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飄邈之旅 第七章 神丹誘惑  
   
第七章 神丹誘惑

就在傳送陣啟動的一刹那,李強打出一張仙符。

三道青色長虹剛落在傳送陣邊,就迅捷地撲過來。一道刺目的閃光亮起,傳送陣被炸得粉碎,三道青影被劇烈的爆炸轟上了天。

天緣城外的大型傳送陣不斷閃爍著白光,每亮一次就意味著有人傳送過來。

又是一道白光閃亮,李強、侯霹淨和軒龍三人出現在傳送陣中。李強無暇逗留,金光閃動間,他帶著兩人瞬移進城,直接落在古劍院的駐地。

三人的出現立即驚動了古劍院的弟子,帕本率領一幫弟子迎出來。他一眼看見侯霹淨和李強,又驚又喜,急忙上前施禮:“弟子拜見師伯、師尊,這位貴客是……”軒龍面無表情地說道:“軒龍。”

李強說道:“帕本,趕快安排兩間靜室,派幾個弟子守在門外,讓我兩個哥哥休息。”

帕本答應了一聲,親自陪著李強三人進屋,同時吩咐弟子趕緊准備。等軒龍和侯霹淨都進入靜室後,帕本問道:“師尊,發生了什麼事情?侯師伯似乎……”他擔心地看著李強。

李強說道:“帕本,別擔心,不會有事的,回春谷的梅老爺子來了嗎?”

帕本說道:“老爺子來了,在古劍院的潛根院修煉,赤明師叔和兩個師弟也來了,現在都住在古劍院。”李強驚喜道:“赤明來了,好!太好了。”他又問道:“魅兒、靈兒、趙豪、納善他們也都在古劍院?”

帕本臉上露出抑制不住的笑容,一說到這些兄弟他就很開心。他說道:“都在,都在。師尊,前一段時間,靈前輩和慧蘅宮起了沖突,靈前輩不知為什麼,為了一點小事就大發雷霆,千赤鷗師兄和重玄派的米斯拉前輩一起去勸解,還好靈前輩沒有傷人,現在事情已經平息下來了。”

李強心里有點驚訝,他知道靈兒是慧蘅宮的前輩,想不通她為什麼要這樣做,難道修成妖仙後會六親不認嗎?想想也不對啊,她對魅兒就極好,看不出有什麼怪僻的地方。

李強搖搖頭,說道:“帕本,傳一個消息給聖城弟子,告訴他們,我已經回到封緣星了,請他們聖主來一趟古劍院,我有重要的事情相告。”

帕本不敢耽擱,立即應道:“我馬上就去,師尊,你要回古劍院去?”

李強點頭道:“我兩個老哥要照顧好,他們若要找我,你就派人送他們回古劍院。”

自從見到軒龍後,李強就隱隱感到,自己修真修神後最大的挑戰即將開始了。他不知道鑫波角到底有什麼厲害的玩意兒,居然連軒龍都身負重傷,他越想越覺得不可思議。

其實,軒龍並沒有說清楚,他是先闖關中了陣法的埋伏,又為救助莫懷遠和琦君煞兩人而功力大損,後來又被波禦七聖使圍困,他拼盡全力突出重圍,這才落到現在快要散功的邊緣。

李強盤算了很久,憑著自己的實力去闖鑫波角,恐怕人沒有救出來,自己也會陷進去,這樣不但于事無補,而且把救人的希望也徹底斷絕了。他現在還有時間可以仔細琢磨如何應對,事情沒有到絕望的地步,他絕不會去逞匹夫之勇。

帕本專門安排了一個弟子跟隨李強,陪他回古劍院去。

赤明自從進到古劍院後,除了修煉就是到處閑逛,他時不時地找些古劍院的弟子練劍玩。這家伙似乎很喜歡折磨人,搞得古劍院的弟子看見他就像看見瘟神一樣,躲之不及,連納善都都有點怕他了。

在古劍院,只有靈百慧和魅兒姐妹倆能讓赤明老實點,其他人包括千赤鷗都拿赤明毫無辦法,這家伙邪起來才不管對方是誰,不把人整得灰頭土臉決不罷休,而且他的功力奇高,無人能打得過他。好在他不管怎麼玩,卻從來不傷人,有時候還會給人一點好處,古劍院的弟子雖然都怕他,但並不討厭他。

