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飄邈之旅 第四章 神木之液  
   
第四章 神木之液

甘菱旗一出門,只見平台上站著一個修真者,那是神木宗的宗主木葉,幻樹星著名的修真大宗師,他竟然孤身一人來到青木門。

甘菱旗即使對神木宗不滿,也不敢對木葉無禮,他飛身上前,行禮道:“木前輩,你……”

木葉擺手道:“小旗,我是來道歉的。你知道,幻樹星的修真者在修真界是最弱的,無論什麼高手來到幻樹星,我們都不敢得罪,更何況是仙人,而神木宗是幻樹星最大的修真門派,那些高手仙人來到幻樹星,必定來找我們討要神木之液,我們是不敢拒絕的……”

甘菱旗心知他的話半真半假,那些仙人來討要神木之液,神木宗固然不敢拒絕,但是仙人拿到神木之液後,為了感謝神木宗,一般都會留下一些珍品或者功法,正因為如此,神木宗才逐漸成了幻樹星最大的門派,所以神木宗並不是被迫交出神木之液的,對于這一點,明眼人都很清楚。

甘菱旗說道:“木前輩的意思是?”

木葉說道:“我來是想拜訪李前輩。”他說得很干脆。甘菱旗心里湧起一陣不舒服的感覺,但是他無法拒絕,畢竟青木門以後還要在幻樹星生存下去,得罪了第一大門派,青木門以後的日子不會好過。他黯然地伸手道:“前輩請。”

兩人走進房間時,李強正要收功。

由于侯霹淨只能動用很少的真元力,李強修煉這把劍比修煉一般的飛劍要辛苦得多。他用最小的一種陣法牽引,一環一環地套入威力更大的攻擊陣法,因為寶劍的劍體很大,所以李強可以從容地布置,一共在劍體里嵌入了九個陣法。這樣的煉劍方式,任何煉器高手都是不願意的,浪費材料不說,劍還無法收攝入體。

李強兩手間流淌的銀芒發出耀眼的光芒,他顯得游刃有余,笑嘻嘻地問道:“老哥,你要什麼形狀的劍?”侯霹淨隨口答道:“老子無所謂,只要寶劍夠威力就行了,管他長什麼樣子。”李強點頭道:“不錯,寶劍是用的,不是擺樣子的。”

李強學赤明魔尊的手法,悄悄加入一塊黑冰石,雙手間的銀光頓時消散,就像有一道黑色的水銀在流動。李強收回天火,笑道:“成了!”只聽一陣清脆的“嗶嗶波波”聲,一把古怪的寶劍凝結成形。

侯霹淨定睛一看,忍不住笑罵道:“臭小子,老子要的是寶劍,你煉一把拐杖干什麼?欺負老子不中用了是不是,臭小子……”李強大笑道:“哈哈,老哥,是你說的,管他長什麼模樣,小弟想來想去,還是這個樣子合適啊。”

這把寶劍通體純黑,和劍的形狀差別很大,劍體有三尺長,劍身無刃,樣子很怪異,與其說是寶劍,不如說是拐杖。

侯霹淨一把抓過去,眉頭微微一皺,便將拐杖扔進木坑的水里,就聽“噗哧”一聲響,木坑里的水竟然沸騰了,房間里頓時霧氣騰騰。他說道:“好家伙,真燙手啊。”

侯霹淨稍稍察看了一下,很快就發現其中的厲害之處,忍不住贊歎道:“老弟,你現在的煉器水平,不敢說是天下第一,能比得上的高手也不多了。”甘菱貳在旁邊說道:“大哥,我讓弟子去找棲獵木,給前輩配劍鞘,行嗎?”

只聽有人插話道:“不用去找了,我有最好的棲獵木。”

李強轉臉問道:“你是誰?”

木葉踏上一步,一邊行禮一邊說道:“前輩,我是神木宗的宗主木葉,特來向前輩告罪,神木宗有什麼過錯都是我一人的責任,前輩若要處罰,就罰我一個人吧。”他神態自若,語氣不卑不亢,這份修為讓李強不禁微微生出好感。

侯霹淨說道:“小子,你們神木宗也夠神氣的了,居然能請到羅天上仙來打架,若不是老子的兄弟厲害,你們是不是還要再來重新霸占青木門?修真修到你們這個份上……你們還修個屁啊!我問你,你們神木宗有多少人能渡過天劫的?”

