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飄邈之旅 第七章 尺勿語  
   
第七章 尺勿語

“你說什麼?”天蝕老仙突然在米斯拉身邊顯形。

魅兒忍不住咯咯直笑,她抱著小白,悠閑地看著他們。

米斯拉無奈地說道:“唉,我真的不能去心煉閣……”話還沒有說完,兩道金光閃過,魅兒驚訝道:“羅天上仙乾善庸?”

乾善庸散去身上的金光,看了一眼魅兒,說道:“天蝕,你的麻煩來了。”

天蝕老仙看著出現在眼前的乾善庸和黛南楓禦,心里震驚不已,臉上卻不露聲色:“怎麼?”

眾人頓時安靜下來。

乾善庸問道:“李強在哪里?”

米斯拉和陳智風都傻了,怎麼又冒出兩個仙人來找李強?真不知道這個兄弟究竟做了什麼,惹得仙人不停地來找他。

米斯拉的臉皺得像苦瓜,他說道:“李兄弟在閉關。”

“閉關?”乾善庸搖頭道:“你們想辦法通知他,讓他馬上出關。天蝕,你也跟我一起回聖城去。”

米斯拉和陳智風面面相覷,米斯拉猶豫了一下,對陳智風說道:“去通知他嗎?唉!”可憐米斯拉身為重玄派的一代大宗師,也不得不屈服羅天上仙的威勢。

只聽門外有人說道:“找我有什麼事?”

魅兒驚喜地叫道:“哥哥出關了。”她飛身撲向門外。

只見李強笑嘻嘻地抱著魅兒進屋來,小丫頭緊緊摟著李強,怎麼都不放手。李強笑道:“魅兒下來吧,呵呵,乖不乖啊?”魅兒松開手,笑道:“魅兒當然乖啦,對了,哥哥,怎麼這麼長時間才出來,魅兒都等得急死啦。”小丫頭又乘機撒嬌了。

李強進屋就一愣:“老乾?楓禦大姐?你們怎麼在這里?咦,你們發什麼呆啊?”

乾善庸繞著李強走了一圈,扭頭對天蝕道:“你覺得有什麼不同嗎?”天蝕老仙長歎道:“和上次見到的時候……完全不一樣了。”

李強莫名其妙地問道:“兩位仙人老大,你們打什麼啞謎啊,什麼不一樣了?”

黛南楓禦倒是不覺得奇怪,她咯咯笑道:“這小家伙本來就是個怪物。”

乾善庸說道:“上次?我每次見到他都不一樣,也好……”他說得不清不楚,但是天蝕卻聽懂了,他說道:“我們到你的老窩里去商量吧。”

李強一口回絕道:“不去!我還要參加大比……呃,是陪魅兒去參加大比。”

魅兒歡呼道:“好啊!應該快要大比了,已經准備一年多了,魅兒都等急了。”靈百慧輕輕拉過魅兒,摟著她說道:“魅兒,你去參加法術大比肯定得第一。”

乾善庸沒好氣地說道:“小丫頭參加什麼大比,你們這是作弊!這有什麼意思?小丫頭,你是什麼身份我清楚得很,還是把機會留給那些修真者吧。”

李強醒悟過來,乾善庸這家伙是封緣星修真界的老大,是幕後操縱者,他當然會反對魅兒參加大比。李強臉色微微一變,魅兒是他的寶貝,他這個大哥可是很偏心的。

乾善庸察覺到李強有點惱火,他現在可不想得罪李強,于是笑道:“你這個做大哥的實在是豈有此理,嗯,小丫頭想參加就參加吧,其實,也沒有什麼了不起的。”

靈百慧噗哧一聲笑了:“仙人居然也肯妥協,靈兒可大開眼界了。”

乾善庸一直沒太注意靈百慧,聽到她的挖苦,他扭頭看去,不由得驚訝道:“咦,少見啊,竟然還有妖仙,我……你是怎麼修煉的?妖仙是傳說中的一種境界,我……”

其實,妖仙不算仙,但是又有仙的特性,可以輕易使用仙器。妖仙在這一界也是不死之身,但是很少有修真者會選擇修煉妖仙的,因為妖仙的修煉極難,比修散仙還要難,加上很少有這方面的典籍,所以一般修真者就是想修煉妖仙也無門可入。靈百慧曾經遍閱百家典籍,在一個偶然的機會里記下了修煉妖仙的法門,後來她被佛宗禁制後,在萬般無奈之下才修煉成了妖仙。

