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飄邈之旅 第六章 攝圈  
   
第六章 攝圈

攝圈不用的時候看上去就像一塊嵌在木板上的鏡子,沒有什麼奇特的地方,只有被特定的人啟動後,攝圈奇妙的預測功能才會顯現。

隨著巫老一口血水噴出,從攝圈里升起五個拳頭大小的氣泡,就像是一個個美麗的肥皂泡,氣泡緩慢地升起來,在攝圈上方一尺高的地方,五個氣泡化作五個圓圈。巫老又吃力地念了一段咒語,五個圓圈里出現了淡淡的影像,就像放電影一樣,每一個圓圈都有影像出現,只是極淡,閃動也極快,不注意根本看不清楚。

李強是第一次看到攝圈的預測,里面顯示的內容他無法及時把握。大約過了一分鍾,五個圓圈陡然破碎,化作五道青煙縮回攝圈里。

巫老臉露喜色,說道:“謝謝前輩幫助我們,這樣我就放心了……”他還沒有說完,渾身突然劇烈顫抖起來。諾索趕緊取出一顆黑色的丹藥,喂進他的嘴里。巫老痛苦地擺了一下手,閉上雙眼不再說話。

諾索解釋道:“巫老每次請攝圈預測後,必須有三天的恢複時間,預測是很傷人的。”

李強突然笑道:“若是我馬上離開,這個預測不是就不准了嗎?”巫老勉強睜開眼,輕聲反問道:“前輩真的會離開嗎?”李強頓時啞口無言,他知道自己是不會離開的。他說道:“好了,攝圈確實了得,巫老,你休息吧,這件事情我管。”

巫老閉上眼睛說道:“我知道的。”

諾索舉起黑玉盤道:“前輩嘗嘗愉珠吧,我已經洗乾淨了,殼子要吐掉的。”

愉珠有點像葡萄,橢圓形,明黃色,一顆顆地緊挨在一起,只有手指頭大小,樣子很好看。李強拿起一顆放進嘴里,輕輕一咬,“咔”,一聲輕響,一股濃郁的芬芳散發開來,味道有一點點甜。李強吐出殼子贊道:“確實很香,不錯。”

吃了幾顆愉珠後,李強開始閉目修煉。他的修為已經超越了殺戮之心境界,這個境界對他的心智沒有太多的影響。青帝托孤星轉告他“節制”的意思,李強已經很明白了,只有修為超越了境界,才能完全把握境界對自己的影響,所以李強一直小心地不讓自己立即進入下一個境界,畢竟現在的實力夠高了,除了仙界來的人之外,修真界已經無人可以與他抗衡了。

三天很快就過去了,李強和巫老幾乎同時睜開眼,兩人相視一笑。巫老說道:“那人來了……”李強站起身來:“我去和他談談吧,諾索,你帶我回地面。”諾索應聲從攝圈里飛出,說道:“前輩請跟我來。”

巫老不放心地叮囑道:“我們楚巫族的希望是能夠和平解決。”他臉上的皺紋更深了,“只要能保住楚巫族,我們什麼條件都可以答應,希望前輩幫助我們爭取,我會把自己預測到的一些情況告訴您,這關系到前輩的命運。”

李強已經走到門口,聽到這話又回過頭來說道:“我會幫助楚巫族的,但是不是為了我以後的命運,而是因為吃了如此香濃的愉珠,哈哈。”他轉身出了門。

巫老不由得苦笑,他知道李強是不願意受到約束。

在楚巫族廣場上被李強掀開的洞口前,靜靜地站著一個高大的修真者,他身穿亮銀色的戰甲,一抹銀光環繞腰間,那是他的飛劍。他靠近洞口查看,似乎有些疑惑,他看出這是新發掘出來的,像是用大法力硬生生扒開的一個口子,這份功力他自歎不如。

那人四處張望了一會兒,又猶豫了片刻,他准備在洞口外面布上一個殺陣,然後再進去。沒等他動手,一道金光閃過,眼前出現兩個人。

那人大吃一驚,要知道會瞬移的都是修真界的高手,而且眼前這人的氣勢自己竟然無法面對。他是分神期的高手,即使對方是合體期的高手,也不會讓自己產生畏懼的感覺。對面這人渾身散發著令人恐懼的煞氣,他不由自主地向後退了兩步,飛劍化作七道銀芒急速在身周盤旋。

李強發覺這人功力很高,他似乎有很大的戒心,雖然沒有攻擊自己,但他的飛劍防護已然催動到了極致。李強暗暗苦笑,心想:“我有這麼可怕嗎?這家伙看見我的表情就像是見到了鬼,唉,搞什麼玩意兒?”

