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飄邈之旅 第九章 七集丹  
   
第九章 七集丹

黛南楓禦抿嘴一笑,嬌聲道:“這個我可不敢說了,嘻嘻,是不敢當面說……”赤明急忙湊過去,嬉皮笑臉道:“仙子下次一定要告訴我,只要老乾不在就說。”

乾善庸一瞪眼:“哪來這麼多廢話,去見軒龍!”

千赤鷗看看李強,見李強點頭示意,這才說道:“各位前輩請。”他當先飛起,李強等人紛紛跟上。

越過古劍院所在的山谷,一直飛到後山,只見半山腰間有一條細長的平台,一排土黃色的建築依崖而建。眾人一一落下,守崖弟子迎上來見禮。

眾人沿著長長的走廊來到靜修室。

這是一個很大的房間,地上散放著很多大塊的玉石,表面打磨得非常平整,房間里充滿了靈氣。這里是古劍院最好的修煉場所之一。

軒龍雖然瀕臨散功的邊緣,但是依然筆直地挺著腰,盤坐在一塊很大的紫色冰晶上,借著這塊冰晶的靈氣,他暫時還能支撐得住。

看著李強、乾善庸、黛南楓禦、天蝕等一群人進來,軒龍面無表情地說道:“想不到有這麼多老朋友來。”

軒龍在仙界是個了不起的人物,即使他受了重傷,乾善庸等人也不敢輕視。乾善庸說道:“軒龍大人,抱歉現在才來看你,傷勢如何?”黛南楓禦、天蝕也上前見禮。

軒龍淡淡地說道:“不用客氣了,大家都坐吧。”

李強心里暗暗佩服軒龍的鎮定,等大家坐定後,他說道:“你們先聊著,我去准備煉丹的靈藥和丹方。”隨即告辭出來。要去鑫波角,神丹是必須准備的,而且,軒龍的傷勢非神丹治療不可,他必須要抓緊時間了。

李強走出門外,見赤明也跟出來,便問道:“你跟來干什麼?回去!”赤明說道:“待在房間里多煩啊,我又不想和他們聊,還是出來散散心吧。”李強悄悄傳音道:“聽聽他們說什麼,我現在沒有時間,你去聽著就行了,等會兒空閑下來再告訴我。”赤明很不樂意,可是李強的眼睛瞪著他,瞪得他心里直發毛,他只好嘟嘟囔囔地回去了。

李強由千赤鷗帶著回到劍霄殿,吩咐弟子立即去請梅游冰。不一會兒,來了很多人,包括重玄派的米斯拉、陳智風和柳大鉞,還有古劍院各院的掌院。梅游冰、趙豪、納善、帕本和坦歌等弟子正在和李強說笑的時候,魅兒和靈百慧也到了。

劍霄殿頓時熱鬧起來,魅兒緊緊摟著李強的胳膊,開心得不知如何是好。李強拍拍魅兒,笑道:“魅兒、靈兒,你們和大家都坐下,我有事情宣布。”

李強一說話,整個劍霄殿立即安靜下來。

李強說道:“我准備和梅爺爺還有幾位仙人一起修煉神丹,對煉丹大家都很熟悉,這是每一個修真者的功課,而對于修煉神丹,我想在座各位都沒有這樣的經曆,因此我准備讓大家一起來參觀學習,自己能夠體悟多少就算多少,這樣對你們以後的修行會有不少幫助。”他停下來看著眾人的反應。

李強這樣的做法在修真界是絕無僅有的,沒有哪個門派和高手會像他這樣干。所有人都露出興奮的神情,梅游冰更是激動,他知道,這次修煉神丹自己應該是收獲最大的人了。

每一個修真門派都很看重煉丹,所謂煉丹有內外丹之分,修真者修煉到元嬰期也就是內丹初成,而外丹又叫靈丹、仙丹,兩者的修煉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回春谷的修煉功法就是以修煉外丹入道的。內外丹的修煉是修真者必須學會的功課,只是各人水平高低不同而已,就像煉器一樣,每個修真者都會煉器,但是好壞差別極大。

李強繼續說道:“赤鷗,你通知別的門派,如果他們願意,也可以派人來觀看,不過,每派只限兩個人,人太多了會亂的。”千赤鷗不明白李強為什麼要這樣做,他愣了一下,遲疑地問道:“這個……合適嗎?”

