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飄邈之旅 第十章 天真上人  
   
第十章 天真上人

李強投身進入貝冶丹鼎。

丹台四周一片寂靜,不一會兒,議論聲漸漸響起。這樣的煉丹方式在場的絕大部分修真者不僅沒有見識過,甚至連聽都沒有聽說過,眾人驚奇萬分,忍不住交頭接耳起來。

黛南楓禦在一旁隨時准備援手。

赤明若無其事地看著,不到萬不得已時,他不打算出手,修煉神丹對他而言畢竟太陌生了。

乾善庸和天蝕互相對視一眼,都從對方眼里看到一絲驚訝,沒想到這七只小小的珠蓋竟然如此沉重,乾善庸還略好一點,天蝕已經感到有些吃力了。

乾善庸悄悄傳音道:“楓禦,准備好,隨時幫助天蝕,好厲害的貝冶丹鼎啊。”

魅兒和靈百慧在周圍悄悄巡視,雖然丹台已經被禁制了,但她們仍然高度戒備著,生怕有人搗亂。靠近丹台的主要是古劍院和重玄派的高手,上空有聖城的高手防護,外圍才是各派的修真者和無門派的修真高手。

梅游冰已經退到丹台邊緣,他心里暗自歎息,自己別說是修煉神丹了,連站在貝冶丹鼎邊都站不住,如此高熱自己根本無法抵擋。

李強進入丹鼎後,貝冶丹鼎燃起白色的火焰,轟轟隆隆地散發著巨大的熱流,梅游冰覺得實在難以忍受,不由自主地一步步退到邊上,他心里明白,只有等到李強布藥完畢,七只珠蓋落下,貝冶丹鼎的爐火才會平穩下來。

突然,丹鼎發出一聲沉悶的震響,乾善庸覺得手中驀地一沉,他大喝道:“穩住了!”

天蝕猛地向前一沖,他臉色大變,趕緊噴出一口仙靈之氣,刹那間,仙劍發出耀眼的光芒,他這才穩住身形。天蝕不由得紅了臉,他偷眼看向乾善庸,只見他滿臉嚴肅,兩手不斷變換靈訣。天蝕見狀略覺心安,連羅天上仙都覺得吃力,自己也就沒什麼丟人的了。

七只珠蓋化作七個斗大的光球,急速上下撞擊,每一次撞擊都發出巨大的霹靂聲,乾善庸擋住四只,天蝕擋住三只。七只珠蓋耀起七彩光華,急如暴雨般連續不斷向下砸去,山谷中響起震耳欲聾的撞擊聲,功力稍低一點的修真者都忍不住向後退去,那聲音實在是太恐怖了。

有人發現,丹台在轟鳴聲中節節下沉,九米高的丹台很快就不足五米高了,那是被珠蓋硬生生砸進地下的。要知道丹台的地面是用法術禁制過的,這股沖擊的力量實在是太大了。乾善庸和天蝕接擋珠蓋時不約而同地將沖力轉到腳下,也加劇了整座丹台的下陷。

魅兒緊張地說道:“姐姐,你快看啊,丹台陷下去了,天啦,怎麼會這樣?”

靈百慧說道:“我來試試。”她念動咒語,十指尖射出絲絲黑芒,黑芒一觸地便凝結起來,她嬌聲喝道:“凝!”只聽地面發出“咔叭咔叭”的響聲,丹台雖然還在下沉,但是速度緩慢下來。

隨即,靈百慧又變化手法,十道青芒脫指纏上丹台,她兩手一合,再次嬌喝道:“定!”驀然間,靈百慧化形無蹤。她這也是逼不得已,那股巨大的撞擊力她也承受不住,只能靠化形來化解了。

魅兒知道憑自己的功力根本幫不上忙,她焦急地看著眾人竭盡全力各顯神通,自己只能在一旁默默地為他們加油。

李強在黑洞口邊只停留了片刻,他知道不能耽擱,一咬牙催動戰魂刀,一頭就紮了進去。

戰魂刀猶如撞在一個實質的物體上,李強覺得渾身劇烈震蕩,他催動全身功力,金尊神心瘋狂地跳動著,頂著黑洞里噴出的罡風,一點一點地向下飛去。

黑洞被戰魂刀和擎天神甲的光芒照亮,李強可以清晰地看到,所謂黑洞實際上是一個急劇旋轉形成的洞口,里面噴出的熱流比地火岩漿還要恐怖,要不是自己有神器護體,可能也抵擋不住如此的高溫。

