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飄邈之旅 第五章 桔逍殿  
   
第五章 桔逍殿

木葉再次孤身一人來到青木門,他落在李強身前,說道:“前輩,羅天上仙尺大人傳來消息,他說還會再來找你。”

李強撓頭道:“還會來找我?他老人家吃飽飯沒事干啦,沒事找事!他還說什麼?”他心里頗為不耐煩。

侯霹淨笑道:“老弟,你能讓羅天上仙不依不饒地追著也算是很了不起了,不過,你還是小心點,他的實力實在太強了。”李強聳聳肩,說道:“木葉,你若見到尺勿語,告訴他,我隨時奉陪。”

木葉只能苦笑,點頭道:“好,我一定想辦法轉告。”

李強和侯霹淨這才和眾人告辭,離開了神奇的幻樹星。

封緣星最近很不太平,不知何故,聖城宣布道術法術大比推遲舉行,什麼原因也不說明,推遲到什麼時候舉行也沒有通告。從各個星球趕來的修真者越來越多,大比推遲後,他們都滯留在封緣星,整個封緣星的修真者比往昔多了許多,爭斗也不免多起來,尤其是冒出來一個妖仙靈百慧,還有她身邊的小妹古魅兒,這兩人在封緣星出盡了風頭。

靈百慧和慧蘅宮的沖突把整個封緣星都震動了。由于靈百慧的功力超絕,慧蘅宮的女修真者吃足了苦頭,可奇怪的是,靈百慧雖然不斷地找慧蘅宮的麻煩,但她從來也沒有真正傷害過一個慧蘅宮的修真者。

靈百慧是妖仙,原本的性格早已經蕩然無存,行事都是憑自己的一時喜好,別說是慧蘅宮對她頭疼,就連古劍院和重玄派這些知道她底細的人也頭疼不已。她是什麼都不在乎,再加上古魅兒在一旁幫襯,這姐兒倆把封緣星修真界攪得一片混亂。

最奇怪的是封緣星修真界的幕後大老板乾善庸,他居然也不出來阻止,就由著姐兒倆胡鬧。姐兒倆的身後還有古劍院和重玄派的高手撐腰,搞得現在封緣星各大修真門派都嚴厲告誡門下弟子,誰也不許招惹她們姐兒倆,否則就按門規處置。

納善最近就像一個小跟班,他帶著幾個古劍院的弟子,一直跟在靈百慧和古魅兒身邊,這是趙豪的吩咐,他生怕魅兒受到什麼傷害。趙豪知道魅兒是師尊的寶貝,對她就像對女兒一般,他一點都不敢大意,除了派納善跟隨外,還悄悄派了一些弟子暗中保護。

靈百慧找慧蘅宮鬧了一陣之後,也漸漸冷靜下來,她只是怨恨慧蘅宮在自己被禁錮後沒有尋找自己,忍不住發泄發泄怨氣而已。這天,她和魅兒兩人在不夜城閑逛,身後跟著納善幾個大漢,在不夜城,這已經是招牌了。修真者見到她們後,第一個反應就是趕緊讓開,生怕一不小心惹上這兩個姐妹花。

魅兒笑嘻嘻地說道:“姐,我們去桔逍殿玩玩,我想給哥哥買點東西。”

靈百慧摟著魅兒,笑盈盈地說道:“上次不是買了很多東西了嘛,怎麼又要買?”魅兒皺皺小鼻子,撒嬌道:“反正也沒有事情,就去玩玩嘛,姐,陪我去吧。”靈百慧已經把魅兒寵得無法無天了,只好笑道:“好,姐姐陪你去。”

跟在她們身後的納善一聽,忍不住打了一個寒噤,對邊上的弟子小聲嘀咕道:“乖乖,兩個小姑奶奶又要去買東西,唉,我老納又要吃苦了。”魅兒閃身來到納善身邊,嬌聲道:“光頭哥哥,你不願陪魅兒去嗎?”

一道紅暈從納善腦門上亮起,一直紅到脖子。納善心里叫苦不迭,魅兒現在舉手投足間都充滿魅惑,真讓他有點吃不消。他使勁晃晃光頭,陪笑道:“嗨嗨,妹子,老納哪會不願意?去!當然去!老納昨天還向老帕要了不少錢,足夠花銷的,走!”