這天,赤明修煉完畢,一個人隨意閑逛。他已經完全鞏固了現在的境界,雖然還沒有魔尊時候的修為厲害,但是得到兩件神器之後,也相差無幾了,只要將神器徹底修煉融合,比起魔尊的手段只強不弱,所以,他一邊修神一邊加緊修煉兩件神器,希望早日能將神器運用自如。

他來到金麟劍院的練功場,百無聊賴地靠在一株大樹邊,遠遠地看見趙豪在指導弟子修煉。突然,一個弟子禦劍飛來,落在趙豪身邊,小聲說了幾句,趙豪頓時露出興奮的神情。赤明好奇心起,晃身來到趙豪身邊,問道:“師侄,什麼事情?是不是有人來打架?”

趙豪無奈地看著這個變態的師叔,說道:“我師尊來了,在傳送陣那里,剛到的。”赤明大喜:總算等到這個可惡的家伙了。

他取出都天神杖一晃,圈住趙豪,怪笑一聲,帶著趙豪瞬移而去。

赤明一見李強就大叫起來:“喂,大哥啊,你跑到哪里快活去了?等你等得無聊死了,再不來我可要走了。”

李強瞥了他一眼,淡淡地說道:“我還沒有回來你就敢走?”赤明大叫道:“我有什麼不敢走的,我說走就走!”

古劍院的弟子在千赤鷗的帶領下來到傳送陣,正看見李強一拳轟在赤明的胸口,把他打得飛了出去。

赤明氣得哇哇叫:“大哥見面就打人啊!”李強不理他,轉臉和千赤鷗說話。赤明閃身來到李強身後,一腳踹去,李強促不及防,被他踢了個跟頭。

李強坐在地上笑罵道:“臭小子!連大哥也敢踢,不想活啦!”

赤明伸手拉起李強,邪笑道:“大哥,有什麼事情不爽?嘿嘿,一臉的心思跑回來,是不是要打架?”這家伙不愧是大魔尊出身,極其敏感,他一見李強的樣子就知道有問題。

李強搖頭苦笑:“兄弟,豈止是打架,恐怕要拼命了。”

赤明大喜,他早就憋得渾身不自在了,一聽說有架打,忍不住眉飛色舞道:“太好了,啊……大哥,帶我一個,我陪你去打!哈哈!”

千赤鷗說道:“小師叔,去劍霄殿談吧。”

趙豪、納善、坦歌、趙治等人簇擁著李強,一起飛上了劍霄殿。

千赤鷗問道:“小師叔,發生什麼事情了?”李強並不想對他說鑫波角的事,因為靠修真界的力量已經無濟于事了。他說道:“赤鷗,沒什麼,你派人去找魅兒和靈兒來,對了,請回春谷的梅爺爺也過來。”

劍霄殿里亂哄哄的,都是古劍院的弟子,李強吩咐趙豪道:“讓弟子們都回去修煉,這里不需要這麼多人。”

趙豪點點頭,下令弟子全部離開,大家這才落座。

千赤鷗是院主,坐在了首位,李強和赤明坐在一邊,趙豪、納善、坦歌和趙治留了下來,還有百奉院的掌院鍾離藩,潛根院掌院寒素亞,銀鳳劍院掌院儷羽敏也都坐了下來。

李強咳嗽了一聲,劍霄殿里頓時安靜下來。赤明忍不住怪笑了一聲,說道:“好威風啊,大哥,你在古劍院算老幾?”納善“噗哧”一聲,急忙捂住嘴。

千赤鷗說道:“赤明前輩,小師叔在古劍院算老大。”眾人臉上都掩飾不住笑意。赤明得意地笑道:“啊,原來是這樣,那我不就是小老二了嘛。”

眾人忍不住哄堂大笑。

李強也被這家伙逗笑了:“小老二?好難聽啊。”納善笑得光頭亂晃,他最開心了,終于看到赤明的笑話了。要不是實力相差太遠,他早就想整治赤明了,可惜的是老納遇見老赤,有理也說不清,更別說是無理整人了。

其實不能怪赤明在意這些虛名,在黑魔界,排名是非常重要的,那是身份和實力的表現,他畢竟在黑魔界生活過很久,很多觀念一時半會兒還改不過來。

赤明奇道:“笑什麼啊?大哥是老大,我不就是老二嗎?這有什麼好笑的?奇怪!”

