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飄邈之旅 第四章 修煉  
   
第四章 修煉

李強仔細回想了一下,覺得這件神器的波動和天神之怒有些相似。他說道:“我也有一件神器,和這玩意兒的感覺差不多,哎,老乾,這是什麼神器?”

乾善庸有點失望:“我知道你有戰魂刀,它和這件神器是完全不同的,唉,這件神器不完整,似乎缺了點兒什麼……嗯,它的原名已經失去了,我把它叫作神棍。”

“哈,神棍……”李強聽了一樂,心想:“這個名字也太遜了。”

李強接著說道:“我這件神器不是戰魂刀,而是天神之怒。”

黛南楓禦跳起來,驚訝地說道:“怎麼可能?我和乾大哥專門去搜尋過大炎靈獸,連影子都沒有見到,你是在哪里找到它的?”當年兩人因為修神天薦章而放棄了天神之怒,直追得李強上天無路入地無門,雖然最終他們得償所願,獲得了正宗的修神天薦章,但也失去了大炎靈獸的蹤跡,沒想到最後仍然被李強得到。

乾善庸大喜過望,說道:“要是天神之怒那就不一樣了,當初我就覺得它有種熟悉的感覺,呃……這個……那個……”他突然結巴起來。

李強瞪大眼睛,用一種很無辜很委屈的眼神看著他,眼里還閃動著絲絲金芒。乾善庸立即想起自己和黛南楓禦當年狂追他的事情,他也覺得很難堪,微微流露出一點不好意思的神色。

天蝕很奇怪這兩人的反應,忍不住問道:“你們怎麼啦?”

李強笑嘻嘻地調侃道:“沒有什麼,嘿嘿,老乾好像有點害羞嘛。”

這下連黛南楓禦都臉紅了,當初她比乾善庸更過分,在勾藍星差點把李強扒光了。她笑罵道:“臭小子,還記仇啊?快把天神之怒拿出來!”她知道,李強既然說出自己有天神之怒,就一定不會藏私。

果然,李強撓撓頭道:“大姐還是這麼霸道……呃,我拿!我拿!”

天神之怒被李強禁住後放在手鐲里,他取出天神之怒。

在禁制沒有解除前,天神之怒並不起眼,猛一眼看上去像一只正面展翅的雄鷹,中間厚邊緣薄,顏色是淡淡的金色,下面有三個大小不一的孔洞,其中最大的一個像一張裂開的野獸嘴巴,小的只有小兒拳頭大小,黑黝黝的毫不起眼。

乾善庸這些仙人一眼就看出,這是被禁制了。黛南楓禦說道:“解開禁制看看,沒關系,天神之怒飛不出去,這里的禁制是乾大哥布置的。”

李強隨手解開禁制。

乾善庸手里拿著的神棍突然劇烈震顫起來,他不由得大叫:“咦……啊呀!有反應了,哈哈,哈哈哈!”他得到這件神器已經很久了,曾花費了無數的精力和時間修煉,都是以失敗而告終。天神之怒一出,神棍立即引起反應,在場的人都明白,這兩件神器一定有關聯。

李強也沒有想到天神之怒竟然和乾善庸的神棍有關聯,他笑道:“真是有緣啊,老乾,試著用神棍收取天神之怒。”乾善庸呼吸都急促起來,他舞動神棍去追天神之怒。

禁制解開後,天神之怒立即飛向空中,忽上忽下試圖沖出禁制。乾善庸舉著神棍在後面急速緊跟。

赤明在一旁嘻笑道:“老乾的心亂了……”這輕輕一句話令乾善庸醒悟過來,他長嘯一聲,說道:“赤明謝啦!”就聽“咔叭”一聲響,神棍和天神之怒合而為一。

黛南楓禦嬌笑道:“恭喜乾大哥。”

乾善庸的眼睛卻看著李強,誰都知道,天神之怒才是主體,而神棍只是一件附屬的配件。

李強笑道:“我拿著也沒有用,既然老乾能收取,那就送給你了。”天蝕不禁歎道:“你可真大方啊,這可是神器……”

乾善庸滿面笑容,說道:“如此我就不客氣了。”