木葉的冷汗不由自主地流出來,他低著頭道:“前輩,神木宗立派以來只有開創神木宗的祖先渡劫飛升了,以後就沒有人能做到了。”

甘菱貳也說道:“是啊,整個幻樹星的修真者能夠順利渡劫的極少,倒是一些小門派的修真者有人渡劫成功,門派越大似乎越不容易,這是怎麼回事?是不是抵禦天劫的法寶不夠厲害?”

侯霹淨是大乘期的高手,對渡劫很有些感悟,他說道:“抵禦天劫的法寶靈藥當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渡劫者的境界,功力夠了而境界不夠,哼,渡劫?做夢吧!”他這一番話驚醒了兩個人,一個是木葉,一個是李強。

木葉畢竟是合體期的高手,醒悟得很快,他連連施禮道:“謝謝前輩的教誨,木葉明白了。”

李強心里一動,突然間明白了境界和功力的關系,不由得大喜過望。他現在的功力已經可以突破五擎天殺戮之心的境界,之所以停滯不前,是他刻意不肯突破,因為青帝告誡的“節制”讓他一直很謹慎。現在他明白了,必須要提高自己的境界,功力是可以修來的,境界卻是靠體悟得來的,兩者必須共同發展才對。

領悟到這一點,李強便什麼怒氣都沒有了,他平靜地說道:“木葉,坐下吧。”

木葉驚訝地看著李強,結結巴巴地說道:“前……前輩……你……”李強笑道:“干嘛?難道要我揍你一頓你就放心啦?修真者哪能這麼小氣,坐下吧。”木葉被李強的寬宏大度所感動,一邊坐下,一邊長歎道:“唉,感謝前輩的寬容,晚輩真是要無地自容了。”

侯霹淨贊許地看了李強一眼,對于這個因為搶酒而結緣的兄弟,他從心底里欣賞喜愛,在這一界,李強是他最信任的兄弟了。他說道:“老弟,你是怎麼知道老子要到幻樹星來的?”

侯霹淨心里一直很奇怪,李強能找到幻樹星,而且這麼准確地找到自己,實在是一件不可思議的事情。

李強忍不住苦笑,兄弟倆見面後還沒有來得及詳談,就和羅天上仙干了一架,直到現在才有機會說起此事。他說道:“說來也有意思,我在天庭星遇到楚巫族的巫老……”侯霹淨驚訝地插話道:“楚巫族?那是天庭星最神秘的族群了,噢,老子想起來了,聽說楚巫族可以預測未來,不會是真的吧?老子從來都不相信以後的事情可以預測。”

在座的修真者個個驚訝不已,能准確地預測未來,這的確是了不起的神通。

李強點頭道:“沒錯,我是特意趕過來確認的,沒想到真的很准。”侯霹淨忍不住說道:“他們在天庭星什麼地方,我找機會一定去看看。”

李強明白他的意思,搖頭道:“老哥,這份牽掛何時了,故宋國自有他的國運,你就別測了……巫老是舍命為我預測的,如果事先知道,我也不會讓他推測的。”

侯霹淨嚇了一跳,舍命預測,這個代價實在是太大了。他疑惑道:“巫老為什麼這樣做?”

李強將事情經過簡單敘述了一遍,但是隱瞞了預測中所說的侯霹淨有大災難之事,他不想讓老哥感到不安。最後,他說道:“奇妙不可思議的事情太多了,呵呵,老哥,我的好奇心比較重,所以,就算是不相信也要過來看看,更何況我已經很久沒有見到老哥了,總想著再見一次,而且我對幻樹星也很好奇,以前在勾藍星的時候就聽甘菱貳兄弟說過。”

其實,自從見到侯霹淨以後,李強對巫老的推測就重視起來。他取出巫老給的那塊白玉石,玉石上非常神奇地出現一陣波動,上面並沒有文字,只有一連串的畫面一閃而過。

李強憑著神眼看得十分清楚,那是一顆無名星球,白茫茫的大地,完全是一個冰雪的世界,然後就是封緣星的畫面,他站在一座大型的鼎爐邊,身邊站著一個赤身裸體的陌生人。前面的地方李強肯定自己從來沒去過,後面的畫面也很令人奇怪。

有畫面就好辦,李強將顯示的畫面記在一塊玉瞳簡里,遞給侯霹淨,說道:“老哥,你跑的地方多,看看這個星球是哪里?”

