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飄邈之旅 第二章 元古上人  
   
第二章 元古上人

古隕星的環境非常奇特,基本上是水的世界,只有極少的島嶼,從空中看古隕星的表面,是一大片美麗的藍色海洋,海面上閃爍著的細碎銀光是泛起的點點浪花,閑融和閑息帶著乾善庸四人停在一個島嶼的上空。

這個島嶼極大,形狀就像一條躍起的魚,島嶼的邊緣泛起一圈白色,李強知道那是禁制的作用,是海水沖刷禁制後泛起的白沫。島嶼被一層薄霧籠罩著,看不清島上的情況。

閑融奶聲奶氣地說道:“小哥,我們下去吧。”自從李強給了他們玩具後,兩人就對李強表現得特別親近,對其他人卻愛理不理的,讓乾善庸等人哭笑不得。

閑息解開島嶼上空的禁制,六人落在島嶼中央。

李強站穩後發現,這座島嶼居然是由一個巨大的陣法構成,而且是自己從來沒有見識過的陣法。李強有一雙與眾不同的神眼,可以看穿一切虛幻,可是這個陣法他只能看到十步以內,十步以外他竟然完全看不透。

乾善庸小聲提醒道:“大家不要亂動,這是始域離合大陣,最古老的陣法之一。”

天蝕老仙驚訝道:“封神陣?這是傳說中的陣法,上人好厲害啊……”

黛南楓禦一言不發,神情嚴肅地四處打量,越看心里越驚,她完全看不懂這個陣法。

閑融和閑息恭恭敬敬地說道:“上人,客人帶到。”

從地上冒起六股青煙,青煙幻化成六個一米見方的平板,霧氣繚繞的,看上去很不真實。閑融和閑息都盤腿坐上去,乾善庸說道:“我們也坐上去。”

李強依言盤腿坐好,笑道:“這是什麼東西?”閑融扭頭回答:“小哥,這是青霧舟,在始域陣里沒有青霧舟寸步難行。大家坐好了,我們去見上人,記住,忍受不了的時候閉上眼睛就行了。”

閑融的青霧舟在前,閑息的青霧舟在最後,六只青霧舟連成一線悄無聲息地移動了。李強心里奇怪:“忍受不了?什麼玩意兒會忍受不了……”正想著,眼前陡然一花,各種幻象撲面而來。李強滿不在乎地看著,這種外在的幻象對他已經不起任何作用了。

其實,由于修煉天薦章的關系,李強接觸最多的就是境界的體悟,對于幻象他的抗拒力奇高,他心想:“這有什麼了不起的,這些幻象還不如佛宗的大幻佛境厲害。”由于始域離合大陣沒有被觸發,所以李強誤認為這個陣法很普通。

閑息在他身後傳音道:“小哥,閉上眼,不要看外面,最好抓緊時間修煉。”

李強心里微微一動,立即將心神沉入殺戮之心境界里,刹那間,他明白了閑息的意思,原來這里的靈氣之足令人難以置信。他從來沒有在這種地方修煉過,金尊神心劇烈地跳動起來,大量的靈氣猶如潮水般湧入,只片刻功夫,就讓他受益匪淺。李強驚喜萬分,可惜沒有更多的時間修煉了,青霧舟已經來到元古上人的隱居地。

霧氣漸漸散去,這是一塊不大的空地,四周都是合抱粗的不知名古樹,空地上有一座簡陋的小木樓,木樓的旁邊種滿奇草異花,周圍非常甯靜。李強發覺這里的靈氣更加充沛,他心想:“要是能在這里潛修,功力一定提升得很快。”

閑融和閑息示意乾善庸幾人等候,兩人走到木樓前,閑融說道:“上人,客人到了。”

乾善庸搶上一步道:“羅天上仙乾善庸拜見上人。”天蝕老仙和黛南楓禦也緊接著報名求見。李強覺得元古上人好大的架子,他口中說道:“李強拜見上人。”卻站著不動,也沒有施禮,只是看著木樓,等待元古上人說話。

