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飄邈之旅 第八章 逆行丹  
   
第八章 逆行丹

僅僅過了半天時間,貝冶丹鼎里的靈丹就開始成熟了,速度之快讓梅游冰驚訝得目瞪口呆。李強一邊控制火候一邊說道:“爺爺別奇怪,貝冶丹鼎里有一個神陣,我們這里煉丹半天,在神陣里的丹藥也許已經過了很多年,若是我的功力再高些,花費的時間可能還要短。”

梅游冰歎息了一聲,說道:“貝冶丹鼎的確是一件了不起的神器,真期待它煉出來的靈丹,不知道會有什麼樣的驚人效果。小哥兒,你要是我們回春谷的弟子就好了……”他的語氣里竟有幾分遺憾。

李強對梅游冰是很尊重的,梅游冰不但是梅晶晶的祖爺爺,也是侯霹淨的好友,所以他不願讓老人太失望。他笑嘻嘻地說道:“我也算回春谷的弟子啊,你是我爺爺嘛。”

梅游冰心里覺得很溫暖,他明白李強的意思,欣慰地說道:“好,好,我們是一家人。”

貝冶丹鼎閃爍著青色的光華,梅游冰提醒道:“要凝丹了,小哥兒小心收丹。”他向李強解說起如何收丹,很多經驗和手法都是他的不傳之秘。

李強沒想到僅僅是一個收丹就如此複雜,他凝神回憶貝冶天經里的記載,這才發現如果沒有梅游冰的指導,自己恐怕根本就煉不出丹藥,因為很多最基礎的手法貝冶天經里都沒有記載。

一股奇異的香味散發出來。貝冶丹鼎里發出陣陣雷鳴,猶如巨鼓擂動,刺眼的白光從丹鼎上部閃亮起來。李強站起身,全身籠罩在白色的光華里,他按照梅游冰的指導,一點點地將神奕力運到丹鼎里。

丹鼎里就像是沸騰的鋼水,每一聲雷鳴,就有一團東西跳起。李強用神奕力包裹住,將其轉到最後一個神陣里,連續抓了九次,雷鳴聲終于消失了。

李強喜道:“成了!”

梅游冰卻更加緊張了,他說道:“還有最後一步——炒丹,千萬不能松勁……”他把炒丹的訣竅告訴李強,一步步指點下來,說完後才發覺渾身已經被汗濕透了。

這一步李強沒有按照梅游冰的指點進行,貝冶丹鼎的最後一步不是炒丹,而是孕丹,要靠神陣的威力孕出最後的丹丸。

豐達凱忍不住飛到梅游冰身邊,小聲問道:“梅老哥,順利嗎?”

梅游冰點頭道:“總算是順利,不過,用貝冶丹鼎煉制的靈丹……呵呵,我也不知道是什麼樣子……你放心吧,一定比我煉制的強百倍。”他顯得信心十足。豐達凱臉上終于露出了笑容,心里非常感謝梅游冰和李強。

孕丹的過程大約花了一個小時,一共孕出九粒靈丹。

李強叫道:“要出丹了,爺爺有沒有玉瓶,要九個玉瓶。”梅游冰一怔,問道:“九個玉瓶?”李強說道:“九個!最好是寒性的玉瓶,要小的瓶子。”他緊盯著貝冶丹鼎的頂部。

豐達凱急忙應道:“我有!我有冷晶瓶。”他順手在腰間一抹,手中出現幾只晶瑩剔透的瓶子,一接觸空氣,立即就有絲絲白霧升起。李強說道:“一個一個地給我,蓋子打開。”

豐達凱和梅游冰都興奮起來,豐達凱大聲道:“好!師兄接著。”

冷晶瓶也是一種儲物珍品,功效和玄玉匣差不多,豐達凱是在偶然的機會里得到十幾塊冷晶石,無事的時候用法術雕琢而成的,沒想到這次派上大用場。

李強接過一個冷晶瓶,一粒靈丹已經孕育而出,只見貝冶丹鼎青光一閃,一道綠光從丹鼎里射出。李強伸手虛抓,同時飛出冷晶瓶,“叮”,一聲輕響,李強揮手道:“爺爺快接,豐師弟再扔一個冷晶瓶!”