赤明發出一聲怪笑,說道:“大哥,你狠!”他說的聲音很低,乾善庸還沉浸在喜悅之中,完全沒有在意,黛南楓禦和天蝕的眼光都看著神器,只有李強沖著赤明眨了眨眼。

李強心里暗笑,他知道在場的人中,只有赤明看出了自己的想法。乾善庸一旦收下天神之怒,他就和軒龍一樣,永遠也無法做到無牽無掛了,這不同于得到無主之物,等于是向李強討要來的,這份感激已經足以影響到他的修行了。乾善庸這麼精明的人,居然也會陷入這種修行大忌中,最不可思議的是,他還曾經提醒過李強。

乾善庸還沒有意識到自己已經犯了大忌,因為他修煉神棍的時日實在太長了,對它寄予了莫大的期望,所以不知不覺就陷進去了。他笑道:“這下應該能修煉了,老弟,你放心,有了這件神器,鑫波角不足懼,哈哈。”他臉上的面具顯現出欣喜之色。

黛南楓禦隱約覺得有點不妥,但一時之間她也想不清楚。她猶豫了一下想說些什麼,李強一眼瞄到,趕緊打岔:“老乾你先修煉吧,我也打算修煉一下戰魂刀,小明,你也修煉一下都天神杖和戰衣,哈,沒有實力的話,去鑫波角可不行啊。”他可不想讓乾善庸這麼快就醒悟過來。

乾善庸得到了天神之怒,立即坐下開始修煉。

黛南楓禦走到李強身邊嬌聲道:“小弟……”李強向邊上一跳,舉著手叫道:“咦喂,楓禦大姐……有什麼事情盡管吩咐,嗨嗨,你這聲小弟叫得我毛骨悚然啊。”黛南楓禦嬌嗔道:“好啊,臭小子,敢挖苦本仙子,跑什麼?過來!”

李強笑嘻嘻地站在遠處拱手道:“仙子大姐盡管吩咐,我還是保持距離比較好。”

黛南楓禦晃身逼近李強。

以李強現在的實力已經不怕她了,他瞬移到另一邊。兩人猶如飛舞的精靈,忽左忽右,忽上忽下,只見兩道金光在隕星的表面盤旋追逐。

黛南楓禦驚訝地發現,自己已經追不上這個臭小子了。她猛地停下來,氣呼呼地叫道:“好了,別跑了,停下。”

李強還像只沒頭蒼蠅似的東竄西逃,赤明看得鼓掌大笑。終于,李強停下來,問道:“啊,仙子不追啦……哎,我還跑得那麼快……凡人怕仙子啊……”他已經很久沒有如此胡鬧了,心情也不覺好了許多。

黛南楓禦說道:“乾大哥在修煉神器,我們卻閑著……臭小子,給本仙子一顆勿蘊神丹!”李強不解地問道:“楓禦大姐,你閑著和神丹有什麼關系?”天蝕笑道:“仙子是想用勿蘊神丹突破現在的境界,這有什麼難懂?”

李強忍不住裝傻,問道:“仙子現在是什麼境界?”黛南楓禦被李強逗得大叫:“臭小子,快給我神丹!不然,別怪本仙子……”赤明坐在地上嘿嘿直笑:“哦喲,仙子生氣了,大哥,我在為你祈禱,保佑你身體健康,嗨嗨,嗨嗨。”

天蝕笑道:“小心啦,仙子在仙界就……”黛南楓禦打斷他的話:“天蝕!你敢說!”天蝕立即盤腿坐下,閉目道:“我修煉……我練功……”李強也不想真惹黛南楓禦發飆,他抬手射出一顆勿蘊神丹,笑道:“楓禦大姐,仙人也有境界的差距嗎?”