那人戒備地問道:“你是誰?”

李強笑道:“修真者見面像你這樣如臨大敵的,我還是第一次見到,老兄,收起飛劍我們聊聊?”他發出邀請。

那人被李強這麼一說,頓時不好意思起來,他輕歎一聲,說道:“別見怪,是我心里有事,好,我們聊聊。”

諾索搶前一步飛進一座木樓,說道:“前輩,我去整理一下。”他用法術快速將木樓清理了一遍,飛身出來道:“前輩,請進來吧。”

李強看了那人一眼,笑道:“請!”那人閃身挪移進去,他想在李強面前顯示一下自己也會瞬移。李強微微一笑,也隨後挪移到房間里。

兩人落坐,諾索擺出愉珠和一些地下盛產的珍果,擺放好後,便閃到李強身後站立。李強開玩笑道:“看樣子,諾索很擅長管家啊,呵呵,我若有你這樣的管家可就省心了。”

那人坐定後,說道:“我是巴達星的修真者豐達凱,到這里來尋找弟子的,老兄是哪里的修真者?”他目光灼灼地盯著李強,希望從他那里得到一些信息。他一看李強的修為就知道,自己弟子的事和他絕對沒有關系,若是他動的手,弟子根本就發不出任何法寶來通知自己。

李強微微一笑道:“老兄,我是封緣星的李強。”

豐達凱身子一挺,失聲叫道:“李強!重玄派的李強?混世魔王?”

李強摸摸臉,嘀咕道:“不會吧,是誰干的好事?怎麼都知道我叫混世魔王啊?豐兄,這是當初的一句玩笑話,哎,如今誰都知道了,不錯,我就是重玄派的李強。”

沒想到豐達凱恭恭敬敬地行禮道:“達凱拜見師叔。”

這一聲師叔把李強嚇了一跳,他第一個想到的是侯霹淨,心里不由得疑惑:“從來沒有聽侯老哥說起元始門的事情,莫非豐達凱是元始門的弟子?”他忙問道:“你是元始門的弟子嗎?”

豐達凱說道:“不是的,我師尊曾經得到過侯師伯的指點,尊稱他為師哥,我知道你是侯師伯的兄弟,所以,你就是我的師叔。”李強忍不住好笑,如此善于拉關系的修真者還真是少見,他這一聲師叔叫出來,自己無論如何也不會為難他了。

李強說道:“我和侯老哥是忘年交,既然你不是元始門的弟子,就不必拘泥什麼稱呼,我們還是兄弟相稱比較好。”豐達凱立即說道:“如此,師弟遵命,見過師兄。”

諾索不安地在李強身後聚散,他想回去通知巫老,卻又不知道該不該去。李強回頭看看他,說道:“諾索,你緊張什麼?一切都有我做主。”

豐達凱臉色“刷”地一下白了,他聽出了李強的意思,看來自己的弟子一定是出事了。他一見到李強就知道不好,有如此厲害的高手出現,說明對手早已有所准備,他極力和李強拉關系,就是為了讓李強不好直接插手,現在看來,李強肯定是代表對頭一方的。

李強說道:“師弟不用著急,你的弟子雖然我沒有看見,但是我知道他在哪里,所以……”豐達凱不等李強說完,急忙問道:“他還活著嗎?”這是他最關心的問題,因為他的弟子發出的是救命的信號,他在這里已經找了幾十年了,一直懷疑是楚巫族的人所為,可是在此守候了幾十年也沒有見到有人出現。

諾索忍不住說道:“他沒有死!”