越往下飛壓力越大,李強猛然看見一條青白色的東西在下方盤旋,他辨認出來,那是丹心上方的守護神魄、貝冶天經里記載的“青白心”,這也就是說,他快要到達目的地了。

青白心盤踞的地方是一個桃形的空間,一進入這個空間,李強身上的壓力頓時消失一空。頭頂上方的通道依舊轟轟作響,雖然還是很熱,但是擎天神甲已經完全可以抵禦了。李強將戰魂刀化作一團金星環身繚繞,仔細打量起青白心。

青白心的樣子就像一個旋轉的太極,相互盤旋相互纏繞。貝冶天經里並沒有記載如何破解青白心,李強試著靠近,在距離一米遠的地方停下來,他撚指一彈,一點金星射向青白心。

一出手李強就後悔了,他根本來不及躲避,青白心就爆開了。

原本平緩旋轉著的青白心,就像是澆滿了汽油的炸彈,被李強的試探點燃了。

一團白,一團青,霹靂一聲巨響。

李強修神後已經是不死之身了,可這一聲巨大的爆炸仍然讓他吃不消,他被震得眼前金星銀光亂閃。就在他失神的一刹那,他被青白心裹了進去。陡然間,他覺得一陣巨寒。

沒想到青白心是寒性的。

從極熱急轉成極寒,李強不由得叫苦不迭,他突然感覺到了疼痛,渾身猶如刀割火燒一般,劇烈的疼痛差點使他心神失守。他已經很久沒有嘗到這種痛苦的滋味了。

戰魂刀化作的光幕已經很薄了,李強只覺得金尊神心火燒火燎地震動跳躍。他猛然醒悟:青白心竟然引燃了自己的心火。

大駭之下,他竭盡全力鼓蕩神奕力,戰魂刀立即爆出萬丈光芒。李強這時候也顧不上什麼貝冶丹鼎了,他這才知道,煉丹也會煉死人的。

慌亂中,他大喝道:“老子破掉你!化龍!”戰魂刀在他瘋狂的戰意中化作一條咆哮飛舞的金龍。要知道這是貝冶丹鼎的中心,由于七只珠蓋已經被揭開,里面少了最厲害的陣法——七星聚合,若是青白心和七只珠蓋結合到一起,李強就是再有本事也沒有用,即使是羅天上仙也死定了。

可惜李強不會貝冶丹鼎的攻擊法門,還自己主動跑到丹鼎里來,要是不盡快破掉青白心,一旦乾善庸和天蝕失手,七只珠蓋落入丹鼎,李強現在的舉動就等于是自殺了。

戰魂刀不愧是神器,咆哮旋轉的金龍將李強身周逼出一個空間。李強一眼看到下面七個圓形的孔洞,他知道那就是丹心,所謂的七竅玲瓏心。

他大喜過望,長嘯一聲向下沖去。他明白,只要落在丹心上,青白心就會平靜下來。

青白心似乎是有智慧的,它急速分出一團白光沉到丹心上方,堵住李強的去路,緊接著又有一團青光飛來。李強不禁心驚肉跳,這兩團青白光要是碰到一起,還不把自己崩飛了?更要命的是,它里面還不知蘊藏著什麼厲害玩意兒。他心里只有一個念頭,就是無論如何也不能讓這兩團東西碰到一起。

也不知青白心到底是什麼玩意兒,竟然如此厲害,一把幻化成金龍的戰魂刀也難以擋住兩團小小的青白光。就在李強踏上丹心的一刹那,兩團青白光還是碰在了一起。

只聽一連串“噼啪”響,就像是過年放的小鞭炮,那響聲錯落有致,沒等李強讓開,緊接著又是一聲巨響。李強罵道:“靠!這也太邪了吧……”整個身體都被拋了出去。

又一次從極寒轉到極熱,這種過渡讓李強感覺非常難受。

李強一旦瘋狂起來也會亂來的,他竟然在丹鼎的神陣里掐動了五仙雷的靈訣。他不相信青白心能擋得住。

靈訣以最快的速度完成,李強一抬手就放了出去,嘴里罵道:“奶奶的,吃我一記五仙雷!”

