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飄邈之旅 第四章 世俗紛爭  
   
第四章 世俗紛爭

晶源弓的威力李強很清楚,不是一般凡人能夠抵擋的。

那小伙子手執晶源弓,大喝道:“呔,此路不通!”

涼棚里的人亂哄哄地向外跑去。小姑娘也跑到涼棚邊,站在一張木凳上向遠處看。很快,一大隊騎兵圍攏過來,小姑娘驚訝地叫道:“是官兵!”

李強端著一張木凳來到路邊坐下,搖著折扇頗有興致地看起熱鬧來。

小姑娘跳下木凳,急急忙忙跑到李強身邊,說道:“大叔,你不要命啦,快躲起來,是官兵來了。”說完就跑到涼棚里去了。

涼棚里的人都向江邊跑去,生怕受到殃及。

來的是百人左右的騎兵部隊,李強看出那是故宋國的正規騎兵。為首的是一個年輕將領,手中提著一杆鐵槍,他用鐵槍指著渡口上站立的小伙子,喝道:“林吉兵!把晶源弓還給我!”

林吉兵笑嘻嘻地說道:“林吉祖,我就不給!老爺子偏心,憑什麼把家傳的寶貝傳給你!我說大哥啊,你還是乖乖回去吧,過了這個渡口就是麗唐國的地界,難道你想引起兩國爭端嗎?”

李強不禁啞然失笑,這兩人竟然是兄弟倆,看樣子應該是林峰合的重孫輩了,只是不知道林峰合是不是還活著。

林吉兵得意地虛張聲勢道:“晶源弓的威力你不是不知道,你要是敢過來,嘿嘿,就試試它的威力吧。”林吉祖氣憤地說道:“吉兵!你……你太不象話了,太祖爺要是知道了,有你好看!快把晶源弓還給我。”李強心里一喜,看來林峰合還活著。

林吉兵手中的晶源弓閃著紅光。

林吉祖勒緊缰繩,胯下的坐騎在土路轉了個圈。看到他那又氣又恨的樣子,林吉兵哈哈大笑,林吉祖身後的士兵不由得一陣鼓噪。林吉祖喝道:“吉兵,你到底要怎麼樣?”

又是一陣鼓噪。有人叫道:“快看江面上!”只見江面上的霧靄早已散去,一條人影踏波而來。

李強越看越覺得有趣了,他知道踏波而來的是一個修真者,看上去修為很低,還不能飛,必須要借助水波的力量,不過在世俗界的人看來,這已經很了不起了。

那人很快就踏上江岸。

那是一個身穿華麗錦緞的瘦高漢子,看上去有四十出頭的年紀,臉色蒼白,他晃身來到林吉兵身邊,說道:“徒兒,不錯,拿到晶源弓了,哈哈。”

林吉兵笑嘻嘻地說道:“師尊,我得手了。”

那人看看林吉祖,陰森森地說道:“還好我來得及時,這些人不能留下。”他抽出背上的長劍,就要上前。林吉兵叫道:“師尊,讓他們去吧。”

林吉祖臉色鐵青,憤怒地叫道:“林吉兵,你竟然勾結麗唐國供奉堂的高手,我……”那人冷笑道:“既然你知道了,就留你不得!”他快速沖向前去。

只聽一陣弓弦響,故宋國的士兵射出了手中的弩箭,頓時箭矢亂飛。那人揮動寶劍,青光閃動間,只聽“噼啪”亂響,沒有一支箭能射中他。

李強微微一笑,他知道這些士兵的弩箭是無法傷及那人的。他悄悄對著地上的一支長箭屈指一彈,那支長箭貼地而飛,靠近那人時陡然向上穿去,就聽那家伙一聲慘叫,長箭從他的大腿側面直穿到屁股後邊。

林吉祖大喜,他一磕馬鐙,舞動著鐵槍沖殺過去。

李強心里暗暗歎氣,憑著林吉祖的身手,那人即使身受重傷他也不是對手。果然,林吉祖的鐵槍直刺那人,這一槍的威力仗著奔馬的沖勁,顯得凌厲之極。那人冷笑一聲,一劍削去,只聽一聲亮響,鐵槍竟被他一劍削斷。那人身子微側,讓過馬頭,一拳將林吉祖砸下馬來,長劍一閃,劍尖已然點在林吉祖的胸口。

