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飄邈之旅 第九章 幻樹星  
   
第九章 幻樹星

巫老手一揮,攝圈射出一道淡淡的白光,一個人影漸漸清晰起來。

李強大吃一驚,人影竟然是侯霹淨。沒等他看明白,影像已經消散。

李強急忙問道:“我老哥怎麼啦?”

梅游冰也著急了,他和侯霹淨的關系極好,兩人是忘年交。他也急忙問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巫老說道:“他出現的地方我不清楚是哪里,不過,可以從周圍的景物辨識,你們走的地方多,看看這是哪里。”他啟動了攝圈。這是留在攝圈里的影像,不用他再次費盡心力推測了。

閃動的白光化成影像,連續不斷地閃現,速度極快,李強竭力用心念記憶。大約過了一分鍾,影像越來越淡,逐漸消失。

李強閉目回憶,雖然只有一會兒工夫,攝圈卻給出了大量的景物,要不是用心念記憶,他是不可能記住的。

梅游冰也閉目回憶,半晌,兩人同時搖頭。

李強歎道:“這個地方我沒有去過,太亂了,理不出頭緒。”

梅游冰說道:“奇怪,好像是一個陌生的地方,封緣星一帶所有的星球我幾乎都跑遍了,從沒見過這樣的景物,這到底是哪里?”他是煉丹高手,必須經常外出采集靈草異果,跑的地方比李強還要多,尤其是附近星域他更加熟悉。

巫老沉吟了片刻,說道:“這可就麻煩了……”

李強對自己的事情可以無所謂,但是事關侯霹淨的安危,他就沒法漠不關心了。他向巫老行禮道:“麻煩巫老推測一下我老哥的行程,他是從綠色盆地的故宋國出發的。”

諾索欲言又止,他不忍心讓巫老再受一次痛苦,但他也知道巫老是無法拒絕李強的。

巫老點頭道:“也罷,我再推測一次,你們要仔細地看,我做不來第二次了。”沉默了片刻,他又說道:“諾索,我留了一塊玉瞳簡,放在攝圈里了,等一會兒你取出來看。”諾索不安地抖動了一下身體,點頭不語。

巫老張嘴噴出一口血霧,攝圈劇烈震顫起來。

一道青色的光柱由攝圈里發出,很快在攝圈上方凝成一面很大的鏡子。這次的影像非常清晰,足足閃現了三分鍾之久。梅游冰和李強目不轉睛地看著,直到影像完全消失。

李強發現侯霹淨跑了很多陌生的星球,最新去的一個地方竟然是幻樹星,這是攝圈剛剛才推測出來的。

梅游冰歎道:“這條星路我沒有走過,很陌生啊。”

忽聽諾索叫道:“巫老……巫老……”李強心里一驚,只見巫老躺在地上,嘴里大口大口地吐出鮮血,兩眼無神地盯著李強。

梅游冰也是一怔,他飛快地掏出一顆靈丹塞進巫老嘴里,然後用神識去查看。

李強問道:“巫老怎麼了?”

諾索激動地尖聲叫道:“巫老是用自己的命去換預測……唉!攝圈是不能連續預測的,巫老推測的次數太多了。”

梅游冰搖頭歎息道:“他不行了,即使羅天上仙來也沒有用。”

李強一把扶住巫老,說道:“巫老,對不起,我不知道會是這樣的結果……唉,真是對不起……”

巫老臉上閃過一絲紅光,微微笑道:“前輩,沒什麼了不起的,自從我獻身攝圈後,就沒有打算能活多久,呵呵,該來的總是會來的。”

李強是不肯服輸的人,他對梅游冰說道:“爺爺,我們再開丹鼎,能不能修煉出救命的神丹?”

