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飄邈之旅 第六章 心鑒之花  
   
第六章 心鑒之花

紫炎心的修煉原理李強在玉瞳簡里已經查到,所謂的基礎修煉的法寶,其實只有兩部分,一是改變凡人的體質,二是形成一個無意識的法寶元嬰,其作用就是讓有資質的凡人快速進入修真。

李強稍稍整理了一下自己的玉瞳簡,將各種材料歸納了一下,排出需要的東西。

第一件就是火元晶,然後依次是在幻神殿收取的輕靈之水,一塊在黑獄找到的極品晶石和晶原水,天籟城的玄冰精髓,一塊天金淬等一堆物品,甚至還有梅游冰煉制的靈丹。李強考慮了一下,立即開始修煉。

李強走的還是傅山修煉紫炎心的路子,用極寒包裹極熱,這種方法的難度是不言而喻的。當初傅山修煉紫炎心,花費了巨大的精力和時間,憑著極其精湛的煉器手法才制作出了紫炎心,而李強有比真元力更加強大的神奕力,修煉起來比傅山要輕松了許多。

神奕力幾乎是無堅不摧的,即使是像火元晶這樣堅硬無比的東西也抵擋不住它的威力。李強用神奕力將火元晶震裂開,取下手指頭大小的晶體,他知道若是用整塊的火元晶,凡人根本無法忍受,恐怕一下就會被其焚為灰燼。

李強先用天金淬做外層,用一個極小型的防禦仙陣固定住,然後才開始正式修煉。

一團金光在他兩手間盤旋,漸漸地,紅光透出,火元晶在神奕力的作用下竟然碎成無數的晶粒,混入天金淬里。那塊在黑獄得到的極品嵌前石也被震成碎晶,李強用碎晶列出三個陣法,從低到高,是重玄派特有的三種築基陣法,然後他將輕靈之水和一些培元丹依次放入,憑著陣法將這些玩意兒一一收攝。

其實,李強自己也沒有把握,因為他是用神奕力煉制的,和重玄派傳統的手法差別太大,他實在沒有信心給凡人用。

神奕力的特性就是隨心所欲,築基法寶在神奕力的包裹下逐漸成型,那是一朵拳頭大小的鮮豔牡丹,由于有仙陣在內,這朵牡丹顯得亦真亦幻。天金淬是銀色的,無數極細的火元晶融嵌在其中,將銀色的表面印染得一片豔紅,淡淡的紅光在花瓣上流淌,銀色的天金淬透出的光暈,仿佛是晶瑩的露珠在晨光中閃爍,又像是滿天的星辰落在了花瓣上。

“好!非常好,這樣的築基法寶比我的紫炎心更高明!”

李強托著那朵牡丹,扭頭大叫道:“傅大哥!”

傅山面帶微笑,靜靜地站立在平台上,他的心情無比舒暢,盡管已經修到了大乘期,沒有什麼可以讓他激動的了,可他臉上仍然抑制不住流露出欣喜的神情。

傅山說道:“我傅山這輩子只有兩件事情值得紀念,一是跟吳大哥修真,一是做了老弟的領路人,其他的都不足論,哈哈。”

李強和傅山雖然聚少離多,但是兩人的兄弟感情極深。李強現在的境界已經不比傅山差了,而且經過這麼多年的修煉,他也變得很沉穩了。他舉起手中的牡丹,笑道:“傅大哥,你看這是我修煉的第一件築基法寶,能用嗎?”他也不問傅山的近況如何,到了這個境界,兄弟倆已經不在意聚散離合了。

傅山接過牡丹,仔細查看了一番,半晌,他歎了口氣:“青出于藍啊,可惜,可惜,老弟,恐怕你要重新修煉一個築基法寶了,你這件寶貝——凡人無法消受,太厲害了。”李強不由得苦笑:“大哥啊,我也考慮到了,可是我沒有真元力作為引子,怎麼辦呢?”