豐達凱猛地站起,大聲道:“你們把他怎麼了?他在哪里?”

李強淡淡地說道:“你急什麼?我既然插手這件事情,總會給你一個交待,急有什麼用!”

諾索說完話就後悔了,聽了李強的話,他更慌了,這個豐達凱可是有滅族能力的人,連巫老都對他懼怕萬分,而李強對他說話竟毫不客氣,萬一惹火了他,後果不堪設想。諾索越想越感到害怕。

出乎諾索的意料,豐達凱沒有繼續發急,他悻悻地坐下來,說道:“只要我的弟子性命無憂,其他的我都算了,若是他……他……我和這里的人沒完。”

李強因為手上有離殞丹,所以他並不怕出問題,只要豐達凱的弟子還有一口氣,他就能救治過來,對離殞丹他有無比的信心。他說道:“如果你的弟子還活著,你當真什麼都不追究嗎?”豐達凱咬牙道:“當然,只要他肉身元嬰無損,其他的我什麼都不追究了。”說話間,他的神情顯得悲傷無比。

李強心里有些疑惑,不禁問道:“他是你的弟子……還是你的什麼人?”

豐達凱低頭道:“他是我一個好友的孩子。”李強說道:“好友?他怎麼沒有來?”

豐達凱長歎道:“他是一個凡人,早就過世了,他是我在修行時候結識的好朋友,這是他唯一的孩子,托給我的……我怎麼能讓他受到傷害……”

李強對他頓起好感,笑道:“據我所知,你的弟子還活著,不過,還剩下一口氣……”諾索無奈地站在李強身後,他不明白李強為什麼要這樣說,這不是要激怒他嗎?

果然,豐達凱簡直要爆發了,他滿臉通紅,兩只手擺出要掐靈訣的樣子。李強笑道:“既然我來調和,就容不得你撒野!呵呵,不過,我也不會讓你弟子只剩下一口氣的,我負責治好他。”

李強的口氣極大,似乎穩操勝券。豐達凱有自知之明,他知道和李強打根本沒有贏的希望,于是說道:“好,既然師兄這麼有把握,我聽你的。”李強點點頭,說道:“諾索,你去通知楚巫族的人,把人抬出來,還有,把楚巫族的族長也一起抬出來。”

“楚巫族的族長?”豐達凱奇怪地問道:“楚巫族的族長怎麼了?”李強將事情的經過轉述了一遍,說道:“他們兩個是兩敗俱傷,既然我來和解,呵呵,必須都救回來。”

諾索應聲消失,回到地下去通知了。

豐達凱心神不甯地站起身,在房間里來回走動,半晌,他說道:“師兄,我知道你神通廣大,只是這個弟子……唉,這是我唯一的弟子,他就像我的孩子,楚巫族!哼,為了區區一顆元陽丹竟敢如此欺人……我……”他心里極度憤怒,但是礙于李強的面子,他無法發作。

李強說道:“楚巫族的族人是無辜的,這件事情是他們族長所為,他和你的弟子一樣,都是元嬰初結,如果能有元陽丹,修為可以立即躍上一個層次,所以才會如此拼命爭斗。豐師弟,少安毋躁,我有把握救治他們。”

豐達凱苦笑道:“我找了幾十年了,聽到這個消息心里不安啊,師兄為什麼這樣有把握救治?”李強笑道:“因為我有回春谷的離殞丹,救治應該是沒有問題的。”豐達凱睜大眼睛,驚訝道:“離殞丹?修真界頂級的救命靈丹?這個……你……”他想說“你怎麼舍得拿出來”,話到口邊又止住了。一般修真者若是有離殞丹,絕不會拿出來示人,有一顆離殞丹就等于多了一條命,誰會無緣無故地送人。

