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飄邈之旅 第七章 開啟丹鼎  
   
第七章 開啟丹鼎

李強最近得到一件煉丹的寶物——貝冶丹鼎,那是元古上人送給他的神品,原本他准備回到封緣星後再開爐煉丹的,現在他不得不提前開始修煉,但是有一個問題,貝冶丹鼎修煉的是仙丹和神丹,修真者是無法使用的,若要修煉出修真者可以使用的靈丹,就必須有人幫忙。

豐達凱的希望全在李強身上,他的心志雖然堅定,但是弟子現在狀況實在讓他氣餒,他已經是第三次用神識察看弟子的身體了,每察看一次對他都是一次沉重的打擊,他想不出有什麼靈丹妙藥可以恢複弟子的功力。

李強說道:“我要找一個人來幫忙,他應該還在天庭星。”

“是誰?我去請!”豐達凱急不可待地說道。

李強說道:“回春谷的梅游冰,他住在寒冰原的回春谷,那里不能飛行,必須瞬移過去才行,你認識那里嗎?”豐達凱說道:“寒冰原我去過,好,我去一趟。”他剛要走,猶豫了一下,又說道:“師兄,請幫我照看弟子……”

諾索插話道:“前輩放心,我來照看他們。”

李強說道:“找到回春谷後,你告訴他們,就說我在這里。”豐達凱點點頭,一道白光閃過,他瞬移而去。

李強想了想說道:“諾索,我要在這里布陣,你幫我清理場地。”

諾索是攝圈里的精魂,憑借著攝圈的力量,可以和常人一樣行動。他說道:“前輩吩咐吧,應該怎麼做?”他也不問李強為什麼要布陣,現在李強說的任何話他都會言聽計從。諾索憑著精魂敏感的直覺知道,李強所做的都是為了這兩個重傷的人。

李強招呼諾索一聲,來到廣場上。他伸出手指在堅硬的地上畫了一個簡易的圖形,說道:“清出七塊空地,每塊空地用青石板鋪平,再挖四十九個方形的坑,也用青石板砌好,這個陣法布置好了以後我不會拆除,以後就留給楚巫族做防禦用。”

諾索仔細看了地上的圖形,又問清楚每個空地和坑洞的大小,然後開始動手。

李強取出七面黃色的小旗,那是在百黃老人渡劫的地穴里找到的,他知道這是土性的陣法旗,只是其中一面已經破損。憑著李強現在的見識,修補這樣的陣法旗是輕而易舉的。李強索性將七面小旗重新簡單修煉了一下,這個陣法便含有了某些仙陣的特點。

諾索的行動極快,他是精魂,做這類事情最為得心應手。等他布置完畢後,李強也已經修煉好了七面黃色小旗,他雖然不知道這七面陣法旗的名字,但是七面陣法旗所包含的陣法令他贊歎不已,不愧是百黃老人的法寶,精致細微處的確非同一般。

李強笑道:“不錯,諾索做得很好,好,你退到我身後來。”諾索飛快地飄到李強身後,他好奇地想看看李強是如何布陣的。

一道黃白相間的光華從李強手中閃出,緊接著又是一道,連著七道黃白相間的光華閃過,黃色和白色的光芒在七個方位互相傳動。李強掐動仙靈訣,每放開一次靈訣就有一聲霹靂響起,連續四十九響,諾索發現他挖出的四十九個坑洞里面都變成了金黃色。當李強啟動陣法後,整個天地仿佛都旋轉起來,耀眼的光華將峽谷照得通亮。

李強放出最後一個靈訣,笑道:“成了,這樣我煉丹就不用擔心外界的干擾了。”

諾索驚訝地發現,在陣法的籠罩下,所有的岩石和土壤都變成晶瑩的玉石,廣場上的青石板竟然都成了黃白夾雜的玉石板,仿佛是天然生成的一般,連木樓前的石柱也變成了黃玉的樣子,只有木樓還是依舊。諾索試圖潛入地下,結果令他非常吃驚,他根本就無法潛入,整個楚巫族的營地完全被禁制了。

