聚的地方就是重玄派的山門所在——封緣星鼎鼎有名的千闔群峰。

由于重玄派沒有刻意在封緣星擴張自己的勢力,所以只占據了琴炎林山脈和附近的六個小鎮。重玄派的勢力大部分都在外星,基本上每個核心兄弟都有不少弟子,這些弟子遍布在整個封緣星的修真界,所以潛勢力是非常龐大和驚人的。

李強他們被直接傳送到重玄派的中心地,這里有一座防護極其嚴密的陣法,沒有核心兄弟帶領是沒法進來的。

米斯拉站在傳送陣里連續掐動靈訣,解開防護後,他說道:“大家請!”

這是一個凸起的孤峰,傳送陣就建在孤峰頂端,環繞傳送陣的二十一道青白色光華正在緩緩地轉動著。放眼望去,四周群峰環抱,山清水碧,陣陣煙霞飄浮在森林上空,隱約可以看見林間成片的建築,黑沉沉的屋頂泛著淡淡的紫光,顯得莊重肅穆。

李強笑道:“這個地方很幽靜啊,呵呵,和我想像的不一樣。”

柳大鉞好奇地問道:“小師叔,你想像中是什麼樣子?”

李強說道:“我原以為重玄派的山門金碧輝煌像宮殿一樣,看樣子比古劍院的格局好啊,我喜歡。”米斯拉笑道:“金碧輝煌?兄弟,在整個封緣星的修真門派中,要說山門建得金碧輝煌的,那只有慧蘅宮,其他的都差不多。”

幾道劍光亮起,有弟子上來迎接,米斯拉吩咐了幾句,那幾個弟子立即調頭向下飛去。李強說道:“米大哥,不要興師動眾的,我先去拜見陳智風大哥。”

米斯拉笑道:“兄弟是第一次回重玄派嘛,雖然派里的核心兄弟很少,但是也不能草率行事。”說話間,一道白光閃過,眼前出現一位修真者。

米斯拉笑道:“你看,陳大哥親自來了。”他飛過去說道:“陳大哥,給你介紹一個新的兄弟認識,呵呵,這就是傅大哥的兄弟——李強,今天是第一次回到重玄派來。兄弟,這是陳智風大哥,他的領路人是俞鴻大哥。”

說起俞鴻,李強頓時覺得親切萬分。俞鴻不顧即將飛升,為了尋找自己一直追蹤到霖明星,為此,李強非常感動,所以,一聽說陳智風是俞鴻的兄弟,他立即飛上前行禮道:“我在霖明星見到過俞鴻大哥,小弟拜見陳大哥。”

陳智風是一個三十歲模樣的壯年人,臉上露著精悍的神色,身上穿的竟然是一襲灰布道袍。李強心里想:“陳大哥恐怕也是從家鄉來的修真者。”

陳智風上前扶住李強,上下打量了一番,笑道:“傅大哥的兄弟,呵呵,真是如雷貫耳啊。兄弟,我們是老鄉啊,我是北宋時期的北平府人氏。”

李強張了張嘴說不出話來,雖然他明白修真的歲月漫長無邊,但是每當聽到別人說是老鄉,一開口就是明朝人或宋朝人什麼的時候,他總覺得有點怪怪的感覺,這些可都是老祖宗級別的家伙啦。

如果是別處來的修真者,哪怕修煉的時間再長,李強都不會有什麼感覺,但是一聽說是家鄉來的修真者,他就感到有點不可思議。

柳大鉞明白李強的感受,他笑道:“小師叔,別奇怪了,修真是不以時間來計算的。”

李強好半天才緩過勁來,苦笑道:“看見家鄉人總是感到很親切,只是你們一說出生年代……唉,我就覺得自己像是在做夢一樣,太玄了,嚇人啊。”

陳智風露出一口雪白的牙齒,哈哈大笑道:“混世魔王也有害怕的時候?兄弟,走,回家看看去。”他帶著眾人飛落而下。

下方有一個很大的平台,地面用黑白兩色的玉石鋪砌,李強一眼看出這是一個巨大的八卦圖,只是圖形和自己印象中的八卦圖有不少區別。平台上站著上百名修真者,陳智風笑道:“這是各個兄弟留下的弟子,還有重玄派的護派弟子。”

米斯拉跨前一步道:“大家都聽清了,這是傅山大哥的兄弟李強,以後,派中的弟子見面不要失了禮數,大家先認清人。李兄弟要在派中暫住一段時間,我們重玄派的規矩,只要你能抓住機會請教,任何一個核心兄弟都會解答你的問題,不過,別提一些簡單愚蠢的問題,明白嗎?”