林吉兵大叫道:“師尊不要傷他。”

李強心念一動,一團神奕力悄然護住林吉祖。

那人惡狠狠地說道:“喔喲,我的屁股!他媽的……是誰射中我……我砍死你!”他一劍刺下,林吉祖絕望地大叫起來。

林吉兵也發出一聲尖叫,手中的晶源弓紅光閃動,一箭射了出去。

晶源弓射出的能量箭直奔那人刺下的寶劍。那人身手相當不錯,即使大腿中箭,依然靈活地倒翻出去。能量箭掠過林吉祖的胸口,打中不遠處一棵大樹的根部,轟然一聲巨響,將那棵水桶粗的大樹齊根炸斷,大樹發出吱嘎怪響,斜斜地砸了下來。

林吉兵叫道:“師尊,你不是保證不傷我的家人嗎?為什麼要殺我哥哥?”

林吉祖連滾帶爬地逃回騎兵隊,翻身上馬,咒罵道:“我知道了,你是麗唐國供奉堂的高手追魂尉遲康,不要臉的家伙!你是修真高手,居然對普通人出手……”

尉遲康大叫一聲:“留你們不得,殺!”他反手將寶劍插入劍鞘,抬手扔出一道符咒。李強看出這是很普通的連環霹靂雷,屬于一般的陰雷。林吉兵驚恐地叫道:“師尊!師尊……你……”

李強折扇輕輕揮動,那道陰雷立即向上空飛去。一連串沉悶的雷聲響起,耀眼的光華從地面一直亮到空中。

尉遲康駭然發覺不對,他四處張望,大聲吼道:“是哪個見不得人的家伙躲在暗處搗亂,出來!”同時向後急速退去。

他退到林吉兵身邊,一伸手搶過晶源弓。林吉兵促不及防,手中已然空蕩蕩了。沒等他說話,尉遲康喝道:“混蛋,連師尊也敢打,你給我滾!”他一腳踢在林吉兵的腿側,把他踢了出去。

林吉兵一頭栽倒在地,整個人都傻了,他直愣愣地盯著尉遲康,喃喃道:“原來他們說的都是真的……都是真的,師尊……師……你是為了晶源弓才收我的?”

尉遲康冷笑一聲,一咬牙將插在身上的長箭拔出,躍起身形撲向水面,誰知身形剛剛一動,就仿佛撞在一堵無形的牆上,“砰”地一聲跌倒在地。他突然明白過來,這里確實隱藏著一個厲害的高手,他氣急敗壞地吼道:“是誰在搗鬼,是誰?”

林吉祖帶領士兵趁機將尉遲康團團包圍。林吉兵也被幾個士兵捆綁起來,他根本就沒有反抗,只是痛苦地低著頭,嘴里不停地嘀咕著什麼。他實在受不了被師尊欺騙的打擊,沒想到修真者也會這樣背信棄義。

尉遲康不怕這些兵士,卻很害怕那個暗藏的高手。圍攏過來的士兵也很畏懼尉遲康,憑著修真者的身份,這些士兵並不願意對他動手,綠色盆地的人對修真者有著無限的畏懼和崇拜,絕不敢輕易得罪修真者。

林吉祖的鐵槍已經斷掉,他抽出自己的腰刀,指著尉遲康道:“放下晶源弓你就可以離開了,不然的話,故宋國的修真者是不會放過你的。”

尉遲康突然閃到林吉祖身後,一把勒住林吉祖的脖子,手中亮出一把晶亮的飛劍,吼道:“出來,你出來!”

所有人都傻乎乎地看著他,什麼出來不出來的,沒有人能聽得懂,只有李強知道,這小子是在叫自己出來。

林吉祖被他勒得滿臉通紅,他吃力地說道:“你叫誰出來?”