魅兒嘻嘻笑道:“光頭哥哥真好。”她誇贊了一句,納善不禁又一哆嗦,他使勁掐了一把自己的大腿,心里暗罵自己沒有出息,只要魅兒一說話,自己似乎就失去了主張。他苦笑著看著魅兒回到靈百慧身邊,一行人向桔逍殿走去。

桔逍殿是不夜城最大的商店,坐落在不夜城的中央,由聖城的修真者管理,里面有各修真門派的特產物品,從飛劍到儲物腰帶,從衣服到戰甲,以及各種各樣的小法寶,空白的玉瞳簡等等,凡是跟修真有關的物品幾乎都有得賣,還有人在此收購各種修真物品,也有人出售自己制作的東西,這里是不夜城最熱鬧的地方之一。

魅兒要去的地方是桔逍殿最熱鬧的西大殿,那里是修真者自己設點擺攤,出售或者交換修真物品的地方,經常會有一些稀奇古怪的東西,憑著魅兒和靈百慧的見識,的確能發現不少好東西。

桔逍殿分為東南西北中五個大殿,中大殿長年關閉,平時只有東南西北四個大殿開放,其中南大殿是聖城專用的,東大殿是封緣星七大門派專用,北大殿是各個小修真門派專用,只有西大殿,只要是修真者都可以在里面設點擺攤,是最熱鬧喧囂的地方。

由于不夜城有七顆天珠防護,終年不見雨雪,因此桔逍殿的四大殿都是露天的,只有中大殿是封閉的建築,那是一座桔黃色的泛著金光的人字形大殿。其他四大殿的上空都有法術形成的珠光,將巨型的平台大殿照得一片通明。

靈百慧和魅兒在不夜城已經是名人了,不管在哪里出現都會吸引很多目光。他們一行人走進西大殿,立即引起周圍修真者的注意,不少人開始小聲議論,對她們姐妹倆指指點點。納善最見不得這樣,挺身站出來喝道:“指什麼指!看什麼看!沒見過美女嗎?”他還是那副強盜惡霸的樣子。

魅兒笑眯眯地勸道:“光頭哥哥,別叫了,前次已經打了一架,結果什麼都沒有買到,這次可別再打了。”納善摸摸光頭,咧嘴笑道:“誰讓他們無禮了,我老納看得來氣。對了,妹子,看上什麼東西……我老納來買,嗨嗨,老帕說了,什麼賬都是他的。”

靈百慧拉著魅兒道:“今天人好多啊,我們不如到北大殿看去。”魅兒搖頭道:“小門派的東西不好,價錢又貴,劃不來的。”她一邊走一邊看,指著邊上一個修真者身前的東西說道:“你看,同樣的中品火晶石,他的一定便宜。”靈百慧無奈地笑笑,魅兒有時候就像個小財迷,買東西很會精打細算,其實,魅兒只是為了一種樂趣,並不是真的計較價錢。

整個西大殿有足球場大小,這是最大的一個殿,一圈逛下來魅兒已經買了很多小玩意兒。納善已經問了她好幾次,想讓魅兒快點離開這個鬼地方,他對討價還價實在沒有興趣,可是魅兒一撒嬌,他就暈了頭,只好又亦步亦趨地跟著。

西大殿的南角突然喧嘩起來,納善正好郁悶無比,聽見鬧嚷聲頓時精神起來,他說道:“我去看看,發生了什麼事情。”閃身便向南角跑去。靈百慧拉著魅兒道:“我們也去看看。”話音未落,就聽一聲劇烈的爆響,一股無匹的沖力擴散開來。

靈百慧神色大變,驚訝道:“好厲害!” 她化作一股狂風,刹那間將沖來的勁力化解掉。

周圍的修真者紛紛放出飛劍抵禦,可仍有不少修真者被狂暴的沖力撞出西大殿。不夜城是有天珠禁制的,沒有分神期以上修為的人別想飛起來,很多修真者狼狽地跌坐在地。

魅兒懷里的小白陡然化作一道銀線飛射出去,魅兒大驚,叫道:“小白回來!”

西大殿頓時亂成一團。這里是嚴禁動武的,只有靈百慧曾經在這里打過一次架,聖城的修真者試圖阻止,被她連傷了七八個人,後來還是在趙豪的勸阻下才算罷休,奇怪的是聖城的修真者當時並沒有再追究,就不了了之了,沒想到這次又有人在這里大打出手。

只見一個晶亮的光華閃起,一個弧形的光罩將整個西大殿籠罩住。這是聖城的修真者啟動了天珠的防護。

只聽一聲邪笑:“媽的,敢和我斗!整死你!哈哈!”隨著笑聲,三條人影飛了出來,看樣子是被扔出來的。靈百慧心里不禁好奇,這里竟然還有比自己更邪的人,他是誰?

