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飄邈之旅 第五章 百黃末路  
   
第五章 百黃末路

那是一個人形的怪物,身上裹著濃濃的黑霧,李強一看便知那是剛剛生成的魔霧。只見他吼叫著不停地撞向一塊巨大的岩石,每撞一次就大吼一聲,似乎十分痛楚,岩石上布滿了腐爛的血肉,惡臭味四處散發。

李強驚訝之極,他現在一看便知,這一定是個修真者,似乎已經進入魔化的初步境界,由于有強韌的肉身無法化去,便試圖將全身的骨肉撞碎,這樣才能完成魔頭的初步修煉。

李強一步步走向前去。

那人似乎察覺到李強的出現,他立即停止撞擊,透過黑色的霧氣,惡狠狠地盯著李強,眼睛里隱約閃動著血紅色的光芒。

李強注意到不遠處有一個很大的洞穴,里面還冒著絲絲熱氣,他猛然醒悟過來,這人是渡劫失敗後,憑著厲害的法寶保留下殘軀,沒有徹底魂飛魄散,無奈之下,竟利用魔頭的力量重新修煉,因此才會如此狼狽。

一般的修真者渡劫不成後,大都不願意轉而修魔,而且有關修魔的典籍極少,不是有心人是不會收集到的,因此在神智還清醒的時候,絕大部分修真者都會選擇徹底放棄,或者任由魔頭侵占本體,等到一定的時候就會進入黑魔界,只有極個別的修真者會像眼前這人一樣,在無法渡劫的情況下選擇修魔。

李強從霖明星回來的途中,曾向黑魔界的大神魔赤明請教過魔頭的修煉過程,所以很清楚眼前這人的修魔水平,那是一個正在轉換的過程,元嬰還沒有和魔頭完全融合,強韌的身體也阻礙了魔頭的進一步侵占,所以他才會用撞岩石的辦法來解決。看到李強的出現,那人的興奮是顯而易見的。

那人厲聲嘶吼著,猶如一只發狂的野獸般沖了上來。李強折扇一揮,一道無形的勁力抵住了那人,不過,那股巨大的沖擊力也讓李強暗暗吃驚:這人的功力非同小可。他心念微動,戰魂刀化作一圈彩環將那人箍住。李強問道:“你是誰?”

那人似乎已經神智不清了,他咆哮掙紮著,無奈戰魂刀遠不同于一般的法寶,神器的威力連仙人都感到頭痛,何況他是一個剛剛修魔的人。掙紮中那人臉上的黑霧陡然散開,李強一見,失聲叫道:“百黃老人?”

那人頓時停止掙紮,仿佛被什麼東西重擊了一般,突然,他大叫起來:“百黃!我是百黃!”

李強怎麼也沒想到百黃老人竟然躲在這里渡劫,看樣子他渡劫失敗後困在這里已經很久了。李強心里有些不忍,不論百黃老人以前干過什麼,以他一代宗師的修為,渡劫失敗後居然如此悲慘,這是他萬萬沒有想到的。

李強用折扇敲著手心,心想:“不能讓百黃順利修魔,不然整個天庭星的人就要遭殃了。”

百黃老人嘶吼著:“你……你……快殺了我……”刹那間,他的神智似乎清醒過來。

李強說道:“你還有什麼要交待的?我幫你去辦。”

百黃老人突然暴躁起來,他痛苦地哀嚎道:“我……什麼事情也沒有……我……求你別告訴別人……我的法寶都在地穴里,送給你,快……殺了我……殺……”

李強不再猶豫,他知道在魔化的初期修真者是萬分痛苦的,那種難受不是一般人能夠忍受的,百黃老人不愧是大宗師,在這種情況下竟然還能恢複神智。他兩手一合,大喝道:“百黃!如你所願!”

戰魂刀化作的彩圈陡然閃亮,大地震顫起來,一點耀眼的金光閃過,百黃老人的身體被攪得粉碎。刹那間,百黃借助戰魂刀的威力將自己的肉身元嬰化去,他完全和魔頭融合在一起,可是卻無法脫離戰魂刀的圈禁。

李強不慌不忙地掐動滅魔神雷,一連串的神雷飛入禁圈里,霹靂聲轟然炸響,初生的魔頭被炸得粉碎,化作縷縷殘魂飄散開來。殺死百黃對李強現在的境界沒有什麼影響,因為那是滅魔而不是殺人。

天空中突然響起一聲鳴叫,一道藍光閃過,飛散的魂魄被一掃而空。李強又驚又喜:“小海妖?藍光!”