黛南楓禦接住勿蘊神丹,仔細看了一下,贊歎道:“了不起的神丹。臭小子,在仙界的修行和修真界沒有什麼不同,只是仙界的層次更高而已,不過,你是沒辦法體驗了,可惜啊……嘻嘻,我只要有一粒這樣的神丹就可以突破現在的境界,哼,在這一界要想進步實在是太難了。”

李強又射出一顆勿蘊神丹給天蝕,笑道:“反正這次修煉的神丹很多,你們需要就說一聲,什麼境界都能突破了吧。”

天蝕早知道李強會給自己,他接下神丹後笑道:“你以為神丹是什麼?勿蘊神丹確實可以增長修為,但也只限于一次,這還是因為我們在這一界待得時間太長,境界早就超過了,只是靈氣不足而已,有這樣的神丹才能幫助我們突破。在仙界的仙人是不會服用神丹的,一般都是用于受損後修複本體的,就像軒龍一樣。”

赤明插話道:“修仙真是麻煩,我在黑魔界修煉的時候就簡單多了,哈哈,只要胃口好就行了,唉,現在真是煩死人,吃個神丹還有那麼多講究。”他喋喋不休地發著牢騷。李強笑道:“誰讓你跑到這一界來的,現在才後悔啊,晚啦!就跟你大哥隨便混混吧。”

黛南楓禦急不可待地服丹修煉,天蝕也不想聽赤明的牢騷話,他悄悄飛到一邊,也去修煉了。

李強拍拍赤明道:“老弟,我們也修煉吧,不然,老乾他們的眼界可高啊。”他的言下之意是,如果兩人的實力太差,乾善庸等人是看不起的。

赤明當然明白,他來自黑魔界,實力的比較就是生死的比較,他是最有體會的。他點頭道:“大哥,我知道。”他也坐下開始修煉都天神杖。

李強卻沒有急于修煉,他對戰魂刀的了解還不算深,目前只是憑著刀鞘來簡單地操控刀勢,正是因為太容易上手了,他反而難以把握戰魂刀的精髓。他現在的觀念是,戰魂刀是刀,而不是別的什麼,因此也就限制了他真正發揮戰魂刀的威力。

乾善庸有很多修煉神器的方法,一種不行他就換另外一種。漸漸地,李強的注意力被他吸引過去,他坐在乾善庸不遠處,細細品味他所用的手法,心里驚歎不已,乾善庸的手法不僅多而且還很高明,他忍不住偷學起來。

李強毫不理會乾善庸修煉天神之怒時發出的震顫,全神貫注地學習著。其實,乾善庸得到天神之怒後,就有心要指點一下李強,因此,他並沒有掩飾自己修煉的手法,甚至有些地方還故意放慢速度。李強漸漸似有所悟,他沒有急著修煉戰魂刀,而是用心領會乾善庸修煉時的思路。

戰魂刀是李強自己取的名字,原名是什麼他並不知道,因為有一個刀鞘一樣的神器,所以他才給它取名叫戰魂刀。

李強手心里冒出一團金光,他仔細感覺著戰魂刀的實體。戰魂刀他使用過很多次,每一次的感受都不同,他曾經用修真界煉器的手法修煉過,幾乎得不到戰魂刀的響應,之所以能夠指揮戰魂刀,主要還是因為有刀鞘。這一次,他不打算用修真界的手法,剛才看了乾善庸變幻的仙靈訣,他決定用操控貝冶丹鼎的手法來修煉戰魂刀。

李強從天姑那里見識到貝冶天經後,就覺得可以用在戰魂刀的修煉上,而且他隱隱地感到,天姑似乎在有意給他一些指點,只是他一直沒有時間進行嘗試。

低頭沉思了良久,李強仔細將貝冶天經里修煉的印訣提煉出來,這其間,他心里已經有了明確的目的,那就是將戰魂刀和刀鞘當作神丹來修煉,看看能不能有所作為,畢竟操控貝冶丹鼎的印訣比乾善庸的仙靈訣更加深奧。

在修煉七集丹的時候,李強前後一共運用了七千多手印訣,那都是所謂的神靈訣。這次他綜合了其它沒有用到的印訣,組合精簡成七百多手印訣,然後才開始修煉戰魂刀。他回想了一遍印訣,心里突然一動,決定先修煉刀鞘。

乾善庸心里興奮莫名,有了李強給的天神之怒,他終于可以驅動這件神器了,很快,他就將神器收攝入體內。第一步輕而易舉地達到目的後,他開始正式挖掘天神之怒的奧秘。乾善庸的見識畢竟比李強高,只要有了神器主體,修煉起來很快就得心應手了。