忽聽魅兒一聲尖叫,接著就聽見有人狂笑。靈百慧一驚,陡然化形,有如狂風般急速撲去。納善噴出冥雷劍,也飛奔過去。

靈百慧看到一個身穿古怪服飾的家伙,手中抓著一個奇形怪狀的拐杖,正沖著魅兒大聲狂笑,她不假思索地撞了上去。

那人眼中金光閃動,隨手一揮長杖,喝道:“滾開!”一道刺目的金光從長杖里閃出。

靈百慧陡然散形,金光透體而過,正砸在平台上。又是一聲巨大的爆響,堅硬無比的平台竟被打出一道極深的溝。只聽魅兒尖聲叫道:“姐,別動手啊,是自己人!”

納善冥雷劍射出,被那人用手中的長杖輕輕一磕,就聽“叮當”一聲,納善差點被震暈了,他急忙收回冥雷劍,大叫道:“什麼人啊?厲害!”那人哈哈怪笑道:“小妹,我大哥在嗎?”

靈百慧猛然凝形,疑惑地問道:“小妹,他是誰?”

魅兒猶豫了一下,小聲說道:“姐,他是赤明魔尊……”靈百慧早就聽魅兒說過這人,她驚訝地看著赤明,問道:“他就是那個修神的赤明魔尊?”魅兒使勁地點點頭。納善一聽差點被嚇死,他終于知道這個變態的家伙是誰了。

赤明的見識也不差,他上下打量著靈百慧,說道:“咦,這世上還真有妖仙啊,怪不得能躲開我的都天神杖,不錯嘛,嘖嘖,是個大美女。”說話間,周圍的修真者已經逃得差不多了,聖城的修真者也圍攏過來,其中一個喝道:“你是誰?敢在不夜城撒野!”

赤明邪笑道:“撒野?我老赤還殺人呢,吃我一拐杖!”他大叫一聲,合身撞入人群。無數飛劍一齊射向他,只見他滿不在乎地拿著都天神杖“劈里啪啦”地揍人,身上的長衣閃著古怪的幽光,無論什麼飛劍都傷不到他分毫。

納善感歎道:“乖乖,這家伙厲害啊,他……他怎麼不講理……哎,我老納喜歡。”

聖城的修真者這下可吃足了苦頭,飛劍不能傷他分毫,而他手中的長拐杖卻很厲害,無論用什麼方法都擋不住,被他一下一下地敲在身上,真是痛入骨髓。其實,赤明已經手下留情了,他看見魅兒後,心里高興,一開心就忍不住想揍人玩。

不到一分鍾,聖城的修真者就被他打倒了七八個,實力差距實在是太大了,眾人發聲喊,紛紛逃開。赤明舔舔嘴唇,意猶未盡地搖頭道:“唉,沒勁!真是差勁透頂,算了,不打了。妹子,我大哥在嗎?”

魅兒的笑容有些勉強,她說道:“赤明哥哥,我哥哥有事到天庭星去了,已經走了很久,趙豪哥哥去找,聽說他又跑到別的地方去了。”

納善知道一些情況,便搶著說道:“老大是去找侯前輩了,回春谷的梅前輩也在古劍院等老大,老大好像說起過你,還派了弟子在傳送陣等著……奇怪,你怎麼跑到這里打架來了?”

赤明得意地一笑,說道:“傳送陣?我現在不用那玩意兒,我是用星空大挪移過來的。易青,盛真,過來……喂,光頭小子,這是你老大的弟子,好好招呼著。妹子,這里有什麼好玩的沒有?一路趕來,憋死我老赤了。”

納善覺得很有意思,心想:“這下封緣星更熱鬧了,這個赤明一看就是個惹是生非的家伙。”

軒轅易青和百盛真兩人上前恭敬施禮,他們兩人一路上曆經艱辛,好不容易來到封緣星,都有苦盡甘來的感受,心情十分激動。

趁著赤明等人在敘談,聖城的修真者慌慌張張逃出西大殿。不一會兒,天珠的光華大盛,納善神色一變,叫道:“小心!他們用天珠來攻擊。”