半晌,就聽木樓里有人說道:“閑融,你帶客人進來,閑息,你去采點好吃的來。”聲音非常柔和,聽不出半點火氣,宛如清風拂面,令人神清氣爽。

閑息面露喜色,答應一聲,小小的身形化作流光一閃就沒影了。李強暗暗吃驚,這種挪移法他還是第一次見到,他知道這是流光挪移,是一種古仙法。

閑融帶著眾人踏上樓梯,小聲說道:“里面是環琅天,請跟緊我。”

乾善庸以前來過,他解釋道:“環琅天是上人用大神通構築的,可以通往各界,沒有上人的允許,任何人都無法進入。”李強笑道:“青帝也不行嗎?”乾善庸微微點頭,沒有說話。李強不由得咋舌,這個元古上人太厲害了。

在踏進房間的刹那間,李強覺得自己似乎進入了另外一個世界,還沒等他看清楚,眼前又閃過七彩光華,眨眼間他們被傳送到一個巨大的空間里,周圍青朦朦的一片,什麼也看不清。五人懸停在中央,閑融手掐靈訣輕喝道:“叱!”

李強覺得腳下一陣波動,平滑光潔的淡青色地面突兀地顯露出來,緊接著出現一張青玉六角矮桌。除了閑融外,每人面前都冒出一張這樣的玉桌。閑融說道:“請入座。”

看到這樣的大神通出現,李強不禁發自內心地感歎:這人的確了不起啊。他一言不發,老老實實地坐了下來。

乾善庸說道:“大家坐,上人與人見面後不喜多禮,隨便一些就好。”

閑融說道:“請稍等,上人還有一些事情要處理,客人可以運功修煉。”乾善庸等人面露喜色,個個點頭不語,立即就閉目潛修了。

李強對修煉並不十分在意,他東張西望了一會兒,問道:“融兒,這兒有多大?”閑融沒有回答他。

李強發現閑融也在修煉,好奇之下,他也將心神沉入五擎天的殺戮之心境界里,這才明白,原來這里充斥著一種古怪的力量,和靈氣有所不同,這種力量對修煉有極大的好處。

環琅天是元古上人以無上的神通修煉出來的世界,是他真正的隱居地,古隕星只是一個出入口而已。環琅天里有著上人從各界引來的靈氣,被上人用絕大的大法力鍛煉成一種古怪的力量,修行的人若能在環琅天修煉,其好處是不言而喻的。

乾善庸有過類似的經驗,所以他立即抓緊時間開始修煉。

李強完全陶醉在五擎天的境界里,功力變得越來越精純。這次修煉對他有莫大的好處,由于受傅山離去的刺激,他無意之中進入了佛宗的大寂滅境界,加上神之戰魂遺留的神秘力量,使他從不死之心直接跨入了殺戮之心境界。不同于一步步地修煉上來,他進入五擎天的殺戮之心境界是躍入的,其中有著巨大的隱患,幸而有環琅天神秘力量的幫助,他才得以順利地鞏固了基礎,雖然沒有修入更高的境界,卻把隱患完全消除了,由此他才算真正修入五擎天境界。

李強心里突然湧起一絲明悟,其他人也都不由自主地睜開眼。乾善庸輕聲道:“大家站起來,上人來了。”

李強伸了一個懶腰,他覺得渾身精力充沛,感覺從來沒有這麼好過。他也站起身來,好奇地四處張望,等待著這個神秘的元古上人出現。

一望無際的青色平台上只有他們孤零零的五個人。隨著一陣細碎的“噼啪”聲響起,平台上嶄露出無數細小的綠芽,生長得非常迅速,不一會兒便鋪滿了平台,緊接著,一朵朵各種顏色的鮮花開放了,整個平台頓時成了花的海洋,陣陣淡淡的花香撲鼻而來,只有五人站立的地方還是原來的樣子。

一陣清風吹過,花香變得濃烈,風勢逐漸增大,平台上一眼望不到邊的鮮花隨風搖曳,天際間飄來隱隱的樂聲,猶如仙音般將人帶入夢幻的世界,漫天飛舞的花瓣隨風飄蕩,向李強等人身前聚攏。李強眼看著花瓣越聚越多,一個人形緩慢地從五彩斑斕的花瓣中顯露出來。

那是一個女人,是一個散發著無邊魅力的美麗女人。

李強沒想到元古上人竟是一個女人,他目瞪口呆地看著。乾善庸畢竟有經驗,他傳音道:“小子,別發愣,上人化身千萬,這只是他的外相之一。”