不但乾善庸感到驚訝,就連天蝕老仙也覺得不可思議,他說道:“這小子真是什麼朋友都有,如果你有黑魔界的朋友,我老仙就佩服了。”

乾善庸說道:“那你就慢慢佩服吧,黑魔界的赤明魔尊看樣子也是他的朋友。”

在場的除了魅兒外,所有人都張大了嘴巴,黑魔界和修真界可是天然的死對頭。

米斯拉看李強就像看怪物一樣,他難以置信地說道:“這……這是……不可能的,黑魔界的至尊怎麼可能跑到修真界來,那還不天下大亂啊。”

李強笑道:“別聽老乾瞎說,赤明魔尊是被孤星大人魔禁了,我只是一個看守而已,不過,赤明現在已經不是魔尊了,至于是什麼,他很快就會到封緣星來的,大家看見就知道了。”他心里很得意,讓赤明魔尊修神,別人是無論如何也想不到的。

李強修煉到現在的境界,已經脫開了世俗的眼光,他覺得任何修行都有存在的價值。

乾善庸實在感到好奇,赤明魔尊意味著什麼他比誰都清楚,他想像不出赤明不是魔尊會是什麼玩意兒。他說道:“小子,你和天蝕跟我回聖城一趟,至于魅兒參加的大比,你放心,到時候一定讓你去……哎,你先別急著拒絕,到時候我和楓禦都去加油助威,還不行嗎?”他雖然叫李強小子,但是他心里已經把李強列為可以平等交往的人了,這完全是實力決定的。

魅兒走過來摟著李強的胳膊,乖巧地小聲道:“哥哥,我帶著小白到古劍院去,靈姐姐現在不願意回去,所以她會陪著魅兒的,哥哥你去聖城小心一點。”她什麼要求也沒有提,只是不想讓李強為難。

李強一點都不想去聖城,他說道:“老乾,你有什麼話就在這里說吧,我剛到封緣星就不由自主地閉關了一次,什麼都還沒有看到又跟你走了,多沒意思啊。”

乾善庸看看屋里的人,那意思很明確,他不想讓無關的人聽到自己的話。米斯拉和陳智風都是聰明人,立即說道:“晚輩還有事情,先告辭了。”兩人不等回答就瞬移而去。魅兒也拉著靈百慧悄然離去。

李強盤腿坐下,笑道:“坐下慢慢說。”

天蝕老仙一言不發地坐下。乾善庸掐動仙訣將整個房子禁制起來,然後坐到李強對面,說道:“厲禁天君派人從仙界過來了,來的人老仙認識。”

天蝕明顯的松了一口氣,他說道:“只要不是厲禁天君親自來,管他是誰……我都不在乎。” 黛南楓禦嘲諷道:“過來的是羅天上仙中最冷酷無情的那個,你應該還記得他。”

李強頓時好奇起來,他追問道:“最冷酷無情?好家伙,聽得我直冒寒氣,他是誰?”

天蝕老仙說道:“是十八羅天上仙中排第九位的尺勿語,這家伙從來不講理,不過,我才不怕他。”他嘴巴雖硬,心里其實一點把握也沒有。

在羅天上仙中能夠排名在九位以上的,實力絕對恐怖。前六名羅天上仙每人都有一件刑天仙器,最厲害的三件刑天仙器都在青帝手中,尺勿語雖然沒有刑天仙器,但是他的實力是毋庸置疑的。

乾善庸搖頭道:“尺勿語現在已經是第八位羅天上仙了,自從孤星被罰在天將輪上苦修,他就失去了羅天上仙的資格,不過,青帝特許他保留羅天上仙的稱號,而且,他的實力不比第一位差。”

天蝕終于苦笑了,他說道:“只要不是厲禁天君親自來,其他人我自信還能夠抵擋……”

李強突然想到一個問題,他笑嘻嘻地說道:“不對啊,老乾,你回過仙界?”

