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飄邈之旅 第八章 弟子  
   
第八章 弟子

劍霄殿只留下了千赤鷗、魅兒、靈百慧、趙豪和耿風等幾個人,其他人都離開了。

李強心里暗自吃驚,他好不容易才使自己平靜下來。有過暗黑之心的境界體悟後,他對這種奇怪的情緒變化已經漸漸能夠控制了。

李強問道:“趙豪,最近回過天庭星嗎?”

趙豪站起身來說道:“師尊,弟子還是十年前回去過,不過,家鄉變化很大,自從麗唐國和故宋國開戰後,唉,我的家也散了,一個家人都沒有看見……”

李強微微皺眉:“開戰?是什麼時候的事情?”

趙豪搖搖頭:“很久了……我回去的時候已經結束了……”

只見納善和儷羽敏帶著四個人傳送上來。納善嚷嚷道:“老大,我的小師侄和師侄女來了,快拜見師祖!”看得出來,納善很喜歡這四個弟子。

四個弟子恭恭敬敬地上前施禮,拜見李強。

李強一怔,他盯著其中一個弟子,難以置信地問道:“趙豪……你……你收了故宋國的太子……做徒弟?”

趙豪說道:“是,是侯師伯吩咐弟子收的,弟子不敢不遵。”

四個弟子中,其中一人就是李強在故宋國時見到過的太子趙萁。趙萁的模樣有些變化,不過,李強還是一眼就認出了他。

趙萁說道:“師祖,是弟子求聖王做主,先在聖王府修真,然後才跟師尊修真的,弟子實在不願在皇家生活,太憋悶了。”

趙豪說道:“萁兒是我的大徒弟,小徒弟劉景是大漢國的皇子……”

李強感到很意外,他驚訝地問道:“趙豪,你怎麼專收皇家的徒弟,你過癮啊?”

趙豪慌忙道:“景兒是傅師伯吩咐弟子收的,弟子……”他有點委屈的樣子。

李強突然明白了,這兩個老哥是不放心自己支持的國家。他點點頭不再說什麼。

千赤鷗說道:“這兩個女弟子是銀鳳劍院儷羽敏的弟子,穿紅衣的叫鑾鈴,穿白衣的叫盈蘿,都是天庭星麗唐國人。”

四個弟子都眼巴巴地看著李強,魅兒捂著嘴咯咯直笑,靈百慧問道:“魅兒,你笑什麼?”魅兒小聲道:“哥哥這下又要送出不少寶貝了,嘻嘻,他們還挺機靈的。”

李強也笑了,他想起初次見到侯霹淨的時候,自己帶著梅晶晶和趙豪幾人纏著侯老哥要法寶的情景。他說道:“你們都起來吧。”

四個弟子站起身,立即圍攏上來。

趙萁很激動,他是從李強那次帶他出宮後,才下定決心修真的,和侯霹淨一樣,他也放棄了自己的皇位,就是因為修真後才能再次見到李強。

李強取出四把飛劍,隨手在劍體上抹過,金光閃動間,就將劍體重新整理了一遍。他說道:“劍名自己取,或者讓你們師尊取。”

四人喜出望外。劉景長得五大三粗的,看上去像一個粗魯的漢子,卻第一個跪下叩謝:“謝師祖賞賜。”其他三人也急忙跪下叩首道謝。李強一揮袍袖,四人立即被一股無形的勁力托起。李強心里感歎:“自己是不是很老了,竟然都有徒孫輩了。”

李強仔細查看四人的修為,其中以趙萁的修為最好,鑾鈴的修為其次,劉景和盈蘿較弱,但是都達到了元嬰初期。

李強現在的眼力非同小可,他發現這幾個弟子都是靠靈丹等外力的幫助修入元嬰期的,基礎根基紮得不牢。他沉默了片刻,說道:“你們參加完大比之後,必須閉關修煉了,不然的話,基礎不夠穩固,容易走火入魔的。”

四個弟子神態自若,似乎一點都不吃驚。

千赤鷗解釋道:“小師叔,他們修煉的時間太短,我們早就有計劃了,等他們大比後立即閉關修煉,然後再出去游曆一番,讓他們在外面自己修煉體悟,呵呵,他們都知道該怎麼做的。”