元古上人美目掃過,莞爾一笑:“乾善庸,你錯了,上次你見到的是我的外相,這次才是我的本相。”她竟然能聽到乾善庸的傳音。

乾善庸不敢爭辯,他躬身施禮道:“見過上人。”

元古上人身穿雪白的長裙,看不出是什麼質料,空中的花瓣落在裙上竟然印了上去,慢慢地,長裙變成了花裙,但是依然很素雅。她赤著雙腳,膚色白嫩如雪,長長的秀發一直拖到腰際,五彩的花瓣飄落在發間,身上沒有佩戴任何飾品,身形轉動間,聚攏在身周的花瓣悠然散開,飄飄灑灑猶如彩蝶飛舞。

花瓣結成一個一米見方的蒲團懸在平台上,元古上人盤腿坐在上面,微微笑道:“不用奇怪,這是我第一次在外人面前露出本相,都坐下說話。”她的聲音飄忽不定,卻美妙動聽。

李強苦笑著坐下來。他從來都不歧視女人,也從不欺負女人,但是在他的觀念中,女人的地位最多和男人一樣,大家平等,可元古上人給他帶來的沖擊卻是巨大的,他沒有想到,一個女人竟然能擁有如此巨大的神通和法力,連羅天上仙在她面前也唯唯諾諾,不敢有半點冒犯,這樣的人物大約只有青帝可以與之匹敵。

天蝕老仙和黛南楓禦在元古上人面前根本就不敢說話,兩人老老實實地坐著,等待著她的發問。閑融乖巧地侍立在上人身後。

流光閃動間,閑息回來了,他看見元古上人的樣子心里吃了一驚,忍不住看了看乾善庸幾人,想不通上人這次為什麼要用本相見人。在他的記憶中,上人用本相見人只有過三次,這次是第四次,他不明白這是為什麼。

元古上人笑道:“不用拘束,既然我用本相和大家見面,你們可以稱呼我天姑,乾善庸應該知道這個名字吧?”

乾善庸臉上流露出難以置信的神色,他駭然道:“上人就是天姑?”他似乎感覺到自己的樣子很不雅,急忙又道:“謝謝上人的信任,善庸不會對外界亂說的。”

黛南楓禦和李強顯然不清楚天姑的含意,天蝕老仙似乎知道一些,他臉上閃過一絲震驚的神色,立即低下頭來,掩飾著自己的不安。

天姑笑吟吟地看著眾人的反應,似乎很開心的樣子。

李強搞不清天姑是什麼人,竟然能將乾善庸嚇成這樣。他忍了忍,決定靜觀不語。

天姑又道:“乾善庸,這次來找我是為什麼事情?”

乾善庸突然變得怪怪的,只見他不停地搓著手,一會兒將手放在青玉桌上,一會兒又將手藏到桌下,神情局促得猶如一個未見過世面的鄉下孩子。他苦笑了一聲,說道:“尺勿語來了……我……”

天姑打斷他的話:“你不是都准備好了嗎?這個不是你來的理由。”她雖然一直都是笑吟吟的模樣,李強卻覺得她很冷,仿佛一切都和她沒有關系,她只是一個冷靜的旁觀者,像命運女神般高高在上俯視著眾生。

乾善庸尷尬地說道:“西吉的鑫波角……那個,孤星他去了……這個……”他的話有些顛三倒四,但是意思卻很清楚。

天姑臉上的笑容仿佛凝固了一般,她淡淡地說道:“哦,還是不死心啊,孤星……我記得他的修為只比你高一點而已,去了也是送死,嗯,不對,難道他修神了嗎?”