小海妖在空中盤旋了一圈後,撲到李強的肩膀上,親熱地在他臉頰邊低鳴。李強開心得哈哈大笑,他感覺到小海妖比原來強大了很多,已經快要蛻化成靈獸一樣了。

只見小海妖全身閃著寶藍色的光華,一對圓溜溜的眼睛閃著銀色的光芒,它身上的翎羽也和以前不同了,每一片羽毛上都有一條暗金色的細絲,夾在寶藍色的光華里,顯得光彩熠熠,這是它就要修入靈獸的先兆。李強喂它吃了一粒靈丹,輕輕撫摸它小小的腦袋,心里感慨不已。

一人一獸都很開心。玩耍了一會兒,小海妖突然飛起身,依依不舍地繞著李強盤旋鳴叫,聲調中流露出淡淡的悲傷,陡然化作一道藍色的閃光,消失得無影無蹤。李強心里明白,經過這麼漫長的歲月,小海妖已經習慣獨自生存,不願再依附于人了。

地上出現一個巨大的凹坑,那是戰魂刀絞殺百黃老人時留下的。李強感歎萬分,百黃老人若是兵解後修散仙,恐怕也比這個結果好,只是他那樣的人絕不會甘心去修煉散仙的。強行渡劫的結果就是走火入魔,一代宗師從此在世間消失了。

李強閃身進入百黃留下的地穴。

這是一個用法力開出的大空洞,足有一個網球場大小,看得出來里面曾經布置過不少陣法,只是都已經被破掉了。整個地面和牆壁都是黃玉色的,那是用法術形成的,有極好的防護作用,地上散落著一些法寶,李強隨手撿拾起來。

法寶並不算多,大約百黃在渡劫前將自己的法寶留在了潛傑星,他只帶了一些渡劫用的寶貝。李強找到一把飛劍,那是一把土木雙性的極品飛劍,看樣子是百黃自用的飛劍,還有七面黃白相間的小旗,那是布陣用的法寶,其中一面小旗已經破損。在一個角落里,李強發現了一個手鐲,還有一瓶海瑪瑙。

李強拿起那瓶海瑪瑙,心里突然明白了,百黃老人其實早有准備,一旦渡劫不成就兵解修散仙,只是不知道他為什麼沒有做到,以至于被魔頭侵襲後,落得魂飛魄散的下場,實在是可憐可歎。

百黃老人留下的手鐲比李強的好,和傅山的納芥手鐲一樣,也是一件寶器。李強查看了一下手鐲,里面大部分都是各種材料,從晶石到靈藥都有,還有不少法寶。一時間李強也無法一一細看,他收起手鐲,閃身來到外面。

李強隨手將地穴禁制了,然後重新上路。

天庭星自從有了人類以來,絕大部分人都生活在綠色盆地里,只有少部分生活在綠色盆地的周邊地區,其他地方由于氣候和環境極其惡劣,比如寒冰原等地,極少有人涉足,那里是不適合凡人居住的地方。

李強漫無目的地向前行進,他不在乎前途有什麼危險,以他現在的實力沒有什麼東西能讓他懼怕的了。

翻過無數荒山野嶺,越過無數湖泊河流,沿途李強很少見到人類,倒是有不少怪獸出沒山野,可他已經完全沒有獵殺這些怪獸的欲望了。

由于李強很好地控制住了殺戮之心境界,他第一次有了這樣的明悟:境界也是可以控制的,當修為超越境界所需的要求時,控制境界是完全可以辦到的。

現在最讓他苦惱的是亂七八糟的各種頭緒,他冥思苦想也無法解開。

李強走到一個大峽谷里,谷底生長著大片的原始森林,他下意識地飛落下去。在落下的刹那間,他猛然有所醒悟:自己的資訊實在是太少了,不了解的情況太多,以至于無法推斷和整理出有用的結論。他決定還是回到封緣星去收集情報,這樣才能做出正確的決定。