劍霄殿里的人有一大半感到不理解,米斯拉說道:“兄弟,是不是范圍小一點……”納善嚷嚷道:“老大,憑什麼要讓他們看,萬一有人搗亂怎麼辦?”靈百慧小聲對魅兒歎道:“就憑大哥的氣度和境界,這里沒人可比。”魅兒是不管哥哥說什麼或者干什麼,她都無條件贊同和支持。

李強笑道:“不用擔心,赤鷗,你去吩咐弟子通知各門派,趙豪和帕本你們負責煉丹的場地,麻煩陳大哥和米大哥負責我們煉丹時候的安全,羽敏,你們銀鳳劍院負責安排接待。”他不再跟他們商量,直接就分派起各項任務,眾人一一答應,立即行動起來。

這時有弟子來報,花媚娘來了。

李強跳了起來,問道:“在哪里?我去接!”就聽劍霄殿外面有人接話:“五弟,你們這麼多人聚在一起,准備做什麼?”只見花媚娘帶著梅晶晶和喬羽鴻飛了進來。

梅晶晶和喬羽鴻一齊撲到李強身邊,同聲叫道:“哥哥!”

靈百慧對魅兒小聲道:“嘻,大哥好像有很多妹妹哦。”

魅兒笑道:“哥哥人緣好嘛。”

李強欣慰地看著這兩個妹妹,一個是初入修真時結識的好朋友,一個是在黑獄里一起共患難的小妹妹。他開心地笑道:“妞妞,鴻妹,你們什麼時候到封緣星的?”

梅晶晶已經是元嬰期的高手了,她顯得成熟穩重了很多,不過,見到李強後,她還是有點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她使勁捶了李強一拳,眼淚一下子流了出來,哽咽道:“哥哥,你好狠心,走了就不來看妞妞。”

魅兒走到梅晶晶身邊,輕輕摟著她的肩膀說道:“小妹妹,哥哥說起過你,他一直記掛著你的。”梅晶晶剛開始哭,還沒有哭痛快,就被魅兒摟住,她有點不高興,抬起頭剛要說什麼,一下子接觸到魅兒真誠的眼神,心里不覺一陣迷糊。開玩笑,魅兒的魅惑力連妖仙靈百慧都擋不住,更別說是梅晶晶了。她一把抱住魅兒,放聲大哭起來。

李強最怕小姑娘哭泣了,看到魅兒過來幫忙,不由得松了一口氣。

喬羽鴻雖然沒有像梅晶晶一樣放聲大哭,但也紅了眼圈。

花媚娘過來說道:“臭小子,又惹我兩個小妹妹哭了,看你怎麼辦?”眼里流露出一絲狡黠的笑。李強撓撓頭,一本正經地說道:“花大姐,謝謝你一直照看她們,我給你行禮了。”

花媚娘忍不住笑罵道:“喲,臭小子越來越狡猾啦,說說看,你怎麼謝我?”她是有名的小妖女,見李強想裝傻,便順著他的話題找岔子。李強嘿嘿笑道:“花大姐要如何謝,小弟就如何謝。”

喬羽鴻是老實人,急忙拉住花媚娘勸道:“大姐,大姐,別這樣……”說著,眼淚終于也流了下來。

花媚娘最疼的就是這兩個小妹妹,連忙安慰道:“和你哥哥開玩笑啦,這也看不出來?好了,快別哭了。”

李強心里暗暗感動,趁便邀請道:“花大姐,我准備在古劍院修煉神丹,你們留下來一起看吧。”

花媚娘驚訝道:“神丹?好,我們本來也打算住在古劍院的。”

很快,花媚娘、靈百慧、魅兒、梅晶晶和喬羽鴻幾人就有說有笑的了。其中就數魅兒最開心了,一下子有了這麼多姐妹,她都不想回靈鬼界了。

小白在魅兒的強迫下,被大家輪流抱著玩耍,它不停地發出抗議的嗚咽聲,無奈它的樣子實在好玩了,沒人願意放開它。

李強和仙人聯手在古劍院煉丹的事情,隨著古劍院發出的邀請傳遍了整個封緣星,引起了修真界的巨大轟動,七大門派欣然應邀,還有很多門派和修真高手也提出想進入古劍院觀摩,一時間古劍院在封緣星名聲大作。千赤鷗樂得整天合不攏嘴,他沒想到李強會用這種辦法來提高古劍院的名氣。