李強心里“咯噔”一下,他實在忍不住了,問道:“天姑,請問西吉的鑫波角是什麼地方?”天姑掃了李強一眼,沒有說話,又重新看向乾善庸。

李強感到渾身不自在,但他已經不是剛出道的毛頭小子了,不會像以前那麼沖動,只片刻功夫,他就平靜下來,心里考慮著如何應對這個神秘的天姑。

乾善庸說道:“孤星沒有修神……他,他轉世後重升仙界,被罰在天將輪上……”他還沒有說完天姑就已經明白了。

天姑站起身來,落下的花瓣隨著她的站起重新飛舞起來。她飄然行走了幾步,說道:“能夠熬過天將輪的處罰,他的實力應該接近七大天君的水平了,嗯,是可以去鑫波角了,不過,還是沒有用的。”

天姑走到李強身前,一股沁人心脾的花香撲面而來,五彩繽紛的花瓣在李強眼前飛舞。李強不由自主地站了起來,他毫不畏懼地看著天姑,笑咪咪地贊道:“落英繽紛,如夢如幻,不是人間氣象。”他出人意料地說了這麼一句話,把乾善庸等人嚇得半死。

其實,李強的性格一直就是這樣,對方越是厲害,地位越高,他反而越能放得開,所謂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管他是什麼玩意兒,該怎麼樣就怎麼樣,沒必要縮手縮腳的。看他那神態自若的樣子,乾善庸等人都暗暗羨慕。

天姑不禁嫣然一笑,她當然聽懂了李強贊美的感歎。她這一笑猶如百花盛開,嬌媚的神情讓所有人都不敢再看,連黛南楓禦也低下頭去。

李強覺得腦袋暈乎乎的,滿眼都是天姑嬌媚的笑容,他暗暗吃驚,使勁晃了一下腦袋,才清醒過來。他後退一步,將神奕力急速運轉,自嘲地笑道:“沒想到天姑一笑,竟能讓人產生世俗的想法。”這話是相當無禮的。

誰也沒想到李強敢如此說話,閑融和閑息同聲大喝:“不得對上人無禮!”他們兩人都是四五歲的孩童模樣,喝斥聲也是奶聲奶氣的,惹得李強大笑起來:“哈哈,我只是實話實說罷了,不用大驚小怪吧。”閑融和閑息兩人的小臉都白了,那不是生氣,而是被李強嚇的。

天姑笑盈盈地說道:“閑融、閑息,誰讓你們多嘴?站到一邊去。”她繞著李強轉了一圈,又笑道:“有意思,到環琅天來的人中,你是最放肆的一個,膽子確實很大,嘻嘻。”

李強突然發現自己不能動彈,被一股無形的壓力束縛住了。能夠如此不動聲色地禁錮自己,李強佩服得無話可說。

李強笑道:“天姑打算禁錮我嗎?”

天姑不答,重新盤腿坐回花蒲團上,一只白嫩的赤腳環在腿彎處,另一只腳輕輕晃動著,帶起的花瓣猶如驚飛的彩蝶,環繞身周,翩翩起舞。

李強雖然身子不能動,但是嘴巴還能說話,他依舊笑道:“天姑如果不介意的話,我就要放肆了。”

乾善庸到這里來是有所求的,現在的氣氛令他有些尷尬,他苦笑道:“上人……”

天姑一擺手道:“乾善庸,你不要多說。李強,你就放肆一次給我看看,在環琅天想放肆的……你是第一個,修神天薦章雖然是了不起的功法,不過,你的層次境界還是太低了,不信的話,你就試試。”她根本就沒把他放在眼里。

李強硬著頭皮道:“如此,我就獻丑了,小子來試試天姑的厲害。”他先把話說在前面,將對抗轉為比試的意思。

李強將心神沉入五擎天的殺戮之心境界,因為不能動彈,他無法取出聖實欖來增加自己的實力。刹那間,擎天神甲發出耀眼的光華,一抹金光環繞在右手上,那是戰魂刀的金芒。

乾善庸沒想到李強真敢動手,他無可奈何地搖了搖頭。

眨眼間,李強和眾人的距離拉開了。天姑嘴角流露出一絲俏皮,說道:“李強,你慢慢掙紮吧,別打擾我們說話,嘻嘻。”

天姑不動聲色地將李強挪移了出去,她伸出手來輕撚一片花瓣,眾人屏聲息氣地看著,無人敢插話。天姑輕歎一聲,說道:“乾善庸,這小子比你有骨氣,他雖然不知道我是誰,但是膽識比你強多了,難怪青帝要關注他,你們都不行啊。”

乾善庸恭敬地說道:“上人教訓的是。”

天姑的手腕微微轉動,飛舞的花瓣凝結成一個小小的花環,她將花環套在手臂上,端詳了一會兒,抖手扔出,只聽“嗤嗤”輕響,小小的花環陡然漲大,急速飛向李強。天姑笑道:“想不到這小子竟然有神器,了不起啊。”

天蝕老仙終于忍耐不住了,他鼓起勇氣說道:“天……呃,上人,你會禁錮李強嗎?”