那些修真者個個面露喜色,齊聲答應:“是!”

李強笑道:“我一直沒有回來過,對派里的規矩也不大明白,希望各位能提醒一二,有什麼冒昧的地方,請大家包涵。”

李強說的很謙虛,他不想在重玄派里太張揚,這可是自己初入修真的門派,他是很在意自己言行的。

柳大鉞是協助米斯拉的,在重玄派的作用相當于總管,他小聲吩咐幾個為首的高手,那些人便帶著眾弟子退了出去。

米斯拉說道:“大鉞,你先回去整理一下房間,老弟跟我到心煉閣去,陳大哥你一起去嗎?”陳智風點頭道:“難得有個兄弟回來,我還是陪著吧。”看得出來,他也很開心。

傅山和陳智風的領路人俞鴻是非常要好的兄弟,而且他們都是從地球修真出來的,所以,陳智風對李強有一種親切感。

李強叫住柳大鉞:“大鉞,給這位朋友安排一間靜室,讓他靜修,吩咐弟子不要打擾他。”他轉身對天蝕老仙道:“抱歉,心煉閣你不能跟著去,不過,你放心,我的師門就是這里,我不會甩手就走的。”

天蝕想了想,點頭道:“給我找一個靈氣旺盛的地方,我靜修等你。”他也明白這些修真門派的規矩,心里雖然不以為然,但還是暫時放棄了緊跟盯人的戰術。

李強不禁松了一口氣,要知道,如果天蝕堅持要跟著的話,他就沒法進入心煉閣了。

心煉閣是重玄派的重地之一,是專門收藏儲存各種典籍的地方,除了核心兄弟外,任何人都不能進去。每一個核心兄弟都有義務將自己的修煉心得留下,重玄派自建派以來,在此留下的各種典籍已經數不勝數。

心煉閣分為兩部分,一部分是專門收藏典籍的,一部分是各種各樣的法寶,都是收集起來作為樣品的,其中很多都是極品法寶,所以,心煉閣是重玄派防守最嚴密的一個地方。

幾人向後一直飛,越過幾座山峰後,米斯拉招呼一聲,落了下去。

那是一片原始森林,李強跟著落下後問道:“米大哥,心煉閣在森林里?”陳智風笑道:“不是,心煉閣是幻閣,進去還要花一些時間,呵呵,老弟跟著就知道了。”

米斯拉說道:“等一下,我來開啟第一道關口。”他連掐靈訣。

這種靈訣李強也會,但是米斯拉釋放靈訣時,李強發現他手中的釋魂龍戒也射出一絲絲青芒,他突然明白過來,釋魂龍戒還具有鑰匙的功能。

只見眼前的景物一陣扭曲波動,隨著靈訣的完成,一小塊空地神奇般的出現了,上面還有一座非常別致的涼亭,涼亭不大,只有兩米多高,仿佛是用整塊黑玉雕鑿而成的,渾然一體,看不到一絲接縫。

李強伸手摸了摸,竟然冰涼徹骨猶如玄冰,他驚訝道:“這是什麼材料制作的。”

米斯拉不由得笑了:“幾乎每個兄弟第一次來,都要問這是什麼制作的,兄弟,你再仔細看看,就會明白了。”

李強知道他是想看看自己的水平,于是笑道:“呵呵,米大哥恐怕要失望了,我見識過的東西很少,好吧,我來試試看。”他微微凝神,雙目射出兩道金光,瞬間便看明白了涼亭的實質。

李強驚歎道:“竟然是一件法寶!好家伙,是仙陣的格局,天哪,這是誰的大手筆?修真者是修煉不出這樣的法寶……這不能算是法寶了,應該是仙器!”