梅游冰搖頭道:“來不及也辦不到了,他和攝圈息息相關,不同于普通人。”

巫老神態自若地微笑道:“別忙了,前輩,我有幾句話要說……”

李強第一次生出懊悔之心,他沒有想到預測也是要命來換的,這個攝圈真夠邪的。他愧疚地說道:“巫老,你說。”

巫老艱難地抬起手,擦擦嘴角邊的鮮血,說道:“那人現在還沒有開始和人爭斗,但是也快了,他打不贏對手的,敗了他會很慘……這也是前輩的一個機會……若是前輩相信攝圈……咳咳……”話沒說完,又是一口鮮血噴出,地上的攝圈已經沾滿了他的鮮血。

李強說道:“爺爺,快幫一把。”他的神奕力太霸道,不能用來救助巫老。

梅游冰伸手扶住巫老,精純的真元力源源不斷地湧入,暫時幫他支撐著。

巫老繼續說道:“呵呵……咳咳,其實這個結果我早就知道了,但是能化解楚巫族的危機……就值得了,前輩……你以後的命運吉凶各半……咳咳……就……就看……你自己的努力……”

巫老低垂下頭,含糊不清地嘀咕了幾句。李強一直在注意聽他的話,但是這幾句話說得太模糊,好像在說青帝什麼的,李強不忍心再繼續追問下去。

巫老突然抬起頭,大聲道:“諾索,我和你做伴去……前輩……請松手……我走了……”

攝圈射出一道紅光,李強和梅游冰松開手,兩人眼里滿是無奈。

巫老安詳地閉上眼,在紅光的照射下,他的尸體冒出一縷黑煙,被吸進攝圈。

諾索飄到攝圈邊,低聲說道:“楚巫族要重新挑選巫老了,兩位前輩打算觀禮嗎?”

李強知道諾索是在下逐客令,他站起身來說道:“諾索,抱歉了……”

諾索說道:“前輩,我沒有抱怨前輩的意思,這是巫老的命運,是他自己選擇的,前輩不必在意。” 諾索看上去有些憂傷,他是鬼魂凝體,所以越發顯得陰森詭異。李強暫時打消了找鬼王大尊來的打算,因為現在的時機不合適。

梅游冰還記著侯霹淨的事情,他說道:“小哥兒,我們先告辭吧,別影響了楚巫族重選巫老。”

李強深深吸了口氣,說道:“諾索,以後若有事,可以到回春谷找爺爺,他能找到我,另外,諾索,你若能脫離攝圈,就來找我吧。”諾索無言地行了一禮。

李強和梅游冰告辭出來,離開了楚巫族的駐地。

梅游冰問道:“小哥兒,這條星路你熟悉嗎?”

李強將神識探入定星盤里,憑著記憶把星路標識出來,這才發現幻樹星的確是很遙遠。

李強說道:“爺爺,太遠了,等找到傳送陣再走就來不及了,我必須用大挪移走,也許能趕到。”梅游冰嚇了一跳,大挪移就連大乘期的高手也不一定能用,一般只有達到散仙的實力才能隨心所欲地用大挪移,而且李強的意思很明確,他是要用星空大挪移。

梅游冰不由得歎道:“小哥兒,你現在真是高深莫測啊,我沒有辦法跟上你的,帶人大挪移也太吃力了,唉,看來我幫不上侯老哥了。”

李強說道:“爺爺,你能到封緣星去等我嗎?我先去幻樹星找老哥,回來後我要煉制神丹,我還缺一些靈藥,需要爺爺幫助去准備。”他將一些藥名報給梅游冰。

其實梅游冰也很想參與煉制神丹,他對貝冶丹鼎充滿了好奇,如果能親眼看到煉制神丹的過程,他就可以從中領悟到許多煉丹的奧妙。他毫不猶豫地說道:“好,我去收集靈藥,不過,煉制神丹的主藥我找不到,只能找到這一界有的。”

李強笑道:“主藥已經有了,就差一些輔藥,等我回來我們就開始煉丹,我會很快回來的。”他對自己很有信心。由于曾經對抗過乾善庸、天蝕老仙和黛南楓禦,雖然沒有打敗過其中任何一個,但卻給了他無窮的信心,現在在修真界,他已經不懼怕任何修真者了,他自信只要能及時趕到,無論是誰和侯霹淨爭斗,他都能解決對手。

梅游冰還是有點不放心,他問道:“小哥兒,離殞丹還有沒有了?”