李強停在那片原始森林中,打量著周圍的環境,心里感到詫異:“這是什麼地方?”他靠在一棵粗大的古樹上,神識剛剛擴散開,就察覺到這個峽谷里有修真者,因為他的神識遇到了修真者布置的防禦陣法。

李強打消了馬上回封緣星的念頭,迅速挪移過去。

來到防禦陣法邊,李強發現這是一個極其普通的陣法,是一個大面積防禦陣,不是用來防人的,而是用來防水的一種陣法。李強看看森林里只有巨大的古樹,其他的植物相對很少,他明白了,這個峽谷可能經常受到大水的沖刷。

李強很輕易地就破開防禦,走了進去。越向里面走花草雜樹就越多,生長得雜亂無章,大樹基本都被砍伐一空,留下的樹樁邊長出茂密的樹枝,一叢叢的布滿整個谷地。防禦陣的中心地帶,是一個平整的青石板廣場,青石板的接縫處長出很多野草,看樣子這是一個被遺棄了的營地。

廣場邊有十來座破舊的木樓,每座木樓前都豎著兩根高大的石柱,雕刻著圓形的圖騰。李強的見識也算不少了,可如此古怪的圖騰還是第一次見識。每根柱子上的圖騰都是一樣的,一個奇怪的圓圈里套著無數細小的圓圈,就像九連環一般。柱子的形狀有點像沙漏,兩頭粗中間細,每個圓圈里都有一個古怪的形象,給人的感覺很詭異。

李強轉了一圈,沒有發現什麼人,也沒有發現什麼可疑的物品。他走上一座木樓,推開擋在樓梯上的一塊木板,突然,他停住側耳傾聽,不禁笑了起來。

金光一閃,李強來到廣場上,他兩手向下虛抓,猛地向兩邊一分,就聽“轟”地一聲,廣場上的青石板猶如炸開一般向兩邊飛散。李強又連續虛抓幾下,廣場中央露出一個巨大的窟窿。

又是一個地穴。

看著地上露出的洞口,李強忍不住好笑,自己和地洞好像有著割不斷的聯系,不管走到哪里都會發現地洞。

一縷青煙從洞口冒出,一個人形漸漸凝結。李強發現這是元嬰煉成的精魂,還沒有達到靈體的境界。

青煙凝形成一個瘦小的男人,身上裹著一層薄薄的黑霧,他行禮道:“有請前輩入內。”

李強笑道:“你是誰?”那個精魂道:“前輩叫我諾索吧,我只是一縷殘魂而已,前輩請!”他轉身跳入地穴里。

李強晃身跟在他身後,諾索突然散形隱入地下,李強的神眼看得一清二楚,諾索順著洞壁一直向里竄去。

地洞里不算大,順著通道很快就來到一個大廳,大廳正中有一根巨大的石柱,和剛才看見的石柱圖騰一樣,不過這根石柱是法寶形成的幻象。李強清楚地看見諾索貼地飄了進去,他笑道:“把通道打開吧,如果讓我出手破解,恐怕整個陣勢都要完蛋啦。”

諾索嚇得從陣法里竄了出來,快速凝形後,驚恐地說道:“前輩不要!這個陣勢守護著我們整個楚巫族,如果被破掉,我們楚巫族就會被滅族的。”李強笑道:“我只是提醒你一下,並不是真的要破解,好了,讓我進去吧。”

諾索嘰嘰咕咕地念著咒語,不一會兒,那根石柱開始膨脹擴大,很快就將李強包裹進去,石柱上刻畫的圓圈就像水面上的漣漪,一圈圈擴散開來。李強笑嘻嘻地搖著折扇,看著那些古怪的圓圈圍繞上來,一動不動地等待著。

感覺就像沉入水中一般,李強和諾索筆直地向下沉去。

大約過了幾分鍾,身周環繞的圓圈逐漸消散,眼前忽然一亮,李強發現自己又到了一處幻境,不過,修真界的幻境對他已經完全沒有作用了,在他的神眼下,所有的幻象都能被看穿。諾索說道:“請跟著我走,這里的幻境很厲害,到了里面就是普通的幻境了。”