由于要求觀摩的人數太多,最後不得不做出限定,修真門派只有一派之主可以來,個人則必須是分神期以上的高手。

連李強也沒有想到,會有這麼多修真門派和修真者要求參加,這簡直是近百年來修真者最大的聚會了。古劍院很多弟子都覺得奇怪,經常有八杆子打不著的親戚朋友借故找來,試圖給什麼人說情,甚至還有人用法寶晶石賄賂古劍院的弟子,要求進入煉丹現場,甚至有一些閉關潛修的高手也通過各種關系找來……種種稀奇古怪的事情,簡直讓人匪夷所思。

千赤鷗成了封緣星最炙手可熱的人物,他已經快要招架不住蜂擁而來的修真者了。他不想因此而得罪人,只好找李強商量。李強笑嘻嘻地說道:“赤鷗,這是你的地盤,怎麼招呼客人是你的事情,找我干嘛?自己解決去!”

花媚娘在一旁出主意:“你不會去求乾大仙人?他是聖城之主,也是煉丹的當事人,有聖城弟子來維護,你不是可以少操心了嗎?”

李強偷笑不已,他知道花媚娘是什麼意思。

千赤鷗恍然大悟,連聲道謝,同時表示,只要花媚娘願意,隨便在古劍院住到什麼時候都可以。

千赤鷗興沖沖地跑去找乾善庸,飛到半路上,突然心里發怵,自己去找乾善庸行嗎?這事應該請小師叔去辦才對,自己在乾善庸面前連話都說不清,怎麼請他幫忙?他下意識地落在一座山峰上,茫然四顧不知所措。

李強悄然在他身邊出現,笑嘻嘻地問道:“赤鷗,你不是要到環劍閣去嗎?怎麼站在這里?”千赤鷗忽地滿臉通紅,期期艾艾地說道:“這個……小師叔,我……你……”李強大笑道:“哈哈,赤鷗……你怕什麼?”最後四個字他是用神奕力噴出來的。千赤鷗各方面都很優秀,就是太拘泥了,李強忍不住跟他開了個玩笑。

“你——怕——什——麼——”

這四個字猶如驚雷在千赤鷗耳邊炸響,震得他倒退兩步。他心里不斷地念叨著:“我怕什麼?為什麼要怕?有什麼好怕?”突然,他豁然開朗,心神刹那間沉入元嬰里,身上迸發出耀眼的光芒。他就這麼站著,仿佛天地都在他的掌握之中,一種龐大的氣勢自然而然地流露出來。

李強飛身飄退,類似的經曆他也曾經有過,但是沒有想到自己無意中的一個玩笑竟然讓千赤鷗進入了某種境界。李強快速在他身周布上防禦陣,瞬移回到金麟劍院,讓趙豪派弟子去守護千赤鷗。像千赤鷗這樣的情況是可遇不可求的,李強可不願讓他失去這個千載難逢的好機會。

修煉神丹的場地是新開出來的,那些獲准參加的高手早早就來到古劍院,聽說修煉場人手緊張,紛紛加入進去。有了這些高手的幫助,修煉場地很快就建好了。

整個場地凸出地面,是一個直徑五十米、高九米的大型圓柱體,由大塊的青金石堆砌而成,並且用法術徹底整理加固過,四周還設了一圈方形玉石柱,所有參加的高手都在上面留下了自己的印記,每個門派都在玉柱頂端留下一件法寶,作為參加這次盛會的紀念。

這座圓形的玉台被稱為丹台。

軒龍、乾善庸、黛南楓禦和天蝕都把自己收藏的靈藥送給李強,李強和梅游冰爺兒倆躲在靜室里將各種靈藥一一分類。按照貝冶天經上的記載,李強備齊了這次煉丹所需的靈藥。

李強的野心很大,他打算修煉最難煉的神丹——七集丹,一爐就能修煉出七種靈丹。一集丹最普通,叫作岫纖丹,是修煉的副產品,二集丹叫歸元丹,三集丹以上的才稱得上是神丹——枯青神丹,四集丹是珈曳神丹,五集丹是渡罹神丹,前五種丹在仙界都算是頂級丹,另外還有六集丹——勿蘊神丹、七集丹——寶焰集擎神丹,這兩種丹在仙界也少有耳聞,是真正意義上的神丹。

