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飄邈之旅 第八章 波禦聖使  
   
第八章 波禦聖使

波禦聖使一共追來了三個,他們在無名星球被李強的一枚仙符炸上了天,雖然沒有受傷,卻也狼狽不堪,加之傳送陣被炸得粉碎,他們一時失去了追蹤的線索。

三人氣勢洶洶地一路搜尋過去,由于這一帶星球很多都有修真者居住,他們很容易便找到一些修真者逼問,那些修真者如何是他們的對手,很快他們就找到了封緣星的位置。

很不巧的是他們一頭就撞進聖城的駐地,那是封緣星的衛星,外圍是被禁制的,他們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剛一接觸到禁制,立即就出手破解。

聖城的禁制是乾善庸設置的,不是一般修真界的手段,三人沒有破開禁制,反倒引出了無數聖城弟子,雙方沒說幾句話便大打出手。

聖城的弟子都是修真者,在修真界雖然實力很強,但對方是鑫波角出來的高手,這些修真者如何是對手,很快就被他們打傷了好幾個。這下可把聖城的修真者激怒了,一些分神期和合體期的高手紛紛出手,結果,波禦的三個聖使每人放出一道古怪的青色波動,重創了出來迎戰的聖城高手。

當乾善庸和李強他們趕到時,聖城的修真者已經退回去,正在全力催動聖城的防護禁制,雙方暫時僵持住了。

聖城駐地是一顆環繞封緣星的行星,被乾善庸用絕大的法力修整後,經過聖城修真者的不懈努力,將整個行星修成了一個巨大的堡壘。聖城一共有三道防禦,都是用仙法構築的,即使是羅天上仙也很難破解。別說是三個聖使,就是波禦七聖使一起來,也不見得能破掉聖城的防禦禁制。

乾善庸帶著眾人悄然出現在三個聖使背後,那三個家伙還在起勁地攻擊著防禦,巨大的轟鳴聲震耳欲聾。李強瞥了一眼乾善庸,發現他真的動氣了,臉色陰沉得可怕。

赤明跟在李強身後,悄悄說道:“大哥,這是他的家?嘿嘿,好可憐啊,被人打上家門,大哥,你上不上去打?”

李強似笑非笑地扭頭看看他,說道:“你是不是閑得慌,想打架解悶……”不知為什麼,一看見李強這樣的笑容,赤明心里就覺得怪怪的,他傻笑兩聲,連忙閃到一邊去了。

乾善庸淡淡地說道:“你們在這里看著。”他慢條斯理地飛過去,一邊飛一邊鼓掌道:“好威風!好手段!了不起!鑫波角一幫不長眼的東西……打啊……怎麼不打了?繼續打啊!”聲音陰冷得像三九天的寒風,誰都能聽出他話語里的恨意。

黛南楓禦小聲道:“乾大哥真的生氣了,我們靠過去。”

李強終于看到波禦聖使的真實面目,心里不禁湧起一陣寒意。這三個人的長相穿著完全出乎他的意料,三個家伙一個比一個大,矮的都有兩米以上,高的足有兩米半,比自己寬兩倍,身上的甲胄青光閃閃,似乎是用金屬打造的,臉部完全隱在一塊怪異的面具里,其中最高的一個家伙背上還有三條古怪的長鏈,鏈頭是鋒利的三角形。

李強小聲問道:“他們是什麼人啊?怎麼這麼稀奇古怪的。”

天蝕說道:“鑫波角那個地方很古怪的,據我所知,那里的人和我們這里的人完全不一樣,他們屬于另類,由于他們生存在這一界,因此仙界也懶得理會,只要他們不干涉到修真界,仙界也不會來管他們,他們天生就是野蠻的戰士,實力極其強悍。”

李強喃喃自語道:“天生的野蠻戰士?” 天蝕點頭道:“他們會很多古怪的本領,和修真界的手段完全不同,甚至在仙界也很難見到,好在他們基本上都離不開鑫波角,只有極少數人能憑借聖甲的威力離開……”他的話還沒有說完,就響起一聲古怪的嘯叫聲。