三人分工合作,很快就收到九粒靈丹。

李強不敢再繼續煉丹,神奕力耗費太大,他怕後面難以為繼。按照貝冶天經的記載,他掐動仙訣收回貝冶丹鼎,這才說道:“爺爺,給我看看靈丹是什麼樣子的。”

梅游冰遞給李強一個冷晶瓶,他似乎感到很震驚:“我煉丹這麼久,還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的丹藥……”

李強接過冷晶瓶一看,也愣住了:“這是什麼玩意兒?奇怪……就像是元嬰……”

豐達凱更加驚訝,他舉著一個冷晶瓶目不轉睛地看著:“這是靈丹還是元嬰?”

只見透明的冷晶瓶里一顆淺綠色夾雜著銀色斑點的丹丸上下沉浮,在它周圍有無數璀璨的星點環繞,忽聚忽散猶如活物一般。李強想起自己還是修真者的時候,元嬰四周也是這樣的景象,怪不得豐達凱會疑心這玩意兒是元嬰。

李強問道:“爺爺,這是怎麼回事?”

梅游冰半晌沒說話,只是呆呆地看著手中的靈丹,他喃喃自語道:“奪天造化,修真者能消受得了?”終于,他抬起頭來,說道:“小哥兒,這已經不是元陽丹了,修真界不可能修煉出這樣的靈丹,我也不知道修真者用了會有什麼效果,因為我從來沒見過這樣的靈丹啊。”

豐達凱頓時急了:“這……梅老哥的意思是?難道……不能用?”

梅游冰不由得笑了:“豐老弟,誰說靈丹不能用?我是說……修真者如何能夠消受如此靈丹,老弟,我有把握用這樣的靈丹救治好你的弟子,只是……”他猶豫了一下。豐達凱忙問道:“只是什麼?”

李強已經明白了,他接口說道:“你的弟子以後修真會很容易,不過,到渡劫的時候恐怕就比別人難得多了。”梅游冰點頭道:“不錯,奪天造化遭天妒,有一得必有一失。”

豐達凱說道:“以後的事情我不管,只要現在能救治我的弟子,以後會有辦法解決渡劫問題的,梅老哥,靈丹如何用?”他已經想通了,有靈丹救治總比功力全失強多了,只要有時間修真,以後總能找到解決的辦法。

梅游冰說道:“吃下去,你用真元力幫助他,再次形成紫府元嬰的小宇宙。”又對李強道:“小哥兒,送我一粒這樣的靈丹,其他的你收好。”

李強只取了三顆靈丹,笑道:“爺爺,我知道你想研究一下,我只要三粒就行了,其他的你就留下吧。”梅游冰點點頭,收起四個冷晶瓶,笑道:“還是小哥兒了解我。”

豐達凱拿著兩個冷晶瓶瞬移回到木樓。

李強和梅游冰緩步走向木樓,梅游冰說道:“這次煉制的靈丹已經不能叫元陽丹了,小哥兒給起個名字吧。”李強笑道:“隨便取個名字就行了……爺爺,還是你費心給取個名吧。”

梅游冰嚴肅地說道:“這可不行,這是貝冶丹鼎煉制的靈丹,無論如何也要取個好名字……嗯,就叫逆行丹吧,為的是此丹逆天而行的功效。”李強根本不在意取什麼名字,靈丹是用的,不是叫來好聽的。他笑嘻嘻地說道:“好,就叫逆行丹。”

兩人說笑著走進木樓。豐達凱已經將靈丹喂給他的弟子吃下,正在全力以赴地運真元力幫助徒弟恢複。諾索眼巴巴地看著,手中拿著另一粒靈丹。李強說道:“爺爺,麻煩你來救治他們的族長。”

諾索感激萬分,立即將靈丹遞給梅游冰,深施一禮後退到一邊。李強笑道:“諾索對你們族長很忠心啊。”諾索答道:“我以前也是楚巫族的族長,楚巫族和攝圈是一體的,楚巫族如果滅亡了,攝圈也就滅亡了,我不是為了他,而是為了整個楚巫族。”

李強問道:“這條峽谷只有楚巫族一族占據?”

