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飄邈之旅 第一章 孕丹  
   
第一章 孕丹

李強聽到乾善庸的驚呼,這才注意看天真上人長得什麼模樣。

那是一個很胖的人,矮小的身材,細小的眼睛,極淡的眉毛,很大的酒糟鼻子,圓圓的臉蛋上長著雙層的下巴,頭發稀稀拉拉的。他眨巴著小眼睛,看著乾善庸,可憐巴巴地說道:“你是誰啊?我怎麼不記得你,奇怪,竟然還有人認識我,感動啊!”

乾善庸後退一步,有點慌亂地說道:“也許我認錯了吧。”

天真上人嘿嘿笑道:“沒有,你沒有認錯,我就是天真。”他的小眼睛笑得眯成一條縫,顯得很開心的樣子。

黛南楓禦奇道:“乾大哥,他到底是誰啊?”能讓乾善庸感到驚慌的家伙一定不簡單。

乾善庸苦笑著搖搖頭。

天真上人身披一件褐色的袍服,上面斑斑點點全是窟窿,他一副可憐樣道:“哪位好心……給件衣服穿吧,唉,這件衣服不知穿了多久了,我見了就煩。”他伸著手,面向眾人轉了一個圈。所有人都傻了眼,這家伙太奇怪了。

李強的心思全在貝冶丹鼎上,他一邊調整著貝冶丹鼎,一邊說道:“天真,衣服是小事,等我修煉好神丹,我們再聊。”

乾善庸聽了差點暈過去,他失聲叫道:“老弟,你叫他什麼?算了,我什麼都不知道。”他突然醒悟過來,現在不是追究天真上人身份的時候。

赤明圍著天真上人繞了一圈,笑嘻嘻地說道:“喂,你是困在貝冶丹鼎里的?嘿嘿,了不起啊,能在貝冶丹鼎里而沒有被煉化,你的實力不錯嘛……”他順手搭住天真上人的肩膀,湊近了小聲說道:“老弟,告訴我,為什麼羅天上仙看見你都會害怕?你是誰啊?”

天真上人眯著眼睛,滿臉堆笑道:“他怕我?你別逗了,你看我一個糟老頭子,好可憐啊,你行行好,饒了我吧。”他一邊說著,一邊不動聲色地推開赤明。

乾善庸見到天真上人時不由自主流露出的慌張,使得在場的人都不敢輕視他,但是這家伙稀奇古怪的態度,讓眾人也無法接近他,很快,大家的注意力就被李強煉丹吸引過去了。

赤明小聲道:“老滑頭!這也就是我大哥,他是個濫好人,什麼人都敢救……”天真上人好奇地問道:“哦?他是濫好人啊,他到底是誰?怎麼會有貝冶丹鼎?小老弟,你又是誰啊?”他眨巴著小眼睛看著赤明。

赤明扭頭看看李強,知道現在自己幫不上忙,便拉著天真上人道:“閑著也是閑著,我們坐下來聊。哎,別叫我小老弟,我不會比你小。”他是最在意排名的,要不是李強曾經救過他,他才不會叫李強大哥呢。

天真上人看了赤明一眼,兩人盤腿坐下。他揉揉眼睛,漫不經心地說道:“你修神修得很奇怪,似乎是強行修入的……我剛才說的你還沒有回答呢。”

赤明被他嚇了一跳,不禁對這個不起眼的天真上人刮目相看,能夠一眼看出自己的問題,這人實在不簡單。他說道:“貝冶丹鼎怎麼得來的,我也不知道,我大哥叫李強,我是赤明。”

天真上人眨巴著眼睛:“李強?沒聽說過……赤明?赤明是誰?黑魔界倒是有赤明魔尊的名號,這一界可沒聽說過有叫赤明的……”

赤明得意地說道:“沒錯,我以前就是赤明魔尊,唉,現在不是了,都是大哥干的好事!”修神對他而言一直是件很矛盾的事情,其實他更喜歡當魔尊時的自由自在,修神後功法帶給他的約束,讓他感到相當的不爽。

天真上人很吃驚,沒想到這個赤明就是赤明魔尊,他點頭道:“嗯,我開始相信你的話了,你大哥的確是個濫好人,沒想到他連魔尊也敢救,難怪會在神陣里過來救我……他現在修煉的是什麼神丹?”