李強眉頭微揚,說道:“他們出來了,我們過去看看。豐師弟,希望你能克制自己,一切聽我安排。”他生怕這家伙一個忍不住,出手傷了楚巫族的人,那自己就很難做調解人了。

豐達凱知道李強有離殞丹後,就打算一切都聽他的了,憑李強肯拿出這種修真界的救命靈丹,豐達凱知道弟子的命一定可以保住了。

兩人瞬移到廣場上,意外的是楚巫族的人一個都沒有出來,只有兩塊兩米多高一抱粗的黑色柱子立在廣場邊,旁邊站著諾索,他有些尷尬地說道:“楚巫族的人怕豐前輩傷害他們,不敢出來,請豐前輩原諒。”

豐達凱哼了一聲沒有說話。

李強摸摸那塊黑色的柱子,發現其實是極寒冷的冰塊,奇怪的是,盡管廣場上很熱,黑冰表面卻一如平常,沒有任何冷凝氣霧,他知道這是一種奇特的物質。

李強問道:“諾索,巫冰如何解開?”

諾索說道:“前輩,現在就解開嗎?”

豐達凱說道:“等等,挪到房間里再解。”兩塊黑色的巫冰分不出來里面是誰,豐達凱干脆一起帶著。他用法術箍住兩塊巫冰,只見白光閃動,他回到了房間。

李強和諾索走向木樓,李強邊走邊問道:“諾索,巫冰是從什麼地方得到的?”

諾索說道:“巫冰是楚巫族用咒語加上極冰之液煉制出來的,是楚巫族密寶之一,用巫冰儲藏任何東西都不會腐壞,而且絲毫不傷儲藏物,被巫冰封住的時候是什麼樣,解開後就是什麼樣,沒有任何差別。”

李強踏上樓梯道:“這個不錯,要是有人想靠巫冰成眠,這玩意兒不是等于凝固時間了嗎?”他一邊推開房門,一邊又道:“楚巫族的巫冰很多嗎?”諾索緊跟著李強飄上樓梯,笑道:“巫冰很少的,每次只能煉制很少的一點,使用一次後就消散了,所以,巫冰是很珍貴的。”

豐達凱呆呆地看著兩塊巫冰,他不知道哪塊里面封閉著自己的弟子,見李強進來,他才清醒過來,說道:“師兄,要怎麼解開巫冰?解開的時候不會傷到里面的人吧?”他的心神已經全亂了,臉上的神色一點都不像是修真者,倒像是世俗界的凡人,真不知道他是怎麼修到分神期的。

李強笑道:“你是不是糊塗了,剛才諾索就能解,是你要將巫冰移到房間里來的,這時候還問怎麼解?”他的語氣里有調侃的味道。豐達凱不由得臉色一紅,他知道自己失態了,所謂關心則亂,他現在就是這種狀況。

諾索說道:“我也不清楚兩塊巫冰里誰是前輩的弟子,我該怎麼做?”

李強說道:“先解開一個,等我救治成功後,再解另外一個,千萬別同時解開,不然會來不及的。”他掏出兩顆離殞丹,說道:“諾索開始!”

豐達凱看到離殞丹心里不禁震動了一下,他認出李強手中的靈丹的確就是離殞丹,心里頓時安定下來。

諾索取出一個白色的小玉瓶,玉瓶很精致,看上去小巧玲瓏的。諾索小心地解開蓋子,輕聲念動咒語,玉瓶里升起一縷白色的煙霧,只聽諾索喝道:“叱!”白色煙霧猶如活物一般,罩向左邊的巫冰,就像是一滴水掉進了炭火堆里,發出“噗哧”一聲響。

只見巫冰堅硬的外層急速消融,速度之快讓李強和豐達凱都覺得驚奇,不到十秒鍾,一個壯實的大漢露了出來,豐達凱大叫道:“這不是我徒弟!”