侯霹淨很奇怪李強剛才的舉動,他接過玉瞳簡,稍微查看了一下,說道:“這個地方很眼熟,嗯,老弟,這是什麼意思?你從哪里得到的影像?”

李強心里不解,沉吟了半晌,說道:“老哥,沒什麼,我們要盡快想辦法回去。帶著老哥我沒法用大挪移,必須從傳送陣走,恐怕短時間內無法趕回封緣星了。可惜,我沒有星耀,不然就快了。”

在眾人講話之際,小樹人一聲不響地爬進李強懷里睡著了。

李強看看熟睡的小樹人,問道:“誰會說迅樹人的話?”

甘菱旗和青木門的修真者都搖頭,他們都不懂樹人的語言。

木葉說道:“我會一點,迅樹人的智慧有限,他們只有簡單的語言,很容易就懂的,若是讓迅樹人學習我們的語言,唉,那可不是一般的難,所以,幻樹星的修真門派里雖然也有不少樹人,卻沒有一個能修行的,因為他們根本無法理解。”

李強說道:“那不是問題,我有辦法解決。”

這話不但讓木葉覺得匪夷所思,連侯霹淨也覺得想不通了,他笑道:“老弟,你簡直要無所不能了,先天愚笨你也能解決?你要不是老子的兄弟……快說!用什麼辦法解決?”李強舉起手告饒道:“老哥,你厲害,我說,我說還不行嘛……我有佛宗的天靈子。”

侯霹淨連連歎氣:“唉,老弟,不得不佩服你啊,你從哪里搞來這種失傳的靈丹?老子在修真界……唉,不說了,好在你是老子的兄弟,哈哈,不然老子可真要嫉妒了。”他也忍不住開起玩笑來。

天靈子是李強在佛宗遺址找到的,是佛宗最神奇的寶貝之一,他以前很少用到天靈子,能進入修真界修行的,極少有愚笨的人,一般只有當腦袋受到重創,才會用天靈子作為最好的治療靈丹。

木葉取出一段深棕色的棲獵木,遞給李強。甘菱貳驚訝地說道:“仔楺的棲獵木?這是最好的一種棲獵木……用來做劍鞘……嗯,正好。”他差點說用來做劍鞘可惜了。

李強用手指一彈,只聽一聲低沉的轟鳴從棲獵木里隱隱傳出。他滿意地點頭道:“非常好的材料,做劍鞘有點大材小用了,不過,現在也沒有更合適的材料,就用它來制作吧。”

甘菱旗接過棲獵木和長劍,立即找人去制作劍鞘。

小樹人伸了一個懶腰,睜開眼睛,嘴里咿咿呀呀地說著什麼。李強問道:“木葉,他說什麼?”木葉仔細聽了一下,也咿呀了兩句。看得出來,小樹人非常驚訝,兩人說了一陣子,木葉對李強道:“他想跟著你,他在族群里沒有親人了。”

李強猶豫了,他要帶侯霹淨趕回封緣星,這小家伙絕對無法適應那些嚴酷的星球,他只是一個沒有修煉過的普通人,一旦到了沒有空氣的星球,根本無法存活。

李強說道:“甘菱貳,我沒法帶他走,讓他留在青木門吧,我給他留下一份修真功法……”

木葉突然插話道:“前輩,若是你信得過我,讓我帶他到神木宗去,我負責他的修行。”

李強感到有些意外,考慮了一會兒,心想:神木宗是幻樹星最大的門派,而且木葉聽得懂迅樹人的語言,由他來指導小樹人修行的確比留在青木門好。

李強點頭道:“也好,木葉,你來負責指導他,這是練功的功法和天靈子,記住,不許欺負他,如果你教不了的話,就送回青木門。”小樹人還不知道自己的命運已經被定下,他一直很開心地在李強身邊爬來跳去,顯得很活潑的樣子。

木葉起身接過記載著修煉功法的玉瞳簡和天靈子,行禮道:“前輩請放心,我以木神的名義起誓,絕對不會欺負他。”他俯身抱起小樹人。李強說道:“好,這樣我也放心了。”