赤明說道:“是什麼七集丹,我也搞不太清楚……”他突然覺得不對:“喂,你很過分啊,我什麼都告訴你了,你卻不告訴我你是誰……太滑頭了吧。”

天真上人很無辜地看著赤明的眼睛,伸出胖乎乎的肥手,輕輕拍了赤明一下,說道:“你不是早就知道了嘛,我叫天真,你怎麼能冤枉我滑頭呢,唉,我好可憐啊。”

赤明抱著腦袋,自認失敗,這家伙總是說“我好可憐啊”,簡直讓人無法忍受。他推開天真上人的胖手,爬起身不再搭理他。

貝冶丹鼎封爐後,李強只用很少的神奕力就能控制了。

梅游冰走過來,盤腿坐在李強身邊,小聲問道:“小哥兒,怎麼會耽擱這麼久?”李強簡單將如何布藥說了一遍,乾善庸等人也都湊過來聽。梅游冰驚訝道:“青白心竟然如此厲害,這貝冶丹鼎也太神奇了。”

乾善庸傳音道:“老弟,你怎麼把天真上人放出來了?你知道他是誰嗎?”

李強不動聲色地傳音道:“他是誰?”其實他並不在乎天真上人是誰,既然已經救出來了,他就不會後悔。

乾善庸苦笑著傳音道:“他雖然不是始隱者,但是實力也快接近了,誰要是輕視他……會倒大黴的,這家伙在仙界的資格很老,應該是最早的古仙人之一,他失蹤了很久,誰知道竟然被困在貝冶丹鼎里,你救他出來……唉,不知道是禍是福……”

李強傳音道:“謝謝。”他心里真的很感謝乾善庸,有了他的提醒,自己就不至于一點准備都沒有。他暫時不想分心多想,盤坐在貝冶丹鼎前,開始調節文丹之火。

整個煉丹過程李強需要打出六千多手印訣,而且不能錯失一個印訣,如此高度集中精神,對修煉的好處是不言而喻的。

李強這一坐就是六十多天,在場的仙人和修真者都是高手,這點時間不吃不睡也不在話下。從李強變幻的印訣中,很多人都有自己的體悟。這期間沒有人離開,所有人都全神貫注地看著李強煉丹。

天真上人一直坐在一旁,小眼睛里閃著淡淡的銀光,也不知道他在想什麼。

貝冶丹鼎有一個很大的特點,別人修煉一爐靈丹也許要花費幾十年甚至上百年,而它只要幾十天,甚至是幾天就能修煉完畢。七集丹的修煉時間並不算長,只要花費百日之功即可,最緊張的是前面的六十天,主要是調整文丹之火,過了這段時間後就是孕丹了。七集丹的孕丹時間需要四十多天,出丹大約要花七天時間,從最低到最高等級的神丹,每天孕出一集丹。

李強完成最後一個印訣後,覺得頭暈腦漲,這樣連續不斷掐動印訣是非常累人的,他收手後立即就入定了。

過了三天,李強睜開眼,心里不禁一陣狂喜,他終于進入了五擎天的第二個境界——瘋狂之心境界,自己也感覺到功力大漲。

天真上人突然笑道:“恭喜,恭喜。”眾人都覺得這個天真上人有毛病,不知道他在恭喜什麼,只有李強心里暗暗吃驚,他知道天真上人是在恭喜自己。

李強笑道:“煉丹也是練功啊,呵呵,這次收獲不小。”他看了看天真上人,朝他眨眨眼,天真上人微微一笑,不再說話。

李強站起身來,乾善庸、天蝕、黛南楓禦、赤明和梅游冰、魅兒、靈百慧等一大群人圍攏過來,七嘴八舌地詢問情況,李強耐心地一一解說著。他們說話的聲音很響,在場的修真者都是高手,這一問一答他們都能聽到,一個個心里大呼精彩,很多存在心里的疑問得到了解釋。要知道他們看見李強接連打出一手手印訣,雖然能悟到一些東西,但是哪有李強親自解說來的清楚。

天真上人不由得連連搖頭,李強這樣做實在有點駭人聽聞。他也在一邊豎起耳朵聽著,他的修為極其高深,得到的收獲也很大。

李強看見千赤鷗笑嘻嘻地站在圈外,便向他招手道:“赤鷗,快過來。”