赤明抬頭看了一眼,也不說話,舉起手中的都天神杖,飛出一圈圈金芒,快速將西大殿里的人拋了出去。只有靈百慧不屑于赤明的幫助,她陡然間化作狂風,在大殿里飛舞。

西大殿里只有赤明和靈百慧站在平台上,魅兒等人已經被赤明傳送出來了。魅兒叫道:“光頭哥哥,快去找聖城的人,讓他們停下來,不然要闖大禍了。”她是知道赤明底細的人。

納善滿不在乎地說道:“妹子,天珠傷不了他吧。”

魅兒一跺腳,嬌嗔道:“我當然知道天珠傷不了他,我是怕他傷了天珠,和聖城鬧翻了會讓哥哥難辦的。”她心里想的是不要給李強惹上麻煩。

納善這才明白魅兒的意思,急忙道:“我去說,我去說,妹子別著急……”他撒腿就跑。

赤明精神抖擻地揮動都天神杖,嘴里還“哇啦哇啦”地怪叫:“咦,居然是仙器,哈哈,哇呀,沒打著……”靈百慧化作狂風後在西大殿里來回飛舞,天珠傷不到他們,也困不住他們。天珠是由修真者操控的,只能發揮三分之一的威力,根本就威脅不了這兩個變態的高手。

靈百慧突然繞著赤明轉了一圈,呼嘯的狂風里發出怪怪的聲音:“赤明,你有本事就破掉天珠。”赤明倒也不傻:“我干嘛要聽你的?我偏不破掉什麼天珠,哈哈,有本事你破給我看看!哈哈。”這兩人都有股邪氣,遇到一起後,忍不住就斗起嘴來。

赤明根本不在乎天珠劈下的勁力,他有戰衣護體,而靈百慧一旦化為狂風,天珠的攻擊也打不到她。狂風呼嘯聲中,傳出靈百慧的聲音:“喂,本姑娘手癢,打一架怎麼樣?”她顯得很有禮貌。赤明哈哈大笑道:“行啊,漂亮的小丫頭,要是你輸了……怎麼辦?讓老赤親一口如何?哈哈。”

靈百慧蠻不講理道:“胡說八道!輸了就輸了,還要怎麼辦?虧你是男人,一點風度都沒有,萬一要是你輸了,本姑娘沒有任何要求……”赤明被她說得一愣,就在這時,靈百慧的攻擊到了。

赤明哇哇怪叫,他知道和魅兒在一起的一定是李強熟悉的人,他在這一界唯一的朋友就是李強和魅兒,無論如何他也不能傷害和他倆有關的人。天珠的攻擊對他來說並不強,但是靈百慧的攻擊他就不能小看了,畢竟妖仙的實力和散仙差不多,而且,妖仙能隨意散形化形,別人是很難攻擊到她本尊的。

赤明的法寶只有兩件,都是神器,一件是戰衣,一件就是都天神杖,他花費了不少時間修煉,目前勉強可以運用,不過還不能真正發揮出神器的威力。和靈百慧一交手,赤明就察覺到自己的不足,他有一種束手束腳的感覺,神器的威力雖然很大,但是不能得心應手地攻擊和防護。赤明可不是笨蛋,他立即催動戰衣的防護,任由靈百慧打上身來。

靈百慧的妖功的確不凡,那是一種無孔不入水銀泄地的方式,不過,她也沒想到赤明會放棄抵擋,刹那間,她一下撲到了赤明身上。赤明的戰衣爆起耀眼的閃光,他舉起手中的都天神杖,杖頭噴出一溜金色的星光,眨眼間將兩人包裹起來。

赤明得意地大笑:“哈哈,小丫頭,上當了吧。”

靈百慧驚覺自己再也無法化形,身體急速凝聚起來,一股巨大的壓力使她顯出原形。只見赤明一張俊美的臉就在眼前,正在放肆地大笑,一只手還摟在她的腰上。他忽然收斂笑容,一本正經地說道:“小丫頭,我以前可是赤明魔尊,所以,你是打不過我的。”

靈百慧這輩子都沒有被男人抱過,她抬手一巴掌刷了過去,一聲清脆的震響,這一巴掌打得很重。赤明一臉無辜地舔舔嘴巴:“小丫頭,干嘛打我?”靈百慧有點惱羞成怒:“放開我!”她連本姑娘都忘記說了。