軒龍只要有一粒渡罹神丹就可以完全恢複,侯霹淨若是服用一粒歸元丹,不但能恢複功力,對飛升也會有很大的好處。至于最後兩種神丹,李強也不知道有什麼功效,但是有一點他很明確,這兩種神丹對自己會很重要。

在整理手鐲里的靈藥時,李強還發現了一樣東西,那是一塊黃金制作的薄板,上面有古怪的文字,他回想了一下,竟沒想起來是從哪里找到的。上面的文字非常眼熟,就是貝冶天經上那種所謂的神的文字,要靠轉化神識波動才能識別。

李強很快就弄明白了,上面記載的竟然是一種攻擊方法,這種攻擊的方法非常少見,他在幻神殿的時候曾經見識過,是所謂的分身攻擊法,所謂的身外化身的神通。李強現在可不敢分心修煉,他收回黃金板,注意力還是集中在如何修煉七集丹上。

梅游冰勸了李強很多次,讓他先修煉最基本的神丹,然後再一步一步循序漸進。他不知道李強要急于救人,按李強這樣的搞法,他覺得太冒險了,其難度就像是剛學會走路的人要飛行一樣。不過,李強一旦決定了就不會輕易放棄,無論梅游冰怎樣勸說,他都笑而不答。無奈之下,梅游冰只好按照他的要求幫助他整理靈藥。

李強仔細地收拾起靈藥,在手鐲里排好次序。有些靈藥是梅游冰事前處理過的,不然前期准備還要耗去更多的時間。即使這樣兩人也足足准備了十來天,其間乾善庸、天蝕、黛南楓禦甚至軒龍都來和李強交流煉丹的心得,對照貝冶天經,李強覺得自己至少有六成把握,乾善庸等人也都表示,在修煉神丹的時候會助他一臂之力。

時間過得很快,所有事前准備工作已經大致完成,這天,李強正式宣布開始修煉神丹。

李強來到丹台時才發現,丹台周圍足有上千人,大部分修真者都懸在半空中,天空中閃動著五顏六色的劍光。前來觀摩的修真者自動擔負起防護的任務,還有很多聖城弟子在一旁巡視防備,整個古劍院已經被乾善庸、黛南楓禦和天蝕三人聯手封閉了,丹台周圍雖然人很多,但卻一點都不亂。

李強和各大派的高手閑聊了一會兒,在梅游冰的招呼下,兩人一起登上丹台。乾善庸、黛南楓禦、天蝕和赤明各站一邊,李強點頭示意後,抬手拋出貝冶丹鼎。

一道金光射入貝冶丹鼎,低沉的轟鳴聲漸漸響起。

李強曾經開啟過丹鼎,他駕輕就熟地連噴了三口神奕力,貝冶丹鼎便啟動了。

刹那間,丹鼎亮起耀眼的金光,將四周照得一片通明,在滿天劍光寶氣的映襯下,所有的人和物仿佛都變成了絢爛奪目的燈花。

貝冶丹鼎在隆隆聲中越來越大,很快,一座七米多高的大鼎爐矗立在丹台上。金光漸漸淡去,紅光閃動間,熱浪陣陣湧出,丹台被一股巨大的熱流包裹起來。

在場的修真者個個目瞪口呆,沒人想到會如此之熱,還好丹台附近被完全禁制了,不然這股巨大的熱流很可能引發山火。

乾善庸、黛南楓禦、天蝕和赤明也是第一次見識到貝冶丹鼎的開啟,心里都驚詫不已。乾善庸有自己的煉丹鼎爐,就是在霖明星和李強爭斗時用的疊焰鼎,和貝冶丹鼎比起來,自己的鼎爐實在差太多了。

李強有過一次用貝冶丹鼎煉丹的經驗,感覺這次在運轉上熟練了很多。他用戰魂刀護身,懸停在丹鼎頂部的側方,大量的神奕力湧入丹鼎里。丹源神火越來越旺,散發的高熱將周圍的人和物都扭曲了。

梅游冰忍不住稍稍後退,如此巨熱他也覺得受不了。他傳音道:“小哥兒,別急著轉文丹之火,讓它再燒一會兒。”