千赤鷗飛到李強身邊,躬身行禮道:“謝小師叔指點。”李強仔細打量了他一番,笑道:“好,你以後渡劫要輕松很多了。”

千赤鷗滿臉喜氣,他入定後功力大幅度提高,更奇怪的是連性格都有所改變,已經不像以前那樣古板了。

李強的心情極好,除了布藥有點困難外,到目前為止一切都很順利。貝冶天經里記載最詳細的就是七集丹的修煉方法,李強所欠缺的只是經驗而已,有乾善庸幾個仙人和煉丹大宗師梅游冰的幫助,所有的問題幾乎都得到了解決,只要沒有意外,這次一定能修煉出七集丹。

李強走到天真上人面前,取出一套衣褲,笑道:“天真,這套衣褲給你,先換上吧。我還是第一次見到你這樣的高手,居然說沒有衣服換。”赤明笑道:“大哥,別聽他裝可憐,他沒有衣服換……鬼才相信!”

天真上人苦著圓臉,一臉認真地說道:“我是真的沒有衣服換,我好可憐啊。”

周圍的人全都向後退了一步,連李強也不例外。這家伙一句“我好可憐啊”,真是讓人受不了,那聲音沙啞難聽,音調拖得老長,比要飯的叫得還慘,配合著他的表情,任誰也不會相信這家伙是個神通廣大的超級高手。

“哦,原來是這樣啊,天真乖!哥哥送你一套衣褲……”李強初入瘋狂之心境界,別人一亂說,他也就胡說起來。

天真上人小眼睛一翻,一副感激涕零的樣子,連聲道:“還是小哥哥好,唉,你們都不好,我好可憐啊。”他伸手接過衣褲。李強被他一聲“小哥哥”叫得毛骨悚然,忍不住打了一個寒噤,也敗下陣來。

赤明一屁股坐在地上:“媽的,我要是有這樣的兄弟,先掐死再說……我……我受不了啦!”眾人轟然大笑。

天真上人嘟噥著:“唉,說實話就是沒人聽!我本來就可憐嘛,困在貝冶丹鼎里這麼久,沒衣服穿是很正常的……沒有同情心的家伙……”他居然在大庭廣眾之下泰然自若地脫換起衣服來。

靈百慧忍不住罵道:“這老東西太過分了,喂,你不能換一個地方穿啊!”李強笑著勸道:“靈兒,別管他。”

天真上人慢條斯理地換好衣服,愛惜地左看看右看看,滿意地點頭道:“好啊,真是不錯,大家看我是不是精神多了。”靈百慧的話他就像沒有聽見一樣。靈百慧小聲道:“難看死了,真丑!”李強阻止道:“靈兒……”

靈百慧轉身摟著魅兒,說道:“好,好,我什麼也不說了,魅兒,我們到邊上去。”

天真上人眼中銀光一閃,一本正經地說道:“小哥兒,謝謝你帶我出來,我要走了,困在貝冶丹鼎里的時間太長了,唉,我也該回去看看了,再見。”李強笑嘻嘻地說道:“以後有緣再見吧。”

天真上人心里感到很奇怪,這小家伙好像全然忘記了自己在神陣里的許諾。在神陣里他曾經發誓,只要李強提出要求,自己無論如何都要答應。

乾善庸一直注意著天真上人,聽說他要走,心里暗暗著急,他傳音給李強道:“老弟,設法留住天真上人,去鑫波角他是一大助力。”

李強心里一動,心知的確是這樣,可想了想,他又緩緩搖頭,因為他搞不清楚天真上人究竟是什麼樣的人,而且,他也不願意施恩圖報。他傳音道:“算了,他剛從神陣里脫身,恐怕有很多事情要做,讓他去吧。”乾善庸暗自歎息,不再多說。

李強說道:“天真,你要出去的話,我讓他們放開禁制。”

天真上人舔舔嘴唇,問道:“小哥兒,你不要我幫忙嗎?”