乾善庸冷冷地說道:“我沒有回去過。”李強猛然醒悟過來,他點頭道:“嗯,我明白了,呵呵,老乾,別太敏感了。”

乾善庸的臉色和緩下來,他解釋道:“我這個羅天上仙也不是白做的,我能知道很多仙界的消息,所以,小子,你別亂猜。”

李強知道他欲蓋彌彰,看樣子乾善庸在修真界培養的人已經發揮作用了。這麼多年來,由于逆行通道被封,他在這一界培養了很多高手,這些人只要飛升仙界,自然就成了親近乾善庸的仙人,而且乾善庸一定給了他們聯絡的方法,一旦逆行通道開通,他立即就可以得到仙界的消息。

李強不禁從心底里歎服,這家伙的確是厲害。

李強嘿嘿笑道:“那是當然了,不過,尺勿語到這一界來……嘿嘿,好像和我沒有什麼關系吧。”

乾善庸暗暗咬牙,李強這小子太精明了,話還沒怎麼說就被他發現問題。其實,尺勿語不僅僅是來找天蝕老仙的,他主要的任務是來找乾善庸,而乾善庸現在根本就不打算回仙界,所以,他必須利用天蝕老仙去擋住他。

以尺勿語的實力,天蝕是打不過的,乾善庸和黛南楓禦都不能出面,但是如果加上李強,整個形勢就不一樣了。天蝕的實力即使比尺勿語弱,也只是一線之爭,李強若是加入,尺勿語應該是抵擋不住的。

乾善庸說道:“你拿了老仙的鎮泰意元,物主派人來討要了,你說怎麼辦?”

天蝕扭頭看著李強,他忍不住呵呵笑道:“是啊,雖然我也不怪你,是我自己搞了一幫蠢貨看家惹的禍,不過……”天蝕終于也學聰明了,他知道對李強用強迫的手段是毫無用處的,必須讓他心甘情願跳進這個泥潭。以老仙的為人,能說出這樣的話來,實在是很罕見了。

李強一時間沒有察覺到乾善庸的用心,他說道:“小白是不會跟尺勿語走的,我也不能強迫它,也不願意強迫它,你說怎麼辦?”

乾善庸心里大喜,李強終于上鉤了。他忙說道:“不用你做什麼,尺勿語找到天蝕的時候,只要你解說一下就行了。”他心里忍不住偷笑,尺勿語的臭脾氣在仙界可是有名的,他才不會有耐心聽李強的解釋。

天蝕老仙也明白過來,他一本正經地說道:“是啊,只要好好解釋一下,尺勿語就會明白的。”

李強自信滿滿地說道:“嗯,也好,仙人也不能不講理嘛。”自從踏入了五擎天境界,他覺得自己確實有實力和仙人說話了。

乾善庸和天蝕老仙心中暗喜。

乾善庸說道:“尺勿語從逆行通道過來還有一段時間,天蝕,你跟我回聖城吧,在這里也沒意思,聖城那里有一道罕見的靈脈,我們去那里潛修。”

天蝕心情大好,他點頭道:“好,既然有好的靈脈,我就去感受一下,這一界的靈脈實在是太少了,好的更是難以找到。”到了這一步,他只能死心塌地跟著乾善庸了,單槍匹馬和仙界來的人斗,他已經力不從心了。

乾善庸大喜,知道天蝕老仙徹底屈服了自己。他笑嘻嘻地看著李強,溫言道:“老弟,給你一個忠告,仙界的事情雖然也可以用常理去推測,但是有一些事情是你無法理解的,很多事情要靠自己想辦法去解決,你應該能明白我的意思。”

李強很干脆地答道:“我知道。”自從和仙人開始接觸,他就已經很清楚了,和仙人打交道只要具備一個條件,那就是自己的實力。只要有實力和仙人平起平坐,就可以和他們講道理,就可以用常理來做決定,不然一切都是空的。

黛南楓禦咯咯笑道:“小兄弟是了不起的聰明人,乾大哥不用提醒他的。”

李強也笑道:“楓禦大姐也很了不起啊,渾水摸魚的本事更好。”

黛南楓禦笑罵道:“小子,敢跟大姐胡說八道,你小心點。”

自從得到修神天薦章後,黛南楓禦就和乾善庸討論過修神的可能性,天薦章里記載的修行境界給他們帶來的沖擊實在是太大了,由于乾善庸堅決反對直接修煉,黛南楓禦只好和他一起慢慢地參悟,即使是這樣的參悟,兩人也感到受益良多,所以,黛南楓禦心里還是很感激李強的。