李強說道:“看樣子,封緣星各大門派的競爭很激烈,你們這樣做也無可厚非,嗯,既然已經到了這種地步,說不得我來成全你們吧。”他抬手一圈彩光將四個徒孫罩住,說道:“各自運功。”

趙豪驚喜交集,他小聲說道:“天哪!太棒了。”整個劍霄殿一片寂靜,所有的人都緊張地看著李強。

千赤鷗心里明白,任何一個修真高手都不願意做這樣的事情,因為修真高手即使到了大乘期,真元力雖說是無窮無盡了,可是這樣去提升弟子的功力太容易走火入魔,而且其中的分寸很難把握,只有散仙以上的高手才有可能這樣做。

李強也是這次剛在心煉閣看到這種方法的,他忍不住就想試一試。等到一出手,他才明白其中的難處,尤其是他一次幫助四個人,更是膽大妄為了,要不是功力高絕,恐怕當時就要出丑了。

這是一種固本培源的手法,李強曾經見琦君煞施展過,當時他看琦君煞的樣子很輕松,就誤以為這個不難做到,幸好他剛剛修入五擎天的初步境界,神奕力源源不斷根本就用不完,他先用神奕力穩住四人,首先幫趙萁固本,緊接著就是鑾鈴、劉景和盈蘿。

眾人看得目瞪口呆,只聽李強緩緩地說道:“不要試圖突破原有的層次,穩住心神,聽我的指揮……”他一個一個的指導著,足足花了一天時間。

終于,李強收手道:“僥幸,僥幸,可惜,可惜。”

納善好奇地問道:“老大,什麼僥幸啊可惜的?我聽不懂啊。”

李強說道:“納善,沒什麼,我只是感慨一下而已。”他現在知道,用這種方法提升修真者的實力還是少用為妙,太容易出偏差了。他原來准備將四人的修煉層次提高一點的,可是突然發現不對勁,他立即改變目的,轉而穩固他們現有的水平,幸好他反應快,又很小心謹慎,才沒有出意外。

千赤鷗興奮地看著四人,以他的眼光,一眼便看出這四人的根基已經完全改變,元嬰也不像以前那樣虛浮,以後的修煉可以事半功倍了。這四個弟子以後就是古劍院第三代的中堅力量了,他心里非常感激李強,因為他知道他剛才的舉動是冒了多大的風險。

趙萁四人很快修煉完畢,四人同時叩謝師祖的恩賜。

李強說道:“我准備回天庭星一趟,看看侯老哥在不在,很快就回來的。”

納善、趙豪和趙萁等四個弟子眼睛都放出光來。封緣星離天庭星雖不算遠,但是要回去一趟也很不容易,所以一聽到李強要去,六人頓時心生向往,可是他們在古劍院待久了,都知道長輩做決定,晚輩是不能插話的。還是納善了解李強的脾氣,他第一個忍不住道:“老大,帶我回去吧。”他一開口,趙豪也憋不住了:“師尊……還有我……”

魅兒臉色有些淒苦,她說道:“魅兒在古劍院等哥哥回來……”李強這才想起魅兒還沒有說起回家的事情,他問道:“魅兒,回家去看過了嗎?”

魅兒點點頭,她已經不會流淚了,只是低下頭小聲道:“已經找不到了,不知道他們到哪里去了……”李強心里黯然,他輕輕摟住魅兒小聲安慰著。

靈百慧說道:“大哥,你不用擔心,魅兒有我保護,沒有人能傷害她。”

李強說道:“靈兒,你不回慧蘅宮去看看?”靈百慧搖頭道:“回去看什麼?就當我已經死掉了吧。”話語里透出一股怨氣。

李強奇道:“慧蘅宮不是你的師門嗎?”靈百慧淡淡地說道:“自從我被禁錮在凌源星沙漠後,我就不再是慧蘅宮的弟子了,憑著慧蘅宮的實力,我死也不相信她們會找不到我。”

魅兒走到靈百慧面前,拉著她的手嬌聲道:“靈姐姐,別生氣了,以後魅兒陪著你。”她們兩人同病相憐。

李強說道:“赤鷗,魅兒和靈兒就在古劍院潛修,不要怠慢了。”又對趙豪說道:“趙豪,你還是留在古劍院吧,你現在是金麟劍院的掌院,還有四個弟子要參加大比,你不能走開。納善,你去叫趙治來,你們兩個陪我回天庭星。”