李強心里微微一驚,看來他真是神通廣大,自己和乾善庸的傳音他竟然也能聽見。

權衡了一下,李強說道:“不用了,你回去吧。”天真上人點頭道:“如此,我告辭了,禁制不必撤除。”他陡然化作一道流光消失得無影無蹤,果然,乾善庸等人布置的禁制對他一點用都沒有。

李強心里稍稍有點後悔,這家伙的實力確實不凡,若去鑫波角會是一個好幫手。

乾善庸看出了李強的心思,笑道:“怎麼,後悔了是不是?”

李強歎了口氣,坦白地說道:“是有一點,不過,我們的人手也夠了,沒必要強留他。”乾善庸點頭道:“好,光明磊落,了不起。”他很欣賞李強的坦率,又道:“天真上人不去也好,他的仇家極多,惹出一個來我們就受不了。”

時間過得很快,三十多天一晃而過。

李強的一個建議讓在場的修真者收獲極大,因為見大家都在等著貝冶丹鼎出丹,沒有什麼事情可做,所以,他提出讓乾善庸、天蝕、黛南楓禦還有赤明等大高手回答眾人的提問。

乾善庸首先贊同,這里畢竟是他一手創建的,他對這里的修真者感情極深,以前是顧忌到仙界的規矩,現在他完全放開了,因為他知道自己暫時是沒法回去的。這三十來天,煉丹現場成了封緣星第一次仙人修真大會。

到了最後幾天,提問的修真者越來越多,連李強、靈百慧、魅兒還有一些合體期的宗師級高手都出來解答問題,氣氛之熱烈讓所有的人都覺得意外,不僅一般的修真者收獲極大,回答問題的這些高手也都獲益匪淺。通過這次煉丹大會,重玄派和古劍院在封緣星確立了崇高的地位。

終于等到出丹的一天。

貝冶丹鼎逐漸增大變高,李強早已准備完畢,貝冶丹鼎呈朱紅色半透明狀時,他打出了收取第一集丹的印訣。刹那間,貝冶丹鼎發出耀眼的紅光,低沉的轟鳴聲響起,整個丹台都震動起來。乾善庸、天蝕、黛南楓禦三人同時打出加固的禁制。

轟鳴聲時強時弱,遠遠望去,丹鼎似乎風云變幻,由赤紅色轉為金黃色,接著又變幻為紫色。李強全神貫注地運轉神奕力,這時候要是出了錯,後悔都來不及。他們這些人早就商量好了,在丹台上的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任務。

第一集丹叫岫纖丹,是七集丹中最差的一種,修真者也可以服用,可以快速補充靈氣,是練功療傷的珍品靈藥。岫纖丹在仙界算是不錯的仙丹,在修真界則是很難見到的。七集丹一旦修煉出來,數量最多的就是岫纖丹,至少會有七百顆,甚至更多。

魅兒和靈百慧負責收丹,她們准備了無數只冷晶瓶,除了最後三集丹由李強收取外,其他的就由她們姐妹倆采收。

李強已經飛到丹鼎上方,他還是盤著腿的樣子,手中的印訣不斷變換,一道道神奕力射入丹鼎,每射入一道神奕力,貝冶丹鼎就隨之響應發出一聲雷鳴,李強的印訣越快雷鳴聲就越密。最後一個印訣打出後,李強大喝道:“大家注意,要出丹了!”

轟然一聲巨響後,整個煉丹場一片寂靜。從劇烈的轟鳴聲中突然安靜下來,所有人心里都湧起一種怪異的感覺,仿佛天地突然停止了運轉,靜得讓人心神不安。

靈百慧和魅兒兩人飛到空中,一左一右懸停下來。靈百慧抖手拋出冷晶瓶,她是妖仙,可以一次控制五百多只冷晶瓶,魅兒也不弱,可以同時控制三百多只,刹那間,兩人身周全是亮閃閃的晶瓶。

一陣極好聽的樂聲輕輕響起,所有人都睜大了眼睛看著貝冶丹鼎,只見七彩光華環繞著一只綠色的珠蓋飛出鼎口,隨後是綠色的光華夾雜著無數晶亮的綠色小點向上空噴去。大家都知道,那些綠色的亮點就是岫纖丹。

一股濃郁的清香散發開來。

李強用神奕力虛托珠蓋,突然叫道:“老乾,你們快幫忙,出的丹太多了!魅兒,靈兒,每個冷晶瓶裝兩粒!”丹台上的人頓時忙碌起來,大家紛紛飛起一塊兒收丹。李強估計了一下,這次一集丹足足出了三四千粒,他都不敢相信會有這麼多。