如果李強擁有的是仙靈之氣,也許還能修煉出凡人可以承受的築基法寶,他的神奕力層次實在是太高了,用神奕力修煉出來的東西,普通凡人如何能接受。

傅山點頭道:“好吧,來嘗試一下,我和你合修這件築基法寶。”

傅山的功力極高,在煉器方面比李強要厲害得多,他的提議立即引起李強的興趣。李強心里明白,傅山是想借此機會傳給他一些煉器方面的心得。

兩人討論了一會兒,傅山終于明白了李強煉器的特點,他笑道:“難怪這件築基法寶竟然有仙器的特點,呵呵,不知道是誰有這個福氣做你的兄弟,如果他能夠順利築基,修行的進度一定會打破修真界記錄的。”

李強明白傅山是在提醒自己,力量增強得太快是一件很危險的事情。他笑道:“大哥若能在築基法寶里加入三個陣法,應該可以控制整個法寶的力量。”他隨口報出三種陣法的構想。

傅山考慮了片刻,做了一些修改,這才說道:“這樣應該更完善一點。”李強佩服道:“好,還是傅大哥想得周到。”

那朵牡丹重新被神奕力包裹起來,李強站著開始重新修煉,傅山站在他的對面,一道真元力射進神奕力包裹的牡丹。

傅山心里暗暗吃驚,他發覺真元力在大量流失,神奕力猶如一團烈火,似乎要將自己輸入的真元力完全焚毀。他分神說道:“老弟,在牡丹底部加三片綠葉出來,加好我再來修煉。”他收回真元力,立即盤腿坐下恢複。剛才還不到十分鍾的時間,就已經讓他覺得吃力了。

其實,傅山的真元力並沒有耗掉,而是被李強無意中截留下來。李強依言修煉出三片葉子,特意留下足夠的空間,讓傅山布陣。他叫道:“傅大哥,再來。”

傅山站起身來,苦笑道:“老弟的神奕力實在是太神奇了。”

這次李強特意將神奕力收縮在花朵上,留出三片綠葉讓傅山施為。沒有了神奕力的干擾,傅山很快在葉片上布好了陣法,同時用真元力激發,他收手道:“老弟,這個激發的引子已經做好了,你小心別破壞了陣法的運轉,現在可以和主陣連接了。”

由于李強剛才無意中截留了傅山一部分真元力,所以主陣和輔陣的連接極為順利。只見這朵牡丹放出燦爛的光華,一圈圈的彩暈幻化出來。

傅山知道就要成功了,他喃喃自語道:“一朵鮮花……給一個兄弟,實在是很奇怪啊,他不會去收一個姐妹回來吧……”這個兄弟從一開始修真就神出鬼沒無奇不有,他也搞不清李強會干什麼。

一聲清脆的震響,李強舉著牡丹笑道:“大哥,成功了,哈哈。”

傅山笑道:“沒有進入煉心就修煉出築基法寶的人只有你一個,你算是我們重玄派的第一人了。”李強好奇道:“為什麼修煉築基法寶必須進入煉心?”

傅山解釋道:“煉心里有很多材料,而且有很多煉制築基法寶的玉瞳簡,那些都是前輩留下的經驗和教訓,有很大的參考價值,所以,核心兄弟都是進入煉心去修煉築基法寶的,一件築基法寶的修煉成功,也就意味著可以真正成為重玄派的煉器宗師,不過,你是一個例外……”

李強不在意是不是重玄派的煉器宗師,他在意的是自己修煉的築基法寶能不能用。

傅山感到好奇,他忍不住問道:“老弟,你修煉的築基法寶為什麼要用牡丹作外形,重玄派雖然不限制收小妹,但是……到目前為止,重玄派的核心兄弟中還沒有一個姐妹,而且,你這件築基法寶也不適合女孩子築基用啊。”

李強大笑起來,他將牡丹托在眼前,說道:“我修煉的時候沒有想到是給誰用,只是牡丹的花瓣層層疊疊,好讓我可以輕易布陣,至于給誰用,誰規定牡丹就一定是給女孩用的?這朵牡丹又不是插在頭上的,這是築基法寶啊,呵呵,大哥你想到哪里去了?”

傅山也笑了,他覺得自己確實有點想歪了,于是打岔道:“你的築基法寶還沒有名稱,你准備如何起名?”