打出五仙雷後,李強驚訝地發現,五仙雷的威力竟然完全消失,所有的力氣就像打在空氣中一樣,連一絲反應都看不到。

李強驚得目瞪口呆,他哪里知道,貝冶丹鼎里的神陣奧妙無窮,別說是五仙雷了,再高級的仙雷也是白費力氣,還不如戰魂刀的威力管用。

由于硬拼無用,李強慢慢冷靜下來。

青白心急速旋轉起來,青白相間的地方擠出一道道寒氣,飛快地包圍起李強。

李強無法長時間幻化戰魂刀,那樣功力消耗太大,他重新將戰魂刀護身,再次回憶貝冶天經里的記載,可還是找不到破解的方法。

現在,李強有種進退不得的尷尬,退回去是不可能的,該死的青白心頑強地旋轉著,就是不讓他接觸到丹心。思前想後不得要領,李強第一次覺得自己無計可施了。

白色的寒氣像蠶絲一般繞上身來,李強靈機一動:既然打不贏,那就不打。他將心神沉入金尊神心里,悄然入定。沒想到這無奈之舉恰好正是化解青白心的唯一途徑。

李強從一開始就錯了,他用爭斗之心去布藥,那是遇強愈強。貝冶丹鼎本身就是一件非常著名的神器,他和神器的本源相爭,不輸才怪。

青白心的威力隨著李強的平靜漸漸地弱了下來。

李強終于明白了其中的關鍵,心里大罵自己笨蛋。很快,青白心就像失去了對手一般,恢複了原樣。李強順利地沉到丹心之上。

他慢慢地站起身來,看看頭頂上盤旋著的青白心,不敢再耽擱時間,閃身進入丹心。

丹心由七竅構成,每一竅都有一個複雜的陣法,竅與竅之間相聯相通,互相之間既相對獨立也有某些陣法的聯系,要不是貝冶天經里有詳細記載,李強還真是無從下手。

七竅的顏色各不相同,和珠蓋一樣,也分為赤橙黃綠青藍紫。李強進入的是赤竅,四周一片赤色。如何布藥,李強和乾善庸、軒龍、梅游冰等人討論過很多次,貝冶天經里記載得也很詳細,所以李強覺得布藥比較有把握。

赤竅里煙霧彌漫,星星點點的紅光在迷霧中神秘地閃爍,李強手掐印訣,一道神奕力打出,輕輕一聲震響,一股濃烈的香味飄了過來。

赤色的霧氣緩緩地散開,一只閃著赤色光華的單足圓鼎飛到李強身前。這只單足圓鼎只有足球大小,造型古怪,像一只頭大身子小的火炬,鼎身上層層疊疊布滿半透明的神咒,圓鼎下的單足就像一把尖利的三角圓錐,吞吐著紅芒。

李強知道這就是所謂的赤心鼎,是丹心的第一鼎。他小心翼翼地打出布藥的第一訣——赤瑩。

赤心鼎發出悅耳的音聲,紅光閃動間,一團半透明的紅色物質浮了出來,這是赤心鼎的丹室。一股沁人心脾的奇香撲面而來,李強深吸一口氣,心里忍不住歎道:“貝冶丹鼎真不愧是神器。” 貝冶丹鼎如此複雜的結構與重玄派的煉器比較,就像是真飛機和玩具飛機相比,兩者的差距實在是太大了。

李強將制好的靈藥打入丹室,只見半透明的丹室里閃出耀眼的紅光,靈藥進入丹室後便急遽縮小,巴掌大的藥材看上去只有指甲蓋大小。很快,藥材都進入赤心鼎的丹室,可以看見整個丹室里都是閃動的紅點,顯得非常神秘漂亮。

李強再次打出赤瑩訣,丹室旋轉著沉入赤心鼎內。又是一聲悅耳的音聲,赤心鼎緩緩地退入紅霧中。

李強終于放松下來,他不敢久留,閃身來到橙竅。這一次飛出來的是橙心鼎,他輕車熟路地布了藥。

依次布藥後,李強回到丹心之上。

丹心上的七個孔竅發出耀眼的七彩光華,李強被七彩神光射中,一下子飛了起來。他低頭看去,青白心已經貼上丹心,只等七只珠蓋落下了。李強興奮不已,知道自己第一爐七集丹有望煉成了。