天姑收斂笑容,冷冷地說道:“你這麼關心他嗎?”

天蝕老仙驚懼地站起身來,解釋道:“不,不,上人誤會了……”

天姑說道:“我沒有誤會你,你借了梵啟天君的鎮泰意元,故意滯留在修真界,建了一個什麼戰圈大陸,想從最基層的克制手法上解開鎮泰意元的奧秘,可惜被那個小子破掉了,鎮泰意元也被搶走了。哼,你那點心思誰不知道,指望這小子給你擋災?告訴你,梵啟天君來過這里,他對你很失望。”

天蝕老仙無語以對,他長歎一聲,緩緩坐下。三個仙人各懷心思都沉默下來。

李強還在苦苦掙紮,他這次算是真的明白了,天下之大不是自己所能窺視的,天姑不動聲色地就禁錮了他,就沖這份修為來說,自己是不能望其項背的。他竭盡全力試圖將戰魂刀發出來,可總是差一點勁,金尊神心猶如戰鼓擂動,瘋狂地將神奕力湧入他的右手。

刹那間,四周的壓力急速向他擠壓過來,李強明白這是觸動禁制了,到了這一步,他也豁出去了。

戰魂刀無法沖破禁制,李強的壓力也越來越大,終于,巨大的壓力觸動了他額頭上的紫色星芒,神之戰魂的無匹戰意擴散開來。

禁制開始波動起來,李強終于能動彈了。他急速掐動仙靈訣,就在齏千雷快要完成的當口,一圈花瓣組成的彩環套了過來,李強絕望地發現自己又動不了了。

仙靈訣還沒有完成,但是蓄起的勁力卻無法消散,打不出去的後果就是反噬,倒逆的勁流猛地反撞回來。

這下李強可受不了了,狂亂的勁氣在他身上亂竄,金尊神心跳動的節奏也亂了,李強整個人都膨脹起來。那圈圍繞著他轉動的花環突然散開,花瓣一片片地貼上身來,一陣陣涼意融入李強的體內,花瓣帶來的勁力梳理著亂掉的神奕力,他慢慢地昏睡過去。

天姑微笑道:“好倔強的孩子,他不明白,在環琅天即使他擁有神的力量也是不行的。”她輕輕一揮手,將李強從遠處傳送回來。

乾善庸、天蝕老仙和黛南楓禦偷眼看去,只見李強渾身貼滿了花瓣,像一個大花蝴蝶似的,居然在呼呼大睡,還不時地打著呼嚕。

三個仙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黛南楓禦首先忍耐不住,“噗哧”一聲笑了,她這一笑惹得大家也都笑了起來。其實,三個仙人心里都非常震驚,李強的實力他們很清楚,天姑不費吹灰之力就將李強制服,這使他們心里的畏懼更深,他們只能用笑聲來掩飾心中的不安。

天姑說道:“閑融、閑息,扶李強入座。”

李強一覺醒來,發現自己依舊坐在青玉桌前,他心中疑惑:“奇怪?我怎麼睡著了,很久沒有嘗過睡覺的滋味了……咦,不對……”他突然醒悟過來,自己剛才差點走火自爆。他急忙運功查看,似乎沒有受到任何損傷。他撓撓頭,用懷疑的目光看著眾人,那困惑的神情讓天姑也不禁露出微笑。

天姑若無其事地說道:“閑息,把采摘的各種靈果取出來,給客人們品嘗。乾善庸,你們來得巧,神界的涎集晶芝和聖實欖恰好成熟了,還有仙界的青瓏果、岌岌刺參大約都有一些,本來是准備修煉一些神丹的,既然你們來了,就品嘗一下吧。”

李強只知道聖實欖,其他的靈果連聽都沒有聽過,他知道這些都是極其珍貴的玩意兒,天姑的出手絕對是大手筆了。

');

上篇:第一章 古隕星     下篇:第三章 貝冶丹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