李強取出一塊玉瞳簡,用神識將出入旗門陣法的靈訣留下。

李強將玉瞳簡遞給諾索道:“這個旗門陣法被封死了,除非有人能夠破掉,不然將永遠留在這里,這是不能收回的陣法。我在東北角留下了一個進出的暗道,普通人可以進出,如果要封閉的話,玉瞳簡里留有關閉和開啟的靈訣,這樣就可以照顧到楚巫族的普通族人了。”

諾索連聲道謝,收好玉瞳簡後,他感激地說道:“前輩還有什麼吩咐?”他越來越佩服李強的神通廣大了。

李強看了他一眼,心里微微一動,問道:“諾索,你在攝圈里是如何修煉的?”諾索沒想到李強會問這個問題,他說道:“攝圈里有不少魂魄,我是修煉比較久的了,由于攝圈有強大的固魂作用,因此我們都進入不了靈鬼界,除非我能修到靈體或者鬼體才能擺脫攝圈的控制進入靈鬼界。”

李強很好奇,他對靈鬼界的了解不算少,魅兒當初沒有進入靈鬼界,是因為佛宗地面上大型禁制的阻礙,後來僥幸遇見自己才修入靈劍體的,這個諾索則是因為攝圈的威力,被阻擋住了去靈鬼界的可能。在世俗界修煉靈體的速度是很緩慢的,不過有一個好處,一旦修成了靈體或者鬼體,再進入靈鬼界以後,修行的速度就會變得很快,能夠比較容易地修入靈將或者靈帥境界。

精魂也是陰寒體,諾索與眾不同的是他靠著攝圈提供的能量,能夠凝形如人一般,實力也不差,如果和人爭斗不能取勝,就可以立即散形逃回攝圈里,所以,他覺得在攝圈里修煉也很好,並不想進入靈鬼界。

李強取出幾顆外表凝結的玄冰精髓,笑道:“諾索,這幾顆玄冰精髓送給你,不用多久你就可以修到靈體的境界了,若要修到靈劍體的話,還需要一段時間。”

諾索又驚又喜,他早就聽說過玄冰精髓,知道這東西對精魂修煉幫助極大。他接過玄冰精髓愛不釋手,興奮地說道:“謝謝前輩,我靠著攝圈的能量可以化形成人,但是離開攝圈太遠的話,我的力量就會消散,所以沒有辦法外出搜尋修煉的寶貝。”

李強突然抬頭笑道:“他們來了。”他掐動靈訣放開旗門陣法,一道白光耀過,豐達凱和梅游冰出現在眼前。

梅游冰一見李強,狠狠拍了豐達凱一巴掌:“哎呀,豐老弟,你怎麼不說小哥兒在這里……”他閃身來到李強身前,一把抓住李強的肩頭,笑道:“小哥兒,你不知道有多少人掛念你,這麼多年了,你跑到哪里去了?”

李強愣了一下,他還是第一次見到梅游冰老人如此熱情奔放,完全不同于以前的沉穩內斂。李強急忙施禮道:“拜見爺爺。”他還記得初次見面時的情景,那時候是隨著小妹梅晶晶一樣叫爺爺的。

豐達凱結結巴巴地說道:“爺爺?你……你,怪不得你有離殞丹……你們是?”

李強笑道:“他老人家是我妹子的爺爺,你說我該叫他什麼?”豐達凱歎道:“我和梅老哥是初次相識,承他厚愛,答應前來救治弟子,師兄,梅老哥實在是個熱心人啊。”諾索聽著他們的稱呼頭都暈了,這輩分簡直是亂七八糟。

梅游冰在這百年里,憑著一手高明的煉丹術,結交了無數的朋友,他其實是受了傅山和李強的影響才開始廣交朋友的,因此在封緣星一帶,回春谷梅游冰的名氣是很大的,他的脾氣性格也因此改變了很多。

李強開心地笑道:“爺爺,說來話長,呵呵,先不說這些,我給你老人家看一樣寶貝。”他取出貝冶丹鼎托在手中,問道:“認識這個寶貝嗎?”