刀鞘緩緩從手掌心里飛出,李強將印訣一一射到刀鞘上,刹那間,巴掌大小的刀鞘膨脹起來,足有半人大小,整個刀鞘像是被拍扁的螺紋,一圈圈的由外盤旋入內,顏色由淡金色延伸成為耀眼的黃金色,形制古怪,表面看去光滑無紋,有種難以言喻的美麗。

第一個印訣射出後,刀鞘發出劇烈的震顫,螺旋紋路頂端光滑的表面上,出現了一條古怪的細密花紋,很像是所謂的神之文字。隨著李強印訣一一打出,螺紋的表面也出現一條條花紋,那是印刻在上面的神咒。李強不由得興奮起來,暗贊貝冶天經不愧是一件奇寶,他哪里知道,貝冶天經也是修神的法門之一,否則哪有這麼容易就能修煉刀鞘。

七百多印訣全部發出後,李強覺得還是不夠,他還不能完全將刀鞘收攝。想了想,他決定老老實實地將七千手印訣全部印上去,也許這樣才能徹底控制這把古怪的神器。

李強現在正處在五擎天的瘋狂之心境界里,一旦認准了他就會不顧一切地去做,在煉器上他又向來大膽,而且得失心很輕,從來都不在意法寶的得失,像他這樣用印訣修煉的可以說是絕無僅有了。

李強悄悄服用了一顆枯青神丹,他要將自己的功力調整到最佳境界。這次得丹極多,所以他才敢隨意服用神丹。

憑著神丹的靈氣,李強迅速將自己的功力提到最高點。幸虧乾善庸和黛南楓禦等人沒有看見,若是他們知道李強用神丹來調整功力,恐怕人人都要喟歎不已,這實在是太浪費了。

按照修煉神丹的習慣,其中六千多手印訣必須是一次性完成,李強有了煉丹的經驗,對這一點他有把握做到,只是前面的一些印訣和最後的幾百手印訣讓他有些頭疼,畢竟這是修煉神器而不是修煉神丹。

考慮了很久,李強終于下決心管他三七二十一來硬的。他想清楚了,即使修煉不成,戰魂刀照樣還能使用,自己不會損失什麼,若是成功了,就算自己賺到了。

隨著印訣的發出,刀鞘上的花紋層層疊疊地累加上去,越來越多,刀鞘也越來越大。慢慢地,刀鞘向上浮起,在離地三米左右的地方停止下來。李強也隨之浮起,他依然不斷地發著印訣,每一個印訣打在刀鞘上都發出一聲震雷,而且越來越響。

除了赤明和李強外,在場的人都是修煉了成千上萬年的仙人,他們不會被李強的響動所驚擾,只有赤明感到受不了,他本來就沒有把握修煉都天神杖,再加上每隔一分鍾或半分鍾就震響一次,使他完全無法再繼續。

這家伙猛地從地上躍起,想大喊大叫發泄一下,忽然一眼看見李強身前的刀鞘,不由得驚訝不已。他發覺李強似乎找到了修煉神器的辦法,立即飛過去仔細察看,看了半晌,他又泄了氣,因為李強的手法他一點也看不明白。

李強一口氣打出四千多手印訣,看得赤明眼花繚亂,每一手印訣都不相同,複雜得不可思議。李強煉丹的時候,赤明並沒有在意他是如何修煉的,此時由于自己無法進一步修煉都天神杖,他才會注意看李強的手法,心里不由得佩服極了,暗自嘀咕道:“奇怪,這家伙從哪里學來的,嗯,等他修煉完了,我向他要。”

李強不厭其煩地打到第六千多手印訣時,終于感覺到了回應。

金尊神心快速地跳動著,整個刀鞘也配合著神心的跳動開始震顫起來。李強不敢大意,依然一手一手地打著印訣。

赤明也有一雙神眼,但是他突然覺得有點眼花,李強和刀鞘隨著古怪的跳動竟然時隱時現,仿佛即將融入天地之間。他突然明白了,李強馬上就要真正收攝他有生以來的第一件神器了。

刀鞘上出現的咒文越來越多,每一個咒文都發出銀白色的光華,漸漸地,刀鞘原來的金色被完全掩蓋,滿眼都是刺目的銀色光芒。

李強最後一手印訣打出後,心里突然一片光明,他忍不住長嘯一聲,刀鞘仿佛和他呼應一般,發出隆隆的轟鳴聲,霎時間,刀鞘和李強同時閃亮起來,赤明不禁眯起了眼。

霹靂一聲巨響,只見李強仰天長笑。

赤明樂顛顛地跑了過去:“啊,恭喜大哥,賀喜大哥,大哥你這印訣是從哪里學來的?教教我怎麼樣?”