米斯拉和陳智風對視一眼,米斯拉歎道:“你是第一個初入結印亭就認出這是仙器的兄弟,了不起啊,呵呵,我第一次見到的時候,還以為這是寒玉雕琢而成的,被我大哥好一陣笑……真不愧是傅大哥的兄弟啊。”

李強笑道:“這件仙器混合了修真界法寶的特性,可是很奇怪,若是取消這些特性,這座結印亭就會更加厲害了。”陳智風說道:“但是如果取消了這些特性,我們也就無法開啟它了。”

李強一拍腦門明白過來,這是修真界而不是仙界,如果結印亭完全是仙器,那麼絕大部分的兄弟就別想開啟了。

米斯拉笑道:“我們都站到結印亭里來。”

李強和陳智風站了進去,亭子看上去不大,三人站進去卻不覺得擁擠。

米斯拉再次掐動靈訣,周圍響起了輕輕的嗡嗡聲,陳智風提醒道:“老弟,小心了,不要運功掙紮,一會兒就好。”

結印亭微微顫動了一下,無數道黑色的氣流散了開來,眼看著結印亭變得越來越透明,一陣波動後,四周的景物驀然消失,仿佛突然沉入黑暗之中,一點光亮也沒有。過了大約不到十秒鍾,一道極其耀眼的光閃過,李強發現三人陷在一座石林里,四周全都是參天石筍,翻滾的濃霧讓人無法看清遠方。

李強笑道:“這是第二個關口?總共要過幾個關口?”

米斯拉說道:“要過三個關口,第一個是結印亭,第二個就是這個——魂牽石大陣,第三個是繁譜星圖,最後才能到達心煉閣。”

李強苦笑道:“自己人都要過三關,外人要想進入心煉閣那不就更難了,是不是每個門派的藏寶閣都是如此難進?”

陳智風笑道:“我們是重玄派啊,最擅長的就是煉器和陣法,若是被外人破關闖入,豈不是很丟臉,所以,重玄派的防護在封緣星是最好的。”米斯拉說道:“跟緊我,注意我飛的線路。”

李強不知道這其實也是一種測試方法,他必須記住米斯拉的任何一個動作,不然,下次再來就沒有人帶路了。

三人的速度猶如閃電一般,在石筍中盤旋環繞,好在李強早已習慣用心念記憶,所以,他並不覺得吃力。

米斯拉一邊飛行,一邊揮手,手指上的釋魂龍戒射出絲絲光華,很快,周圍的景物開始變幻,霹靂一聲響,三人來到了繁譜星圖。

繁譜星圖可以說是重玄派陣法發揮到極致的代表,是重玄派所構築的最複雜的大陣。李強仔細觀察了一下,心里暗暗吃驚,因為這個大陣竟然和自己在天庭星的星星宮時見到的寰宇青田大陣有著某種類似的感覺。

無邊無際的星空,很真實的出現在視野里。李強問道:“這里的星空是真的還是假的?”他一直不理解,為什麼能夠用陣法幻出真實的星空。

由于李強沒有系統的學習過,完全是憑得到的一些玉瞳簡自己摸索,所以他對陣法知識的了解還不如重玄派的一般弟子,但是這也導致了他對陣法的理解與眾不同,加上他學習了基礎仙法後,對修真界的陣法反而有了獨到的見解。

陳智風奇道:“你不會不知道吧?陣法中出現的星空,幾乎都是真實的,那是挪移幻陣法形成的。哎,老弟真不懂這個?”李強嬉皮笑臉地說道:“陳大哥,嗨嗨,我不是第一次回來嘛,真的是什麼都不知道啊。”

陳智風和米斯拉都很驚訝,在第一關結印亭的時候,李強的見識是大宗師級的,到了第三關他卻提出了入門弟子才會提的問題,他們實在琢磨不透這個兄弟到底是怎麼修煉的。

米斯拉耐心地解說道:“繁譜星圖是由一百單八個陣法構成,其中三十六個陣法是主陣,七十二個陣法是輔陣,平時正確通過的時候,只有一個陣法在起作用,就是傳送的作用,若是不小心觸動了大陣運轉,呵呵,就是精通陣法的人也很難對付啊。”

陳智風補充道:“別說是外人破陣,就是核心兄弟要想破陣也很難,這個陣法實在是太複雜了,不過,老弟第一次來到心煉閣,不了解這個陣法也是正常的。”