諾索道:“以前還有一族,叫吳族,百年前已經遷走了,現在只有楚巫族在這里。”

逆行丹不愧是貝冶丹鼎煉制出來的靈藥,不到十分鍾時間,豐達凱的弟子就蘇醒過來。他驚訝地發現自己的紫府里有了一個陌生的元嬰,和自己原來的元嬰迥然不同,他試圖將心神沉入進去,誰知完全不行,正在手足無措之際,就聽豐達凱低聲喝道:“順其自然,放松全身,一切由我來。”

約過了半天時間,兩人的元嬰再次凝結。豐達凱首先松開手,低聲道:“好了,你可以自己運功修煉了,記住,中途不能停,盡可能將元嬰催動。”他隨手取出一塊仙石開始恢複功力,剛才全力幫助弟子,他也快要精疲力竭了。

緊接著,梅游冰也松開手,同樣吩咐族長運功修煉。

李強閑著無事,閉目打坐,他在想如何修煉神丹。貝冶天經里記載著不少煉制神丹的藥方,可是他缺乏仙草神果,很多丹方無法煉制,只有四種丹方可以用,主藥他都有,輔藥卻不全。這四個丹方中,有三個是仙丹的煉制方法,一個是神丹的煉制方法,名字很古怪叫七集丹。他現在最想修煉的是神丹,因為他太好奇了,不知道神丹煉制出來是什麼樣子,有什麼神奇的功效。

李強站起身看看還在打坐的眾人,閃身來到廣場上。廣場上還可以聞到陣陣焦糊味,適才煉丹的地方留下一塊很大的痕跡,那是被高溫燒烤的,大約有十米見方,黃玉一般的地面上有一層玻璃狀結晶,顯得十分零亂。

李強計算了一下時間,覺得應該要回封緣星了,道術法術大比差不多就要開始了。他有些猶豫,是在這里修煉第一爐神丹,還是回到封緣星去煉丹?他心里很清楚,一旦回到封緣星,自己就很難抽出時間來煉丹了,而且沒有梅游冰在,單獨煉制神丹也有點力不從心。

突然,李強覺得旗門陣法在悄然轉動,也就是說有人逼近這里了。這個旗門陣是他親手布置的,所有的變化他是最清楚的。

李強掐動靈訣將陣勢運轉,同時閃身瞬移到旗門陣里,運神眼向外一看,原來是空中飛過的兩道劍光引起了陣法的波動。看著遠去的劍影,李強心里微微一動:不會是來找我的吧?

李強猶豫了一下沒有出陣,他重新回到廣場,心想:“天庭星現在修真者眾多,應該不會這麼巧就是來找自己的。”他站在廣場上出神,不一會兒,梅游冰從木樓里出來,走到李強身邊,興奮地說道:“小哥兒,逆行丹實在太了不起啦,我打算讓普通人服用一粒,看看是什麼效果。我在懷疑,普通凡人吃上一粒逆行丹,立刻就能元嬰初結,天哪,這樣的靈丹……”

李強搖頭道:“這樣的靈丹多了可不是好事情,豐師弟的弟子原先就達到了元嬰期,這次憑借逆行丹重回元嬰期,已經是十分凶險了,若是普通人得到逆行丹,驟然間達到元嬰期的高度,很難想像他會怎麼樣,爺爺,還是不要試了。”

欲速則不達,這個道理梅游冰不是不懂,他是看到煉制出如此不可思議的靈丹,就像是造出的無主元嬰,誰吃了誰就可以憑空獲得元嬰,只要煉化靈丹就可以直接升到元嬰期,這完全超出了自己以往的煉丹經驗,他是太過興奮了。經李強這麼一說,他也意識到自己的失態。

李強問道:“兩人都恢複了吧?”

梅游冰點頭道:“沒問題了,不過,他們兩個至少要閉關半年,不然無法鞏固元嬰。”

說話間豐達凱也瞬移到李強身邊,他滿臉喜氣地行禮道謝:“小徒的一切都是梅老哥和師兄給的,達凱感激不盡。”李強笑道:“這可是爺爺幫你的,我也沾了不少的光。”梅游冰笑道:“豐老弟別客氣了,小哥兒一向都是這麼熱心的。”

李強提醒道:“豐師弟,你的弟子以後修真要小心謹慎了,在元嬰期多停留一些時間,不要急于突破到出竅期,現在這一步走得很凶險,如果仗著靈丹的效力,他可以快速進入出竅期,但這樣並不好,因為進入出竅期後就無法再鞏固本身的基礎了,以後會很危險的。”

