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飄邈之旅 第十章 神木之液  
   
第十章 神木之液

木質形成的巨大峭壁上,有一塊不大的凸起,像是天然形成的平台。甘菱貳手指那個平台道:“那是……那是我的家……”他癡癡地看著,卻不敢上前。

李強好奇地看去,只見平台上修得很整齊,邊緣處的木質欄杆油光水滑,平台依托的峭壁上有很多洞口,看樣子這里的房間都是雕琢在神木內部的。

李強拍拍甘菱貳的肩膀,安慰道:“先回家,別在這里發愣了。”

甘菱貳木木地點頭道:“好,我回家了……”話音未落,從青木門的住處飛出三個修真者,都身穿青色的戰甲,劍光也是淡綠色的。三人快速飛到甘菱貳和李強身前,其中一個修真者問道:“你們是誰?”

李強發現這三個修真者敵意很濃,他問甘菱貳道:“兄弟,這是你們青木門的人?”甘菱貳茫然地搖搖頭,對三人說道:“現在青木門的門主是誰?讓他來見我。”那三個修真者仿佛聽到了最好笑的笑話,一起哈哈大笑起來。

甘菱貳勃然大怒,喝道:“混蛋!我是甘菱貳——青木門的門主!你們三個是什麼東西?”

三人一怔,其中一個臉色發青的漢子說道:“什麼青木門?這是我們神木宗的分院,你是不是跑錯地方啦?哈哈。”

李強心知有變,說道:“兄弟,冷靜點。”

但是已經晚了,甘菱貳完全無法冷靜,他被極度的失望和憤怒擊懵了。

一道晶亮亮的劍光直撲三人而去。

甘菱貳是靈劍體,在暴怒中,他化為劍芒狂沖過去。

李強搖了搖頭,他很理解甘菱貳,但是這樣爭斗是很難解決問題的。他抄著雙手站在一邊觀看。

幻樹星最大的門派就是神木宗,幾乎是一派獨大的格局,像青木門這樣的小門派是沒有什麼地位的。

甘菱貳化作靈劍,一劍就將對手重創。那三個修真者連元嬰期都還沒有到,如何是靈劍體的對手。尤其甘菱貳是從元嬰修入靈體的,比靈鬼界絕大部分的靈劍體都要強,在修真界,大約只有出竅期的高手可以與之匹敵。

一聲尖利的木哨聲響起,只見一個修真者鼓著腮幫拼命吹響一支黑色的哨子,同時將飛劍環護著受傷的那人,兩道淡綠色的劍光形成光幕擋在三人身前。立刻,從平台邊的崖壁里飛出一大群修真者來。

李強不禁暗歎,回家的人心理可真脆弱。

隨著一聲沉悶的震響,一道耀眼的青光閃過,甘菱貳被劈得飛了出去,他大吼:“我跟你們拼了……”揚手飛出一串陰雷。

青光猶如無數飛行的光鳥,將陰雷擋住,“轟隆隆”,劇烈的爆炸聲接連響起。只聽一聲斷喝:“夠了!住手!”刹那間,漫天的巨木飛舞,一起向甘菱貳撞擊過來。

李強淡淡地說道:“兄弟,回來。”他伸手虛抓,滿天的巨木突然消失,一個高大的青年顯露出來。

甘菱貳清醒過來,他退到李強身邊,說道:“大哥……唉!”他又氣又急,憤然地看著對面那個青年。

“你……木絕!你們神木宗為什麼霸占我的青木門,我的弟子門人都到哪里去了?”

木絕是神木宗的高手,有分神期的修為,他身穿褐色的戰甲,頭發是很少見的青綠色。他的臉色也是驚疑不定:“甘菱貳?你竟然還活著……咦,不對,你是靈劍體!”他流露出一絲貪婪的神情。要知道靈劍體在這一界是很少見的,若能收服靈劍體和自己的飛劍合修,飛劍的威力就能增加很多。

李強也知道這個道理,看到木絕的神情,他明白了這家伙的意思,不禁心頭火起。他依舊一言不發地看著,想看看這家伙還會做出什麼舉動。

甘菱貳說道:“你說!你說!青木門到底怎麼了?”