第一步的開鼎很順利。

用丹源神火功力消耗得太快,李強不敢大意,他開始小心翼翼地轉變爐火,從丹源神火轉到文丹之火。

貝冶丹鼎開始縮小,大約縮小到一半時,文丹之火穩定下來,這時候只要耗費少量的神奕力就行了。李強長出了一口氣,他已經完全控制了貝冶丹鼎的本源之火。

李強笑道:“好家伙,開鼎的確吃力。老乾,小心防護,我要開始修煉了。”

稍稍恢複了一下功力,李強伸手虛抓,戰魂刀化作七只金色的手探進貝冶丹鼎里,揭開了鼎爐里層的七只珠蓋。

這是很難的一關,好在李強有神器戰魂刀,不怕丹鼎里的高熱,不然的話,這一步他就過不去。這七只蓋子若是打不開,貝冶丹鼎就只能修煉一般的靈丹,而無法修煉神丹了。

那是七顆拳頭大小的珠子,橄欖形狀,每一顆珠子的顏色都不同,分為赤橙黃綠青藍紫七色,隨著戰魂刀虛攝而出,七彩的光芒猶如彩虹般從貝冶丹鼎里升騰而起,直沖霄漢。

在場的人都是第一次見識修煉神丹,偌大的場地上一片寂靜,沒有人說話,沒有人飛行,一個個都睜大眼睛看著,只有貝冶丹鼎不時發出呼呼隆隆的古怪聲響。

隨著珠蓋的打開,貝冶丹鼎發出更加強烈刺目的寶光,功力稍低一點的修真者都閉上了眼睛。丹台就像一個小太陽,普通人若是看上一眼,恐怕眼睛都要瞎掉。

李強喝道:“幫我托住珠蓋,我要下去布藥了!”

乾善庸說道:“好!天蝕,我們出手!”他和天蝕兩人用仙劍托住七只珠蓋。

這七只珠蓋非常特別,用神奕力可以很輕松地托住,但是用仙靈之氣卻很吃力。乾善庸和天蝕都覺得飛劍巨重,貝冶丹鼎里仿佛有一股巨大的吸力,試圖收回七只珠蓋。

天蝕心里驚訝之極,看李強輕描淡寫地揭開珠蓋,他以為沒什麼了不起的,萬萬沒想到會有如此大的吸力,他催動仙劍使勁托住珠蓋。憑著兩個仙人的功力,一時半會兒是沒有問題的。

李強化作一道金光,飛入貝冶丹鼎里。

布藥是貝冶丹鼎最特殊的地方,這是修煉七集丹的必需步驟,七竅孔一旦打開就必須布藥,否則就無法收回丹鼎,而且開鼎之人也會受到貝冶丹鼎的反制。由于有三個仙人作後盾,李強才會想到要修煉七集丹,他知道,單憑自己的力量,根本不可能修煉七集丹。

貝冶丹鼎內一片赤紅,李強有擎天神甲護身,還有戰魂刀的金芒防護,即使這樣他也覺得有點吃不消。這里的火是他從來沒有見識過的,似乎比天火還要厲害,如此巨熱完全出乎他的預料。

李強早已初步了解過丹鼎里面布置的神陣,學會了相應的神靈訣,他順著陣法一層層盤旋而下。他要找到丹鼎之心,至于丹心是什麼樣子的,他也不清楚。

神陣的核心很古怪,是由幻陣形成的,李強不斷變化著神訣,一道道神奕力化解著陣法里的威力。最後一道神奕力打出後,在混沌一片的神陣里,陡然出現一個巨大的黑洞,咆哮炙熱的罡風筆直地從洞口噴出,並伴隨著隱隱的霹靂聲,周圍的熱流就像沸騰的鋼水一般。

李強心里不禁有些緊張,這玩意兒和他想的不太一樣。他知道那個黑洞下面就是丹心,看樣子下去可不那麼容易。

果然,他剛接近黑洞口就被噴湧的罡風滯住身形。他急忙將戰魂刀的金芒漲開,晃身落在黑洞邊,就在這一瞬間,他似乎瞥見黑洞下方有一道青白色的影子。

李強心里又驚又喜,難道這就是貝冶天經里記載的那玩意兒?

');

上篇:第八章 波禦聖使     下篇:第十章 天真上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