豐達凱心里非常感動,他很清楚,修真者修煉到分神期以後,基本上都在潛修,一般是不大理會別人的,除非是門人弟子的事情,很少會有閑心去管別人的事情,像李強和梅游冰這樣的人,在修真界算是異數了。他感激地說道:“謝謝師兄,我知道了。”

諾索飄了出來,恰好聽見豐達凱在道謝,他急忙也上前道謝。李強笑著阻止道:“別謝來謝去的,都是修行的人,怎麼還這麼客套啊。對了,諾索,我們去見巫老,我還有事情要問他。”諾索明白李強想知道攝圈的預測,便答應道:“好,我們下去。”

豐達凱說道:“如此,我先告辭了,師兄,希望以後能在巴達星見到你,嗯,這里有幾樣靈藥送給師兄,我收著也沒什麼大用。”李強還沒有覺得什麼,梅游冰臉上卻露出期待的神情,笑道:“巴達星出產最著名兩種靈藥,一是沼泥精,一是剛葉芒,別處是找不到的。”

豐達凱笑道:“這兩樣都有,還有我在離心穴里得到的七顆蝕清原莖,都給你吧。”他一邊說一邊取出靈藥。梅游冰驚訝道:“蝕清原莖?離心果?這些東西很難搞到的,離心穴的入口幻起幻滅,不是碰巧意外進入,根本就不可能找到,這個太難得啦。”

李強讀過回春谷的玉瞳簡,認識很多珍奇靈藥,不過離心果還是第一次聽見,他好奇地問道:“蝕清原莖是什麼靈藥?有什麼用?”

梅游冰說道:“這個可是寶貝,離心果是在離心穴里孕育出的木性菁華,非常罕見,主要是離心穴極難遇見,即使遇見了,沒有實力也不敢進去,進去了也不見得就能收到離心果,豐老弟一給就是七顆,呵呵,這東西合丹有大用啊。”

豐達凱笑道:“呵呵,見識到師兄驚人的煉丹術,這些靈藥留在我手上就糟蹋了,還是給師兄派大用場吧。我帶著弟子先走了,我們先在天庭星逗留幾年,等到弟子徹底恢複了,就回巴達星去。我在麗唐國都城有住所,如果梅老哥和師兄三年內有空的話就過來玩玩,這是我的地址,三年以後就不用去那里了,我們肯定已經回巴達星了。”

李強笑道:“也許以後還會再見,豐師弟,我們有緣再見吧。”他知道自己就像浮萍一樣,飄到那里算那里,自己也不知道下一步向哪里去。

梅游冰說道:“豐老弟,你們離開天庭星的時候一定到回春谷來一趟,我們哥倆好好聊聊,順便讓我看看你弟子的身體。”

豐達凱明白梅游冰是想了解靈丹最終的藥效,他點頭道:“我離開天庭星前一定攜徒去回春谷拜謝老哥。”他又感謝了幾句,這才瞬移進了木樓。

李強隨手打開旗門陣法,只見一道白光閃過,豐達凱帶著弟子瞬移而去。

諾索頓時感到渾身輕松,滅族之禍終于化解了,他開心地說道:“我們去見巫老。”

梅游冰匆匆來到楚巫族的營地,還沒有搞清楚這里的情況就開始煉丹救人,他問道:“巫老是誰?”諾索答道:“巫老是我們楚巫族最受尊崇的人,是楚巫族的獻身者。”

世俗界很多族群都有所謂的獻身者,所以梅游冰並不覺得奇怪,他笑道:“我也去看看。”諾索知道梅游冰也是修真者,而且是有大本事的修真者,應該不會懼怕攝圈的威力,他笑道:“好,一起去,我帶路。”

李強發現一個奇特的現象,諾索竟然會笑,而且有各種表情,就像他初次見到魅兒時一樣。他很清楚,在靈鬼界,不論是靈體還是鬼體,要想有表情實在是一件很困難的事情。他心里微微一動,在世俗界存活下來的靈體和鬼體,若進入靈鬼界,資質可能會與眾不同。

他一邊想一邊跟著諾索向地下飛去,心里有點猶豫,是不是把鬼王大尊找來看看,要是諾索的資質不錯,他不就可以找到傳人了嗎?