那三個聖使根本不在乎來的是什麼人,乾善庸的話他們就像是沒有聽見,其中最高大的那個聖使只是看了乾善庸一眼,身上的聖甲就突然耀起明亮的青光,背後三條鏈子也閃爍起幽幽的金色光華。隨著他一聲刺耳的嘯叫,三條鏈子發出清脆的碰撞聲,“呼”地一下卷向乾善庸,幾乎同時,旁邊的兩個聖使也出手了。

別說是乾善庸,連後面跟著的李強等人也被激怒了,這三個東西太蠻不講理了。

赤明取出都天神杖,怪笑著撲向三人上方。黛南楓禦輕叱一聲,瞬移到三人身後。天蝕晃身向左,痕布夷向右,李強身形一沉堵在三人的下方。眨眼間,幾人極為默契地將三聖使困在中央。

乾善庸的激譴爆開了。

誰也沒料到乾善庸一出手就是激譴,大約他是被氣瘋了。李強眼看不好,戰魂刀一揮將身體護住,急速向下躲避,他知道那玩意兒厲害。赤明也是吃過激譴苦頭的人,都天神杖噴出一溜金星,他向上方飛去。黛南楓禦手環一動,也向後退去。除了痕布夷,其他人都退後了。

三個鑫波角的聖使這才發覺不好,他們沒想到這里竟有這樣的超級高手,三人陷在激譴發出的黑色波紋里苦苦掙紮。

痕布夷被激譴的邊緣撞了一下,差點被卷進去。他急忙發出一道聚仙雷,靠著反震的力道,狼狽不堪地逃了出來,心里暗暗咒罵不已。

三個聖使在激譴的波紋里翻滾跌宕,高個子聖使發出一聲尖利的吼叫,背上的三條鎖鏈金光連閃,其中兩條飛快地破開波紋,延伸到另外兩個聖使面前,那兩人同時抓住鎖鏈,在鎖鏈的拉扯下三人終于靠在一起,只見三道青光閃耀,三人迅速連接起來,形成一個古怪的龐然大物。

乾善庸頓覺不好,三人一合體抗力立即大增。

三聖使猶如穿云破霧的利箭,激譴發出的波紋被狠狠地劈開了,一條金色的鎖鏈急速向乾善庸卷去。

乾善庸冷笑一聲,喝道:“這點玩意兒也敢拿到這里來現眼!”他兩手輕輕轉動,仙靈訣陡然放出,激譴的波紋隨即轉變。

李強抬頭一看,只見一個巨大的黑色旋渦出現在上空,發出轟隆隆的聲響,他吃了一驚,看來乾善庸上次並沒有完全發揮出激譴的威力。突然間,李強明白了,原來乾善庸從一開始就沒打算把自己怎麼樣,他只是試探自己的實力而已。

激譴的形態大變,向外沖擊的黑色波紋形成巨大的旋渦,三聖使又重新掙紮在黑色的激流中。

乾善庸喝道:“不過如此而已!憑你們三個就想到我這里來逞威風,如果是你們鑫波角的黑聖衛來那還差不多,哼,先讓你們吃點苦頭,叱!”

一道金光劈中激譴波紋里的三聖使,“啪啦”一聲震響,三人猶如皮球般在旋渦里打起轉來,尖利的吼叫聲里透出驚恐的意味。他們三個終于膽寒了,剛一動手就被整得灰頭土臉,雖然身上有聖甲保護,但卻無法還手,真是窩囊之極。

又是一聲尖叫,三聖使中的一個舉起一顆發光的珠子,尖聲說著一串奇怪的話,在場的人沒有一個能聽得懂。隨著他斷斷續續的話語,手中的珠子開始漲大發光,激譴發出的黑色波紋也掩蓋不住那顆珠子的閃光。

那人越說越急,越說越響,漸漸地,珠子發出萬道白光。

黛南楓禦嬌喝道:“乾大哥小心!”