李強憑著一雙無與倫比的神眼,早已看清有兩層大型的幻陣,外層含有很厲害的殺陣,里層只是一般生活居住的幻陣。他笑道:“你們的族人都住在里面?”諾索點頭道:“唉,都住在里面,不敢出去啊。”

在諾索的帶領下,李強很快進入了里層的幻陣。

這是一片美麗的綠色平原,有平整的草原和森林。李強發現這里的幻陣不夠精細,他用神識探視了一下,這只是一個初級的幻陣,里面沒有四季的變化,也沒有鳥獸魚蟲的點綴,更加沒有風雪雷雨的轉換。想當年在星星宮時,李強曾經見識過一座很了不起的幻陣——幻空大陣,比現在的陣法不知道要高明多少倍。

不遠處有一座孤零零的木樓,李強在峽谷里已經看見過這樣的木樓了,木樓前同樣豎立著兩根石柱。李強好奇地問道:“你的族人就生活在這個木樓里嗎?”諾索答道:“沒有,他們生活在另一邊,這里是巫老的駐地,巫老算到你會來的。”

“算到我會來?”李強大吃一驚,自從修真後,除了知道元古上人會預測外,還從沒聽說過誰能夠預測未來,在這個不起眼的地方,竟然遇見這種人,他不禁有些興奮了。要知道李強正有許多事情搞不清楚,若是有人能夠預測,他就可以得到有用的信息了。

諾索飄進木樓里,不一會兒,就聽里面一個蒼老的聲音道:“貴客請進。”

李強閃身挪移了進去。

這是一個不大的地方,沒有任何家具,光可鑒人的地板上盤腿坐著一位老人,瘦削的臉龐上留著雪白的胡須,一頭稀疏的白發拖到了地板上,他身前的地板上嵌著一塊一尺見方的鏡子。老人眯著眼看著李強,半晌,說道:“唉,想不到前輩這麼年輕啊,抱歉了,我一直癱在這里,無法給您行禮了。”

諾索侍立在旁邊,聽到老人的語氣嚇了一跳,那是對長輩恭敬的稱呼。李強盤腿坐在老人面前,盯著他似笑非笑地問道:“巫老是如何知道我會來的?”

巫老是個人老成精的家伙,他微微一笑,眯著眼睛低頭看看眼前的鏡子,說道:“楚巫族一直靠著一件寶貝和特殊的巫術才生存到現在,您來這里……呵呵,我早就知道了,一直在這里等著您來。”他稍稍一頓,又說道:“我知道您很了不起,是個厲害的修行者,不過……”他突然停下,靜靜地看著李強。

李強知道巫老對自己一定是有所求的,他直截了當地說道:“巫老,你有什麼盡管說吧,我們也算是互相幫助。”

巫老說道:“自從我把自己的靈魂獻給攝圈後,我就一直癱在它的面前,任何事情都是由諾索來傳達,普通人無法走進我的小樓,只要一進來就會被攝圈奪取靈魂。我作了楚巫族的巫老後,從來沒有離開過這里,唉。”

李強問道:“是不是要我治好你的癱瘓?”

巫老眼里放出光來,半晌,他長歎道:“前輩若能治好我的癱瘓,唉,攝圈的功能也就永遠失效了,算了,我也習慣和攝圈在一起了。諾索,去找點好吃的來。”諾索問道:“泥蝕洞的愉珠快要成熟了,我去摸一點來。”

巫老說道:“諾索,你小心點,泥蝕洞里的漩流泥很麻煩的,你是修煉過的精魂,離靈體境界還早著呢,雖然不怕漩流泥,但還是小心一點好。”他絮絮叨叨地囑咐著,又對李強道:“諾索一直是攝圈的使者,照顧我很久很久了,呵呵,人老了總是不放心啊,諾索你去吧。”諾索應聲潛入地下。

李強說道:“巫老不用忙了,說說需要我做些什麼。”

巫老苦笑道:“前輩在地面上看到的荒廢的居住地,那是我們楚巫族世代居住的地方,唉,在幾十年前,我們楚巫族還生活在那里,可是,自從峽谷另一端來了一個修真高手後,一切都變了……”

李強問道:“怎麼?他不讓你們居住?”