趙豪不由得歎了口氣,不過,師尊的話他從來都不會違抗的。他說道:“師尊,那我就在古劍院等你回來。”

納善歡呼一聲,轉身就跑,他急著去找趙治過來。

耿風走到李強身前,他晃著滿頭的亂發,說道:“小瘋子,我也要走了,呵呵,不知道什麼時候還能見面。”他似乎有點傷感的樣子。

李強笑道:“老瘋子,你准備到哪里去?”耿風說道:“我先回坦邦星的天籟城,然後就去云游天下,哈,要不是遇見你,我暫時是不會回來的。”

千赤鷗說道:“唉,耿老哥對我們古劍院的弟子很盡心,真是舍不得你走啊。”

耿風大笑道:“算了吧,院主兄弟,我在這里搞得亂七八糟的,幾乎每個弟子都巴不得我早點走掉,哈哈,院主你不會不知道吧?”他一臉得意的樣子。

耿風幾乎和古劍院所有的弟子都比試過,每次都打得他們鬼哭狼嚎,不過,他也讓這些弟子增長了很多實戰經驗,老瘋子下手絕對是瘋狂的。

趙豪誠懇地說道:“弟子們雖然怕你,心里還是很感激你的。”

耿風抓抓滿頭的亂發,他不太習慣別人客客氣氣的樣子,說了一句:“瘋子告辭了。”一道白光閃過,他便瞬移而去。

不一會兒,納善興沖沖地帶著趙治飛了回來,他嬉皮笑臉地摸著光頭道:“坦歌這家伙也想去,老大,要不要帶上他?”李強說道:“去那麼多人干嘛,我只是見見侯老哥就回來了,又不是出去游曆。”

納善立即很老實地說道:“嗨嗨,我也是這麼說的……”他趕緊撇清,一副不關我事的樣子。

李強笑道:“你這家伙還是老樣子,好,我喜歡。”納善開心地大笑道:“還是跟著老大舒服啊,這里的規矩太大了。”

趙豪喝道:“納善,你說什麼?”

納善嚇得一縮脖子,連聲道:“我什麼也沒有說啊……我老納可不敢亂說……”

從天庭星的傳送陣出來,外面依舊是一望無際的戈壁沙漠。趙治說道:“老大,我們怎麼走?”李強現在已經不需要飛了,他輕松地放出一圈金光,三人一道瞬移而去。

金光閃過,三人落在一處稀疏的矮樹林邊,納善四處張望,問道:“老大,這是哪里?”

遠處有一線青色的城牆,在薄薄的暮靄中若隱若現。趙治眼尖,他奇道:“這是故宋國的城牆……這是哪個城市?”

李強說道:“這是故宋國的含林城,我第一次修真到的就是這個城市,在這里還收了趙豪做記名弟子。呵呵,真想過去看看,我們改扮一下,這樣進城是不行的。”說完他晃動身體,進化了的擎天神甲幻化成公子哥的打扮,一身天藍色暗花的綢緞衣褲,他又隨手從手鐲里取出一把折扇,笑道:“快換!快換!我們進城玩去,馬上就要天黑了,快點啊。”

趙治和納善被李強催促得手忙腳亂地換衣褲,好在他倆都是天庭星出來的人,儲物腰帶里都備有自己平時穿戴的服裝,很快就換好了。趙治還是一副保鏢護院的打扮,納善卻比較誇張,這家伙竟然扮成地痞流氓的混混模樣,一身黑色綢緞的短衣,還套了一件小馬甲,一條寬大的牛皮帶扣在腰間,黑綢燈籠褲,腳上不可思議地套著一雙木屐,走起路來居然啪嗒作響。

李強忍住笑,揮手道:“走啦,我們進城。”

三人的速度極快,就像是在地上滑行一般,眨眼間就來到大路上。

三人不約而同地放慢速度,像正常的凡人一樣緩緩向城門走去。路上行人很少,天色已近黃昏,李強三人空著手,悠閑地走向城門。

城門的守城兵丁已經准備關閉城門了,城門只留下一條縫,僅夠一人通行,四個兵丁無精打采地盤查著進城的人,其中一個兵丁突然叫道:“你們看那三個人。”只見李強三人晃晃悠悠地逛了過來。

“站住!什麼人?”