木葉道:“前輩若有事情,請讓菱旗轉告,我先告辭了。”他轉身出門。小樹人這才發覺不對,他尖聲驚叫大哭起來。木葉晃身飛走,小樹人的哭叫聲漸漸消失。

李強微微搖頭歎息,弱小和強大的差別就在于此,弱小只能聽天由命,強大則能自己把握命運。小樹人只是他旅途中的一個插曲,他無法帶小樹人回封緣星。

侯霹淨說道:“可憐的小家伙,不過,他可能是幻樹星第一個修真的樹人了。”

甘菱貳小聲和甘木語商量,青木門的神木井雖然已被搜刮得干乾淨淨,但是他們用法術儲存了不少以前留存的神木之液,那些都是精煉過的神木之液,甘菱貳覺得自己沒法感謝李強的大恩,神木之液是他唯一能拿出來的寶貝了。

兩人嘀咕了一會兒,甘木語帶著幾個弟子出去了。

李強心里還在感歎,所以沒有在意甘菱貳他們,他想得更多的是巫老的預測,巫老留下的畫面讓他有點一籌莫展。陌生的星球出現在玉石上,意味著有事要發生,會是什麼事情,他不得而知,也許與回去的途中有某些聯系。

侯霹淨伸伸懶腰,苦笑道:“老子自從修真有成後……奶奶的,從來沒有瞌睡過,今天竟然想睡覺了,老弟,你把老子搞成凡人啦。咦,怎麼肚子有點餓?啊……好久都沒有這樣的感覺了,好!感覺真好,老子再做一次凡人,哈哈。”

李強大叫道:“給我老哥找點好吃的來!哈哈,我這里還有兩瓶好酒,咱哥倆喝點兒?”侯霹淨眼睛頓時放出光來,他用力拍了李強一巴掌,伸舌舔唇道:“臭小子竟然還藏著好酒,快點拿出來,老子自從渡劫後,就沒有沾過酒味,好!”

李強拿出兩瓶劍南春,其實劍南春在白酒中不算最好的,只是李強收藏的酒已經很少了,他非常珍惜這幾瓶酒,這都是他從家鄉帶出來的東西,儲藏在手鐲里已經幾百年了。他取出兩個玻璃杯,問道:“誰想嘗嘗我家鄉的酒?”

這里的修真者從來沒見過這樣的東西,也不知道酒是什麼玩意兒,心里都很好奇,但是卻不敢嘗試。

侯霹淨抓過一瓶酒,熟練地打開瓶蓋,先灌了一大口。他長長地吐了口氣,咂咂嘴歎道:“老子還挺懷念這股火辣辣的感覺,哈,想當年老子搶你一瓶酒,你足足追了老子幾十里地,哈哈,想想都有意思啊。”

李強心知侯霹淨是由于被禁制了,功力大降才重新有了世俗的感覺,一旦他恢複功力,這些感覺就會化為烏有。

侯霹淨喝上酒後,便沉浸在回憶之中,他眯著眼一口一口地喝著,不一會兒,一瓶劍南春就喝得精光。

李強笑嘻嘻地遞給他另一瓶,侯霹淨也不說話,接過來又喝。青木門的修真者很是好奇,看侯霹淨的樣子,這玩意兒似乎很好喝。

甘木語從門外進來,甘菱貳拉著他走到李強身前,笑道:“大哥,我們青木門還存了不少神木之液,我讓木語拿來了。”

甘木語從儲物袋里取出一個個一尺長的圓柱體,黑乎乎的,表面非常光潔,一共在地上排了十一個。李強知道這是禁制的物品,是用修真界的普通手法禁制的,很容易解開。

甘菱貳說道:“這是我們青木門精煉出來的神木之液,還有一些神樹晶,修真界把它叫作木晶,我讓木語也拿來了。”

甘木語又掏出十來塊淡黃色的結晶,每塊都有網球大小。木晶是很罕見的東西,即使在幻樹星也很少見,李強知道這是很珍貴的靈物寶貝,他笑道:“這些都是你們修煉用的吧,給了我,你們用什麼修煉?”