七彩神光頂著李強飛速上升,突然,他似乎聽到一聲微弱的呼救聲。

李強驚訝到了極點,他身子微微傾斜,閃身讓開七彩神光。這一次他清晰地聽見有人在呼叫:“救我!救我!”聲音飄忽不定。

心念轉動間,李強猛然反應過來,這一定是始隱者出手困住的人。

李強心里有點猶豫和顧慮,他知道一旦珠蓋落下,自己就會被困在貝冶丹鼎里,而且,若真是始隱者困住的人,自己將他放出來,也許會惹出大亂子。

可是那聲音叫得悲涼淒慘,李強實在不是那種見死不救的人,在坦邦星上,卡巴基老爹的話他一直銘記在心。

他搖搖頭,掐動神靈訣,又進入了貝冶丹鼎的神陣中。

修煉場上已經湧動起不安的情緒,李強進入貝冶丹鼎的時間太長了,一點消息也沒有。七只珠蓋已經停止了跳動,靜靜地被乾善庸和天蝕的仙劍托著,誰也沒想到李強布藥會花這麼長的時間。

乾善庸和天蝕都在貝冶丹鼎邊打坐,黛南楓禦也不說話。仙人的耐力是極好的,三人沒有顯出一絲不耐煩的神情。

赤明也很安靜,他似乎沉浸在自己修煉的境界里,對外界不聞不問。

趙豪和一幫兄弟卻是個個不安,納善和帕本也不知道念叨了多少次,心里都不放心李強。靈百慧已經將地面重新禁制,她和魅兒一直在嘀嘀咕咕說著什麼。魅兒對哥哥有一種盲目的信任,不論哥哥干什麼,她都信心十足。

梅游冰曾經和李強討論過貝冶丹鼎,他深知其中的凶險,貝冶丹鼎中最厲害的就是貝冶神陣,他知道李強對這個神陣並不十分了解,他只會貝冶天經中記載的百十個化解神靈訣,還有少數幾個運轉神靈訣,由于貝冶天經中隱去了神陣的攻擊法門,所以李強是無法運用神陣的。梅游冰擔心,李強要是陷入其中那就麻煩了。

貝冶丹鼎依然閃著紅光。

乾善庸說道:“大家小心了,一旦完成布藥貝冶丹鼎就會有大變化,我們要等李老弟出來,再放開珠蓋,在他沒有出來前,無論如何都不能松勁,不然李老弟就要困死在里面了。七集丹是最難修煉的神丹,貝冶丹鼎會全力運轉的。”

他的話剛說完,貝冶丹鼎轟然一聲巨響。乾善庸大喝道:“好了,李老弟完成了,哈哈,了不起!”他猛地躍起身形,全力運轉仙劍。

只見貝冶丹鼎突然漲大,一道七彩霞光沖出丹鼎。七只珠蓋急速轉動起來,化作一個七彩的大光球,向著彩光合去。

梅游冰驚叫道:“不能讓它們合起,小哥兒還沒出來!”

現場氣氛突然緊張起來,誰也沒想到李強竟然沒有出來。

乾善庸大喝道:“楓禦快幫手!”

貝冶丹鼎刹那間的巨大沖力,乾善庸和天蝕都擋不住了,靠兩人之力要擋住神器的全部威力,實在太難了。照理李強應該隨著七彩光芒同時出來才對,現在的情況太出乎意料了。

黛南楓禦手腕上的彩環飛出無數彩絲纏繞上去。赤明也跳起來,舉起都天神杖上前幫忙。靈百慧和魅兒也靠過去,准備在必要的時候出手相助。

梅游冰抵禦著高溫踏前幾步,他知道自己的實力不夠,但是到了這種緊要關頭,他說什麼也要出點力,哪怕只有一點也好。

貝冶丹鼎的神陣啟動了。

貝冶神陣是貝冶丹鼎最重要的陣法,守護丹心的外陣是貝冶丹鼎的一種主要攻擊手段。李強一邊化解陣法的攻擊,一邊尋找神陣里的人,他心里很清楚,若是不能在短時間里找到呼救的人,自己也會困在里面。

李強對神陣並不了解,很多地方是不敢去的,他只能走固定的路線。想了想,他發出一聲尖利的嘯叫聲,想讓那人自己找過來。這是他用神奕力發出的尖嘯,那人一下就聽見了。

“我聽見了!我聽見了!你在哪里?你……在……哪里……快說話……”那人的聲音顯得極其興奮。李強大聲道:“你快點過來!”那人仍然不停地叫著:“快說話!你在哪里?”

