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飄邈之旅 第三章 迅樹人  
   
第三章 迅樹人

李強為了避免被尺勿語連續攻擊,清醒後第一件事情就是瞬移,遠離剛才摔落的地方。他不知道尺勿語已經離開了。

最後這一層猶如迷宮一般,而且伸手不見五指,李強憑著銳利的神眼可以清楚地看見周圍的環境,心里不由得感歎造物主的神奇,竟然有如此奇怪的地方,完全超出了他的想像。

放眼望去,四周是由無數巨木自然形成的空間,空洞一個套著一個,仿佛沒有止盡。地面和洞壁均由粗糙潮濕的樹皮形成,只是這樣的樹皮太過巨大,已經看不出樹枝的原形。洞里的空氣也比較陰冷,有股淡淡的黴味。樹皮的表面生長著五顏六色的野菌,一簇簇一叢叢的,就像附生在地面上的植物,這里完全是它們的天地。

李強無暇多看,他找到一塊比較干燥的壁角盤腿坐好,開始檢查自己的身體。這次硬拼使他功力大損,依仗著戰魂刀的威力,雖然護住了身體沒有受傷,但是金尊神心受到劇烈的震蕩,他知道,神心受損功力就無法快速凝聚,這是非常危險的。

吃了一顆聖實欖,李強立即沉入五擎天境界開始修煉。聖實欖不愧是神果,靈力瞬間如潮水般湧出。

自從看了貝冶天經後,李強覺得這樣吃聖實欖簡直是暴殄天物,若是能用貝冶丹鼎煉出神丹,功效當然要比神果好得多,但是他現在沒有機會煉丹,只能吃聖實欖救急。

李強身上的擎天神甲幻明幻滅地閃著淡淡的金光,將周圍漆黑一片的空間照亮,他手掐神訣,全身心地投入到修煉中。

李強修煉得極快,有聖實欖的幫助,金尊神心的跳動很快就理順了。他發現自己的功力更加精純了,而且奇怪的是,功力似乎有突破殺戮之心境界的跡象。他控制著開始收功,因為心里惦記著侯霹淨的傷勢,他不敢修煉得太久,心里卻存下一個疑問:難道修煉修神天薦章要靠外界的刺激才能有更大的進步?

不遠處傳來“沙啦沙啦”的響動,似乎有什麼東西靠近過來。李強靜靜地收了功,雖然沒有突破現有的境界,他也很滿意了。

不一會兒,十幾只古怪的蟲子爬了過來,蟲子很大,圓形的白胖身軀有臉盆那麼大,三角形的嘴就像一把開合的剪刀。李強見過的怪物很多,心里早已不以為意,他站起身來。那些怪蟲只是來吃地上的野菌,並不理會李強。

忽然,一聲尖利的木哨聲響起,李強察覺到有數十個生命體圍攏過來,速度之快讓他很是驚訝,他悄然隱去擎天神甲的光芒,在黑暗中等待著。不一會兒,他看清了,圍攏過來的應該就是傳說中生活在幻樹星底層的土著——所謂的樹人了。

李強隱身靠在樹壁上,饒有興致地看著,他倒不急著走了。

怪蟲似乎感受到了威脅,一個個停止進食,快速圍成一個圓圈,將嘴巴斜斜地翹起。

所謂的樹人竟然和人類完全一樣,只是身體進化得更為健壯,每一個樹人手腕上都有一個發光的手環,發出青幽幽的磷光,可以清晰地照亮周圍的環境。

李強仔細打量著,大約是不易見到陽光的緣故,樹人的膚色極白,幾乎人人都赤裸著身體,只用一塊褐色的玩意兒兜住胯部。他們的頭發都是白色的,長長的散落在腰間,眼睛里發出幽幽的綠光。李強發現樹人的長相都很俊美,根本不像是未開化的土著人。

樹人快速地圍攏過來,每人手中都有一根黑黝黝像長矛一樣的武器,不知道是用什麼制作的,為首的是一個美貌的少女,她赤裸著上身,手中提著一根銀色的尖刺,發出“呀呀”的尖叫聲,指揮著樹人開始攻擊。