李強沉思片刻,說道:“大哥有什麼好名字嗎?呵呵,說一個吧。”傅山知道李強為了尊重自己,想讓自己命名。他搖頭道:“這件法寶一定要你自己命名,因為這是你的責任。”李強癡迷地看著這朵絕世的牡丹,半晌,才說道:“就叫——心鑒之花。”

傅山問道:“心鑒之花?是什麼意思?”

李強將心鑒之花收入體內,用神奕力來培養其靈氣。他笑道:“沒什麼意思,只是一個符號而已。”傅山抬手拍了他一巴掌:“故作神秘的家伙!算了……”李強突然打斷他的話頭:“哎,對了,侯老哥有沒有和你一起回來?”

傅山說道:“沒有,我也不知道他到了哪里,不過,他說過要回天庭星去一趟,也許他還在那里吧。”

傅山侯霹淨兩人都到了大乘期,現在都在為飛升做准備,到了這種修真境界後,基本上就是修真階段最清閑的時光了,只是了結一些俗事俗務而已。

天庭星的故宋國一直是侯霹淨割舍不下的地方,即使他修煉到了大乘期,還是不忘回去看看。李強很清楚侯霹淨的心情,這個老哥哥看似孤僻,對朋友卻非常熱心豪爽,他也很想再見老哥一次。

李強歎道:“我還以為侯老哥和大哥在一起,唉,不知道在他飛升前還能不能再見面。”

傅山不答,他背對著李強,兩手抱臂出神地看著無邊無際的太空,神情顯得很落寞,突然,他輕輕歎息了一聲:“經曆的越多就越冷漠,期望的越多也就越失望,老弟,沒什麼,到了你這個境界,應該不會再期待什麼了,任何事都只是一種體驗。修到大乘期是我畢生的願望,真正修到了,呵呵,我覺得好像也沒有什麼了不起的,真是很奇怪的心情啊。”

李強搖頭道:“我有很多事情都放不下,尤其是師尊和莫大哥轉世的事情,現在又多了一項任務,要找到合適心鑒之花的人。大哥,我似乎一直在忙碌,從來也沒有定下心來修行,要不是修神,我可能還一直停滯在出竅期的境界中……”

傅山點頭道:“你修行的時間太短了,修神最根本的基礎還是修真,有些體悟和境界還是要在紅塵中得到,必須親身體驗,別人的指點是沒有用的。老弟,看到你現在的修為境界,我為你自豪,也為你擔心,我這個領路人其實不合格啊。”他言下之意就是不放心李強,李強修煉的速度實在是太快了。

傅山陪著李強重新將三十六座潛廳走了一遍,他將重玄派的一些精華內容傳授給李強,這是他唯一一次系統地講解重玄派的修真理念,也是最後一次傳授,所以,他傳授得很認真。

李強明白,傅大哥以後不會再有機會和自己這樣系統的討論修真了,他也將自己得到的仙靈訣告訴給傅山,還談了自己對境界體悟的感想。

兄弟倆不眠不休地學習討論,不僅李強的收獲極大,就連傅山也大開眼界。李強竟然會仙靈訣,而且還有神果聖實欖和甘神露,這讓傅山吃驚不小,他心里明白,憑著李強給的這些仙靈訣和神果,自己的實力還可以再提高一步,到了仙界,自己就會比普通仙人要強,雖然他還不知道仙界到底是什麼樣子。

這天,李強學完一套陣法,問道:“傅大哥,你還有什麼未了之事,都交給小弟吧,呵呵,我來辦。”

傅山緩緩地搖頭道:“都是一些無關緊要的事情,沒有什麼大事,我在離開前會處理好的,哦,有一件事情……”他忽然想起了什麼,眼睛盯著李強,神色間有些猶豫,似乎想說又有點不願意說的樣子。

李強奇道:“大哥,你有什麼事情盡管吩咐,我一定會辦到的……”猛然間,他醒悟過來,大叫道:“是她——花大姐!傅大哥,你不放心花大姐?”

傅山臉上露出一絲欣慰的微笑,他不說是,也不說不是,只是說道:“兄弟,這一別不知道何時再見,呵呵,我們應該還有見面的機會。這是星標,里面有回家鄉的星路。”他遞給李強一只標識好的星標。

李強用神識查看了一下,將回去的路重新標識到定星盤里。星標里的星路很簡單,只有兩條路,一條是回地球的,還有一條是通向一個陌生的星球,他好奇地問道:“傅大哥,另一條星路是到哪里的?”