乾善庸幫著收好岫纖丹,說道:“這個兆頭極好,我聽說如果一集丹出的數量多,六七集丹就有可能出實丹。”

李強並沒有指望這爐丹能出到七集丹,只要能出到五集丹他就心滿意足了,一般來說,六集丹和七集丹很少能煉出來,大都是空丹,但是出丹的程序是不能少的,否則就不能夠順利地收鼎。

魅兒開心地叫道:“收好了。”其他收丹的人也都說道:“我也好了。”李強收回神奕力,綠色珠蓋緩緩沉入丹鼎。

李強問道:“收了多少岫纖丹?”很快就計算出來,一共收了三千六百多粒岫纖丹。

梅游冰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長歎道:“這是什麼煉丹法門啊,實在是不可思議,我煉丹煉了這麼多年,還是第一次看到出丹像噴泉一樣,唉,長見識了。”

魅兒遞給李強一只冷晶瓶,嬌笑道:“哥哥,你看,這就是岫纖丹。”

冷晶瓶只有拇指大小,里面有兩粒岫纖丹,大小如黃豆一般,在瓶中上下沉浮,碧綠色中夾雜著點點銀絲,顯得非常神奇。李強聯想起在天庭星修煉的逆行丹,不禁感慨道:“貝冶丹鼎真是有奪天造化的功能,有化腐朽為神奇的力量啊。”

七集丹最後的孕丹是很有特色的,基本上是一天一孕,每天孕出一集丹。出到五集丹的時候,所有人都緊張起來。五集丹孕出了三十六粒。

待到六集丹孕出時,乾善庸等幾個仙人也禁不住緊張起來,他們也從未見識過勿蘊神丹。出乎預料之外,六集丹出丹也很順利,一共收取了十二粒。

終于,七集丹就要孕出了。整整一天時間,所有人都站著等待,誰也不知道七集丹能不能孕出,看情形似乎很有希望。

李強連續開啟了六次貝冶丹鼎,功力消耗之大讓他覺得有些疲累,他知道能不能孕出七集丹就看自己的努力了,稍有一點大意,七集丹就會功虧一簣,但是他已經不在乎了。

在收取五集丹的時候,李強最緊張,因為這關系到軒龍的生死,少了軒龍就意味著他永遠也別想找到師尊和大哥,所以,他在出五集丹的時候最焦慮不安。至于六集丹和七集丹能不能出丹,他反倒無所謂,沒有了患得患失的心理,他更能放開手腳收丹。

貝冶丹鼎收縮到一人高左右,顏色就像是流動的黃金液。隨著時間的接近,李強一邊小心地掐動七集丹的收丹印訣,一邊提醒道:“大家注意了,這是最後的收丹,幫我護法。”說完他打出印訣。

天色一暗,緊接著又一亮,整個天空變得一片火紅。梅游冰呆呆地看著天,再次長歎:“唉,風云色變啊……天都知道要出丹了……”

天空中陡然出現一大片赤紅色的云,形成一個巨大的旋渦,旋渦中心一個黑沉沉的大洞對准了貝冶丹鼎的鼎口。乾善庸神色一變,他看看天蝕和黛南楓禦,語氣有些不確定:“煉丹也有天劫?”

一聽此話,丹台上的人都抬頭看天。天蝕八字眉一動,說道:“像是大天劫,媽的!七集丹竟然招天劫……我……”

紅云開始快速旋轉,一道道暗青色的波紋在云層里游走。

黛南楓禦也看出來了,她眉頭微皺,擔憂地說道:“七集丹一定非同尋常,我們若不護著,即使孕丹成功,寶焰集擎神丹也會被天劫毀掉,煉丹的人也必遭重創。”

誰都知道,孕丹必須一氣呵成,此時李強是無論如何也停不下來的。

∼∼∼∼∼∼∼∼∼∼∼∼∼∼∼∼∼∼∼∼∼∼∼∼∼∼∼∼∼

蕭潛祝大家新年快樂萬事如意^_^

');

上篇:第十章 天真上人     下篇:第二章 神靈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