赤明忽然邪邪地一笑:“哈哈,想不到妖仙也會害羞,哇呀,太好玩了,嗚呀呀,親一個!”這家伙不愧是魔尊出身,別人忌諱什麼他就干什麼。

靈百慧倒不是害羞,修煉到妖仙境界的人,根本沒有世俗的那些念頭,她惱火的是自己敗得太大意了,被這家伙占了便宜,心里如何服氣。現在被都天神杖的力量禁錮在赤明懷里,只好眼睜睜看著他親了自己一口,她心里不由得慌亂了一下,口不擇言惡狠狠地說道:“好大膽!赤明……我……我咬死你……”

這下可把赤明樂壞了,他齜牙咧嘴地笑道:“哇……哈哈,小丫頭真的很猛,我老赤喜歡啊,你咬……只管咬……哈哈。”說著他撤掉了都天神杖發出的禁制。

靈百慧無奈地發現自己根本無法傷及赤明分毫,她只得化形而去。

不知什麼時候天珠已經停止了攻擊,整個西大殿靜悄悄的,一邊站著赤明,一邊站著靈百慧,兩人不甘示弱地瞪視著。

魅兒出現在兩人中間,驚訝地問道:“你們兩個在干什麼呀?”

赤明頓時沒了脾氣,他曾經被魅兒狠狠地魅惑過,腦海里還留有很深的印象,所以魅兒一說話他就立即收起都天神杖,陪著笑臉道:“嗨嗨,小妹子,哥哥我不是在鬧著玩嘛,嗨嗨,嗨嗨嗨。”那樣子就像是做了錯事的孩子。

靈百慧“噗哧”一聲笑了,上前摟著魅兒說道:“這家伙怎麼這麼怕你,教姐姐一手,下次我也整整他。”

聖城的修真者就像失蹤了一樣,一個也沒有再出現。赤明嬉皮笑臉地走上來說道:“小妹子,到那個什麼古劍院去玩玩如何?大哥走的時候叫我到那里等他的,哥哥我現在無家可歸了。”

納善趕了回來,說道:“沒事了,他們撤走了。”

魅兒說道:“光頭哥哥,你帶赤明哥哥回古劍院吧。”赤明問道:“小妹子你去哪里?既然大哥不在,我就跟你走。”

靈百慧白了他一眼道:“不要你跟著,我們姐妹有自己的事情,你跟著算什麼?”赤明跟靈百慧打過一架之後覺得這小丫頭挺有意思,忍不住還想逗她玩,他故意瞪起眼說道:“小丫頭,我認識小妹子的時候你還不知道在哪里玩呢,敢管我老赤的閑事?惹火了我……我……”他突然發現魅兒一臉不高興,頓時不敢再往下說了。

魅兒嬌嗔道:“不許這樣對我姐姐說話!赤明哥哥,你先去古劍院,我很快就會回去的。”

赤明歎了口氣道:“沒勁!好吧,光頭,走啦。”他很識時務,知道魅兒真的會生氣,他可不想剛到封緣星就得罪魅兒。

納善答應了一聲,心里嘀咕道:“這綽號起得好,誰不知道我是光頭啊,要你喊這麼大聲!”

靈百慧摟著魅兒,得意地一笑,說道:“我們姐妹先走啦,嘻嘻。”她化作一股狂風帶著魅兒瞬移而去。赤明氣得叫道:“從哪里冒出來的妖仙?哎,來晚了,我來晚了啊。”他亂七八糟地發著感歎。

納善根本不明白赤明的意思,在一旁催促道:“赤老大,走吧。”

魅兒和靈百慧一走,赤明頓時覺得索然無味,他懶洋洋地揮手道:“光頭,前面帶路。”

納善心里忍不住暗罵,這家伙簡直豈有此理,那副鳥樣實在是讓人生氣。不過,他是李強的朋友,納善沒有辦法,只好說道:“你老大真是威風,我一直以為光頭能更威風一點,現在看來,不行啊,看樣子要把全身的毛都搞乾淨……也許就有你老大這麼厲害啦。”他轉身向外走去。

赤明的腦筋一時沒有轉過彎來,只是感到疑惑:“全身的毛都搞乾淨?和威風有什麼關系?這小子話都說不清楚。”他完全沒有聽出納善是在罵人,稀里糊塗地跟了上去。

軒轅易青和百盛真在外面早就等急了,看見納善出來,急忙迎上去。納善很熱情地招呼他倆道:“走,我們回古劍院去。”又吩咐身邊的弟子,先去通知帕本准備接待。

一行人向古劍院在不夜城的駐地走去。

赤明的到來,早已驚動了聖城的乾善庸。

');

上篇:第四章 神木之液     下篇:第六章 再遇軒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