梅游冰揉揉眼,有點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死死地盯著貝冶丹鼎,半晌都說不出話來,過了好一會兒,才又像是自語又像是詢問道:“不可能吧……這個……人世間怎麼真有這件寶貝,不可能……小哥兒……你要害死我了……”

拳頭大的貝冶丹鼎發出迷人而又神秘的紅光。

豐達凱好奇地說道:“這玩意兒就像煉丹爐。”

梅游冰喃喃地說道:“小哥兒,阿強啊……這個……難道真是傳說中的神鼎嗎?我要好好看看……哎呀……”他伸手去摸貝冶丹鼎,剛觸到一點,就被丹鼎蘊含的巨熱燙到。憑他的功力,連拿起貝冶丹鼎也是做不到的。

“這是貝冶丹鼎,爺爺,你老人家聽說過嗎?”

梅游冰捂著胸口,神情恍惚地走了兩步:“貝冶丹鼎?貝冶丹鼎?那是煉丹的神器啊!你從哪里找到這件奇寶的?我們回春谷最古老的典籍里有記載,對以丹入道的修真者來說,貝冶丹鼎是最終夢想的煉丹鼎爐,據說它蘊含著天地間最不可思議的力量——化腐朽為神奇的力量。”他激動得渾身顫栗,貝冶丹鼎給了他極大的刺激,他一生都在煉丹,能夠見到貝冶丹鼎,他覺得自己實在是太幸運了。

李強說道:“這是一位有大法力的人借給我用的,原准備回到封緣星後修煉一些神丹,因為豐師弟的弟子和楚巫族的族長毀去了修真根基,呵呵,我才決定用貝冶丹鼎煉制一爐靈丹,可是我欠缺煉丹方面的經驗,所以特意請爺爺來幫忙。”

梅游冰滿臉喜色,他搓著雙手興奮得不知道如何是好,別說是用貝冶丹鼎煉丹了,能親眼看見貝冶丹鼎就很值了。任何以丹入道的修真者,見到貝冶丹鼎都很難控制自己的情緒,更何況李強要用貝冶丹鼎來修煉靈丹,梅游冰想不興奮都難。

梅游冰在封緣星一帶是公認的煉丹大宗師級人物,在煉丹方面的造詣極深,對于鼎爐的重要性他最了解,他知道,想要煉制一爐離殞丹,即使用修真界最好的丹爐煉制,沒有百日之功是不可能的,但是用貝冶丹鼎來煉制,最多只要花費一天時間,藥效卻更好更神奇。

豐達凱原本已經絕望,看到梅游冰興奮的樣子,他覺得有希望了。

李強說道:“諾索,你去木樓看護他倆,豐師弟,我們煉丹的時候你來護法,記住,任何人都不能靠近……這關系到你弟子的生死,明白?”豐達凱二話不說,將飛劍環身盤旋,殺氣騰騰地說道:“師兄放心,誰敢上來驚擾,我定讓他生不如死!”

梅游冰微微皺眉道:“不用如此大動干戈,只要不讓人驚擾我們就行了。”

貝冶丹鼎緩緩從李強手中升起,升到大約一人高的位置,開始緩慢地轉動起來,李強一口神奕力噴出,一道金光射入丹鼎。貝冶丹鼎只有仙靈之氣和神奕力才能開鼎,真元力是無法啟動貝冶丹鼎的。

李強連續三口精純的神奕力噴出,只見貝冶丹鼎發出一聲低沉的轟鳴,丹鼎終于被啟動了。

李強心里暗驚,這三口精純的神奕力噴出去,他都有點難以為繼了。隨著貝冶丹鼎的啟動,全身的神奕力猶如潮水般狂湧進去,刹那間,刺目耀眼的金光亮起,李強和貝冶丹鼎同時發出金色的光華。貝冶丹鼎劇烈地震動起來,開始逐漸變大,要不是有旗門陣法的遮擋防護,在天空中都能看見炫目的光華。

貝冶丹鼎化作一座七米多高的大鼎爐,李強飛到鼎爐上空一米處,全身閃耀著七彩光華,那是他用戰魂刀護身,鼎爐的巨熱出乎他的意料。突然,李強叫道:“豐師弟,快去護住木樓!”