木絕冷笑道:“青木門已經並入我們神木宗了,所以,青木門在幻樹星不存在了,你這個門主……現在才回來,哈哈,遲了點吧。”

甘菱貳憤怒得渾身都顫抖起來,他大喝道:“讓他們來見我!”

木絕用手指揉揉太陽穴,不耐煩地說道:“讓誰來見你?你是什麼東西!”

李強看不下去了,神木宗的人如此猖狂欺人,有點出乎他的意料。他用和緩的語氣說道:“我兄弟只是要見見自己的門人和弟子,你說話客氣一點不行嗎?修真者哪來的這麼大火氣。”

甘菱貳死死地盯著木絕,氣得說不出話來。

木絕早就看出李強不同一般,可他並不在意,因為神木宗背後有了不起的人物在撐腰。木絕冷冰冰地說道:“你又是哪里冒出來的家伙,怎麼?想為青木門出頭?”

李強還沒有說話,甘菱貳突然狂笑起來:“我明白了……我明白了……原來是為了我們青木門的神木井!”

李強臉色冷了下來,他喝斥道:“你!帶著你的人立刻滾!帶一句話給你們神木宗的宗主,別惹火了我,滾!”自從修神後,李強已經竭力收起自己霸道不講理的一面,這次居然被木絕給惹火了。他的脾氣從來就是這樣,要麼就忍,忍不住的時候就盡情發泄。

木絕不知道自己惹上的是什麼人,被李強劈頭蓋臉地一頓罵,他也快要氣瘋了。

木絕雖然也感覺到李強很厲害,但是他對自己同樣很有信心,說到這個地步也只有憑本事來爭斗了。他是神木宗宗主的師弟,在門派里的地位非常高,這養成了他目空一切的習慣,他不覺得自己說話難聽,只覺得李強的話讓他受不了,講不下去就准備動手了。

他指定自己用棲獵木煉制的青劍,眼睛盯著李強,咧嘴笑道:“讓我滾可不是那麼容易的,不信?就來試試吧。”

甘菱貳心里一動,他知道李強是什麼實力,急忙插話道:“木絕,你要是輸了怎麼說?”

李強心里好笑,暗贊甘菱貳聰明,這一架打下來,木絕是輸定了,這時候說好彩頭是非常重要的。他也趁機挖苦道:“兄弟,我看他什麼都不敢答應的,他只不過是個笨蛋而已。”

木絕簡直要被氣死了,長這麼大第一次有人讓他滾,還說他是笨蛋,這讓他無論如何也受不了。他怪叫一聲:“我輸了隨便你們……我要殺掉你們……”他咆哮著射出青劍,幻化出滿天巨木狠狠地撞擊過來。

李強修入五擎天境界後,已不願和修真者爭斗,那是一種欺負小孩子的感覺,頗有勝之不武的尷尬。他不好意思使用戰魂刀,便飛出了收藏已久的吸星劍,一出手就幻化出滿天烈火。他說道:“木絕,你不是我的對手!唉,說實話就是沒人聽啊,去你的!”

天地都仿佛燃燒起來。這里是幻樹星,對這樣劇烈的火勢無人不怕,連甘菱貳都緊張了。

刹那間,空中飛舞的巨木燃起了熊熊大火。木絕怎麼也沒想到對手是火性飛劍,他狂吼道:“給我用神木雷轟他!”

周圍約有十來個神木宗的弟子,聞言立即揚手飛出十幾顆神木雷。那是神木宗采集樹心中的結晶,用特別的方法修煉而成的,專門用來反克火性飛劍。

李強現在的神奕力用在操控吸星劍上實在是游刃有余。烈火被神木雷炸散後,立即又有更多的烈火出現,最後,天空中竟然出現無數只飛舞的火鴉,怪聲鳴叫著沖向所有出手的修真者。

木絕驚恐地發現,對手的功力之高完全出乎他的意料,他覺得自己的青劍快要抵擋不住烈火的燒烤了,心里不由得大急。這把用棲獵木修煉的青劍是他最心愛的法寶,是和他的元嬰合修的寶貝,若是青劍受損,他的元嬰也會受到重創。