納善笑嘻嘻地說道:“進城逛逛。”三個人大大咧咧地站著,李強還搖著一把折扇,可糟糕的是,現在恰好是初冬季節,寒風凜冽,他這把折扇實在是太刺眼了,別人都穿著厚厚的夾襖,他們三個卻穿著夏季的衣褲。也難怪,他們根本就感受不到外面的寒冷。

四個兵丁如臨大敵,一個個抽出腰刀對著三人,其中一個士兵喝道:“路引拿出來!”

李強感到有意思極了,想起第一次來的時候,是一個姓華的兵丁向他要路引,現在他恐怕早就不在人世了。

李強兩手一攤,說道:“我沒有路引啊,我們只是進城玩玩而已,不用緊張。”其實他只是想感受一下世俗界,所以沒有直接挪移進城,和凡人接觸也是很有意思的事情。

那四個兵丁聽他一說,更加緊張起來,舉著手中的腰刀,如臨大敵般保持著距離。一個兵丁大喝道:“快來人!快來人!”一陣急促的腳步聲響起。

李強三人笑嘻嘻地看著,納善摸摸光頭道:“他們干嘛這麼緊張啊,我老納又不吃人,怪事了。”

一個帶刀的小官領著十來個守門兵丁沖出來,叫道:“什麼事?什麼事?”

兵丁報道:“來了三個身份不明的人要進城。”

那個九品小官是個中年漢子,他上下打量著三人,摸不清他們是什麼人。他問道:“你們是從哪里來的?到含林城有什麼事情?”

趙治上前一步說道:“我家公子從外地回來,想進城玩玩。”他說著話,就像變戲法似的,手中出現一錠十兩重的金子。趙治最早是鏢局的鏢師,如何過關他有的是辦法,這次他是用金子來開路。

果然,那個小官眼睛都亮了,趙治順手就將金子塞進他的手中,小聲道:“給兄弟們買酒喝,我們進城玩玩就走了。”小官緊緊握著那錠黃金,臉上露出笑容:“咦,這不是都城來的貴客嘛,呵呵,恕小人眼拙,剛才沒有認出來,你們請,你們請!”

李強忍不住呵呵直笑,黃金的威力簡直是勢不可當。他用折扇輕輕一敲小官的肩膀,笑道:“不錯,很機靈,我們走!”三人大搖大擺地進了城。

等三人走遠了,那個小官突然呸了一口:“媽的,有錢就了不起啦,我呸!兄弟們,明天去得意樓,我請客。”

天色漸漸黑了下來,家家戶戶的煙囪都冒出嫋嫋的青煙,空氣中飄散著淡淡的飯菜香。街道上空蕩蕩的,很少看見行人,有的人家在門口掛上兩只燈籠,昏暗的街道上顯得非常冷清。

納善深深吸了一口氣:“唉,很久都沒有吃東西了,修真後就是這點不好,沒有吃飯的欲望了。”

趙治說道:“是啊,我以前是最愛吃的,自從到封緣星修真,好像就沒有好好吃過什麼東西,老大,我們找地方吃點東西吧。”

李強進城後就一直沉默不語,含林城變化之大讓他心生感慨,這座城市比他第一次來的時候破落了很多,已經有點不像城市的樣子了。轉過一條街,他停了下來,說道:“這里原來是趙豪的家……”

納善好奇地說道:“老趙不是開銀樓的嗎?這里現在是酒樓啊,咦,酒樓里還蠻熱鬧的啊。”

酒樓里燈火輝煌,在如此冷清的城市里,有這麼熱鬧的酒樓實在是出人意料。李強說道:“進去看看。”趙治搶上前去,推開酒樓的大門,三人走了進去。

一進樓下的大廳,撲面而來的熱浪讓李強更加感到好奇,里面吃飯喝酒的竟然是清一色的年輕壯漢。

店里的伙計看見三人進來,立即迎上來一個,猶豫了一下說道:“三位客官請恕罪,小店已經被人包了,請您上別家去吧。”

趙治傳音道:“老大,你看屋角那兩人,是修真者。”