乾善庸的爭斗經驗極其豐富,他雖然不知道那家伙手中拿著的是什麼玩意兒,但是知道一定是個厲害的東西。他連續掐動仙靈訣,大喝道:“凝!”攪動著的黑色波紋急速向三聖使湧去,將三人包裹起來。不一會兒,波動的黑紋漸漸凝固,三人被困在里面,就像是冰塊里凍住的小蟲。

那個手舉閃耀珠子的聖使終于無法再發出聲音,那顆珠子仍然閃著刺目的白光。

赤明老遠就大聲喝彩道:“了不起啊,羅天上仙就是了不起,乾淨利落地治住他們,哈哈。”李強也笑道:“聖城的老大出手當然厲害……”兄弟倆一唱一和地拍起乾善庸的馬屁。

天蝕、黛南楓禦和痕布夷一起迎上前去,李強和赤明兩人口中誇贊著乾善庸,卻不向前去,反而向後退了一小段距離。李強自從見識到尺勿語的厲害後,比以前更加小心了,赤明是修神後對自己的實力還沒有信心,能和羅天上仙抗衡的家伙,他還是離遠點好。兩人都是下意識躲開的,其實並沒有發現什麼不妥,也就沒有發出警告。

天蝕等人對乾善庸實在太有信心了,見乾善庸治住三聖使,便一起飛了過去。

乾善庸最後一個仙靈訣剛剛變化完畢,心里忽然覺得不妙,他忙不迭地將仙甲防禦開到最大。黛南楓禦到底是和乾善庸在一起時日已久,她也猛然醒悟,急速催動仙甲的同時手環飛出無數彩條將自己包裹起來,嬌喝道:“大家小心!”

刹那間,聖使手中的珠子爆開了。

誰也沒想到這顆珠子爆開的威力是如此之大,三聖使當場裂成無數碎片,激譴形成的凝固也隨之消散。

赤明離得最遠,反應也最快,在那一瞬間,他便挪移出去。李強沒有走開,他將戰魂刀形成金色光幕擋在身前,眼睛緊盯著乾善庸。

在爆炸的同時,乾善庸消失在空中,他一發現不對就立即躲開了。黛南楓禦也瞬移而去,只有天蝕和痕布夷兩人被波及到。

天蝕畢竟是仙人,無論實力和反應的速度都是一流的,他身前突然出現兩個急速旋轉的紅白光團,巨大的沖擊波雖然將他推出很遠,卻未傷他分毫。痕布夷就吃了大虧,這里面他的實力最弱,也不夠機敏,一下就被卷了進去。

爆炸的沖擊波里閃耀著無數細密的青色針芒,只要遇到阻礙立即就集中過來,就像是鐵針遇見磁鐵一般,而且越來越多。李強起初並沒有在意,不一會兒,他覺得戰魂刀越來越沉重,不禁有些吃驚。他陡然漲大金色光幕,誰知更多的青色針芒被吸引過來。

更讓李強狼狽的事情接著出現了,由于他漲大了護身光幕,不但吸引了更多的青色針芒,甚至連渾身像刺猬一樣的痕布夷也被吸引過來。李強知道,要是痕布夷撞在戰魂刀形成的光幕上,不死也要脫層皮,他的防護是擋不住戰魂刀的。無奈之下,李強只好掉頭飛走。

聖使爆開的珠子破掉了聖城最外一層防禦,留下了漫天飛舞的青芒、四處亂飛的李強和緊隨其後的痕布夷。

赤明挪移回來看到這副情景,驚訝得眼珠子差點掉出來,他怪笑道:“哈哈,大哥,老痕又不是娘們,你躲個什麼勁?”

李強罵道:“奶奶的,看什麼熱鬧!別讓老痕撞到我的刀幕,分開他……小心他身上的青芒。”

天蝕好不容易將身周的青芒消融一空,他大聲叫道:“這是本體修煉大逐戮針……只有用本命真火才能焚化。”

痕布夷一直在苦苦支撐,拼命抵禦著大逐戮針,他是被炸懵了,多虧有天蝕的提醒,他渾身冒起淡青色的火焰,身周的大逐戮針很快就融進火焰里。

李強大叫道:“我哪來的什麼本命真火……哎呀……這玩意兒太討厭啦!”