李強根本就像是在玩,吸星劍與其說是在攻擊,還不如說是在玩弄幻化的手法。從烈火幻化成火鴉,然後又變成飛舞的火鳳,最後他將吸星劍幻化成一條巨大無比的火龍,張牙舞爪地撲向神木宗的修真者。

木絕趁李強不注意,飛快地收回青劍,拋出一件護身法寶。突然,他發現自己和同伴被困在一條巨大的怪獸圈里,那是一條他從來沒見過的怪物。隆隆的呼嘯聲震耳欲聾,那條怪獸速度之快令人瞠目結舌,快速飛舞的火龍在神木峽上空形成了一個巨大的火球,將木絕等十幾個修真者困在里面。

甘菱貳憤恨地說道:“木絕!我的青木門到底怎麼啦,說話!”

可憐木絕和那十幾個修真者被火龍炙烤得渾身冒煙。

李強的吸星劍對付仙人不行,對付修真者可是綽綽有余,而且吸星劍蘊含著天火,不完全是幻化出來的,天火是這一界最厲害的火,憑著木絕的分神期修為,根本就難以抗禦。

木絕大吼道:“你的青木門都死絕了,甘菱貳!你是不是覺得很開心啊,哈哈,哈哈!”

甘菱貳頓時就瘋了,他怪叫著就要撲上去,被李強一指定住身形。

李強喝道:“甘菱貳!冷靜點,你聽不出來他是故意氣你的啊。”甘菱貳動彈不得,只是不停地大叫:“木絕……木絕……我不會放過你們神木宗的!”

李強環顧四周,突然心里一動,他想起了攝圈里的景物,這里不就是侯霹淨出現的地方嗎?他急忙仔細查看,心里不由得又驚又喜,看來自己的確是搶在侯霹淨之前到達了這里,而且,侯霹淨似乎也是來為青木門出頭的,不過現在是自己先出現並且和神木宗爭斗起來。

李強的吸星劍幻化的火龍越飛越快,漸漸形成一個巨大的空心火網。木絕脾氣倔強,即使身處絕地也不肯屈服,李強不禁暗暗佩服這家伙的骨氣。他說道:“木絕,我只問你一句話,你們有沒有傷害青木門的人?”

木絕已經被李強毀掉兩件法寶,他只要一用法寶就會被幻化的火龍燒毀,根本就無法抵禦。他突然發現如果自己不用法寶,火龍就不會攻擊自己,雖然覺得很熱,但是沒有生命危險。他悲哀地覺悟到,對手等于解除了自己這些人的防禦,他可以隨時下手攻擊自己和門人,只是對手似乎在等待著什麼。

神木宗的弟子已經忍耐不住了,他們這里的修真者大部分都是木性體質,不畏酷寒卻怕火焰,火龍發出的巨熱使他們完全受不了,感覺自身的三昧真火都要被引發了。

木絕的修為很高,勉強能夠忍住,他自己不怕死,但他必須顧及門人弟子的安危。他恨恨地大叫道:“沒有!我沒有傷害青木門的人!”

對木絕來說,這樣的回答已足以讓他顏面盡失,為了保護弟子和門人,他也只能暫時屈服了。

李強左手一招,飛舞著的火龍陡然化作漫天火星,瞬間消失一空。他淡淡地說道:“我相信你,都給我滾!”

木絕狼狽地護著門人弟子向神木峽另一端退去,他大聲吼叫道:“你們有本事就別走,我會回來的!甘菱貳,別以為找了一個高手來就可以威風了,神木宗不會放過你們的!”他的嘶吼聲在神木峽里回蕩,峽谷里全是“不會放過你們……放過你們……你們……”的回聲。

李強不禁啞然失笑,修真者也會說出如此無聊的威脅語言,他實在有點小瞧神木宗了。

揚手解開甘菱貳的禁制,李強說道:“兄弟,你太沖動了,不過,我理解你的心情,先回門派看看吧。”