李強一進來就察覺到了,那是兩個修真水平不高的修真者,大約不會超過心動期。兩人占了一張大桌子,上面堆滿了各色菜肴。

納善粗聲粗氣地說道:“我們要樓上的雅座,樓下被包了,我們就包樓上的。”

伙計一臉為難,他陪著笑臉道:“樓上也被包了,客官……”

李強沒有說話,徑直向樓上走去。

伙計想攔又不敢攔,跟在李強後面絮絮叨叨地說著:“客官……樓上確實被包下了……客官,前街還有一家大酒樓——得意樓,您到那里去用餐……唉……”

三人根本不理睬他,順著寬敞的木樓梯走上去。在樓梯口,他們被四個衙役擋住了去路,為首的衙役喝道:“這里被我們老爺包下了,你們換一家吧。”要不是李強三人衣著華麗,這些衙役早就不客氣了。

原本李強是無所謂進哪家酒樓的,只是樓下坐著的兩個修真者讓他覺得好奇,要知道這里是天庭星,修真者並不多見,一般的修真者都是各個國家爭取的對象,含林城一個小小的酒樓里竟然出現了兩個修真者,而且還是在樓下坐著,那麼樓上肯定還有更厲害的修真者,有意思的是,居然還有含林城的官員在里面,李強就更想弄明白了。

李強呵呵笑道:“這是哪位大人在請客?”李強原本就是故宋國的王爺,雖然他很久沒有回來,但是他在故宋國的名氣非常響亮,僅次于傳說中的聖王,加上他修神後本身氣度與一般人完全兩樣,所以,那些衙役倒也不敢太放肆。

一個年紀較大的衙役說道:“你是……咳咳,嗯,是我們府尊在這里宴客……你……”

納善像是想起了什麼,他大聲說道:“哦,原來是知府大人在請客,你去通報一聲,有都城來的客人,問他見不見?”他順手撥開四個衙役,故意壓低聲音道:“王爺請!”

李強手拿折扇在納善的光頭上敲了一記,心想:“我差點忘記自己還是故宋國的王爺。”他笑嘻嘻地走了上去。

那幾個衙役難以置信地看著李強。納善不耐煩地說道:“快去通報啊,發什麼愣!”

四個衙役清楚地聽到了納善對李強的稱呼,都城來的王爺?還是那個年紀較大的衙役首先清醒過來,他不能確定納善的話是不是真的,但是他也不敢怠慢了,連忙躬身道:“請三位大人稍等。”

二樓的樓梯口有一道屏風遮擋,一個衙役轉過屏風進去稟報,很快就聽到急促的腳步聲,從屏風後面轉過來一群人,為首的大胖子身穿暗紅色的袍服,他稍稍打量了李強三人一眼,滿臉堆笑地說道:“請問都城來的是哪位大人?”

納善也不說話,抬手扔給他一塊金牌,那還是他以前在故宋國皇宮擔任侍衛時的身份金牌,只要是故宋國的官員都應該認識,那是一等侍衛的金牌。

趙治也湊熱鬧,他也扔給那個胖子一塊金牌,也是一等侍衛的身份標志。

胖子知府腿一軟跪了下來,他戰戰兢兢地說道:“下官含林城知府蔣衛廣,拜見三位大人。”他這麼一跪,周圍的衙役和師爺也全都跪了下來,連跟著李強上樓來的伙計也嚇得跪倒叩頭。

李強“嘩”地一聲打開折扇,笑道:“蔣知府請起。”

蔣衛廣心里忐忑不安,都城一下子來了兩個一等侍衛,中間的那個年輕人氣度更是不凡,剛才聽衙役稟報說來了一個王爺,他還不相信,現在他可是甯願信其有了。

他也不敢詢問李強是哪位王爺,站起身後,趕緊請李強三人入席。

繞過屏風,只見廳堂正中間放著一張大圓桌,桌上的菜都是冷盤,熱菜一個都沒有,四周放著七八根小兒手臂粗的大蠟燭,將整個廳堂照得一片通明。酒桌首座上端坐一人,他微閉雙目,似乎正在沉思,身後還站著兩個修真者。

李強一見那人,忍不住笑道:“哈哈,原來是你!真是人生何處不相逢啊,久違了。”

');

上篇:第七章 尺勿語     下篇:第九章 圈養凡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