李強說道:“還有幾粒吧,呵呵,我是用不上的,爺爺不用擔心。對了,妞妞馬上也要去封緣星,爺爺到了古劍院或者重玄派後,可以讓門下的弟子去找她。爺爺,你放心啦,我不會有事的。”

說著,李強幻出擎天神甲,揮手招出戰魂刀,笑道:“爺爺,封緣星再見。”只聽一聲霹靂響,他化作一道金芒飛射而去。

梅游冰懸停在空中,喃喃自語道:“小哥兒到底修煉了什麼啊?真是不可思議。”他正准備回去,忽見遠方劍芒閃動,不由得好奇心起。天庭星的修真者相對不多,因此在天庭星的修真者他基本上都認識,他噴出自己的飛劍,向著劍芒閃動的方向飛去。

不一會兒,梅游冰就追到了,他現在可是合體初期的宗師級高手,在天庭星已經沒有誰能比得過他。他一下子超到劍芒的前面,陡然在空中現身。

飛行的是兩個修真者,看見梅游冰後立即停了下來。

這兩人梅游冰都認識,他笑道:“你們怎麼到這里來了,呵呵,你師尊剛走啊。”

原來是趙豪和古劍院的一個弟子,趙豪驚喜道:“梅老爺子,我師尊在哪里?我有急事找他。”

梅游冰苦笑道:“誰能追上你師尊啊,他用的是星空大挪移,不知道已經到哪里了,你要是早來一步就見到他了,發生了什麼事情?”

趙豪的臉都變色了,他焦急地說道:“怎麼才能聯絡上師尊啊?我用師尊留下的聯絡法寶,在天庭星已經轉了很久,可就是沒有反應,真是急死人了。”他哪里會想到李強用旗門陣法封住楚巫族的同時,也阻斷了他們之間的聯絡,而李強一旦用上大挪移,瞬息間就離開很遠了,現在已經毫無辦法了。

梅游冰冷靜地說道:“你先別急,告訴我發生了什麼事情!”

趙豪道:“靈兒前輩和慧蘅宮的修真者打起來了,魅兒姑娘放出了神獸……唉,現在全亂成一鍋粥了,古劍院和重玄派都出面調解,可靈兒前輩還是很生氣,魅兒姑娘讓我們趕快回來找師尊,她說只有師尊才能解決這件事。”

梅游冰奇道:“什麼靈兒魅兒的,她們是誰啊?”

趙豪這才想起梅游冰並不知道這些情況,他苦笑道:“老爺子,她們都是師尊的好朋友,這可怎麼辦?靈兒前輩的功力高絕,沒有人能勸得動她……再加上魅兒姑娘,更是厲害……唉。”

梅游冰從沒見趙豪這樣急過,但眼下已無法可想,只好安慰道:“別著急,我陪你回封緣星,只要能拖延時間,你師尊很快就回來的。”

趙豪無可奈何道:“也只有這樣了,老爺子我們快點回去,我出來不少日子了,唉,不知道現在的情況怎麼樣了。”他顯得憂心忡忡。

梅游冰點點頭剛要走,忽然想起還有一些靈藥收藏在回春谷,必須回去取,于是說道:“你們先走,我回家去取點東西,我們在古劍院見面。”

趙豪不再多說,立即施禮告辭。

自從有了戰魂刀後,李強就不再畏懼星空大挪移了,他發現依附戰魂刀進行挪移,速度不但快而且不怕前面有任何障礙,憑著戰魂刀無堅不摧的特性,他可以輕易穿越絕大部分障礙物,一直連續不斷地大挪移。

李強迅速向著目的地幻樹星挪移而去。

一路上他不停地查看定星盤,校准挪移的方位。李強自己都感到驚訝,進入五擎天境界後竟然可以如此遠距離的挪移,似乎比星耀還要快還要遠。中途他也停下過幾次恢複功力,大部分的時間都用在了大挪移上。