“他是在叫我。”

李強搖著折扇走了上去。

士兵們閃開一條路,李強走到尉遲康身前,用折扇指著他說道:“放開他吧,即使你殺掉他又怎麼樣?我和這把弓的主人認識,所以,你留下晶源弓就立即離開吧,我也懶得管你們這些亂七八糟的事情。”

尉遲康色厲內荏地說道:“你放我走,我就放掉他,晶源弓我必須帶走。”

李強搖頭道:“麗唐國供奉堂的修真者怎麼這麼不長進,真是給修真者丟臉,如果你還是這麼貪婪的話,我就勉為其難了,讓你到故宋國的供奉堂去玩玩。”尉遲康臉色青白不定,終于,他大吼道:“我跟你們拼了!”

尉遲康手中尺八長的飛劍狠狠地刺向林吉祖的脖子,可是他突然發現自己全身無力,根本就無法動彈。

林吉祖拼命掙紮,猛然間覺得尉遲康的手松開了,他奮力掙脫出去,連沖幾步回頭一看,尉遲康還保持著原來的動作,一手彎曲一手執著閃亮的飛劍。

李強笑嘻嘻道:“說了你不聽,好吧,你就讓他們帶回故宋國的供奉堂去。”他用折扇在尉遲康的肩膀上輕輕一敲,封掉他功力的同時也解開了剛才下的禁制。

可憐尉遲康遇見了李強,根本就無法做任何反抗,他突然覺得自己能動了,便不假思索地向江岸沖去。他舉著尺八長的飛劍,氣勢洶洶地樣子嚇得那些士兵趕緊讓開一條路。這家伙還想踏波而去,誰知一頭就紮進水里,他手忙腳亂地在江水里撲騰,原來他不會游泳。

李強伸手虛抓,尉遲康仿佛被一只無形的大手從水中撈起,他嗚哇亂叫著被甩到岸上,手中竟然還死死地抓著那把尺八長的飛劍,看樣子這把飛劍是他的寶貝。

林吉祖終于看出尉遲康此時和常人一樣,已經喪失了修真力量,他毫不客氣地命令士兵抓住他,搶下晶源弓和那把飛劍,連尉遲康背上的長劍也收走了,氣得尉遲康大喊大叫,不一會兒,他就被士兵捆得像粽子一樣。

尉遲康死死地盯著李強,不甘心地叫道:“你是誰?你應該是修真前輩了,為什麼插手我們麗唐國的事情。”

李強走到他面前,歎了口氣:“本來我也不想管你們這些閑事,不巧的是,這把晶源弓是我送給林峰合的,另外,我是故宋國聖王的朋友,你說,我該不該管?”

林吉祖就站在李強身邊,他一聽就知道李強是誰了,立即“撲通”一聲跪倒在地:“吉祖拜見王爺。”周圍的士兵見少將軍都跪下了,也“嘩啦啦”一齊跪下:“拜見王爺。”尉遲康頓時就癱了,他也知道李強是誰了。在綠色盆地的這些國家里,幾乎人人都知道故宋國有兩個極其厲害的高人,一個是聖王侯霹淨,還有一個是他的兄弟李強。

李強笑道:“林吉祖,不用拜我了,帶士兵回營去吧,另外,把林吉兵放了,他要是回去,恐怕會很慘的吧?”他用折扇一指林吉兵,只見林吉兵身上捆著的繩索紛紛碎裂。林吉兵“撲通”跪在李強身前,放聲大哭。

林吉祖站起身來,說道:“王爺,太祖爺一直都很想念您,他老人家很後悔沒有跟著您修真。”李強知道林峰合因為吃過小培元丹,並且會一點修真的法門,所以到現在還活著,只是他再想修真已經遲了,畢竟年齡太大了。

李強點頭道:“峰合還好吧,回去幫我問個好,可惜他的功名心太重了,不適合修真啊。”林峰合此時已是郡王的身份了,由于他戰功卓著,林家成了故宋國有名的名門大族,子孫門人做官的不計其數,他算是故宋國的元勳大佬了。

林吉祖恭敬地答道:“太祖爺身體很好,王爺……”李強打斷他的話頭道:“吉祖,別叫我王爺,我這個王爺從來沒有管過事情。”林吉祖很機靈,立即改口道:“太祖伯,能請您到家里去嗎?太祖爺非常想念您,他曾經多次念叨,若能再見到太祖伯……就是死也瞑目了。”