李強說道:“既然不是,你就坐到一邊去,等我救治了他,再來救你徒弟。”

稍等了一會兒,楚巫族族長身上的巫冰完全散去,奇妙的是地上竟然一滴水都沒有,仿佛從來就沒有冰的存在,李強心里暗贊,巫冰的確神奇得很。他說道:“諾索快扶好族長,我來救治。”諾索立即飄到族長身邊扶住他,說道:“身體已經開始發軟了,前輩快動手。”

豐達凱退到一邊,心想:“也好,若是能救得了這個族長,就一定能救我徒弟,正好讓他做實驗品。”

李強突然說道:“豐師弟,你來用真元力激活他。”豐達凱脫口而出:“不干!我管他死活……呃,你……”猛然間他醒悟過來,自己若不管這個族長,李強也許就不管自己的徒弟了。他氣得一跺腳,不得不上前抓住族長的肩頭。

李強似笑非笑地說道:“豐師弟,我相信你的修為,不會失手的。”他一句話就堵死了豐達凱的歪腦筋。豐達凱無奈道:“都聽你的。”他雖然沒有生出害族長的心思,但是只打算把他弄醒就行了,其他的不想多管。

豐達凱的修為到了分神期,真元力十分精純,很快族長的生機就活潑起來。李強遞給他一顆離殞丹道:“會用嗎?用過一次,下次就更加熟練了。”豐達凱簡直哭笑不得,這個李強實在是古怪,非要自己給仇家療傷。他不知道李強是因為已經沒有真元力了,不能用神奕力來融化靈丹。

諾索緊張地看著,豐達凱沒好氣地說道:“我會用!喂,站一邊去,不用你來扶著,由我來治……”李強忍住笑說道:“嗯,既然你會治療,我就不多說了,快治吧。”

豐達凱心里窩著火,可又不敢翻臉,他板著臉,開始救治族長。先將族長用真元力激活,然後再用離殞丹救治,方法很簡單,不一會兒,族長就徹底清醒過來。即使有離殞丹救治,因為被巫冰封住的時間太長了,族長顯得非常虛弱。

族長艱難地睜開眼,四處張望,問道:“這是……這是在哪里?咦,攝圈使者,你怎麼在這里?巫老呢?”諾索開心道:“族長終于醒了,太好了,我去通知巫老和族人……”李強說道:“諾索,別急,還有一塊巫冰沒有解開。”

諾索抬頭見豐達凱目露凶光,慌忙說道:“這就解……呵呵,這就解開……”沒等他動手解開巫冰,就聽到族長虛弱的歎息聲:“天哪,我的修為……唉,全完了……”

李強一愣,一把抓住族長的胳膊,將神識探察進去,半晌,他搖頭道:“命是救回來了,修真的基礎完全喪失,元嬰消散了。”族長受不了這個刺激,眼睛一翻,昏了過去。

豐達凱緊張了,連聲道:“快點解開巫冰,快點!”

諾索更加緊張,攝圈和楚巫族是息息相關的,若是楚巫族被滅,攝圈也就失去了存在的可能。攝圈是楚巫族族人的最後歸魂地,死去後的寄靈所在,沒有楚巫族的死亡靈魂支撐,攝圈就會消亡,作為攝圈使者,諾索最後將無家可歸。

不一會兒,諾索解開巫冰,一個清秀的大男孩露了出來。豐達凱上前一把扶住,立即開始救治。

離殞丹的藥效雖然靈驗,但是一個被重傷得只剩下一口氣的人,要想保住自己的修為,實在是太難了,即使用離殞丹也無濟于事。豐達凱叫道:“奇兒,快醒醒。”

奇兒身體微微一顫,睜開眼看見豐達凱,臉上露出一絲微笑:“師尊……你……你找來啦……我……”豐達凱心里一陣悲傷,他知道徒弟的功力徹底毀掉了,除非能找到傳說中的靈丹,也許還能恢複。他擠出笑容安慰道:“奇兒,有師尊在……你放心吧。”他手一揮,一層薄薄的青光攏住奇兒,將他護住。

豐達凱的眼神變得越發凌厲,諾索不由自主地向後飄退。

豐達凱恨恨地說道:“要是我的徒兒有個三長兩短,我……”他的意思李強很清楚,這家伙依舊是要報複的。

李強心想:“強行壓制豐達凱是沒有用的,看他在這里堅持守候幾十年就知道,這是一個不達目的絕不罷休的人,自己不可能永遠守在楚巫族,那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

李強說道:“豐師弟,還有一個辦法可以試試。”

豐達凱心灰意冷道:“什麼辦法?”

');

上篇:第五章 百黃末路     下篇:第七章 開啟丹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