這下連千赤鷗也忍俊不禁了,他一本正經地說道:“是啊,前輩是老二,大家是為你高興。”李強不禁對千赤鷗另眼相看,他是有名的古板劍先生,竟然也附和著大家開起了玩笑,看樣子他的脾氣也改了很多。

赤明有點疑惑地說道:“奇了,我怎麼覺得你的話有點古怪。”

李強說道:“好了,大家安靜。赤鷗,最近有什麼情況?”他一向很重視資訊的收集,回來的第一件事就是詢問情況。

千赤鷗想了一下,將封緣星最近發生的事情撿重要的簡單說了一遍,重點說了靈百慧和慧蘅宮的爭斗。李強沒在意靈百慧和慧蘅宮的恩怨,倒是對推遲道術法術大比有點疑問,他問道:“大比推遲是聖城的意思嗎?是為了什麼?”

潛根院的寒素亞欠身說道:“院主,我來回答這個問題。”李強點頭道:“寒掌院你說。”

寒素亞站起身來說道:“推遲大比的確是聖城的決定,大家都知道,大比是聖城為選拔修真者設立的比試,所以每一次聖城都十分慎重,我查閱了典籍,發現千百年來,聖城推遲大比的事只發生過一次,而且時隔不久就恢複了,可這一次的時間已經很長了,不但聖城毫無消息,也沒有任何消息通知各大門派,現在封緣星的修真者越來越多,不知道聖城會怎樣處理。”

李強微微點頭,還沒說話,就聽大殿外有人說道:“推遲大比的事情問我就行了。”李強站起身來道:“好,乾大仙人到了,請進來吧。”

來的不止是乾善庸,還有黛南楓禦、天蝕老仙和散仙痕布夷,四人陡然出現在眾人面前。

千赤鷗急忙招呼眾人給仙人見禮,只有赤明懶洋洋地盤腿坐著,歪著頭上下打量乾善庸,其實他已經認出來人是誰了,可讓他想不通的是,乾善庸和黛南楓禦怎麼會在這里。他懶得理會,反正有李強在前面應酬,他干脆裝傻就像不認識他們一樣。

李強和他們雖然不是兄弟,但也不是敵人,只能算是幾個古怪的老朋友了。他笑道:“來得好快啊,老乾畢竟是聖城之主……”

乾善庸一揮手,笑罵道:“算了吧,你小子嘴里說不出好話來,還好我們出關了,不然就要錯過了,嗯……你們都出去吧。”他一指千赤鷗等人。

千赤鷗在古劍院早已習慣了上下之分,他正要表示離開的意思,李強說道:“老乾,你來了就趕我的兄弟走,干什麼?我沒啥事情瞞著他們的,來,都坐下,楓禦大姐、天蝕……咦,痕布夷,你怎麼也來了?”

痕布夷沒好氣地說道:“混世魔王有詔,我這個小小的散仙當然要來捧場湊熱鬧了。”李強聽得一愣:“痕大哥似乎怨氣滿腹啊,先坐下慢慢抱怨吧,小弟還有消息告訴你。”痕布夷沒想到李強這樣放低姿態,他也覺得自己的口氣不太好,默不作聲地坐了下來。

千赤鷗尷尬地站著,不知道如何才好。李強笑道:“赤鷗,你是主人,怎麼不招呼客人?”乾善庸見李強這樣說,也不好再說什麼,只是心里很不以為然,他覺得很多事情沒必要讓修真者知道。

趙豪悄悄傳音道:“師尊,我們還是下去比較好,也許有些事情知道了……嗯,反而不好,而且,我們在這里也說不上話,坐著也難受啊。”李強微微點頭,他倒是沒想到這一點。

趙豪得到李強的首肯,立即傳音給千赤鷗,然後說道:“師尊,我還有些事情要處理……這個……”千赤鷗也接著說道:“小師叔,我也……”