李強心里暗暗歎息,那些老朋友除了修真的還在,其他人都很難活到現在,當初林峰合若肯修真的話,自己是不會拒絕的。他說道:“吉祖,我暫時不會到都城去了,這是三顆靈丹,帶給你太祖爺,讓他服用,以後也許還有機會再見,你們去吧。”

林吉祖不敢再說,跪下叩首告別,然後起身上馬,帶著士兵和尉遲康狂飆而去,他自始至終沒有和林吉兵再說一句話。

林吉兵可憐巴巴地看著李強,他已經止住哭聲。李強用折扇輕輕敲了一下他的頭,說道:“跟我來。”他轉身向涼棚走去。

躲在江邊蘆蕩里的人也向涼棚走去。李強坐下後,說道:“吉兵,你打算怎麼辦?”

涼棚里的人並不知道李強的身份,他們剛才都躲得很遠,只知道李強和林吉兵都是很厲害的人,因為他們毫發無傷地坐在涼棚里。

那個小姑娘吃力地托著一個大盤子走過來,李強急忙伸手接過放在桌子上。小姑娘說道:“大叔,這是給你准備的干糧。”林吉兵心不在焉地點點頭,說道:“小妹妹,你去忙吧。”

沉默半晌,林吉兵苦笑道:“我能到哪里去?唉,我一心想要修真,可是太祖爺不同意我去供奉堂,非要讓我去考取功名……所以……”李強搖搖頭,說道:“為了修真你可以背叛整個家族嗎?”

林吉兵慚愧地低下頭,小聲道:“我是庶出的,在家族里沒有什麼地位……”

李強沒有聽懂,奇道:“什麼庶出的?”

林吉兵苦澀地說道:“就是小老婆生的……唉……母親過世後,沒有人看得起我……”

李強是從現代社會出來修真的人,對于過去的大家族沒有任何概念,體會不到庶出的孩子在大家族里的感受,雖然不缺錢財,但是卻沒有什麼地位。他說道:“吉兵,不管家族對你怎麼樣,你也不該和外人勾結,盜取家里的寶貝去修真啊。”

林吉兵無奈地說道:“師尊……唉,他答應我,只要拿到晶源弓就教我修真,誰知道他是利用我來盜取晶源弓,太祖爺要是知道了,我一定會被家法整死的,我回不去了。”他茫然地看著李強,不知道李強會如何處置自己。

李強想了想說道:“既然你這麼想修真,我傳你一個修真法門,你跟我來。”他起身向涼棚外面走去。

林吉兵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為了修真費盡心力,甚至不惜和整個家族抗爭,最後什麼也沒有得到,現在自己什麼都不用做,太祖伯竟然就肯傳授修真法門。他愣怔了一下,喜出望外地跟了上去。

清渭江的水明淨清澈,在岸邊可以清楚地看見水下的游魚,沙洲上有大片的蘆葦,不時地有野鴨飛起,天地間一片甯靜。李強背著手凝視著天邊的浮云,緩緩地說道:“吉兵,你想修真的目的也許是為了證明什麼,或者是為了改變你自己卑微的地位,我告訴你……那些都是空的,你真的想修真嗎?”

林吉兵“撲通”跪倒,雙膝陷入岸邊的泥沙里,迫切地說道:“我要修真!我不是為了證明什麼,我就是想逃開世俗的糾纏,求太師伯傳我修真法門。”

李強感到有些意外,他沒想到林吉兵竟然有避世的念頭,自己當初不是也有這樣的想法嗎?他回過頭,說道:“好吧,見面也算是緣分,這里有一段修真的法訣,我只說三遍,記得住記不住就看你的緣分了。”他緩慢地背誦了一遍修真法訣,這是一套他整理過的非常簡單的法訣,林吉兵凝神貫注地強行記憶。

三遍過後,林吉兵不敢說話,拼命在心中反複記憶。過了一會兒,李強開始解說法訣里面的內容。兩人問答了一些問題後,李強給了他十二塊中品仙石,說道:“築基用仙石進境比較快。”

李強轉身對著岸邊的蘆葦叢說道:“小丫頭,別躲了,出來吧。” 蘆葦叢一陣晃動,涼棚里的那個小姑娘走了出來,她忸怩地說道:“大叔,我不是故意偷聽的,我……”

李強笑道:“哦,你是怕我沒有付錢就走掉了,是嗎?”小姑娘滿臉通紅,不知道說什麼才好。李強笑道:“你叫什麼名字?”小姑娘低下頭,小聲說道:“我叫葉子,小名叫娃娃。”

沒等李強再說話,葉子就紅著臉問道:“大叔,什麼叫心陣?”