豐達凱應聲施展飛劍將弟子存身的木樓護住,只聽“轟”地一聲響,四周的木樓在高溫烘烤下燃起了熊熊烈火,周圍一切木質易燃物品全都著了火。

梅游冰駭然向後飛退,他發現貝冶丹鼎霸道無比,自己別說是煉丹了,就是啟動它也是不可能的,不過,他還是興奮得滿臉通紅,高聲叫道:“小哥兒,小心了,這是丹源神火,不能一直用的,快轉文丹之火。”

李強畢竟經驗不足,雖然看過貝冶天經,但是對丹鼎的掌握還是不如梅游冰。他猛然醒悟,自己用神奕力點燃了貝冶丹鼎,若是初始的丹源神火太烈,周圍就別想存下一物,這種鼎爐火焰在這一界太厲害了,不比天火紫花差。他立即按照貝冶天經記載的靈訣,開始轉化爐火。

豐達凱用飛劍護住木樓,他覺得自己就像是被扔進了火爐里,只一會兒就感到有點吃不消了。他心里震驚到了極點,連忙拋出兩件法寶,一件加強木樓的防護,一件用來護體,眼看著周圍沒有被防護的木樓一座座燃起大火,他也只能勉強支撐。

豐達凱終于明白自己和李強的差距有多大了,他暗自慶幸自己這次一直都很理智,實在不敢想像若是得罪了李強會有什麼後果。

好在整個楚巫族的駐地有旗門陣法防護,不然這條峽谷里所有可以燃燒的東西通通都不複存在了。

也就十分鍾左右的時間,貝冶丹鼎開始縮小,很快貝冶丹鼎就變成和李強一樣高了,赤紅色的光暈不斷地閃爍,四周的溫度也急遽下降。

李強盤腿懸停在丹鼎的側面兩米處,閉目調整著丹鼎的火候。

梅游冰松了一口氣,他擦擦臉上的汗,連連搖頭道:“了不起,了不起,僅僅是一個開鼎就驚天動地了。”

豐達凱也放松下來,他轉身去撲滅燃起的大火,心里在嘀咕:這種高溫烈火怎麼才能煉丹?

李強一時興起啟動了貝冶丹鼎,穩定下來後,他有點後悔了。他一邊調整文丹之火,一邊減緩神奕力的輸入,一邊苦笑道:“爺爺……我還沒有想好煉什麼丹藥……”

梅游冰一口氣差點沒喘過來,他結結巴巴地說道:“小……小哥兒……你……開玩笑?”

李強嬉皮笑臉地說道:“爺爺,我只是想看看貝冶丹鼎開鼎是什麼樣的,呵呵,性急了一點,沒關系,我還能堅持得住。”

貝冶丹鼎是要靠神奕力來引導的,也就是說李強需要不斷地提供丹鼎能量,一刻也不能停止,好在現在是文丹之火,只需要很少的神奕力,若是丹源神火,李強就絕對吃不消了。

梅游冰隨身帶了很多簡單煉制過的藥材,他從來都是將最珍貴的藥材留在手鐲里,其他東西則有可能放在家里,他認為靈丹是可以隨時煉制的,藥材可不一定能隨時找到。他無奈地笑道:“小哥兒,別的先別管,丹鼎開啟了就一定要煉制一爐……嗯,就煉制一爐元陽丹吧,藥材我都有,現成制好的,我去看看受傷的人,琢磨一下如何對症煉丹。”

李強聽著覺得新鮮,“對症煉丹”?這也就是梅游冰敢這樣說,換一個人還真不敢說這樣的大話。他笑道:“爺爺,你去看吧,我先熟悉一下貝冶丹鼎的功能。”梅游冰知道不能耽擱太久,他快速飛向小樓。

豐達凱已經將大火撲滅,楚巫族的駐地僅保留下一座木樓,其余的全部被烈火焚毀了。他放開飛劍防護,收回防護木樓的法寶,跟著梅游冰進了房間。

根據貝冶天經的記載,貝冶丹鼎最大的功能是修煉神丹,另外一個功能就是作為武器。貝冶丹鼎作為神器是可以用來攻擊仙人的,不過元古上人給李強看的貝冶天經中沒有給他攻擊的神訣,因此只能用來煉丹。