占據青木門的神木宗弟子已經全部離開了,李強和甘菱貳落在平台上,峽谷中不時地飛過一些修真者,但是無人敢上來和甘菱貳說話。

甘菱貳飄進青木門內,看著空蕩蕩的房間,他六神無主了。

李強站在平台邊緣一塊凸起的木板上向四處張望,木質的大峽谷風吹過時的感覺都不一樣,就像是伐木工人在森林中砍伐,發出空空的怪聲。遠處峭壁上停留了很多人,不時還有劍光閃動,李強的神眼看得一清二楚,他知道這些修真者都是看熱鬧的。

李強心里忽然微微一動,神木宗一定有所倚仗,他們倚仗的是誰?難道有散仙在此?即使神木宗有散仙幫忙,李強也不在乎,憑著神器的威力,散仙已經不是他的對手了。

甘菱貳悄然飄到李強身後,李強頭也不回地說道:“兄弟,我估計你的門人弟子已經遷移到別的地方去了,這里不會有人留下的。”

甘菱貳的神情極度失望,他苦笑道:“沒有留下任何信號,神木井里的神木之液被抽取得干乾淨淨,唉!”

李強說道:“你不用太難過了,弟子門人只要沒事就好,至于他們過得好不好,你已經不用操心了。”甘菱貳愣住了,半晌,他才明白李強的意思,自己已經是進入靈鬼界的靈劍體,還如何操心修真界的事情,最終還得靠他們自己的努力。他苦笑道:“我明白,但是我放不下啊。”

李強淡然一笑,心想:“是啊,自己又何嘗能夠放下。”

神木峽的另一邊突然閃起一片劍光,向青木門飛射而來。李強說道:“好家伙,來得好快,奇怪……怎麼從這邊過來……”

甘菱貳猛然飄起身形,叫道:“這是我們青木門的禦劍法門,他們……他們回來了。”

很快就有七八個修真者落在平台上,李強一見不禁大喜過望,其中一個瘦小的修真者竟是自己的老哥侯霹淨。他欣喜地瞬移到侯霹淨身前,大叫道:“老哥,哈哈,終于又見到你啦。”

李強心里對巫老的預測佩服之極,果然在幻樹星見到了侯霹淨。

侯霹淨身穿一套黑色的長袍,滿面笑容地看著李強。他晃著腦袋,眼珠不停地轉動,從上到下地來回打量,半晌,突然哈哈大笑,使勁一巴掌拍在李強的肩膀上。李強一挺腰若無其事地笑道:“老哥,這麼多年不見,一見到自己的兄弟就先打一巴掌啊,還好我皮厚,不然就被打爬下了。”

侯霹淨有心測試李強的修為,所以這一巴掌蘊含著無比精純的真元力,他已經是達到大乘期的高手,三百年之內肯定要飛升的人,這一巴掌決不亞于散仙的出手。眼看著李強若無其事地接了下來,侯霹淨發自內心地感到高興,他得意地說道:“還是老子的兄弟厲害,哈哈,這麼多年你這臭小子跑到哪里去了?害得那麼多人擔心你。”

聽到這句久違的老子,李強不禁咧嘴大笑,能再見到侯霹淨他實在太高興了。他恭恭敬敬地行禮道:“老哥,恭喜你渡過天劫修到大乘。”侯霹淨翻翻眼睛,說道:“還不是沾了你傅大哥的便宜,嘿嘿,兄弟,你怎麼會跑到這麼偏僻的地方來?”

其他幾個修真者見到甘菱貳都傻了,他們沒想到還能見到老門主,立即簇擁了過去。

李強和侯霹淨走到一邊,李強歎道:“老哥,你是不是打算為青木門出頭?”