巫老搖搖頭:“不是,是我在攝圈里發現,若是我們還居住在上面,那麼一年之內,我們楚巫族必然會被滅族,所以我讓全族的人都躲到地下來生活了。”

李強感到不可思議:“你……你是說,什麼事情都還沒有發生,僅僅憑著攝圈的預測能力,你們全族就躲在地下生活了這麼多年?”巫老點點頭,用手將垂下的白發向肩後順去,無奈地說道:“每過三五年我都要在攝圈里重新推算一次,唉,每次的結論都是一樣……”

李強用折扇輕輕敲打著掌心,說道:“那就是說,無論什麼時候,只要你們全族遷回地面,在一年之內就會被滅族?”他心想:“如此匪夷所思的事情還是第一次遇到,攝圈竟然有這樣的本事。”

巫老苦笑道:“去年我用攝圈推測,已經又變了,一旦我們楚巫族遷移到地面立即就會被滅族,不過,我同樣也測到前輩會來,只有您才能化解這場劫難。”

李強沉思片刻,搖頭道:“不對,這世上不可能有無緣無故發生的事情,那人一定和你們有某些關系,不然,他沒有理由對你們出手,即使他是一個邪惡的修真者,他也應該有一個下手的理由,你沒有說原因。”

巫老沒想到李強如此清醒,他苦笑道:“前輩,唉……”他欲言又止,看了李強一眼,下意識地用手摸著攝圈光滑的表面,半晌,他似乎下了決心,說道:“是我們楚巫族的人無意中傷了那人的弟子,那人找到這里後就一直徘徊不去。”

李強垂下眼瞼盯著手中的折扇問道:“傷了他的弟子?有多重?”

巫老不安地摸著攝圈,說道:“還剩一口氣,被我們楚巫族封在巫冰里,我們用盡了救治的辦法,還是救不活他,唉,只好把他封起來,他的師尊還在找他,找不到他是絕不會善罷甘休的。”

李強問道:“他怎麼知道自己的弟子就在這里?”

巫老說道:“當時他的弟子發出求救的法寶,那人能判定就在這里,只是他無法確定是誰干的。”

李強說道:“我要知道爭斗的原因。”

巫老垂下頭,雪白的長發從肩頭滑落,他低聲說道:“是為了一顆回春谷的元陽丹,那是一件奇珍,我們整個楚巫族只有族長快要修到元嬰期了,有了元陽丹,楚巫族就有了真正意義上的修真者,可惜……”

李強不由得苦笑,巫老說話留半句的習慣讓他很不適應,他說道:“巫老,誰先得到的元陽丹?”巫老的聲音很低,好在李強現在的耳力驚人,不然還真是聽不清。就聽他期期艾艾地說道:“是……不是我們族長。”

李強也沒有得到過元陽丹,但他知道元陽丹對于初入元嬰期的修真者意味著什麼,那是可以鞏固元嬰的靈丹,對于初入元嬰期的修真者來說誘惑力實在是太大了。

李強說道:“最後你們族長得到了元陽丹?”巫老搖頭道:“被毀掉了,我們族長同樣也受到重創,因為沒有靈丹救治,他也被巫冰封了起來,現在我們楚巫族沒有族長領導,我沒有辦法找到新的族長,無論怎麼推測,攝圈顯示的楚巫族的首領還是被封住的族長。”

一道青煙飄起,諾索凝形後取出一個黑色的玉盤,笑道:“發現了兩窩愉珠,費了好大勁才收集到,前輩嘗嘗看,愉珠是我們這里的特產,特點就是香,吃完後嘴里留香百日,讓人很愉快的。”

李強點頭道:“諾索,辛苦你了。巫老,既然這樣,你再預測下面還會發生什麼?”他對楚巫族的攝圈感到很好奇,很想看看巫老是如何預測的。

巫老猶豫了一下,說道:“好,我馬上就請攝圈幫忙推測一下。”他開始連續念著咒語,速度越來越快,聲音卻含糊不清,讓人聽著就像是蚊子哼哼。不一會兒,攝圈的表面開始煙霧繚繞,巫老的臉上露出一絲赤紅,他猛然大叫一聲:“拙!”緊接著咬破舌尖,一口血水噴上攝圈。

');

上篇:第四章 世俗紛爭     下篇:第六章 攝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