李強大吃一驚,問道:“我們剛才說的你都聽見了?”葉子點點頭。李強問道:“你……你都能記下?”

葉子驕傲地抬起頭,一字不差的將李強說的法訣背誦了一遍。林吉兵歎道:“天哪,這小姑娘實在了不起……”他發覺自己有好幾個地方都記錯了。

李強蹲下身來,解說了一遍心陣的原理。葉子又問道:“如果不用仙石築基,只是憑著法訣修煉會很慢嗎?”李強笑著點點頭,說道:“有仙石很快就能築基,沒有的話進境會比較慢,你多大了?上過學嗎?”

葉子搖頭道:“娃娃今年十三歲了,是爺爺教娃娃識字,娃娃沒有上過學。”

李強心想:“難怪小丫頭能聽明白,以她的悟性看,她爺爺一定不是普通人。”他起了愛才之心,同樣拿出十二塊中品仙石,遞給葉子道:“娃娃,送給你,若是想修真的話,你就用這個築基,如果不想,你可以把這些仙石賣掉,就算是大叔給你的嫁妝吧。”他忍不住開了一句玩笑。

葉子年齡雖小,卻是聰明之極,她紅著臉說道:“娃娃才不嫁人呢,娃娃要陪著爺爺。”

涼棚里的那個燒水老人蹣跚著走了過來,說道:“娃娃,你到江邊來干什麼?快回去,給客人倒茶去。”葉子慌忙將仙石往懷里藏,大聲說道:“爺爺,我馬上來。”

林吉兵愣怔怔地看著那個老人,突然說道:“難怪……難怪……他是樞密院的……”那個老人看了他一眼,說道:“客官,你認錯人了吧,我只是一個賣茶水的老頭子,娃娃,快回去。”老人帶著葉子向涼棚走去,小丫頭開心地向李強揮手道別。

李強說道:“吉兵,各人有各人的機緣,你找個地方隱居起來,慢慢修煉,如果修煉有成的話,你可以到封緣星的古劍院去,就說是我介紹你去的。”林吉兵似懂非懂地聽著,疑惑道:“什麼封緣星的古劍院?在哪里?”他根本沒有星球的概念。

李強不由得笑了,他拍拍林吉兵的肩膀說道:“小子,天下很大,只有等修煉到那一步,你才會真正體會到,好了,你去吧。”

林吉兵仔細看看李強,說道:“太師伯,吉兵永遠也不會忘記您,您放心,吉兵一定會修煉有成的。”說完重重地叩了三個頭,轉身跑到涼棚那里,騎上馬飛馳而去。

李強微微一笑,舉步走向江面。

葉子在涼棚里看見了,不禁叫道:“爺爺快看!”涼棚里的人看得驚歎不已,只見李強一襲白衣,飄然向清渭江對岸走去,清澈的江水仿佛是一條寬闊的大道,李強漸行漸遠,很快就消失在對岸的蘆蕩中。

爺爺小聲道:“那是修真者,了不起的人啊。”葉子兩眼發亮,她暗下決心,自己也要修真。她摸摸懷里的仙石,臉上露出一絲微笑。

李強繼續漫無目的地向前走去,他還沒有想清楚以後該怎麼辦。不知不覺中,他走出了綠色盆地。

漸漸地,四周的景色越來越荒涼,綠色也很少見到了,大塊大塊的岩石散落在地上,地勢變得起伏不平。李強完全不在意這里的環境,再惡劣的星球他都見識過,他下意識地向前走去,心里仍在盤算著如何才能找到鑫波角的資料,如何應對仙界來的人。

遠處隱隱傳來一聲吼叫,不一會兒,吼叫聲再次響起,這次聲音清晰了很多,李強轉身向著吼叫聲傳來的方向走去。

');

上篇:第三章 貝冶丹鼎     下篇:第五章 百黃末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