乾善庸、黛南楓禦和天蝕離開後,李強獨自一人坐在地上,覺得思緒有點亂。

在短時間里修入五擎天的殺戮之心境界後,李強的直覺變得非常厲害,他心頭隱隱有一絲明悟,但是怎麼也抓不住。他感覺到仙界似乎有某些不妥,可究竟是什麼不妥他暫時還想不明白。他煩惱地抱著腦袋,無數念頭在心間閃過。

他想,青帝欲收自己為徒的原因,應該不是因為有天兆的緣故,天兆只是引起了青帝的注意而已,而且青帝收徒的先決條件是他不能走火自爆,這種條件實在是很奇怪,李強想不通其中的道理。

青帝傳下大羅上仙令,並且讓孤星帶給他真正的修神天薦章,似乎只有好意沒有惡意,可是李強卻心存疑惑,因為青帝是仙界的至尊,無緣無故的事情他應該是不會去做的,以他的實力,看待一個修真者就像看待一只螞蟻一樣,他總不至于閑極無聊到如此地步,其中一定是有原因的。

從乾善庸極力自保的做法,李強看出了他的不安。乾善庸和仙界是保持聯系的,那麼他的不安究竟是什麼呢?李強無法得到確切的消息,他的資訊太少了。

對于孤星去的鑫波角,李強也心存隱憂,因為乾善庸對那個地方似乎很忌諱。李強越發不放心莫大哥和師尊他們了。

李強又想起赤明去找自己那兩個徒弟的事情,不知道他們現在走到哪里了。

一想到赤明,李強驚醒過來,他拍了自己腦袋一巴掌,站起身來,發現房間還被禁制著。

李強解開禁制走了出去,只見米斯拉、陳智風、柳大鉞、魅兒、靈百慧還有千赤鷗、趙豪、帕本、耿風、鴻僉等一大幫人站在外面,他不由得一驚,急忙問道:“你們怎麼都在這里?”

眾人立即圍攏過來。

千赤鷗搶先閃到李強身前,他拿出一個小小的玉瞳簡,焦急地說道:“這是師伯祖傳回來的。”李強心里一陣驚顫,他穩住心神,問道:“是什麼?”

千赤鷗搖頭道:“里面有兩層禁制,我只能看到第一層的內容,交待我們將這個玉瞳簡轉給小師叔。”

李強接過玉瞳簡,將心神探了進去。第一層的內容很簡單,就是讓古劍院的弟子將玉瞳簡轉給自己。第二層是用仙靈之氣來禁制的,他用神奕力掃過,破掉那層禁制,里面的內容更加簡單,只有一個意思:“小心!”至于小心什麼卻沒有說明。

千赤鷗眼巴巴地看著,問道:“小師叔,師伯祖說什麼?”

李強不動聲色地說道:“沒有什麼。對了,我有一個朋友很快就會到封緣星來,他帶著我在霖明星收的兩個徒弟,他的名字叫赤明。赤鷗,如果他找到古劍院立即就通知我。”

千赤鷗雖然很想知道琦君煞的消息,但是李強不說,他也不敢再問了,這是古劍院的規矩。他答應道:“好,我立即安排弟子去迎接赤明前輩。”

李強又對米斯拉道:“米大哥,赤明若到重玄派來也一樣要通知我。”

米斯拉一把拉住李強,小聲問道:“這個赤明……是不是赤明魔尊?”

李強笑道:“以前是,現在不是。”

赤明魔尊也是傳說中的大神魔,米斯拉實在想不通他不是魔頭會是什麼,他和千赤鷗在吩咐弟子的時候,都加了一句話:在任何情況下都不許得罪赤明。他倆心里都沒有把握,萬一這個赤明魔頭本性不改,這些去迎接的弟子可就慘了。

李強笑道:“別擔心,我說了,他沒有問題。”

趙豪說道:“師尊……我們想請你去古劍院一趟,馬上就要大比了,幾個弟子想請師尊指導一下。”

千赤鷗在一旁不停地點頭,大約他早就想好了,讓趙豪出面請李強比自己請要有效得多。他附和道:“是啊,都是小師叔的徒孫輩,有小師叔指點會不一樣的。”