米斯拉不再說話,他再次掐動靈訣,頓時整個星空都旋轉起來。李強只覺得眼前星光閃耀,眨眼間,三人來到重玄派最隱秘的地方——心煉閣。

李強也算是見多識廣的人了,可一進入心煉閣他就歎服不已。他發現心煉閣根本就不在封緣星上,似乎是在浩瀚宇宙的某一處空間里,很像他見到幻神殿時的感覺。

心煉閣竟然憑空構築在太空中,從外面的波動李強體察到這是一種很厲害的封閉禁制,從外面肯定無法看到心煉閣。

若想隱藏一顆砂礫,最好的辦法就是將它扔到沙漠里,就像把一碗水倒入大海,永遠融入大海一樣,心煉閣構築在太空中,除了通過這三關,誰還能找得到?這是最安全的一種隱藏方式了。李強不禁佩服得五體投地。

心煉閣由三十六塊黑色平台和一條古怪的環廊連接而成,每一個平台後都有一座房屋,房屋的造型也很特別,屋頂仿佛是一片燃燒的火焰,閃著淡淡的紅光。屋子四面無牆,在房間中心有一根巨大的赤紅色柱子,更為奇特的是,柱子上有許多大小不一的孔洞。整個房屋的造型就像是一把漂亮的雨傘插在地上,邊緣還有深藍色半人高的扶欄圍住。

三十六個黑色平台高低不同,環繞著形成一個圓形,包裹著中間一顆巨大的紅色圓球,就像是一顆星球環繞著一條星塵帶,顯得非常怪異,也很美麗。

米斯拉說道:“真正的出路就在煉心中。”他用手指著那顆紅色圓球說道。陳智風笑道:“老弟,別的地方也能出去,呵呵,只是從煉心里出來,就意味著你得到了領路人的資格,修煉好築基的法寶了。一般沒有分神期修為的人是不可能從那里出來的,所以,如果你要進入煉心,還是慎重一點好。”

李強問道:“這里有什麼限制沒有?是不是我什麼地方都能去。”

米斯拉笑道:“這里任何東西都可以看,也可以用,但是不能帶走,能帶走的只有自己這一系的東西,當然,你也可以留下自己的法寶或者特別的材料,很多核心兄弟在飛升前會專門回到心煉閣來,留下自己最得意的寶貝,讓其他兄弟參考,這是我們重玄派最大的優勢了。”

李強贊道:“怪不得重玄派的煉器水平如此高明,原來有這樣的規矩,好,我也會留下自己修煉的法寶,對了,我們這一系的房間在哪里?”

米斯拉招招手,搶先一步順著環廊走了下去,他邊走邊說:“重玄派一共有九系兄弟,每一系都有四座潛廳和平台,只是現在有幾系失去了傳人,還有的系的兄弟在外尋找合適的傳人,最近這里一直是空著的,這里最熱鬧的時候,曾經有四個兄弟同時潛修。”

李強笑道:“看樣子,這次只有我一個孤家寡人了,嗯,沒關系,我很快就能出關的。”

陳智風說道:“這次是帶你來參觀一下,若要正式潛修,必須由你的領路人來指引,正式閉關在重玄派是很隆重的大事,不能隨意進行的。”

米斯拉也說道:“是啊,據我所知,閉關最短的是我們重玄派的一個奇才,他只用了三十多年就出關了,在當時非常轟動啊,要知道我們重玄派是初期進境很快,到後期就比較慢了,他只用了如此短的時間就出關,實在是了不起的事情啊。”

李強好奇地問道:“閉關時間最長的是多久?”

陳智風搖頭道:“這個不清楚,一般閉關時間都在百年左右,我用了七十多年才出關,很快就要去尋找自己的兄弟了,呵呵,要不是最近重玄派看家的兄弟太少,我早就走了。以前傅大哥在重玄派幫助鎮守的時候,我們這些兄弟都可以到處亂跑,現在就有些難了,還好吳大哥回來,能幫助米老弟一下,唉,但也不是長久之計。”

李強不敢搭話,他是游神,最喜歡到處亂跑,讓他老守在一個地方那還不憋死,所以,他很老實的一句話也不說,生怕自己一不小心說出什麼承諾的言語,再想改口可就難了。

說話間,米斯拉道:“到了,這里就是你們這系兄弟的潛廳。”

這是連續的四座平台,非常乾淨,三人走進其中的一間,米斯拉笑道:“你們這一系的兄弟留下的東西很多,呵呵,一般來修煉的核心兄弟都會到這里來學習的。”

這座潛廳中央的鏤空大柱里所有的孔洞都放置了物品,大廳里還放置了很多架子,上面也擺滿了各種法寶和玉瞳簡,整個潛廳被寶物的彩光映襯得五光十色。李強心想,這里的東西若是流出去,一定會轟動修真界的。

李強問道:“道術法術大比在什麼時候開始?”