李強發現這些樹人的速度實在是了不起,一旦動起來,猶如閃電般迅捷,簡直可以與修真者相媲美。樹人相互交錯著從怪蟲頭頂掠過,手中的武器從上而下插落,不到十分鍾,地上的怪蟲就被全部殺死。

少女吹響木哨,聲音遠遠傳出,不一會兒,湧來更多的樹人,大部分是老人和孩子,他們開始分解怪蟲。

李強恍然大悟,這些樹人就像是游獵部族,在不斷遷徙中尋找食物,前面是獵手,後面緊跟著自己的族群。

一個年老的女人坐在中央,身邊圍繞著一群赤裸著身體的孩子,她嘰嘰咕咕地說著什麼,李強一句都沒有聽懂。只見她做了一個古怪的動作,用手拍著額頭,長長地歎了一聲,然後開始吃起來,等到吃飽了,她又嘰咕了幾句,其他樹人這才蜂擁而上開始搶食。

李強突然明白了,這就是所謂的母系社會,一切都由女性做主。他知道自己沒法和這些樹人交流,打算立即離去。正在這時,圍繞著那個老女人的孩子們每人都搶到一塊食物,飛快地散開,一個約五六歲大的小男孩,抓著一塊怪蟲身上的白肉,速度極快地躍向李強的隱身處。

緊接著三四個小女孩撲了過來,將男孩手中的肉搶去。那個小男孩眼看著到嘴的肉沒了,氣得照准牆壁狠狠一腳踢去,准准的踢在李強腿上。要知道李強即使是隱身,環繞在身邊的防護也是無比強大的,防護遇到襲擊立即反撞回去,小男孩驚叫一聲,倒飛出去。李強真是哭笑不得,只得飛身將男孩抓住,不然這股反擊的力量能把他撞死。

突然間冒出一個人來,正在搶食的樹人都被驚動了。

樹人的第一個反應就是攻擊。那個為首的老女人尖聲怪叫起來,剛才圍獵的那些樹人立即團團圍住李強,什麼話也不說,抬手就將手中黑色尖利的長矛刺過來。

李強發現他們並不顧忌自己手中抓著的孩子,密密麻麻的長矛一起攻過來,倒讓他嚇了一跳。他心念一動,太皓梭的金光陡然閃亮,那些長矛還沒有近身就被太皓梭絞得粉碎。

刺目的光線讓那些樹人受到極大驚嚇,只聽一聲木哨響,樹人就像受驚的兔子,眨眼間就逃得無影無蹤了。

真是攻得快逃得也快。

李強苦笑著搖搖頭,他原本准備悄悄離開的,沒想到還是驚動了這些奇怪的樹人。他將小男孩放下,指著樹人逃走的方向說道:“小家伙,你快去吧,不然就趕不上了。”那個小男孩眨巴著大眼睛,緊緊地盯著李強,嘴里咕嚕了幾句什麼,仍然一動不動地站在那里。

李強蹲下身來,和氣地說道:“快去吧,我也要走了。”可小男孩根本聽不懂李強說什麼。

李強仔細看看這個小樹人,發現這個小家伙長得非常可愛,瘦小的身體顯得很精神,一頭長發雪白雪白的,大大的眼睛里閃著隱隱的綠光,翹翹的鼻頭,緊閉的雙唇,手腳特別大,還長著尖利的指甲,像是一個活著的卡通人。

李強也知道他聽不懂,心想:“也許他嚇壞了。”他轉身離開,神識卻在查看背後的小樹人。那個小男孩一點都沒有猶豫,緊緊地跟在李強身後。李強不由得大奇,他轉過臉蹲下身,說道:“你去找你們的族人啊,別再跟著我了。”

小男孩默默地抓住李強的胳膊,臉上的神情讓李強感到很奇怪,他看出這個小男孩想要跟自己走。聯想到剛才他被族人搶去食物的情形,李強有點明白了。

苦于無法和他溝通,李強攤開雙手說道:“小孩……你的……回回……吧……”他邊說邊比劃,那樣子就像一只滑稽的猴子,逗得小男孩“噗哧”一聲笑了。

李強雖然對樹人沒什麼興趣,但是他從來不欺負弱小,更不會對小孩子發脾氣,無奈中他找出幾個很甜的靈果,遞給小男孩,趁他接果子的時候,陡然瞬移出去。不過,他還是不放心,悄然隱身後又回到男孩身後不遠處。