李強忍不住笑道:“指點是假的吧,想要幾件法寶才是真的。”

趙豪和千赤鷗有些尷尬地笑著。

李強說道:“好,我們回去。哈哈,我也有徒孫輩弟子了,媽的,時間過得真快啊。”他心里很感歎。

米斯拉說道:“兄弟,有空也回重玄派來看看,可惜,傅大哥走了,唉。”他一直指望傅山的兄弟李強能回來幫幫自己,可是現在他已經絕望了,看樣子李強實在是太忙,他僅僅閉關了一年不到的時間,就有無數人來找他,弄得自己也疲于應付,連修真的時間都很少了。

米斯拉一想到這些心里就難過,不過,李強決定暫時離開,他也有種如釋重負的感覺。

李強點頭道:“我還有兩個弟子要回來,呵呵,到時候,恐怕還要有勞米大哥和大鉞了。”

柳大鉞見李強要離開,急忙說道:“師叔,我……這個……”李強奇道:“大鉞,你怎麼啦?”柳大鉞苦笑道:“師叔,你……你什麼時候回家鄉?”

李強恍然大悟,他是怕自己回家鄉時忘記帶上他。

李強笑道:“你放心吧,我回去一定帶你走,雖然家鄉很偏僻,但是我一定會回去的。”他明白柳大鉞的感受,其實柳大鉞已經有實力自己回去了,不過,他被重玄派的規矩約束住了,不能隨心所欲地離開,只有借助李強的身份,才能提前回去。

柳大鉞深施一禮,說道:“能回去看看,我死也瞑目了。”

李強拍拍他的肩膀,轉身招呼千赤鷗,帶著一幫兄弟傳送回古劍院。

古劍院現在的高手很少,自從老院主離開後,門派中真正大宗師級的高手極少,正是青黃不接的時候,因此,李強回來後,古劍院的實力頓時大增。

千赤鷗安排眾多弟子前來拜見,李強只認識上次和琦君煞一起回來時見到的一些人,有銀鳳劍院的掌院儷羽敏,潛根院的掌院寒素亞,百奉院的掌院鍾離藩等主要高手。趙豪現在是金麟劍院的掌院,還有各院的大小門人弟子,熱鬧了半天,李強送出去很多法寶仙石作為禮物。

千赤鷗下令開啟劍霄殿,一群人有說有笑地飛了上去。

座位都是安排好的,李強和千赤鷗在首座的位置上坐下,立即就有銀鳳劍院的女修真者端上來各種果盤。

李強笑道:“老瘋子,上次我們還在這里打了一架,呵呵,不知不覺就過了這麼久了。”他心里十分感慨。

耿風苦笑道:“打架?算了吧,現在要跟你打……我就真的要瘋了。”他自知不是李強的對手。

李強說道:“趙豪,你收的徒弟在哪里?”

趙豪說道:“已經去叫了,他們正在練功。”

李強點點頭,不再說什麼,他陷入沉思中。

劍霄殿里頓時安靜下來,李強不說話大家也都不說話,包括納善在內。古劍院的規矩比較多,長輩不說話時,晚輩是不能亂說話的。本來像納善和坦歌等人都是活躍人物,但是在古劍院熏陶了百年之久後,他們也變得沉穩起來。

李強突然發覺劍霄殿的氣氛不對,他奇怪地看著大家,說道:“咦,你們怎麼這麼安靜……”

千赤鷗笑道:“小師叔不說話,弟子都不知道說什麼了。”

李強從座位上飄然飛起,說道:“赤鷗,你讓他們回去吧,不用陪著我。”他心里突然有些煩躁。

魅兒首先察覺到不對,她飛到李強身邊,挽住他的胳膊,小聲道:“哥哥,你怎麼啦?”

五擎天的殺戮之心開始漸漸發威了。

李強搖搖頭,輕輕摟了一下魅兒,說道:“沒什麼,魅兒,你還沒有回家吧?”他有一種奇怪的渴望,很想發泄一番才覺得痛快。他心里明白,自己到了這種境界,只有極力克制才行,不然就真的大事不妙了。

');

上篇:第六章 心鑒之花     下篇:第八章 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