李強說道:“好,你們先忙去吧,有事就來通知我。”

一行人告辭出來,來到下面的金麟劍院。千赤鷗連連搖頭道:“我們的修為太差了,唉,看見仙人渾身都不自在,只想離得遠一點。”趙豪幾人也有同感。納善笑道:“是啊,我老納雖然不怕仙人,但是感覺很古怪,坐也不是站也不是,說話都不利索,還是躲遠點和兄弟們在一起舒服。”

梅游冰匆匆趕來,老遠就問道:“小哥兒回來啦,他在哪里?”

千赤鷗說道:“梅前輩,小師叔和聖城的幾個仙人在劍霄殿,你上去見他嗎?”梅游冰也嚇了一跳,說道:“還是等小哥兒下來吧,我老頭子看見仙人就不自在……”他還沒有說完,眾人都哈哈大笑起來,搞得老爺子莫名其妙:“你們這是干嘛?有什麼好笑?”

納善嬉皮笑臉地說道:“老爺子,我們和你的感覺一樣,嘿嘿,所以才覺得好笑啊。”

赤明才不在乎什麼仙人,他依舊坐在那里,手里拿著一只靈果,吃得口沫橫飛。由于他修神後面貌大變,乾善庸和黛南楓禦一時也沒有認出他來。

天蝕好奇地看著這個大大咧咧的家伙,問道:“你是誰?”

沒等赤明說話,李強就搶先說道:“他是赤明,以前的赤明魔尊,現在和我一樣——修煉了天薦章。”他可不想讓兩人這個時候干起架來。

赤明兩手一攤道:“大哥,讓我保持點神秘感好不好,見人就說我是赤明魔尊,沒勁!”

乾善庸怔住了,半晌,他才難以置信地叫道:“你……赤明……你修神?”

赤明嘿嘿笑道:“乾善庸,你有點風度好不好?好歹也是個羅天上仙,別一驚一乍的,還不如我這個修神的魔尊……”他跳起身來,走到黛南楓禦面前道:“還是黛南楓禦大美人鎮定,嗨嗨,你們怎麼會到這里來?”

黛南楓禦笑罵道:“你這個小家伙是不是欠揍啊,要叫仙子懂不懂?要不就和他一樣,叫一聲楓禦大姐也行,你修了神也該懂點禮貌了吧。”

赤明怪笑道:“什麼禮貌……我才不管,不過,叫楓禦大姐,嗨嗨,我倒是心甘情願啊。”他又露出一副色迷迷的樣子。

乾善庸慢慢地坐下來,低頭沉思了片刻,說道:“也沒有什麼可惜的,是我大驚小怪了……對了,老弟急著找我有什麼事情?”

“也沒有什麼可惜的”?乾善庸這句話非常突兀,李強不明白這句沒頭沒腦的話是什麼意思。念頭一轉,他說道:“軒龍來了。”

乾善庸臉色頓時陰沉下來,冷聲問道:“他來干什麼?”天蝕和黛南楓禦一起看向李強。赤明和痕布夷各自坐著,對李強說的話毫無反應,赤明繼續吃他的果子,痕布夷閉目神游去了。

李強淡淡地說道:“從鑫波角回來了,而且有高手追趕,好像有三個人……叫什麼西聖的波禦七聖使……”他緊盯著乾善庸,試圖從他的臉上看出些什麼。

乾善庸卻很快控制住自己的情緒,李強一點都看不出他的喜怒,心里不由得暗罵這家伙是頭老狐狸。

乾善庸說道:“憑軒龍的實力,三個聖使怎麼可能打得過他,老弟,你是在開玩笑吧。”

天蝕插話道:“有羅天上仙名號的仙人,實力絕對夠強,他怎麼可能被人追打……”

李強苦笑道:“軒龍已經到了散功的邊緣,別說是三個波禦聖使,就是一個他也很難招架了,而且,我敢保證,那三個家伙很快就會找到封緣星,到那時候……你怎麼辦?管還是不管?”