小樹人拿著幾個靈果,呆呆地站在地上,眼淚一滴一滴地流了下來。他慢慢地坐在地上,看著李強消失的地方,不停地流淚。

李強心軟了,他最見不得別人傷心落淚。想了想,反正自己的門人弟子很多,隨便托付給誰都可以。他又重新出現在男孩身前。

李強苦笑道:“小家伙,你贏了。”

小樹人看見李強突然出現,興奮地一把抱住李強的腿,說什麼也不肯撒手。李強連哄帶騙,連比劃帶哼哈,好不容易才讓他松開手。他蹲下身子,讓小樹人爬到背上,心想:“老子被羅天上仙打落到地底,還順便拐帶了一個樹人小孩,真是夠亂七八糟的。”

回去原本是很方便的,現在帶著一個小樹人反而不容易出去了,他不知道小樹人能不能忍受自己的瞬移,生怕瞬移出去後小樹人會受不了。其實,李強是多慮了,憑著他的功力,隨便帶什麼人都沒有問題。他想了想,還是放出太皓梭,一聲霹靂,強行從地下穿了上去。

一出地層,小樹人就驚叫一聲,松開雙手,死死捂住眼睛。李強心念微轉立即明白了,是外面的強光讓小樹人的眼睛受不了。他急忙取出輕靈之水,用法術灑在小樹人的眼睛里。

過了一會兒,小樹人睜開雙眼,他驚喜地四處張望,嘴里咿咿呀呀的不知道在說什麼,聽語調似乎非常興奮。

李強心里惦記著侯霹淨,他一把抱起小樹人,快速向神木峽飛去。小樹人嚇得緊緊抱著李強的脖頸,他從來沒見過人可以飛行的。

兩人很快就飛到神木峽的上空,李強驚訝地看著傷痕累累的幻樹星,這才知道自己和尺勿語的爭斗有多大的破壞力。他歎息了一聲,快速向青木門的方向飛去,路上正遇見甘菱貳、甘菱旗和甘木語,他們三人在下面沒有發現李強的蹤影,又跑到上面來四處尋找。

甘菱貳喜出望外,大叫道:“大哥,你……你沒有事吧。”

李強急忙問道:“我老哥怎麼樣?傷得重不重?尺勿語在哪里?”他一邊說,一邊將太皓梭的金光攏住三人,帶著他們一起飛向青木門。

甘菱貳還沒來得及說話,甘菱旗就叫了起來:“咦,這是迅族的小樹人啊。”大家的注意力立即被吸引過去。

甘木語仔細看了看,說道:“天哪,這是樹人中最俊美的一族了,在幻樹星,這樣的樹人可以換到很多神木之液,或者……”李強扭頭冷冷地說道:“這孩子是人,不是物品。”甘木語頓時不敢吭聲了。

甘菱貳早在勾藍星被李強救出來的時候就知道,李強和絕大部分修真者都不同,他有很多古怪的想法和做法,比如讓自己叫他大哥,帶自己進入靈鬼界……好像沒有他辦不到的事情,即使是和羅天上仙爭斗,也沒有弱了威風,實在讓人猜不透他是什麼樣的人。

甘菱旗急忙解釋道:“前輩,木語不會說話,惹您生氣了,我代木語給前輩賠禮。”

李強也知道自己的語氣不好,說道:“算了,談不到賠禮,只是這孩子我喜歡,我討厭把人當成物品,即使他是未開化的土著。”

甘木語心里覺得委屈,他只是實話實說而已。他忍不住說道:“師伯,您別生氣,我們這里的風俗就是這樣的,不過,我們青木門沒有抓過樹人……”

甘木語開始解說這里的風俗。

樹人是幻樹星的土著,分為很多族群,有專門在樹穴里居住的萵樹人,身體巨大,相貌丑陋,他們以飼養樹蟲為生。還有專門采摘野菌為食的殼樹人,長著飛翼會滑翔的浮樹人。最厲害的是迅樹人,他們是幻樹星底層的狩獵者,是這里修真者搜尋的豢養珍品,馴服後的迅樹人是最好的侍從和仆人,尤其是迅族俊美的少男少女,更是價值連城。