乾善庸喝道:“一切真火都可以,千萬不要用陰火!”

李強明白了,是要用陽罡真火。他是玩火的祖宗,只是一時間沒有反應過來而已。

戰魂刀突然化作熊熊燃燒的烈焰,發出的隆隆聲讓人吃驚。不一會兒,黏附在戰魂刀上的大逐戮針逐漸消融,李強覺得手中控制的戰魂刀輕靈多了。很快,漫天飛舞的大逐戮針被大家齊心協力一掃而空。

痕布夷元氣大傷,好在他是散仙沒有肉身,不然可就慘了。他心里有些慌亂,還有不足百年的時光他就要第二次渡劫了,現在受傷對他而言是非常致命的,他沒有足夠的時間修煉了。

李強說道:“想不到三聖使會自爆身亡,厲害啊。”他心里很疑惑,三聖使雖然斗不過乾善庸,但是也不必要用如此極端的法術來拼命啊,難道鑫波角的人都這麼可怕,一看不對勁就用大威力的法寶亂來?他實在是想不通。

乾善庸搖頭道:“他們沒有死,而是回鑫波角了。”天蝕插言道:“死是死不了的,不過,這三人在很長一段時間里都無法戰斗了。老乾,他們已經知道了這個地方,以後會很麻煩的。”

赤明肆無忌憚地說道:“來了就打,哈,誰怕誰啊。”李強說道:“別逞能,爭斗起來我們是不怕,封緣星的修真者可受不了,老乾,只有去鑫波角……也許才有解決的辦法。”說完他緊盯著乾善庸,要是他對封緣星的安危不在乎的話,自己的打算就落空了。

乾善庸想了想,說道:“看來只有去一趟鑫波角了,唉,那個鬼地方……”

李強心里一陣竊喜,他發現乾善庸對封緣星的感情很深,就像個護短的老爺子,無論是誰威脅到他的兒孫,他都會上前阻擋。就憑這一點,李強對乾善庸又增添了不少好感。

痕布夷歎道:“乾大人,我恐怕去不了……”

乾善庸道:“這點傷勢沒關系,他很快就能幫你治愈的。”他指著李強信心十足地說道。

李強笑道:“老痕,我馬上就要在封緣星修煉神丹,若是運氣好,你的傷勢很快就會好起來,而且憑著神丹的功效,也許你下一次渡劫會很容易。”

痕布夷一聽,頓時感覺好多了,忙上前道謝。李強拉住他笑道:“老痕,別客氣,大家自己人。對了,前段時間我遇見百黃……”痕布夷驚訝道:“哦,百黃老弟還好嗎?”

李強搖頭道:“他渡劫不過,魂飛魄散了。”

痕布夷長歎一聲,情緒低落下來:“百黃老弟……可惜,可惜……他太要強了。”停了一下,他又道:“我曾經勸他兵解修散仙,唉,百黃老弟實在是心高氣傲,他不屑于走這條路……他是在哪里渡劫的?”

李強說道:“在天庭星。”他不想再解釋什麼,每個修真者都有自己的選擇,所有的努力在渡劫時就會有結果。百黃老人的下場幾乎是注定的,他自己心里也明白,不過他一定是抱著人定勝天的念頭試圖僥幸渡劫,可最終還是灰飛煙滅了。

乾善庸說道:“老弟,去聖城煉丹吧,那里安全些。”

李強說道:“不,我喜歡在古劍院煉丹。”他心里有所打算,准備讓古劍院和重玄派的高手都來觀摩修煉神丹,讓他們自己去體悟煉丹的精髓。他笑道:“老乾,別那麼小氣嘛,你要是覺得自己的弟子吃虧了,那就讓他們一起來看吧。

乾善庸笑罵道:“你這小子也太精明了,好,就依你,我們走。”他袍袖一揮,一道金光卷住眾人瞬移而去。

眾人回到古劍院,落在金麟劍院的修煉場上。修煉場上竟然站著幾百個修真者,其中還有重玄派的弟子。乾善庸、李強等人一出現,周圍的修真者就被他們散發出來的威勢逼開,修煉場上頓時空出一大塊地方。李強奇道:“這是干什麼?怎麼都站在這里。”

千赤鷗匆匆趕來,對李強說道:“剛才是不是小師叔你們……和人爭斗?整個天空都亮了,各門派都約束弟子不許出去觀看,所以大家都留在修煉場了。”李強點點頭道:“讓弟子們都散了吧。”

“師尊!師尊!”