幻樹星是一顆奇特的星球,大地是由無數片巨大無比的樹葉構成,一片樹葉可以長到半公里方圓,厚達幾十米,並且完全是木質化的,巨型的枝干撐起大地。

幻樹星的所謂地面,一共由幾十層組成,從縫隙里看下去,層層疊疊深不見底,不過,這樣的巨型縫隙是很少的,常見的是狹小的縫隙,整個幻樹星內部就像一個巨大的迷宮。

幻樹星是由一株神木長成的,傳說中是神人丟棄了一顆樹種,在一個偶然的機會里發芽生長,形成了幻樹星。

李強一踏上幻樹星,就被眼前的美景震撼了,幻樹星的景色和他想像的完全不一樣。

由于神木形成的樹葉超乎想像的龐大,踏上幻樹星後人根本看不出樹葉的形狀,凸起的墨綠色經脈就像岩石一樣,旁邊沉積了大量的土壤,上面長滿了各種植物,顯得生機勃勃。

李強也無法分清道路,地上高低起伏,不時可以看到一條七八米寬的裂縫,里面很深而且很空闊。

李強收起戰魂刀,隨便幻化了一下外形,向前走去。

大群不知名的飛鳥在空中盤旋鳴叫,不遠處傳來隆隆的水聲。

轉過一角墨綠色的木質岩壁,眼前出現一條巨大的裂隙,足有幾公里寬,李強就站在裂隙的邊緣。延伸出去的大裂隙兩邊都看不到盡頭,云蒸霧繞間隱隱泛著淺綠色的光,十幾條大小瀑布飛流直下,不等到達裂隙的底部,在半空中就化為白茫茫的霧氣散開了,清冷潮濕的空氣中充滿了靈氣。李強只覺得神清氣爽,不由得暗贊:“這里實在是一個美妙的地方。”

大裂隙上長滿了各種藤蔓,一直向下生長,大風吹過仿佛無數垂柳搖擺飄蕩。不同于一般的土石裂縫,由于這是神樹葉形成的裂縫,可以看見裂隙下層層疊疊的空間,每一層都很巨大,能看見一些深墨綠色的枝干,最細的枝干也有十幾米粗,大的枝干看上去就像是一堵巨大的岩壁。

李強飛了起來,他順著大裂隙向南飛去,一路上美景不斷,看得他簡直要陶醉了,幻樹星給他的感覺就像是人間天堂。漸漸地,他發現在峽谷底部有人活動的蹤跡。他想起勾藍星的傀儡甘菱貳,便停下喚出咸木靈帥將甘菱貳找了出來。

甘菱貳已經修入了靈劍體,雖然功候較弱,但是已經能夠凝體了。

甘菱貳出來一眼看見幻樹星,頓時就癡了,半晌,他凌空匍匐下身體,舉著雙手行著靈鬼界的大禮,他已經不會哭了,只是嗚咽道:“謝謝大哥帶我回到故鄉,甘菱貳無法報答您的恩情,我給大哥行禮了。”

李強心里一酸,他並不是為甘菱貳才來到幻樹星的,甘菱貳看到故鄉時的激動心情感染了他,回故鄉已經成了他的夢想,時間過得越久他就越膽怯。憑李強現在的修為,回地球已經毫無阻礙了,可是經過這麼久的歲月,他不知該怎樣去面對故鄉,他心里很清楚,家鄉一定是物事全非了。

李強說道:“兄弟,起來吧,我陪你回家看看。”說完心里又是一酸,他忙轉過身去,看著遠方。

甘菱貳已經修煉到靈劍體境界,身形完全凝結,但是還有淡淡的灰色霧氣環繞在身周。他飄起身形,四處張望了一會兒,說道:“大哥,這里是瀑布樹峽,是幻樹星最偏僻的一條樹峽,這里地形很複雜,即使是修真者也不會到這里來居住的。”

甘菱貳向李強介紹起幻樹星,他從小就在幻樹星長大修真,對幻樹星非常熟悉。幻樹星有上百個修真門派,基本上都是從外星遷徙來的,本地也有一些土著,是屬于未開化的原始人,他們的食物是一種飛蟲的卵和神樹上寄生的螺殼蟲,修真者稱他們為樹人。樹人分族群居住,生活在幻樹星的內部,很少能見到他們的蹤影,樹峽底部活動的人跡就是樹人留下的。

修真者由于可以飛行,所以大都生活在幻樹星的表面地層。幻樹星一共有十幾層地面,最上面兩層是修真者的天下,也有一些普通凡人生活在這里,這些人大都是隨修真者遷徙而來的。中間七八層活躍著各種各樣的動物,最下層就是這里的土著樹人。