甘菱旗發現小樹人不停地四下張望,不禁感到疑惑:“這個小樹人很怪啊,他竟然能適應這里的光線,太奇怪了。”他不知道李強用輕靈之水給小樹人洗過眼睛。在這里要是抓住了迅樹人,一般都是用法術將其眼睛遮住,要經過很長時間的訓練,才能逐漸適應幻樹星表面的生活。一個迅樹人要想在幻樹星表面生活,必須經過嚴酷的訓練,這里有專門訓練樹人的修真者。

甘菱貳知道李強神通廣大,他說道:“小師弟,別奇怪了,大哥什麼辦法都會有的。”

說話間,眾人已飛臨青木門上空。甘木語說道:“師伯,下面就是……我們下去吧。”李強點點頭,太皓梭裹著眾人一閃間落在平台上。

李強放下小樹人,說道:“老哥在哪個房間,快帶我去。”

甘菱貳說道:“跟我來。”他搶先向岩壁的一個木洞跑去。李強剛要舉步,忽然發覺小樹人又抱著他的大腿,無奈之下,他只好抱起小家伙,飄然跟上甘菱貳。

侯霹淨泡在一個坑里,那是從房間的地面向下挖出的一個長方形的坑。由于整個房間都是木質的,這個坑也就等于是一個木盆,里面霧氣繚繞,有兩個弟子在用三昧真火燒木坑里水。

侯霹淨臉色蒼白地躺在水里,腦袋靠在木坑邊,一只大腳翹在坑沿,還不時地抖動一下,他正在閉目休養。木坑里的水是用神木之液稀釋過的,空氣里彌漫著一股濃濃的清香味,讓人覺得神清氣爽,很是舒服。

李強一見就忍不住笑了,看老哥的樣子似乎傷勢並不重,不會有太大問題。他蹲下身來,笑嘻嘻地說道:“老哥,多久沒洗澡啦?”

侯霹淨閉著眼睛,懶洋洋地說道:“分神期以後,老子就從來沒有洗過,憑著修真者自淨的本事,是不用洗澡的,老子早就忘記洗澡是什麼滋味了,啊……沒想到……泡在熱水里真是享受,老子都不想動了。”說完,身子向下一沉,將全身都浸入水里。半晌,他才重新冒出頭來,歎道:“兄弟,這次老子麻煩大了。”

李強心里微微一怔,搶步上前,將神識探了過去。他們倆是兄弟,這樣的舉動很正常,若是對一般的修真者這樣做,那是很失禮的事情。

侯霹淨放松身體讓李強查看,說道:“老子這次玩大了,哈哈,和羅天上仙都敢干……老弟,我是不是夠狂啊。”

蹲在木坑邊的兩個弟子收手站起,連續運三昧真火化開神木之液,也是很辛苦的。

李強的神識在侯霹淨體內轉了一圈,片刻,他收回神識,慢慢地坐下,低頭苦思。他知道老哥的麻煩大了。

進入大乘期後,元嬰和本體基本上合而為一的,而侯霹淨的紫府竟然又隱隱有了元嬰的跡象,雖然沒有生命危險,但這是功力大倒退的表現,用修真界的靈丹已經無法恢複了。

李強考慮給他聖實欖,轉念一想又不對,他現在受傷後功力倒退,聖實欖霸道的靈力老哥一定是受不了的。

李強開始回憶貝冶天經的記載,足足回憶了一個多小時。屋里沒人說話,都靜悄悄地等著。兩個青木門的弟子再次給木坑里的水加溫。

李強心里著急,自己現在是無法救治侯霹淨了,即使求乾善庸出手也沒用,只有煉出歸元神丹才行,那可是貝冶天經中記載的最難修煉的神丹——七集丹,一爐七種神丹。可是煉制神丹必須要回到封緣星,必須依靠梅游冰的幫助,他自己實在沒有把握修煉七集丹,而現有的靈藥有限,也不能隨意浪費。