侯霹淨感到不可思議:“奇了,你怎麼會知道?這群小家伙纏住老子哭訴,說什麼門派被別人占據,門主失蹤已久,被人欺負……老子最見不得這種事情,就過來看看,也不算為他們出頭吧。”

李強知道,隨著侯霹淨到達這里,事情的發展就由不得他了。他心里感到納悶,究竟是什麼人能夠讓侯霹淨受挫?即使面對散仙,侯霹淨也不可能吃太大的虧,畢竟他已是大乘期的高手,體內已有一定的仙靈之氣,隨著飛升的臨近,仙靈之氣會越來越盛。侯霹淨渡劫時日不久,仙靈之氣雖然很少,但是在這一界能讓他吃虧的高手也是不多的,李強心里感到很好奇。

甘菱貳拉著兩個修真者走到李強面前,興奮地說道:“這是我的小師弟甘菱旗,這是我的大弟子甘木語。”又對他倆說道:“他是曾經救過我命的大哥,大哥是有大神通的高人,你們過來見禮。”

甘菱旗好奇地盯著李強,他看不出李強那里厲害,不過,師哥的話不會有假。他上前恭敬地施禮道:“見過師兄。”甘木語緊跟著施禮道:“見過師伯。” 他似乎有點害羞,說完話就退後一步。

李強說道:“師弟、師侄不用多禮,嗯,說說看,你們怎麼會放棄這里的?”

甘菱旗身穿一套青色戰甲,是用棲獵木煉制的,在幻樹星這樣的戰甲就是極品的好戰甲了。他背上插著兩面黑色的小旗,似乎是專門修煉的護身法寶。他的臉色白中透著青綠,就像是大病初愈的人,那是木性修真者特有的標志,只有修煉到分神期以上,才能徹底擺脫這樣的臉色。

甘菱旗苦笑道:“我們是被神木宗的高手趕走的,他們說要征集所有的神木之液,我們不願意……結果他們就派了大批的高手來,比斗結束後,我們只能退走。

侯霹淨怪笑道:“哦,拳頭大就搶人東西……老子豈不是要搶遍天下了,修真者這麼貪婪那還怎麼修真?”

甘菱旗搖頭道:“前輩,神木宗是為了討好羅天上仙才這樣做的,那次需要的神木之液實在太多了,他們無法提供仙人所需,便開始向所有的門派討要神木之液,但是開啟神木井必須要門主同意才行,我師兄早就失蹤了,所以我們沒辦法答應他們。”

李強恍然大悟道:“原來是乾善庸和黛南楓禦到這里來收集神木之液的,怪不得……”

侯霹淨搖頭道:“那也太霸道了。算了,既然現在駐地已經收回,也就沒什麼好說的了。”

甘菱旗恭敬地說道:“前輩,神木之液我們儲藏了很多,都被法術禁制了,等一會兒我們取出一些送給前輩。”侯霹淨點頭不語,他為了順利飛升,也在收集靈藥,准備制煉一些丹丸備用。

甘菱貳說道:“前輩,大哥,請進屋休息。”

李強忽然笑道:“呵呵,來得好快啊,木絕大概從沒受過這樣的氣,不知道來的是什麼樣的高手。”他心里竟有一份期盼。

侯霹淨大大咧咧地說道:“管他來什麼人,老子都不甩他,老弟,我們迎上去看看。”

木絕一馬當先飛射而來,後面劍光閃動,足足跟了幾十個修真者,刹那間,整個神木峽都回蕩著尖嘯聲,那是飛劍破空的聲音。片刻功夫,那些修真者就將青木門團團圍住。

李強聳聳肩,說道:“打架有時候也是很管用的辦法啊。”

甘菱貳知道門派中沒有人受到傷害,也就不大恨神木宗了,畢竟神木宗有實力讓青木門毀滅,但他們並沒有趕盡殺絕。他說道:“大哥,能化解就化解吧,唉,他們還要在幻樹星生存下去啊。”

木絕懸停在平台上方,喝道:“甘菱貳,你威風夠了吧!既然你能請外人來幫忙,我們神木宗的人也能!”他轉身射出一道青芒,那是報信的法寶。

一道金光閃過,瞬移而來的竟是一位仙人,而且是李強不認識的仙人。

這下不僅甘菱貳傻了眼,連侯霹淨也嚇了一跳。

李強心念急轉,脫口而出道:“羅天上仙尺勿語?”

那個仙人散去護身金光,冷聲道:“你怎麼知道我是尺勿語?”

');

上篇:第九章 幻樹星     下篇:試招 第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