傅山說道:“那是一個很美麗的星球,叫幻云星,你花大姐就在那里修行,有空你去看看她,唉,她很任性,得罪了不少人……”李強點頭道:“嗯,大哥放心吧,我會去看的。”

其實,不用傅山說,李強也知道花媚娘的仇家不少,她是有名的小妖女,得罪的修真高手實在是不少,有傅山和侯霹淨在那些人還不敢怎麼樣,傅山和侯霹淨一旦飛升,難保那些人不去找茬尋仇。

李強問道:“傅大哥,最後這段時間,你准備到哪里去?”他有點依依不舍。

傅山微笑道:“和老朋友們告別,順便各處走走,我還打算回家鄉一趟,每次回去的感受都不同啊。”他的話語中似乎有種解脫的意味,“老弟,你好自為之吧,見到你,我也了卻一樁心願。”

李強聽出他話里的意思:“大哥要走?”刹那間,他心里感到極度的失落,雖然他叫傅山為大哥,可實際上,傅山在他的心目中就像是父親一樣,自從踏入修真界,傅山對他的無私關愛,一直讓他深深的感動,聽到傅山要真正離開了,他心里就像失掉了最寶貴的東西一樣,臉上也不禁流露出依依難舍的表情。

傅山搖頭道:“老弟,別放不下,塵世間分合離別平常事,以你的境界應該無所謂了。”他瀟灑地抱拳拱手道:“老弟,再見。”不等李強回答,他已蹤影皆無。

李強緩緩地坐下,突如其來的離別刺激使金尊神心劇烈地震蕩起來,他整個人都沉浸在若有所失的心境里。金尊神心的波動讓他非常難受,他失神地看著遠處閃爍的繁星,漸漸沉入了迷失的境界里。

這是李強修神後第一次無意識的修煉,他似乎陷入了佛宗的某種奇特的境界里,無欲無求,仿佛是混沌初開一般,金尊神心也停止了跳動,滿天的星辰仿佛融入了他的身心,他開始脫胎換骨了。

李強自己並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幸虧這里是心煉閣,是重玄派最隱秘的地方,不會有人來打擾他。

他現在是最危險的時候,因為他處于失神的狀態,只要有任何一點驚動,他就會走火自爆,連入魔都不可能了,但是他的功力也在這一刻飛快地增長,其速度之快令人難以想象。

慢慢地,一輪金色的光芒從他身上升起,整個心煉閣被照耀得一片通明,所有的建築都像鍍了一層金膜般閃閃發光。時間不長,金色的光芒掩進李強的體內,他的身影逐漸變得模糊扭曲起來,不一會兒,李強消失得無影無蹤,他竟然隱形了。

經過七次顯形隱形,李強依舊凝視著星空,仿佛一切變化都與他無關。

李強還不知道,他在無意中進入了修行的大寂滅關,這是佛宗的秘傳,是和情緒有關由某種神秘力量觸動的。傅山的離去讓李強心有所感,加上他熟知佛宗的功法,雖然沒有修煉過,但是他的悟性已經足夠將其帶入這個境界了。

大寂滅關是很神奇的一種境界,修煉任何一種功法時,如果能進入大寂滅關的境界,其功力的增長就會不受修行人的控制,李強修煉的修神天薦章也是一樣。大寂滅關就像是萬能的催化劑一樣,只要你能進入大寂滅的境界,你修煉的功法就會快速增長。

但是,大寂滅的境界是可遇不可求的,即使你非常熟悉這種功法,也不可能輕易進入此境界,它必須是觸景生情自然而然產生的。

李強的金尊神心膨脹開來,並且透過他的身體向外擴展,一股股無形的勁流順著平台流淌,將堅逾鑽石的地面硬生生刮出一道道粗痕。陡然間,金尊神心收縮回去,一道淡金色的旋風圍繞著李強的身體盤旋。