乾善庸眼中精芒連閃:“笑話!鑫波角的人也就是在鑫波角威風罷了,到我這里來他們算什麼?哼,他們要是敢到封緣星來搗亂,我滅了他們!”

李強鼓掌大笑道:“不錯,不錯,這才是羅天上仙的氣概。”他心想:“這里是你一手建立起來的,我就不信你會不聞不問,不管怎樣也要拖你下水。”

還是黛南楓禦比較清醒,她嬌笑道:“臭小子,你說清楚點,鑫波角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你叫乾大哥來,一定不是為了那幾個聖使吧,就憑你和赤明兩個,應該也不用怕那幾個人,還有什麼事情沒有說吧?”

李強對鑫波角發生的事情並不是很了解,只知道大哥和師尊都被困在那里了,他將情況簡單敘述了一遍。乾善庸低聲道:“他沖進去了?他竟然這麼厲害,看樣子上人的話沒錯,他的確有天君的實力了。”

乾善庸的臉色很難看,他站起身來,在劍霄殿光潔的地面上來回走動,突然,他停住問道:“你打算救治軒龍?”

李強點頭道:“是。”

黛南楓禦說道:“天哪,我明白了……天姑……”她沒有繼續說下去。

乾善庸歎了口氣:“上人早就有准備了,她給這小子貝冶丹鼎大概就是已經算到了,唉,看樣子我是無法置身事外了。”

李強大喜過望,他就怕乾善庸不理會這件事,要救大哥和師尊,單靠自己的力量肯定是不行的,他必須爭取更多的強援,如果有乾善庸等人加入,那就會增加很多勝算。

天蝕疑惑道:“難道我們要去鑫波角?”黛南楓禦咯咯笑道:“大家都是聰明人,你怕去嗎?上人的暗示已經很明確了,嘻嘻,我也去玩玩。”

天蝕被黛南楓禦一激,沉不住氣了,他臉色微沉道:“我有什麼不敢去的,哼!”

乾善庸問道:“軒龍在哪里?”

李強說道:“軒龍正在靜養。我打算先在封緣星修煉一些神丹,呵呵,你們誰願意加入,我先聲明,只要加入的都有神丹。”

乾善庸不假思索地說道:“我加入,我這里還有不少靈藥……”黛南楓禦和天蝕也不傻,兩人異口同聲道:“我也加入。”

痕布夷猶豫了一下,他當然聽說過貝冶丹鼎,能得到神丹,這種機會在修真界是微乎其微的。他試探著問道:“這個……我能參加嗎?”李強點頭道:“當然,求之不得啊。”

痕布夷沒想到李強如此爽快,他原本對李強好感不多,但是就憑剛才這麼簡單的一句話,他就無法再怨恨李強了。他默默地閉上雙眼,再次神游去了。

赤明將一盤靈果吃完,一抹嘴巴,快活地說道:“雖然沒有在黑魔界吃東西那麼爽氣,將就著也湊合了。喂,大哥,煉神丹算我一個啊,哈哈,早就聽說過神丹是好玩意兒,怎麼也要搞幾顆嘗嘗味道。”

李強說道:“好,就這樣定了,修煉好神丹之後,我們就去鑫波角。”

一個古劍院的弟子在劍霄殿外說道:“監院,弟子有事稟報。”赤明搶著說道:“進來!”那個弟子進了大殿,遠遠地站在殿口說道:“有聖城弟子來到古劍院,說有重要的事情報告聖主。”

乾善庸二話不說便瞬移出去,不一會兒,他又瞬移回來,臉色鐵青地說道:“鑫波角的人是混蛋,竟然敢傷我的人……”他恨恨地一通臭罵。李強在一旁火上澆油:“看樣子,鑫波角的人根本就不在乎什麼聖城。”

黛南楓禦白了李強一眼,笑道:“臭小子,亂說話。”

乾善庸淡淡地說道:“我們去見識一下鑫波角的高手。”

赤明跳起來怪叫道:“好啊,有熱鬧看啦,在這里憋死我了,哈哈,打!打死他們!”大殿上的人都感到奇怪,這家伙干嘛這麼興奮。

');

上篇:第六章 再遇軒龍     下篇:第八章 波禦聖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