侯霹淨笑道:“老弟,別愁眉苦臉的,老子升不了仙人也沒什麼大不了的,實在不行,老子兵解了修散仙,哈哈,這樣我還能在這一界混混,老弟,你就別擔心啦。”

李強抬頭道:“老哥,你兄弟什麼時候讓人失望過?不過,老哥要吃點苦頭了,在我煉成歸元神丹之前,老哥……”侯霹淨雖然很豁達,對自己的命運看得很開,但是聽說李強有辦法救治還是很開心,他笑道:“修真這麼多年了,老子還怕吃什麼苦頭?兄弟,一切都聽你的。”

李強不再多說,他依照貝冶天經的記載,連續掐動一種古怪的法訣,每變化一個動作,就有一道彩光射入侯霹淨體內,一共射入十八道彩光。

侯霹淨發覺自己的功力被李強完全封閉了,他驚訝地說道:“老弟,你是怎麼辦到的,老子現在即使受傷,也沒有人能封閉這身功力,你……你真是……哎,服了你。”

貝冶天經不愧是始隱者的寶典,上面記載的都是一些珍貴的煉丹法門,還有一些古怪神奇的禁制手法。李強用來禁制侯霹淨的手法,就是其中的一項,它是讓修行的高手進入寄養狀態,侯霹淨現在完全不能用功,和平凡的人沒什麼差別。

侯霹淨從木坑里站起身來,稍稍查看了一下,拍拍手道:“好嘛,老子這下連飛起來都不可能了,哈哈,只好再做一次凡人了。老弟,以後你就是老子的保鏢兼打手,誰惹我……你就給老子揍他,哈哈。”

李強其實是硬著頭皮打出禁制的,生怕不小心傷到侯霹淨,成功後他才松了口氣,笑道:“誰敢惹你老人家。老哥,現在除了不能修煉,其他沒有什麼禁忌,等我煉成歸元神丹後,應該能恢複你大乘期的修為。”

甘菱貳派門人取來乾淨的衣褲給侯霹淨換上,李強吩咐他給小樹人取來不少吃食。他招手叫來剛才給木坑加熱的兩個弟子,取出兩件小法寶和一疊以前在霖明星時修煉的玉符,笑道:“兩位小兄弟辛苦了,這是兩顆凝煉法修煉的碧霧墜,做條項鏈掛在脖子上可以護身,一人一個吧,其他的玉符就送給你們的師兄弟。”

侯霹淨笑道:“老弟,搞不懂你哪來這麼多法寶,我們元始門的修真者除了一把飛劍外,很少有別的法寶。對了,老子現在什麼都玩不來,你給我搞把長劍,老子以前可是技擊高手,曾經打遍天庭星無敵手,嘿……有把劍撐撐場面也不錯。”

李強微微一笑,老哥想要一把劍對他來說實在是太容易了,他點頭道:“好,馬上就煉劍。”青木門的弟子都興奮起來,看高手煉劍的機會實在是太難得了。

消息馬上就傳開了,青木門的弟子幾乎都擠進房間來,甘菱旗不得不指揮門下弟子靠牆坐下,他也很想看李強是如何煉劍的。

小樹人已經吃完食物,一雙碧綠的大眼睛眨巴眨巴的,緊緊地盯著李強,不知道為什麼有這麼多人進來。他悄悄爬到李強身後,拽住李強的衣襟,似乎怕他突然消失。李強扭頭看看小樹人,輕輕摸摸他的白發,小樹人頓時覺得安心了許多,臉上露出一絲微笑。

李強取出一團天金砂,順手又將其他的材料備好,兩手間亮起一團紫色的天火。

青木門的弟子突然覺得房間里的溫度急遽升高,小樹人首先受不了,尖叫了一聲。李強心里微微一動,立即控制天火,不讓高溫發散。以他現在的實力,動念間就能掌控一切。

很快,一把長劍在他雙手間成型。

李強突然說道:“菱旗,有客人來訪了。”

甘菱旗驚訝地站起身,沒想到李強在煉劍的時候還能分心查看外面。他躬身道:“前輩,我去看看。”

');

上篇:第二章 兩敗俱傷     下篇:第四章 神木之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