李強額頭上的那點星芒突然被觸動了,一股無匹的戰意如洪水般奔湧而出。李強全身劇烈地顫動起來。

神之戰魂是李強在紫魂星收到的,當時他含了幾顆甘神露在嘴里,在收攝神之戰魂的時候,甘神露融入了神之戰魂里,他等于將一股精純的神意收藏在了體內。

李強被神之戰魂催動,終于清醒過來,轉念間,他便沉入修神的境界里開始修煉。

李強突然發覺現在的境界不是自己熟悉的不死之心境界,而是一個陌生的境界,他分神稍稍思考回憶了片刻,不由得又驚又喜,自己在莫名其妙中竟然修入了五擎天的初步境界,即所謂的殺戮之心境界,居然一下子跳過了兩重神天,這讓他百思不得其解。

其實,當神之戰魂開始融合進來的時候,李強修神的功力就急速提升起來,這還是靠了甘神露的神效,如果神之戰魂完全被李強吸收,他現在就可以躍升到七星天的境界去了。

可是就這樣,李強也已經覺得萬分吃力了,他努力沉浸在殺戮之心中,不斷提升自己的殺意。幸好此時周圍沒有人,不然,僅憑他這股殺意,就能讓人完全崩潰。

李強覺得自己猶有余力,似乎還可以有所突破,他稍稍有點猶豫,突然間想到青帝讓孤星轉告的話——“節制”。他心念一轉,立即打消再作突破的念頭,全力鞏固現有的成果。

青帝的忠告將李強從鬼門關拉了回來,他又沉浸在五擎天的初步境界里。

米斯拉最近很煩惱,天蝕老仙好像對他開始有興趣了,天天跟著他,最奇怪的是老仙什麼也不說,就只是跟著他,他到哪里老仙就到哪里,他簡直要受不了想罵人了。

這天,米斯拉在指導弟子修煉,老仙站在邊上一臉的不屑。米斯拉知道他看不上自己的功法,可是又沒有辦法讓他消失,只好苦笑道:“前輩,我說了,只要是進入重玄派的心煉閣,我們是不能去打擾的,唉……”

天蝕老仙面無表情地說道:“那小子失蹤的時間太長了,都快一年了,也不見他出來,上次我相信了那個什麼傅山的話,他說那小子就快出來了,好嘛,連人影也不見,我只是讓你去心煉閣一趟,看看他還在不在,哼,惹火了我,小心我破掉你們那個心煉閣。”

陳智風匆匆趕來,問道:“李兄弟還沒有出關?”

米斯拉真要瘋掉了,他大叫道:“哥哥啊,你又不是不知道重玄派的規矩,任何兄弟閉關,別人都不能打擾的,只有等他自己出來……哎!”他被老仙逼得正在難受,聽到陳智風無意間的一句話,忍不住就跳了起來。

陳智風笑道:“米老弟干嘛這麼急躁?我只是問問罷了,對了,李兄弟的妹子過來了,也在找她大哥。”米斯拉突然大叫一聲:“別問我!”一道白光閃過,不知瞬移到什麼地方去了。天蝕老仙也緊跟著失去了蹤跡。

魅兒和靈百慧兩人走了過來,魅兒說道:“陳老爺子,我大哥出關了嗎?”

陳智風也有點怕這個小丫頭,吳嗔老爺子自從半年前和魅兒聊了一天之後,就出去游曆了,直到現在還沒有回來,整個重玄派就只有他和米斯拉是核心兄弟,加上最近有弟子要參加大比,他們更是忙得不亦樂乎,魅兒來了也沒有別的事情,就是問陳老爺子要李強。

陳智風趕緊打岔道:“魅兒姑娘,你現在應該准備一下了,馬上就要參加大比,還這麼清閑啊。”魅兒撇撇嘴,嬌聲道:“老爺子……”這一聲嬌嗔叫得陳智風渾身一麻,他想不通為什麼魅兒隨便一句話,自己就會覺得受不了。

還好魅兒一直沒有露出本相,不然這一句嬌嗔,就能讓陳智風道心大亂。魅兒的天生魅惑已然達到大乘了,可以說修真界無人能夠抵禦,這也就是為什麼李強不讓魅兒露出本相的原因。

白光閃動間,米斯拉又瞬移回來了,他慌慌張張地說道:“老仙要發瘋了,怎麼辦?”

');

上篇:第五章 心煉閣     下篇:第七章 尺勿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