李強猛然醒悟,在這里只有運功叫喊對方才能聽見。他運起神奕力大喝道:“我在神陣的太烈伏角位置,快點過來!我帶你出去。”他報出了自己的方位。

由于神陣在緩緩地運轉,李強必須不斷調整自己,以保證自己懸停在太烈伏角的位置,這樣才能夠順利地出去。他小心謹慎地守候著,在這里只要踏錯一步,就足以抱憾終身。

“哈哈,太烈伏角!知道了,我來啦!”

整個大陣突然急速轉動起來,李強大駭之下,拼命定住身形,憑著靈動的神識跟著陣法快速移動,同時,他用功狂喝道:“混蛋!別破陣……破不了的!”

“哦?放心吧,這個爛陣我差不多要搞清楚了,再堅持一下就好啦。”

貝冶神陣越轉越快,李強根本無法再說話,他全神貫注守在太烈伏角位置,一點都不敢松懈,他知道,若是不小心引發了陣勢的威力,即使擁有化解的神靈訣也難以脫身。

終于,眼前光華連閃,一條黑影在陣法里盤旋飛躍,快得猶如閃電一般,離李強越來越近。李強脫手打出神靈訣,將陣法遲滯住,大聲喝道:“站在那里別動!不然我就走了!”

“別走!別走!我停下……唉!”

李強也知道時間緊迫,但是他必須了解這是什麼人,否則自己可沒有本事困住他。他喝問道:“你是什麼人?為什麼困在貝冶神陣里?是誰困住你的?”

那人似乎也知道,只要自己回答稍不謹慎,一切都會落空。他小心翼翼地說道:“我是一個倒黴的仙人,唉,我估計沒什麼人知道我了。”他說得可憐巴巴。

李強心急火燎,時間已經不多了,他催促道:“來不及了,講清楚點!”

那人苦笑道:“那些都是很久以前的事情……好,簡單說,我是一個仙人,名字叫天真上人,有一次到裂岩境去采藥,被人阻擋……結果,就被吸入貝冶丹鼎里,那人是誰我也不認識,可憐我一直在這個爛陣里苦苦掙紮,兄弟,我是個老實人,你就帶我出去吧!”

李強反倒猶豫了,他憑經驗知道,口口聲聲說自己是老實人的人,幾乎都不怎麼老實。可是他也不忍心把留他在貝冶神陣里,一旦七集丹開始修煉,神陣的威力就會發揮得驚天動地,就算這個天真上人神通廣大,在陣法的巨大威力下,他不死也要脫層皮了。

天真上人看出李強的猶豫,他央求道:“兄弟,能修到我這樣的境界很不容易,你忍心看我困在里面嗎?唉,只要你幫我出去……我發誓……什麼條件都答應你,快點啦,神陣馬上就要全力運轉了,來不及了。”

李強苦笑道:“我已經在這里了,你說……我會怎麼樣?”

天真上人歡呼一聲:“好啊,我就過來!”

兩人雖然感覺靠得很近,天真上人還是花了一盞茶的功夫才飛到李強身邊。

李強來不及看清天真上人長的什麼樣,只說了一聲:“快抓住我的肩膀……”手中的神靈訣急速放開,一連串的神靈訣打出,帶著天真上人飛快地向鼎口沖去。

一抹金色的光華從貝冶丹鼎里飛出。

乾善庸大喝道:“撤劍!”幾人同時向後飛退。

七只珠蓋化成的七彩光球和丹鼎射出的彩光立即合在一起,轟然大響中,貝冶丹鼎封爐了。

乾善庸暗道僥幸,轉身問道:“李老弟,你怎麼搞的?再不出來我們就頂不住了……咦,你……你……你是……天真上人?”他的臉色大變。

');

上篇:第九章 七集丹     下篇:第一章 孕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