據說這里的樹人很多,約有上百萬,分為很多的族群,但是他們從來不到最上面一層,聽說他們的眼睛只能在黑暗中視物,一旦到了明亮的地方,眼睛就會完全看不見東西。

瀑布樹峽是幻樹星一條偏僻的峽谷,幻樹星有九條最著名的樹峽,其中聚集修真門派最多的是神木峽,那里有甘菱貳生活修真過的門派——青木門。

說到自己的門派,甘菱貳語氣里顯出極度的期待和興奮,他說道:“我們青木門雖然是一個小門派,在幻樹星比不上那些大門派,但是,我們青木門占據了神木峽最好的地點之一,有一眼神木井,出產幻樹星最著名的寶貝——神木之液……”

“神木之液?”

李強突然想起在雪龍城的時候,乾善庸說過要到幻樹星來收集神木之液的,沒想到他說的幻樹星就是這里。他問道:“神木之液有什麼用?”

甘菱貳說道:“神木之液是我們幻樹星所有修真門派的寶貝,因為幻樹星不出產晶石,只能靠著神木之液來築基修行,不論是初入修真的還是修真高手,都要靠神木之液的幫助提升自己的修為,可惜我們不會提純神木之液,只會濃縮精煉,據傳說,若能提純神木之液,那將是一種很了不起的神液,能夠讓人脫胎換骨。”

李強的興趣頓時上來了,他有貝冶丹鼎,要提純神木之液是輕而易舉的事情。他想:也許修煉神丹的時候能夠用上神木之液。

甘菱貳說道:“大哥,我們飛得太慢了,你能帶我瞬移過去嗎?神木峽就在西南面。”

甘菱貳的心情李強完全能夠理解,他笑道:“好,我帶你過去。”甘菱貳化作一縷黑煙,勾住李強的肩頭,傳音道:“大哥,好了。”

一道金光閃動,李強瞬移而去。

神木峽在幻樹星是一個非常有名的地方,那是一條綿延數千公里的大峽谷,形狀就像是一塊古木上裂開的大口子,它是由露出的一段神木主樹干開裂後形成的。從高空中看下去,開裂後露出的木紋猶如水流的痕跡,千奇百怪地向底部延伸,上面寄生著無數樹木蔓藤野草,郁郁蒼蒼生機勃勃,遠遠看去仿佛是岩石上青翠的苔蘚。

李強懸停在高空。

甘菱貳飄出凝形,嗚咽著喃喃說道:“我回來了……回來了,還有誰在家里啊……我終于回家了……”就這麼幾句話,他顛來倒去地嘀咕著。

李強沒注意甘菱貳說什麼,他的注意力完全集中在神木峽上。他想起在攝圈里看到的影像,雖然當時看到的預測很模糊,但是他知道,事情就是在神木峽發生的。讓人匪夷所思的是,他並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情,在什麼時間發生,但是他知道一定和侯霹淨有關。

攝圈給出的信息很模糊,只有像巫老那樣的人才能完全領會其中的含意,李強雖然也看到了,但絕大部分都難以理解。他仔細回想辨識在攝圈中出現過的景物,按預測,事情應該還沒有發生,可能侯霹淨還沒有來到幻樹星。

李強心想:“只要找對地方,等侯老哥來見了面,我還怕什麼?”他暗自慶幸自己提前趕到了,心里總算安定下來。

甘菱貳陡然化作一道白色劍光,猛地向神木峽飄去,速度之快大約是他的極限了。李強很輕松地跟在他身後,他知道甘菱貳忍耐不住了。

順著神木峽向西飛行,不時地可以看見掠過的劍光。由于幻樹星的修真者大部分都使用神木煉制的飛劍,所以這里的劍光大都是青綠色的。

李強和甘菱貳的飛行在這里顯得很特別,李強就像是在空中漫步,身周沒有劍光環繞,速度看似緩慢,卻不比有飛劍的慢。甘菱貳化作一道白色的劍光,在前面急速飛行,破空聲響徹峽谷。

飛了不到十分鍾,在神木峽一個彎口上,甘菱貳突然停止前進,結結巴巴說道:“前……前面……就是青木門……”

');

上篇:第八章 逆行丹     下篇:第十章 神木之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