文丹之火升起,就意味著貝冶丹鼎可以修煉神丹了,而且是不得靈丹鼎火難熄。可是李強手邊並沒有准備好藥材,即使想隨便修煉一些靈丹也是不可能的。

李強不甘心就這麼大量耗費自己的神奕力,他仔細回想貝冶天經里制藥的一些記載,其中有一項精煉引起他的注意,那就是簡單提升濃縮靈草的藥力,這種濃縮方法對神品沒有什麼作用,對修真界常用的靈藥卻有奇效。

李強取出幾株靈草,那是在碚靈山采摘的淡綠色的薄蔸葉,他用神奕力裹著送進了貝冶丹鼎。

薄蔸葉是碚靈山的特產靈草,能安神定魂,和柏攝果的作用差不多,但是藥效更加靈驗。薄蔸葉是淺綠色的葉片,每一片都有巴掌大小,由于收藏在玄玉匣里,所以還是和初采摘時一樣新鮮,沒有一點腐壞的跡象。

神奕力裹著薄蔸葉在貝冶丹鼎里緩緩轉動。這是在精煉藥材,和煉丹有所不同,貝冶丹鼎的顏色變成淡淡的銀色,竟然由極熱轉化為極寒,這讓控制丹鼎的李強也沒有想到。從極熱到極寒的轉變是非常困難的,尤其是在不知不覺中的快速變化。

李強小心地控制著。很快,薄蔸葉開始縮小,顏色也變成了極淡的青色。

精煉藥材是最基本的手法,李強很快就運用自如了。不到三十分鍾,他就將神奕力裹著的薄蔸葉收了回來。

“不愧是貝冶丹鼎,連簡單的精煉藥材也如此完美。”

梅游冰悄然回到李強身邊,正好看見李強收回的薄蔸葉。他有幾百年的煉丹經驗,在煉丹上比李強高明許多,他一眼看出,精煉過的薄蔸葉已經是罕見的精品了。

他拿起一片縮小到指甲蓋大小的薄蔸葉仔細觀看,心里是又驚又喜,他無法想像一片普通的薄蔸葉怎麼可以精煉到這樣的程度,最關鍵的是,薄蔸葉只是縮小了,不但沒有損失任何藥效,甚至比原來的藥效還要更好。他感歎道:“難得,實在是難得……”

李強笑道:“好家伙,差點就控制不了,還好我想明白了丹鼎里神陣的轉換。”他神態自若,顯得游刃有余。憑著五擎天的境界,他的功力足夠控制貝冶丹鼎了。

梅游冰心里很是震驚,他知道貝冶丹鼎的操控沒有大法力大神通是很難做到的。他說道:“小哥兒,若是覺得吃力千萬不要勉強,用丹鼎修煉靈丹,如果火候無法掌握精確,丹藥就白煉了。”

李強剛剛精煉好薄蔸葉,信心增強了不少。他說道:“爺爺,你來指揮,我們先精煉藥材,然後再煉制靈丹,有了經驗我就可以煉制神丹了。”

梅游冰嚇了一跳,煉制神丹可不是那麼容易的事,而且煉制神丹必須有仙草神果做主藥,在這一界到哪里去尋找這些沒影子的寶貝?他搖頭苦笑道:“我們還是煉制元陽丹吧,剛才我看了,他們的功力是可以恢複的,只是初結的元嬰完全消散了,若是靈丹有效,修煉一段時間還是能夠重新修到元嬰期的。”

回春谷不僅煉丹有名,梅游冰還是修真界著名的醫者,他除了能煉制一些獨門的靈丹,還能根據需要煉制一些特定的靈丹,可是這一次不同,因為有李強的貝冶丹鼎,他也不知道能煉出什麼樣的靈丹妙藥。有一點可以確定的是,貝冶丹鼎煉制出來的靈藥一定會比自己煉制的好。

梅游冰取出自己收藏的珍貴藥草,他的靈藥都是精煉好的。配好靈藥後,他將東西遞給李強,說道:“小哥兒,你聽我的安排,丹鼎的爐火控制是煉丹的關鍵。”李強大喜過望,丹鼎的火候控制如果能掌握好,煉丹就可以事半功倍了。

李強知道憑梅游冰的經驗,這次一定可以順利地煉制出靈丹,而他准備修煉的神丹也就有把握了。他笑道:“爺爺,我們開始吧。”

');

上篇:第六章 攝圈     下篇:第八章 逆行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