甘木語解釋道:“我們青木門有自己的神木井,所以不用去專門購買或者向別的門派交換,只要神木井完好無損,我們就不會缺乏神木之液,其實,幻樹星最缺的不是神木之液和木晶,而是築基用的晶石,神木之液雖然可以用來築基,但效果卻沒有用晶石築基好。”

李強點點頭,用神木之液來築基是很大的浪費,神木之液最大的功能是合藥,還可以用來修煉仙器。他說道:“好,這些我收下,呵呵,我倒是有很多晶石,就算是交換吧。”他隨手取出一堆各種屬性的晶石放在地上,頓時整個房間都被晶石的閃光照亮了。

甘木語大喜過望,他撿起一塊晶石看了看,開心地說道:“好,太好了,我們最缺的就是晶石了。”

修真者之間的物品交換是很平常的事情,一般都是各取所需,一個修真者的本事再大,也不可能找到所有需要的東西。修真者修煉到合體期後,大都要遠行游曆,一來是增長自己的見識,二來就是尋找各種煉器煉丹的材料,還有就是和別的高手交換物品。

甘菱旗回到房里,說道:“劍鞘配好了。”

幻樹星有專門煉制棲獵木的高手,配劍鞘是很容易的事情,而且用棲獵木修煉的劍鞘,本身還可以當作法寶使用。侯霹淨接過配好劍鞘的長劍,在手中掂掂,稱贊道:“了不起,棲獵木的劍鞘的確不錯,上面是不是設了攻擊陣法?”

李強伸手拿過寶劍,查看了一下,說道:“有意思,棲獵木里面嵌入了攻擊陣法,似乎是……嗯,木箭?呵呵,沒想到啊。”

甘菱旗心里暗暗佩服李強和侯霹淨見識廣博,他解釋道:“確實可以射出木箭,若是功力足夠的話,還可以激發出威力更大的幻木,這是我們幻樹星最常用的攻擊陣法。

李強抬手將劍扔給侯霹淨,說道:“幻樹星是個奇妙的地方,可惜沒時間玩了,老哥,我們走吧,回封緣星還不知要花費多少時間呢。”侯霹淨站起身來,說道:“走啦,哈哈,老子這次……老臉都要丟光了。”他自嘲地咧咧嘴,揮動了一下手中的寶劍,又道:“他奶奶的,越看越像拐杖,算啦,就當是拐杖吧。”

滿屋子人都忍不住笑,侯霹淨本來就瘦小,拄著寶劍的樣子實在很滑稽。

李強問甘菱貳道:“兄弟,你是留在這里,還是回靈鬼界?”

甘菱貳呆立在屋中央,這才醒悟過來,自己已經是靈劍體了,根本無法在這一界修行。他默默地抓住甘菱旗,半晌,才說道:“師弟,青木門都拜托你了,唉,總算回來了一趟,能再見到你們是我最後的一點願望,真是舍不得離開你們啊。”

甘菱旗低下頭,輕聲說道:“師兄,你留下來吧,我……我……”甘菱貳拍拍他的肩膀,說道:“師弟,要不是大哥救我,我早就魂飛魄散了,能見到你們……我已經很開心了,師弟,保重。”他和青木門的弟子一個一個告別,最後拉著甘木語道:“木語,師尊沒用,不能帶你繼續修真了,你就跟著師叔修行吧。”

甘木語眼圈都紅了,剛叫了一聲:“師尊……”眼淚便潸然落下。他取出一段黑黝黝的神木,遞給甘菱貳道:“師尊,這是幻化神木,想家的時候就……就……幻化出來看看。

甘菱貳默默地接過幻化神木,扭頭對李強說道:“大哥,送我回去吧。”

李強點頭道:“好,以後若有機會,我還會到幻樹星來,這次來得太匆忙了,沒時間多逗留,下次一定多玩一些時日。”

甘菱貳明白李強的意思,他心里感激不已,說道:“幻樹星有很多奇妙的地方,下次我一定陪大哥去看看。”

甘菱旗和甘木語一起上前道謝。李強手掐靈訣,將甘菱貳送回幻魔珠。

甘菱旗帶領青木門的弟子陪著李強和侯霹淨走出房間,來到外面的平台上,忽然李強面色微微一動,說道:“奇怪,木葉又來了。”

');

上篇:第三章 迅樹人     下篇:第五章 桔逍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