李強側頭一看,不由得笑了:“是易青和盛真啊,還習慣吧?”他心里真有點愧疚,自己成天東奔西走的,根本就顧不上教授弟子,只有趙豪還好一點,其他弟子的修煉就天知道了。

軒轅易青看看乾善庸等人,小聲道:“師尊,這兒很好,和我們霖明星完全不一樣,師尊啊,這里怎麼會有這麼多仙人前輩?”百盛真恭恭敬敬上前施禮道:“拜見師尊。”

弟子們漸漸散去,重玄派的米斯拉和柳大鉞走過來。柳大鉞施禮道:“小師叔,這是你新收的弟子?”他一直眼巴巴地等著李強的弟子,這次看見了是無論如何也不會放過的。

米斯拉笑道:“大鉞,你也太性急了,等一會兒再說不行嗎?兄弟,這次打算什麼時候走?”

李強苦笑道:“米大哥,大鉞,這次恐怕很快就要離開了,而且是去很遠的地方。大鉞,上次我就答應你送兩個弟子去重玄派,這是軒轅易青和百盛真,都是我在霖明星收的弟子。”

軒轅易青和百盛真急忙上前行禮。

柳大鉞連聲說好,一手一個拉過去,送給每人一把飛劍。如此一來,米斯拉不好意思了,也急忙找了兩件法寶出來送給他們。軒轅易青和百盛真沒想到這麼容易就得到兩件法寶,心中不免感慨,這在霖明星簡直是不可能的。他們還不清楚,重玄派的煉器是最有名的。

李強說道:“大鉞,以後你負責指導他們修真吧,我在封緣星的時間不會太長,也許下一次回來的時候,我們就該回家鄉了。”他毫不客氣地將擔子扔給了柳大鉞。

米斯拉搖頭笑道:“你們這一系的兄弟啊……哎,怎麼都是一樣的脾氣,收了弟子就不管了,自己到處亂跑,吳大哥和傅大哥也都是這樣。”

柳大鉞一聽說回故鄉就什麼都顧不得了,別說是讓他帶兩個弟子,就是再難十倍的事情他也願意做。他連連點頭道:“小師叔放心,兩個師弟我一定教好……那麼我先帶師弟回重玄派了。”

李強伸手阻攔道:“大鉞,米大哥,先別急著走,我這里很快就要開爐煉丹了,重玄派中擅長煉丹的高手都可以來看看,這一次是修煉神丹。”

李強的最後一句話把米斯拉和邊上的千赤鷗都鎮住了,煉丹是每一個修真者的必修功課,能夠看到修煉神丹,相信連仙人也不會放棄這個機會,更何況是修真者。

米斯拉興奮地說道:“大鉞,你把兩個師侄送回重玄派,立即通知派里的高手過來學習,另外也請陳智風大哥過來,呵呵,要是沒有通知到他……老哥要罵死我的。”

柳大鉞答應後帶著軒轅易青和百盛真離開了。

千赤鷗說道:“侯前輩和軒龍前輩已經到古劍院了,是帕本親自護送回來的,現在在環劍閣靜養,小師叔是不是去看看?”沒等李強回答,乾善庸和黛南楓禦便走了過來。李強知道乾善庸一直留意自己這里,軒龍到來的消息他已經聽到了。

乾善庸道:“木龍來了?帶我去見見他。”李強奇道:“是軒龍……哪來的木龍?”黛南楓禦笑嘻嘻地說道:“軒龍在仙界的綽號就叫木頭龍。”

李強滿臉驚訝,他看看乾善庸,問道:“老乾,你的綽號是什麼?小子實在是好奇啊。”

');

上篇:第七章 神丹誘惑     下篇:第九章 七集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