李強沒顧得上搭理赤明,他在細細品味剛才突如其來的明悟,半晌,他終于明白了,刀鞘其實就是神甲,由于自己已經有了火精幻化的擎天神甲,所以一直都把它當作刀鞘來用,戰魂刀其實是一件神甲和攻擊性神器的組合。他取下套在手臂上的紫色護臂,神甲立即顯露出來。

赤明眼前一花,他仔細一看,不由得大叫道:“哇!這是什麼神甲?”

李強一頭長發散落下來,渾身散發著金銀兩色光芒,神甲上密密麻麻的咒文隨著金銀兩色光華緩緩地流動,顯得非常的神秘。最奇特的是李強的雙肩上,有一條七彩鑲嵌的凸起,一節一節地緊扣著,就像一條盤伏的蛇,隨著金尊神心的跳動緩緩地游動。神甲的式樣威猛異常,仿佛天地間的力量都蘊含在其中。

赤明歎道:“唉,這身神甲太棒了,我的戰衣差遠了。”

李強笑道:“不是你的戰衣差,而是你沒有修煉它。”赤明笑嘻嘻地說道:“大哥,你剛才用的是什麼印訣啊,教教我好嗎?”

“貝冶神靈訣不適合你,還是我教你好了,我有一套專門收攝神器的靈訣,你應該可以用上的。”不知什麼時候,乾善庸已經站在赤明身後,他有感于李強的慷慨,也將自己密藏的靈訣拿出來送人了。

赤明大喜過望,乾善庸收藏的靈訣一定不同凡響,他咧著嘴,急不可待地湊了過去。乾善庸笑罵道:“赤明,你的樣子太難看了,哪里像修神的人,還是一副惡魔形象。”他看著李強笑道:“老弟,恭喜了,你竟然用貝冶神靈訣收攝了這件神器,呵呵,了不起,看樣子天姑點醒你了,不過,收攝只是第一步,這是我收藏的一些關于神器運用的竅門,送給你。”

李強接過乾善庸送的玉瞳簡,笑道:“那我就不客氣啦。”乾善庸心里暗歎:“這小子天生的大氣,讓人不得不佩服。”再看看赤明眼巴巴地看著自己的樣子,他苦笑道:“赤明,你修神……太勉強了,這是給你的玉瞳簡。”

赤明開心地一把抓過去,大笑道:“什麼勉強不勉強,我才不管那些,我是走一步算一步,大不了我重新修魔去,哈哈。”

乾善庸心里突然醒悟,赤明的境界一點都不比李強差,他也是根本不在乎自己,也沒有任何牽掛,完全是隨性而為,這樣的境界連自己都很難達到。他歎息一聲,不再說話,繼續修煉天神之怒去了。

李強將玉瞳簡里的內容迅速瀏覽了一遍,心里興奮不已,乾善庸給的靈訣里很多是他從來沒見識過的。這一次乾善庸沒有一點藏私,他將自己在仙界收藏的神靈訣全部送給了李強。

很快,李強就沉浸在這些奇妙的神靈訣里,他先用心念快速記憶下來,然後再開始分析。

赤明的收獲也很大,他得到的神靈訣雖然沒有李強的多,但是專門修煉神器的竅門卻是乾善庸整理出來的心血所得,憑著這些神靈訣,他就可以修煉戰衣和都天神杖了。

李強整理了一遍思路,一邊印證剛才乾善庸修煉時的印訣,一邊開始尋找修煉戰魂刀本體的神靈訣,他要正式修煉戰魂刀。

');

上篇:第三章 神器之謎     下篇:第五章 身外化身