不知不覺,他們已經回到幻境中。

進了木樓,只見巫老滿面笑容地抬著頭,臉上的皺紋都舒展開了,他欣慰地說道:“謝謝兩位前輩,化解了我們楚巫族的大難。”他似乎什麼都知道了。

李強笑道:“運氣不錯,恰好能煉制出對症的靈丹,不然我們也沒有辦法。”

梅游冰盤腿坐在巫老的對面,仔細打量了一會兒,突然笑道:“你是那個神秘的測天者?想不到是楚巫族的人,這是攝圈吧,難得啊。”梅游冰的朋友極多,所以一看就知道了巫老的身份,他心里暗暗吃驚,因為他早就聽說過攝圈預測是很准的,沒想到會在這里遇見,雖然他一點都不相信。

巫老微微一笑,伸手輕輕撫摸著地上的攝圈,說道:“測天者……天不可測啊,千百年來,攝圈隱身在楚巫族,就是為了不測天,呵呵,這次楚巫族面臨最大的危機,不測也測了,實在也是無奈得很。”

梅游冰點頭道:“天不可測,能測天者卻說天不可測,呵呵,有意思。”

巫老不理會梅游冰的挖苦,對李強說道:“前輩,以後發生的事情我不能告訴你,在告訴你的同時,你知道的後果……我給你的預測也就作廢了。第一件事情會很准,以後的就完全不對了,因為你會思考如何應對以後發生的事情,所以,我只能給你一點提示,而且現在還不能看這個提示。”

梅游冰大笑起來:“哈哈,巫老,你別搞錯了,小哥兒可不是凡夫俗子,你若是胡說八道騙人,別說是一個楚巫族了,就是再來十個八個也一樣完蛋大吉,哈哈。”他故意激怒巫老,因為他從來都不相信什麼預測。

巫老雖然看上去很老,實際上還沒有李強的年齡大,不過他有攝圈賦予的智慧,所以並不在意梅游冰的話。他笑道:“前輩不用激我,我曾經花費了一年的時間用攝圈推測,所受的痛苦……不說也罷,呵呵,預測的結果有很多,但是,我如果說了,一切都不作數。我只想問前輩,你相信我嗎?或者說相信攝圈嗎?”

李強撓撓頭,嬉皮笑臉地說道:“我信,我信,不信的話我怎麼這麼努力地幫楚巫族化解危機呢,不就是為了預測嘛,只是……巫老啊,既然你已經預測了,又不能告訴我,告訴我以後……預測就作廢,你這話說得讓人無法理解啊。”

其實即使沒有攝圈預測,李強也一樣會出手解救楚巫族的,當然能有攝圈為自己預測就更好了,至少能把握以後的行動方向。

梅游冰鼓掌大笑,他內心深處對預測很不以為然,生怕誤導了李強以後吃虧,可又不好直接反對,所以就故意用威脅的話來刺激巫老。諾索雖然不敢插話,心里卻很討厭梅游冰如此不尊重攝圈。

巫老不急不慢地說道:“呵呵,我有解決的辦法,只是前輩若不相信攝圈的話,我就白白浪費了一年時間,也白受許多苦了。”他的苦衷的確不少,李強是有大神通的人,不同于普通的凡人,要讓他相信自己,實在是一件很困難的事情。

李強說道:“嗯,你說吧,我信。”經曆了無數不可思議的事情後,李強比梅游冰更容易相信攝圈預測。

巫老取出一個扁形的白色玉石,鄭重其事地遞給李強,說道:“危急關頭上面會顯示出下一步如何走,只有從第一次起就按照指令辦,以後才能准確,若是第一次就錯失,前輩,這塊玉石你就扔了吧,一步錯失步步錯失,你相信就按照它指示去做,不信……唉,那就算了。”

李強接過玉石,笑道:“巫老,雖然我是半信半疑,但是若玉石的提示確實有道理,我會照辦的。”巫老歎道:“也只能這樣了,下一步前輩准備去哪里?”李強說道:“回封緣星。”

巫老說道:“別去封緣星,你有一個兄弟要和人爭斗,等你回到封緣星就遲了。”

李強驚訝道:“我的兄弟?是誰?”

');

上篇:第七章 開啟丹鼎     下篇:第九章 幻樹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