陳智風驚訝地說道:“大比局限于低級修真者,分神以上的修真高手是不會參加的,老弟……難道你要去參加大比?”李強知道他誤會了,連忙解釋道:“不是我參加,是一些朋友要參加,到時候我要去助威加油。”

米斯拉笑道:“還有幾年時間才開始,目前只是報名籌備,你知道,在封緣星這種活動是每一個門派和修真家族最期望的,屆時整個封緣星和周邊星球都會有大量的修真者湧入,所以,時間會拖得很長,具體召開的日子會有公告的,你放心吧,時間還早。”

李強點頭道:“好,那我就先留在心煉閣,你們回去吧,大比開始的時候……麻煩大哥來通知一下。對了,如果我要提前出去,怎麼走?”米斯拉奇道:“兄弟准備留下?”李強笑道:“是啊,我實在需要補補基礎了,難得有一些空閑時間,再不抓緊可就對不起傅大哥了。”

自從修真後,李強確實都想好好的靜下心來學習,在勾藍星他曾潛修過一段時間,從那以後就一直顛沛流離不得安甯,再也沒有找到機會。

米斯拉點頭道:“也好,有事我會通知你的。從這里出去很方便,每個平台上都有一個小型的傳送陣,只能向外傳送,都是落在重玄派中心地的那個傳送陣上。我和陳大哥先回去了。”李強送兩人來到平台上,看著他們被傳送走,這才回到潛廳。

李強沒有急著學習,他先查看了自己這一系留下的典籍。四座潛廳里收藏的玉瞳簡足有幾百個,他稍稍瀏覽了一下,發現涉及了修真界的很多功法,其中僅煉器一項就有二百多個玉瞳簡的記錄。李強忍不住苦笑,這實在是太多了。

順著環廊一間一間的潛廳查看,收藏的各種各樣的玉瞳簡使李強眼花繚亂,至于那些稀奇古怪的法寶,他倒是不太在意,畢竟自己已經能夠使用仙器和神器了,修真界的法寶即使修煉得再好再精致也是無法相比的。

三十六間潛廳大致走了一遍,李強都懵了,他覺得簡直無從下手。

整個心煉閣有三十六座潛廳,收藏的玉瞳簡更是多達幾千個,其中有很多是重複的,或者是大同小異,李強心里歎息,要是有個目錄就省事多了,也許修真者根本就無所謂用多少時間來學習,所以他們才無所謂。

李強做事是很有條理的,他先從自己這一系的玉瞳簡開始學習。由于修真後學會了心念記憶法,對于學習他並不畏懼,而且他的修為層次極高,那些基礎的修真法門,他只要看過一遍立即就能理解,所以他學得非常快捷,沒用多長時間就將四座潛廳里的玉瞳簡學習了一遍。

李強特別記憶了四五個玉瞳簡的內容,那是記載陣法和煉器的,他准備以後有時間再去精研,其余的基本上瀏覽一遍就放下了。

看完自己這一系的玉瞳簡後,他走到旁邊一座潛廳,那是另外一系的潛廳,里面收藏的玉瞳簡雖然不多,卻大部分都是精品。

等到看完所有三十六座潛廳,很多修真方面的疑問都得到了解答,李強這才算真正達到了名副其實的大宗師等級,盡管他早已不是修真者了。

這天,李強盤腿坐在平台上,手中拿著在乾岩星得來的火元晶,他現在知道火元晶是一種非常罕見的天材地寶,他琢磨著用它來修煉一件築基法寶。現在唯一困擾他的是自己已經完全沒有了真元力,不知道用神奕力修煉的築基法寶普通凡人能不能用,萬一弄出個怪物來那可就遭了。

');

上篇:第四章 老仙窩囊     下篇:第六章 心鑒之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